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三十九
第一章
以友为名
随便骑骑

黑龙王,黑泽一夫,黑龙会的首脑人物,大地上五大最强者之一,如果从魔武双修的成就来考量,甚至可能是大地上无出其右的第一号人物,从许久之前开始,他的身份就是热门谜团。

在五大最强者之中,黑龙王无疑是最神秘的一个,别的不说,早在爷爷兰特法雷尔纵横江湖的时候,黑龙王就已经名列五大数十年,从那时候再到现在,近百年的时间里,黑龙王跨越两个世代,甚至是整整三个世代,始终屹立不倒,早就有无数人在猜测,这个强之又强的绝顶邪人,会否已经被替换过,不是最初的那一个了?

这样的怀疑,一直都有,但黑泽一夫的出身、种族,从来没人知晓,如果他不是人类,以其他种族的寿命来看。近百年的寿命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不值得奇怪,所以也没什么人特别针对这点来调查。

慈航静殿的一场大战,黑龙王就是心灯居士的秘密被完全暴露,令举世震惊,也算是解开这个长久的谜团,人们认定黑龙王不止一个人,绝对经过世代传承,因为黑龙王这个名号扬威东海时,心灯居士根本还没出生,怎么可能从头到尾都只有他一个?之前的黑龙王是什么人?在什么样的情形下传位?是否遭到篡夺?

这些随着心灯居士的身亡,都已经不再重要了,不灭的黑龙王终于也忘了,一切关于他的秘密,都被天下人逐渐淡忘,不会有人想要再去探查什么。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忘光光,即使黑龙王的阴谋已经全摊在阳光底下,即使心灯居士已经身亡,还是有人在心里抱持疑虑,怀疑……死去的心灯居士当真就是近百年来隐藏在黑幕后的那个人吗?

就算心灯居士真的是黑龙王,那之前的那一位呢?被心灯居士取而代之的那一位,到哪去了?心灯居士死了,前一位黑龙王会不会复出?抑或是……从头至尾,心灯居士根本就不是黑龙王,他的死只是用来掩盖真相?

太多太多的疑团,没有人能够解答,因为这层层黑幕实在遮盖得太深,连一点线索都没有,无从入手。然而,黑巫天女死前说的话,露出些许端倪,东海上反抗军覆没的一战,更清楚让世人知道,黑龙会并没有被消灭,一切绝不是表面上看来那么简单。考虑到黑龙会与我之间的因缘,我其实也早就有心理准备,猜到这些秘密早晚会在我面前揭开,操纵这一切的幕后黑手,也会到我的面前来,再次威胁我的人生,只不过……我确实没料到,这些黑幕会是以如此愕然、如此伤痛的方式被揭开。

「所以,心灯是接替你的位置,当上黑龙王?或者从头到尾,他根本就不是黑龙王?“我执着地问出这个问题,刚才笑得差点滚倒在地上的茅延安,这时却突然又变了表情,一派冷静镇定,仿佛数秒前的激动失控从未发生过,改用一种微带同情的眼神望向我。

「贤侄,你真是个很奇妙的人,都已经到这种时候了,你还在关心这种没意义的问题,其实黑龙王是谁关你屁事?你应该哭着跪下来求我,让我把怎么救你爱人的方法告诉你,这才是与你相关的要紧事啊。」

茅延安抬头望望天空,耸肩道:「不过呢……也罢,谁教我今天时间很多,心情又好呢,死老头还在天上挣扎,大概要多拖一会儿才甘心上路,左右无事,我就来替你解答疑惑吧,话说早年我到处旅游,有免费的美食就吃,有不要钱的美女就上,有帮忙付钱的义气朋友就结交,在这样的旅程中,还真被我交到一些好朋友……在那段密谋弑父前的准备时期,茅延安学习各种知识,结交奇人异士,在他的「好友」之中,恰巧就包括了心灯居士,甚至心灯居士奉师命前往伊斯塔出使时,茅延安就是随团成员,趁机进入伊斯塔游历见识,见到了心灯居士与白牡丹的一见钟情,更暗中相助,促成了他们两人的感情。

「那时候我是真的想要帮他们,因为有情人终成眷属嘛,男的又帅,女的又漂亮,奶子也够大,王子与公主不就是该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吗?像我这么善良的好心人,一向乐意与人为善,就帮着他们完成恋曲了,那时还想替他们准备船票,时机到了就上船跑路,只要逃到别块大陆去,什么恩恩怨怨就再也与他们无关……本来是这样的啦,不过呢,后来我自己被甩了,当然也就没理由看别人的恋情幸福快活,牺牲自己成全别人这种事,贤侄你都不干,大叔我当然更不会干了,人总是要先顾自己的嘛你说对吗?」

