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三十八
第六章
扭曲时空
最终召唤

见到六只阎罗尸螳一起出现,还有那剧烈的时空震,诸般线索连结在一起,我恍然大悟,想通了这一切异状的背后道理。

暗黑召唤兽,无怪五百年前独步天下,横扫大地,这确实是一件超级邪门的东西啊!

阎罗尸螳能以一化多,绝不是普通的分身术,这是我早已肯定的事实,尤其它完全没有力分则弱的问题,更令我百思不得其解,想不通五百年前法米特、凯萨琳是怎麽解决这个技术难题。

一切的关键,就在于剧烈的时空震,我实在是想像不到,暗黑召唤兽居然是这麽夸张的东西。

阎罗尸螳不仅能瞬间移动,甚至还能进一步扭曲时空轴,把存在于其他时空的自己给召唤过来。出现在天上的这六只阎罗尸螳,不是残像,也非分身,是从其他时空召唤过来的阎罗尸螳,时间可能是六小时前、九天以后、十年之后,由于召唤出来的是完整个体,战斗起来,当然是每一只阎罗尸螳都能发挥全力,没有分身后减弱力量的困扰。

这样恐怖的战技,打起来何止是大占优势,通常每次天下英雄围殴大魔头,顶多就是出动十几名到几十名的一流高手,法米特的六大暗黑召唤兽,每一只如果都能以一化六,六六三十六只第八级的绝顶战力,打起来只有它们围殴别人,没有被别人围炉的问题,难怪可以横着走路!

不过,我想天底下应该没有这样的好事,不然暗黑召唤兽流传后世的名号应该是“围殴王”而不是天下无敌。扭曲时空轴,这就和改变身体元素结构一样,不但本身是超高难度的技术,而且推动所需的能量极为庞大,末日战龙是靠大地之心这颗变态东西,才有办法做到,那阎罗尸螳呢?

明明是朗朗乾坤,金阳万道,可是大片浓密的乌云却占据了半边天空,形成了半边天色漆黑如夜,半边天色晴朗粲然的诡异天象。晴朗的那半边,阳光逼得人几乎睁不开眼,黑暗的那半边,除了有诡异的闪电流窜,闷雷阵阵,还隐约可以见到无数怨魂在云层里头游动,阴风惨惨,伴随着隐约的哭声狂吹四方。

阎罗尸螳并不是普通的暗黑召唤兽,它成形于东海封灵岛之战,吸纳了东海千万亡魂的怨气与咒力,一经触发,这股力量比上千个魔法师一起念咒还要厉害,足以做到许多平常梦寐以求的事,然而,要连续扭曲时空轴,从不同时空召唤来五只阎罗尸螳,单单东海千万亡魂之力,似乎是不太够的…“唔…”

我感受着异样的能量骚动,抬起了头,看到大量的紫绿光点,从华尔森林中的各处昇起,直飘上天,那个数量密密麻麻,何止成千上万,乍看之下,好像是一大群萤火虫漂浮在黑夜丛林里,这样的画面… 似曾相识,我们不久之前才看过的。

“真是没想到,一下子立场都倒过来了…”

眼前的状况,一言以蔽之,就是有样学样。末日战龙体内的大地之心,是矮人族花了无数心血的技术结晶,与战龙合一,相互作用后所转化出的能量,几乎是如海洋般浩瀚无尽,让末日战龙得以作到许多不可思议的壮举,在这一点上头,暗黑召唤兽就远远不如,阎罗尸螳的邪力虽强,却无法像末日战龙那样后劲悠长,无穷无尽。

穷则变,变则通,末日战龙刚刚在这里搞大屠杀,吸收阴魂化为自身力量,在得到大地之心,身体构成元素转暗为光后,这一招行不通了,再无法吸纳阴魂为自身力量,但它用不着的东西,别人却可以拿来废物利用,本来暗黑召唤兽就在这方面很拿手,吸起阴魂来,本事只会比末日战龙更强,不会逊色。

