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三十
第八章
天外礼物
绝品艳姬

在我进入帐篷之前,我这边的同伴、友方已经会合完毕。一众白家子弟,看起来是一副累挂了的样子,我很想问问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卖命地战斗,不过现在并不是聊天的好时机。

找把琳赛托付给华更纱、冷翎兰,她们两人在刚才的战斗中,一点伤都没有,全身而退,听到我要去和大祭司谈判,都是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

「你和大祭司有什么好谈的?对方和你很熟吗?」

「鬼才知道,我是今天才认识他,但那个装熟魔人说我是他偶像,要我让他好好一尽地主之谊,我也不知道他搞什么鬼,但堂堂一国大祭司,就算是想要先礼后兵,应该也不用那么卑躬屈膝吧?」

我自己搞不清楚的事,华更纱也无法给我答案,我将琳赛交托给她,再向后头的冷翎兰使了个眼色。

冷翎兰本来是想与我一起进入帐篷,听听看这些精灵们在搞什么鬼,但这要求却被我拒绝,请她守在外头,要是帐篷内有什么动静,便立刻和人杀进去。

安排好一切后,我进入帐篷,与柏南克会面,这个大祭司一看到我,便兴奋地握住我的手猛摇,说我是天上无双、地下少有的奇男子,他听过我的很多传奇故事,对我的种种际遇羡慕得不得了。

「抱歉,大祭司,请恕我打断一下,我……我很想请问一下,你到底是羡慕我哪一点?我觉得……我根本每天在外头打生打死,分分秒秒都有生命危险,哪比得上你在索蓝西亚受万人膜拜,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嘿嘿,兄弟……呃,这样叫没问题吧?听起来亲热一点,我年纪虽然虚长你一点,但却最喜欢和你这样的年轻人结交……唔,兄弟,你年少英雄,在大地上纵横得意,像你这样的人,怎会理解我们的心情与苦闷?」

这位大祭司还真是个江湖味很重的人物,与我一面交谈,一面抽起了雪茄,空着的一手还不停摆动,十足十像个江湖大哥大的派头,不过……是比较庸俗没品的那种,因为在他说话的同时,颈上指头粗的金项链、手上的金戒指,真是炫目到刺眼。

「兄弟,老哥哥问你,当今大地上,最美的女人是谁?」

「这个嘛……据我所知,最美的女人很难下定论,但最美的一群女人……就是四大天女,还有七朵名花了。」

「是啊,这十大美人……兄弟你已经入手几个了?」

突来的一问,我没回答,只想看看对方掌握了多少资料。

「凤凰天女失踪十余年、慈航静殿的天河雪琼出外游学,这姑且不论,金雀花联邦的冷月樱,与你有不干不净的关系,这已经是大地上所有男人的梦想,最难得的是,连那个眼高于顶的龙女李华梅都被你屌过,四大天女有一半被你收入后宫,这还不让我羡慕到流口水?」

我静静听着大祭司的说话,听他讲着对霓虹、邪莲,甚至是对娜西莎丝的垂涎,我这才知道,原来我在大地上的坏名声,除了被人当成是黑龙会的阴谋家,更有人传闻,凡是与我交手或亲近的女性,有九成可能被我搞过。

里点倒不全是我个人的劣迹,主要是法雷尔家族代代相传的名声,远从爷爷的时代起,无论敌友老少,凡是与法雷尔家族男性沾到边的女人,最后全部会被搞到床上,甚至怀孕生子,这一点当初骇人听闻,但事实确是如此。

现在我的情形也是如此,身边亲近的女性不算,与我曾敌对的邪莲、娜西莎丝、碧安卡,就算没有被我亲自无套内射过,也都与我有过颜射、口交之类的超友谊关系,要说我与她们之间不干不净,那也没错,我确实不辱法雷尔家族的名誉。

「兄弟啊,老哥哥也不在你面前惺惺作态,我在索蓝西亚任大祭司,平素和国王陛下一同游玩,要说我会缺女人,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但是……精灵的寿命很长,几百年的漫漫岁月,什么样的女人都干到烂了,普通的庸脂俗粉实在是看到都嫌烦啊。」

