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三十七
第八章
圣杖之秘
父子之亲

华更纱的意外退场,只是这场战斗中的一个小插曲,而在她退场之后所上演的,则是主序曲的部分。

尽管华尔森林中的所有生命体,都在奋力抵抗,但末日战龙本就是一个无法抵挡的存在。粉碎了华更纱之后,末日战龙开始主动进击,不再只是闷守一地挨揍,发挥了它的真正实力。

进攻的手段很简单,织芝说过,末日战龙千变万化,可以发动的攻击形式几乎是无限可能,但事实上没有那么复杂,对付我们这种层次的敌手,它只要张闲大口,喷出一道占据大半天空的血红龙焰,让龙焰摧山毁木,直冲森林之内,跟着就是一阵璀璨的光雨昇华。

普通的雨点,是从天上洒落地下,但这阵凄艳美丽的光雨却不同,是由地面直冲天际,每一道紫绿色的萤光,都是一道新添的无主孤魂,汇聚成点点星光雨,昇到天上,然后在末日战龙的吸气动作中被吞下。

一口气吸了过千阴魂,末日战龙消耗的能量得到补充,更见精元充足,周身萦绕的黑气如海潮滚滚,遮天蔽日,朝天空的每个角落蔓延伸去,把本来应该出现的阳光尽数遮挡,更引发连串邪异妖电,碧绿色的电光与火花,在黑气之中密集窜州户州叱战龙一声长啸,整个空间刮起了狂风,席卷天地,让我们几乎连站也站不稳。

我把华更纱最后的讯息,告知了冷翎兰、伦斐尔,告诉他们眼前那个快要把我们赶尽杀绝的东西,其实已经没有思考能力,完全是凭着破坏本能在动作,请他们不要怕,我们必有胜算。

这话不是假话,他们也很清楚,不过他们仍是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因为在这种时候,末日战龙失智也好,不举也罢,都改变不了它占尽上风的事实,若要逆转战局,我们还需要更强的力量,才有可能把握住那个机会。

“要是能有一个最强者级数的高手在这里,那就好了……一个不完整的第七级战力,太勉强了,起码要一个第八级的高手主攻,其余的计策、战术才能产生作用……”

我一面观战、一面思考,虽然我能召唤淫神兽作战,不过那种微薄的战力,帮不上什么忙,我觉得还是在这边构思战术,寻找敌人的破绽,这样比较有意义。

末日战龙的失智与失控,确实不假,从出现至今,它的动作完全就是一头野兽,胡乱运用力量,恣意破坏,看不出什么有意识的战术运用,种种拙劣的攻击行动,存在着许多破绽,如果我们有一个足以威胁它的力量,不是没有可能搞逆转胜的……可惜没有。

除了我之外,织芝也非常努力,在这场战争中非常活跃。华更纱所遗留下的三具冰棺,就是在织芝的手里解封,她不愧是首屈一指的创师,很快就找到了正确的魔力频率,把冰棺还原尺寸、解闲封印。

看到阿雪熟睡的表情,我百感交集,但眼前战局严苛,没有时间去检查阿雪的身体,虽然我只是想看看她体内的能量状况,可是这动作落在别人眼里,只会当我是在检查那对呼之欲出的大奶。

“织芝,你替我检查一下,看看……嗯,天河雪琼小姐的胸部,呃,我是说她的身体有没有大碍……”

“相公,我刚才想通了一个秘密。”

织芝语出惊人,我还以为她要告诉我天河雪琼的巨乳,藏着什么惊人秘密时,她却给了我一个大惊吓,“我可能知道打败战龙的方法了。”

身为末日战龙的组装者,织芝有绝对的资格这么说话,我精神一振,谕办州毡我解释,索蓝西亚的那几个语言专家,持续翻译我翻了一半的咒文,如今已经破译完全,整篇都是性交的抽插节奏、频率,篇尾还带了一些呼吸术,但就是没有配合的姿势。

乍看之下,这只是一篇不完全,甚至根本无用的性交秘签,不过织芝反覆看了几次后,觉得这可能正是圣者手杖的使用方法。

“呃?为什么你会这样想?有根据吗?”

“那些精灵学者都懂魔法,可是……”

织芝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在我耳边悄声道∶“他们并不懂得使用按摩棒,我看了几次,觉得那些抽插指导,如果是拿按摩棒来用,倒很似模似样。”

“所以那整篇东西,就是羽族使用按摩棒自淫的秘诀?”

