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三十一
第二章
灵肉买卖
廉价真爱

不可否认,冷翎兰提出的这个问题很棘手,甚至很要命。我们这些人突然进入索兰西亚,像冷翎兰还可以改作男装,只要她不把霸海拿出来晃,旁人就算看穿她是女扮男装,也不会立刻想到这事阿里布达的二公主亲至……当然,我觉得这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索兰西亚那边有九成五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

但比起冷翎兰,琳赛是一个更藏不住的存在,任谁都可以看出她是矮人,三王子雷曼那边也绝对知道她是来干什么的,届时,为了末日战龙,雷曼方面就会要求我们交人出来,敌众我寡,我们除了乖乖把人交出来,还能做什么?

当然,如果抱持着玉石俱焚的决心,我们可以当着雷曼的面,把琳赛干掉,肉体也瞬间毁去,来个一拍两散,谁也得不到藏在琳赛体内的秘密,这么一来不但可以阻扰敌人,说不定还能让末日战龙无法组装,皆大欢喜……只是,做到这一步好像谁都没好处,唯一会高兴的只有白拉登,未免太过本末倒置了。

冷翎兰道:“你也不可能用什么人道理由来推脱,这种话从你口中说出,太没有说服力,而且……对方来接人的时候,一定是用迎娶这个理由,你又怎么拒绝?”

这个……确实是让我没得反驳,我们本就是来送亲的,现在人已经送到,要是雷曼来迎亲,我很难说不行,况且,我们与琳赛非亲非故,又凭什么来替她出头?

“所以,你是在催我早点把她干掉,大家一起肢解了矮人,看看有什么东西好拿,早点拿了奖品回家睡觉,是吧?”

“我没有这么说。”

“那你又是什么意思?”

冷翎兰的态度让我也搞不清楚,追问一句,就看她神色怪异,冷然道:“我也不知道,这次我是来协助你的,就是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可以处理这些问题。”

这真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心态,我难以理解这个变态妹妹的想法,不过这件事也确实改由我来处理。

“琳赛那边,我会去搞定,但有一个麻烦人物要扔给你,说不定你可以去和她聊聊。”

“谁?”

“夏绿蒂啊,你的女性同胞刚才差点被奸了,你这个公认的女性救星,总不会毫无表示吧?”

我说冷翎兰是女性救星,这话不假,阿里布达境内的女性,只要有了什么冤屈,往往都会视图向这位女性救星求援,虽然不是有求必应,但也替不少女性伸冤雪恨。

只不过,我提她女性救星的这个外号,却没有什么好意,因为整个阿里布达都知道冷翎兰没有男人,凡是男性说到这个女性救星,都当她是个搞同性恋的冰山女,这件事冷翎兰自己也知道,听我这么一说,她当然晓得我的意思。

“强者自强,我不是保姆,不是什么地方有个女人哭,我就会跑去拯救,只有自己能够站起来的女人,才值得我去帮一把。”

“你觉不觉得自己很神经病?既然人家自己站得起来,又哪还需要你来帮忙扶?”

这句话是单纯找碴,我也明白冷翎兰的意思,是帮忙扶起那些能站却未站起的人,但她没有受我这句找碴所困惑,冷冷道:“自己站不起来的人,我又能帮到什么?”

话很冷,可以看出来冷翎兰着实看不起夏绿蒂,虽然碰到她性命危险,还会基于人道,出手救援,但要她去顾到夏绿蒂的心情……很明显,冷翎兰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我也不再说什么,离开了这座营帐,出去寻找琳赛,脑里却在思考很多东西,之前冷翎兰对夏绿蒂颇为重视,不但为她引荐,让她去金雀花联邦发展,就连在装甲列车上战斗时,都为了夏绿蒂而住手停刀,这才中了暗算,被我所擒下。

那时候,冷翎兰是把夏绿蒂当成一名自立自强的新女性,欣赏她的人格特质,这才会对她青睐有加,屡屡扶持,但后来看见了夏绿蒂的丑态,发现她已经沉沦堕落,不可自拔,以冷翎兰个性上的洁癖,自然不可能再对夏绿蒂有什么好感,甚至还说得上嫌恶,如此一来,就变成现在这样子了。

冷翎兰喜欢什么人、讨厌什么人,都是她的自由,我管不着,但身为她的兄长,我其实有一个劝告相对她说。

(你够坚强、够倔强,但人心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强,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像你一样,如果是用这样的标准来要求人,早晚有一天,你自己是会吃苦头的啊……我觉得我的预测早晚成真,但话又说回来,我自己的仇家也够多了,似乎没有资格指点别人如果不被砍吧?

