《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三十九
第七章
圣人畜牲
亦幻亦真

一个人,首先会问的话,无非是自己在哪里?睡了多久时间?我这次被唤醒,第一个问题可以省掉了,至于第二个……空气中湿度给我的感觉,这里已经换季,所以几个月的时间肯定是有。

随随便便失去意识,再醒来就已经是几个月后,想想也实在是丰功伟绩了,这几个月,黑龙会想必是持续进攻,在大地上攻城掠地,外头的世界肯定被闹得天翻地覆了,只是,不管暗黑召唤兽再怎么无敌,黑龙会行军如何神速,要逐块土地进行占领终究需时费日,不是那么快就可以统一天下的,若非如此,他们可能早就杀到这里来,我也没机会榭续当精神病患耍白烂了。

问题是,知道这些,对我并没有什么意义,我不觉得自己就能出去改变些什么,仍旧还只是一个废物,救不了任何人。

如果可以,我想继续当我的神经病,继续迷失在没有任何人能打扰的宁静世界里,不用去想多余的事,然而,白拉登确实是一个非常会搞事的臭贼,我不晓得他做了什么,但他的治疗不仅仅有效,甚至该说是残酷,我苏醒之后,居然再也「昏迷」不过去,哪怕我自己再怎么闭眼、撞墙,让脑袋受伤,还是清醒得不得了。

「更有甚者,别说再次「疯」回去,我居然连睡觉都做不到,就只能躺里……目光直挺挺地望向天花板,不管躺得再久,神智都是清醒的。

这下子实在是很要命,过去我确实也听过,水系魔法之中有某种邪门技术,能够强制把自己的精神维持在清醒状态,不管碰到什么样的打击,都不会发狂,也无法借由崩溃来自我保护。我现在遇到的状况,很可能就是这种,虽说这种魔法照理应该是用在自己身上,不是拿来对人用的,但以白拉登的作风,这种改变也不奇怪就是了。

醒又不愿醒,疯也疯不下去,两边都是无路可走,我能做的事情自然只有一样,就是装疯。

古往今来,许多圣贤豪杰在躲避迫害时,都会使出这一招来,我效法着用,也不是什么很独创的事,反正我本来就是一个已疯了数月,连慈航静殿掌门人都宣布无药可救的精神病患,人们早就将我放弃与遗忘,即使我突然清醒过来,也不会有什么人发现。

比起伪装正人君子,装疯子这种事的难度实在低得多,尤其是在心禅大师特别来关照过后,牢房天天有人打扫,也免去了每日的拷打,既不用挨揍受痛,也不必学古圣先贤裸奔、玩大便,只要躲在阴暗角落,整日喃喃自语,看守的狱卒自然不会怀疑。

照理说,心褝大师既然来施加压力,让雷曼下令打扫牢房,还放弃拷打凌虐,那大可送佛送上西,直接把我弄出牢狱,找个山明水秀的好住处静养。不过,心禅大师也要给雷曼留点余地,不方便施压施过头,再者……以心禅大师的古板守旧,或许连他也认为,我这种人是该在监牢里待一待吧。

扮神经病坐牢不是什么问题,但有一点确实是比较奇怪的,那就是从我苏醒后的当天起,我察觉到这间牢房有点不妥,虽然我说不出来是什么东西,却明显感觉到……有某种东西在注视着我。

这东西可能是发现我回复清醒才出现的,也可能是一开始就有了,毕竟过去我每次清醒都仅有数秒,昏昏沉沉,发现不到什么东西。从地缘关系来判断,最有可能的答案,似乎是索蓝西亚的监视系统,毕竟以我的特殊身份,在牢房里搞个监视系统,全天候监看,这也是相当合情合理的事。

不过,各种机械、魔法的监视器,我也算是见识不少,在我所知道的技头似乎并没有这样的东西,我并不觉得自己是被什么道具所窥视,反而像是有个人藏在某处,直直地凝视着我。

这种被人盯着的生活,感觉实在有够烂,大部分的时间,我索性就躺在床上当自己已经是个死人。每次躺下去的时候,我就暗自咒骂白拉登,因为别人躺在床上,可能不久就会睡着,但那个畜牲在进行「治疗」的同时,连我入眠的权利都一同剥夺,我躺得再久一脑子里也是清清楚楚。

换作是普通人,陷入这种窘境,大概早就疯掉了,但偏偏我又被废去了发疯的自我保护能力,清醒也不是,疯也不是,要是这种地狱生活再过长一点,我的精神会变成什么样,那可真是没人说得出,但……不知是幸或不幸,某天夜里,我居然又开始做梦。

