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三十五
第七章
国仇家恨
升天烟尘

「……看你的表情,不用问,就知道你一定交涉失败了。怎么?独眼的精灵王子不答应?」

「那种莫名其妙的要求,伦斐尔会答应才奇怪,他是精灵王子,不是开妓院的。」

我对着华更纱叹了口气,简单说明了与伦斐尔的交涉经过。伦斐尔个性理智,识大体,并不是一个很难交涉的对象,只要能把事情合理交代,通常他都是能配合的,问题是……偏偏我就是没法合理交代。

织芝与我的关系,我之前一直隐匿起来不说,现在已经变成说不出口的东西了,至于淫术魔法,那是个人吃饭的东西,怎能随便泄密?结果,整个情况就变得很诡异。

一个与织芝没见过几次面,也没有什么交情的男人,平时贪淫好色,名声极差,这时忽然跑出来,说织芝。洛妮亚可能得了某种暗病,只有与他交合才能解救。这种鸟话……像极了那些骗财骗色的神棍,伦斐尔没有立刻把我轰出去,已经是非常给面子了。

当旁边的精灵们忍着怒气,表示以织芝如今的身体状态,不可能与人交合,那个无赖的男人居然还用力点头,说他也明白这状况,所以想要变个方法,希望索蓝西亚这边提供女性,在织芝身旁进行交合动作,藉此刺激织芝,让她苏醒过来……这次,话还没说完,愤怒的精灵们已经拔刀动枪,将那个明显是来骗女精灵干的男人砍杀出去。

老实说,真的不怪伦斐尔,也不怪那些精灵,就连我自己都觉得这些话太过荒唐,简直就是欺上门去羞辱人家,会被人追斩出来,真是活该,换作有人这样子上门与我说话,我肯定把他碎尸万段,斩成肉泥。

不过,荒唐归荒唐,问题总要解决,据华更纱的说法,白家子弟无不愿意为我效死命,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都愿意牺牲小我,完成大我。这种伟大的情操着实令人感动,无奈我没有这方面的爱好,淫术魔法也没有相关资料,要是我真的在织芝旁边搞男人,救不醒人不说,还可能有反效果,万一弄得织芝吐血身亡,那我就真是遗臭万年了。

「唔,想来想去,最后还是要靠你,我说鬼婆,你……」

「我是不能上的。」

「操你娘的,谁说要上你了?我是说,你武功那么高,有没有办法杀回华尔森林,帮我弄几个女人回来?」

「……女尸可不可以?」

「……这个意见非常有创意,请你上呈人民代表大会,由他们延请专家学者来商议。」

和华更纱的无奈商谈,看似不会有结果,哪想到伦斐尔那边却突然传来通知,说是他们准备妥当,要我脱掉裤子去办事。

使者传话时,脸上鄙夷的神情非常伤人,不过比起这个,我倒是更佩服伦斐尔,连这么荒唐的要求也能接受,真是搞政治的一流人才。

再深问一层,所得的结果更是令我讶异。织芝毕竟是冷翎兰的手下,伦斐尔拒绝了我的要求后,为了慎重,把这件事和冷翎兰说一声,却没想到冷翎兰认为我不会在这种时候乱开玩笑,既然说了话,肯定有相当把握。

冷翎兰这么一说,伦斐尔也不能不认真考虑,最终还是同意了这件事。毕竟,如果织芝醒不过来,末日战龙这张王牌完全没法发动,当老妖怪圆功杀来,这边个个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伦斐尔素来高傲,大概没什么兴趣跑到国外组流亡政府,殊死一战,是他必然的选择,因此,把织芝救醒,是他不得下做的事。

「啧,精灵王子居然这么想得开,那也没什么好说的,由我亲自上阵吧!」

我站起身来,预备勇敢无畏地前往「战场」,华更纱却伸手一拦,「照你的方法,就是马拉松式的连续性交,之前你有淫术魔法,怎么搞都不怕,但现在你什么都没有,单凭血肉之躯,你怎么撑得住?」