那些白家子弟正忙着回收木橇,我碰到他们,着实慰问了两声,他们这一整天忙着挥电锯斩人,实在是够辛苦的了,不过,最后在山谷之中的那一仗,我确实很好奇,因为他们杀出山谷时,杀气腾腾,势若疯虎的姿态,确实是非常惊人,把所有精灵们都吓到了,到底他们为何能这样战意如虹呢?

“我实在很佩服你们啊,如果天底下每个士兵都能像你们这样勇猛,那就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了。”

我出言赞叹,哪想到此言一出,所有白家子弟脸色一沉,有几个简直是哭丧着脸,唉声叹气地过来与我拍肩膀。

“我们真是羡慕你啊,想逃跑就可以逃跑,我们本来也想逃的……”

“你以为我们真的那么勇猛吗?我们比你更想逃命,龙精耶!谁想去和那种东西硬碰硬啊!”

“是啊,那么恐怖的硬仗,如果能逃谁不想啊,但是……院长威胁我们要硬着头皮上……”

听起来还是为了华更纱的威胁,众人才豁出性命勇猛杀敌。然而,华更纱到底威胁他们什么呢?

“院长说,我们今天注定要血染全身地出山谷,如果有谁想临阵脱逃,她就直接对大家下血咒,用我们自爆后的精血去摧毁敌人。”

“这个……恕我多口,你们受到这么残酷的对待,难道都不会想要当逃兵的吗?”

意想不到,我这一问居然换得了他们的摇头。

“你有所不知,我们家侯爷也好,华院长也好,对我们而言都是传说级的英雄人物,他们的做法可能我们无法认同,但我们相信,那是因为我们的智慧、见识不够,所以才不能认同他们的做法,不过只要贯彻他们的指今,坚持到最后,结果一定是好的。”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这些白家子弟的表情非常平静,甚至还说得上是坚定,最难得的还是每个人表情都一样,这点着实今我心服口服。

这些白家人并不是那种愚夫愚妇,透过与他们的相处,我知道他们都受过高等教育,学养、素质不俗。是文武双全的优秀人才,尽管现在看起来像是喽啰,不过只要他们的培训结束,将来出任组织中的干部,假以时日,都会是大人物。

那么,这样的他们仍对白拉登、华更纱五体投地,近乎到了盲从的地步,这是因为素质越高的人越有盲点,更加好骗?还是因为白拉登、华更纱确实有通天之能?我相信后者的成分居多,但……前者的成分应该也吧?

我本来以为,大地上最变态的人就是我老爸,不但自已是个疯子,把第三新东京都市打造成上下一心,所有人对他完全拥戴、绝对服从的钢铁要塞,想不到还有别人也能做到这等效果,说起来若是将来有机会,我该好好向白拉登请教一下抚驭之术,看看到底是用什么技巧,能让手下如此尊崇自己。

“嘿,辛苦了,你们忙吧,我去找矮人公主谈点重要东西,哦,那个木橇如果不要了,千万别劈了当柴烧,我对那东西有很大兴趣的。”

告别了白家子弟群,我去寻找琳赛,却发现琳赛不在她被安排的营里,这把我吓了一跳,以为手上的这张王牌夫落,连忙发动白家子弟找,最后问起了附近的精灵士兵,听他们说,琳赛似乎是一个人往树林走去,我马上跟着也朝树林前进。

要是琳赛失踪,我们虽然少了一个烫手山芋,却会因此完全失去主权,与末日战龙的相关筹码彻底没了,很不划算。幸好,走进树林没有多久,就看到琳赛在前头。与几名精灵士兵一起讲话,为首的一名是个毛头小子,一边和琳赛笑着说话,一边拈着林中的花草树木,似乎聊得很开心。

“琳赛,你在干什么?过来啊!”

听见我的叫唤,琳赛挥了挥手,朝我这边赶过来,而原本与她在一起的几名精灵士兵,见到了我的出现,全都掉头离去。对这些精灵来说,我是一个不共戴天的仇敌,不管大祭司与我有多友好,他们对我的憎恨却是不会改变,见到我靠近,自然是要全部走光。

“琳赛,你和这些人在搞什么啊?”

