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三十二
第一章
高手之高
奇人之奇

索蓝西亚大祭司柏南克,是一个对我非常友善的精灵,我们意气相投,志趣相通,如果换个时空背景认识,我们可能会成为很好的酒肉朋友。

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很难理解。行走江湖多年,甚么贪官污吏,无能匪类我没见过,那些愚蠢又废物的贵族,高官,我真是见得太多了,认真来说,无耻与无能才是这些人的真面目,不值得奇怪,如果情形倒过来,那就是真的会吓到我了。

昏庸无能的高官蠢货我是见的多,但昏庸到柏南克这种程度的,也真在是骇人听闻了。撇除茅延安不谈,这个老头堪称我此生所见荒淫无耻之最,一个人厚脸皮不难,但是要厚到这程度,那也于是普普通通做得到的。

只是,怎样荒淫无耻也好,这么多年的江湖经验告诉我,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就算偶尔有免费宵夜可吃,那个晚餐也一定很贵。一个人身居高位,要是没有相应的实力,别说稳坐位子十多年,连十多天都不可能,好比冷弃基能够当了几十年的国王,看似无能,但他至少有“能”去让手下效忠不造反,早期有变态老爸,后期有冷翎兰,换仍是其他人夺了他的位,早就被变态老爸和冷翎兰干掉了。

柏南克再怎样无能,终究是当了几百年的索蓝西亚大祭司,即使他的实战能力随着岁月流逝而腐朽,也一定有些让人不可小觑的地方,要不然……我不信精灵世界就没有争权夺利,这老头早该成为别人足下的垫脚石了。不管外表看起来有多蠢,千万别小看生存者的本事,这是我一直都相信的事。

我不敢太小觑大祭司,心裡姑终存着几分谨慎,但这分谨慎却慢慢变成了钦佩。说起来是有点好笑,然而,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我是真心地佩服这个老头子。

单从行为来看,大祭司就是一个无能兼无耻的色老头。他的无能姑且不论,一个人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实在是很不容易的事,至少我就做不到。

普通人大概都以为无耻是很简单的事,只要做到埋没良心就好,可是,良心。羞耻心是用大半辈子建立起来的价值观,厚着脸皮。大着胆子去出一次丑不难,若要长时间厚着脸皮干事,在三更半夜独处时不会迷惘。不觉得痛苦,那就实在是很不容易。

我自己偶尔深夜梦迴,都会感到一种莫名的空虚,那是对现实生活与价值观的质疑。我很肯定这个世界的许多现有观念不适合自己,但我并不确定自己目前所走的道路,会有怎样的一个结果。这样的心情,相信很多人都有,因为这样就是人之常情。

柏南克种种荒淫无耻的作为,匪夷所思,他不单单只是好色,而是把商一切搞到像是呼吸喝水般自然。

在百多人面前公然性交,我们觉得很丢脸,他不以为意;以堂堂大祭司之尊,为了几帖春药配方,各我谄媚讨好,我觉得他不用做到这种地方,但他却不当回事。

精灵是高贵的种族,对于一些礼仪与道德的矜持,比人类更甚,但柏南克这老东西……别说是精灵,能和他相比的人类恐怕都不多,我越来越觉得,他不是无耻,而是……“放得开”道德。耻辱,他都不放在眼裡,就连甚么身分。地位。尊严,他也全不在意,这个老东西的心裡,彷佛全无羁绊,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约束住他。在我们看来,他身居高位而荒淫无耻,是索蓝西亚的活笑话,但如果我们所重视。觉得好笑的那些观念,对他而言毫无意义,那么被当成笑话看的是他?还是我们?

这些念头,最近在我心中偶尔闪过,并未深思,但这种情形今天却出现变化,因为我碰到了一个很要命的问题。

之前我和大祭司约好,让他把雷曼王子派给他的美人护卫交给我,让我干上几次,佔点便宜。其实以我们现在的状况,步步为营,如履薄冰,实在没有多馀的心思去猎豔寻欢,之所以提出这个要求,目的只是为了被洗脑的碧安卡。

碧安卡被改造强化,又遭到洗脑,成为雷曼手中的一张王牌,连伦斐尔都为此吃上大亏,我若是能透过碧安卡,了解雷曼所用的手法,甚至进行反控制,那对我大大有利。

大祭司说话算话,在收了我所贡献的美女肉奴后,果然向雷曼提出要求,把碧安卡送来。

想到当初在拉萨,我对碧安卡强行颜射。喷在她小嘴内,看她那又悲又愤,拚命忍住泪水的表情,堪称最大的亵渎,至今回想,仍今我兴奋莫名。

相比之下,现在的碧安卡就是另一种味道。经过雷曼王子的改造,她的外型上还保留了精灵的特徵,容貌秀美,身材修长,一双尖尖的精灵耳朵最是显眼,但顶上的螺旋独角,看来应该是移植其他生物之基因入体,所造成的影响,连带造成的效果,就是身材也变得玲珑有致,胸部都有料不少。