说完,华更纱取出了一个药瓶,道:「青春不老丹,这是我特制的强精药物,应该帮得到你。」

「哈,我纵横欲海十几年,哪需要靠这点小玩意儿来帮助?就让妳见识堂堂男子汉的真本事,看我如何凯旋归来。」

我拒绝了华更纱的强精药,很嚣张地大步离开。……前路艰难,吃药当然是要的,不过就不需要阁下的提供了,放眼苍茫大地,我就不知道还有谁敢吃你的药。

进入睡美人的洞窟,织芝仍然在熟睡,看上去仍是那样沉静而美丽,但在那块大晶石的外围,七八个女精灵已经在那里站着,不怀好意地朝我看来。

大体上来说,伦斐尔是个相当高傲的精灵,承诺下来的事情,就不会耍小手段,他为我准备的这几个女精灵,一眼望去,都算是中上之姿的美人。精灵之中本来就有很多俊男美女,要找相貌好的不难,要刻意找几个丑的反而不易,所以这结果尚在意料之内。

不过,伦斐尔不耍小手段,并不等于伦斐尔不耍手段,在我看到那几名女精灵的瞬间,就明白伦斐尔给我找的麻烦。

这些精灵美女,漂亮是挺漂亮的,能够随军撤退到这里来,我猜她们的身分都很不一般,可能还出身皇室。为了索蓝西亚的整体利益,她们被派到这洞穴,这是无奈之举,不代表她们心甘情愿,其中好像还有一两个明显欠缺觉悟的,手持匕首,很坚决地抵在胸口,看那个架式……大概是想表明若我一靠过去,她便立刻自杀,保全贞洁。

(唉,何必搞成这样?虽然有几分姿色,但妳们真以为自己是天仙大美人,我非干妳们不可啊?少在那边自抬身价了。

当下确实有种冲动,想叫这两个女人滚出去,少在这边碍眼,贞操可能是她们的性命,但在我眼中却不值一文,上了她们还让她们占便宜,这就大可不必。

不过,要开口的瞬间,我又想到一点,如果放这两个女精灵出去,就让人们以为誓死抵抗,可以坏我兴致,或者我就不能得手,这样一来,我颜面何存?往后势必会增添很多麻烦。

这样一想,我就改变主意,把要说的话收回口,仔细打量剩下的几个精灵,发现她们虽然没有抵抗的打算,但却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甚至还用一种挑衅的目光与手势,勾手指要我放马过去。

(让人纳闷啊,看来这些不是看到色魔会尖叫的那种,而是专门屠宰色魔的。索蓝西亚的女精灵,照理不会对人类感兴趣,现在这种情形的合理解答……

我皱眉想了想,突然发现这几个女精灵的身上,有种武人之气,换句话说,出身军旅的可能性非常高,这样一想,我大概就知道答案了。

能够被伦斐尔选为一同撤退的伙伴,大概只有两种类型,一是皇亲国戚,一是军人。伦斐尔倒也很给我面子,居然找了几个特种女兵来摆平我,真是令我受宠若惊,别看这几个穿着吊带丝袍的美女,千娇百媚,我肯定她们上战场的时候,不但能提能挑,恐怕还能拉强弓、发硬箭,贯穿铁石,面不改色。

对着这几个美女大兵,我反而有一种被猛虎群盯着的感觉,要是一个应付不好,就轮到我要给人煎皮拆骨了。这种时候,我最佩服的,就是像淫兽那样的本事,只要邪笑一声,放出十几条触手,一下子向四面八方延伸过去,碰到什么雌性生物就连缠带插,转眼间众女就倒地娇吟,剩下我一个人昂首得意,狞笑着踩过一堆美人裸体……

唉,想想是可以,无奈我没有这种本事,从来也没有,不过……山不转路转,要一众美女滚地娇吟,也不是只有触手狂插这一个方法,天生我材必有用嘛!

