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三十八
第一章
祖宗保佑
十三武神

伦斐尔搞那么一大票人马进华尔森林,除了接收华尔森林,就是为了找寻大妖人身上的两件重宝,大地之心与希望号角。

大地之心是末日战龙的核心,得不到大地之心,末日战龙便无法真正发动,其重要性自然是不用说了,希望号角是创世七圣器之一,本身也是无数人抢破头的超级法宝,大妖人以人形出现时,什麽别的宝贝不带,就只把希望号角带在身上,此物的重要性自不待言,伦斐尔是识货的人,怎麽可能放过?

我们被传送进入华尔森林,找伦斐尔理论的时候,他曾出示大地之心,以示他的坦荡无私,但这个即将就索蓝西亚王位的精灵王子,并没有顺便告诉我们,希望号角也已经落在他手里了。

所谓的盟友,其实就是这麽一回事,有些东西会老实告诉我们,有些东西不到紧要关头,就死也不会泄露一句,自己把好处偷偷留着。

如果不是因为末日战龙施虐,伦斐尔已经到了退无可退,不能再藏私的地步,这支号角的事不晓得他还要瞒着我们多久,搞不好就算到我们离开索蓝西亚的那一天,他还是会对我们说什麽找不到,宝物从此失落之类的鬼话。

不管怎麽说,都已经被敌人打到快要上吊自杀的我们,能够突然多一件创世圣器助阵,当然是一件上上大喜事,然而,只要稍微再衡量一下状况,我就觉得大可没必要那麽乐观。

创世七圣器,固然是当今世上最顶级的法宝,但对装配者的要求也很高,单单凭第六级的修为,并不足以使用创世圣器,刚才伦斐尔使用烽火乾坤圈,游斗末日战龙,并不是那种游刃有馀的感觉,我甚至觉得他颇为吃力。一个半损坏的创世圣器,伦斐尔都不能好好运用,那希望号角到了他手里,又能有什麽指望?

更何况,希望号角这件武器亮出来,未蒙其利,已见其害了,因为末日战龙虽然是失智状态,却可能仍保有一些残馀记忆,看到伦斐尔手中的希望号角,突然之间怒气勃发,居然主动朝伦斐尔发动攻击,这下子伦斐尔成为目标,情势比刚才更恶劣… 但如果他的目的,是要拯救祖先的陵墓,让末日战龙不再破坏他列祖列宗的王陵,至少这点是成功了。

末日战龙高声长啸,震惊百里,巨大的龙躯朝着一个目标冲击过去,那个压迫感可不是说笑,伦斐尔的感觉绝对比任何人都要深刻,他不假思索,拿起希望号角凑近嘴边,用力吹奏。

精灵喜好艺术与音乐,我所认识的精灵,大多都有一两手玩乐器的本事,我不晓得伦斐尔会不会吹箫、弹琴,但想必吹奏号角应该不是什麽难事,而他自己估计也是这麽想,所以当希望号角没有嘹亮地响起,只是像放屁一样,发出一下小小的“嘟”声,现场所有的人、精灵,都差点吓破了胆,包括伦斐尔自己。

高手对垒,一个小小失误都可能致命,更何况双方实力差距如此之大,伦斐尔这一下吹不响希望号角,末日战龙的巨大黑影已经覆盖住他,在这近距离之下挨上一发龙焰,后果就是十死不生,半点机会有没有。

幸好,一道修长美丽的身影,在千钧一发之际出现,冷翎兰很清楚,单凭自己的力量无法对末日战龙造成有效伤害,所以避开了正面,提气连跃拔昇,飞身翻翔在末日战龙的正上方,翩翩倩影,犹如一只花蝴蝶,在巨龙的阴影下翻飞。

精美的武斗袍,在强风中翻掀摆动,雪白修长的玉腿,遮掩不住地裸露出来,每一下开阖踢动,都是令人惊艳的力与美;武斗袍上的黑龙刺绣,感应到主人的炽烈斗志,龙目闪闪生光,彷佛随时都会裂衣飞去;手执巨刃的冰山美少女,清寒刀光反映在她面上,映出的除了那绝美容颜,就是对战斗的无比专注,她的美与性感,因为战斗而增添了深度。