察觉到这一点,我的心情自是不坏,虽然碧安卡不是我志在必得的那种对像,但横竖都是要干,干一个精灵美少女,总好过干又老又丑的中年肥婆。

“妈的,这个死臭婊子,`前一段时间袭击我们,也搞得我们够呛的了,现在落在我手裡,等一下绝对搞到你呼天抢地,求死不能。”

想得兴奋,我有些忘形,自言自语起来,这些话本来不要紧,也没有别的人会在乎,偏偏旁边站了一个冷翎兰,她一听到我这么说,表情立刻就变了。

“真的有本事,就凭自己的力量去把人擒住,像你这样命人送来给你姦淫,算不上英雄手段。”

冷翎兰澹澹说着,全然没察觉到自己话裡的大破绽,照这么说,原来凭自己的本事把人擒住强姦,这样就是英雄手段?不过,说到这裡,冷翎兰表情又是一变,望向我的眼神像在看什么噁心事物,低声问了一句。

“你……你该不会以前也这么背后说我过吧?”

尴尬的问题,尤其是以我们现在的关係,分外难以回答,我也只能含煳道∶“你之前的敌人,只要是男人,哪个没有这么说过?”

冷翎兰闻言,怒瞪了我一眼,正要说话,忽然身驱一震,露出难以置信的惊愕目光,我心知有异,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碧安卡后头还有一个人,正跟着她一起走入营帐。

碧安卡不是孤身前来,这多少让我有些意外,跟着她走进来的那人,竟是个人类女性,全身笼罩在黑衣黑纱底下,遮得严严实实,不见面目,我差点以为是华鬼婆来了。

这名女子手执法杖,还是一名魔法师,身上隐约传来魔法波动,感觉起来实力非同小可,我很快就记起,她正是那晚雷曼亲自进攻峡谷时,在旁边帮着施放“阴风怒号”的女魔法师。

能够施放究极魔法,一身修为殊不可轻,我当时就惊讶于雷曼身边怎会有此人物?现在近距离看到,讶异更甚,既不可解雷曼为何把这号人物派来,也想不通为何我对此人有一种熟悉感。

(奇怪,怎么会觉得眼熟?是我的什么谅人吗?还是有过一面之缘?但我这边别说没见过如此强大的女魔法师,就连想不起来有这么一号人物啊,无论是阿里布达。伊斯塔,还是金雀花联邦,人类阵营什么时候出了这种杰出女性?

想来想去,脑子裡真是一片空白,找不到丝毫线索,就在这时候,大祭司过来,在我耳边低声道∶“不错吧?三王子派了两名美人护卫过来,这个给你干,另一个就老哥哥自己收下了。”

危险人物先让大祭司去接触,这是比较安全的作法,我事后旁敲侧击,仍可以得到不少情报,照理说是最好的安排,但不晓得为什么,听大祭司这么一说,我忽然生出一股恐惧感,好像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此事发生,整颗心紧张地纠结在一起,短短几秒过去,甚至还流下了冷汗。

这时,那种异样的熟悉感,直接变成了我的紧张之源,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女人我应该见过,而且还很熟,只是每当我想要看清楚她的轮廓与长相,确认她的身分时,眼中就一片模煳,看不清楚,好像我内心深处明白,如果把她看了个清楚,某些我不愿意面对的事,就会被重新摊开在面前,逼得我再无退路。

(这种压迫感是什么回事?与面对高手时候的压迫感不同,是什么人能给我这样的压力?奇怪,我……

要是有得选择,我真想立刻掉头,跑出营帐,但这种事却是现在不可能做到的,于是我就站在这裡,看着那名女人掀开头套,露出了底下的面容。

确实,这是一张我极度熟悉的面容,虽然它有着我全然陌生的表情……

瞬间,我脑海裡“轰”的一声,把所有的思绪炸成灰飞,我不可能认不得眼前的这张脸,即使表情有变化,但那无疑就是阿雪的脸……或者,我该说是天河雪琼的脸。

目光焦点从我的脸往下移,越过颈部。肩膀,停留在胸口。黑衣的遮掩下,浑圆硕大的双乳,随着呼吸而起伏挺动,时时刻刻都会裂衣而出,如此圆硕的巨乳,堪称是最佳的身分证据,若是超级胸部鑑定师心剑神尼在此,肯定会立刻点头同意我的判断。

溷乱的意识,我没办法轻易相信这个事实,但眼前的一切却无可辩驳,狐耳。兽毛这些明显的特徵全部消失,这个女人是百分百的人类,就算我不想承认,冷翎兰澹澹的一声惊呼,却将我的否认轻易打破。

“……雪琼?”

