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三十七
第七章
恶龙猛噬
鬼婆殉身

如果说,对付末日战龙的关键是有效攻击,那么冷翎兰就是我方阵营不可缺的存在,只有她一个人把力量练上第七级,若是没有她协助,我们连战龙的毛都打不掉一根。

华更纱是一个不安定的变量,以个人武功而论,她深不可测,绝不弱于冷翎兰,甚至可能更在其之上,但不晓得什么理由,她的力量似乎受到限制,总之,除非她已被战龙叼在嘴里,即将给一口两段,否则应该是看不到她全力以赴了。

这两个女人是我方的主战力,不过打从我进入华尔森林至今,都还没有看到她们,我正在着急,哪想到她们手脚如此之快,已经和敌人战起来了。

冷翎兰的第七级力量,横扫千军,万夫莫敌,环顾当世,能与她对战的人是少之又少,但碰上末日战龙,就算她再有斗志,都是注定要衰的。她所劈出的刀气,全部被战龙体外的无形力场给挡住,甚至连龙鳞都碰不着,这幕光景让我们心惊肉跳,想说是不是该放弃抵抗,马上开溜。

不过,就算我能逃跑,伦斐尔他们是没得跑的,华尔森林是精灵们的老巢,他们就连退一步的空间都没有,伦斐尔这个崇尚黑社会精神的王子,更是拿出流氓上街砍人的剽悍精神,拔剑号令属下,要配合冷翎兰的攻击去玩命。

“神经啊,这样子冲上去,只有壮烈牺牲的份……”

单纯从战况来看,这是必然会发生的结果,不过,因为一个人的存在,虽然还没有引发奇迹,却已令整个情况出现了变量。

华更纱用魔法漂浮在半空,似乎还为冷翎兰也施了魔法,令她像是长了一双无形的翅膀,能够浮游在空中战斗,要不然,末日战龙飞得那么高,冷翎兰还要跳上跳下地追着去砍,这种仗不用打,光看就知道输定了。

冷翎兰所持的霸海,是一柄非同小可的神兵利器,但持霸海所挥出的刀气,伤不了末日战龙分毫,显示纯物理攻击,几乎伤不了末日战龙。这时,华更纱左手一扬,霸海顿时被一道黑色的火光所笼罩,鬼气森森,黑色火焰闪动之中,好像有无数人脸在光焰中浮现,就连冷翎兰再次劈出刀气时,刀气裂空的破风声,听起来都好像是一种很邪恶的笑声,似讥嘲、似诅咒,令人不寒而栗。

这一记鬼火之刀劈出去,效果是显而易见的,萦绕在末日战龙周身的黑气,与黑火一碰,那些会吞噬所有人间物体的黑气,居然反过来被黑火烧去、蒸发,就连末日战龙都像是感受到痛楚一样,嚎叫起来。

“哇!不愧是鬼婆,对付这种诡异的东西,很有一套啊。”

我在底下吓了一跳,看来华更纱一直记得华尔森林的前战之辱,退到峡谷后,尽管嘴上不说,暗中却在研究对付这些黑气的法门,这一下配合冷翎兰强势反扑,登时建功。

伦斐尔指挥属下配合,精灵们开始聚在一起,唱诵咒文,汇聚魔力,把这股魔力传送到冷翎兰的身上。

高手战斗,不是表面上的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单纯以体内积蓄的能量来说,冷翎兰再怎么强,始终也只是一个人,不可能积蓄比几百、几千名精灵更多的能量在体内,然而,这成百成千的精灵,受限于本身的资质与修为,无法把能量妥善运用,更不能把能量在体内汇集集中,推升至更上一层,催动发出某些强招。

因此,与其几百、几千名精灵战士,作着分散的无效攻击,还不如把他们的力量汇聚放在冷翎兰身上,增强冷翎兰的战力,发出强绝一击,这样还比较有意义,只是……我却忽然觉得这不太妥当。

“等、等等啊……”

我未及阻止,得到了精灵们魔力加持的冷翎兰,周身闪闪发光,萦绕着一层耀眼的白芒,她所穿着的武斗袍缓缓飘动,隐约露出的玉腿、粉臀,在白光的照映下,成了一幕最惊心动魄的诱人景象。

但在她奋力扬刀,一刀要劈斩出去时,霸海上炽烈燃烧的黑焰,蓦地急速衰弱下去,华更纱、冷翎兰的表情一变,已警觉到状况不对,华更纱变法施咒,黑焰一瞬间被倒吸回刀刃内,归并冷翎兰身上的精灵魔力,化作一把狂风巨刃,猛砍出去。