不得不说声佩服,如果能照这计划来进行,确实是一条完美的妙计,只要逃到海外,伊斯塔、慈航静殿就算势力再大,也很难到海外去搞大追杀,心灯居士与白牡丹均非泛泛之辈,考虑到持续迫害的成本,两大势力罢手的机会很高,他们这对爱侣真可以在异大陆过幸福日子,霓虹也能有着完全不同的人生,一家人都不会走上现在这样的结局。

世事曲折,实在是很难料,但就因为凤凰岛上的失意,让一个理想青年成了变态狂魔,连带也影响了心灯居士和白牡丹的人生。

偷渡的事情不了了之,促成心灯居士恋情的好友,这次又暗中出力,促成心灯居士弑师,让一切再无转圆,当心灯居士手足无措,不晓得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年轻的黑龙王表露身份,心灯居士就像是一头发怒的猛虎,进行反扑,可惜面对悬殊的实力,这个反扑很轻易就被压了下来。

心灯居士不是没有坚持正道,也不是贪生怕死,但当黑龙王以白牡丹和她腹中双胞胎为要胁,此生最大弱点落入敌人手中的心灯居士,就只有俯首听命的分了,与妻子一起被逼入了黑社会。

「说到我老友心灯,他其实是个没什么野心,喜欢平平淡淡过日子的人,最大的兴趣就是写诗与画画,说他想要夺权上位,那可真是笑歪了熟人的嘴巴,可是…他偏偏又有着卓越的能力与才干,说这种人没野心,外人第一个就不相信,哪怕他平常表现得再淡薄,稍微有点什么行差踏错,就会被当成是伪君子,怎么辩解都不会有人信……哈哈,他压力也很大啊……」

所以,心灯居士被赋予的任务,就是暗中组建地下势力,预备有一天时机成熟,夺取慈航静殿掌门之位,然后合慈航静殿、黑龙会两大组织的力量,分别从光、影两面来统治大地……至少,心灯居士是被这么告知的。

「心灯老友是个失格的坏人,连在进行计划之前,他都再三要我保证,夺权之后绝不能伤害他师兄心禅的性命,不然他宁可与我玉石俱焚……呵,他总喜欢拿这来要胁我,真不知是为什么?以前又不是没试过,都试失败了还不放弃,难道他有很多女儿可以输吗?」

心灯居士、黑巫天女俱是当世之雄,哪可能一直被人要胁?早在很多年前,他们夫妻两人就曾行险刺杀黑龙王,布下他们认为完美的杀局,全力出手,要除掉这个扭曲他们人生的大祸害。这不为人知的一战,最后却以夫妻两人的完败告终,他们的布置堪称无解可搫,他们联手的实力惊天动地,但失败的理由只有一个……敌人是一个超乎想象的变态怪物!

抱着玉石俱焚决心的两夫妻,战败后没受到任何惩处,黑龙王仅是拍拍手,要他们下次准备得更周详点再来,但是当他们回到之前安置女儿的秘密所在,却找不到一双出生未久的双胞胎女儿。

挑战失败所惹来的惨痛后果,让最宝贝的女儿落入敌手,更使得两人在之后的数年不敢反叛,忠实服从各项命令之余,也发了疯似的寻找女儿下落。透过层层调查,这才知道女儿被黑龙王扔给羽族遗民收养,当心灯居士匆匆赶去,遗憾已经发生,心灯居士不敢与女儿相认,又不敢让女儿再离开自己身边,便将之收入门下。

当然,心灯居士不可能不晓得,这么做的后果就是让他多两个弱点落入敌人手中,不过,数年来的抗争,他已经完全失去信心,无论自己怎么隐藏,都瞒不过黑龙王的耳目,既是如此,女儿还是放在自己身边好些。

羽霓、羽虹就这么跟着父亲成长,心灯居士一直有个打算,就是当黑龙王成就霸业,统治大地后,他要带着妻子、女儿远洋海外,离开这片伤心地,更不愿意再沾染一切权位,这个心愿黑龙王允诺成全,不过彼此心里也明白,黑龙王遵守承诺的可能太低,早晚大家会再有翻脸的—战。

