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三十八
第五章
身外化身
不死不灭

阎罗尸螳得到我的命令后,开始往上飘昇,浮空朝着末日战龙飞去,似乎要与末日战龙正面单挑,这令我颇为不解。

第一次召唤阎罗尸堂时,时间太短,我的感觉不是很清楚,但从现在的感觉来判断,暗黑召唤兽的战力大概在第七、八级之间,凌驾于冷翎兰、伦斐尔之上,拿来打寻常高手,绝对是稳占上风,不过,要对付末日战龙就显得不足了。

暗黑召唤兽是很不得了的东西,寻常人要练到第七级修为,已经是千难万难,冷翎兰这麽优秀的资质,也是靠勤修苦练,再加上好几次承受赌命的风险,这才成功冲上第七级,算是人中龙凤,至于第八级以上的修为,每个时代就只有那几个,甚至在一些比较和平的时期,第七级修为就足以被称“最强者级数”邪莲与万魂幡合体后,力量冲上第七级,但并不是很驾驭得住,化为暗黑召唤兽,再次提升至第七、第八级之间,未算稳定,却已是非常了得的成就,只是末日战龙实在太过邪门,尤其是和大妖人合体之后,整体威能获得强化,甚至可以说得上是进化,变成一种完全无法以道理计的奇特存在,哪怕是回到五百年前战国时代,都足以称雄一时,还有独霸天下的可能,碰上这等邪物,暗黑召唤兽也不能维持无敌优势。

末日战龙察觉到阎罗尸螳的威胁,发出低低的吼声,一张口就朝阎罗尸螳喷吐龙焰,高温火柱横切过天空,焚尽所经之处的一切,阎罗尸螳根本就不及闪躲,一下子就被龙焰吞噬,彷佛是扔进河里的小石子,在火焰激流中消失不见。

龙焰威力惊人,这点我们早已体验,能瞬间焚杀第七级武者,也不是太奇怪,但以暗黑召唤兽的赫赫威名,居然这麽不堪一击,实在有点不可思议。

“唔…”

我捧着脑袋,仍为着剧烈的头痛所苦,无法定下神来思考,但若阎罗尸螳真的被焚杀,与召唤兽魂魄相连的我,该会立刻有所感应,而我除了头痛,什麽感觉也没有,所以…火焰仍在天空燎烧,但西北方天空的一角,末日战龙身影的正后方,忽然一闪,有某个东西在那里出现,看那个形体,正是阎罗尸螳。

(时空震荡穿梭?果然是超高等的魔法召唤兽,居然有这等异能…

虽然头仍是很痛,却难掩心中的诧异,时间、空间方面的魔法异能,段数非常高,暗黑召唤兽若是有此异能,就算级数有差,也能与末日战龙一斗了,这确实是大大的好消息。

只是,暗黑召唤兽的灵活程度,仍是超出我的估计,阎罗尸螳发动瞬间转移,抢到末日战龙后方的绝佳位置后,立即发动攻击,双镰挥动,百馀个金黄色的真空光环,破空急速射往末日战龙。

战龙的护身力场,抵销了第一波的真空光环,第二波的真空光轮就在此时切入。纯以力量比较,百馀道的真空光轮,比不上冷翎兰高度集中的六阳霹雳,并不足以强破战龙的护身力场,可是第二波真空光轮射至,与力场对撞的瞬间,赫然发生神奇的变化。

有些类似共振之下产生缝隙,也有些像是时空转移,出于一种我完全不能理解的效应,这一波光轮用趁隙而入的方式,突破了全无死角的力场,攻击到战龙的躯体,所瞄准的… 赫然是末日战龙的触手,真空光轮锋锐无匹,一下就把触手给割断,看到这一幕的我,不禁内心狂喜。

(邪莲,干得太漂亮了,居然攻击触手,真是贴心啊!

