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三十二
第八章
冷血波士
恶性裁员

自从伊斯塔巴格达一战过後,我身边的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来,根本没有半件好事,繁重的压力令我战战兢兢,小心应对,整颗心没有半刻能放下,长时间下来累积的疲惫感,压得我几乎要崩溃了。

如果不是碰到阿雪,我自己也不知道压力有这麽大,在抱着阿雪的这一刻,我满心喜悦,好像整个人掉入一团蜜糖,不知已有多久未曾如此轻松过。

很自然的反应,我朝着阿雪丰润的红唇吻去,手也按向她的胸口。阿雪很温顺地配合,当我吻上那两办娇艳欲滴的红唇时,右手也抓捧住那一团雪白肥硕的肉球。

H罩杯的豪硕乳球,想要一手掌握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五指尽力伸张,也只能半捧着抓攫,无法真正把奶子抓牢在掌心。然而,五指稍微施力,白嫩而柔软的乳球,像是一块软呼呼的布丁,随着我的抓攫变化出各种形状,耳里更听见美人的不住矫呼,感觉真像是上了天堂。

那并不是单纯的肉体喜悦,很大一份来自於心灵上的满足。平时不管怎麽样,哪怕人近在咫尺,就在随手可触及的身边,都会感觉很不真实,仿佛这个女人随时都会消失,唯有在抓着她这双雪乳,看见她微微皱眉的痛楚表情,听着她疼痛里带着喜悦的娇呼,我才能真实感觉到她在我身边。

为什麽会有这样的想法与感觉,是一件值得深思的事。

不过,比起思索这些人生问题,这一刻的实际感受无疑是更为直接,我与阿雪的吻被中断,这并不是我的意愿,而是阿雪的动作,她突然伸手摸向我的胯间,然後与我分开,蹲了下去,还顺势把我的长裤给拉下。

少了裤子的遮掩,会露出来的东西当然就跑了山来,我一下子有点意会不过来,还想把裤子再拉起来穿好,但这动作却被阿雪阻止。

「师父不是说,徒弟见到师父,都要舔师父的鸡巴或脚趾来行礼吗?」

「呃,我是这麽说过没错,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而且我说过是在没别人的时候才这麽做吧?」

「是啊,不过……这里是没有别人啊。」

阿雪很无辜地说着,我茫然望向四周,发觉四面八方尽是黑暗,什麽人也没有,什麽东西也不存在,就只有我们一男一女,孤零零地存在於这黑暗世界。

「你说得没错,这里是没有别人。」

这麽说话的同时,我再一次感受到那种强烈的违和感,不过,这种感觉很快就又被抛诸脑後了。

阿雪蹲跪在地上,用陶醉眼神看着我的肉茎,纤细的玉手伸到我胯下,轻轻抚摸着勃起的肉茎,五指箍着肉茎套个不停。

我感觉到包皮被她捋上捋下,磨擦得肉菇爽到快上天堂,肉茎越勃越硬,坚实得像条铁棍,肉菇又涨又圆,像个紫红色的小球。

居高临下,那一双圆滚滚的雪白肉球,看得分外清楚,只见两团雪肉互相推挤,幻化出动人的波光,特别是那种雪一般嫩的白皙细致,让人份外想要去蹂躏、玷污这对奶瓜。

阿雪察觉到了我的视线,粉脸通红,眼光迷离,抬起头,妩媚地看着我,轻声说话。

「如果是师父的话……可以唷!」娇嫩嫩的声音,含羞带怯的语调,说出了超经典的名句,比什麽烈性春药都更挑逗人心,我激动起来,本来想立刻就把人推倒,但阿雪却抢先一步低下头,轻轻用双唇含住肉茎,伸出舌头慢慢地刮着马眼,立刻一阵快感涌上来,我浑身无力,觉得肉茎包在一个温暖、湿热的地方,涨得更大、更粗了。

阿雪用她那性感的小嘴套弄起来,每一次都是那麽地用力,那麽地深入,熟练的口技正是我过往严苛训练之成绩,我又是舒爽,又是得意,甚至忍不住闷哼起来。

我的呻吟刺激着阿雪,她套弄得更加起劲,甚至让肉茎一次次地深入到她喉咙里。阿雪一双嫩手兴奋得抱住我的腰部到处乱摸,最後乾脆紧紧搂住我的双胯,使劲往她脸部推着,鼻腔中发出阵阵令我魂荡的呻吟。

「……嗯……嗯……嗯……」

畅美的快感中,我确实是无比舒爽,把什麽别的事情都给忘记了,但就在即将要到达高潮的那一刻,我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形若炸雷,好大的一声,将我震得一呆。

怪异的是,轰然之声并非就此一响,而是如同天崩地裂,霹雳大作,在我耳边连响不绝,偏偏阿雪有若未闻,持续她的吹吮动作,虽然仍是性感火辣,但看起来整个感觉就是不对劲。

雷声炸响,但源头似乎不是来自天上,而是发於我身上的某处。不久,我找到了雷声的来处,那赫然是我手上的贤者手环,七大圣器之一的超级防御器。

为什麽神器会在这时候作响?是要提示我什麽危机吗?我爽成这样,会有什麽危机?