接下来要说的话,猜也猜得到,索蓝西亚本就是俊男美女的国度,大祭司眼中所谓的庸脂俗粉,很可能是地下奴隶拍卖场上的绝色美人,当玩女人玩到他们这种境界与数量,美貌已经变成了必然的标准,他们会更在意美人的附加价值。

奸淫仇家的眷属,会有报复的快感;搞上徒子徒孙的妻子或妹妹,也有意外的兴奋;把前来行刺的女杀手「就地正法」,那更是畅快无比。但以这位大祭司的观念来看,最令他兴奋愉悦的,应该就是玩弄成功女性,说得明白一点,就是干名女人。

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顶多是搞搞什么名妓,干几个女将军、女骑士,那就算是丰功伟业,但以他大祭司柏南克的眼界,恐怕什么公主、女贵族之类的,都不被看在眼里,只有那种举世闻名的美人,才会引起他的欲望,成为他想要弄到手的目标。

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外行人,会以为搞上这些女人很容易,特别是以索蓝西亚大祭司的实力,大可动用国家力量,假公济私,要把什么名女人抓来奸淫,那还不都是易如反掌?然而,正因为他是索蓝西亚大祭司,事情才会难办。

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不管策动怎样秘密的阴谋,都不可能永远隐藏真相,而无论是四大天女或七朵名花,背后都有强大靠山,月樱、天河雪琼、霓虹有慈航静殿支持,冷翎兰、娜西莎丝是一国政要,鬼魅夕与醉仙罂粟的背后有黑龙会,如果要用阴谋手段去搞这些女人,随时都会变成国际问题,一不小心就开打世界大战了。

李华梅与邪莲,一个武功盖世,一个行踪飘忽,也都不是好啃的骨头。其实这也难怪,如果这十大美人这么好被人搞到,她们早就被搞成十大烂货,不会被称作什么十大美人,至今仍像挂在骡子眼前的胡萝卜一样引人垂涎,论姿色,这十个女人未必是最美,只不过其他可能更美的女人,早就被男人操掉、搞定,所以才轮到这十个最难被搞定的美丽女人成名。

大祭司对着我,像是遇到多年故友一样,一面说话,一面连连劝酒。桌上的佳酿,是索蓝西亚特产的美酒,甘醇清冽,光闻气味就知道是一等佳物,但在这种敌友未明的情形下,我也不敢真的喝下去,只是尽力打着哈哈,等待对方说出真实意图。

「老弟,我和国王陛下真是羡慕你啊,天下的美女你爱搞哪个就搞哪个,爱收哪个进后宫就收哪个,风流快活,好不得意,换作是我们能和你易地而处,真是舍了现在的地位都愿意。」

嘿,你们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怎么就不觉得自己那么值得羡慕?换作是让我来选,我还宁愿当索蓝西亚王或者大祭司,起码每天睡醒就有美女自动送上门,不必为了上女人而出生入死。

「这次我国举办十大庆典,要颁奖给十大恶人,你是当今大地上恶人之首,颁奖典礼上若是没有你出席,岂不是大为失色?所以无论如何都要邀你到来,但你行踪不定,找你实在是很不容易,幸好你突然在此地出现,真是……」

十大恶人之首?我深刻地感觉到,这个国家真是无聊到了极点。把我当成恶人,这个我没什么意见,反正从来也没谁当我是好人,但选出恶人之后要颁奖,这种行为我就不知道该怎么评判了,这票家伙大概每天吃饱饭没事干,就开始拿人来玩。

「大祭司阁下……」

「别那么拘束,刚才也说了,叫我老哥就可以了,我可没有把你当外人喔,哈哈哈!」

「呃……老哥,参加庆典是我的荣幸,能够拿到十大恶人的奖项,我也乱爽一把的,但我这次到索蓝西亚来,其实是有事要办,不晓得是不是能请老哥你帮忙一下呢?」

我尝试主导话题,大祭司也显得很配合,拍胸担保,说自己在索蓝西亚势力庞大,没有办不成的事,只要我说得出来,他就一定能够办到。

「嘿,倒也没有那么复杂,这次来索蓝西亚,是为了找我的几个同伴,我想请老哥协助寻找。」

和末日战龙的相关任务,现在不方便提起,我先请大祭司帮忙找寻阿雪等人,其中羽霓、紫罗兰不难找到,但提到阿雪是被一支神秘的精灵部队带走时,大祭司的老脸上露出了为难神色。