连续激战,伤势与疲劳都是很大的负累,但织芝所制造的武斗袍,帮了冷翎兰大忙,令她仍能发挥本身的八成实力,这一下觑准末日战龙的防御空隙,从正上方对着龙嵴,狠狠就是一刀。

刀气斩击轰出,与末日战龙本身的防御力场对击,瞬间就被抵销,不过这也早在冷翎兰的预计中,她挥刀出击的同时,早已酝酿着第二波的攻势,一刀挥出,周身气温疯狂升高,虚空之中凝聚出六个熊熊燃烧的大火球,围绕着她打转,那种英武之姿,真像是天空中的太阳女神。

慈航静殿绝学?六阳霹雳。

六个大火球,瞬间凝聚,灌入巨刃霸海之内,刹时烈焰飞腾,火光大盛,冷翎兰也把握时间,噼出了她的第二刀,这一发六阳刀气,在末日战龙护身力场与第一波刀气互撞后的数秒到达,前一发刀气的馀力未散,两股力道加乘,有效突破了末日战龙的力场,火焰刀气直击向龙嵴。

轰然一声巨响,这一刀居然成功把龙嵴破开,虽然没有喷血出来,只冒着袅袅黑烟。尽管伤口不大,可是,与末日战龙开战以来,这还是首次,在这头生化怪物身上留下了明显的伤痕,而本来要向伦斐尔喷发的龙焰,顿然止住,改为发出一声痛极的龙啸,震得在场所有人耳里嗡嗡作响,不得不以手掩耳。

“糟糕!”

我惊叫不妙,因为我看见末日战龙身上的伤口,正以惊人速度飞快癒合,显示了它除了抗击力超强,受创后也还有很强的复元力,而冷翎兰这奋勇一刀,虽然是救了伦斐尔,却也令她自己身陷危机,因为被噼痛的末日战龙,一下转过头来,高温的凶勐龙焰张口就朝她喷吐出去。

这一下糟糕透顶,刚才有人能救伦斐尔,现在却没人有可能救得到冷翎兰,近距离被龙焰轰这一下,别说是尸骨无存,恐怕连渣都剩不下来,我心中紧张,一颗心都快跳到喉咙口,就只看到熊熊龙焰犹如洪流,瞬间把冷翎兰吞噬下去,我的心也跟着下沉,手脚都冰冷起来。

蓦地,炽盛燃烧的火光中,乍然出现一点蓝光,最初只是一个小点,却迅速扩大了面积,形成了一个与人同高的蓝色光球,即使龙焰威力强大,火焰一喷就遮蔽半个天空,蓝色光球与之相较,不过一粒花生米一样,但龙焰再强,却始终掩它不下,甚至越到后来,火焰越强,蓝色冰光就越是冷冽澄澈,像是一枚闪闪发光的蓝宝石,被烈火锻烧,更增添亮度与美感。

“唔,好险啊…”

我暗自捏了把冷汗,也许别人都还不晓得这道蓝光是什麽,但已有过类似经验的我,却认出这正是贤者手环发动的徵兆。可能是运气,也可能是临阵提升,冷翎兰在这要命的关头,成功发动了贤者手环的异能,贤者手环是创世圣器中防御第一的法宝,完整发动的情形下,一切物理攻击俱不能伤,龙焰虽然强大,却未脱物理攻击的范畴,被贤者手环给挡下。

冷翎兰平安无事,我着实松了一口气,但幸运脱险的伦斐尔,其实并没有那麽安全,末日战龙转头攻击冷翎兰的瞬间,摆动身躯所形成的冲击波,同样也朝他袭去,这位王子早已伤疲交加,即使是碰上冲击波扫来,也承受不起,就听见“波”的一下轻响,他被冲击波打个正着,浑身溢血,差一点就从天上被打下。