天河雪琼是光之神宫的圣女,与冷翎兰的交情极好,虽然天河雪琼追随心剑神尼,长年在孤峰之上修行,不接触外人,但她与冷翎兰同为本代慈航静殿最杰出的女性门人,两人互相钦慕佩服,自然结交,成为彼此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别人或许还认不出天河雪琼,冷翎兰肯定不会认错。

因为很清楚这个事实,我的一颗心笔直往下沉去,看见冷翎兰情绪失控,一个大步往前踏去,我想阻拦,却是慢了一步。

“雪琼?你是雪琼吧?”

乍见故友,冷翎兰激动忘形,一步往天河雪琼踏去,手直接按向她的肩头,虽然不是带有敌意的动作,但高手出招,习惯成自然,这一下拍落,五指所按范围,己将对方整个肩头。颈项范围笼罩。

针对这份危机,天河雪琼顿生反应,冷翎兰的一掌尚未落下,天河雪琼肩头陡然生出一股黑气,如雾如云,看样子应该是某种腐蚀血肉的防护咒术,冷翎兰识得厉害,雪腕一翻,急速撤手,哪想到那团黑气竟受牵引,缠向冷翎兰的手掌,要是被黑气沾上,绝不可能无伤而退,情势至此,不露点真功夫是不可能了。

“吽。”

冷翎兰低喝一声,气劲随发,慈航静殿嫡传的纯阳正气震发,与缠腕而来的黑气对撞,阳盛阴衰,将黑气震得溃散消灭。黑气一灭,冷翎兰未及喘气,一柄法杖直袭而来,冷翎兰空手招架,上脸上露出错愕神情,显是法杖上的力道之大,超乎意料。

魔法师全身的能量都被转化为魔力,不太可能有力气很大的,除非是少数特例,或是使用能将魔力转化为打击的神器,冷翎兰一时不防,这一下吃了暗亏,但她变招奇速,第二次鼓劲回击时,锋锐刀气蕴含其内,与法杖对击,爆出巨响。

这几下诏招发生得很快,两股巨力一碰,冷翎兰与天河雪琼都被震开,一旁的碧安卡身形闪动,要趁隙攻向冷翎兰,但早已有备的我,扣动破魔枪扳机,一枪射出,碧安卡后退闪躲,虽未击中,却也让她无法再行进击。

冷翎兰身形甫定,还要往前扑去,我一手按在她肩膀上,对她摇了摇头,阻止她的妄动,这时,大祭司才像是惊魂甫定清醒,嚷了起来。

“怎。怎么回事?这边是怎么搞的?有话好好说嘛,怎么动起手来了?”

大祭司望各我,道∶“怎么了?不是为了争女人而不开心吧?女人嘛,到处都有,不必争啊。”

冷翎兰的男装打扮,让大祭司搞错了她的性别,将她的出手当作是抢着争女人,这点让我觉得有些好笑,尤其是当大祭司来到我身边,悄悄说话的时候。

“喝,老弟,你这也太过分了吧?不是说好只弄女人给你一个搞的吗?怎么又多带一个来?你想玩群交要先说一声,让老哥哥我准备一下嘛!”

“……准备什么?”

“就算不准备道具和药,至少也要换一件好脱一点的裤子,或者直接不穿裤子,这样才好扑上去就干,至少能抢羸你们年轻人啊。”

“……老天,碰上你,我真是想不写个服字都不行啊。”

也真要感谢大祭司一下,由于他的浑帐说话,让我稍减轻紧张,能够理性思索。

眼前的事情很清楚,虽然说天底下有面容相似的,但这样的长相,这样的巨乳。这样的黑魔法,能够兼备这三个条件的女人,除了天河雪琼再没有可能有第二个。

灵柩被碧安卡所夺,天河雪琼出现在这裡,这之间的变化,当然就是雷曼在搞鬼,不过他的实力之强,手段之高,远远超出我的预期,若非此刻亲眼所见,委实难以置信。

雪琼体内的恐怖能量,几乎已经到了黄土大地上无人可治的程度,慈航静殿。伊斯塔的众高人对此圴束手无策,就连白拉登这样的高人,都只能提出大地次心的解救方略,无法亲力救治。而看天河雪琼如今的状态,行动无碍,还能运用魔法力,足见雷曼确实搞定了她体内的问题,又不是使用大地之心,这背后所牵涉到的能力实在是惊人。