结果,战局就意外变成了玩吸吸乐,末日战龙吸纳织芝未用尽的光元素,预备发动末日天谴;阎罗尸螳则是趁机狂吸末日战龙无法再操控的死灵,用来扭曲时空轴,召唤出多个自己,组成杀阵,这样的战斗,比到后来,就是在抢时间。

(如果让天雷先一步打下来,阎罗尸螳肯定承受不住,天谴之雷毕竟不是闹着玩的东西啊…

我对战局变化忧心忡忡,幸好阎罗尸螳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可能是因为数目多,好办事,六只阎罗尸螳的联合邪力,有效运作之后,形成结界阵,开始抑制住末日战龙对光元素的吸收,末日天谴无法发动,已是不攻自破了。

只是… 雷虽然打不下来,但情势也说不上乐观。

在结阵阻止了末日战龙的吸纳行动后,六只阎罗尸螳分立六角,飘于空中,看上去是那麽气势凛然,不可一世,彷佛稳稳操控着整个战局,蓦地,阎罗尸螳的形影一花,看上去好像隔了一块毛玻璃似的,看不清楚,尽管这现象只有短短一瞬间,很快便回复正常,彷佛什麽都没发生过,但这已经证明,阎罗尸螳无法维持时空轴的稳定,这个匪夷所思的时空召唤,即将面临崩解。

很明显,要维持时空召唤的稳定,现有的能量供给并不足够,如果能提供更强的能量,是可以把面临崩解的魔法重新稳定下来,可是… 那又怎麽能够?现在的情况,是以东海千万亡灵、华尔森林中众多死灵之力汇集,这才有办法撑到此刻,若还需要更强更大的能量,难道要把华尔森林中所有精灵都杀光?

就算我们有这个意思,也没有那种机会了,末日战龙吸纳光元素的动作失败,可是它再次转变身体构成元素的行动却得以成功,由一团明亮闪光,变化为一团烈火,熊熊燃烧,一下勐力甩尾,火焰长尾破空横出,扫向半边的六芒星阵,范围太广,根本不可能完全闪避掉,结果,一只阎罗尸螳被打个正着。

熊熊火焰吞噬掉阎罗尸螳的形影,尽管淫神召唤兽不死不灭,但挨了这一下,火光过后,那个阎罗尸螳还是消失,估计是回到原本的时空去了。六去其一,虽然这里还有五只阎罗尸螳,然而,六芒星法阵崩解,对末日战龙的钳制力大幅衰弱,这五只阎罗尸螳尽管急速想要变阵,却已压制不住变身后的末日战龙了。

化光为火,末日战龙的身躯,就是一团炽烈燃烧的火焰,百馀尺的长形龙躯,火焰不住焚烧,蒸发着周遭的水气,每一下摆动,就把天上的云层焚去一块,无论是光与暗,就连身在地面上的我们,都能够感受到一阵阵热风屡屡扑面而来,和刚才如太阳般耀眼的光亮相比,又是一种不同的威力。

强光照射大地,没有什麽立即性影响,但高温焚风吹拂地面,那个结果就不同了,华尔森林中许多参天古树,被焚风一吹,迅速地点燃起火,转眼间就变成一大片森林火海,放眼望去,浩瀚的无尽森林,不晓得有多少部份都被烈火吞噬,阵阵热风与焦臭气息传来,还有许多哭号声与杂乱奔跑声,这一下… 又有大堆精灵要遭殃倒楣。

只是,事情到了现在这地步,就算再杀十几万精灵,搞到怨魂满天飞,也已经改变不了阎罗尸螳的败局。其实,单单只凭一只暗黑召唤兽,能与末日战龙对抗那麽久,还一度占到上风,这已经是非常不可思议、非常了不起的事了。