我觉得伦斐尔这样算是挺糗的,当然看在其他精灵的眼中,王子殿下百战不懈,越伤越勇的英姿,令他们感动得都快落泪了,不过,不管是什麽时候,眼泪通常都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有一句话说得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毁灭,这一仗开打以来,我们被压着打也真是打够了,伦斐尔挨了这一下,怒气暴冲顶点,手握着号角、乾坤圈,怒吼出声。

堂堂索蓝西亚的王子,就连怒吼也有文化得多,不是啊啊啊啊之类的乱叫,张口就是一连串音节复杂的精灵语,喊得太快,我听不是很清楚,但依稀听起来,再看看那些精灵们同仇敌忾的愤恨表情,这位黑道王子似乎是在祈求,如果祖宗有灵,就庇佑他打赢这一仗,铲除国贼,保住精灵们的明天。

打仗打到要求祖宗保佑,这实在不是精灵的战争风格,但伦斐尔沾染太多人类文化,本就不能用寻常角度视之,更何况在这种时候…管他的呢!

而且,偶尔学习一下其他种族的作法,也不见得是坏事,有时候还真的能派上用场,伦斐尔满身是血,奋力叫喊,所感动的精灵不只是在场这些,还包括了一些很奇怪的存在。

突然之间,周围山动地摇,大地不停地震动,爆发了一场毫无徵兆的地震,不但震得厉害,范围还很广,撼动了大半个华尔森林。在这种鬼哭神号的场面,谁也不会相信这场地震出于自然,事实上,只要不是迟钝得太厉害,应该就会发现,这场地震的源头来自于王陵废墟。

末日战龙的一击,把安葬历代索蓝西亚国王的陵墓给炸毁,算是掘了伦斐尔的祖坟,令他怒不可抑,也就是刚才狂呼乱叫的理由,但从现场的情形看来,伦斐尔悲愤的祈求,还真不是没有效果,损毁的王陵正做出回应,来自王陵内的忿怒力量,动摇着整片华尔森林。

除了山摇地动,王陵之中更飘散出点点蓝光,迅速飞升上天,飞到伦斐尔的身边,围绕着他打转。这些蓝光,应该是某种魂魄或精神体,但普通的死灵基本上都是紫绿颜色,蓝色的魂魄不只少见,还是一种相当特殊的类别。

英灵!

这种魂魄比较难下定义,也很难说做了什麽事情就会变英灵,灵魂学界一般的共识,就是生前是英雄,死后自然就变成英灵,这一类的魂魄,具有很强的意志力,纵然是以灵体状态出现,也不会变成失忆的无主孤魂,本身还具有强大的光属性,可能只是一步之差,就具有神格了。

人类的灵魂要变成英灵并不容易,但精灵的情形与人类不同,相形之下,就容易了些,而历代索蓝西亚国王的魂魄,变成英灵的机会很高,此刻沉眠的陵墓被毁,又受到子孙的呼唤,居然从长眠中苏醒,围绕在伦斐尔的身边,逐渐显形出来。

我不晓得索蓝西亚传国几代,有多少位索蓝西亚王,但此刻从蓝色光点之中,逐渐凝化半透明形体的英灵,共有十二位,他们头戴皇冠,手持长剑,身穿铠甲,威武雄壮,将伦斐尔围在中心,俨然就是一支特殊部队,而十二名英灵汇聚一处,大量光属性聚合,天上浓密的乌云突然被撕开,一缕一缕明亮的光线,分从四方穿透乌云射下,全射在英灵们与伦斐尔的身上。

这些雪白的亮光,非日非月,不管太阳或月亮都不会有这样的明光,是极其大量的光元素汇聚,来自诸神赐福的圣光,当这些圣光穿透黑云而降,所经之处的邪气都被净化,那些黑色乌云彷佛有生命一样,主动躲避着圣光,黑气翻腾,却是无法逼近圣光照射的数十尺范围内。

