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三十六
第八章
洞房花烛
俏美伴娘

那个大妖人明明都已经用黑雾包围了大监狱,为什么会忽然撤走,这实在让人想不通,但我也无心思多理会,驱动水火魔蛛,直奔亡灵峡谷。

如果监狱外头还是布满黑雾,我就算跑了出来,也是没路可闯,最后还是得束手就缚,但大妖人把黑雾全部收撤,让我有机可趁,这点我百思不得其解,照理说,会出现这种现象,最有可能的解释,就是大妖人身边出了乱子,他再无法顾到这边的状况,被迫撒回黑雾,又或者……

「不好!他该不会提前向我们发动袭击了吧?」

心急如焚,我全速回奔,生怕回到亡灵峡谷的时候,会看到黑雾包围着整座峡谷,尸积成山,我方全军覆没的惨状,忧心之下,甚至没时间顾到未来去了哪里,只能朝半空发射火箭烟花,如果这小子看到,就会依照我们先前的约定,自己想办法回去。

一路匆忙赶回峡谷,水火魔蛛虽然奔走甚疾,但本身并非是擅长高速竞走的淫神兽,这样子狂奔赶路的结果,透支过度,快要到峡谷时,它开始口喷白沫,周身冒烟,连我踩站在它背上,都觉得烫脚。

不久,水火魔蛛不堪负荷,瞬间消失,我抱着重伤的翠萼,一下子滚倒在地,心里暗骂,这个水火魔蛛真是没有职业道德,说消失就消失,招呼也不打一声,比之前的淫兽群可差得多了。

值得庆幸的一点,就是远远眺望,亡灵峡谷平静依旧,不像是出了什么事的样子,我最担忧的事情没有发生。当我终於抱着翠萼,跑回峡谷,大批精灵迎了上来,伦斐尔随后也赶到,看见这家伙,我确实松了一口气,知道峡谷内平安无事。

伦斐尔看到我手上抱了个「黑人」,大为诧异:「这……这谁啊?是未来吗?」

「是啊,这是未来,才出去一下,你就不认得了吗?」

「他怎么被烧成这样?而且……怎么体型还大了两号?」

「好问题,下次碰到那个老妖怪,你自己去问他吧。」

与伦斐尔鬼扯几句,鬼婆华更纱也已经闻声而出,我急忙走上前去,请她出手施救。身为恶德医者,华更纱眼力绝伦,当然不会把翠萼看成是未来,相反地,她眉飞色舞,喜道:「太好了,这个素材不错,你是特别替我带来功德会的第一号素材吗?我马上着手,先做阴道重建,然后再植皮治疗,来,你来帮手,替我脱掉她的内裤。」

「……鬼婆,和你刚登场的时候相比,你现在怎么越来越搞笑了?是不是以后要转职当丑角了?」

这种话也只能开玩笑说说,比起华更纱变成丑角,我们这里的大家变成死人的机率还高些。我制止了华更纱脱重伤者内裤的动作,请她认真地治疗这个只剩下半口气的女人,千万要把她救活过来,之后,就有人来向我报告,织芝已经清醒过来了。

「哦!这真是太好了!」

再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消息,我急急忙忙赶去。织芝苏醒之后,马上就进入状况,在冷翎兰的协助下,已经开始对末日战龙的调整工作,此刻两人都在放置末日战龙的库房里。

当我兴高采烈地推门而入,第一个见到的,就是那张久违的甜美笑靥,认真说来,其实没有分别很久,但这些天来我所见到的她,一直都只是被困在晶石内的沉睡面容,直至此刻,才终於见到了她的笑。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我一直这么相信着,你果然来了。」

这是织芝对我的第一句话,听了确实让人心头有股暖意,我并不是为了要织芝感谢,才做这么多事,但听到她这样说,还是让我有股自豪。自始至终,我守住了当初在萨拉城的诺言,对於这么一个肯把心用在我身上的女孩,我尽了全力去守护她,没有让她失望。