几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本来一直清醒的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我的头怎麽不痛了?

自从进入这里以来,淫神兽的蠢动,让整个脑袋痛得像是要裂开,但见到阿雪的那一刻,喜乐之余,什麽头疼都烟消云散。这种事……合情不合理,阿雪的微笑再怎麽激励人心,也不可能安抚淫神兽的骚动,那麽……答案就很清楚了。

精神攻击!

这场试验的进行方式,赫然是以精神攻击的方法来进行,不考验肉体的坚强,直攻人心灵的破绽,实在是很厉害。我不是心灵修行方面的高手,但对於这一类的东西,我确实比一般人更有抵抗力,这并非是我天赋异禀,而是平常菲妮克丝那个女恶魔总爱玩这一套,每次都在幻境空间里耍我,长期这麽玩下来,我对各种精神攻击有了相当的抵抗力。

当然,如果不是贤者手环示警,就算我再怎麽「训练有素」也是无用,这个手环早不示警、晚不示警,平常我快被敌人开膛剖腹,它都没有半点动静,现在莫名其妙却示起警来?假若这不是太过凑巧,那就是此地除了淫术魔法的秘密,更藏有创世圣器,两件出自同源的圣器发生共鸣,才会有这种效果。

无论如何,只要能清醒过来,後头的事情就很好办,至少我是这麽想的。

「师父,怎麽了吗?你……你怎麽软了?」

阿雪凝视着我,表情一派纯真,不解我为什麽没了慾火,没再享受她的侍奉,我也不多说,将阿雪扶了起来,轻轻道:「谢谢,你做得非常好,真的很好了……可是,我不能再待在这里,还有太多事等我去做,真实的你还在外头等我,我必须……」

对幻影说这些东西,是浪费时间的屁话,但对我而言,这确是一种不可缺的仪式,哪怕只是不存在的幻影,可能我这麽一离开,就从此再也见不到阿雪了,所以我很珍惜这一刻的时光。

听到我的话,阿雪蓦地抬起头,整个表情变得截然不同,我甚至不知道那算不算是表情,因为她眼中瞬间漆黑一片,无瞳无光,看起来完全不像是生物,倒似某种邪恶至极的灵体。

接着,阿雪好像对我说了什麽,我不是记得很清楚,但肯定不是什麽好话与好事,因为我现在只要稍稍一回想,胸口就痛得像是要裂开来,照这情形看,那应该是令我非常非常痛心的事……

可以肯定的是,在阿雪抬起头之後,一定是发生了什麽,但到底是什麽我就不晓得了,因为在那之後的记忆全都变得模模糊糊,记不得半点清晰的事物。那个控制着这场试验,发动精神攻击的人或者物,实在是很厉害,居然在攻击完毕,敌人尝试要逃脱时,还能够把攻击的内容给删除,让人不复记忆,以後还有命来挑战时,仍是只得再败一次。

(真他妈的,我这次栽得莫名其妙,乱七八糟过来,乱七八糟败了与伤了,要是就这麽空手出去,雷曼肯定不会放过我……嘿,难怪他不敢自己来取物,精神攻击不分高手与庸才,只要心有可趁,就会被打倒,雷曼不是正常人,精神攻击对他的威胁很大。

我想着这些事,自己却也很清楚,要不是贤者手环的示警,我就算没在精神幻境中被干掉,也会永困於其内,没有苏醒的一天,下次再来挑战,是否仍有如此好运,实在很难说,当然,现在的我也算不上好运就是了。

「唔 我在什麽地方?」明显的事实,我正躺在岩石地上,周身疼痛,好像全身的骨头都被人砸碎,又狠狠辗过几遍,口鼻之间尽是温热、腥臭的气味,也不晓得呕了多少血,伤得不轻。

拚命想要站起来,但一时之间却又哪里能够?剧烈痛楚令四肢百骸都处於麻痹状态,不管我怎样想要动作,意志完全没法传达到身体。只是遭受不完全的精神攻击,就落到这种下场,不敢想像要是精神攻击发挥到极致。会是什麽结果?