“他们都是好人啊,我问他们是什么人,他们说自己是三王子的属下,我们就聊起来了。他们都很懂花草,我以前在国内的时候,每天都栽花种草,养了很多的花花草草呢,和他们谈这些,他们都懂喔……”

琳赛说的兴奋,小小的脸蛋看起来容光焕发,打从认识她以来,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如此好精神,想想着实很是同情她。

在罗赛塔,这个少根筋的小丫头,虽然有王家血脉,却完全过着与世无争的平民生活,要不是这一次被找到送货,她这辈子也不会和阴谋诡计有什么关系,现在她落到这种地步,虽不能说是我们的责任,但总觉得是……“你还是小心一点好了,那些家伙都是军人,平常杀人防火惯了,你这样子与他们接触,搞不好被他们在这里轮奸八十遍,那时候想哭都来不及了。”

“不会啊,我们一起讨论花草,他们都是和善的好人啊,如果是凶恶的人,不会这么亲近植物的。”

“哈,好笑,亲近植物就是好人,那世界上最好的人岂不就是植物人?”

我这句强辩真是说得有够冷,真的要说起来,那些精灵士兵再怎么不可靠,也不会比我们更危险,我们才是真正对琳赛有私心、有不良企图的人。

几句话说完,终究不免要回归正题,琳赛忽然沉默了下来,我想她也很清楚,我找她是为了解决问题,而解决问题和解决她快变成同一件事了。

“嗯,琳赛,我想你应该还记得,送你来索兰西亚,是为了送你来与三王子完婚,这也就代表……”

“代表藏在我体内的东西,要被拿出来交给三王子了吗?”

琳赛平静地说着,脸上的表情无忧无惧,平静得甚至还带点微笑,如果不是因为对她有点了解,我一定会把她当成白痴。

“是这样子没错,但我们也研究过,只要我们先把你体内的核心取出,对三王子那边来说,你就失去价值,也就不会再针对你做什么,你也就安全了。”

“可是,华姐姐告诉过我,从我体内取出核心,这也意味着我会死亡,如果我就这么死了,那三王子不管对我有什么企图都不重要了啊。”

死鬼婆,平时说话也不见你那么老实,怎么对着琳赛就把什么都说了?你这是想帮她还是想害我?

“呃……事情也没有那么糟糕啦,有法故有破,我相信一定有不伤害你而取出核心的办法喔,你别看我们这边的人好像不怎么样,其实我们一个个都身怀绝技,就算放眼大地,也找不到几个在专业领域上能与我们较量的。”

“是啊,华姐姐也是这么说呢。”

真的吗?这实在太好了,鬼婆虽然是鬼样,但到底还是有一个“婆”字,还有点人性,关键时候还是会说几句人话的。

“华姐姐她说啊,根据她的专业判断,我在取出核心时死亡的几率起码有八成五,不受伤害的可能低过万分之零点一,还说她在这方面的专业能力,全大地上没几个能胜她的,她判断会死的伤病患者,就绝对没得治也没得救,所以我是完蛋了。”

真是够了,这个鬼婆不但没有人性,恐怕连人字怎么写都不知道,她以为这是对小孩子说鬼故事,说得越恐怖越好吗?难怪她自称只是打工大夫,如果她做专职,所有病人没被她治好,就先被她活活吓死或气死了。

“总之,你别烦扰这个,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

话说到这里,我忽然觉得自己很荒唐。找琳赛来说话,是为了让她做好心理准备,不是为了向她承诺什么,更何况,以现在的情况,我又能承诺她什么?保护她吗?姑且不论我的同伴是否会支持,我自己哪承受得起保护她而造成的损失?

就在我感到迟疑的时候,琳赛却主动开口了,“这样子真的可以吗?如果我不死,核心拿不出来,你们这样不是会很困扰吗?”

“嘿,你脑子有病没病啊,怎么我觉得你一直很想寻死的样子?用不着这样吧?”

