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三十三
第七章
爱之真谛
不过付出

白拉登所送的龙牙战棋,我曾经使用过一次,那一次打得碧安卡抱头鼠窜,她的超灵体战技已非常厉害,却仍然不是战棋所化出的半人马之敌,但半人马战兽打跑碧安卡后,全然不受控制,跟着对我下杀手,险些搞到我也没命了。

这一盒龙牙战棋,是我与白拉登交换条件所得到的报酬,说它具有一个军团的战力,绝非处言,甚至可能尤有过之,但白拉登这个大好商,从来不做亏本生意,考虑到这一点,再加上我向华更纱询问的结果,我得到了一个结论。

龙牙战棋虽然威力惊天动地,也花了白拉登不少心血,却根本就是一件无法付诸实用的失控兵器。龙牙战棋寄宿的阴魂,怨气太大,一经解放,不受控制,就连白拉登自己也无法驱策,既然不能依命而行,那再强的武器也失去一半意义,更别说白家人都有完美主义的倾向,花了那么多心血与时间,搞了一个失控的不良品出来,白拉登岂能容忍?

忍不下去,就这么舍弃又可惜,刚好有个傻蛋送上门来谈交易,就干脆把这盒不良品当报……送出去,反正本来就打算要扔的,现在扔去给人当交易品,算是废物利用,还能再做一次实战测试,纪录数据来改良,真是最好的利用,何乐不为?

我不知道自己是捡了个高度危险的定时炸弹回来,还以为是得了宝物,着实兴高采烈了一阵子,后来得知真相,除了暗骂姓白的好商王八浑帐,就只有加倍谨慎,不到最后开头,绝对不使用这盒不良品,直至此刻。

雷曼的威胁在前,我这边再无选择,把龙牙战棋付诸实用。我最初的想法很简单,是想从整盒战棋中取一枚出来使用,但当我把存放战棋的盒子打开,一股莫名异力瞬间震得我双手发麻,我才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在那群精灵武士的眼中,现在的我,样子大概非常可笑,呛声之后打开一个盒子,然后一个人站着,状若痴呆,就只有一个雷曼察觉不对,脸色骤变,手一举,让所有精灵武士放箭射击,在我身后的碧安卡也挺枪攻来。

碧安卡的枪上兄起了红光,威力骤增,赫然是使出了超灵体;几十枝威力强大的魔法箭,如雨漫天而下,但却都晚了一步。

“呼!”

一股黑风从棋盒里头飙出,瞬间就让我周围伸手不见五指,什么也看不到,跟着,盒中发出一道无声、无形的冲击波,这道冲击波蕴含的力量奇大,将挺枪刺击的碧安卡撞飞,满空乱射而来的魔法箭全数碎断,而且还是粉碎式的断法,后续余波未止,一众精灵武士首当其冲,在这冲击波肆虐下,东倒西歪,鼻青脸肿。

首波冲击,没有伤及人命,但接着而来的事就没有那么简单,我手中的棋盒骤然炸裂,瞬间的感觉,好像无数怨魂从我手中被释放,耳边尽是一片鬼哭神号之音,整个人如坠冰窖,手脚都像被冻成了冰块,失去知觉,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身边有一些巨大的能量体,一一化为实体。

半人马战兽、驱策铁甲地行龙的车骑兵、尸头兽身的黑武士、四臂蛛是的钢钟炮怪,在浓密的黑雾中狂暴冲出,就像是海啸时的怒涛,撞向正前方的精灵武士,我虽然看不到具体状况,但从那短暂的惨嚎、忽然传来的浓烈血腥气味,我知道精灵武士肯定伤亡隆重。

黑暗之中不辨东西,精灵们纵有夜视能力,但碰上这种由阴魂怨气所凝化的黑雾,也与人类无异,顷刻之间,那群精灵武士已经伤亡过半,如果不是一阵雷霆似的号角声及时响起,这些精灵武士肯定会全军覆没。

“嘟!”