另一方面,我会落到这种处境,那我的两名同伴目前会是什麽状况,也就不难想像了。

大祭司照理说该有很深厚的心灵禅修,但看他像只野狗般嚎叫逃命的样子,大概不用指望他什麽,话说回来,就算他安然无事,我也不觉得他会跑出来救我,没落井下石就很有良心了;至於冷翎兰,她的精神状态不会比当初羽虹好到哪去,精神攻击正是她的克星,现在应该早就被放倒了吧?

换句话说,现在想靠同伴是没用的,只能靠自己了。身体不听使唤,站不起来,但我是不是有些什麽其他办法可用呢?

(不用想太多,先召唤只淫神兽来自保吧,省得一狗票家伙在脑里闹来闹去,没半点实质帮助。

我想要召唤地狱淫神,但咒文唱颂出来,竟是毫无反应,我讶异地发现目前的自己不能召唤地狱淫神,这处空间可能具有封锁淫术魔法的功能,求生只得另寻他法。

幸好,回复行动没有花我太久的时间,约莫几分钟过後,我重新取回了身体的控制权,痛仍是痛,却已不会痛得麻木,我强忍着站起来,想要先弄清楚自己所在的环境,开始做事。

寻找同伴是首要任务,就算找不到大祭司,起码也得先把冷翎兰找出来,而这并不是一件太难的工作,我才侧耳倾听几秒,就听见黑暗中的剧烈喘息、撞击之声,而且还是女子的声音……我相信那定是冷翎兰。

循声找去,我脑里首先浮现的担忧,倒不是冷翎兰已经被干掉,或者伤重程度,而是我现在所经历的东西,只不过是另一场幻觉、另一波的精神攻击,这种事绝非没有可能,高等的幻觉陷阱本就是一波接着一波,我虽然觉得自己很清醒,但在幻觉的世界里,「我觉得」三个字就是最要命的错。

是否幻觉,我判断不出,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但就算是幻境,我也不晓得突破幻境的条件是什麽,着实头痛。

黑暗中不辨距离,我大概往前走了百步,听到前方的声音越来越大,跟着被某个东西用力撞到,将我撞倒,一团混乱中,终於确认撞倒我的人是冷翎兰。

「喂,醒醒啊,是我啊!」我努力叫了两声,换来的是一腿扫来,踢在旁边的石壁上,碎石四溅,证明冷翎兰神智已失,完全听不见我的声音,我还要特别小心,否则随时会给她失手干掉,毕竟在这种状况下,她全身力量不能自制,要是以第七级力量出击,别说是近在咫尺,恐怕二十尺内都算她的气劲波及范围。

在黑暗中待久了,我的视力渐渐能适应,可以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像,但要应付眼前乱局却嫌不足,我想要弄点照明的装备,先後从怀中取出火摺与魔法石,可是这两种照明工具所放出的光,却迅速被「黑暗」给压迫、吞噬,在熄灭之後,就连工具本身都被损坏。

「这麽厉害?难道……只能用魔法来照明?」

想起大祭司的作法,我很想依样模仿,却晓得自己没有那种本事,哪怕是胡乱放个火球出来,都可能引起反效果。

「对了,穷则变、变则通,淫术魔法也可以拿来当灯的。」

之前召唤地狱淫神失败,淫术魔法看似被彻底封锁,但是当我运聚魔力,召唤较低等级的淫精灵,召唤却得到了成功,几十只淫精灵在黑暗中凭空出现,点点红色火芒照亮四周,让我看清楚所在的环境。

黑暗,看似无边无际,除了脚下的石子地,还有前方的一堵石壁,我就看不见其他的实际景物,连我削刚是从哪个方向走来都看不出。

冷翎兰……这个平素威风凛凛的女战神,这时英武尽失,躺倒在地上,两眼翻白,身体激烈地抽搐着,面容扭曲,仿佛正陷入一场恐怖的恶梦,喉间荷荷出声,不断发出野兽一般的低吼声。

如果说这是恶梦临身,那冷翎兰的睡姿实在差劲,她手臂挥动,两腿乱踢,力道奇大,所碰之处石块进裂,连飞溅出的碎石都呼啸飙出,普通人想要靠近,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我很想就这麽把人丢下不管,看看她稍後会否自行转醒,无奈就是狠不下这个心,因为正常状况下,陷入精神攻击的人不可能自行苏醒,更何况我嗅到冷翎兰身上的血腥气味,她身上已然有伤,若情况再这麽恶化下去,送掉小命只是早晚的事。

「……连靠近都靠不过去……啧,先要让她不乱动,才有办法帮到她,但怎麽让她不乱动呢?」

用手抓住或按住她,这种事情绝对没有可能,冷翎兰的手脚挥动,都已经催上了力量,我一旦靠近被扯入,立刻就会被拆骨粉身,更别说把她按住;用迷药也不行,她本来就已经不醒人事,我怎麽把一个已昏迷的女人再迷倒?