末日战龙逐渐压倒暗黑召唤兽,照理说,无力逃亡的我们,只能准备奋死一搏,然后乖乖被消灭,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改变我们的命运,尤其是冷翎兰已经承受不住身上伤势,织芝也仍在半昏迷状态,频频呼叫着“要来了”的此刻,我真是觉得,与其白费力气去抗争,还不如直接放弃抵抗,让末日战龙一口龙焰烧死我们算了。

但… 阎罗尸螳似乎不同意我这看法,它张开被撕裂的嘴巴,挺起浑圆的胸乳,仰天长鸣,发出一声声刺耳的尖啸;全然裂开的血盆大口,乍看之下很像是在开口笑,不过只要细看,那种血淋淋的悲怆意味,就让人不寒而栗。

“嚎~~~~~~~”阎罗尸螳的尖啸,像是在哀嚎、求援,又像是在发动召唤,但在它的尖啸中,阎罗尸螳的数目非但没有变多,反而迅速减少,五个、四个、三个… 最后就只剩下孤孤单单的一个,独对着烈焰焚天的末日战龙。

(搞什麽?在这种情况下主动结束召唤,难道是想自杀吗?

我感到不解,因为在属性上,暗黑召唤兽是超级邪物,无比怨毒,就算要死,也会搞同归于尽,绝不可能跑去自杀,换句话说,解去时空召唤,应该有什麽别的用意,而满天的未散乌云,也正说明了这一点。

“呃…这个…”

蓦地,我脑海中出现一个影像,风起云涌中,有一大片乌云正以惊人高速朝这边飙近,风吹云动,这是自然现象,没什麽好大惊小怪的,但是随着乌云的逼近,有一股巨大的存在感,逼得我在百里之外脑中便生出感应,这显示… 乌云之中藏有某种东西。

这一股存在感委实太强,我的感应灵觉受到牵引,直直探入乌云之内,隐约看到藏匿于乌云中的那个东西,模模煳煳的,似乎是个人形,却又不太像,因为那东西有双翅膀,但若说是鸟类,形体却又太大,轮廓也不对……

(到底是什麽东西?是被阎罗尸螳给叫来的?为什麽会和我起感应?能影响我的事物照理说…

多个问题在脑海中闪过,当这些不同的线索连结在一起,突然之间我明白过来,晓得那个东西是什麽了。同一时间,一度被压下的强烈头痛,再次令我痛得两眼发白,几乎要口喷白沫,整个人摔倒在地上,肢体失控,不停地打颤、乱抖,一旁的冷翎兰大惊失色,放下织芝,赶过来把我压住,除了制住我手脚,不让我乱抖乱动,还拿东西塞近我嘴里,怕我咬到舌头。

比起羊癫疯,我的糗样不遑多让,但我的身体痛归痛,意识还基本维持清醒,估计到即将发生的事,我不顾一切地紧抓住冷翎兰的手,抓得死紧,想要把话告诉她,让她带着织芝… 不,魂魄严重受损的织芝,想要得救的可能性太低,还是扔下织芝,由她独自逃跑吧。

这些话我拼了命都想喊出来,可是整个身体不听使唤,抖个不停,一个字都出不了口,冷翎兰看出了我眼中的焦急,却猜不出我的心思,只是忙着压住我,拿东西往我嘴里塞,让我更没法把话说出来,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用尽每一份精神力去压抑,拖延脑海深处淫神兽的蠢动。

只可惜,拖延…终究只能延缓结局的到来,不能改变什麽。

一片天愁地惨,兵荒马乱之中,没什麽人注意到天上又一大片乌云飘来,反正天上本来就半边是乌云,多了一片新的,天上也不会更黑一点,只有我知道,这片黑云里有什麽东西,知道昏迷中的织芝,一直在叫着的是什麽来了。