“不是啊,我……我只是……”

琳赛侧着头,很抱歉似的笑着,“我只是看到你们困扰的样子就会觉得难过而已。你们也好,三王子那边也好,都是办大事的人,做的事情好像都关系到整个大地,我如果只想着自己,不知道会不会耽误到大地上的所有人,一想到这个,我就……”

琳赛不通世务是事实,但她绝对不是一个笨蛋,相反地,这个女孩其实很聪明,我们对她说什么话,她不仅听得懂,还迅速举一反三,如果她不是什么事情都先站在别人的立场来想,光是她的冰雪聪明,就有可能为我们增添许多麻烦。

不过话又说回来,冰雪聪明的女人不可怕,倘使她只是一个普通的聪明女孩,我早就动手把她头看下来了,聪明女孩不难搞定,自以为聪明的女人更好摆平,偏偏就是这个笨头笨脑的少根筋女孩,让我每次手举起来,都放不下去。

说起来也很奇怪,我是为了要救阿雪,所以才牵扯入这些事端的,但是事情发展到现在,阿雪的下落不明,我却在这个矮人少女的身上,隐约见到了阿雪的影子。

同样的乐天,同样为人着想,还有同样的自找倒霉,真奇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嗯,这个……我想……”

我忽然发现,没法对琳赛说些什么,既无法承诺,又不想鬼扯一些没意义的东西,就连说谎骗她都觉得没意义。那么,我还能做些什么?

“约翰先生,我想要问你一件事……”

“哦?什么事啊?”

“听人家说……你在那个方面的本事,当世第一,能让女人快活到不想活了,是不是真的啊?”

“这……这这这这……你听谁说的啊?还有,你问这个干什么?”

琳赛的话,让我觉得不知如何回答,总不能哈哈笑个两声。然后借机夸耀自己的性能力吧?

不过,否认又没什么意义,所以最后的选择就是默认,只是我仍想不明白,琳赛问这个是想干什么?

“我啊……其实是很怕死的。”

“那就珍惜生命啊,又没有人说你非死不可,你也别老是一副急着去牺牲的样子。”

“可是,没有办法啊,也不是我想努力活下去,就能长命百岁的,但不管怎么说,即使是要死,我也想死得开开心心的,没有遗憾。”

琳赛捧着脸,笑得像是一个小傻瓜,我正想着她到底要说什么,就看她转头对着我,道:“我还没有做过那种事呢,如果就这样死掉,太可惜了,一定要找个专业人士来试试看。约翰先生在这方面是整个大地的名人,最专业不过了,能请你来帮我的忙吗?”

真没想到,被人在这方面当成专业人士,那岂不是把我当成男妓吗?换作是别人说这句话,我应该很火大,但如果是一个小女孩临死前的要求,这个……我好像没有理由拒绝吧?

“不过……人家觉得这样子怪怪的,因为之前都听人家说,一男一女要有爱才能做那种事,所以才叫做爱……如果女人没有爱也做,那……那就是小淫妇了,人、人家还不想变成小淫妇。”

看这个矮人小可爱耍笨,是还满有意思的,但她开的要求可不好搞定,一方面想要做爱,一方面又想要真爱,这真是又当婊子又要立牌坊,就连我也不晓得怎么满足这么高的要求。

换做是别人,我早就一脚把人踢飞出去,还顺便踢下几颗牙齿,但对着这个小笨矮人,纵使为难,我也得耐着性子来办。

从裤口袋里取出一条手帕,我把手帕平铺在琳赛的头上,乍看之下,很像是一条白纱,我清了清喉咙,用凝重的声音,道:“约翰法雷尔和琳赛今日在此举行典礼,约翰,你爱这个女人吗?嗯,我爱。那琳赛你爱身旁这个男人吗?嗯,我就当做你爱了。”

一番自问自答后,我伸手揭开了琳赛头上的手帕,随便一扔,道:“礼成了,不用废话,要做爱的就开始脱裤子吧,别浪费时间。”

照我意思,这么直接脱祥子上就可以了,但却碰上了琳赛的激烈反抗,她似乎觉得这样不符合她所期待的亲热模式,死也不让我把她的裤子脱下来,但在挣扎之间,我意外发现这个小笨妞的屁股圆圆,结实有肉,搞起来应该也满爽的,就这么开了她的处,想起来还挺值得期待的。

“喂,你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啊?再拖拖拉拉,我就硬上了。”

“不……不行啦……现在这样子就干的话,人家就变成小荡妇了。”

琳赛说着,又发出一声惊叫,裤子被我扯开了一道缝,露出了虽然不够白皙,却很浑圆结实的香臀,看得我色心大起,但还没来得及伸手过去,就被琳赛遮住了。

“约翰先生,你不是有药吗?”

