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三十五
第六章
末日战龙
不外如是

根据伦斐尔的解释,织芝。洛妮亚受邀前来索蓝西亚后,便一直被他奉为上宾,负责指挥末日战龙的研究,并且很快就获得成果,连续突破几个困扰众人多年的技术难关。

在织芝与一众专家废寝忘食的钻研下,末日战龙的基本建造问题,已经大致获得解决,就连最重要的核心部分,都顺利与矮人族谈好条件,由罗赛塔负责制造战龙核心。要是一切照着计划执行,可能再过几个月的时间,惊神泣鬼的末日战龙就要被制造出来。

然而,这个计划却出了乱子,伦斐尔察觉到末日战龙背后蕴藏的危机,率先发动反乱,一场突袭乱战的结果,伦斐尔残目重伤,与手下仓皇撤退,险死还生,但也成功摧毁了末日战龙……这是我们之前所知道的情况。

当然,不要百分百相信盟友、战友,甚至挚友的话,这是我们行走江湖的铁则,所以伦斐尔说的那些话,我们一直也有保留,而事实证明这样的谨慎果然没错,伦斐尔确实没讲完全,隐瞒了许多东西。

末日战龙的制作工程到了最后,第一个发现不妥的并非伦斐尔,而是织芝。织芝负责整个末日战龙的制造,有许多时候还要自己亲手打造器物,凭借她天赋的神之手,克服最困难的技术瓶颈,但在这些过程中,她也受到战龙日渐强大的阴煞之气所侵,身体出现了伤害。

最初,织芝不以为意,她过去偶尔也会打造一些邪气很重的特殊法器,受其感染,造成一点伤风咳嗽都是难免,只要事后调养几天就过去了,哪料到这次的情形不一样,末日战龙的阴煞之气远非那些邪物所能比,她低估了这点,日积月累接触,终于承受不住,病发倒下。

伦斐尔见到织芝病发,吃惊非小,与病榻上的织芝深谈之后,知道战龙的内幕超乎想象,便一面调集人手,预备袭击战龙,一面则是请人送织芝回国,不让她置身于危险当中。

「……开战的那天晚上,我妹妹突然出现,连那妖人都现身当场,指挥大局,我身受重伤,知道己方中伏,覆灭就在顷刻……没想到织芝小姐成了大家的救星。」

伦斐尔的表情尴尬,但眼中的感激之情却是不假,织芝确实救了他们的性命?但盘算当时的情势,老妖怪占尽上风,整个局面都在他掌握下,织芝只懂一些基本武艺,别说是老妖怪,就连碧安卡都远胜于她,织芝有什么本事能力挽狂澜呢?

冷翎兰也觉得困惑,眼睛朝我这边看来,我脑里转过几个念头后,心中有了大概,点头道:「末日战龙。」

这是最有可能的解释,当时虽然战龙核心未至,但织芝是一手打造末日战龙的首席技师,又是数百年一见的天才人物,若说在没有核心的情形下,仍能够驱动战龙短暂活动,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反过来说,普天下应该也只有她做得到。

伦斐尔证实了我的猜测,那时兵凶战危,伦斐尔一方就要全军覆没之际,织芝乍然现身,不但带来大批机偶,扰乱了战局,更驱动末日战龙,剎时间的绝世神威,大杀八方,就连老妖怪都不得不退避几分,包围网也因此露出破绽,伦斐尔等人便趁机冲了出去,逃出生天。

「我们在前头跑,那妖人就在后头率队追,一追、一逃,后来就进入这座峡谷,虽然侥幸保得性命,但织芝小姐进入峡谷之后,病情加重,就这么倒了下去,昏迷不醒……」

几乎是这一句话才说完,冷翎兰就脸色大变,喊了一声「织芝」,狂奔绝尘而去,冲入峡谷之中,伦斐尔也没说织芝被安置在哪里,我真不晓得她冲进去后要上哪找人?看她焦急成这样,要说她与织芝清清白白,只是普通朋友,我看大概没有哪个男人肯相信……况且……