「我是索蓝西亚皇家弓箭队的索菲雅,听说法雷尔将军武勇之名冠于大地,今天特别率姊妹们来领教。」

为首的那一名精灵佳丽,人高马大,高傲地抬起下巴,还朝我比了一个拇指往下的手势,委实盛气凌人。如此粗鲁的精灵,环顾我生平的确罕见,但只要想到我与人家有国仇家恨,那也就可以接受,我慢条斯理地打量着美女群,开始脱下身上的衣服,以此来回应她们的挑战。

完全脱光之后,一众精灵女兵看着我的裸体,上下打量,露出了「不外如是、见面不如闻名」的蔑视眼神。人贵自知,我自己的尺码算不上什么大号东西,至少和庞然巨物有一大段差距,不过也不是可怜的小毛毛虫,她们露出这种眼神,除了刻意挑衅之外,其它的可能……大概就是她们经常与野兽、兽人这样的巨物交合……不过这种事情不太可能,她们毕竟只是精灵,不是羽族榨汁女。

「法雷尔一族的名头好大,想不到今日一见……」

索菲雅朝我胯间又看了一眼,轻蔑道:「不怎么样嘛……」

「哈哈,人类世界有句话,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打仗的话,妳们是专门,但在这方面……我劝几位大兵别太大意啊。」

我一面说话,一面手中暗暗动作,也注意着这几名精灵女兵,尤其是索菲雅,她长长的大波浪金发,雪白的肌肤,非常动人。

尽管身上有掩不住的阳刚军气,但她们的穿著却很有韵味,象牙白色的蕾丝胸罩,丰满隆起的胸前,呈现着美丽雪白的深沟,透过薄薄的刺绣布料,依稀可以看见她们丰挺的乳房在里面跳动着;高高勃起的绛红色蓓蕾,只被那半罩型的胸罩遮住一半,露出上缘的乳晕向外傲挺着。

极短的衣襬刚刚盖过下身,热裤短得快要喷火,修长的美腿都露到大腿根,当她们走路时,可以清楚看到她们胯间的轮廓,白嫩的手臂和大腿完全暴露在我目光下。

这样的动人光景,我不可能视若无睹,心下早已大动,但这几名女兵对我好像也甚是提防,随着我的靠近,她们的眼神甚至变得锐利,就更别说那两个誓死捍卫贞操,畏我如蛇蝎的,根本是苍白着脸,努力想躲到同伴背后。

索菲雅道:「法雷尔将军说那么多,为何不敢靠近过来?难道你要我们小心的,是你逃之天天的本事吗?」

「哈哈哈,真是好大的口气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们这些精灵坐井观天,不知世上玄妙,无奇不有,也难怪马丁列斯一役,活该被我痛宰,死得那么搞笑。」

我和索蓝西亚的国仇宿怨本深,这些精灵可能都有亲朋好友因我而受害,或惨死、或被奸,此言一出,不只是女兵们快要眼中喷火,就连那两个躲在女兵后头的都红了眼睛。

如此激动的情绪,便正是我所需要的东西,眼看她们个个义愤填膺,怒火中烧,呼吸都变得急促,我哈哈大笑,道:「无知的蠢货,且让你们开开眼界,见识人类传说中的神技。」

话说完,我表情一冷,伸手指向这群女精灵,淡淡道:「你们……已经升天了!」

以我个人的力量,要重现华更纱的神技,确实是有些困难度,幸好对方不是什么力量深厚的绝顶高手,吸了我散布在空气中的蛊毒后,没能察觉,更让迷香流遍全身,一听到我以特殊腔调发出的声音,蛊毒立刻发作。