穿着一身工作服的织芝,朝我扑了过来,结结实实地将我抱住,小巧纤细的身躯,在彼此紧贴的瞬间,传来暖暖的体温,一切感觉是那么美好,若说有什么比之前更好的,那就是和在萨拉的那晚相比,旁边还多了一个俏生生的美人。

冷翎兰站在一旁,笑吟吟地看着我们,由衷替我们的重逢感到喜悦,这是一个以前绝对没法想像到的事,所谓人事变化之奇,大概就是这样了。

抱着织芝小巧纤瘦的香躯,这种感觉非常舒服,要是可以,我还真想顺便做点别的,但一来顾忌冷翎兰在旁,二来刚刚闯过试练洞窟,看了那么多惊心动魄的画面,心里不是很平静,又怕大妖人那边有什么意外状况,忽然大举杀来,只有把心头的邪念收敛,先处理眼前的正事。

「能不能先告诉我一下,那条战龙……」

说话的时候,我没有忘记瞥看一眼,确认末日战龙还是像模型一样,以那种可笑的形态直立着,看不出织芝有对其做什么调整,不过,我本身不是这方面的行家,看不出来也是正常,正当我想要询问工作进度,冷翎兰忽然伸出手,不让我再说下去。

「别说那些,现在是说正事的时候。」

「啥?呃……我就是和你们谈正事啊,现在有什么正事比这个还正的?」

「当然有啊,比如说……」

冷翎兰说着,正与我相拥的织芝,突然有了动作,一下子蹲了下去,手往下一拉,便将我的裤子整个拉下,该露的东西自然也露了出来。

「你们……」

我还来不及抱怨,冷翎兰已抢先动作,配合织芝的行动,一下就抱住我上半身,她胸前那对浑圆肉团,挤压在我的胸口,我由上往下看去,那条乳沟已经被挤得弯曲变形了,两团雪白的美乳,峰峦层叠,呼之欲出。

这幕景象不管看多少次,都会让我热血沸腾,而我伸放在冷翎兰背后的手,凑巧捧住她的翘臀,在两具身体的厮磨下,手指前端还伸进裤里,触碰她那细滑的臀肉,惊愕发现里头居然没穿内裤,心头一震,肉茎随之顶起。

本来这一下,应该顶在冷翎兰的小腹上,但肉茎正被织芝捧在掌心,「神之手」的天赋异能影响,又是酥麻、又是灼烫,比平时都好像更硬上几分,感觉起来像根钢棍似的,硬到连自己都快受不了。

「我们什么?都已经这样硬了,你不会说自己不想要吧?」

冷翎兰笑着说话,神情娇俏妩媚,双唇艳如桃李,我看到她轻启的双唇,情不自禁,趁她话说完,嘴唇还来不及合上时,马上吻上她的双唇,舌头伸进她的口内挑逗香舌:双手也大胆的完全伸入短裤内,大力地搓揉两瓣细致的臀肉。

双唇被吻,冷翎兰一点抵抗都没有,主动回应,不停地在我上身磨蹭,香舌也配合地跟我缠绵起来,胸前两团软肉磨得我心痒难耐……

热吻同时,我侧眼往下瞥看,瞧着织芝的清秀容颜,瓜子脸白白净净的,精灵血统的耳朵又尖又长,配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小巧微翘的双唇,吹弹可破的肌肤,再加上一头橙色的秀发,确实是一名出色的精灵美少女。

容貌出色,穿着也是引人注目,不晓得是否出於刻意,织芝并不是穿着在晶石内的那一套工作服,上身是一件白色U字领的绢衣,露出一条深深的乳沟,隐约还露出淡紫色内衣的轮廓,还是那种刚好遮住乳蕾的半罩杯胸衣。

上半身火辣到爆,织芝下半身穿着一件低腰超短的蓝色短裤,手上还捧着我的肉茎,快速摩擦,我除了感受那至高无上的波动刺激,眼中更看着她因为动作,不住颤动的奶子。

论胸部的大小、形状,冷翎兰与织芝不愧是情若姊妹,两人都是浑圆的C罩杯美乳,织芝的肌肤白些,冷翎兰的奶子挺些,但因为织芝的体型娇小得多,相形之下,胸部看来简直是伟大,格外刺激。