一瞬间,我只觉得啼笑皆非,羽族那些鸟女人荒淫无耻,平时到处淫乱也就算了,居然还把按摩棒的使用秘诀,设法刻印在圣者手杖上,难道这些鸟女人已经玩到连脑里都沾精液,觉得这种事情很光荣吗?

不过,我很快也意识到,无论圣者手杖是多么崇高、神圣的宝物,单纯以外型上来说,它仍是一根棒子,一根可以用来插人的棒子……羽族当年很可能就是拿圣者手杖来自淫,要不然,为何七大创世圣器,羽族就只蒐集了一个圣者手杖在凤凰岛?搞不好就是因为这东西插起来特别爽,所以才成了羽族至宝,甚至可能是我母亲专用的至宝。……这么说来,我岂不是该拿出圣者手杖,恭恭敬敬地叫一声“爹”织芝的这个发现,非常有价值,说不定真的可以启动圣者手杖之内,那个暗藏的神圣系究极魔法。然而,现在面临的一个要命问题,却是我该如何把计划付诸实行。

要照着指示做,就要拿着圣者手杖插人,我到哪里去找个人来被插?难不成,我要拿手杖来插自己?这个战术未免过于骇人听闻。

正在极端苦恼的时候,我看见了织芝,正确一点的说法,是我没法不看见她,因为她的指头一直猛往自己脸上指,我就算想要装聋作哑,都被逼得要面对。

“干什么?你想要亲自上阵?不会吧?”

“有什么不会的?相公总不会想代替我吧?”

“……呃,这倒没有想过。”

关于这个战术,我确实有点顾虑,如果只是单纯拿按摩棒自我抚慰一下,我是懒得管,反正有香艳的东西好看,就算看不见织芝拿创世圣器插自己,至少也可以看她白白的小屁股,但这东西平常也看多了,倒不必急着现在看。

主要的问题,其实是在魔法的级数上。藏在圣者手杖里头的那个咒文,若真是究极魔法,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究极魔按与普通的高级、中型魔法不同,基本上都是超大排场、超级神奇,属于神、魔彼此对战时使用的魔法,有很长一段时间,究极魔法被认为根本不可能由人间的生物使用出来。

随着各国、各族的魔法技术进步,天才辈出,这个禁忌终于被打破,但发动究极魔夫始终不是简单任务,除非是最强者级数的魔法师,否则要发动究极魔法,通常都需要特殊祭品、危险代价,不然就是几百、几千名魔法师在后头唱咒辅助,汇聚千百人之力,这样才能发动究极魔法。

现在……又不用祭品,又不用叫魔法师来搞千人阵,就单纯拿圣者手杖当按摩棒,自慰爽一下,就可以发动究极魔法?我怎么想都觉得,天底下没可能有这种好事,很有可能在发动魔法的过程中,对操作者造成什么不良影响,甚至是无可弥补的伤害。

“不行,怎么想都觉得风险太大了,这个作战计划我不能同意,你对我们很重要,我不能拿你去当赌注。”

“那……相公认为该怎么办?公主殿下和王子殿下快撑不住了。”

“就算要试,也不用你来试,随便抓几个女精灵来做实验就好,对了,差点忘记,这里有一个现成的啊,把碧安卡抓过来,两腿分开,用她来试试看就好了。”

说干就干,我命令那些精灵把碧安卡带来。只不过,由于碧安卡身份的特殊性,我就算没有明讲目的,精灵们还是有顾虑,居然把碧安卡偷偷送走,气得我直瞪眼睛。

没有了碧安卡,想来他们也不会送两个女精灵来给我做实验,那么剩下来的选择就只有两个,而我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打阿雪的主意,所以……

“没办法,只好拿羽霓来做实验了,织芝,把圣者之杖给我。”

“呃……相公,是圣者之杖,还是圣者手杖?”

“你罗唆那么多干什么?圣者之杖,圣者手杖,还不就是同一根勳配兀树默及变,不就都是一条棍?难道差一个字,它就会从一条棍变成一条香肠吗?”