说是夜里,其实我自己也无法肯定,毕竟黑牢无日夜,我整天躺着,也判断不出现在是白天或晚上,但就是某天,我躺在那张铁板床上时,突然觉得身上、手上有些痒,伸手去摸,皮肤上凹凹凸凸的,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印出印子,再仔细摸摸确认,赫然发现是那张铁板床的床面有不妥,当我伸手去摸,只觉得铁板上凹凸不平,有着奇特的刻痕。

(怎会?这张床我睡了那么久,从头到尾早就摸遍了,就只是一张平平的普通铁板,什么时候多出这些刻痕的?是谁刻上去的?我没离开过这里一步,怎么连我都丝毫不觉?

错愕难当,我再次伸手触摸,结果发现铁板上的刻痕居然是文字,不晓得什么时候有人把密密麻麻的文字,刻在这张铁板上。我这一惊非同小可,但为了怕露形迹,我没有睁眼翻身去看,而是小心翼翼,凭着手指上的感觉去阅读。

有些赌技高强的好手,能轻易以指头辨认牌上图形,很遗憾我并不是这类人,手指也没有这样的敏感度,摸来摸去,要阅读出整篇文字是万万不行,只约略摸索出一些词句。

「我行被困」、「通天彻地」、「神功」、「习之」、「空箱可蓄水」……

诸如此类的奇特文字,令我错愕难当,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念头,就是曾有高人住过一这处牢房,并且把他的修炼心得、武学口诀,刻在这张铁板上,留待后人学会,傅承绝学。

可是,之前我躺在这张床上,明明就什么东西都没有,就算是真有前辈高手遗刻,这段时间以来,为何又从未浮现?当然,如果说是魔法效果,那也解释得过去,不过这篇遗刻所记载的内容,明显是内功心法,难道留下遗刻的这位高手,生前魔武双修不成?

而且,为什么我有一种很奇怪、很熟悉的感觉呢?这种事情会否曾经在什么地方法生过?要是我有娘子的话,现在是否该叫她出来看上帝了?

再摸索下去,铁板上所刻文字的笔迹散乱,越来越不好辨认,我竭力尝试,只认出「老梗」、「没创意」、「摸摸猴」、「伟大」、「太监」、「死迷男」、「遗恨」、「端木」、「赚饱就跑」……这些奇奇怪怪的文字,感觉不像内功心法,根本不晓得是什么东西。

我正觉得奇怪,百思不得其解,耳边突然听见细微的海潮声,阵阵潮水扑涌上沙滩的声音,迅速由远而近,好像有一阵海潮蔓延过来……身在山腹之内的大监牢,怎么会有海潮的?

这个念头才刚刚出现,什么铁板、什么文字,都在一瞬之间不见,就连整个牢房都随之消失,我睁开眼睛,再也看不到什么石墙、枷锁,眼前所见……是一片无根无尽的蔚蓝大海,澄澈的海水上,是白色的浪花,碧波尽头则是晴朗苍空,连半片云朵都没有的好天气,令人心情舒畅,好像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除了大海、天空,这里还有白色的沙滩,细细的白沙,在明亮的阳光照耀下,洁净得犹如新雪,又好像是刚刚制成、晒好的盐粒,不染一丝尘埃,每当海潮涌来,就被打湿,却仍是那么纯净,当我深深呼吸,来自大海、带着淡淡咸味的清新气息,就从鼻端渗入整个胸腔。

在这样的环境里,就连―病患都会感到舒畅,整个紧绷的情绪,一下子放松,如释重负,我看了大海一眼,轻轻呼了口气,已经不晓得有多久不曾这么轻松过了。

乳白色的沙滩上,有着两块黑色的岩石,我正坐在其中一块岩石上,身上的衣服也干干净净,没有让人反胃的血腥味,只是散着淡淡的薰衣草芳香,而我的裤管卷起,双脚浸泡在清凉却不至于冰冷的海水中,完全是一派度假中的写意景象,如果手上能再拿一杯冰啤酒,那就真的过瘾了。

哈哈哈,我以为你会要个金发美女来趴着吹,原来只要冰啤酒啊,这要求不过分,容易得很,是我疏忽了,马上就为你办到。

突然之间,我旁边多了一大杯冰凉的啤酒,金黄色的液体、白色的泡沫,还有夹杂在海风中的酒香,都是如此真实,就连我手握酒杯时,那冰得令人手发抖的温度,都再真实不过,但我清楚地明白,这些感觉其来有自,就是源自正在哈哈大笑的那个人。

