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三十
第七章
三鹿危机
号角伏龙

黄土大地,基本上是个弱肉强食、实力至上的世界,自命侠义的组织虽然也有不少,但真要说不计好处、不计立场去行侠仗义,锄强扶弱,这样的人物就少得多,甚至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然而,在这个邪欲横流、人心冷漠的时代,偶尔还是会发生一些感动人心的事,这一类的事被称为奇迹。

这天,有一群身穿红衣的侠义之士,在短短的数个时辰内,于大地上神出鬼没,拯救各地危难中的婴童,抛头颅、洒热血,勇猛无双的姿态,犹如划破黑暗的曙光,在无数恶匪邪人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血衣电锯大队的传说,就在这一天诞生,尽管它的时间并不长,但对于这一天的索蓝西亚来说,这个传说才刚刚开始……

~~白拉登《我的索蓝西亚清纯游》索蓝西亚是当世强国与大国,实力雄厚,这是众所公认的事实,但在聚落型态上,精灵们与人类的习惯不同,没有形成城市,而是居住在一座又一座的辽阔森林之中。

人类的城市,都是称为某某城、某某市,但精灵崇尚自然,喜欢亲近原野,居住之处都是森林,好比索蓝西亚的王都「华尔」,正确的叫法应该是「华尔森林」。

在自然的环境中生活,最能培养对魔力的敏感度,这是精灵在使用魔法上得天独厚的优势,但是太过于自然的环境,很多时候也会造成威胁。在精灵所居住的森林周圉,很容易诞生一些强横的魔物、妖物,盘据有利地势,不时袭击森林中的精灵。

千百年来,此事素为精灵们的心腹大患,索蓝西亚立国以来,军队发动战争,对象是邻国人类的次数还不足一半,有过半机会都是进攻森林周遭的魔窟、妖穴。随着精灵斗的战技、魔法、军械不断改良增强,超过七成的伐妖战事都是以胜利告终,但也有少数的魔窟难以攻克,长期下来,竟然变成妖孽横行的人间禁地。

这天,索蓝西亚组织部队,攻击境内的一处冥龙尸谷,由于正面攻击的胜算不高,特别组织了敢死队作诱饵,在身上浇了牛羊血液,想要把盘据于谷内的龙精诱出,在山谷外击杀,却不料局面陡生异变,在军队预备要发动攻击的那一刻,一个人类、一个矮人忽然从山谷内跑出,跟着,十余头龙精吼啸着飞冲出来,而一支浑身染血的人类部队也随着杀出。

所谓的天下大乱,就是形容眼前的这种状况,虽然精灵军队在此是为了对付山谷中的妖物,各种魔法兵器、破魔法器都准备齐全,不至于被杀个措手不及,但一下子见到十多头龙精冲出来,那种压迫感十足的恐怖画面,还是让多数人慌了手脚,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假若没有那一支人类部队协助,精灵们必然会吃上大亏,因为那些龙精一出山谷,就对前方的精灵军队发动猛攻,瞬间就产生了重大伤亡。

龙精并不只是会活动的巨大龙骸骨,不死系的魔物里头,也不是每一种都能使用魔法。像龙精这样的绝顶邪物,之所以会被公认为不死系魔物的王者,就是因为它兼具强大力量与无穷魔力,不仅本身能挥动万斤巨力,还能够使用高级魔法,实在是很难对付的魔物。

要诛灭龙精,最有效率的方法就是使用光系魔法,直接将龙精净化、度灭,这也是对付不死系邪物的正攻法,除此之外,如果反其道而行之,以毒攻毒,用黑暗魔法中的歹毒技巧,把龙精给蚀化、吞噬,那也不失为一着妙法。

然而,这两种理所当然的法门,对于精灵来说却是苛求。精灵善于使用元素魔法,水、火、地、风四大元素系,都是精灵的强项,尤其是风系魔法,强大的风系魔法师几乎都是精灵,但光、暗两大元素,并不如四大自然元素那样直接,精灵学习起来事倍功半,以致于很难得看到精灵中出现光、暗这两系的魔法师。

这种情况反应在实战上,当精灵碰到不死系妖魔,想要净化、吞噬是不可能的,只能驱动水、火、地、风作攻击,正面硬撼,完全说不上什么针对弱点,寻隙而破,打起来要付的代价更大,非常吃力。