贴心的表现还不只如此,成群触手一断,冷翎兰、织芝立刻从天上摔下来,速度很快,地上的精灵们早就被连串天地异变弄昏了头,没法比照对伦斐尔那样,聚集起来组成空气护罩去接,眼看就要摔个粉身碎骨,这时两道真空光轮飙来,却不是切割,而是起了浮翔托起的效果,将冷翎兰、织芝接住,慢慢降落。

淫神召唤兽,虽然是吞噬女性宿主的魂魄所化,但被召唤出来的魂兽,却不具有女性宿主的意识,这是我可以肯定的事,而我所下的每一道命令,对这些召唤兽而言,仅是参考,并非绝对,不会百分百被遵从,所以阎罗尸螳会替我救人,这实在令我喜出望外。

我看准冷翎兰、织芝的落点,急急忙忙跑过去。末日战龙骤失所“爱”表现得非常激动,再没有之前的悠然与冷静,撇下仍在对它发动攻击的阎罗尸螳,就要朝冷翎兰直追过去。

要是真被末日战龙追来,我就算能接住冷翎兰,也没有意义,但末日战龙一动,阎罗尸螳赫然也有动作,就只看到空中光影一闪,阎罗尸螳居然拦阻在末日战龙正前方,连串真空光轮发出,阻挡它的去路,而最神奇的一点,却是本来在战龙后方衔尾攻击的那个阎罗尸螳,居然也仍在那里,变成前后两个阎罗尸螳,合起来夹击末日战龙。

这实在是非常令人惊叹的异能,以一化二,前后夹击,而且从真空光轮的速度与强度看来,分身为二后的阎罗尸螳完全没有减弱,真空光轮依旧锋锐,切裂大气,直飙向末日战龙,迫得末日战龙不得不止住去势,喷出龙焰,试图先料理掉这个令它烦扰,却又不能轻视的敌人。

我把握住机会,强忍着脑里快要裂开似的痛楚,赶奔到冷翎兰、织芝的身边,她们虽然是从高空落下,却是毫发无伤,刚才被触手缠缚也没造成什麽伤害,末日战龙的触手是以纯能量转化,又是光属性的高等货色,缠綑之后不会留下恶心黏液,所以她们两人的外表看起来还好,不像是被淫兽触手綑起来干过的样子,让我安心不少。

“你们…还好吗?”

我把织芝搂在怀里,拍了拍她的小脸蛋,她没有高等魔法神装护体,武功又比不上冷翎兰,触手缠身的刺激效果很强,虽然抢救及时,没有被插入,但从她脸颊酡红,呼吸急促,意识不清的样子,恐怕已经有了几次高潮,一被我抱住,立刻用力回抱住我,香躯在我怀内如蛇般缠上来,似是本能地向雄性寻求欢好。

“啧,真享受,这丫头搞不好是今天最开心的人了,外头世界末日,她还能爽成这样…”

我勉力装出笑容,把织芝搂得更紧,彷佛只要一松开手,就会失去她,另一边却望向冷翎兰,她身穿高等装束的好处,在此时又显现出来,那些光之触手缠綑在她身上,胡缠乱绕,却都仅限于体外,没法突破与生命能量共振的魔法咒力,去侵犯武斗袍内的高贵肉体,尽管… 我只要一伸手,就能撩起袍子进去摸屁股,这里头是什麽道理,我答不了,只有织芝才晓得了。

冷翎兰的肢体已经回复行动了,她见到我的目光,没好气地回答一句,“我没失身,你满意了吗?”

语气似是嗔怪,责备我不该在这种要命的时候,还在意那些有的没的,但我怎麽都不会忘记,刚才冷翎兰被一堆触手绑上天去的时候,她那绝望而坚定的眼神,那将是我这辈子永难忘怀的记忆。

“…那是…什麽东西?”