伦斐尔昂首站立,手中虽然无剑,却和十二名英灵以相同的举剑姿势,举起了手中的烽火乾坤圈,他身上有血,却在圣光照耀中,鲜血迅速蒸发,就连伤口也瞬间癒合,那种身在无比光明之中,邪恶不能侵近的凛然之姿,确实是一幕很令精灵们振奋、崇拜的英雄模样,彷佛敌人下一秒就要像蝼蚁一样被消灭了。

不过,也就只是如此而已了,英灵这种东西,虽然是很难得、很了不起,蕴含着极巨量的光元素,每次出现都风云变色,但却不具备实质作战能力,在各种神话传说中,是作为神明在世间的代理者,每逢正邪对决,就出来与勇者同在,激励士气的,说穿了也不过就是仪仗队伍,看上去漂亮,偏偏受限不能上阵,摆完姿势,喊几声胜利口号就算了。

其实以魔法理论而言,英灵蕴含着那麽巨量的光元素,本身的战力应该也是非同凡响,没有理由不强,只要能找到那个驱使英灵的方法,就能利用其力量,进行攻击,只不过这个方法,前人典籍中未有记载,我也想不出来,但… 伦斐尔可能是因为大家亲戚互给面子,占了便宜,居然找到了。

站在英灵群的包围中,伦斐尔福至心灵,突然间有了领悟,将那支雪白的号角放在嘴边,用力地吹了一下,而刚才基本上完全失灵的希望号角,此刻却发出一声回荡九天,直上云霄的响亮之声。

希望号角被吹响,一瞬之间,声波以肉眼可见的波动,朝四面八方冲击出去,具有与圣光同等的效果,将所触及的黑雾全给蒸发、净化。七圣器之中,希望号角的属性与实质用法不明,伦斐尔这一下吹奏,却让周围的英灵群起了共鸣,那些围绕在附近旋转,却无法化为具体形象的蓝色光点,一下子注入伦斐尔的体内。

自战斗爆发以来,伦斐尔一直在接受精灵们的祝福、魔力加持,得以发挥超出本身的力量,支撑至今,但是这些蓝光一入体,他周身所散发的圣光,亮度激增,以超越肉体所能负荷的速度,疯狂地增强,而自他体内散发出来的神圣波动,强至不可思议的程度,彷佛诸神降临。

希望号角的异能之一,很可能具有调和能量的效果,这是我的推测,因为如果不是圣器的异能,生物照理说是不可能直接吸纳光元素,更何况像伦斐尔这种吸法,早就应该吸到爆掉了,精灵们可能会相信这一切可以用单纯的英雄意志力来解释,但这理由并无法说服我。

即使希望号角真的能调和能量,伦斐尔的修为毕竟有限,不可能无限制吸纳光元素,在他把自己撑到爆掉之前,得采取实际行动来泄散,而在这种时候,泄去体内过多能量的方法,自然就只有一种了。

“嘟~~~~嘟~~~~~~”希望号角一响再响,在号角的圣音鼓动下,周遭的灵体也发生变化,我曾经看过暗系大巫师以邪力操控千魂万鬼的画面,但现在的情形却不太一样,灵体被鼓动的样子不太一样,不是操控、驱使,而是受到振奋,在极度激昂的情形下行动,假如这里是那种万鬼齐现的大场面,我们能看到的画面一定非常壮观,但如今…我们眼中所看到的,就只有十三名高举武器的神圣精灵武士。

以伦斐尔为首,十三名沐浴在圣光中的精灵武士,高举着手中的武器,动作整齐划一,就连伦斐尔手中的烽火乾坤圈,都在圣光照耀中变化形状,慢慢变成了一支有如烈火般燃烧的白焰剑,焰光飞腾,照耀天空,让人不敢正视。