为了要改善这种窘境,当人类近年来与精灵偃旗息鼓,缔结和约后,精灵便大量派出优秀人才,前往金雀花联邦留学,美其名是学习人类文化,其实主要目的是在慈航静殿修习光系魔法。长期下来,我相信是有一定成效的,但从今天的战局来看,成效恐怕也有限。

精灵的阵营里,我看到有几台很像投石车模样的巨物。见到这东西时,我心头一凛,有点意外精灵们用上了这么高等的军械,这种风鸣动车,是靠高纯度的魔力结晶发动,将浓缩的风元素投掷出去,落地后立刻变成龙卷风,旋动毁物,有着中阶魔法,甚至是高级魔法的威力。

我也看到了一名穿着高阶军官制服的精灵,一手按地,念念有词,地面顿时破开,土石聚合为剑,往上刺出。二十余名精灵魔法师在他身后合力协助,土石化作一柄十尺巨剑,蕴含着大地能量,对着空中的龙精劈砍过去。

这两着都算是很厉害的破敌战法,但龙精面对狂猛旋风,竟是全然不放在眼里,任由龙卷风狂刮而过,它们摆动巨硕、沉重的躯体,在旋风范围内行走,将旋风切割,化消四散。

见着蕴含大地能量的土石之剑来袭,龙精略显忌惮,没有用它们的骨骸身躯硬碰,而是仰首吼啸一声,天上云层如潮涌动,一道电光狂笞击下,土石巨剑立刻被打出裂痕,再被龙精挥动骨尾一击,登时粉碎,没能缔造半点破魔战果。

就这样,龙精在索蓝西亚的军队中横行,所有攻击对它们如同儿戏,它们随意的一个动作,便造成底下精灵们的大量死伤。其实精灵们是有备而来,诸般重武器一应。俱全,没理由打得这般惨烈,但现在的情况却出了一个大问题:龙精的数量太多了。

从这支部队的规模来看,精灵们预备对付的,应该只是两头、三头龙精。若是对付这个数目的龙精,以精灵们的战力来看,完全可以将它们围困,利用人数与武器上的优势正面诛敌,但……其实就连我自己也不曾听过,哪个山谷会栖息着十几头龙精,这么超乎现实的数字,碰到了根本就是中大奖。

要是这么打下去,全军覆没这四个字早晚会实现,虽然这样对我没有坏处,但眼前情景乱成一团,我驾着木橇,带着琳赛,在千军万马中穿梭奔腾,还得要小心别成了龙精的目标,实是险象环生,不晓得怎样才能远远逃去。

幸好,我那些所谓的同伴,也在这时候投入战场,他们的人数虽然不多,但是斗志却极为惊人。舞动霸晦的冷翎兰固然是一个焦点,身穿红衣的自家子弟也不可轻视,他们手中的电锯、光斧,被某种邪恶法咒加持,冒出森森黑气,杀伤力未有提升,却附加了属性异能。

当这些电锯、光斧,砍斩在龙精的骨骸上,白骨立刻生出裂缝,冒出黑烟,被重重地创伤了。

纯以兵器的规模来看,这些电锯与光斧自然是无法与风鸣动车、土石巨剑相比,但这些所谓的重武器,无法伤及龙精,那些电锯、光斧却做到了,这除了因为对症下药的属性伤害,也是由于兵器上所受的邪咒加持确实厉害,才会缔造如此惊人的战果。

白家子弟的战斗意志也极为惊人,历经多场恶战的他们,本来早就应该已精疲力尽,现在却生龙活虎,挥动重量不轻的兵器,举重若轻,窜上跃下,联合创伤龙精,那种一身是胆的豪勇姿态,甚至让我怀疑他们被施了狂暴咒文,要不然,血肉之躯怎能如此剽悍地持续猛攻?

凭靠着白家子弟的勇猛善战,龙精受到了一定的伤害,尤其是当冷翎兰运起第七级力量,霸海狂斩,白家子弟也进行助攻时,强悍如龙精也只当者披靡。只可惜,再怎么善战,仍是改变不了他们人数太少的缺点,对战局的影响确实是有,可还是不够,在几声剧烈的龙吟吼啸过后,白家子弟的围攻阵势被破,突破而出的龙精群怒火交织,要发动第二轮对精灵的猛攻。

(真是有够糟糕的,还是快点溜了算,如果继续滞留这边,后头怎样很难说的……该死,华更纱那鬼婆是怎么用魔力发动木橇的?怎么她一发动就转移,我发动就在这里卡住?