左右思索,旁徨无计,最後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办法。把女人抓住不动,这种事我做不来,那就找专家,现在这种地方虽然请不到人,却还是有办法召唤来的。

「专业人士,靠你了。」

我开始吟诵咒文,「太古的性慾精灵们啊,我以约翰·法雷尔之名,与你们签订契约,请借予我你们的力量,服从於我,具体而现形,出来吧,淫兽!」既然可以召唤出淫精灵,那也可以试试看召唤出淫兽,幸好运气不坏,一举成功,当三头体型庞大,好像一座小肉山似的章鱼形生物,挥动身上几十条触手,在黑暗中出现,我几乎要欢呼起来。

「冲锋!给我搞定她!」

淫兽的生物本能就是掳获、奸淫雌性,从中获取生命能量,即使没有我下令,牠们也会自行寻找最靠近的雌性,进行侵犯,而在这个空间里,冷翎兰就是唯一的目标,三头淫兽挥舞着触手,争先恐後地逼近冷翎兰。

单从战力上说,这些淫兽没有痛觉,又是单纯的肉块聚合体,受创了还有相当的速癒效能,身上几十只触手同时挥动,犹如几十样兵器一起运用,非常难对付,可以匹敌一支小型军队,甚至堪称是淫术魔法中最实用的召唤兽。然而,这次召唤的效果就不是那麽理想,因为对方的战力远远超过一支小型军队。

手上没拿着霸海的冷翎兰,战力比平时减弱数分,这种无意识状态也令她产生破绽,但若以为这样就能把她轻易擒下,那就是大错特错。身为当今世上的一流武者,日积月累的苦练,纵然是不具意识,身体也会本能地进行防御,而且还是提运真气的强悍防御。

「喝!」缠向冷拥兰的触手,还没有碰到,便被她护身真气所阻,即使真的缠上了冷翎兰的身体,她发劲一拉,沛然大力如山洪暴发,竟然反过来把触手拉断,或是把淫兽的庞然巨躯给扯近,进入她的攻击范围,然後挨上碎体的一击。

淫兽挨上冷翎兰一击,就像是用大铁鎚砸冰块,碎肉四溅,受到创伤,但还不至於致命,不过随着冷翎兰运用的力量递增,一拳带着刀气轰出,淫兽的身躯就抵挡不住,锋锐刀气不单是切裂躯体,更直接入体断灭生机,哪怕淫兽的癒合速度再快,也是一刀毙命。

最初召唤出来的三头淫兽,支撑不了多久,就被冷翎兰一一宰掉,这点尚在我预料之内,所以没等淫兽被宰光,我就再次进行召唤,又召唤出四头淫兽发动围攻,触手乱舞,前仆後继,一定要把这女斗士给摆平。

召唤淫兽要耗损魔力与体力,换作是以前,这一招我肯定做不到,但随着修为提升,我连地狱淫神都可以复数使用,要反覆召唤出淫兽来自是不在话下,如今要放倒冷翎兰,不能力敌、无法智取,就只好打团体战,期望蚁多累死象,耗光冷翎兰的体力,再来擒人了。

(仔细想想,这种事情以前好像也有过,星玫那时候扮成男儿身,我和巴闭联手把人搞定,当时也是召唤淫兽来耗她体力……这对姊妹的遭遇还真是差不多,连穿的衣服都同样是车装呢!这样说来……好怀念那时的日子啊,明明才没有几年,怎麽恍如隔世了?