冷翎兰抬头望向天空,满天的乌云当中,化身为二的阎罗尸螳,正挥动双镰,与末日战龙打远距离战,真空光轮虽然锋锐,此时却已威胁不到末日战龙,阎罗尸螳挥舞双镰的动作变大,拖曳出长长一道金黄色的光虹,彷佛一把巨大的镰刀,分割大气,直射向末日战龙。

这种光虹的威力明显在真空光轮之上,所过之处,大气像是被投入石子的水面,掀起阵阵涟漪,彷佛光虹镰刀是高重力、高密度的存在,行进路上令空间也发生震荡,进一步产生能量,增添光虹镰刀的威力,直迫强敌而去。面对这种匪夷所思的攻击,末日战龙纵有魔法力场护身,也不敢硬接,移动它巨大的龙躯,侧身闪躲。

射出去的光虹镰刀噼空,本来该直射到天空的尽头,但在末日战龙正后方的那个阎罗尸螳,却举起双镰硬挡。

“啊!”

光虹镰刀声势惊人,连末日战龙都要闪躲,我本以为阎罗尸螳会被砍成两段,哪想到它举起的双镰发着奇异紫光,光虹镰刀与紫光一抵,就像磁铁双极互斥一样,以倍于来时的速度反弹回去,这个变化来得太过意外,眼见末日战龙就要被砍中,它张口轰出冲击波,震荡空间,阻慢光镰的速度,趁机侧身翻开。

照理说,这一发再次击空的光镰,会被另一侧的阎罗尸螳给接下,再次反弹回来,就此组成连环杀阵,但末日战龙不愧是高智能邪物,在闪躲同时便已料到这一着,前爪闪电挥出,轰出一道光雷,就把正要去接下光虹的阎罗尸螳给轰飞,要不是阎罗尸螳本身威能强大,这一下就直接把它轰成灰飞了。

末日战龙料敌机先,快一步瓦解了阎罗尸螳的杀阵布局,这一手确实很漂亮,不过,事情的演变再一次超乎我们估计。

阎罗尸螳被逐退,光虹眼看就要击空,但意想不到的事却突然发生,又一只阎罗尸螳忽然出现,拦在光虹的进路上,举起双镰,就把光虹反弹回去。一下子,天空中居然有三只阎罗尸螳,分三角方位夹攻末日战龙,让我们都看得傻眼。

“这是… 怎麽一回事?”

冷翎兰喃喃道:“是高速分身吗?还是身外化身?但不管是这两者中的哪一种,照理说… ”世上的魔法、武技,千门万派,要做到分身的效果,以一化多,也有很多种不同的技术能够做到,但一般来说,不脱离两个大方向,“高速分身”和“身外化身”前者是以武术高速移位,造成残像效果,形同分身化影;后者则是以魔法分割术者元神,在短时间内以一化多,但化得越多,本身的元神就越“稀薄”稍有不慎,随时都会形神俱灭。

无论是高速分身,还是身外化身,都有分身效果,可是也都有一个共同的缺陷,令分身攻击的实用性大打折扣,那就是“力分则弱”这个无奈的技术难题。

不管分身能分多少,力量的源头始终是只有那麽一个,如果一次化出九个分身,每一个就只有原本十分之一的力量,扰敌则可,要是玩得太过头,被敌人各个击破,那就弄巧成拙了。

这些几乎是魔法的定理,但我看阎罗尸螳的动作、战力,似乎完全没有因为分身为三而变弱,这实在是很不可思议,它是怎样做到的?而且阎罗尸螳说纷深就分身,好像玩分身根本不费力一样,这麽说,它随随便便多分几次,直接就可以组一支阎罗尸螳战队,横扫天下,所向无敌了。

我想着这些问题,一时间没有答桉,突然脑子痛得要命,差点就痛得滚在地上,总算我记得现在是紧要关头,没有倒地叫痛的馀裕,用力咬了一下舌头,利用别处剧痛来维持清醒,只觉得嘴里满是血腥味,肯定舌头被咬破了。

“呜…”

我的反应,引起了冷翎兰的注意,她问我是不是身体有什麽不妥,我苦笑一下,舌头仍痛,差点说不出话来。

“…没、没事…趁着上头还在打乱七八糟的仗,我们现在逃跑吧…”

“逃跑?”