我回头一看织芝,发现她怔怔地看着我,好像很是迟疑,我以为她还在执着那一字之差,说了几句,却听她低声道∶“相公,这位羽霓小姐……你要拿她来当试验品吗?听说……她对你情深意重,几乎是对你百依百顺,什么变态过分的事都肯替你做,这么好的女人,你怎么舍得……”

与我生命中其他的女人相比,我和羽霓的关系,倒几乎是完全公开。其实也说不上什么公开,只是用公开的假象,来掩饰她整个被我控制的事实真相而已,但看在外界眼里,这个甚至没有自主意识的羽霓,就是对我服从备至,百依百顺,又漂亮又听话的好女人。

织芝不清楚我和羽霓的关系,她和其他人所以为的一样,想说漂亮的女人好找,这么温柔贴心,又愿意付出的女人千载难逢,我居然想也不想就拿她去牺牲,实在很不可思议,超级没良心又冷血。

“这个啊……羽霓她即使做得再多,她在我心中的分量,也比不过你和兰兰的。”

我摇头道∶“你不会懂的。羽霓她虽然对我百依百顺,但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出于自愿,我不可能重视这样的她。”

这些话对我自己是理所当然,但织芝听了明显难以接受,这反应也在我预计之内,所以我不多做解释,只是道∶“再说了,旁边这个是什么人?天河雪琼耶,拿她做实验,要是出了什么事,兰兰不劈了我才怪……呃,不妙。”

突然闪过脑里的念头,冷翎兰对天河雪琼的执着与保护心,有些异乎寻常,之前还可以用“好友”关系来解释,但现在我已经知道冷翎兰、织芝的关系,该不会……冷翎兰与天河雪琼也有一腿,互为同性爱侣吧?

织芝听了我的话后,已经开始动作,把昏迷的羽霓摆正姿势,裤子也脱了下来,露出纤细修长的双腿,羽族女性最引以为傲的得意之处。

以女体的曲线来说,羽霓的屁股算不上丰腴,并不是特别出色的那种,但细细抚摸,却也玉雪可爱,特别是当双腿分开,露出腿间嫩红的花谷,更是性感诱人。

我看着羽霓闭上双眼的脸庞,却想起另外那个拥有与她相同面孔的少女,不晓得羽虹到了什么地方?是生是死?如果她也在这,与我们并肩作战,情形应该会比现在要好吧?不过,如果她真的在这里,大概也只会再给我一刀吧?

“相公,你在想什么?如果你觉得不妥,我们还可以……”

“不,没事,临时想到点别的东西,不用在意,我们开始吧。”

话是这么说的,但在实行上却碰到了问题,我一手抬起羽霓的左腿,扛在肩上,试图把圣者手杖的前端插入花谷,可是这动作出乎意料地困难,并非因为干燥,而是羽霓的花谷前好像有一层无形护罩,我几次想要把手杖插入,都没能成功,手杖与花谷像是互斥的磁铁,别说插入,连迫近两寸之内都做不到。

最初我以为是插入位置有误,把手杖翻倒过来,改由尾端插入,却仍然失败,就这么反覆几次后,在天上末日战龙越来越嚣张的吼哮声中,我醒悟到问题不在羽霓身上,而在圣者手杖,是这枝手杖拒绝进入羽霓的骼内,所以才会屡屡无法插入。

“奇怪,怎么会这样?难道……圣者手杖有自主意识,拒绝被当成按摩棒使用?这个……”

我再次有了哭笑不得的感觉,可是,经过我的判断,我相信织芝的想法没错,羽族确实曾经拿圣者手杖当按摩棒使用,还留下了使用说明书,只不过……或许是因为说明书的翻译并不完整,我们漏了什么关键,才会碰到这样的问题。

“没办法,管不了那么多了,附近还有没有女精灵?就算要用强,也抓几个来做实验,就算伦斐尔有什么意见,那也是活过今天以后才有资格说的事。”

我下了决定,但却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华尔森林之内有精灵不下百万,不过我们这附近却没看到半个,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两个,都已是浑身血污的屍体,圣者手杖同样插不进去,不晓得是因为不能拿来插死屍?还是什么理由?

“妈的,该不会真的是凤凰天女独享专用吧?是的话,我可真要叫爹了。”

这时候,我听见一声哭啼,循声看去,在一裸大树的后头,看到一张小脸,是个年纪小小的精灵女孩,实际年龄不晓得,但外表看起来,大概就是人类八九岁的模样,从那悲伤的眼泪看来,我身前的这具精灵女屍,可能就是她亲戚或是母亲一类的。

换个不同的情况,我会安慰她几句,搞不好还会送个花篮、花圈,表示哀悼之类的,但现在的这种情况,我唯一注意到的,就是她是个女的,而且……不是女屍。

“真好真好,天上掉礼物下来了。”

我舔舔嘴巴,想要过去把她抓来搞定,才刚要动作,一只手从后头拉住了我,让我险些跌倒,而那个小女孩则像绵羊见到大野狼,啼哭着飞也似的跑走了。

“你搞什么啊?说要做的是你,拦我的也是你,你到底……”

我抱怨了一声,回头再看,织芝已经跑到旁边的一裸树下,趴靠在树干上,撩起了身上那件碧绿的丝袍,也不见她怎么动作,内裤就消失不见,露出了雪白晶莹的可爱小屁股,尤其是在这么黑暗的环境里,那双有如拨壳鸡蛋似的滑嫩美臀,几乎光可鉴人,引人遐思。

“你……你真的确定要这样?”