「这个……和军务有关的,老哥哥我管不太到啊,之前都是伦斐尔一人独揽大权,后来这个叛国贼政变失败逃亡,大小军务落到雷曼王子的手上,我虽然在他那边说得上话,不过若是涉及重大机密,那就没有绝对把握,这……」

大祭司的表情看来很尴尬,这可能是他真的无力相助,也可能是存心推拖,我决定作进一步的试探,便明白表示,自己行走江湖,淫遍所遇的每一个女人,更让她们不能自拔,这里头确实有我个人的独到奥秘,要是大家够朋友,我很有兴趣把这些奥秘拿出来作交流。

听到我这么一说,大祭司眼中神光闪动,被我勾起了兴趣,在一阵东拉西扯的遮掩后,他提出了心中的真实想法。

「兄弟,老哥哥听说……不久前伊斯塔的一场大乱,你大为活跃,帮助兽人让伊斯塔吃了大亏,可有此事?」

「确实有这回事,老哥该不会是要替伊斯塔出头吧?」

「当然不会,伊斯塔那票邪人与我有何关系?只是……根据我方获得的情资,兄弟你居然是当年大淫术师法米特·修·卡穆的隔世传人,精通他的淫术魔法,不晓得可有此事?」

自从巴格达一战,法米特亲自显灵现身,我就晓得这个秘密再难保守,将会有觊觎淫术魔法的人陆续找上门来,白拉登是如此,现在索蓝西亚也盯上了淫术魔法。毕竟除了淫术魔法本身,暗黑召唤兽的无敌秘密,也是会引起人们野心的瑰宝,我这个一术魔法传人怀璧其罪,不可能置身事外的。

咱黑召唤兽的秘密,我自己也一知半解,但淫术魔法方面的问题倒是简单,我早已打算妥当,只要有麻烦人物向我逼索淫术魔法,那我就不加抵抗,和盘托出,甚至作得极端一点,把淫术魔法书复制个一千几百分,逢人就发,我看还有什么人会来找我讨书?

(淫术魔法已经抄了一分给白拉登,再多送人一分也无妨,我只要能修练就好,独占对我也没什么好处,且让别人去伤脑筋吧……

早已想定的问题,根本不需要多考虑,我向大祭司表明,淫术魔法太过高深,我得之无用,早就愿意与天下贤人共享之,但这么贵重的东西不能平白共享,如果能够有适当的报酬,那么……

话说得露骨,大祭司一下子瞪大眼睛,但反应却出乎我的意料。

「淫术魔法书?不不不,这是老弟你的压箱底宝贝,我要来何用?至于什么暗黑召唤兽,那更是提也不要提,我们索蓝西亚不搞什么黑暗东西的,要是被人知道我在研究暗黑召唤兽,会变成大丑闻的……」

大祭司连连摇手,把我的提案推得一干二净,这下反倒让我发楞,想不通他卖什么玄虚,又或者他胃口太大,所要的不只如此,故作姿态。

「唉,老弟,你真是搞错了,难道你把老哥当成那种会觊觎你神功秘宝的人吗?」

「难、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啦,如果我对那种东西有兴趣,早几百年就变成五大最强者了,怎么会只是一国大祭司?我对淫术魔法的兴趣,主要在于里头的一些神奇药方,还有增进淫玩乐趣的技术……说起来有点尴尬,精灵的寿命虽然长,但该有的问题还是会有,我和国王陛下的年岁都不轻了,到了这年纪,难免有些力不从心,古籍上说,淫术魔法里头有些独特秘诀,能让我等重振雄风,嘿嘿……老弟你知道我意思啦。」

原来如此,这个价码开得还真是便宜,只要几罐春药、几套壮阳术,就可以拿来当交换条件,对我还真是划算啊。

「老弟,老哥哥的建议你不为所动吗?那这样吧……根据我国的情资,你前来索蓝西亚……似乎是与那头战龙有关?」

咦?不可能吧?末日战龙的存在与建造,关乎索蓝西亚国运,如此重要的东西,难道也可以凭着几罐春药、几套壮阳术就谈定?索蓝西亚的国王、大祭司没有昏庸无能到这种程度吧?