号角之声,犹如雷霆霹雳,震动天地,由阴魂怨气所累积而成的黑雾被声波飞震,竟然如雪遇阳,迅速消融散失,就连集天地怨厉之气于大成的龙牙战兵,都在号角声中受到压制,动作迟缓下来。

创世圣器确实有着不凡威能,不过,这威能却不是以长久压制那些邪物,才不过短短几分钟,这些龙牙战兵便适应号角声波,再次举起武器,往前方发动攻击,继续渴求着生者的血肉。

半人马战兽发出的箭矢,把触及的一切事物腐化溃烂;黑武士力大无穷,不死邪躯近身战几乎是无敌的;钢钟炮怪几乎是一座活动的炮塔,四条炮臂不住往周围做出威猛炮击,开山裂碑;至于驱策铁甲地行龙的车骑兵,全力冲击时的杀伤力,根本不是血肉之躯所能阻挡。

这四个兵种同时发动,就算雷曼持有创世圣器,也无法一起压制,但它们亦无法侵入雷曼的五尺范围内,不管是半人马的箭矢、炮怪的轰击,只要进入雷曼周身五尺,就会被号角的音波给破坏,化灰散开,无法造成伤害,是以显示雷曼的本事,只可惜……其他人就没那么好运了。

龙牙战兵一能够活动,在那种压倒性的破坏力下,残存的精灵武士不到半分钟便被杀光了,龙牙战兵接触到鲜血,狂性更加不可收拾,仰天呼啸,那些惨死地上的精灵武士受到呼啸影响,尸骸立刻妖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魂魄也立即被龙牙战兵周身的黑气所吸收。

有一点不幸中的大幸,就是琳赛被绑着的那个十字木架,恰好在雷曼身前三尺,处于号角的守护范围,那些龙牙战兵伤她不着,幸免于难,而我虽然有一段时间身体麻痹,不能动弹,但盒子开启时所放出的黑气,在我身边萦绕不去,竟然令龙牙战兵对我视若无睹,未受侵害。

(黑气早晚会散,到时候这些怪物的攻击目标就变成我,如何是好,想到严重的地方,我心惊肉跳,一时间却无妥当对策,现在状况最糟的人,无疑就是碧安卡,她被那一道黑暗震波给轰退后,才刚站起来,周围就已经站了几个黑武士,乒乒乓乓战起来,落在下风。

碧安卡不是弱者,她身上装配的战甲、她新练成的超灵体,都是她不容小觑的护身本事,但围住她的几个黑武士,可不是普通的小卒子,每个都拥有与她相同的第六级力量,被几个同级数的不死魔物夹在中间围攻,碧安卡还能支撑一阵,已经算是非常有本事了。

相较于她,雷曼的状况也没有好到哪去,虽然创世圣器让雷曼占了不少便宜,但使用时的负担也不小,尤其是长时间使用,另一个要命的问题就会开始浮现,那就是……他无法缩小号角的防卫圈来减少耗力。

创世圣器之一的希望号角,我没用过,也不晓得是不是吹得小声一点,就能耗力耗得小一点,但就算可以,那样只会让龙牙战兵越来越逼近,若是被这些龙牙战兵侵入到一尺范围内,等雷曼气力耗竭,他连跑都没机会跑,马上便会给乱刀分尸了。

隔了一段距离,又有渐浓的黑雾遮蔽,我看不太清楚雷曼的表情,但却可以感受到他的压力,要是没有猜错,我想他正与我一样,担心着同一个问题。

一套战棋含有多个兵种,目前战士、车兵、骑兵、炮兵都已出现,但更厉害时参谋、护卫、主帅却尚未现身,要是等这三个也加入战高,哪有可能还承受得住?

这个念头才刚刚冒出,我忽然生出一种遍体生寒的感觉,跟着左侧石壁在没有声响、没有任何微兆的情形下,被开出一个大洞。以龙牙战兵的力量之强,要在石壁上打出一个大凹坑,不是为奇,但要无声无息地开洞,这就很不寻常。

黑雾中看不清楚,但类似的大洞开出一个又一个,模模糊糊中,我还是发现了几个异处。普通的打击力要破坏石壁,不但会弄出巨响,更会弄得碎石四溅,但这几个大洞不仅开凿无声,大洞边缘光滑平整,像是被某种匝锋锐的东西瞬间切割出来,实是诡异。

(难道……是剩下那三种战棋的其中一种?

我看那些大洞每一个都有两尺直径,深度更有六七尺,如果不是这里深处地下,大洞早就打通到外头去了,如此威力委实惊人,就算第七极高手都没法在短时间内连续弄出这等破坏,想来该是有什么特殊的属性优势,才能这样切石头如切豆腐。

想到特殊属性,再想到战棋,我顿时有了一个恐怖的想法,如果说战士、车兵、骑兵、炮兵,都是单纯的物理破坏力,那么剩下的参谋、护卫与主帅,很可能都另带有特殊属性,令总体威力远超底下的四个兵种。

(那么,现在的这个特殊属性是……隐形?搭配隐形这种能力的兵种该不会是护卫吧,这是哪门子的护街,根本就是杀手嘛!