我心里正自恼怒,忽然,全身一震,耳边所闻一片寂静……这是最直接的感觉,但其实……我应该是听到了某种声音,一种太过响亮,又或者是蕴含强大能量的声音,因为受到这股能量冲击,我明明听到了,却因失去听觉而恍若未闻。

在无声的世界里,我什么东西都听不见,但皮肤上所感受到的强烈震波,却让我察觉到周围刮起了大风。

这阵大风很怪异,风势虽然强,吹得人摇摇晃晃,几乎摔倒,但地上却没有飞砂走石,仅是大气中卷动强风,一股一股越吹越强。

蓦地,一种强大的魔力波动,让我有所惊觉,把强风、失聪两件事情产生联想,立刻就猜到是有人在使用高等级魔法,或是催动高等级的神器。

鼓动声音、扬起强风……这纪双是屈系的魇法或神器,我抬头仰望天空,只见强风在半空吹动,形成了涟漪似的大范围波动,朝着龙精群袭击过去。

风动的涟漪,似缓实疾,很快迫近十余头龙精,形成一个包围网,而龙精群看来似乎十分忌惮这阵狂风,竟然不欲硬拼,开始掉头避走。

这阵狂风的威力未必很强,至少不见得强过精灵军队中的那些武装,只不过狂风中蕴含着某种让龙精厌恶,甚至可能是惧怕的东西,这才使得龙精不想硬拼,宁愿舍弃这一地的血肉、生灵,掉头回谷。

抬头仰望,我找到了鼓动强风的源头。那是一支雪白的号角,形若象牙,上头有着奇异的纹路,随着吹奏而闪闪发光,每一下扬声吹奏,就是一下灿烂的光华盛放,逼得人难以正视。

一支号角,能够释放出如此强大的能量,令附近空间内的风元素齐受号令,千里扬风,形成风之障壁,把十余头龙精的进路封锁,将他们逼回山谷,这等威能实属罕见……在我的记忆中,好像有一件神器符合这条件,那是创世七圣器之一的……

不过,在这一刻,比起那支号角究竟是什么神器,我更关心另一个问题,那就是这支号角的使用者。

再怎么强大的神器,如果没有优秀的使用者来搭配,那只是明珠暗投,发挥不出应有威力。这支号角若真是创世圣器之一,要充分发挥创世圣器的威能,使用者至少要有第七级修为,甚至要第八级修为才能驾驭平稳,换句话说,此人定是索蓝西亚的绝顶高手,我的强敌。

由于号角所释放出的强光太过刺眼,我一时间看不见号角之后的那个身影,但随着眼睛逐渐适应强光,我终于看了清楚,发现那是一个精灵青年,模样近似人类的二十余岁,容貌俊美,神采飞扬,一袭白袍随风飘扬,说不出的神气好看,虽然说精灵一族多是俊男美女,但俊成这样的委实少见,连我看了都要暗赞一声好。

(奇怪了……索蓝西亚怎有如此人物?我居然一点都没听过风声,看情形恐怕连冷翎兰都不知道……

我摇摇头,清除脑中杂念,只把注意力集中在上空的景象。

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一幕画面实在非常具有感染性,看到如此俊美的一个青年,飘浮于白日青天之下,双手伸开平举,阳光由他身后照来,洒向大地,真是有如天神降世,怪不得那些幸运保住性命的精灵们,扔开武器,在地上跪成一片,争相膜拜。

半空中的那个青年,收起了号角,日光远远凝视着龙精群的撤退,当最后一头龙精的身影消失,他身形一动,从天空高速降落,像是在赶什么东西一样,转眼间便消失不见。

虽然时间很短暂,不过我还是看到,那个精灵青年降落的所在,是在军队大后方的一处帐篷,换言之,这个人是随军而来,也应该就是此仗的主力,在原先的战术计画中,恐怕军队只是诱饵与辅助,将龙精诱出、围困后,由此人出手击杀。

(奇怪,既然是这样,他为什么不出手,只是把龙精驱退而已?是因为整个情势已经失控?还是因为我们的出现?