正看得过瘾,下半身传来的刺激感受,一下激增数倍,低头一看,织芝除了用她柔嫩光滑的玉掌贴住肉囊摩擦,更张开小口,将肉茎的前端含住,灵巧的舌头很快便缠了上去。

「啧……啧……啧……」

一名甜美可人的精灵美少女,一上一下地用小嘴套弄着我的肉茎,眼角还不时地看向我,娇媚的眼波不停地向我发送。这甜美的一幕极为动人,但我无法专心享受,因为本来与我热吻的冷翎兰,突然撕开了我胸口的衣服,朱唇朝下吻去,吻在我胸口,与织芝配合,名符其实地上下夹攻。

「舒服吗?」

冷翎兰抬起头,眼角满是笑意。

「嗯……这招真厉害,你们两个商量好的?」

我抚着冷翎兰的黑发说话。

「别管那么多了,你在外头出生入死,这是给你的一点奖励,你该不会说什么正事不正事的话来煞风景吧?」

「体谅男人在外出生入死,这不像你啊,唔……」

话说到一半,织芝的小嘴对着肉茎呵气,从口里吐出的热气喷向肉茎,暴露在冷空气中的肉茎受到刺激,马上又胀大了一点,织芝伸出舌头,把肉菇缝口分泌出来的黏液舔了舔,笑道:「醒来听二公主说了你们的关系,我简直不敢相信,天底下的事,居然会这么出人意料的。」

「哈哈,化敌为友,大家都喜欢干,这不算出人意料啊,反倒是……」

连续的刺激,我终於也忍耐不住,决定反客为主,冷翎兰察觉到我的意图,掩着笑退到一旁,正在替我吹吮的织芝,走避不及,一下就给我扑倒在地,才嚷了一声,蓝色短裤被拉脱了下去,露出两团有若新剥壳鸡蛋的白嫩屁股。

「反倒是今天你们两个一起被我干……不,是你们主动来干我,这种事别说你们想不到,就连我都想不到啊,哈哈哈!」

我笑着开始摆弄织芝,织芝被我压在身下,雪臀直接与肉茎接触,当然知道我要干什么,连忙道:「不行啦,公主殿下身分尊贵,就算要做,也不能先找我啊,这样不合规矩,你先去找她啦!」

虽然嘴里这么说,但织芝的屁股还是缓缓摇着,用她的臀肉摩擦着硬挺肉茎。

我不理会她的话,侧过头望向冷翎兰,只见她掩口微笑,却对我比了一下大拇指,似乎是非常支持我的意思。既是如此,我岂有不发的道理?便将肉菇沾了沾精灵美少女的淫蜜,开始挤进她已湿淋淋的花谷里。

当肉菇刚挤进花谷口时,织芝张大嘴巴惊呼,「啊……慢点……太久没东西进来了……」

於是我放慢速度,先抽出一点再进去,这样来回几次后终於完全插到底了,但还有一小截露在外面。

我一边缓缓地抽动,一边问说:「太久没东西插进去?我相信伦斐尔不会动你,但二公主没有拿东西插进去吗?」

冷翎兰本来在旁边偷笑,一听到我这样说,马上知道不妙,想要使眼色阻止,但织芝正闭着眼睛,享受那份渐渐增强的久违快感,听到我的问题,不疑有他,一边轻声地呻吟,一边回答:「有啊……但公主很体贴人的,拿的东西都不大,是……唔,我偷偷照着你的样子和尺寸做的……」