「慢着!二王子请留步。」

我伸手拦下正叹着气要离开的伦斐尔,表情凝重地提出疑问。

「照二王子刚才的形容,你们杀出重围后,就这么一路跑到亡灵峡谷来,中途没有停留?」

伦斐尔不是傻瓜,听到这样的问题,已经明白我的意思,点头道:「没错,情势危急,千钧一发,中途一刻也没有停留。」

「那么……末日战龙也在峡谷内?」

「不错,就是这么一回事。」

独眼的精灵王子承认得很干脆,我则是想要开口骂人。这就是伦斐尔恃之翻本的压箱法宝,也难为他之前瞒得好紧,半点声息都不漏。当初他们杀出重围时,是凭靠末日战龙的吞天之威,中途若是没有机会停留,那当然也没时间把末日战龙放下藏好,只有这么带进峡谷中。

若是所料无错,这段时间以来,末日战龙应该还能做一些基本的动作,不至于完全停止活动,否则凭伦斐尔手下这些伤兵,如何能挡住老妖怪的几次进攻?而老妖怪也对我撒谎,我两次前往末日战龙的兵工厂,看见工厂中空无一物,老妖怪说是战龙已经被彻底摧毁,结果却是被伦斐尔开走,这才踪影全无。

(死王八蛋,还说精灵的性格耿直刚正,结果一个比一个更会撒谎,这么重要的事情也隐藏起来,要不是我们躲到这里来,这件事是不是一辈子不说了?

现在说什么也是多余,我虽然对末日战龙充满好奇,不晓得那到底是什么样的绝世战兽,但比较起来,我还是比较担心织芝的状况,便向伦斐尔问明白方向,朝那边赶了过去。

照伦斐尔的说法,织芝目前算是重病,但没有生命危险,而日前织芝还能驱动机偶,进攻精灵的军营,把重要讯息传递给我,显示仍有相当的活动力,情况应该不会太糟糕。

这是我的推判,但当我进入那个洞窟,看清楚眼前的情况,才晓得这个推测错得有多厉害。

织芝一个人沉睡在洞窟里,表情看起来很平和,看不出有任何痛楚,平静的脸庞看来是那么美丽,却有些忽隐忽现,模糊不清。

看不清楚的理由,是因为织芝正被某种半透明的物质给笼罩,远远看去,就像是沉睡在一具水晶棺材里头,乍看之下,这实在是很美,但只要深思一层,便会吓得人魂飞魄散,因为不管生什么病,都不可能会产生这种现象,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去解救这种问题。

冷翎兰站在织芝身旁,手足无措,织芝被一层半透明的异常物质给包裹,看上去就像是琥珀之中的昆虫,这种奇特物质非帛非铁,色泽昏黄,仿佛是固态的水,一下子清澈,一下子混浊,但用力敲一敲,却发现它坚逾金石,难以破坏。

在织芝附近的地面,存在着一些凿痕,看来伦斐尔等精灵在束手无策之后,也曾尝试直接进行物理破坏,但这奇异物质硬度甚高,普通的大凿、铁锤都对之无效,冷翎兰站在那边,手放在这些奇异物质上,表情既紧张又哀凄,我知道她已在暗中运劲,尝试要破坏这些物质,而结果却是失败的。

第五、第六级力量逐次递增,这些物质纹风不动,若是一口气提升到第七级力量,又怕施力过大,一次把这块东西弄成粉碎,连带织芝都回天乏术,那冷翎兰反而成为凶手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子的?织芝她……」

对于好姊妹的状况,冷翎兰似是难以置信,她的朋友不多,眼见天河雪琼、织芝连接出事,对冷翎兰面言,这个打击委实不小,在这一刻,我强烈感受到,其实她也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女孩,在情感层面的需求,还是与普通人一样,没有多大分别。

「很遗憾让你们看到这一幕,本来我希望取得宫廷大权后,尽力救治织芝小姐,这样起码对上你们的时候,能够交代……可惜,还没来得及采取行动,就被那妖人给坏了事。」

伦斐尔满面愧疚,但他实在是一个负责任的领导者,所承诺的东西也不是空口说白话,当他掌握大权后,立刻就派遣华尔森林内的优秀术者与医师,到这里来为织芝做治疗,那时华尔森林内还有一大堆精灵或伤或残,正是最需要医疗资源的时候,他肯做这样的调派,足见有心。

不过,也多亏了伦斐尔的这番用心,他派来此地的那几名医疗术者,幸运地躲过了一劫,当伦斐尔把华尔森林内的动乱状况告知,他们个个脸如土色,庆幸自己早走一步,否则此时多半已被老妖怪给控制,成为傀儡了。