「呵呵呵,末日战龙欧西里斯关系重大,其存在影响我国国运,怎么可能这么儿戏,拿你几瓶春药、几套壮阳术,就把所有秘密让你尽窥?」

大祭司摸着花白胡子,点头笑道:「不过……如果是几十瓶春药,再加上几十套房中术秘诀,这么动人的条件……我想哪怕我们定力再高,也抗拒不了这么甜美的诱惑啊。」

一句话就让我再次愣掉,索蓝西亚耗费多年心血、人力的国家机密,就在这么乱七八糟的情形下被出卖掉了吗?如果出卖国家利益是罪,这个大祭司应该可以直接去死了,而且……我忽然很替伦斐尔不值,要是他知道这里发生的事,一定很想死吧?早知道……就不用花那么大力气搞政变了。

古人说得好,最优秀的谈判与杀价法,就是面无表情、无动于衷,敌人自己就会把自己打倒了。或许是因为我太过出神,大祭司以为我是不为所动,居然再行加码,开出优惠条件。

「老弟,如果这些都还不足以打动你,那么,为了表示陛下与老哥哥我的诚意,有一件厚礼你务必要收下。我知道你玩惯了各国各族的佳丽,但索蓝西亚的绝色美人你绝对没接触过,今天且让你见识我精灵一族的美人艳色。」

大祭司说得自负,居然是要用美色来拢络我,尽管这场合不适宜,但听他拍了一下手掌,我还真的兴奋起来,猜想不到会是何种美人。

(意外相遇,他不可能特别为我准备女人,这一定是他自己私用的妾奴,品质应该很高,但……初见面就仲介美人给我干,他算是大祭司还是大皮条客?

心里有点暗自期待,我忽然察觉外头有点骚动,很可能是冷翎兰他们久久未得我的消息,按耐不住,打算要闯进来。要是真的让他们进来,我的娱乐就泡汤了,连忙出声制止,让外头的人别轻举妄动。

这一下简短担搁,帐篷的后方忽然被掀开,我抬起头,只见一个光艳照人的美女,五官精致,身材窈窕,光洁的皮肤在灯火映衬下显得格外粉嫩,正以一种典雅而不失美丽的姿态朝我走来。

尖尖的耳朵,说明了她的种族与身分,这名有着沉鱼之姿的精灵女性,并不是少女,而是一名成熟的美妇,这点委实让我感到惊艳,依照经验来说,越是年轻的女精灵,越能突显出她们的清纯自然,但这名美艳的精灵妇人,却让我见到另一种风情。

美丽的精灵丽人,身上穿着一袭白袍,下面的开叉很低,头发高高的盘在头上,略施粉黛,她是那种很有风情的美女,特别是一双艳光闪动的眼眸,总是一副快要滴出水来的样子,对着我微微一笑,我这才发现,她不仅长得漂亮,举止更是仪态万方。

「呃……还未请教?」

我转头一看,发现大祭司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离开,帐篷内只剩下我与这名美妇。

「黛媚丝。」

「哦,很性感的名字,但……」

「请您什么都别说。我虽然没离开过索蓝西亚,但也曾听过将军的大名,仰慕已久,您要是需要什么,就尽管对我说。」

黛媚丝走到我身后,轻轻地将我抱住,这是个危险的姿势,但我感到一阵幽香传来,成熟的女性胴体紧贴靠着,竟是舍不得拒绝。

「将军,您别急,先躺下来,我保证您连动都不用动一下,就能舒服到极点。」

黛媚丝说着,站起身,一颗颗解开白袍的扣子,雪腻的肌肤立刻暴露在我面前。

我觉得一阵眩目,肉茎一下子膨胀起来。黛媚丝轻轻把我推倒,脱下我的裤子,然后慢慢解下自己的白袍,又脱下底裤,一丝不挂地跪在我的身前,张开小嘴,含住我的肉茎。

「嗯……」

我知觉得通体舒爽,忍不住长叹一声。

「将军,您要是有了感觉,就别忍着,尽管射出来,时间多得是,一会儿我再陪您做一次。」

光看外表,很难想像这么一位端庄高贵的美妇人,会这么卖力地进行口舌侍奉,黛媚丝低着头,专心吸吮了一刻钟,她的技巧很好,力度掌握得恰到好处,每次我一有反应,肉茎紧绷,她察觉到就放慢节奏,而且不光是针对肉茎和肉菇,连肉囊也都仔细地舔遍。