狂风卷云,吸扯大气,很快就成了一道巨大的龙卷风,长达数百尺,声势骇人,遥遥砍向末日战龙。若论声势,这一下可比之前的黑焰刀要强得多,但当这刀砍中末日战龙,别说是扑灭黑焰,就连战龙的魔法力场都无法突破,巨大的龙卷风刃与无形力场对撞,两股强绝力量相撼,爆发出惊人的反震力,战龙狂吼,冷翎兰也被反震力冲击,站不稳身形,往后坠跌,险些连霸海都脱手飞出。

“啧,还说什么精灵是最会用魔法的种族!原来也不过如此,就是玩一些力大等于强的把戏……”

这不是适合冷嘲热讽的时候,我只是忍不住嘀咕两句。伦斐尔与精灵们的魔力都是风属性,冷翎兰能破坏黑气,是凭暗属性攻击强行吞噬,一下子被精灵们强加辅助,力量虽然激增,属性却相冲,如果不是华更纱反应得快,助冷翎兰切换属性,那么别说这一击师出无功,还可能因为属性互冲而走火入魔、受重伤。

精灵一族,枉称是最擅长使用魔法的种族,却犯这种最基本的错误,只顾着提升力量,忘记更重要的魔力属性,实在可笑。不过,这其实也怪不得他们,大地上的每个国族,都有自己的绝顶高手,五大最强者分属不同势力,就连伊斯塔也有首席魔法师阿兰.法斯坦,索蓝西亚是当世大国,本来也不缺这种顶级的人才。

无奈,索蓝西亚最顶级的护国高手,就是大祭司柏南克,而这个老东西偏偏成了诸乱之源,在他的渗透与侵占之下,索蓝西亚的高手与人才几乎都变成行尸走肉,也就难怪此刻面临危难,理应人才济济的精灵族,居然窘到这种地步。

(唉,伦斐尔是个人才,但他并没有面对这种级数战争的经验,华尔森林内有百万精灵,认真说来是潜力无限,但我与他都没能力把这些潜力化为实力,这场仗看来很难打了……

两股力量对撼的反震力量太强,末日战龙体型庞大,可以不当回事,冷翎兰却被震得在空中滚动,武斗袍上绣着的那尾黑龙,仿佛缠着她的胴体急转起来,勒紧蛮腰,凸出高耸如峰的美胸;玉腿一下扬步跨出,浑圆粉臀之间夹着细丁字裤的美妙光景,虽然不可能看得见,却可以想像,令我虽未受到末日战龙的攻击,却不由自主地喷出了鼻血。

“呜呃!”

“相、相公,你受伤了?”

“我……我没事,不用大惊小怪,把干坤圈拿给那个黑道王子。”

情势看得很清楚了,冷翎兰与华更纱的合作,可以看作是一支奇兵,伦斐尔与精灵们无法直接起到辅助作用,但如果倒过来,让精灵们把魔力加持在伦斐尔身上,由这个精灵王子飞天去战,勉强可以成立两正面作战。

“还有……呃……”

我本来想对织芝说,让伦斐尔别忘记把大地之心也带上阵去,如果逮着机会,请他赶快拿大地之心自爆,杀身成仁,舍身拯救我们,千万不可迟疑。然而,话到嘴边,一个顾虑让我没有把话往下说。

(当初白拉登说过,要救阿雪,就要用大地之心,如果大地之心拿去炸战龙天妇罗,那阿雪的伤……

照理说,经过大妖人的处理,天河雪琼已经苏醒,肉体状况也复原,不再需要大地之心的治疗,而白拉登这家伙讲话不老实,根本不知道他哪句真哪句假,也没必要再信他讲的话,可是……我毕竟没有仔细检查过天河雪琼的身体,万一那些致命伤害只是被压制,并非被根治,那么,大地之心就很重要了。

这些混乱的念头在脑中闪过,恰好由天上坠下的冷翎兰落在我们附近,她始终是占了武功高强的便宜,落地瞬间伸足一踏,把身上承受的力量卸往地面,自己借力跃起,前后不过短短数秒,她已经再次跃向半空。

跃起的瞬间,冷翎兰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时间虽短,柔柔眼神中的关切与依恋,却是令人心中荡漾。只是,除了柔情,我也在她眼睛里看到了别的东西,一些很不妙的东西。

织芝做的武斗袍,确实是一流的神装,不但攻防力有加成,穿上去更有光华环绕,看起来容光焕发,状态十足,可以掩饰掉很多东西。事实上,冷翎兰现在的状况极糟,甚至不足应有的一半战力,主要理由就是因为那一场三人双飞。