战斗之中失神,实在是不可原谅的大错误,我一下分神,差点被冷翎兰杀光淫兽,闯到我面前来,幸好用来照明的淫精灵自动护主,再加上超级不牢靠的贤者手环奏功,帮我挡了一记击杀淫兽後透发过来的拳刀,这才让我争取到时间,再次召唤出淫兽来挡灾。

「淫兽们,冲锋!连这麽一个女人都搞不定,你们还算是堂堂的雄性生物吗?给我冲锋!」淫兽是否懂人言,我也不太敢肯定,但是当牠们一波一波冲上去,被冷翎兰一一解决时,这些原本只懂得奸淫、綑缚的单纯生物,终於学会了畏惧,不敢再冲得那麽快,甚至还有一头淫兽,被召唤出来之後并不冲锋,而是在我面前仓皇地摆动触手,好像要说什麽。

虽然荒唐,但从那头淫兽的双眼,我仿佛就能读出牠要表达的讯息,与牠谈话。

『BOSS!敌人太强,弟兄们顶不住了,请你让大家撤退吧!』真想不到,淫兽居然还会求饶想撤退,冷翎兰对牠们造成的压力实在太大,这点她应该非常自豪,但如果不在这里把她打倒,她一条小命可能就要送掉,所以虽然我也觉得这些淫兽可怜,却只能命令牠们恃强硬攻。

「不行!我也是花了精气才召唤出你们的,你们说撤退就撤退,那我怎麽办?不管多少牺牲,今天一定要把这个女人拿下,给我冲锋!」这一瞬间,我又重拾过去在阿里布达当将军,指挥手下士兵去死的感觉,虽然感觉很爽,但却於事无补,冷翎兰骁勇善战,拳刀纵横,当者披靡,淫兽群在她手上死伤惨重,尤其是当她把力量运到第六级,连环刀气破空发出时,局面根本是一面倒,淫兽群只有挨宰的份。

我实在很想蹲在地上痛哭流涕,碰到这种淫兽杀手也不是我愿意的,转眼间已经二十几头淫兽壮烈牺牲,冷翎兰那边虽然气喘吁吁,看来随时会倒下的样子,但攻守之间,仍是威力十足,说不定再撑上个把时辰都行,那时我反而要先倒下。

无奈,局势发展至此,已是骑虎难下,不把冷翎兰摆平,我一切努力付诸东流,更没可能独自求生,所以唯一所能做的,就是不顾一切地加码,赌上所有魔法力,来一次疯狂大召唤。

「太古的性慾精灵们啊,我以约翰·法雷尔之名,与你们签订契约,请借予我你们的力量,服从於我,具体而现形,出来吧,淫兽!」破釜沉舟的意志,创造了奇蹟,尽管一瞬间气空力尽,累到腿软,但我居然一次召唤出二十几头淫兽,配合场上犹存的十四头淫兽,总数逼近四十大关,真可以组成一只淫兽部队。

很可惜,战争从来不是数量多就稳赢,这批淫兽在冷翎兰疯狂提升的力量下,只有被砍的份,千百触手同时挥动,虽然又快又密集,却快不过如雨刀气,连冷翎兰周身一尺都接近不了,就被削断成碎块,转眼间,就又有五头淫兽被干掉,全都是刀气破体,断绝生机,硬生生把小山似的肉躯破斩成方块细丁。

在这种情形下,淫兽们再次来到我面前,试图交涉,牠们狂舞着触手,用焦急的眼神告诉我无力支撑之讯息。

『BOSS!这次真的撑不住了,敌人实在太厉害了,我们死伤惨重,再这样下去,会全军覆没的!』「不行,这次我下的是死命令,一定要摆平敌人。你们居然对一个女人认输,这样还有身为淫兽的自尊吗?全都给我上!对付这种败类,不用讲究江湖规矩,什麽手段都可以,如果实在胜不过她,你们就全部都牺牲在这里吧。」

或许,淫兽真是一种讲信用的召唤魔物,碰到这样的死命令,人类士兵可能早已譁变,但淫兽们听了我的命令,知道交涉无效後,居然不约而同地转身,朝着目标前仆後继地冲过去。

『哇~~~BOSS你冷血的!』不是说笑,在牠们转身冲锋的那一瞬间,我确实看到,有几头淫兽的眼中洒出了泪水,要说这是「泪奔」,我想也不会太夸张,尤其是……我还捏了一下自己的脸来确认清醒。

再强调一次,这不是说笑,尽管看起来很可笑,但此刻我确实是以严肃的心情,认真记住此时此地,有一群伟大的淫兽,豁出牠们的志气与荣誉,为了冷血雇主的命令,不顾一切去牺牲的事实……

碰上冷翎兰这样的强者,淫兽们没什麽太有效的战技,不过,越是这样的单纯生物,越是有着单纯的攻击手段,淫术魔法书中居然没有记载,这些淫兽与史莱姆有着一个相同的天赋异能。

自·曝!只听见轰然一声巨响,跟着一响又响,灼热暴风飘向四面八方,更将我狂震了出去,重重坠地,不晓得又震断几根骨头。

仅存的三十几头淫兽,包围住冷翎兰,集体自爆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