除此之外,当初天河雪琼落入黑龙会手中,惨遭肉体改造,变成半人半兽的情况,这些年来我潜心思与研究,还请教过无数专业人士,都找不到破解方法,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个不可逆的破坏改造,还原希望可以说是没有,但如今,我眼前正呈现一个不可能的事实,半兽人的身体还本归原,回复人类之身,简直是噩梦重临,我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我还得起,你却未必收得下。”

雷曼临去时说的话,言犹在耳,没想到是以这个形式呈现,真是今我恨得牙痒痒的。

观看天河雪琼的表情,喤然比碧安卡多点人情味,但其实好不到哪去,很明显是被人操控神志的状况,换句话说,就是是失去自我的傀儡状态,毕竟雷曼将她救醒。改造,是为了当手下操控,没理由给她完好的精神,控制不住。

这样一来,对我也是好事,至少天河雪琼认不得我,也想不起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事,省得她马上就要杀过来。

(可是,我与阿雪的……

想到阿雪,我胸口陡然一阵难忍疼痛,近似撕裂,差点就在表情上露出破绽,总算我还记得现实状况,强忍下来,换上一副淫笑的表情,把大祭司拉到一边,窃窃私语。

“老哥,别的不讲,眼前出了一件大事,你可知道这个黑衣魔法师是什么人?”

“……天晓得,好像是雷曼那边新招揽的人类助手,国家出钱的。”

“名字呢?送来的时候没有自我介绍吗”“叫做什么雪琼……咦?你们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的?我都还没提起,你们就知道了。”

“别管这个,我告1你,这个女人大有问题,碰不得啊。”

“为什么?她下面烂了?还是得了很厉害的性病?”

“比那个更糟糕,你知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来头,她是光之神宫的圣女天河雪琼啊!”

我正色道∶“慈航静殿的圣女,当初说是要去巡游海外,增广见闻,回来以后很有可能接管神宫要职,甚至成为一下任神宫之主的,怎么会出现在这裡?还一副性奴隶的模样?”

“什么?这个女人是慈航静殿的圣女?……这样事情可就大了啊!”

大祭司满脸震骇之情,儘管慈航静殿所侍奉的神明。宣扬的教义,与精灵世界全然无关,但慈航静殿在人类世界的影响力,却不容小觑,索蓝西亚除非想要得罪全人类,不然就不可能无视慈航静殿的力量。

“当。当真是慈航静殿的圣女?你该不会认错吧?”

“此事千真万确,就算我会认错,我那名手下以前当过圣女的护卫,是绝对不会认错的。你们把光之神宫的圣女弄来当手下,这件事如果传了出去,别说是变成国际问题,一个弄不好,就算掀起战端都是有可能的。”

我说得慎重,还刻意装出恐怖表情,希望能够唬过大祭司,让他晓得事情的严重性,哪想到这傢伙听起来,脸上慢慢露出喜色,好像听见什么大喜事一样,还握着我的手,兴奋道∶“太好了,想不到雷曼真的送了一份大礼过来,我搞来干去,只上过本族的精灵圣女,还没有干过人类的圣女咧,雷曼这份大礼真是有心了,兄弟你带着你的妞回去慢慢搞,老哥哥我要在这裡立刻享用了。”

“喂,等等,我刚才说……”

“等什么等?这种事有什么好等的?难道……你也想要分一杯羹?”

说到这裡,大祭司好像怕我抢他女人一样,一副很提防紧张的样子,退了两步,眼睛朝我上下打量。

“之前都已经讲好了,你要把碧安卡带回去干,现在碧安卡来了,另外送来的这个应该归我,你想上可以,但要排队,最起码要等我干完一次……不,起码一晚,才可以交给你干,插队是万万没得商量的。”

这些话大祭司说得非常认真,旁边的冷翎兰听了,气到脸色发紫,差一点就要再次出手。

我朝冷翎兰使了眼色,让她先别妄动,由我来试着解决问题,但我自己也知道事情不好办。

(要命,这个死老头怎么如此不识大体?好色误事也就算了,居然连战争都不放在心上,索蓝西亚有这种大祭司,真是倒了八辈子楣了,唉……索蓝西亚怎么样关我屁事,问题是这样一来,阿雪就要被人干了……妈的,毫算要立刻翻脸,也不能让阿雪被老色狼给干了。