「王子殿下,这几位良医有什么诊断建议吗?」

说到「良医」时,我特别加重了口气,因为光看那几个精灵的表情,就晓得他们全无头绪,这句话问了也白问,只是让冷翎兰了解状况。果然,伦斐尔那边给出的诊断结果,无非就是什么制造战龙的过程中,为阴煞之气所侵,遭到反噬,这才出现如此异状,但从表情来看,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这些话。

我摇头道:「炼制一些黑暗系的邪门玩意儿时,匠师往往会受阴煞之气、诅咒、怨毒所侵,这种事情是有的,别说是生一场大病,如果自身体质不好,抵抗不住,就算是当场七孔流血,暴毙身亡,这都不奇怪,但……你们几时听过反噬现象以这种形态出现的?」

冷翎兰和伦斐尔都摇头,但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皱起眉头,问道:「织芝都变成这样了,那些搞突击的机偶是怎么回事?你该不会说她变成这样,还能操控机偶搞突袭吧?」

伦斐尔解释,撤退到这座亡灵峡谷的时候,织芝的病况已经很重,但还没有被这些奇异物质给包裹,每天还能苏醒一段时间,有限度地操控末日战龙进行防御,后来我们这一行人来到峡谷外,被伦斐尔等人所察觉,织芝便策动机偶袭击,与我们取得连络。

这个作战计划很成功,一度还打倒了老妖怪,让伦斐尔取得大权,但并不是没有代价的,织芝发动魔法机偶后,奸像用尽了最后一丝元气,就这么倒下,而且迅速被这些奇异物质给包裹,整个人被封冻在里头,再也没有苏醒过。

(奇怪……织芝这一下昏迷,状况很不寻常,与末日战龙固然有关系,但主要理由恐怕还是别的,过去没听说阴煞之气会造成这种反噬的……

我默然不语,站在旁边看着沉睡中的织芝,努力压抑心头的激动,不想让人发现我的情绪。

织芝和我聚少离多,见面的时间着实有限,但这不代表她在我心中没有地位,虽然不敢说太多,可是……至少也比羽霓高吧。现在看织芝变成这样,我着实有愧,更暗自决心要把织芝治好……如果治得好的话。

伦斐尔愧疚,冷翎兰焦躁,但他们明显都没有什么好主意,我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唯一脑里闪过的念头,就是我们这边还有一位专业人才。

「鬼婆到哪里去了?医治这种奇门怪病是她的专长,怎么不把她给叫来?」

一问之下才晓得,华更纱一抵达此地,立刻和白家子弟找地方搭帐篷,开始救治伤势严重的未来。

未来被老妖怪暗袭,险死还生,那时我虽没有看清楚,但这小子全身骨头大概也断了六七成,要不是有华更纱可以托付,现在大概就得见阎王去了。华更纱不是那种见到伤员就要救的人,这次主动去医治未来,好像是因为大叔舍身取义,掩护大家撤退,华更纱觉得欠了人情,这才想要借着治未来还人情。

我要求请华更纱来治织芝,但这个提案却得不得支持,冷翎兰甚至立刻就变了脸色。

「不行上让那个女人来做什么?把织芝也弄成尸妓吗?我绝对不答应!」

看来,林赛的事件给大家惊吓太深,连伦斐尔都闻鬼婆之名而色变,要请这位专业人士过来,似乎是不行了。山不转路转,除了华更纱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关键,就是末日战龙,织芝的状况与这件绝世凶兵有关,要解决问题,就得先看过末日战龙。

这个要求倒是很快获得通过,毕竟都到这田地了,不管是再怎么重要的国防机密,伦斐尔也没有守密的必要了,在我的要求下,他亲自带着我和冶翎兰,去参观那件闻名已久的超级神兵。

曾参观过末日战龙的制造工厂,那里头的设施让我以为末日战龙必是庞然大物,体型巨大,起码也有个几层楼高,走起路来山动地摇,飞上半空遮天蔽日,不在话下,然而,实际情况却与我的猜测差了很多。

「没搞错?这玩意儿就是末日战龙?」

我和冷翎兰皱着眉头,看着眼前那个与人同高的黑龙模型,觉得难以置信。

这个诡异的「模型」,看起来尚未完工,半边身体是透明矿石,半边身体是金铁合铸,两者在连接部分莫名浑成,相当怪异。战龙形态是张牙舞爪的黑色暴龙,满口獠牙,目光凶狠,背后有双翼,指爪尖锐,看上去确实威武,不过也就是路边古董摊的程度,要不是伦斐尔有言在先,实在想象不到这个鬼东西就是末日战龙。