“相公,快来吧,没有时间了。”

我并不是顺从织芝的话才这么做,但多少也有些气恼,我是那么努力地想要保护她,不愿意她受到伤害,怎么她就一点都不在乎我的心情,偏要往火堆里跳呢?不过,想到之前几次失败的例子,我实在不认为这次会例外,所以看织芝这么坚持,我就配合她的动作,将圣者手杖往她的下身送去。

很多时候,事情就是那么诡异,怎么努力都不成功的事,在你已经放弃希望,以为必然失败的时候,却莫名其妙成功了。当圣者手杖的前端,不受一丝阻力,轻而易举进入织芝的花谷时,我甚至没有意会过来,不敢相信这一切。

“成、成功了?这怎么会?为什么?”

得到了意外的成功,我一点高兴的心情都没有,第一反应就是想缩手,可是圣者手杖却一反先前极度排斥的现象,彷佛被什么东西吸住一样,深深进入精灵少女的嫩红花谷,我施了几次力,都没有能够抽拔出来。

难道……圣器也会挑人插?不够资格的美女,这枝骄傲的手杖还不肯插?这种事可没道理,若真的要比美色,织芝其实还比不上羽霓,怎么这根棒子不要羽霓,却挑上了织芝?

我知道有些神器会通灵,甚至还具有人格,但根据我的了解,七大创世圣器并不是这样的东西,不管是七圣器中的哪一样,都没有灵魂或是人格的出现,所以圣者手杖选择织芝,绝不可能是从美色上挑选,而是存在别的理由。

(想想啊,有什么理由会这样?圣者手杖接受了织芝,也很有可能接受过我老妈,我老妈和织芝有什么共通处?总不可能说她们是母女吧?凤凰天女的女儿,怎样都不会生出精灵的,那她们的共通点在哪狸?

脑里一片混乱,这时织芝回过头来,双颊酷红,眼中荡漾着迷人情慾,彷佛刚刚吃过烈性春药一样,催促着我的动作。我尝试把手杖抽出,使尽吃奶力气,居然纹风不动,或许……如果不照程序作完,这根好色的手杖是拔不出来了。……嗯……相公……你、你动一动啊……下头……好热……”

织芝吐气如兰,呼出来的气息越来越热,更带着奇异体香,意识看来也是近乎昏沉,整个人已经完全被情慾所掳获,那种娇媚的神情,比她平时的美态还要动人得多,一时间令我不禁心头坪然。

不过,情形有些怪异。照理说,像圣者手杖这样的光系神器,与寻常肉体接触后,应该发生的反应,是治疗伤势、稳定精神状况之类的,怎么圣者手杖进入织芝体内,居然产生这么明显的催情作用?效果之佳,怕是连真正的催情法宝都有所不及。

既然状况有古怪,就该放慢动作,仔细思量,看看状况再做判断,然而,当前的情势却由不得我考虑,箭已上弦,不得不发。在这一瞬间,我忽然生出一种感觉,或许当年法米特也曾有过这种感觉,明明知道前路不妥,却已不能回头,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既然一切已与选择,那就专心把事情做完,随机应变吧!

打定主意,我付诸实际行动,依照我们翻译出来的说明书,操作圣者手杖,在精灵少女的腔道内进出。

不愧是创世圣器,拿来当按摩棒用的效果非常明显,几下抽送之后,织芝已经完全进入忘我状态,双腿抽播,雪股使劲地扭动,蜜浆有如泉涌,很快就沾湿了圣者手杖,更让我手掌一片黏糊糊的。

织芝情慾亢奋,吹出来的每一口热气,都带着不可思议的甜香,闻起来令人慾火中烧,我一阵神迷意乱,几乎就难以把持。织芝并不是单纯躺在那里,纵使神志不清,她仍有着反应,主动伸手探至我衣内,在我胸口抚摸,指头夹住胸前的突起,来回揉捏;另一手探至我裤裆里,一把抓住肉茎,拇指在肉姑上搓弄。

这两处都是敏感部位,换作是别的人来搞,我可能还把持得住,但织芝出自天赋的“神之手”手掌不仅柔嫩,更带着特殊能量,与肉礼接触时,感觉犹如千虫万蚁游动,又好似电流窜走,超越灵魂极限的刺激,我又怎么克制得下去?