屁眼开苞的撕裂疼痛,令下半身的活动受到限制,这点对战斗极为不利,但真正要命的地方,还是她所失去的生命能量,那些被俗称为“先天真气”的真元,如果勉强要找个方法来比喻,那其实不太能用输送真气来比较,而是……想像冷翎兰连续打了十几次胎,那种伤身的程度就差不多。

身体伤成这样,若不好好调养,以后会留下很多病根,而她居然还猛到可以冲出来拿刀屠龙,这种不要命的二楞子精神,只能说是个性使然。靠着武斗袍提升力量的效果,冷翎兰还能提升内元,奋力一战,但这样的打法绝不可能持久,面对末日战龙这种强敌,顶多再撑个一时三刻,就会出岔子了。

换句话说,我得要在这一时三刻内想出破敌策略,要不然……我就要少一个妹妹新娘了。

“妈的,巧妇难为无米炊,初生之犊就算不畏虎,难道可以斗恐龙吗?总叫我去搞这种越级挑战……算了,还是干脆让伦斐尔拿着大地之心,想办法挤到战龙的屁眼去玩自爆,把战龙收拾掉吧。”

“主意不错喔,你满脑子都是专门钻肛的念头吗?下次就叫你屁眼专家好了。”

一句话突然冷冷地出现在耳边,把我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又是一惊,“鬼、鬼婆?你也被打下来了?”

“什么我也被打下来?鬼扯,别把我和那种级数不到的人混为一谈啊。”

华更纱表情冷淡,伸手指了指天空,我顺着看去,赫然见到天空中还有一个华更纱,在那里结印施咒,与我身边的这个看来一模一样,比手画脚的大动作,整个姿态之认真,比平常施法更像回事。

冷翎兰已回归战场,正与手执烽火干坤圈的伦斐尔并肩抗战。烽火干坤圈未有完全修复,伦斐尔拿着战斗,发挥不出应有威力,但这反而好,不然烽火干坤圈威能全开,属性冲突,搞不好还没等战龙收拾他,黑道王子就要完蛋了。

乍然一看,华更纱全神贯注在施法,冷翎兰和伦斐尔在她咒力辅助下,越战越勇,真是一幕勇者斗恶龙的感人画面,但是当我身边正站着一个华更纱,这幕画面就大大有问题了。

“……鬼、鬼婆……天上的那个该不会……”

“是我的分身幻影啊。”

“那施放的魔法……”

“这个不重要,我是特别偷闲下来,要和你商量一点东西的,你应该也知道,像他们那样打下去,最多一时三刻,上头那两个傻鸟就要完蛋了,以目前的实力,根本打不赢那头怪物。”

华更纱斜眼看了看我,从她的黑袍底下取出三具小型冰棺,每一具约略都是巴掌大小,我定睛一看,里头所封藏的,赫然就是天河雪琼、羽霓、碧安卡三人,全都陷入熟睡。

“这三个都在重度昏迷,要唤醒得花点时间,不过替你把人带出来,你要是不放心,现在就可以带她们三个逃命,说不定还可以活久一点。”

华更纱所做的事情,我很感谢;如何把三个人缩小装在冰棺里,这种神奇的技术我也很好奇,但比起这些,我更在意天上的战局,颤抖着声音发问。

“鬼婆,你……你怎么会那么厉害?人躲在这里,还持续施放这样强的辅助魔法,让他们战得那么勇猛?”

说勇猛还真是很勇猛,冷翎兰长长的黑发,绑成马尾,在挥刀的大动作中甩起,英姿勃发;伦斐尔承受精灵们的咒力加持,身上发光,俊美的面容满是坚毅之情,手持干坤圈,与冷翎兰前后夹攻,双方隔着百余尺的距离,像关门打狗一样,把战龙包围着打……当然,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形容词。

末日战龙面对这些挑衅攻击,作出了回应,张口喷吐龙焰,或是发出高频率龙音。这些曾在我与织芝面前变成搞笑画面的攻击,发挥出应有威力时,绝没有任何人笑得出来,熊熊火焰烧遍半边天,音波冲击震撼大地,尽管战场是在天上,却给地下造成一波波的伤害。

若没有冷翎兰、伦斐尔的奋战,地上精灵所受到的灾害远不只如此,而他们两个在如此逆境下,还能一再重整旗鼓攻上,仿佛丝毫感受不到龙焰的威胁,勇猛到近乎吓人的程度,这不能不让我怀疑,华更纱是否对他们施了什么黑暗秘咒,让他们激发潜能,拼死一战。

“喔,那个魔法没什么啦,其实连魔法也算不上,纯粹是个心理效果。”

“心理效果?我怎么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你应该听过吧?拿一颗糖球,喂给感冒的人吃,说是感冒药,有时候他们吃着吃着病就好了,魔法方面也是一样,有时候你让人以为他们身上有强力魔法护持,他们就能爆发出比平常更强的力量呢!”