冷翎兰脸色骤变,这个提桉明显踢中了她的痛处,“战友们都还在奋战,我们怎能扔下他们,独自逃跑?”

“战友?公主你指的是哪一位?伦斐尔坠地之后还没醒过来,如果你是指外头那群精灵,情况大概更糟糕,他们败局已定,现在正忙着逃命,没可能再组织攻势,与你并肩作战了,坚持斗志是好事,但也要看清情况,现在坚持下去根本不叫作战,只是单纯送死而已。”

“我一生经历大小战斗无数,不管是多麽绝望的情况,我也是坚持战到最后一分一秒、一兵一卒,从不言败,你怎能要我夹着尾巴逃跑?”

“哦?是吗?好伟大啊,那就请公主娘娘偶尔也替最后的一兵一卒想想吧,要不是你坚持战到最后一分一秒,他们本来是可以不用死在那里的。身为一军之将,你连最基本的进退如风、保留元气都不懂,只会愚勇冲锋,逞什麽英雄?算什麽良将?”

“你之所以那麽说,是因为你不懂得我们的精神、军魂,匹夫不可夺其志,一旦失去了这股志气,就算能跑到安全所在,保一时平安,也不可能东山再起,重组军势了!”

我和冷翎兰各有坚持,互不相让,言词交锋,一时之间谁也说服不了谁。平心而论,冷翎兰说的东西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只不过,比起眼前暂时的胜负,我更希望着眼于大局,更希望…她能平平安安。

“霸者之证呢?应该还在你身上吧?我们研究一下,或许还能从里头找到什麽方法,创世圣器非同小可,说不定…”

冷翎兰确实是斗志坚强,纵然浑身伤痕累累,却是紧紧抓住胜利的执念,怎样都不肯放弃。这种精神不能小看,因为战场上瞬息万变,奇蹟往往就属于那些不肯放弃的人,有时候就是这种近乎盲目的信念,缔造了胜利。

要是平常的情形,我还可以试着慢慢说服冷翎兰,反正耍嘴皮子是我的本行,继续说下去,就算不能说服,也有很大机会说晕冷翎兰,把人拐带走,无奈此刻脑袋实在太痛,听冷翎兰说什麽应该配合天上那邪物,发动反攻,我想要反驳,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如果不在这里把末日战龙打倒,让它离开索蓝西亚,到时候就是人类要遭殃,金雀花联邦也好、阿里布达也罢,我不想让重视的人们受到伤害,趁着有决战境外的机会,我要在索蓝西亚就打倒它。”

冷翎兰道:“不过,你们必须要离开,你的身体状况不佳,织芝也不是战斗员,继续在这里太过危险,现在马上就要走!咦?你为什麽在流鼻血?”

“… 天… 天晓得… 可能,就是因为… 刺激吧,你的衣领开得那麽低,奶子又那麽大,白白嫩嫩的奶子在我眼前直晃,我当然…就流鼻血了。”

头痛已经到了掩饰不下的程度,我不知道花了多少力气,才把这句话说得平平稳稳,不露破绽,但就算不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此刻的脸色有多难看。脑海深处,其馀淫神兽的鸣叫,像是一阵阵声波的海啸巨浪,狂袭我的脑袋,彷佛随时都会破脑而出。

淫神兽不寻常的反应,肯定与阎罗尸螳有关,这种感觉就像在催促我把它们放出,与阎罗尸螳一同作战。以前我首次召唤阎罗尸螳,并没有这种现象,所以这肯定与暗黑召唤兽有关。

把另外四只淫神召唤兽叫出来,并不是什麽难事,对体力负荷虽大,我也还承受得住,但问题是,除了阎罗尸螳,其馀的淫神兽战力都不强,在这种级数的战斗中派出去,连当炮灰的资格都没有,召唤出来干什麽?再者… 暗黑召唤兽是不祥邪物,与它有关系的事,我有多远就躲多远,淫神兽的骚动与它有关,我是怎样都不会把其馀淫神兽召唤出来的。

“你这个人…都死到临头了,还在看胸部…”

冷翎兰被我的掩饰给瞒过,没有发现我流鼻血的真正理由,这点让我暗暗庆幸,但我怀中的织芝突然发出呻吟,听起来好像十分痛楚,让我和冷翎兰同时一惊。

“织芝,怎麽了?”