于是,那一幕画面就非常惊人,本来严阵以待的精灵美女们,忽然高声尖叫,肌肤泛红,两眼迷蒙,双腿强烈打颤,没有人能够站直身体,全都在高亢的呻吟中倒了下去,一团明显的湿渍,在她们两腿间的布料上迅速扩散。

「哈哈,我这个人其实很随和,各位何须如此大礼?躺在地上,腿开开来迎接我,我怕受不起啊。」

满地的乳浪臀波,白皙肉体,着实诱人动心,我预备趁着「敌军」阵脚大乱的时候,直接先搞定头目索菲雅,但一下小小的悲鸣,却引走了我的注意,让我发现到有个极为惊惶的少女,本来躲在女大兵的后头,现在因为大兵全部倒下去,她就躲无可躲,正用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看着我。

「伤脑筋,一样米百样人,各种体质的反应不一,有人倒下,也有人没什么效啊……」

我缓缓走到那个精灵少女的身前,看得出她很害怕,却似乎没怎么受到催情药物的影响,而且她年纪似乎很小,以人类的标准来看,大概十五六岁,但考虑到精灵的寿命……

「叫什么名字?说出来也许我不奸你。」

「……金丝丽……呜……呜呜……」

「哦,很可爱的名字啊,但你既然到了这里,就该知道来这里是做什么的,被奸也是应该的啊。」

我只是随便说说,哪想到金丝丽听了居然大哭出来。

「……人、人家不知道啦……人家是肚子饿,他们说换好衣服跟着来,就会发饭吃,人家才跟来的……」

呃!伦斐尔这一下可害我不浅,居然是用这种方法挑志愿者,这又算是哪门子的自愿了?最后还不都是我要摆平?

看着眼前娇艳欲滴的面庞,我有些忍耐不住,把手伸向了精灵少女的脸蛋,轻轻摩挲。

「很滑啊,不知道其它地方是不是一样。」

金丝丽想要挣扎,但娇小的身躯早已落在我怀抱中,脸上因羞怒激动而涨红,身上的衣袍在扭动中已经一侧脱落,露出颈下一小片耀眼的雪白肌肤。

「果然很白啊!」

我细细的品尝,留下道道口水的痕迹。

「啊!不行……呀……你……你说过不奸我的!」

突如其来的侵犯,使金丝丽喘着气,拚命推着我的肩膀。

「哈哈,我是有说过,但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可以开口奸我闭口奸我的?没有家教,我要替你爸妈教训你。」

「……什么样的教训?」

「……就是奸了你。」

我露出狞笑,右手抓住金丝丽的裙袍领口,用力扯了下去。

「啊……」

紧绷的领口瞬间向两边敞开,里头是很简单的内衣,质量挺粗糙的,但乳房却异常有料,白皙丰满,乳沟又深又紧,没想到她看来年纪不大,肩膀和腰身如此纤瘦,却有一对饱满丰润的奶子。

在精灵中看到D 奶,这该算是意外收获,好笑的是,仿佛随时都会迸裂的诱人内衣中央,居然还有一个红色的蝴蝶结,仿佛随时等人拆开的礼物。

「嘿!都说要上了,穿那么多干嘛?」

「呀……」

金丝丽哀叫一声,身上的遮蔽应声被扯裂开来。

精灵少女的迷人胴体已经赤裸裸暴露在我面前,富有弹性的丰满乳房还在颤动着,粉红的乳尖更是吸引住雄性目光。

「奶子的形状很不错,颜色也很漂亮啊。」

「不要看了……求求你了……」

金丝丽拚命的摇头乞求。但身体一动,那两颗饱满圆润的乳房也跟着晃动起来。

我死死盯住上面的粉红嫩蕾,狞笑道:「精灵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奶子?妳一定是奸细,待我检查检查,看看是不是老妖怪变身的?」

说实话,要真的是老妖怪变身,那我还不赶快拔腿逃命?不过金丝丽显然没这觉悟,看到我直逼过来,其它的同伴又躺在地上高潮抖腿,连忙转身就逃。

我看着金丝丽的举动,并不急于去抓她,这是洞穴,后头又没出口,能跑哪里去?