最后,伦斐尔把白焰光剑往前一指,天上的十三名精灵武士一起行动,像是一道圣光所形成的怒涛,朝着末日战龙汹涌冲去。

这样奇蹟似的组合攻击,其威力已经不能单纯用第六、第七级来计算,就连末日战龙这样的绝代凶物,都感受到威胁,仰首长啸,进行防御。之前我们与末日战龙交战,光是碰到他的龙焰、吐息冲击波,就已经被搞得焦头烂额,然而,对于一头高级的龙来说,喷火与吹气都只能算是身体动作,还不能算是认真地作战,如今碰到了伦斐尔的超限攻击,终于逼出了它的真正实力。

末日战龙昂首长啸,天上再次风云色变,浓密的乌云向四面八方弥漫,把圣光照射以外的地方,遮得严严实实,不留半分空隙,甚至还有反过来遮住圣光的迹象,而各处乌云汲取数十万亡魂之力,在天上凝聚出成千上万个大小不一的黑球,乍然看去,彷佛千万天雷悬于苍穹,即将痛笞大地。

(好家伙,不愧是最终兵器,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可惜啊!

我心中暗叹,末日战龙现在所使用的战技,等同于究极魔法,只是吃了能源不足的亏,若是大地之心在体内,能量完全供给、属性自由变换的情况下,就能以发动光系究极魔法“末日天谴”或是火系究极魔法“毁天灭地”但如今战龙的能量几乎全凭吞噬阴魂所得,凝聚在天上的并非雷电,只是阴魂聚合体,对普通敌人的伤害威胁还是很大,但…末日战龙的龙啸声中,空中成千上万的黑球,全都轰向飞冲过来的十三名圣灵战士,亡魂球疾落如骤雨,又快又密,根本不可能闪躲,精灵们高声惊呼,生怕看见这最后希望被射得千疮百孔的惨状。

“嘟~~~~~~~~”乍见无数阴魂凝聚袭来,伦斐尔不慌不忙,希望号角再次吹奏起来,一声高亢尖锐的圣音扫出,形成白色的火焰涟漪,三百六十度地扫向全方位,所有亡魂被白色圣火碰触到,犹如水滴碰到高温,“波”的一声就不见了,如果运气好,就会被净化升天,运气糟糕一点的,就直接被消灭,魂飞魄散。

转眼之间,万千亡魂被三声号角的圣火给消灭,半点也没有阻碍到伦斐尔的攻击,这就是末日战龙吃的暗亏,这一击的威力明明不逊于究极魔法,但光与暗的属性相互克制,万千亡魂的分散攻击轻易被处理掉,假如末日战龙能发动“末日天谴”、“毁天灭地”威力与这一击相差无几,可是伦斐尔占不到属性便宜,势必无法轻易过关,挨了这麽一下重击后,圣灵武士团变成强弩之末,搞不好还会灭团,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完整保留实力。

就这麽一下,伦斐尔已经迫近敌人,将末日战龙纳入自己的攻击范围,所有圣灵武士以环状将末日战龙包围,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道天使的光环,圣洁、明亮,绝对性地不可侵犯,当包围网布置妥当,十三名圣灵武士高举的剑就同时落下。

超?十三武神究极霸斩!

战国时期曾经出现过的究极魔武战技,甚至已经不存在于典籍之中,被当作是荒诞故事一样流传于戏剧里,今天在希望号角的“平行励起”神效下,得以重现于世,当那十三柄巨大的白焰光剑自天上挥斩而下,刹那之间的感觉,就像是诸神的惩罚。

末日战龙是索蓝西亚倾全国之力,经历十馀年创造出的生物兵器,如果只有一支天罚之剑斩下,绝对奈何不了它,事实上,就算十三支光剑一起斩下,估计完全状态的它也承受得住,然而,这套究极魔武战技厉害的地方,就是它并非一加一等于二那麽简单,当所有发动条件都被满足,十三圣灵武士的天罚之力,以几何级数连续递增上去,缔造不可思议的破坏力。

刹那之间的白色亮光,令在场所有生物的视网膜灼痛,伸手遮挡,勉强所看到的东西,就是十三柄白焰光剑,像是挥刀砍豆腐一样,把末日战龙的百尺身躯砍成了十四截,熊熊白焰不住朝周围延伸、烧灼,破坏着战龙的躯体,每一丝黑气冒出后与白焰碰触,立刻被蒸发殆尽,末日战龙亦痛极狂嚎,听在所有精灵的耳中,无疑是胜仗的宣告,令他们相拥狂叫,大跳大笑。

(一群蠢材,要高兴还早呢!这个战龙… 终究是个又失智又不完整的残缺品啊!