决心有了,但怎么维护这样的决心却还很茫然,我试着苦劝大祭司,希望他能够以苍生为重,不要为一已私慾,将索蓝西亚的精灵拖入战火之中,但他却一脸诧异的表情,说我这个人素以自私自利闻名天下,怎么会说出这么可耻的话,又表示慈航静殿的心襌大师为人和善,比谁都要更怕两国交兵,生灵涂炭,只要遣使者去向心襌大师解释,做点利益交换,他肯定不会为了一个圣女搞到开战。

(妈的,不得不承认老色狼还有几分本事,看人看得挺准的,心襌大师不会为了交换利益而弃人不顾,但如果说到苍生福祉,他九成会让步。老色狼有一套,换作是我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我侧目瞥见冷翎兰脸色微变,看起来是与我同一想法,但事情要这样被溷过去,我们就麻烦了,于是我开始危言耸听,说雷曼把这个烫手山芋送来,肯定不怀好意,另有阴谋,要是就这么煳里煳涂把人给干了,说不定会吃上大亏。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总该谨慎一点,但大祭司仍大刺刺地表示,“那有啥关係?人是我在干,祸是大家扛,这种买卖怎样做都划算,我不吃亏啊。”

听到这合话,我气起来真是想把这个老色头一脚喘倒,但此情此境,偏偏又不好发脾气动手,而大祭司竟看不出我的愤怒,还在那边用色眯眯的眼神,打量着天河雪琼肥硕白皙的巨乳,贪婪地搓着手,说什么既然是圣女,一定也是处女原装货,这次真是捡到大便宜,竟然能替人类的圣女开处。

(处女?对了,阿雪还没破身,此计可用。

脑裡念头一闪,我刻意拉长声音,皱眉道∶“据我所知,人类世界的圣女,都有锁贞圣咒护身,如果这封印还在,你想要开处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搞不好还会吃上大亏。”

“啊!这个问题我没想到!”

大祭司惊呼一声,表情变得阴晴不定,我庆幸此计奏效,鬆了一口气,却看见大祭司阴霾的表情迅速变化,很快就变成了笑脸,心裡暗叫不妙。

这个老色狼一定是想到,圣咒封锁之下,要强行破处有相当风险,弄得不好还会反伤自身,若是命根子受创,以后连干别的女人也不行,太不划算,但前路不行有后路,就算干不到圣女的处子穴,能鲷够替圣女的屁眼开处,未尝不是美事一件。

普通人的脑子不会那么快,但……这次碰上完全与我同类的人,我想到的他都会想到,抢不着任何便宜,更没法制敌机先。眼看事情就要无可挽回,忽然我发现到大祭司的眼神有点奇怪,好像在期待我对他说些什么,此时我明明已经技穷,无话可说,他所期待的东西是……

转念一想,我连骂自己煳涂,居然把事情的核心给忘了,同时也恨恨地瞪了大祭司一眼,这个卑鄙无耻的老头,为了要迫我提出交换条件,居然连自己国民的生命福祉都可以不顾,真是无耻至极。

“嘿,老哥,我知道你出手从不无功而回,干不到女人总要捞点好处,本来此事与我无关,但不巧我和慈航静殿有点交情,看你这么干人家圣女,说不过去,不如你提个条件出来,要怎样才能交还这个女人呢?”

“老弟,这才上道嘛,讲一堆什么生灵。黎民的,关老哥我啥事?要关也只关心襌那一类傻鸟的事,现在这块美肉掉在老哥哥我面前了,你要拿走,老哥哥我不能不顾兄弟道义,英雄有成人之美嘛,但你也不能全拿走啊,好歹也得留点东西下来,要不然……不就是你没义气了吗?”

真是鬼扯,我还是头一次听到有哪个英雄把义气放在大义之前的,索蓝西亚出了这种宗教领袖真是天谴,不过现在我也没得反驳,只能顺兼说下去,看看他有何要求。

“哈哈,美人如玉,自然不会让你拿金银财宝来换,这太俗气……更何况,我也不缺那些东西。”

大祭司朝我看了一眼,又望向冷翎兰,道∶“其实,不就是找个洞干嘛,老哥哥我也没那么挑剔,不瞒兄弟你说,老哥哥在这方面的口味是老少咸宜,童叟无欺,说得明白点,就是只要俊俏,性别不是障碍,种族不是问题,嘿嘿,你的这名随从也挺俊的,不如老哥哥吃点亏,用圣女换你的随从,让他陪老哥哥一宿,如何?”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