结果,金丝丽慌乱中跑到包裹织芝的那块晶茧旁,背靠在晶茧上,怕得全身发抖,当她无助地抬起头,用哀求的眼光望来,希望这一切都不要发生,却接触到我淫邪的目光,还有胯下的肉茎,迎着她的眼光,向上高举,暴露着青筋。

我不容金丝丽再行逃跑,扑了上去,金丝丽仰靠在背后冰冷的晶茧上,我双手直抓向她丝袍底下的短裤,把短裤剥离饱满的屁股,再抓住内裤,把内裤全部撕裂开。

以精灵来说,金丝丽的肩膀相当纤瘦,有两个深深的肩窝,但乳房却是丰满而坚挺,腰身纤细而颀长,平坦小腹上的肚脐眼儿紧实细致。

沿着动人的曲线看下去,细腰到圆润的臀部展现优美的弧度,股沟又紧又深,这样饱满的屁股,使得修长的双腿更加迷人。

「张开嘴!我们来亲一个。」

我将她的脸转正命令着。

金丝丽怎可能愿意和我四唇相接?她倔强地紧抿着嘴唇,眉头也因用力而蹙起来。

「嘿嘿!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我狠狠捏住她的下巴。

「唔……」

金丝丽痛得屈服而张开小嘴。

「真不错!还不把舌头伸出来?」

金丝丽眼角流着泪,怯生生的吐出濡湿的嫩舌,洁白可爱的贝齿和粉红香滑的嫩舌,引起我强烈欲望,我喘着气低下头,双唇对着精灵少女的小嘴压下去。

「唔……」

金丝丽痛苦地皱紧眉头,发出闷叫,我的嘴发出强大的吸力,几乎要将她的舌头吞进去。

「唔……啾……唔……」

我上上下下吸吮着金丝丽的舌头,好像永远都不会吃腻似的,精灵少女的恐惧与挣扎,是最好的兴奋剂。

金丝丽大概很想就此死去,舌头在自己口腔内和男人的纠缠在一起,每一颗珍珠般洁白的牙齿都被舔过了。

「真好……」

我痛快的强吻了金丝丽后,边舔着嘴角残留的津液,边用意犹未尽的语调赞叹着,精灵少女只能在我身下委屈地啜泣。

「来吧!该是替你父母教训你的时候了。」

金丝丽慌乱地摇头:「不可以……不要。」

一股凉意顿时从胯部传来,让精灵少女明白屈辱即将开始了。

我蹲下身,清理着她被撕烂的衣物和内裤,以便让这美丽少女的幽谷完全暴露出来,然后迫不及待地压了上去,一手抓住少女浑圆的右乳,一支手在下面调整肉茎位置,对准少女的花谷。