这个笑声,我听来并不熟悉,但大概知道是谁,毕竟之前只听过一次,而且那时的他,也没有开心大笑的闲情逸致,我觉得陌生是正常的。在此之前,我从没有想过会再见到他,可是眼前都出现了这样的茫茫大海,如果我还汁么都想不到,那就太过迟钝了。

「抱歉,本来应该早点来的,但最近的应酬实在不少,来得晚了,希望你千万不要见怪啊。」

单从声音听来,是个很有活力的青年嗓音,而当这个声音的主人在我身旁的另一块岩石上坐下,我眼前则出现了一张友善的笑脸,亚麻色的短发很随想明亮却不抢眼,亲切的感觉一如邻家少年,比实际年龄还小着几岁的感觉,让人觉得很容易接近。

光看这个模样,大概没有什么人会相信,这家伙曾在五百年前纵横大地,无人能敌,败尽无数高手、英侠,让鲜血染遍大地上的每个角落,因为他身上就是没有散发任何特殊的气势,平凡到近乎平庸的地步,就连我一时之间也不晓得该说什么,但想起这人的一生,他确实就是这样的人,若不是他,世上也不会有淫术魔法这门东西。

「史上最好色的魔法师」法米特?修?卡穆!

就某些方面来说,这个男人与茅延安一样,也算得上是一切的起源,如果没有他把淫术魔法实用化,没有他实现了暗黑召唤兽,今天的一切未必会恶化到这地步。

「哇,你的眼神好奇怪,该不会是把我当成罪魁祸首了吧?是不是每个访客来这里,你都用这种眼神在瞪吧?

「……我……我没想到你会来……」

都已经快记不清楚,上一次开口和人说话是什么时候的军,这一下开口,话说得结结巴巴,但我还是很快就把握住问题重心。

「你……你是真的吗?还是……」

「不知道耶,世事本是虚妄,你是用什么为基准,来判断是真是假呢?」……轻描淡写地带过了我的疑问,法米特道:「我早就是个死人啦,也许我是真的?出现在你面前,也许这一切都不过是你的幻觉,重点是,……这些有差吗?来拜访你的这个访客是真是幻,会关系到你现在所面对的问题吗?你如果醒不过来,我是真是幻又有什么分别?」

「你是来叫醒我的?」

「嘿,我好歹也是堂堂史上最好色的魔法师啊,被你说成像闹钟似的,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法米特摇头道:「我只是来这里,与你聊聊的,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再传弟子啊,这五百年里虽然有人接触过淫术魔法书,进行修炼,但能够有你这样成就,并且完成暗黑召唤兽的,可实实在在只有你一个。」

「为什么要让暗黑召唤兽流传下去?你当时无敌于天下,应该有能力把这个技术毁灭,那今天也就不会再有暗黑召唤兽了。」

「这个嘛……只能说人算不如天算,我在东海与那一位缔结契约……」

法米特伸手往天空指了指,又用指头在嘴边比了一个「嘘」的禁声手势,示意那是他所不能直接提起的存在,跟着才往下说道:「之后,为了处理幽灵船,花了我不少时间与精力,当幽灵船终于被封印起来,海神宫殿也建立,我已经没剩下多少力量了,而这座密窟……普天之下谁都能来,唯独是我不可以。」

「为什么?」

一句话问出口,我登时省悟,以当年凯萨琳女皇的辣手,还有那算无遗策的本事,在处理暗黑召唤兽的本体时,肯定也留下了后着,做了一些针对法米特的布署,令他难以接近。

「要破解这座洞窟的禁制,如果有足够时间给我研究,也未必就想不出来,只是,我当时已经没有时间了。封印幽灵船之后,我与那一位所缔结的契约,发动期限已迫在眉睫,我唯有留下一些布置,之后就借死隐退,沉眠在时空缝隙之中。」

「我听说,你是被你与凯萨琳女皇乱伦生下的孩子给刺杀,是不是真……」

「喂,留点余地行不行?你不也做了和我一样的事?老是挑别人的疮疤来碰。小心哪天你自己也碰到同样的情况。」

法米特一脸怒容,还推了我一把,好像真的为此不悦,我!下子还真想道歉,但转念一想,我已经没有机会发生和他一样的情况了,想到这里,虽然没有说话,表情自然变得非常难看,法米特也注意到了。