阎罗尸螳不住鸣叫,很明显是在求援呼救,对象则是我魂魄中的地狱淫神,照理说,这些地狱淫神远远比不上暗黑召唤兽,就算出来也只有被秒杀的份,可是现在的情形却有些异常,情势的变化慢慢偏离常轨…“嚎~~~~~~~”阎罗尸螳再次发出尖啸,我的脑袋就像是被人用大铁鎚打中,疼痛不说,整个身体一下强力抽搐,虽然被冷翎兰给按住,但口鼻却剧烈溢血,呛得没有办法呼吸。

正要攻击阎罗尸螳的末日战龙,突然停下了动作,像是察觉到了什麽,勐然张口吐焰,范围极广,整个天空都在火焰射程之内,形成火海,当这片火海焚烧过后,天上的祥云、乌云都被蒸发乾净,就连刚刚飘来的那片乌云也不例外。

乌云也好,祥云也罢,里头都蕴含着极强的能量,普通的光与火对之无法影响,可是末日战龙吐出的火焰,破坏威力也不是普通的大,被这样正面烧到,什麽云气都会被烧乾,而云气一消失,本来隐蔽在里头的东西也显露出来。

从地面上往天空看,那是一个似人形,又像鸟一样的生物,远远看去,和与族女战士的模样很相像,但没有一个羽族女战士是长这样的。

背后有一双朱红色的翅膀,殷红如血,左手如爪,其腕覆盖着羽毛,右脚也是鸟爪,尽管肢体修长、白皙,一双美腿嫩得诱人,红袍翻飞之间,裸露出的圆翘粉臀,性感到没法形容,但整个身体看起来,只能说是一种半人半兽的邪物,妖异莫名。

这个诡异邪物,在索蓝西亚应该是没人认识,但我却一眼就认了出来,从刚才感应到的影像,我就已经确定,那晚发生在东海的梦魇…终于回来了。

羽族的堕落女战士?羽虹!

当胸刺我一刀,被白拉登打落大海,生死不明的羽虹,如今出现在距离东海迢迢万里的华尔森林,她是怎麽来的?这个过程我不可能知晓,但不难想像,从地狱爬回人间有多麽辛苦、痛苦。

(恭喜你啊…好女孩,你终于回来了…

我暗自感叹,该来的始终躲不过。冷翎兰一下子看我,一下子又看看天上的羽虹,她不认得那是什麽东西或是谁,甚至判断不出那是敌是友,是正是邪,毕竟单从外表来看,羽虹和阎罗尸螳都是大反派,末日战龙才是正义圣兽。

以常理推想,羽虹追踪到此的理由,是因为我,而她想要干的事,是对我复仇,至于与阎罗尸螳的相互呼应,则是巧合。不过,这些推测有些一厢情愿,背后很可能藏着巨大阴谋,只恨现在没人有能力顾及了。

“吼~~~”末日战龙对新出现的敌人感到威胁,撇下阎罗尸螳,对着羽虹喷发一道龙焰,喷出龙焰的同时,它浑身烈焰缭绕,不住爆炸、喷发,热浪袭往四面八方,赫赫之威,实在是很惊人。

就算没有特别配合魔法,末日战龙的龙焰威力也只能用恐怖来形容,动不动就是横切过整个天幕,烧掉半个天空。环顾当世,能够以一己之力硬接龙焰的生物,实在是没有几个,即使是冷翎兰,也没法正面硬挡,如果换作是第六级的伦斐尔,这一发龙焰足够令他尸骨无存了。

只是,现在面对龙焰的人,并不是冷翎兰,也不是伦斐尔,而是羽虹。一年之前,在大地上第六级高手的排名中,羽虹连前十名也排不到,更逊于伦斐尔,但今时今日,她是带着强大实力回来复仇的。

手一动,羽虹合掌似是结印,双翅一下拍动,赫然打出一道火焰,正面迎往龙焰,这道火焰喷至中途,形态激变,从本来的火球形状,凝化成为鸟形,拖曳火尾,似若凤凰,成了一头振翅拍焰的火凤凰。

两边都是烈焰焚天,火凤凰的体积约莫是羽虹三倍大,可是与那烧遍半边天空的龙焰一比,就如尘埃般淼小,当两股力量正面对撞,凤凰非但没有被龙焰吞噬,反而在尖啸中突破直入,轻易撕开龙焰。

“怎麽可能?”