我闻言大笑:「全阿里布达的男人都猜得不错,你们两个果然偷偷搞同性恋,和霓虹玩同一套花样。」

织芝这时才知道上了当,被我套出了话,又急又羞,但还不及分辩,就被我加快冲刺节奏,强烈快感冲脑,一张口就是连串娇哼,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我看见织芝因为强烈快感而弓起了背,便顺势把手伸到她胸前的美乳,大力地搓揉起来,饱满又柔软的手感,确实令人迷醉,於是我把她上身一直没脱的绢衣上拉,从背后解开她淡紫色的胸罩,两颗C 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

因为织芝是弯腰趴着,这样一来,奶子就显得更大了,我一手握着一颗美乳,一边加快速度,还把剩下的一小截完全插进去了,频繁地深入挺刺,几乎让织芝翻了白眼。

冷翎兰站在一旁,眼神迷蒙,看着我和织芝的交合,目光落在织芝的胸口,随着那两团白兔似的美肉上抛下甩,越来越显得迷醉,呼吸都变得粗重。

我注意着冷翎兰的神情,心中暗笑,抽插动作更为卖力,道:「织芝,胸部好像变得比以前大了啊,你没有男人,怎么会变得这么大?该不会是被你的假男朋友弄成这样大吧?你们两个是不是天天都躲起来搓奶啊?」

「啊……没、没有天天,大概每三、五天才一次……啊……」

「你们两个淫妇,除了搓奶之外,没有做什么别的吗?」

「……殿下她……每次……都让我……让我……」

织芝的话还没说完,冷翎兰忽然一个箭步窜前,抬起织芝的下巴,猛地就吻在她最亲密下属的唇上,这一下太过突然,抽插中的我都看傻了眼,暗自赞叹彼此不愧有血缘关系,淫乱起来真不得了。

这一下的刺激效果很强,对织芝的作用尤其明显,被冷翎兰这样深吻,织芝甚至是立刻就高潮了,躯体不停地抖,阵阵淫蜜狂喷,在一声喊不出来的尖叫中高潮冲顶了。

操完了织芝,固然是志得意满,脑里也知道不能在这里花太多时间,还有正事要办,但我还未射出,而且人家都已经摆明要让我搞双飞了,我搞完一个,不搞第二个,以后不晓得还有没有这种好机会。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奉行的原则没有那么复杂,就只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明知道现在该理智行事,但美肉在前,要我不把它吃下去,这点实在是做不到,哪怕不能让冷翎兰、织芝翘着屁股,给我轮流干,起码也要干完冷翎兰,否则,今天我连这点小小障碍都解决不了,他日又怎能将月樱、冷翎兰一起哄上床去双飞呢?

这些盘算在脑中闪过,冷翎兰已开始脱去身上衣服,把她那一身因为长年练武而结实若雌豹的胴体露出,我热血沸腾,正要从织芝身上离开,织芝却紧搂住我,要我有点耐心。

「耐心?难道有什么好东西在等我?」

我颇觉诧异,就见冷翎兰朝这边看了一眼,神情奇特,然后在一个桌子上平趴了下来,用她那浑圆结实的屁股,正对着我。

虽然没做解释,但出於默契,我不是猜不到她想干什么,一下子只觉得怦然心动,确实有一种收到大礼的感觉,不过……她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怎么织芝都救醒了,还玩得这么过头啊?

「到时候了,新郎倌,洞房去吧,不能老是把时问花在伴娘身上,这样是违规的呀。」

织芝笑着推了我一下,让我自她身上离开。我退了出来,挺着越发怒勃的凶器,朝着冷翎兰走去,来到她身后。

冷翎兰的肉体,我早就看熟了,但每一次的凝视,都仍能感受到她的魅力,此刻她就趴在这里,秀发披垂,我两只手抚摸着她那浑圆又有弹性的臀部,捏了捏,又嫩又结实,手感真是好!