「抱歉,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其实我真的很感谢你,如果没有你的帮忙,我的故事不管有多精采,最终结局仍只是个遗憾,是因为遇到了你,我的遗憾,才有了圆满的机会,谢谢你。」

法米特说完,坐在大石上,朝我深深地鞠了一个躬。我看他行礼,脸上却只是苦笑,我一把火烧尽暗黑召兽的真身,让他情人的灵魂得以解放升天,完结了他的遗憾,但我的遗憾又有谁能帮我。

「其实,世上的事真是难说,当初我沉眠之时,只以为这件事将令我永生抱憾,哪料到五百年后还会有个你,替我解决了难题,由此可知,因果循环,虽难以臆度,却早有定数,缘起缘灭,潮涨潮落,看似人力不能影响的伟大事物,仍在定数之中依律而行,一切……最后终会回归平衡,再恶的恶人也不会永远得意。」

法米特说着,朝我看了一眼,虽然表情仍是平淡微笑,这一眼却别具深意,看得我怦然心动,觉得他应该是意有所指。

「你……你的意思该不会是……我还有希望吗?可是……我什么也没剩下了,输得干干净净- 根本没有能力再去……」

「嘿,才说呢,你就自己先放弃自己了,不过也难怪啦,碰到你这样的事,这么大的打击,灰心丧志也是难免,换作是我碰到你这样的事,大概早就跑去死了,所以这么说起来,你还算是意志很坚强的咧……当然啦,你是想死也死不掉啦。」

「……你确真你是来鼓励我的吗?怎点被激励的感都没?」

「哈哈,别太介意啦,我本来就不太会说话啊,你就当作是我在夸你吧,而且真要说的话……你其实可以想一想,我既然深受暗黑召唤兽所害,那还会再把它一成不变地往下流传吗?

法米特这么说的时候,又露出那种好像很得意的奇特笑容,我心中一动,差点就要当场跳起来。

「别紧张啊,镇定点行不行?」

法米特一手按在我肩头,似千斤大力,把心情激动的我又给压回大石上坐好,虽是如此,我却难以镇定下来,脑里无数念头闪过,法米特生前来不及破去试练间窟,解放情人的灵魂,也无法诛杀凯萨琳女皇,但淫术魔法书、黄晶石却都是他一留下,以他的能耐,极有可能已经对相关内容做了删改。

「你把淫术魔法的什么部分做改动了?关于暗黑召唤兽的部分,你改动过了对不对?」

白拉登、茅延安都曾看过淫术魇法书,茅延安更是花费多年心血在研究淫术魔法,书中要是有什么改动,不利于他计划的进行,他岂会看不出来?正常情况下,暗黑召唤兽本来有什么漏洞,都会给他整个补上,不用期望他会有什么疏漏。

然而,现在向我做出提示的这个人,也不是普通人,是第一个成功制造暗黒召唤兽的先行者,也是淫术魔法书的真正实践者,若要说有什么人能在这方面胜过茅延安,只会是他,法米特?修?卡穆。

想到这点,我以热切的眼神望向法米特,希望他能够说得更明确一点,让我知道该怎么做,哪知道他眨了眨眼睛,笑了起来。

「提示只能提示到这里,剩下来的部分要靠你自己啦,有寻觅答案的过程,答案才会有意义,总不能指望什么都是别人告诉你吧?」

「你鬼扯什么?现在情形根本是……」

「说得对啊,现在的情形就是,即使你找到了答案,你也改变不了什么。」

米特摇头道:「你的敌人不仅力量近乎无敌,同时也智慧过人,你要与他为敌,不但要有狐狸的狡狯,也要有狮子的力量,否则……你就算掌握到解救人的方法,又有什么机会实现?

一句话把我从天堂再次打落地狱,但我晓得法米特说得没错,以前我身边有许多助力,我只要动脑思索关键问题,身边自然有人会帮忙付诸实现,如今我身边所有人都已经不在,若要靠我独力扭转乾坤,我不只需要智慧,更需要把想法付诸实现的强大力量。

「人这一生不能只靠运气,你总不会指望杀到敌人面前时,他刚好踩着香蕉皮,滑了一跤,就这么凑巧地输给你吧?想要战胜敌人,你还需要力量。」

「敌人不可能无故踩到香蕉皮,但力量也不是凭空就生出来的,你如果是武者,还可以传力量给我,当个传功长老也好,偏偏你是个魔法师,魔力没有可能,所以你说了半天天,根本是来这里打嘴炮的。」

我没好气地道:「而且,搞不好你根本是我的幻觉,听你讲这些毫无意义,我还不如回去睡觉算了……唔,对了,说到睡觉,你若真有能射,替我把精神禁制了吧,我现在连想睡都没法睡了。」

「哇哇哇,你也放弃得太快了吧?我好歹也是天下无敌这称号的曾拥有者兼纪录保持人,我没法直接传魔力给你,不等于没法帮你变强啊。」

法米特认真道:「只要你好好修炼,付出足够的努力,以你的资质,变强是理所当然的。」

「修炼?足够的努力?你这人怎么说起话来,比购物广告的推销员还要无赖?