考虑到白拉登的黑心,他把杀手、刺客当成护卫来用,也是很合理的事,但再这么合理下去,我就要与雷曼一起陪葬了。这个想法在碧安卡突然惨嚎一声倒地后,变得分外深刻,正与黑武士恶斗的她,突然浑身喷血地倒下,若我没有想通刚才那开键,大概会觉得很奇怪,现在却明白是那看不见的幻影护卫下手。

(要攻击,大可以一开始就攻击,干什么要到处破坏石壁,这又不是醉汉乱走,到处碰壁,这个幻影护卫……糟!它们不是在撞壁,是在找出路到外头去啊!

虽然下知道龙牙战兵为何对出口视而不见,但意识到此事代表的意义,我晓得一场大祸就在眼前,正努力想着办法,高面又有变化。

雷曼吹着号角,阻挡龙牙战兵靠近,却也注意着全场的一切变化,石壁上那些大洞的出现、碧安卡的突然败倒,这些全都落在他眼里,以他智慧,自是不难料到背后真相,哪还不晓得大难便在眼前。

幻影护卫的战力犹在其余四种战兵之上,我不知道雷曼现在当真是勉力支撑,或者是仍有保留,不愿意暴露真正实力,但他权衡情势,做出了立刻抽身离开的决定。

凭着希望号角的魔力护身,龙牙战兵还无法逼近雷曼五尺,他身形闪动,一下子就移动到了出口处,飞身而走,临走之前还特别吼喝一声。

“想要保住性命,就挖出那个小矮人的心来!”

这临别一句,我不知道该理解为是为我好,还是威胁,不过至少雷曼点出了一个重点,那就是我的性命确实很危险。

早在雷曼“战略性撤退”之前,我身上的麻痹感就开始消失,而周身所缭绕的黑气,也飘散四方,换句话说,我赖以保命的护身符没有了。

(雷曼一直不太想杀我的样子,换句话说,他在试着保住我的命,那我应该相信他最后留下的那句话吗,我之所以来这里赴约,是为了保住琳赛一命,但世事变化无常,现在闹到这个田地,我自己的性命才是重点,基于保命的欲望,我一回复行动力,立刻拔是狂奔,跑到琳赛的身边,抽出袖中的短剑百鬼丸,用力一挥。

火红的剑光闪动,琳赛周身的束缚尽断,失去意识的身体软软地倒下来,我将她接住:心里却不知所措。其实,我不是跑来救她的,在这种情形下,根本没可能让两个人都得救,但事到临头,当我举剑挥下……唉,我真恨自己的儒弱。

我这一剑把琳赛给解放,龙牙战兵可不会在旁边拍手鼓掌,照理说,他们应该趁势攻击,瞬间就可以把我和琳赛解决,但这些龙牙战兵却没有行动,这点令我着实奇怪,回头一看,这才知道究竟。

在龙牙战兵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两道妖艳的身影,这个妖艳与众不同,半边是狰狞腐坏的妖躯,半边是火辣性感的艳体,如果单纯看那完好的半边,确实是罕见的美人。

两个妖艳邪物的人面长相不同,一个清秀,一个浓艳,同样都是袒露雪白美乳,腰间穿戴半片金色长裙,遮住完好的那半边,但也不是全面,没有一丝血色的白晰粉臀淫邪地裸露,随着腰肢的轻摇而晃动。

如此艳色,如果是某些超重口味的色中饿鬼,搞不好还会迷醉不已,但这两个妖艳邪物平举双手,口中念念有词,赫然是在运使魔法,虽然我不确定魔法的内容,但从周围死灵怨气越来越浓烈,阵阵腥臭气息中人欲呕的情形来看,应该是某种召唤,召唤的目标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为数庞大。

不管是死灵大军,还是礓尸兵团,都是很要命的东西,若是在华尔森林内被召唤出来,不晓得有多少生命要遭殃。在这种时候,此地的特异点也就突显出来,漆黑如墨的死灵怨气向四周蔓延,甚至腐蚀石壁,但到了出口处便无法越雷池一步,很显然从出口到地上洞口的这一段路,设有层层结界,龙牙战兵尚无法突破,这也是他们为何要另找出口的理由。

(白拉登这个变态,拿杀手当护卫,用大法师束做参谋,不晓得主帅又是什么,这两个妖物的魔力好强,幸好这边被结界压制,它们的召唤术事倍功半,没有那么容易成功。

从事实面来说,我实在高兴得太早,召唤魔法受挫,就要寻找增强魔力的血祭物,那些为了配合施法而短暂停住动作的龙牙战兵,注意到了我的存在,朝这边扑冲过来。

(罢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怪就只怪你自己命不好吧……

把心一横,我高举起的短剑正要落下,忽然听见一声微弱的叫唤。

“约翰……先生……”