“啊?你在他们身上玩安慰剂效应啊?死到临头你还敢这样玩,你不怕等一下死无葬身之地啊!”

我气急败坏,华更纱却没有我百分之一的激动,淡淡说话。

“别担心啊,这才到哪?当年我们一票人也是屠龙打怪,那个九头龙可比这东西厉害多了,防御力场又强,几乎让我们束手无策,最后还不一样是被摆平了?照估计,他们两个还能支撑一段时间,但如果等一下听到惨叫,那就是安慰剂效果差不多了。”

华更纱往天上看了一眼,道:“刚才在天上的战斗,我发现了一点,你妹妹可能也发现了。”

“什么?”

“那家伙确实夺了战龙之躯没错,但白大爵爷可不是吃素的,那一下巨爆,你以为那个家伙真的可以全身而退?我刻意观察后确认,那家伙应该已经失智了。”

“失智?你的意思是……”

“就是老人痴呆,失去思考能力那一类的,不管他过去有多狡猾奸诈,现在都只不过是一头理智尽失,忘却自我,单纯随着本能而动的疯兽,说危险是危险,但若要说是完美兵器……基本上这是扯淡。”

再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情报了,只是,我很怀疑华更纱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末日战龙并不会说话,也没有固定生态可以观察,她怎么看出那妖人已丧失意识?万一这一切不过是她的另一个玩笑,把我当成那两个安慰剂效应发作中的家伙来玩,我冲到末日战龙前,大笑那妖人已失智、无能,准备举手补刀时,只看到一双冷酷而充满智能的龙眼,那时候……我就是真正失智的人!

“信不信由你,我做事从来不需要向谁解释,就算那妖怪真的理智尽失,你也不见得就能伤他,不用高兴得太早……当然,如果照现在这情形进行下去,你们是死定的。”

华更纱满不在意地说着,又看了我一眼,笑道:“真是难得……我居然会有点舍不得,和你们在一起到处搞破坏的日子,挺有趣的,就算没实际帮助到我什么,还是很……”

我心头一跳,觉得华更纱这些话的感觉很怪,好像是临别前的最后留言。在这种兵凶战危的时候,随时会生离死别,但我却怎样都无法相信,这个碰到危险只会躲在旁边吃薯片的鬼婆,已经做好了奋死一战的决心,而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她想扔下我们开溜?

想到这一点,我张口欲问,但这句问话却变成了一声惊骇的大叫,而我并不是唯一大叫出声的人,与此同时,高空中也传来伦斐尔、冷翎兰的痛呼,叫声中充满焦急、痛楚的感觉。

“哦?效果过啦?”

无视于我们的惊愕,华更纱的态度冷淡,仿佛一切的死难都是理所当然,但我们可没有办法这样冷静。

“不、不是啊……鬼婆,你……你看一看。”

我的声音不住颤抖,华更纱困惑着回头一看,脸色登时变了。空中的战局发生变化,一直蛰伏不动的末日战龙,突然发动抢攻,那么巨大的百尺身躯,动起来快如闪电,一瞬间就来到敌人面前,弃伦斐尔、冷翎兰于不顾,血盆大口张开,一下子就把空中的华更纱给吞下。

已经战得精疲力尽的伦斐尔、冷翎兰,这一下都看傻了眼,华更纱留在半空中的那个分身,显然不是普通的幻影,末日战龙大口咬下,那个分身在战龙的巨齿噬咬下,鲜血乱喷,从战龙的齿缝间溢出,肢体仿佛承受着撕裂剧痛,手脚拼命地挣扎、抽动,还发出恐怖的骨碎声,听了就让人毛骨悚然。

从我的角度看,只见到一个人被战龙的巨齿咬得四分五裂,血肉模糊,冷翎兰、伦斐尔身在半空,想必看得更有临场感,更为刺激。末日战龙可能觉得嘴里的东西味道不好,咬的力道越来越大,喀喀作响的声音,听得人脸都发白了。

幻影分身被破,照理说只是幻影消失就算了,像现在这样会流血、会抽搐,还会血肉模糊,这已经超出我们所熟知的幻术范围。华更纱看着自己的分身被破,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身上更突然出现多处伤口,疯狂地喷出鲜血,一下子就染湿黑袍,在地上染出大片红痕。

“鬼婆,你……”

“人真的是不能太大意啊,这下子玩出祸了,不过说来也奇怪,在它眼前晃的两个目标它不咬,怎么就偏偏咬我呢?”……这还用得着说吗?你那么讨人厌,人缘差到爆,战龙看到你都想咬你一口,这种事情……很讲究人缘的!