「……看不出哪里末日,哪里战龙啊……这玩意儿……」

我绕着战龙走了一圈,上下打量,觉得这东西非但外型拙劣,甚至也没发出神器类应有的特殊波动,假如我是有意进来窃取神器的小偷,看到这东西,多半都会当面错过。

伦斐尔表示,这正是末日战龙的神异之处,我们现在看到的虽然是战龙外型,但末日战龙本身其实是没有固定外型的,一经驱动,体型就会变化,由小变大,几层楼高的巨大躯体不在话下,在能量充分供给的完全状态下,外型甚至还可以随着战况,做出最适合的改变,发动各种攻击,千变万化,无形无相,是最厉害的战斗凶兵。

「……无形无相啊?听起来确实是很屌,但是和这个烂模型的鸟样很搭不上啊!」

嘴上挑剔,我心里倒是完全相信了,毕竟伦斐尔他们能守住这峡谷,对抗老妖怪,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要不是凭靠末日战龙,他们这些伤残之兵又哪有这种本事?

伦斐尔道:「没有核心组件,末日战龙无法真正发动,但在织芝小姐仍醒着的时候,她可以操控战龙,召唤四面八方的阴邪之物,以供驱策。这座峡谷本来没有那么多的龙精,最多也只是一些腐尸、骷髅妖之流,全都是织芝小姐召唤而来,再加上她预先制造的机偶,这才抵抗了那妖人多日的进攻。」

我道:「听起来,怎么好像都是小妞一个人的功劳,你们这么多精灵都干什么吃了?」

「事实如此,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不过世事无常,偶尔受到女性的庇护,这是难免,只要不是一直在女性的庇护底下,也就算问心无愧了。」

这番话里明显有着讥嘲,伦斐尔讽刺的对象正是我,在这位精灵王子的独眼中,我大概是一个专门跟在女性高手屁股后头找安全地带的小白脸,仔细想想,我确实常常靠着征服女性来混饭吃,要被人家这样想,也没什么不对,怪不得伦斐尔。

说实在的,我也无暇去留意这种口舌之争,末日战龙的外表平淡无奇,又感应不出什么特别气息,保密工作真是做得到家,我无法获得什么有利情报,若是要伦斐尔把整个制造过程详细写给我,一来人家未必愿意,二来就算真的把东西给我,我也多半看不懂,拿了也白拿。

不过,在伦斐尔的叙述中,有一点倒真是引起了我的警觉心……

(无形无相,没有具体外型,变化万千?这个……怎么听起来那么像老妖怪的情况?这个末日战龙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心中纳闷,但也知道要尽快揭开末日战龙的秘密,不然老妖怪发兵来攻,这边可真不晓得该怎么抵挡?只要能驱动末日战龙,至不济也能挡上一阵,尤其两边都是无形无相,变化万千,斗起来应该很精采。

(最安稳的方法,还是得弄到大地之心。只有装上那颗核心,末日战龙才能正常活动,但是核心最初藏在林赛体内,现在又落在老妖怪的手里,天晓得要怎样夺回来?唉,老妖怪的手上又没有战龙,夺走核心有啥屁用?

想多了也没太大意义,我把末日战龙从头到脚,再次打量一次,便与伦斐尔、冷翎兰告辞,去找真正能帮得上忙的专业人士。

这座峡谷说小不小,岩壁洞穴内被伦斐尔等精灵开辟整理,足可容纳千余人马,现在各派系分别进驻,我问明白了华更纱、白家子弟的住处,朝着那边赶过去。

途中,听人提到一件事,伦斐尔在这场撤退战中打得要死要活,他弟弟雷曼倒是安安稳稳撤退回来,虽然说他严重残疾,就算平平安安,也是半死不活,但在整个逃亡的过程中,雷曼都和林赛在一起,林赛还为了保护雷曼,打倒了几个敌人,这看在不明就里的人眼里,都觉得他们真是令人欣羡的一对。