我心中诧异,连着闪过几个念头,这时……跪了一地的精灵士兵慢慢清醒,站了起来,隐隐有将我包围的势态,我见情形不妙,尽管自己无法发动木橇异能,但驱鹿跑路还是没有问题的,连忙一拉缰绳,驱赶麋鹿,想要突围。

哪想到,恶德商人赠送的商品,果然有着缺陷,历经百多次的空间转移,拉动木橇的驯鹿也成为能量供给源头之一,早已油尽灯枯,我这一下驱赶,它们发出一声长长的凄惨鹿鸣,就在我眼前焚烧起来,变成了三团火球,顷刻间便毙命了。

「天杀的,白拉登赞助的道具果然很鸟,这三头鹿……三鹿的品质太劣等了,下次还是增加数量改成九鹿吧,鹿多才好办事。」

我又急又气,拉着琳赛跳下木橇,试图在被大军包围之前逃跑,只要能与冷翎兰等人会合,那就没有什么安全问题了。不过,我确实迟了一步,才刚跳下木橇,没跑出几步,所有进路退路都被封死,数百名精灵士兵将我重重包围。

法雷尔一族与精灵们仇深似海,这些士兵看到我就像看到杀父仇人一样,杀气腾腾,不但我清楚感觉到这点,就连身边的琳赛也被感染,紧紧地抓住我衣角,脸上的表情十分恐惧,却又用力咬住嘴唇,不敢发出声音,生怕惊扰到我。

我抽出百鬼丸,仗剑一挥,灿烂红光如火耀眼,让周围的精灵士兵有所忌惮,不敢太过进逼,看似威风凛凛,心里却知道不妙,这些精灵士兵距离我太近,数量也太多,不管我用什么方式出击,还来不及产生效果,就会被四面八方的精灵合攻给干掉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拖延时间,等援兵到来,只是我十分怀疑这个办法有多少可行性……

「住手!全部退开!」

及时到来的救兵,挽救了我的危机,但却不是我所预期的人。匆匆赶到并吓阻士兵的,是几名穿着高等服色的精灵军官,他们见到我安然无恙,居然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让开,大祭司有令,要我等确保贵客的安全,保护我国国宾尽速与大祭司会面。」

令人惊愕的一句话,连我都摸不着头脑,想不透所谓的贵客到底是指谁,居然还用上了国宾一词?但是在场的精灵士兵,却对这句话不感疑惑,他们用一种仇视的目光看着我,但却很自动地让开一条路,甚至列队在两旁,摆出一副护送我前进的样子。

到了这时候我才明白,他们眼中的贵客就是我,这真是很屌诡的一件事,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索蓝西亚都没有理由待我友善,更别说当我是贵宾,如果说他们要护送我去什么地方,那我猜不是去砍头……就是抽筋剥皮。

回想到不久之前,华更纱说过索蓝西亚正在找我,当时不以为意,现在想来却事有蹊跷,难道……索蓝西亚出了什么问题,有求于我,所以才迎我为贵宾?但我没什么特殊才能,他们找我会是为了什么?

正在迷惘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他们提到大祭司一词。索蓝西亚的大祭司柏南克,是一个贪图享乐,平凡无奇的庸才,这种人和我很容易结交成酒肉朋友,但至少目前我不认识他,怎会被他当成贵宾了?

「咦?」

走了几步,我发现前头引路的军官们,竟然是要带我去军队最后方的那座帐篷,也就是适才那名神秘青年消失之处。要和这么厉害的高手碰头,我心中忐忑不安,要是能有几个高手陪伴,感觉应该会好一点,但我方所有的可能援兵都离此还有一段距离,似乎不太可能突然出现。

存心拖延,我一面也找机会突围,但多了个累赘在身边,这个想法没什么实践余地,除此之外……我也考虑过推琳赛出去当牺牲品,扰乱敌人,自己趁机逃跑的可能,但精灵士兵戒备甚深,这个不仁不义的主意多半失败,只好闷声当好人。

眼见距离那座大帐篷只剩下几十步的距离,我还没想出脱身良策,那座帐篷陡然掀开,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里头快步走出。

从帐篷里头走出来的老者,个头非常高大,接近两公尺的伟岸身形,头戴金冠,身穿白袍,下巴留着长长的白须,乍看之下让人想起一棵高耸的神木老树,充满巨大的存在感。

精灵的寿命比人类要长,要老成这个模样,恐怕有个六百岁以上了,这位老者的年纪虽大,体格却很好,白袍底下看得出来肌肉壮硕,该是一副能挽强弓、发硬箭的大力士身材,面上慈眉善目,算得上是一个很好看的老人家,让人一见之下就有三分敬意。

「约……约翰·法雷尔……真的是约翰·法雷尔?」

精灵老者看到我,情绪显得非常激动,连话都说不清楚了,我正感到不妙,忽然一声大叫震耳欲聋。

「偶像!我终于见到你了!」

之前我碰过很多一见到我就大叫、大骂的人,甚至一看到我就拔刀乱砍的也有,不过会兴奋到大叫出声的,这个就不曾有过,尤其是听见男人兴奋得大叫,让我瞬间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看见那名精灵老者大步向我奔来,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伸腿去踹,但听到附近的人们惊呼,喊出「大祭司」的称呼,心头不由得一惊。

(这个乱七八糟的死老头,就是索蓝西亚大祭司柏南克?