“唔……织芝……”

低下头,我吻住织芝的双唇,任她白嫩的双手在我身上活动,制造那不可思议的快感,而我则是吻过她的嘴唇、下巴,扯开她丝袍的扣子,一下埋首在她胸口,舔舐一双水蜜桃般的浑圆美乳,一面舔弄,一面手中持续动作,符合所有节奏,让神圣的手杖在花谷中来回进出。

“相公……织芝要你……真的要你……”

精灵美少女的呢喃声中,彷佛化作一把我手中的完美乐器,随着我的演奏,频频释放出悦耳动听的醉人音色,那一声声满溢着女性情慾的甜美呻吟,传至我耳中,就像一曲最优雅好听的乐章。

圣者手杖上所记载的那篇使用书,长度并不是很长,以曲子来比喻,不过是三分多钟,我照着操作,很快就要结束,但却感觉不出有什么异状,也不像是可以把圣者手杖抽出来的样子,迫于无奈,我只好重复演奏,把那些抽插动作从头再进行一次。

织芝可以闭着眼睛,光顾着爽就好,我就必须维持理智来思考。圣者手杖能够进入织芝髁内,并且在抽插的过程中,生出微弱的魔力反应,这一切证明我们做的事没有错,只是有些小误差……但这些误差究竟是什么呢?

(有些小地方没翻译出来,难道那些才是关键?这可不是官样文章,差字少字也差不多,这个差一个字,就可以差到天边去了……模着石头过河硬干,果然太危险了吗?

事到临头,后悔已然无用,我只能尽力去思考,试图无中生有,想出这个技巧的关键,这其中……也包括圣者手杖为何选中织芝,而非其他的女体?

“织芝的特殊地方……是神之手?不对啊,我那色鬼老妈可没有神之手,她们两个到底有什么相关之处?”

在我喃喃自语的同时,那场不对等的战争仍在进行,冷翎兰拖着伤躯,其勇猛奋战的程度,让人怀疑她已经超越了人类的程度;伦斐尔的情况更糟,要不是有许多精灵持续为他输送魔力,助他硬撑下去,恐怕早就被末日战龙拆了全身骨头。

末日战龙这时也早就不是静静垫伏的姿态,它在空中穿梭游动,所经之处,黑气与紫绿光点便散布闲来,完全就是一幕末日景象,战争进行到这种程度,冷翎兰、伦斐尔已经不能算是在与它对战了,甚至连纠缠都做不到,末日战龙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随意摆动它的百尺身躯,尾巴一下扫动,便形成了龙卷风,直接贴着地上直风出去。

这么强的龙卷风,连接在地上扫出去的结果,绝不会逊于龙焰的一击,我虽然没能亲眼目睹,却也听见狂风中连串山崩地裂之声,紧跟着,就是大片紫绿光点又往天上飞去。

人死得多了,就只不过是一个数字,在这一点上头,精灵与人也没什么差别,连续看几次这种画面以后,精灵们虽然仍是激动,却已不再呼天抢地,勉强算是一种适应吧。

只不过,这次末日战龙所攻击的方位,似乎比较特别,当它往那个方向喷发龙焰,精灵们集体惨叫起来。最初我以为那边是人口稠密区,但听见精灵们喊什么“皇陵”、“国王们的墓地”我这才晓得那是什么地方。

精灵们崇尚自然,不像人类那样,把王者陵墓盖得巨大无比,机关重重,所有国王都是以骨灰形式下葬,用不着大坟墓,所以陵墓所在并不明显,仅是作了最起码的装饰,还有设下多重结界保护而已,但……再多重的结界,相信也挡不住末日战龙的一记吐焰,刹那间,只听见伦斐尔发出一声愤怒的呼吼。

这也难怪,任何动物被人掘了老巢,都会跳脚,伦斐尔他十八代祖宗的巢一下子给毁了,哪可能没有反应?然而,他的反应还真是让我有些意外。

盛怒之下,伦斐尔挥动干坤圈,挡下身前的小朵龙焰,一手探向怀内,取出一支雪白的号角,放到嘴边,预备吹奏。

七圣器·希望号角!

这种盟友,死到临头,居然还偷偷藏了东西……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