声音很轻,但在此时听来,不啻于轰雷霹雳,我转头一看,昏迷的琳赛不知何时已经醒来,正凝视着我。或许是因为胸前伤口的关系,琳赛的脸色看来很苍白,眉头也因为痛楚而紧皱着,我杀她保命的想法不变,只是被她这么盯着,有点手是无措,百鬼丸一时插不下去。

我这样子握剑高举,看在别人眼中,大概是一件很怪的事,我不知道琳赛见我这样,是否猜到了我的丑陋企图,但她很吃力地举起了手,用她颤抖的小手握在我掌上。

这个动作……是乞怜吗?但我不可能答应,因为现在的情况,注定我们两个只能一起死,或是活我一个……

脑中的念头决绝,耳边却犹自传来矮人少女的声音。

“我……我从不后悔曾经爱过你……哪怕……只是……”

只是什么?这是我后来一直很好奇的话,但我没有机会去查证了,因为琳赛一面说着话,一面手上施力,将百鬼丸压下,锋锐的剑刀瞬间透胸而过,温热的鲜血喷出,洒在她苍白的小脸上。

“你!”

琳赛的力气不大,如果我反抗,这一剑我可以阻止的,但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我还没意会过来,百鬼丸已经插落她胸口,又或者……我的潜意识里,根本就是默认了这件事的发生,就是打算牺牲她来保命,所以……

过去我曾听说,异国武士切腹自杀,刀刺入腹腔后,还要用最后意志横拖刀刃,切断肠子。这种骇人之举,需要很大的决心与意志,我一直没亲眼见过,但在今天,我却亲眼见证了一个少女的意志,她以短剑插落胸口后,居然还用最后一丝力气,将百鬼丸绕了半圈,百鬼丸的剑刀何等锋利,削肉断骨,登时在胸口弄出一个怵目惊心的赤色窟窿,里头清楚看见血淋淋的心脏。

动作还没做完,矮人少女便已气绝,被她喷出鲜血给染红的我,被这一幕给震撼得完全呆住了,浑然没察觉黑武士的重剑、利斧正朝我脑后落下。还有几枝半人马战兽射出的邪箭,即将贯穿我身体。

惊变就在此刻发生,强烈的七彩豪光,逼得人无法正视,自矮人少女胸口的血洞中绽放,重剑、利斧、邪箭都在即将临身的那一刻,化为灰飞,烟滔云散。

正如我们当初的猜测,末日战龙的核心元件,正是隐藏在琳赛体内,并且早巳与她的心脏结合,除非开膛剖心,甚至破坏掉心脏,那个核心元件就不会出现,此刻……一颗拇指大的闪亮晶体,盛放强光,从琳赛的胸口漂浮上来,瞬间绽放的光亮,将整个空间照得亮如白昼。

矮人族的工艺手段,确实有值得人惊叹的地方,至少我就很想不通,矮人们是怎么把这么庞大的能量,缩藏在一颗这么小的晶体内,又能维持稳定,与活人肉体结合,万里运送而不坏。

不过,这些问题目前都不重要了,那一瞬间所绽放出的光芒之炽烈,差点令我瞎了眼睛,但在场的龙牙战兵也好不到哪去。能够让末日战龙运作起来的核心,果然很席很强大,在这阵光华闪映下,龙牙战兵甚至发出了哀嚎,有两个靠得最近的黑武士、一个曾经受创过的半人马战兽,整个形体剧烈扭曲变形,跟着在一声震天爆响中炸成碎片,其余的也不住后退,似乎想躲避这阵光华,但却又哪有地方可躲?

如里让这颗核心持续释放能量,光华遍照,能不能毁灭白拉登的这盒战棋?这倒是个有趣的问题,伹就在这紧要关头,那颗晶灿夺目的核心,忽然受到某种力量牵引,高速向出口处飞去,我还没反应过来,战龙核心已飞过出口,一道黑影握住了核心,飞也似的离开。

(是雷曼!他与矮人族合作,想必知道这颗核心的控制咒语,才能够……

我想到了这个关键,却什么也没法做,也没有心力去做。短时间内连环发生的一切,对我的震撼太大,令我只能怔怔地抱着怀中犹自温热的少女尸体,动也不动,静静等待应该要发生的结果。

失去了战龙核心的强光压制,龙牙战兵应该早就采取行动,但它们却没有,反而木离泥塑般僵立不动,我觉得奇怪,但已麻木的心,让我连转头看一看的念头都生不出,直到一个黑影出现在我面前。

这个黑影并不大,由于所有龙牙战兵都是躯体庞大,我一开始甚至没有往那边联想,但这个略缣瘦小的黑影,却有着无与伦比的巨大存在感,尤其是当所有龙牙战兵都跪下垂首时,我知道是龙牙战棋的主帅现身了。

我疲倦得不想抬头,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却打动了我,这种异样的冰冷感受,我应是全然陌生,却又有几分似曾相识,令我不自觉地抬起头,想把这种感觉的来源看清楚。

“……白、白起?”