金丝丽还努力做着最后的挣扎,不住扭动下身,想摆脱肉茎的威胁,但无论如何,那根肉茎始终顶着她。

不久,男人的手移到上头来,双手勾住金丝丽的脖颈,将她的裸背紧紧贴靠在晶茧上,没法再挣扎移动身体。

「开始啰!」

我双臂用力,臀部向前猛的一顶,金丝丽发出一声凄惨的哀叫,像是小鸟被折断了羽翼,身体剧烈痉挛,绷得紧紧的,动个不停。

相反地,我没有动,只是在享受着这一击带来的快感。片刻的静止后,我开始抽动,在金丝丽的身上来回运动。

这个精灵女孩不是处女,不知道被谁占了先,但性交次数肯定不多,反应相当生嫩,对于这种状况,我不是很在意,反倒有一种异样的熟悉感,好像曾在什么地方体验过这种情境。

我听着精灵少女的悲鸣,一下一下动作着,脑里想着问题的解答,一时间找不到答案,忽然间,晶茧一下放亮,我清楚看到了晶茧中的另一个精灵少女,剎时间想了起来。

当初在绷丽维亚与织芝。洛妮亚的初识,倒是与现在这样有点像,同样都是我压着一个半大不小的精灵女孩在硬上,那时织芝痛楚的神情、发狂似的哭叫声,仿佛还在耳中回响。

织芝是个好女孩子,自从跟了我之后,尽管我不在身边,但她从来也没有背叛过我,每次只要我发个信过去,她都会立刻遵命照办,这样的服从度实在难得,想起来……我确实有愧于她。

(等着吧,织芝,我说要把你救回来,这绝对不是一句空话,你选中的男人,不会令你失望的。

想起了自己肩负的使命,我收慑心神,专注于眼前的工作,尽心尽力去完成,当然对金丝丽面言,这就不是好事,随着抽插,剧痛不断从下身传来,令她难以忍受,她开始不住的呻吟,只是这呻吟声却更加刺激我,令我更卖力地顶着金丝丽。

此时的我,完全将理智抛出九霄云外,眼前只有这个任我宰割的精灵美少女,拚尽全力地抽插,双手撑在晶茧上,看着精灵少女的双乳,因为狂抽滥插而不住抖动。

虽然没法和我见惯的巨乳级美人比较,但这幕画面仍算诱人,我左手一把抓住金丝丽的浑圆右乳,用力揉捏着,这或许正是金丝丽的敏感部位,我每搓揉一下,她的畅美呻吟便高亢发出,一声更比一声响亮。

我不管这些,仍在不住抽插,不久之后,我感到下身一阵阵隐约的快意,知道自己已达界限,索性完全压在金丝丽的身上,把她的圆臀抱了起来,腰间抽插得更急更快。

金丝丽呻吟不绝,几乎要翻了白眼,浑圆的雪乳抖个不停,下头的脚趾、上头的尖尖耳朵,全都因为高潮的关系,紧绷竖立。

这时,一股巨大的快感,像洪水一样从我下身滚滚袭来,传遍全身,我吐气挺腰,肉茎死死顶住金丝丽的下身,用最快的速度抽动,然后喷射。

说来我真该感到荣耀,明明不是什么庞然巨物,居然可以纯凭技巧,让一名精灵少女在高潮中昏过去,这可以算是让她极乐升天了,我的承诺并没有失约。

但以结果而言,这实在不能算是成功,我并不是闲得无聊,来这边乱干女精灵的,她们被搞爽得升天,我却还要把精神花在其它方面,说起来还是她们占了便宜。

在这边狂搞女精灵,是因为相信交合形成的刺激,能够让织芝的情形有所好转,但从刚刚的情形看来,自始至终我都在留意晶茧中的波动、反应,而最后的结论却是……没有反应,这实在是很让人泄气的事。

「奇怪,怎么会这样的?难道是我的推论有错?还是……」

或许我太心急了,就算男女交媾真能够刺激织芝,但金丝丽并不是淫神宿主,只是一个普通的精灵少女,单要靠与她交合一次,对淫术魔法造成刺激,这想法确实太过天真,至少……也要多干几次才有可能。

不过,看起来我是没什么机会多干金丝丽几次了,因为,当我把晕厥过去的金丝丽给放下,忽然有一只手抱住我的小腿,还急切地往上攀摸。

我低下头,接触到女大兵索菲雅的情欲目光,她近乎是贪婪地凝望我胯间,抱着我的腿,用自己火烫的脸颊摩擦,柔媚得像是一只发情的小猫,再没有刚才那种敌对的意思。

不只是索菲雅……

放眼望去,周围有好几具雪白结实的胴体,轻声呻吟,以极为诱人的体态,摇着圆滚滚的屁股,朝这边爬过来,想要争取优先升天的机会……

「哼哼!也罢,一次不成功,那就多来几次吧。」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