冷翎兰惊呼一声,不敢置信,令她震惊的事实不是凤凰破开龙焰,而是龙焰被破开瞬间,她所感应到的东西。火凤凰破开龙焰,并不是靠诡计、作假,是靠货真价实的第八级力量!

最强者级数的绝顶力量,羽虹在东海上便已拥有,靠着白拉登的恶意相助,她的力量激增突破,一举冲上第八级境界,只是当时这力量并不长久,冲上去之后,立即回落,最后整个人被白拉登打败,坠海失踪,但如今看来,这份力量羽虹已经可以充分掌握,令她成了能与当世最强者争雄的女性高手。

“除了李元帅和神尼,这世上居然还有第八级的女…”

冷翎兰的震惊,我可以理解,她可能一直以为,自己会是继李华梅之后,第一个突破极限上到最强者级数的女性,现在被人抢先一步,那个挫折感自不待言,然而,她并没有警觉到羽虹出现在此的真正危机。

末日战龙的龙焰,被火凤凰给破开,但破去龙焰而上的火凤凰也已是强弩之末,破去龙焰后,连末日战龙的护身力场都承受不住,轻轻一震便灰飞烟灭了。

首波试探性攻击,无功而返,那并不是末日战龙的真正实力,但在它发动第二波攻势之前,阎罗尸螳再一次发出嚎叫,刺耳声波再一次凌迟着我们的听觉,我的口鼻大量溢血,急坏了守在旁边的冷翎兰,或许是因为太过着急,她并没有注意到,一直在喃喃自语的织芝,不知何时已经没有了声息。

从解除时空召唤开始,阎罗尸螳就不住尖声鸣叫,如果说,每一声尖啸都是在等待回应,那麽,这声回应终于是等到了。

“啊~~~~~~~~”伴随着阎罗尸螳的尖啸,羽虹发出了类似的高频率尖叫,以第八级力量吼啸而出,形成的效果不止是尖锐如刀,简直是一场声波海啸,穿越漫漫长距,痛击我们的听觉,连冷翎兰都抵受不住,伸手捂住耳朵。很奇怪的一点,羽虹明明是人,尖啸出来的声音却与阎罗尸螳相差无几,或许… 是因为两者心中累积的怨与痛,没什麽差别吧。

和冷翎兰相比,已经痛到没有抵抗力的我,根本抵受不住这一下尖啸,冷翎兰很快警觉到这一点,放弃她自身的防御,改为替我摀住耳朵,但从眼中的担忧神色看来,她应该很担心倒在另一边的织芝。

(唉,傻妹妹啊,你真的是不用担这个心,现在担心什麽都晚了… 对不起,我一直在努力,可是撑到现在,实在是撑不住了,但愿你过得了这一关吧。

在脑部的连续剧痛之下,我一直坚持直至如今,堵住理性的大门,不让那些在灵魂深处骚动的恶兽窜逃出来,就连我自己都很诧异,居然能硬撑到这一刻,然而,再怎样的拖延,终究有个尽头,阎罗尸螳、羽虹两边夹击之下,我的抵抗终于宣告失败。

“呜…哇啊啊啊啊~~~”大口鲜血喷出,和之前几次相比,我这次的出血量并没有很多,但呕血之后,一股股粉红色的烟雾,却从我口鼻之间的血渍中化出,袅袅上升。

“你怎麽了?你别吓我啊,哥…”

冷翎兰惊见异状,急呼出声,那一声“哥”叫得真情流露,真是令我感动不已,只可惜叫得实在是晚了,由我口鼻中所溢出的粉红色烟雾,迅速转为深黑色,并且在周遭迅速凝化成形,成为一团又一团的奇特东西。

浓雾散出的同时,一股莫名大力生出,将冷翎兰弹飞出去,她着地后想要立刻闯进来,却被黑色浓雾所阻,靠不过来。自与大妖人激战开始,我们实在碰到太多黑色的浓雾了,阎罗尸螳也是搞这一套,就算冷翎兰不晓得这些黑雾代表什麽,也知道那绝不是什麽好东西。

“这…这是…什麽?”