想起来真是令人不可思议,不过……慈航静殿的掌门、第一高手,同样也是乱七八糟,甚至可以说是浑帐透顶,这样一想,高层人士乱七八糟似乎就没什么好奇怪。

事出突然,我那一脚没有踹出去,柏南克率先冲了过来,很自然的结果,就是我被他扑倒在地。

被男人扑倒的感觉真糟,就算是被琳赛给扑倒,感觉都不会比现在糟糕,特别是这个口口声声喊我偶像的大祭司,似乎对我有某种特殊的情感,扑倒我之后还紧紧抱住,他体格壮硕,我用力挣扎都甩不开,一时间真是无计可施。

「有、有话好说,这里不是金雀花联邦,千万不要搞那一套……我也不想成为精灵史上第一个与精灵搞基的变态人类!」

「搞基?那是什么?我听不太懂啊……」

「死老头,不要一边鬼扯一边乱摸……站在旁边的,你们不要只懂得看,赶快动手帮忙啊!」

精灵们不可能帮我,但他们似乎觉得眼前这幕画面有碍观瞻,在短暂迟疑后,还是过来把大祭司与我拉开,而柏南克这时也好像稍微冷静下来,轻咳了两声,正色道:「法雷尔将军,我是索蓝西亚大祭司柏南克。祖·鲁曼,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之前我与国王陛下已经找你好一段时间……希望能与你好好谈谈,我们有许多事想与你合作,你的安全将获得保证,而我认为你对这些合作方案必然会感兴趣。」

听起来倒是一个不错的开始,虽然这些承诺有多少真实性,让我感到怀疑,但现在也没其他选择,我接受邀请,一同前往那座帐篷,预备仔细详谈,同时也向混战中的两边人马下令,暂时停止战斗。

柏南克对我非常友善,却对琳赛视而不见,向我们作着解释,表示今次索蓝西亚调集人马,预备攻下这座山谷,诛灭里头的邪灵,为附近几座森林清除潜在危机,没想到出师不利,邪灵的实力比预期中更强,光是龙精便让精灵们措手不及,这一仗注定是无功而返了。

「哈哈哈,但命运之神总会带来惊喜,能在这里遇到你,可比攻下此地更有意义啊……」

我觉得柏南克的话大有问题,普通的军事行动,大可不必要出动到他这位大祭司,还有刚才出手的那名神秘强人,若一开始便由他为主帅,军队辅助,单靠他吹动那号角的神力,虽不敢说是必胜,但绝对能给龙精重大打击,军队也不会受到严重损伤,所以……这次的军事行动应是别有隐情。

「……对了,大祭司,我想先请问一下,刚才吹动号角的那位是……」

「喔,那是……」

柏南克呵呵一笑,正要回答,旁边忽然来了一个精灵军官,紧张地向他报告,表示三王子雷曼不耐久候,又不想见闲杂人等,已经先行从帐篷中离开,特别命人来向大祭司辞行。

(……原来是雷曼王子,怪不得有这样的力量,从刚刚表露的本事,这个雷曼比伦斐尔还要强得多,过去的默默无闻,很有可能是扮猪吃老虎……

我心中一凛,发现刚才可能是柏南克、雷曼一起在帐篷内督军,见到情形不对,雷曼便使用号角退敌,稳住全军的败势。

雷曼王子,是伦斐尔的弟弟与政敌,也是目前掌握索蓝西亚军政的大人物,此人实力如何,过去名声不显,并不为人所知,这次进入索蓝西亚,能够马上目睹这一幕,亲眼见到雷曼的实力,对我而言实在是很好运,若非如此,以后可能会吃上大亏,因为除非雷曼不把大祭司放眼里,否则不曾「不耐久候」,真正让他想要离去的理由,是因为不想见到我,也就是对我抱持敌意。

碰到这样的强敌,能够先一步搜集资料,真是我的好运气,不过……现在整个计划已被打乱,原本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华尔森林,就算不能完美做到,起码也不要搞到惊天动地,像此刻这样,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来了,还被大军重重围困。这下……真是很搞笑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