“是有啊,呃……说了半天,原来你是打这个注意啊,早点明白讲嘛!”

我这时才明白琳赛一直讲爱啊爱的是什么意思,如果直接喂她吃了“真爱”就算没爱都可以生出爱来。说起来这些女人还真怪,明知道爱得不真实,还是前仆后继地去追求,这到底是自己喜欢骗自己?还是……如果要使用“真爱”那也不是问题,我手上还有两颗,一日玉与一生玉,这两颗药丸里头……一生玉的效果最强,即使不能真的有效一生,但看华更纱自信满满的样子,维持个几十年的药效应该没有问题,然而琳赛的一生……搞不好就剩下短短几天了,甚至是几个时辰,一生玉就这么拿来用,太浪费了。

这么说起来,还是拿一日玉比较划算,吃下去以后过个浪漫的一天,然后搞个一夜情,处理快速,符合现代潮流。

我打定主意,预备拿出药来给琳赛吃,但才从怀中取出装药的瓶子,还没来得及把药瓶打开,忽然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怒吼,一个青年从远方林木后大步路出来。

跑出来的这个精灵青年,其貌不扬,虽然说不上丑,但在专出俊男美女的精灵族中,他的长相已经够让人摇头了,身高也不高,五短身材,配合上一脸怒容,更是难看,我花了点时间才认出,她就是刚才与琳赛相谈甚欢的那个精灵。

他叫喊的声音很大,用的是精灵语,我对索蓝西亚的语言所知不多,只能依稀听懂一些简单字句,不过配合那名精灵青年的表情,我大概也猜得出来,他是在喊我离开这个女孩,别对她做一些卑鄙举动。

碰到这么有正义感的精灵,还真是让我感动,毕竟刚才又强扯人家女孩裤子,又拿出药瓶摇晃,怎么看都是坏人的动作,也就难怪有人想出来英雄救美了。

换做是平常,我倒还真有兴趣玩一玩,先把热血的正义青年踢倒,然后当着他的面把琳赛给奸了,最后再撒尿在他脸上,让他明白这个社会的黑暗面,从此心理扭曲什么的,不在话下。

然而,这个精灵青年不是独自跑出来,后头还跟着十几个身着军装的精灵,每个人看来都是很气愤的样子,摩拳擦掌,大步朝这边冲来。说来也真是奇怪,这些家伙刚才都躲在树木后头偷看,现在才跑出来,那刚刚死在后头做什么?难道是想偷看春宫戏?

不管怎么说,好汉不吃眼前亏,这票家伙明显对我不怀好意,要是我蠢到继续呆在这里,那等一下就轮到人家来让我见识社会黑暗面了。

“琳赛,你和这些植物人慢慢聊花草,谈情说爱的事情我们稍后再谈,我先开溜……不,是先回去办正事了。”

扔下这样一句话,我匆匆离去,觉得琳赛应该不会有安全问题,反倒是她提出的那个要求,为了安全起见,最好找华更纱了解情况,免得再用药用出问题。

“什么?那个丫头要你做这种事?”

华更纱听了我的要求,伸手摸着下巴,沉吟道:“真爱是我苦心钻研的作品,使用上不成问题,不过……用在这小丫头的身上,总觉得很浪费啊。”

“将将就就啦,不用在她身上,难道要用在你身上吗?”

“不行啦,之前就说过,我是不能上的。”

“干,我就算去上路边的野母狗,也不会来上你的。话说回来,以前我是干过女矮人,但没有帮女矮人开苞过,为了不搞出什么问题,我想你帮我再配点药,看看是让她吃了兴奋发情,或者是麻痹不痛,总之就是让她爽一点。”

“做这种东西是不成问题啦,不过……”

华更纱皱起眉头,看起来像是非常困扰的样子,喃喃道:“这样一来等于是要我做好事,我平常是从不做好事的,现在来搞这种东西,很伤脑筋啊……再说,你自己也是药剂大行家,何必要我来调?”

“嘿嘿,你本事比我高,由你来动手,我才有机会偷师啊!”

“那就交给我吧,不过我要再强调一点……我是不能上的。”

“……我也再说一次,我就算去上路边的野母拘,也不会来上你的。”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