我轻轻拍拍织芝的小脸蛋,发现她发着高烧,摸上去异常烫手,整个意识也模煳不清,非常奇怪。

这模样有点像是伤后的破伤风感染,可是织芝在今天的战斗中并未受伤,更没理由发烧发得那麽快,这个选项可以排除,而她既然没有外伤,该不会是受了什麽内创吧?

冷翎兰从我手中接过织芝,运气检视她体内状况,结果也是一无所获,只是发现织芝体内的真气极乱,在体内到处窜走,体温也快速升高,但除此之外,内脏与经脉都没有受损,检查不出什麽东西来。

“怎麽会这样?妈的,今天也太多灾多难了吧?”

我骂了一声,突然想起一个重要关键,既然没外伤没内创,问题所在可能不是肉体,而是…灵魂?

想到这点,我连忙以魔力进行探测,结果发现非常惊人的事实。在正常的情形下,一个生命体的魂魄,该是维持着相当程度的稳定,并且充盈着生命能量,但织芝此刻魂魄不稳,生命能量更在急速衰退,要是这种情形继续下去,很快就会性命不保。

我把这情形简单对冷翎兰一说,她也当场呆掉了,问我怎麽会如此?

“很难说,但织芝之前被封冻冬眠,那段时间已经损及魂魄,伤害不小,刚才使用圣者手杖,看似没付出什麽代价,可是…可能…”

我急切归纳理由,但心中却又隐约觉得,这些理由虽然与织芝的徵状有关联,却恐怕并非主因,真正的原因… 织芝是淫神兽的宿主,她魂魄的状况,目前正是极为衰弱,会不会是因为暗黑召唤兽觉醒,反过来趁虚而入,侵蚀她的魂魄,造成这样的危险状况?

如果这个猜测没错,这种效果会只发生在织芝身上?还是会波及地狱淫神的所有宿主?远的不论,近在眼前的冷翎兰,连场激烈战斗搞得满身伤痕累累,也正是身心最虚弱的状态,该不会也…我用担心的目光望向冷翎兰,她不解其意,只是担忧道:“织芝现在很危险,不如你先…”

话说到一半,被天空中的战龙吼啸所打断,末日战龙终于挨了一下斩击,那道光虹镰刀的杀伤力非同小可,命中末日战龙之后,轻易破入龙鳞,切割躯体,从另一侧破出,将末日战龙的躯体砍下一块来。

这一下伤害不轻,末日战龙本已转化为光系生物,挨了这一下斩击,伤处冒出阵阵黑色浓烟,居然开始逐渐腐烂。萦绕着龙躯的强光,黯澹下来,伤处在黑色浓烟笼罩下,不住生出大量的烂肉,更往周围蔓延出去,持续扩大腐肉的面积,一下子就变成好大面积。

末日战龙应该是近乎百毒不侵的,这也不是毒素,是黑暗元素对光系物体的侵蚀、腐化。末日战龙的躯体,是由纯能量所化,虽是实体,但只要内部重要元件不受损,不管躯体怎麽受创,都可以轻易回复,所以这一刀造成的伤害,意义不大,战龙只要一下动念,就能回复。

然而,遏止不住的腐肉,却成了比伤口更要命的威胁,腐肉持续扩散面积,破坏战龙躯体,只要这个破坏程序进行下去,不管末日战龙的重要元件藏于体内何处,早晚会被影响,造成实质伤害。就某层意义来说,这一刀看似平凡,破坏威力却直追武神霸斩!