剎那间的感受,彷佛在妓馆般享受专业侍奉,我舒服得眼前发白,肉茎已经膨胀到极点,开始分泌出淡亮的液体。

「唔,啊……」

肉菇酥麻无比,下一刻,大量精液喷入黛媚丝小巧的嘴里。黛媚丝并没有停止吸吮,一直到我射出最后一滴精液才松开,当着我的面,把精液吐到一个银色的酒杯里,虽然没有吞下,但看这样高雅的美妇用小嘴承接精浆,也是很刺激的画面。

「舒服吗?」

黛媚丝满脸绯红,紧挨着我躺下。

我还没有恢复过来,只是在美妇人光滑的肌肤上来回的抚摸着。

黛媚丝媚笑了一下,低下头,又含住我胸口,轻轻地吸吮着。我立刻觉得一阵触电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刚刚发射过的肉茎又一次开始膨胀。黛媚丝不停地吸吮,直到肉茎完全坚硬,才跨在我的身上,将蜜穴对准我的肉茎坐下身去。

美妇人的花谷形状优美,粉嫩的蜜唇更是泛着艳光,这一切都让我再次亢奋起来。黛媚丝把肉茎一次次吞纳入紧窄滑腻的蜜穴中,层层嫩肉紧紧裹住肉茎,令我几乎难以自制。

我两手握住美妇的纤腰,挺起肉茎,在她白嫩的臀间肆意插弄。那只雪臀圆润滑嫩,丰满的臀肉与阿雪有几分相似,但更加柔软,就像一团白腻的油脂般,随着肉棒的进出不住摇摆,荡起波浪般的肉感。

黛媚丝蹙住眉头,洁白的牙齿不住咬紧红唇,勉强承受着我的奸淫。肉茎彷佛要撑裂她的蜜穴,每一次插入,肉菇就像一只粗暴的拳头撞住花心,干得她浑身酸麻。

承接着交媾欢好的黛媚丝,似是娇柔无比,但无论我怎样冲刺,她都承受下来,纵情呻吟,恍若媚骨天生,尤其是下体淫液泉涌,像是吃了什么春药,反应越来越是狂野放荡,真是令我惊叹。

不多时,黛媚丝便脸色绯红,两手死命紧抓,用力摇摆着白嫩的雪臀,一边尖叫,一边剧烈地颤抖着,艳穴中滚出股股蜜汁。

「不是这样就完了吧?我还没尽兴呢!」

我挺动腰部,还不忘在黛媚丝的雪白丰臀上大力拍上两记。与少女的粉嫩相比,黛媚丝的肌肤更加柔润白腻,香滑光洁,眼见她已来了一次高潮,我心念一动,分开那只凝脂般肥白的雪臀。

黛媚丝臀间的嫩肛大而柔软,形状浑圆,柔腻动人,就像一朵娇艳的菊蕾,丹红欲滴。我挺起沾着她蜜浆的肉茎,顶住她软腻的屁眼儿,缓缓挺入。

黛媚丝发出细细的娇喘,柔腻的肛洞微微蠕动着,一点一点吞下火热的阳具。随着肉茎的进入,她圆润的美臀彷佛变得膨胀,白滑的臀肉宛如一团油脂紧紧裹住肉棒,不留丝毫缝隙。

我伏在美妇耳边道:「果然,早就有人开发过你这里了,是大祭司阁下?还是国王陛下?」

「……第一次,是国王陛下开的……」

随口胡扯的问话,居然误打误撞得到答案,我心里忽然有一种怪异感觉,但还不及细问,就只见黛媚丝伏下螓首,腰身轻轻扭动,光滑的雪臀夹住肉棒,屁眼儿犹如一张柔腻的小嘴,含住肉茎根部,轻柔地吞吐起来。