“唉,早知道就做点别的准备了,起码可以留点东西给大家惊喜。”

华更纱说着,整个身体的颜色突然越来越淡,几秒钟内就变得若隐若现,都快要看不见了。

我瞪着华更纱看,她则回以一笑,表情还是那么冷淡,这个笑本来应该很古怪,可是,也就只是这么一笑,她整个人给我的感觉都不同了,那个微笑……很美,一直到很久以后,我都还深深记得这个绝无仅有的微笑。

“很快你就会知道,为什么我是不能上的了……”

一句话说完,华更纱淡化中的身影,骤然发亮,跟着就变成一道亮眼的白光,直冲天际,消失在天空的尽头,不见踪影,同一时间,末日战龙发出很奇怪的叫声,我离得太远,看不太清楚,只见到战龙巨齿之间除了血花,还喷出了大量的水花,而这些水花里头更闪着很强的电光。

紫电乱窜,随着水液蔓延,一下子战龙的嘴里就都是猛烈电流,纵使末日战龙的防御力再强,口中、牙根被高压电流狂殛,也会感到不适,但这些不愉快的感觉很快就升华成一下强烈爆炸。

“轰隆!”

一声巨爆,震得地面上众人耳中作响,硝烟气息弥漫,即使没有对战龙造成实质伤害,但从那几乎把它整个头部都遮去的浓烟范围来看,这一下也实在炸得它够呛了。

变化得太急太快,没有人弄得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我试着去揣测一二,得到的结论是……一直出现在我们眼前的华更纱,很可能不是真人,只是一个精巧的生化机偶,外表覆盖血肉,内部是电子机械。这种技术超越黄土大地的水平,但考虑到华更纱与白拉登之间的关系,她自己又整天玩尸妓一类的东西,弄个海外的舶来品玩玩,也是很合理的事。

精巧的机偶做载体,灵魂出窍附于其上,外表根本看不出问题来,但行动上多少受到限制,难怪华更纱总说自己不能作战,但是这个机偶可以狂吃薯片不掉渣,不会故障,品质实在很高,堪称尸妓的高水准杰作,若是可以,我也想订一个来玩。

只是,这个高水准的机偶,并非完美无瑕,还是有些要命的缺点。若我没想错,刚才战龙口中出现的水花,应该是机偶的下体被咬碎,喷出了体液或是……

拟似尿液一类的东西,在喷出这些汁汁水水的同时,机偶下体发生了极为严重的漏电现象,之后更导致大爆炸。

这个情况说明了,若我曾与华更纱发生肉体关系,在我上到她的那一刻,她那制作不良的下体很可能会失禁、漏电,然后引发爆炸。考虑到末日战龙强到不可思议的防御力,尚且被炸得有够呛,我近距离被这一炸,即使不粉身碎骨,从此下体变成焦黑是免不了的。

“好危险啊,差一点就变成黑鸡了……”

这个可能让人浑身打颤,但我现在要考虑的问题,却是我应否公告大众,华更纱没死,粉碎的只是机偶,她的魂魄已回归本体,半点事情都没有,安安全全地逃跑了,只有我们还被留在这里等着完蛋?或者……

“大家听着!”

我大叫道:“那个鬼婆虽然不是好人,但她确实拼了命奋战到最后一刻,就连要死都还自爆一下,为我们争取胜利,大家千万不能放弃斗志,全力和这头怪物拼了啊!”

老实说,华更纱的人缘还真不是普通烂,想杀她报仇的人与精灵肯定满坑满谷,想为她报仇的人就很难找,所以我这么一喊,附近的所有精灵都愣了一下,朝我看来,仿佛我说了什么很奇怪的话。

不过,几秒钟后,这些素来以优雅高贵自命的精灵,还是尝试投入进去,大声喊杀,朝着空中的战龙发动复仇战,毕竟死到临头,他们也需要一些理由来自我激励,而且死的战友是人类,不是精灵,这点怎么说都是不幸中的大幸。

混乱中,我注意到那些白家子弟,不知何时已经撤得一个都不剩下,这若是有意为之,那就说明,华更纱即使没被末日战龙咬个正着,现在本来也就是她预定的分离时刻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