「不得不说啊,心灯老友为了早日出国旅游,真是拼了命在干,又扮神仙又扮鬼,一下要公开露脸扮君子,一下又要蒙面当野心家,偶尔还要变出化身去当黑龙王……说实在话,他那个骷髅下巴的造型,根本是丑到不行,我就一直很奇怪,是不是出去扮大魔头就一定要这种鸟样?走美形风不可以吗?也有很多长得很帅的魔头啊!就算恨我也不用这样丑化我嘛,太不够朋友,下次找他算帐……呃,忘了,没下次了。」

在南蛮、东海、金雀花联邦,我数度见到的那个黑衣人,不管是青眼还是红眼,全都是心灯居士一人所扮,即使是在黑龙会里,海将军们也都是接受这个假龙王与黑巫天女所统帅,真的黑龙王从来没有露过面,能够与他直接接触的属下,除了黑巫天女,就只有两大人形化身:醉仙罂粟、黄泉青菊。

手里掌握的权力如此之大,心灯居士最初也有些莫名其妙,若自己有那个意思,与妻子联合起来,要把黑龙会从黑龙王手中夺去,简直易如反掌,为何要把这样大的权力交到自己手里?正因为自己的权力过大,别说那些与自己接触的手下,不曾怀疑过眼前人的身份,就连自己都难以置信。

直到几次与黑龙王的明争暗斗结束,心灯居士才彻底明白,自己此生都不可能斗得过那个非人者,在自己眼中看来过大的权力,他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假如自己真的篡夺了黑龙会,在他而言,只要把篡夺者连同组织一起灭掉就行,重建虽然麻烦一点,但对于寿命远远长过人类的他,时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再后来的事,就与贤侄你有关了,若不是你,我那老友其实可以撑得更久一点的,说不定运气好一点,真被他撑到出国旅游的一天啊……」

「和、和我有关?」

隐隐约约,我察觉茅延安指的是霓虹,当初我前往南蛮寻宝,霓虹也因为羽族遇难而到南蛮,路上大家巧遇,如今看来……恐怕是棋子全都放在棋盘上了。

「大叔我虽然为人不错,又好讲话,但整天被人在背后搞阴谋,久了也是会火大的,火大了就会想要回报。有道是:朋友妻,免客气,我就顺理成章吃一口啦……」

「你……你干了白牡丹?」

「是啊,很稀奇吗?你老爸也强奸过别人老婆啊,你干过的人妻也不少,用不着大惊小怪,更何况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听说你老爸闯皇宫,搞了好朋友的老婆,就也想试试搞好朋友老婆的滋味,但又找不到你母亲,就只好搞白牡丹了,她也没拒绝啊……至少,那种程度的反抗,我是没把它当拒绝啦。」

茅延安耸耸肩,道:「别瞪我啊,我们也不是只有那一次,这么多年来大家陆续也搞过很多次,每次都是她扮死尸,我用强的,最后她也都还是高潮冲顶了,这叫……哦,口嫌体正直啊!女人都是来这一套的,你不也是这么认为吗?」

「这些他妈的狗屁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哈哈,抱歉,意外扯远了,不过为了这件事,我老友对我很不满,又搞了很多让我不痛快的事,我当然也就要让他不痛快一下了。他老婆反正不是第一次,多搞他也不会更痛,他两个宝贝女儿我偏偏又答应过不碰,所以……就只好让别人碰啦!」

茅延安笑道:「羽霓、羽虹是我从小看长大的,要腿有腿,要皮肤有皮肤,妹妹还是个处,不晓得多少男人想着要上,肥水不落外人田,这种好东西怎么能便宜外人?当然要留己人,贤侄啊,你可知道你有多么幸运,无数男人的梦想,就这么被你先后给吞了,哈哈哈,你这个让人羡慕的福气小子!」

「为什么是我?」

「说了啊,因为当你是自己人嘛,当然要给你好好照顾,只要想到以后将发生在你身上的事,就觉得不给你一点补偿说不过去,况且……其实我对她们姐妹也有点打算,这点稍解释现在说不清楚」茅延安摇摇手,笑着说话,我的心却越来越冰冷。之前我想破头也想不出来,心灯居士是黑龙王,白牡丹是黑巫天女,他们对霓虹爱逾性命,为什么要让一双女儿来被我上呢?他们对我恨得要死,却又让女儿整天被我干来干去,这是什么道理?若说他们不愿,又有谁能逼迫他做不情愿的事?