以臀部的美感来说,我最喜欢阿雪的白嫩丰满,肉乎乎的,最是动人,但冷翎兰结实的屁股上一点没赘肉,又圆又翘,由於长年练武的缘故,手感光滑,富有弹性,而在股沟之中,若隐若现的小菊蕾……

我吞咽了口馋沫,为了看得更清楚,我用双手一边一个分开她的两股,一个美丽的菊花终於出现在我面前。

一圈圈纹路由中间放射性的展开,色泽呈淡粉色,我轻轻用食指触了一下,菊花口直向里缩,像海参一样缓慢吐缩着。

这么一名冰山大美人,翘着屁股趴在我的面前,这里头的特别意义,确实让我有种洞房花烛夜的紧张感。

我把冷二公主的臀肉向两边挤开,让菊蕾尽量扩大些,我的中指就轻轻向肛菊里推进,才伸入一个指节,她菊口的内壁向内紧缩,紧紧夹咬住我的中指,我的手指使劲向内插入,直到中指整根没入。

冷翎兰前面的膣道,紧窄得异乎寻常,是最让我回味的妙处,相形之下,后头的肛菊虽然也紧,却还比不上前头的美妙,只是那种未曾有人侵入的新鲜感,独具特殊意义。

中指慢慢在她的肛菊内像作爱一样抽送,过了几分钟,她的肛菊随着抽插适应了手指,渐渐地发热,变得松软了些,应该是可以承受进入了。

「可以吗?屁股继续翘那么高的话,哥哥就要进来罗?」

冷翎兰没有说话,却把雪白的屁股往后顶了两下,催促着我的进入,尽管没回答有些扫兴,但此时无声胜有声。

我在冷翎兰身后调整好姿势,肉茎上仍沾着织芝的蜜液,是最好的润滑,跟着双手扶住她的两胯,两个大拇指把她的臀肉掰开,抬起湿淋淋的肉茎,滚烫的肉菇顶在她紧绷的肛菊口,来来去去顶了半天,终於对上了位置。

下身一使劲,「扑」的一声,终於把肉菇挤入了冷二公主的肛口,一下子夹得紧紧的,就听见她闷哼一声,像是被敌人砍了一刀似的,紧绷的躯体不住颤动,连我都感受得到她的痛楚。

肉菇的前端,感受到温暖的热流,我想应该是初次开肛的落红,这种时候说别的也没有意义,於是便深吸一口气,肉茎向她的直肠深处一点点挺进,这种紧密滚烫的感受,确实也很迷人,虽然没有前头的惊人出水量,可是温度更高得多,别具美妙。

初进去时,肛菊口的括约肌,箍得最紧,很不容易突破,一旦肉菇进入到直肠以后,就完全没有抵抗地让人长驱直入。肛菊洞口的那圈括约肌,箍得肉茎舒服极了,滚烫的腔道紧紧包裹着肉茎,要不是因为最近几天,都在和冷翎兰日夕交欢,习惯了她膣道的强大压力,现在可能就已经喷射出去了。

我定了定神,使劲向内推进,一直突到肉茎的根部,再吸了一口气,双手扶住她雪白的屁股,缓慢在冷翎兰的肛道内抽送起来。

这时,外头隐隐约约传来声响,好像发生什么骚动。这座库房的岩壁厚实,隔音效果不错,外头的声音会传到这里来,这骚动肯定不小,照常理来推测,要嘛是鬼婆在外头惹了什么麻烦,再不然……就是大妖人杀来了。

(大妖人杀过来,那可不得了啊!外头火烧屁股,我还在这里干妹妹屁股,等会儿一票人冲进来,就很难看了。

我感到犹豫,但织芝在这时来到我身后,赤裸的香躯与我相贴,柔软的少女胴体,幽幽香气,比什么春药都更刺激人心,尤其是当她绕到我身前,吐气如兰,吻着我的胸口,瞬间暴冲脑门的热血,我再也顾不得什么别的,放下一切,卖力冲刺。

「嗯……哥哥……你……你动啊……」

冷翎兰忍着疼痛,催促我动作,鲜血的气味刺激,我的动作越发狂暴,一把抓住冷翎兰的长发,像骑马的姿势一样,以背后式干着这个美女,肉茎在她的肛菊内进出,左手像抓住缰绳似的前后拉动长发,右手探到胸前,抚摸揉捏她那对圆润的美乳。