冷翎兰仍在惊愕之中,但那些散逸出来的黑雾,却先有了变化,其中一团率先变化为雌蜂的形态,往天上飙射出去,直直射向羽虹。

这一团黑雾还没接触到羽虹,另一团黑雾却化为蜘蛛的形态,朝着织芝飞射而去,冷翎兰觉得情形不妙,率先出手,扬臂噼出刀气,想要阻挡这团黑雾靠近织芝,但刀气再怎麽凌厉,却砍不断无形之物,更何况这团黑雾与织芝的魂魄相互吸引,世上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这两者的归一。

两者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近,冷翎兰的刀气无功,黑雾一下子就越过了她,直扑到织芝身上,就彷佛细雪投入滚水中,瞬间就融合为一,整团黑雾融入织芝体内,令本来没有动静的躯体,一下子挺腰弹起来,然后又摔落下去。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天上的羽虹身上,那团黑气与她一结合,她整个人就停住动作,翅膀也不再拍动,从天上笔直往下摔落。以羽虹的第八级修为,世上很难有什麽魔法、武技,让她瞬间停止动作,但发生在羽虹身上的事,光从织芝这边就可以看清楚。

从心口的位置开始,少女原本娇嫩的肌肤,迅速泛上一层毫无生气的暗灰色,这层暗灰色朝身体的各处延伸出去,所经过的地方,不止染上暗灰色,还开始硬化,变成石头一样的颜色,最后就真的变成了石头。

冷翎兰就在织芝的身旁,看着织芝逐渐石化,一开始她非常焦急,想要做点什麽,却又完全束手无策,前后不过短短十几秒,那麽美丽的精灵少女,已经变成了一座没有生命气息的石像。

“织芝!”

冷翎兰把石像抱入怀中,才惊呼了一声,一股黑气从织芝身上冒出,直冲云霄,同样的变化也在羽虹身上发生,一股黑气从羽虹身上脱离,直冲天上,而羽虹重重落下,把地上砸了一个大坑,当尘土散去,土坑中只剩下一个羽虹的石像,一动也不动,没有半点生命迹象。

水火魔蛛、凰血牝蜂的元灵先后离体,与宿主合一,大幅减少了我的负担,脑部的剧烈痛楚解除,我慢慢取回了对身体的操控权,抽搐中的肢体平复过来,我一下子便翻身坐起。

“这些…到底是怎麽回事?”

冷翎兰抱着织芝的石像,脸上沾着泪水,茫然不解地向我提问,表情有悲痛、有惊愕,期待着我给她一个答桉。我不是不想说,但还没回复言语能力,嘴唇勉强动了两下,却是发不出声音。

没有等到我的答桉,冷翎兰抬头朝周围看了看,看看远处羽虹的石像,看看怀中织芝的石像,再看看我身旁未散的大片黑气,突然之间,她好像明白了什麽,表情一下子呆住了。

“这…该、该不会是…”

绝顶聪明,冷翎兰很快就把握到事情的真相,但… 纵使明白了,又如何?

她瞬间也明白了这一点,用力摇着她美丽的脸庞,一脸不能接受、无法置信的拒绝表情。

“我、我不要这样…哥,我不想要这样的死法…”

话说未完,大量黑气已朝冷翎兰疾射而去,瞬间就融入体内,与魂魄结合,在这时终于能说出话的我,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悲怒交集的痛喝!

“兰兰!”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