这样看起来……雷曼王子大概是想开了,倒也是好事一件啦,人生苦涩,就是看想不想得开了。

当我赶到白家子弟驻扎处,问起鬼婆的所在,他们异口同声地表示,鬼婆正在后头的洞穴里治疗未来,已经花上不少时间了,至于通报什么的,这可以都省了。

「那正好,我也没时间去等通报。」

我直接就往华更纱所在的洞穴闯去,那座洞穴外头还经过装饰,悬挂了一大块黑布在那里当门帘。

「喂!鬼婆,有事找你!」

我掀开黑布就往里头冲,本来以为会看到什么血腥画面,搞不好还会看到鬼婆把未来给大卸八块了,哪想到门帘一掀,却看到一幕更吓人的画面。

一具火辣辣的女性胴体,就这么裸裎在我眼前。漆黑的肤色,并不会难看,反而像是晶莹剔透的上好黑玉,给人温润细柔的感觉,由于洞穴内没有灯火,看得不是很清楚,但仍可以看出这具胴体的纤腰细细,乳挺腿长,是没有半分赘肉的惹火曲线。

身材好的美女,我不是没见过,就算是身材更好的女人我都见过,但这么性感的曲线、黑色的肌肤,令这具冶艳胴体仿佛与无光的洞穴结合,一点一点地渗入黑暗之中,这却是另一种惊心动魄的美艳,刹那之间,我整个看得傻掉,没有反应过来。

(真、真漂亮!屁股又高又翘,奶子也不小,这是什么罩杯的?起码有C ,搓起来的感觉应该很不赖吧?唔,真想干上一次……对了,这是谁的裸体?这奶子和屁股是谁的?

刹那间我有些失神,但想到这问题的答案,却让我整个惊醒过来,一下子惊得退了出去。

「妈、妈的,不是在治疗人吗?怎么忽然脱起衣服来?要脱衣服起码也说一声,害得我这样子闯进去,太丢脸了。」

「哦?女精灵的裸体有什么特别吗?我还以为你不管是什么种族的雌性裸体都看到不想看了咧。」

「那些是那些,你可不一样啊,鬼婆你整天搞尸妓,我哪知道你脖子以下到底是肉体还是尸体?要是莫名其妙看到腐尸,我的眼睛一定会瞎掉。」

「……动手术染了一身血,这小子的血超会乱喷,我的衣服都被染红了,不脱下来换,一直穿在身上闻血腥味,很恶心啊。」

华更纱说得轻描淡写,但我仍是等到她出声表示换好了衣服,才敢再掀开黑布进去。

这次进去,华更纱已经穿戴整齐,虽然仍是同样的黑斗篷、黑法师袍,火辣皮革装束罩在黑袍底下,但刚才所看到的美艳胴体,却已深深烧烙进我的脑海中,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未来静静地躺在一张石板上,本来被扭曲变形的身体,现在看来已经回复正常,呼吸尽管微弱,却很平稳,看来已经脱离险境,这小子运气实在不错,若不是华更纱在此,换作索蓝西亚内的任何医师,大概都救不了这么严重的伤势,而若这小子是女儿身,恐怕华更纱连治都不治,直接开膛剖脑,就把人给做成尸妓了。

琳赛为了保护雷曼,还打倒了几个敌人,足见华更纱所制作的尸妓,还兼具相当的战斗力,如果有同伴伤重不治,改造成尸妓,搞不好还更派得上用场,这种想法别人接受不了,鬼婆却肆无忌惮,所以冷翎兰受了伤,可以接受四大圣侩的治疗,却绝不能让鬼婆接近她。

为了节省时间,我把刚才看过织芝、末日战龙的事,转告华更纱,她对于织芝的事情,一时间也表示难以索解,不过以前曾看过类似案例。

「铸造顶级邪物时,受到阴煞之气所侵,这固然会造成严重伤害,但若匠师本身有强大力量护身,抵御阴煞之气侵入,两股力量僵持不下,就会造成更大的伤害……你有没有往这方向想过?」

华更纱的话点醒了我,织芝虽然只懂一些粗浅的武艺与魔法,但她体内却蕴含强大的魔力,若非如此,她也无法成为这么优秀的匠师。织芝体内的魔力,其源头是来自地狱淫神,也是当年我与她共同完成,照华更纱的说法,难道织芝的状况与地狱淫神有关?

淫术魔法的精微奥妙,外人不可能懂得,也就不可能看出其中症结,诊断不出所以然来是正常的。如果问题是出自淫术魔法,那只要想办法干织芝几次,就有可能解决问题,但……织芝现在变成这样子,我要怎样才能干得到她?

或者……迂回疗法,在织芝旁边干别的女人,说不定也能……

如果用这种方法,那……干谁好呢?请伦斐尔去找几个女精灵来让我干吗?这似乎不容易……

我转过头,望向身旁的同伴,那个有着一副好身材的美丽女精灵正起表情,认真道:「还是那一句……我是不能上的。」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