“吼~~~”末日战龙再次咆哮,好像意识到了身上的威胁,一度黯澹下去的白光,迅速提升了亮度,而且由白转红,彷佛身上燃起了火焰,纯阳真火从龙躯之内往外焚烧,吞噬掉大半具龙躯。

我见到这一幕,心头暗惊,原本照我的想法,末日战龙受此创伤,最妥当的办法就是舍弃受创的那一截躯体,再催生复原,但末日战龙做得极为彻底,居然釜底抽薪,再次变化身体构成元素,由光转火,变成纯火系的生物,如此一来,即使再被同样的攻击打中,少了属性克制的伤害,腐化情形不会那麽严重。

同时,末日战龙似乎也没打算放弃光属性的最后优势,在整个身躯的元素变换完成前,末日战龙举起前爪,三道转向不同的魔法咒圈,绕着龙爪打转,发动光系魔法,周遭空间的光系元素大量汇聚,集于一处,大放金光,是光系强力魔法发动前兆,从那灿烂如太阳的亮度看来,可能是究极魔法。

“糟了…不会吧?”

我想到一件要命的事,织芝刚才发动过末日天谴,中途因为失去目标而停止,用以化为天雷的光元素并未耗尽,如果末日战龙把那些未散的光元素重新聚集,有很大的可能,它可以施放末日天谴,让天谴之雷轰在暗黑召唤兽的身上,这种借力使力的战术,实在是很毒辣。

“…嗯…来了…要来了…马上就要来了…”

在我忧心如焚之际,突然听见织芝的呻吟,侧眼一看,发现她紧紧扯着冷翎兰的衣衫,口中嚷着莫名的呓语。冷翎兰朝我投以质疑的目光,我也茫然不解,错愕织芝都已经这种状况了,怎麽还做起了春梦?那一声声要来了,总不会是高潮快要来了吧?

我担忧织芝的状况,但天上的战局也令我们分神不得,末日天谴如果发动,不单单只是阎罗尸螳要倒楣,我们这些“不洁物”也很有可能顺道被清除,实在糟糕得很。

阎罗尸螳彷佛也有了感应,知道大祸临头,分布于天空三角的三只阎罗尸螳,不约而同地抬起残缺的头颅,举起双镰,发出极为刺耳的高频率尖啸,似人声、似虫鸣,不仅直刺我们的听觉,更彷佛一把无形的匕首,疯狂割划这个空间。

这一下尖啸,惊神泣鬼,内中更蕴藏强大能量,以共鸣的形式发出,力量稍弱一点的人,绝对会被这一啸所伤,至少… 华尔森林内恐怕就有不少精灵被这一啸弄成疯子、白痴,而我脑里本来痛得要命,听见这声尖啸,大概是起了以毒攻毒的效果,居然减轻了疼痛,神志也为之一醒。

身为术者,我察觉到整个空间剧烈震动,这与末日战龙大量凝聚光元素所引发的风云色变不同,是另一股力量所引发,好像有什麽极大质量、数量的物体,在穿梭时空,引起了强烈的时空震。

“是… 瞬间移动?不像啊,阎罗尸螳都在原位,没有消失… 这声尖啸,难道是…召唤?”

具有相当智能以上的召唤兽,能自行使用魔法,但能够发动召唤术的召唤兽,这种事情我以前听都没听过。

一声霹雳,震天动地,璀璨的白色闪电彷佛刀刃,切割天空,在连串闪电惊雷中,三道熟悉的身影,伴随着浓烈黑气,自雷电中出现,分处于天空三角。

轰隆!

又一道白色闪电横切过天空,照亮天上的一切,我清清楚楚看见六只阎罗尸螳,以六芒星的阵形围住末日战龙,心头剧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法米特,你到底制造了什麽东西出来啊?”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