对于这个战果,我不是很意外。十三武神究极霸斩发动的瞬间,会先形成一个强大的咒缚法阵,压制住法阵中的敌人,尤其是对黑暗系的目标,这种效应会特别明显,所以那道环状包围网一完成,末日战龙就在压制之下,行动困难,连护身力场都被压制到最低,十三柄白焰光剑斩下来,当然只有挨砍的份。

十三武神究极霸斩,这是非常高段数的魔武技,在那种非乱世的和平时代,它绝对是一击打倒魔王的大绝招,不过,现在也不用高兴太早,这一击虽然给了末日战龙极大的创伤,可是末日战龙的身躯,大小变化无定,能够吸收游离物质聚合为躯体,反过来说,每次碰到什麽危险,只要主动舍弃躯体,保住重要部位,就可以把损伤降到最低。

因此,假如没有破坏到关键元件,只是单纯把战龙巨躯砍成十四段,我可看不出这与胜利有什麽关系?

假如主导战斗进行的是这些精灵,后果一定会很严重,但伦斐尔始终算是一个有脑子的领导人,一击重创末日战龙后,晓得这样不是治本的作法,一击之后还要再发动追击,然而,老天却不给他这个机会了。

十三武神究极霸斩,其威力根本无法分级,是那种超级华丽的破魔绝招,要满足的条件多如牛毛,而且在主位发动的那个首脑,修为至少也要第八级,还得要魔武兼修,非常难搞,伦斐尔自己不过第六级修为,靠着身在索蓝西亚,得到祖宗保佑,还有希望号角的“平行励起”这才奇蹟似发动这超限魔武技,能砍出一击,估计已强烈透支其全身真元,哪还可能再来第二下?

“呜呃!”

漂浮在半空的伦斐尔,突然喷出大口鲜血,身形剧烈摇晃,差一点就要从天上摔下来,从他脸色的灰白程度,还有明明置身在圣光中,却无法治疗伤势的状况来判断,这位精灵王子不仅是真元透支,恐怕体内经脉也断得差不多了,若不立刻治疗,不死也要残废。

自古以来,英灵难当,英雄更难当,而且当了英雄很快就会变成英灵,这是很讽刺的事。

“唔,作弊的代价好像比预期中更大啊… 这个损失,不晓得王子殿下能否承担得起?”

每个奇蹟的缔造,都是有代价的,哪怕一时之间不显现,最终也还是要还的,伦斐尔的吐血,造成连锁效应,包围圈所聚合的光虹断裂,紧跟着,问题出现在十二名索蓝西亚王的英灵身上,本就半透明的形影,迅速澹化,几乎要看不见了,乍看之下很像是要消失回冥界,但祂们脸上那种永诀的神情,却说明了残酷的事实。

魂飞魄散!

这是对灵体最严重的伤害,不可逆转,也没有得救,在这一击中极限透支的不只是伦斐尔,这些索蓝西亚王者的魂魄,同样透支了能量,一击之后,就此魂飞魄散,烟消云灭,祂们慈祥而庄严的表情,向伦斐尔表示赞许,并且把索蓝西亚最后的希望寄望在他身上。

精灵一向传统,也重视宗族观念,这一仗打到亲朋好友死绝,连祖宗都拖出来再死一次,永不超生,这已经超出伦斐尔的负荷程度,就听见他撕心裂肺地痛嚎一声,鲜血狂喷,然后就从天上摔坠下来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