我没想到她床技这么好,不愧是大祭司专门用来拢络我的美姬,以色媚人的尤物。我握住黛媚丝纤软的腰肢,肉茎在她紧暖的嫩肛内抽送起来。

黛媚丝发出甜美的叫声,那声音又软又腻,柔媚入骨。我一边挺弄,一边抚玩着她软玉般的身子。

成熟妇人独有的媚艳风情,在黛媚丝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她洁白的身子伏在榻上,双乳低垂,白玉团成般的圆臀高高耸起,红嫩的屁眼儿被一根年轻而充满无穷精力的肉茎干得翻开。她柔媚地低叫着,白皙的肉体犹如香软的花瓣般,散发出馥郁香甜的气息。

我略一分心,顿时精关松动,在这媚物体内一泄如注。黛媚丝合紧丰臀,用丝绸般柔滑的臀肉裹住肉茎,轻轻磨擦,使我射得分外畅快。

痛快的交合之后,我有着极短暂的一下失神,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是被黛媚丝吻醒的。

这次,黛媚丝从我的脚趾舔起,一直舔遍了我的全身,甚至还用丰满的乳房把我的肉茎夹住,做起了活塞运动,直到我又一次把精液射到她的乳沟之中才停下来。

短短时间就连来了三次,虽然是初次见面,但口交、乳交、性交、肛交就全搞了遍,我不得不佩服,索蓝西亚大祭司送出的美人果真是一等一货色,居然把一个如此具有贵妇风情的高雅女性,调教成一个床技一流,比娼妇还要放荡的双面艳女。

「黛媚丝,你的表现真好,不过……你应该不是那种专门被养来侍奉贵宾的官妓吧?」

「当然不是。除了国王陛下,我不随便与人发生关系的,告诉你你大概不相信,我在国内还有爵位呢。」

「哦?看不出还是一位伯爵或侯爵夫人啊?难怪你这么漂亮……」

我在美艳妇人的高耸乳峰上摸了一把,看着她媚眼如丝,心里忽然有种怪异的感觉。

索蓝西亚是个有规矩、有法度的国家,就算是一国之君,也不可能乱封宠妾爵位,换句话说,这名艳姬的来历可能很不普通。

「黛媚丝,看你年纪不大,怎么会被封有爵位的?是出身名门吗?」

「哪儿的话,我连女儿都有好几个,最小的一个,现在是我国有名的美人儿呢。」

「哦?叫什么名字?如果真是美女,我一定知道的。」

「碧安卡·希恩,你听过吗?」

何止是听过,我瞬间想起来有关碧安卡的身世,还有她母亲的相关传闻。

干!天上掉下来的礼物,果然不能随便乱收……外面的一群耶诞老人,不,是血衣电锯大队,不知道有没有哪位能进来替我收礼物的?

作者后记:

这一集写得比预期慢,迟迟到现在才出版,真是对读者不好意思。

难以处理的问题,除了剧情转折外,很大一个理由是因为床戏,几个常在床戏中出现的女角色,演出次数都已经让观众看腻,如果本集不能和她们做,那就要找个随便出场的路人甲来上,这也有违我的原则,很伤脑筋。

再者,上一集出版后,有人抗议「这一集有好大篇幅跟夏绿蒂有关,多到感觉这一集没什么重点」,这也让我很头大。

之前,总是有人抱怨床戏不够多,不像《阿里布达》刚开始写的时候那样香艳,尤其是有人动辄提起,觉得对羽虹的调教特别精彩,所以,上一集特别比照,用近乎一整集的篇幅来搞调教。

其实我也知道,怎么写都会有人不满意,果然,上一集就被人说是剧情没重点,整集都没有往前推进,这真是怎么写都会被骂,所以当文字工作者,还得要有相当坚强的心理素质,不然早就垮了,当然,要说厚脸皮也可以啦。

这一集,床戏篇幅缩短,通篇花在剧情上,不晓得出版后会不会又有人抗议,说什么不够香艳,忘记情色小说的初衷。嗯,我想是一定会的,那我明明知道是会,为什么还要说这些呢?唉,真是有够贱。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