骑在这匹俏美的骏马上,征服的欲望达到了高峰,一次又一次使劲抽送,我的肉茎在少女肛菊里频繁出入,在激烈的交合动作中,美丽的精灵少女也起了辅助作用,一下在我身上忙活,一下又到冷翎兰那边,接吻、爱抚,若这真是洞房花烛夜,她就是一个最称职的陪嫁伴娘。

最后,我提着肉茎,用最屈辱的姿势,像一对公狗、母狗般地交媾,频频操着冷二公主的雪白屁股,一边操还一边把她赶爬着向前,推着桌子往前移,这样具有征服快感的画面,我真是想也不曾想过。

「……啊啊……哥……啊……要死啦……不行了……不行了……啊……我屁股快裂掉了啦……啊啊……妹妹……啊……」

娇美的哼声,兽性的冲动,让肉茎越来越硬挺,但外头频频传来的骚动,是有人在喊打喊杀,不但有爆破,还有人濒死前发出的惨嚎,情况相当严重,是一场很激烈的恶战,我不能不分心注意,想要早点结束这边的享受。

忽然,一种奇异的暖流,从冷二公主的肛菊中传透过来,透过肉茎,进入我体内,这种感觉极为奇特,我一下子打了个哆嗦,肉茎在冷翎兰又紧、又窄、又滚热的肛道内,抽送了二十多下以后,开始喷射出来了。

「唔……」

织芝适时地凑近过来,用她白皙柔嫩的身躯,贴在我身前,雪白的c奶在我胸口摩擦,与我交舌热吻,频频发出娇媚的哼声,我下意识地向后拉住冷翎兰的长发,肉茎深深插入肛菊的尽头,肉菇一缩一放,喷出大量的滚烫的精浆,全射进初开的处女肛菊中。

喷发之后,肉茎逐渐变软,缓缓脱出,我看着冷翎兰疲惫的样子,白嫩如脂的美臀上,沾着红斑点点,着实使人怜惜,心里一动,想要说话,冷翎兰却自己爬了起来,凝视着我,眼中满是担忧之色。

「你没事吧?身体觉得怎么样?」

「我?我怎么会有什么事?你刚刚破身,你的身体才……」

一句话脱口而出,我这才注意到,冷翎兰脸色苍白,刚才一轮交合,她明显虚耗不少,相当奇怪。

很明显的一件事,此刻的冷翎兰极不适合投入战斗,别说内元虚耗,肉体也刚破身,痛楚牵制动作,哪可能上阵去战斗?

「糟了!」

去门口探看状况的织芝,急急忙忙跑来,身上只裹了一块刚刚扯来的长布,表情急惶:「外头黑雾漫天,是那个大妖怪杀来了!」

这真是最坏的消息,我所担忧的状况终於发生,眼下激战在即,冷翎兰却弄成这样,不但折损一大战力,搞不好连逃跑也有问题,真是麻烦大了。

「现在怎么办?这里有没有后门?我们三个还是先想办法逃吧!」

我想着要开溜,冷翎兰却挣扎着起身换装,看样子是要冲出去作战,我想要阻拦,这时忽然听见外头传来狂笑。

「……形神合一,这伟大的力量……我还会更强,我还可以更强啊……」

笑声狂傲,正是那个大妖人的声音,看来他游魂归体的进度比预期中快,居然提早来袭,而且力量也较之前更强,这实在是我们的霉运。

不过,世事难料,盛极而衰,就当这声狂笑如雷震耳,弄得我们耳里嗡嗡作响,笑声却突然变成了哀嚎。

「……我、我的身体……哇啊啊啊啊……」

惨嚎声最后化成一下震天巨爆,震波之强,库房大门裂开,地面剧烈震动,让我们险些站立不稳,但这一下巨爆过后,库房之外,云开雾散见青天,什么黑雾也没剩下,只余下我们无尽的错愕。……难道,真有那么好运,大妖人自爆,一切就这么结束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