人家是当世最强者之一兼大魔王,我只是个不入流的杂碎,你要我用单纯的苦练去赶上他,起码要练上一百几十年啊,这么久的时间……

我多修炼上一日,李华梅就多受到控制一日,冷翎兰、织芝等人的元灵,也就多受到一日操控,这教我怎么能忍耐?然而,仔细想想,当初的法米特何尝不是如此,他的情人们被凯萨琳变成那样,他想必也忍无可忍,却还不也是忍了五百多年?必须承受这样的煎熬,或许就是淫黑法修炼者的宿命吧。

我是这样想的,不料法米特却突然两手一摊,道:「修炼时间要多久,这很难说喔,有时候,一百多年的感觉也就像几十天而已,如果有个好教练的话,情形会差很多的。

「好教练?」

我最初没有听出意思,但看见法米特的眼神,我为之恍然,他说了这么长的一堆话,主要目的居然就在这里。

「你要亲自训练我?」

「嘿嘿,很抱歉,我没有当一个好教练的能力,更何况……这个修炼主要是依靠你身上的霸者之证。」

「霸者之证?」

我愣了一下,想到了这个一直放在我身上,却始终不晓得如何使用的破烂玩意儿,也想到了一个非常古怪的地方。

被扔进监牢后,身上的值钱、贵重东西,当然都被索蓝西亚的精灵们搜括一空,包括我的贴身短剑百鬼丸、破魔枪,通通都被取走,但霸者之证却运留在我身上,始终都在怀里放着,这实在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就算精灵们不识货,可是在| 般情形下,他们也会把囚犯身上所有东西都拿走,避免危险,为何独留下这顶头冠?

「创世七圣器之中,簖者之证是最挑主人,也是最凶邪的一个,如果不是它正式认可的对象,那无论怎么强夺,它最后都会跑掉,但只要被它认可,那就是想丢也丢不掉。

法米特笑道:「霸者之证能制造各种幻觉,精灵们替你搜身的时候,虽然搜到摸到,但他们所感觉到的,可能只是一只臭袜子,或是一团狗屎,总之就是令他们憎烦厌恶的东西,所以他们不曾取走,霸者之证始终留在你身上,而这也意味着你被它所认可,成为它目前的主人,恭喜你。」

能够被创世圣器这种等级的神物认定为主,该说是超荣耀的一件事,换作是以前,我大概会狂喜得跳起来,但现在……

「有这么便宜的事吗?我一无长处,好的不成,坏的也不行,它是看上我哪一点?」

「这个……应该是因为你能供给它所需的能量吧。」

「能,能量?」

我不太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法米特似乎也不太想说,只是表示修炼的方法有极大部分要借助霸者之证,详细的部分,我稍后就会了解。

「我会自己了解?你话又不说清楚,难道霸者之证会自己对我说话讲清楚吗?」

「霸者之证是不会说话,但我有帮你请教练啊,这个巨人教练有品质保证,名者之证专门负声又好,专门负责摆平大魔王,不过时薪很高,为人也不好相处,我千辛万苦才替你找来,你可千万不要辜负我的苦心啊。」

法米特说着,朝我挥了挥手,好像很害怕我追问一样,脸上笑容未消,身影却迅速地消失不见,我甚至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就看到他在我眼前消失不见。

「妈的,居然这样就跑了!」

我看着那块没人坐的大石,恨恨地骂了一声,想不到这个祖师爷如此不负责任,但一句骂出口,自己也有些意外,毕竟自己已不知道多久未曾这样有精神了,想想实在是很可笑。

真是个长舌的家伙,说是要交代几句,鬼扯了这么长时间,累我空等!

一句冷冷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听起来应该就是法米特所特别聘请的教练我闻声回头,想看看法米特极力推荐的巨人教练是什么模样。

抬头回颈一看,什么人也没看到,原来是搞错了高度,再略为调低视线,就看到人了,不看还好,这一看就让我的目光无法移开,久久才冒出!句话。

我……我没想到你会来。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