合理的答案,今天终于揭晓,一切只因为他们两人在黑龙会并非至高无上,还有个真正的幕后控制者在摆弄他们,令他们在心存忌惮之下,只能忍住满腔悲愤,看着女儿遭到玩弄,什么也不能做。

「我对老朋友说,我很爱我那个无缘儿子的,他两个女儿能被你上,是看得起他,要是他不识抬举,啰啰唆唆,那就送去让黑龙会所有人轮着上吧,反正羽族最擅长就是搞这一套……呃,贤侄,不好意思,大叔这可不是在侮辱你母亲啊,不过呢……考虑到你母亲的个性,这话你就当成是夸奖听吧。」

可以想像,在这样的威迫下,心灯居士不得不从,但心中怒火炽烧,除了一面设法弄死那个玷污他女儿清白的狗种,一面也再次铤而走险,积极尝试整备实力,希望能够打倒黑龙王」「心灯老友这辈子都在摇摆不定,他积极建立势力,又提升自身实力,一方面希望干掉我,报仇雪恨,回归正道,一方面又想和我谈条件,希望我看在这些功劳的份上,放他一家走路……这些心态,他自己也未必说得清楚,但总之就是这样了,而我想来想去,好像没什么理由要放他们一家去幸福,所以该怎么办就怎么办,顺便帮他可爱的宝贝女儿一把,完成伸张正义的心愿。」

于是,在慈航静殿总部,众目睽睽之下,羽虹意外揭破了父亲的阴谋,大义灭亲,面对女儿的指贵,心灯居士晓得自己再一次被那个人玩弄,甚至舍弃,更察觉到自己可能要亡命于此,但为了女儿的安全,他一个人扛下了所有的罪名,不敢吐露半点真相,毕竟……他清楚地看到,那个人已经来到现场,正站在他两个女儿的身后微笑,笑得令人心头直冒凉气。

与心剑神尼的一战,心灯居士虽然落于下风,但未必不能保命逃生,以心禅大师的慈悲作风,怎样也没有理由要这个师弟的命,所以在关键时刻,鬼魅夕出来执行那要命的一击。这一击,连带当年在东海,鬼魅夕挺身出来保护我的动作,都得到了解释。

黑龙会的体制,七大海将军与多数舰队是掌握在黑巫天女、心灯居士的手里,武间异魔更是黑巫天女一手炮制出来的邪恶东西,当然是听命于黑巫天女,把我当成头号目标,有机会就想干掉我,而两大人形化身之一的鬼魅夕,则是直属于真正的黑龙王,黑巫天女想要我死,黑龙王不想我那么快死,鬼魅夕当然要出来挡武间异魔,不然我要是被当场挂了,多年筹画尽成空的黑龙王陛下,搞不好一到失控,出来大杀四方,干掉所有人。

也因为如此,当心灯居士失去利用价值,早已等候在一旁的鬼魅夕,就要出来补尾刀,干掉心灯居士这个假黑龙王,免得他胡乱说话,泄露机密。

「说来可能你不信,我没有下灭口的命令,有他老婆和两个女儿在手,他纵死也不可能说半点东西出来,我又何必多此一举?不过呢,那孩子做事一向勤快,很多时候我还没下令,她就主动去办了,这次也是,不枉我当她像亲生女儿一样从小疼她她……呃,不对!」

好像突然想到什么很滑稽的事,茅延安捂着嘴巴,笑了出来,「哈哈哈,抱歉抱歉,我自己都忘了,不是像,她是我亲生女儿没错。那年探子查到你老爸制造私生子女,我就也想生几个玩玩,她便是那时搞出来的,但她娘是谁呢?好像是白牡丹,又好像是别人……算了,不重要,我们跳过,继续说别的。」

如果是平时,这段话会让我震骇不已,甚至传出去,都会在大地上掀起一阵惊涛骇浪,但今天……我已经承受了太多的心理冲搫,脑里一片浑浑噩噩,即使听到这些,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

「我那老友死后,他老婆不顾一切,只想让他复活,就去了伊斯塔,要不是顾忌她两个女儿,她操控无头骑士,本来应该是要用来对付我的。我把霓虹送去伊斯塔绊住她,自己在外头处理点杂务,嘿嘿,整个组织进行大淘汰,去芜存菁,这可是很繁重的工作啊,那段时间,贤侄你的小情妇李华梅可得意了,对着我的手下日也打,夜也打,当我们是后娘养的啊?实在过分啊!」