出乎意料,龙牙战兵的主帅,不是什么恐怖的怪物,也没有狰狞的外表,只有一张我熟悉的面容,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自己重逢故人,但那种无生命的异常冰冷,让我很快明白过来,这只是白拉登用他外表造出的一枚棋子。

眼前的人形缓缓举起了手,该来的东西始终要来,在它举手向天的同时,我发现整个空间的自然能量在骚动、狂飘,九天九地俱皆呼应,无比宠大的能量汇聚于一点,我从未见过这样的运作力量方法。

当这股天地能量经过转化,从那只手掌轰出,所造成的破坏力也是我从所末见。纯以力量来看,应该是第七级力量,但因为极度的集中,集中到不可思议的程度,所有能量未有一丝虚耗、一分减弱,全数打入目标物之内,所以仅仅是这一击,令得上方爆炸声连环响起,瞬间也不知道打穿了多少层土石,居然笔直贯通地上,让一丝阳光透射照下。

恐怖的破坏力,白拉登能造出这种兵器,真是应该非常自豪,我呆愣着仰望着那道阳光,看见周围的龙牙战兵在主帅领导下,一一飞向那道破口,离开这里,走得一个也不剩下。

这些由白拉登所创造出的战棋,全都是没有情感、单纯凭本能渴求鲜血的邪物,一旦离开这里,又失去控制,肯定是见人就杀,如果每一枚战棋都等同一个第六级的高手,主帅甚至拥有第七级力量,再加上它们的异能,外头那些精灵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我简直不敢想像那个后果。

虽然我听不见任何惨叫,但却有理由相信,外头的世界恐怕已血流成河,变成人间地狱了,这种情形,白拉登应该是早就料到了吧?明知如此,他还把这盒战棋交付给我,到底是打着什么主意?

恍恍惚惚,我听到背后传来脚步声,跟着便是一声惊呼。

“啊!琳赛怎么了?”

从别处战场赶回来的冷翎兰,一下掠到我眼前,看了琳赛一眼,突然将我一把揪起,我以为她是要为琳赛之死见怪,却不料她一脸焦急,道:“你别这样,琳赛还有希望的。”

希望?人都死了,还能有什么希望?

“我赶回来的路上碰到了那些自家子弟,他们对我说,华更纱给了他们一个锦囊,若是琳赛出事命危,你可如此如此……”

冷翎兰说的东西,听起来匪夷所思,但现在的我却没得选择,一听完冷翎兰的话,我立刻抱着尸体冲了出去。

穿越长长的过道,外头还是浓雾笼罩,刚才短暂照进来的阳光,早巳又被雾气给笼罩,刚才打通地下岩层的那一击,搞不好是直轰上天,把云也轰开,这才有阳光照下。

远处传来阵阵濒死之前的惨叫,天空中弥漫着一股血红之色,代表大屠杀正在发生,我也管不到这些,洞窟外有一匹冷翎兰来时顺手抢的快马,精灵的习俗不喜骑马,这匹马从哪里抢来,倒也耐人寻味。

我没有时间想太多,抱着尸体骑上马去,策马狂奔,朝西而去。

依冷翎兰所转述的内容,早在华更纱开溜之前,她就曾让琳赛吃了一道魔法符印,如果一切配合得当,那么琳赛可能还有得救。

配合的条件非常怪异,听起来与医疗方法无开,倒像是某种咒术的一部分,我无法理解,现在只能全速策马奔驰,赶往目的地。

骏马的速度不慢,转眼间就奔出二十里外,这边应该已经是华尔森林的边缘地带,什么建筑物与人烟都看不到,我心中暗自叫苦,不晓得去哪里找一个卖菜的大婶。

正自彷徨,忽然看到前方的树下,摆了一个菜篮,里头摆了一些翠绿蔬菜,旁边还有一个女人。虽然在这种鬼地方卖菜,不晓得可以卖给谁,但看这架式,我想那应该是个卖菜的大婶没错。

“……怪了,还真的有卖菜大婶,鬼婆几时兼差当预言家了?”

时间紧急,我无暇多想,策马来到那名卖菜大婶的前头,问出了关键的第一句话。

“大婶,请问你卖的是什么菜?”

“……空心菜。”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