茅延安哭丧着脸,一副很可怜兮兮的哀号状,让我想到那段时间反抗军的节节胜利,将群龙无首的黑龙会打得快瓦解,结果却是中了一个好大的请君入瓮之计。

心灯居士死得太突然,黑龙会从略占优势,到短短几日间兵败如山倒,这些艰发生得过快,不是没有人怀疑这会否是个大圈套,但每个这样怀疑的人,最终都不敢定,因为以掩人耳目的程度来说,黑龙会的损失大到不必要,非但首脑黑龙王战死沙场,还折损大批舰队,死了太多的将士,这种程度的损失……已经超过普通程度的「弃子」,危及根本了。

然而,从现在的情形看来,不得不承认这一着确实收到了效果,它令东海的反抗军一夕溃灭,更还连带影响了大地各国的战力。本来东海就一直有各国武者所组成的义勇军,协助反抗军作战,这次大决战之前,李华梅还去函各国军部,希望他们派出军队来共襄盛举,一起分享「消灭邪恶源头」的光荣。

雪中送炭未必有人愿意,关门打狗就人人抢着来了,不仅各国军部应邀出兵,甚至还有许多急着成名的年轻贵族、武者也不请自来,搞得东海人满为患……当然,随着凤凰岛的当头砸下,如今是东海海底尸满为患了,想当然尔,这些人的丧命,对各国的战力绝不会没有影响。

放眼大地,金雀花联邦、伊斯塔、索蓝西亚,甚至连南蛮兽族,都在近几年里头元气大伤,再加上这一击,大地上还真没有什么势力能匹敌黑龙会,如果黑龙会要侵略大地,建立不世功业,那个准备工作现在已经完成了。

「看你这表情,贤侄」,你是不是以为大叔我闲得没事干,整天就只围着你打转,为了要报仇啊?是的话你就搞错了,我才没那么无聊呢,我和你的旅程,是在借助你的特长,完成一项我多年的研究啊。」

茅延安道:「暗黑召唤兽的真面目,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了,但却没有你那么好运,直接有人找上门来卖淫术魔法书,最关键的咒法无从知晓,也没有你那么好条件,身边围绕着那么多的优秀素材……」

素材?

「暗黑召唤兽以黑暗为名,但如果要将之实用化,最重要的关键却是爱,这很荒唐吧?但是,如果没有那么强的爱,就没有那么深的羁绊,搞出来的淫神兽立刻失控,不但第一时间反噬操作者,还会干掉所有接触到的生物,这点我就很无奈了,没人爱我也不是我的罪啊,就因为这种鸟理由,弄到我无法完成暗黑召唤兽,这实在让我扼腕,不过昵……后来我想通了。」

茅延安笑道:「爱,是暗黑召唤兽实用化的关键,却不是制造的关键,我的情形与五百年前凯萨琳不同,站在我的立场,根本不需要那么好的控制啊,暗黑召唤兽失控到处杀人,又如何?我要的就是大地上尸横遍地,失控的暗黑召唤兽一样能完成这个目标。」

恍惚中,我好像明白了一些东西。

对于其他想要得到暗黑召唤兽的人来说,他们最终的目的,可能就是统治,或是成就某种霸业,所以强大的力量固然重要,但如果是不能控制的强大力量,那就毫无意义,毕竟他们不打算与敌人玩同归于尽,况且暗黑召唤兽一旦失控,那个后过也不仅仅是同归于尽这样简单。

茅延安却是一个特殊状况,他看起来像是很理智,但整个精神状态早在很多年以前就失去控制,再加上他不是人类,思维模式完全不是正常人能臆度。征服大地,恐怕只是一个单纯的目标,本身不具任何意义,他既不想统治,也不会因为大地上所有生物都拜服于脚下而喜悦,既然如此,在征服的遇程中,他还有什么需要顾忌的呢?

他可以为了贯彻实施自己的计划,轻易就牺牲掉他创造的基业与手下,当然更无须顾忌那些不相干人的贱命。暗黑召唤兽失控,在大地上造成尸山血海,那又如何?只要能先摧毁该摧毁的目标,基本目的就算达到,站在他的立场,本来就不是非控制住暗黑召唤兽不可,只要能驱策,就已经足够。——更何况……茅延安虽然控制不了正统的暗黑召唤兽,但从羽虹现身,能够反向逼出与我魂魄结合的几头魂兽来看,他很可能对这门魔法做了调整,纵然无法操控暗黑召唤兽,却能引导、驱策,达到类似的效果,至于是何时做下这些手脚……从霓虹到月樱、冷翎兰,乃至于织芝,这些年来他实在有太多的机会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