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三十
第六章
罪魁祸首
兄弟阋墙

和琳赛的谈话,完全是在心惊胆颤的情形下结束。为琳赛进行魔法透视,这个我很有信心,不会有什么危险,但问题会出在接下来的部分。

若真是发现核心藏在琳赛体内,那我们该怎么办?取出是势在必行的,但该怎么取出?

「那还用说吗?」

华更纱冷冷一笑,又把手术刀塞到我掌中,我厌烦地把刀一扔,她闪电塞回,分量沉了许多,我定睛一看,居然是一柄锯子。

「差点忘记,如果是要开膛取心,手术刀没什么意义,要先用锯子开胸才行,到时候我负责按住病患双手,你就放心给她用力锯下去,听到什么都不用在意,几分钟后就会安静了。」

「喂,可不可以别每次都提这些东西?你我都知道,就算要开膛取出那颗核,也有很多手段可以避免危及性命,如果再加上魔法的保护,安全性甚至高达九成。」

「没错,但你我更知道,把启动核心封藏在体内的魔法,不是随随便便把东西往身体里一扔,也不是用刀割开身体就能取出的。倘使碰上高段的封物魔法,除非宿主的生命先消失,否则怎样都没法把东西取出的。」

华更纱说的东西,我心中有数,高段的黑魔法施放时,总是牵涉到血与命,我也见过一些大巫师将神器封印于人体,要解开封印的第一道手续,就是把那个人宰掉,某些变态一点的巫师甚至还另外加几道保险,限定宰杀的手法与先后顺序,要是弄错了顺序,先刺穿胸膛才砍头,触动保险程序,立刻就引发爆炸。

我很想学这种技术,这样真是超方便的,身边的队员都有了用处,我虽然不可能对阿雪、霓虹动手,宰起未来、紫罗兰可是不会留情的。这种技术算是高度机密,我是在伊斯塔图书馆找到的资料,还来不及深入研究,为了安全起见,才希望与华更纱联手,她横看竖看都是最顶尖的大巫师,得她相助,成功的把握会高得多,但现在连她都说非杀宿主不可,琳赛的状况就凶多吉少。

「对了,索蓝西亚最新情报刚刚送到,叫你妹妹过来,一起了解一下,顺便让你们开开眼界,见识我刚刚完成的最新作品,还有来拿我调制好的伤药。」

华更纱说得很得意,这种表情很难得在她脸上看到,那个最新作品应该很不得了,但在考虑到她的为人,我怎样都不觉得那会是什么好东西。

去找冷翎兰的路上,看到一众白家子弟从丛林中捉了三头鹿出来,说是等一下用得着。搞鹿肉大餐似乎不必捉那么多鹿,想来还是与某种血祭有关,搞不好白拉登送来的交通工具,就是要举行血祭才能启动。

(唉,整天和这些妖魔鬼怪在一起,血腥过来,血腥过去的,脑子全都是血腥味,恶心死了……

我在外头找到了冷翎兰,一同去见华更纱,了解白拉登传来的资讯。海商王的本事确实了得,这么快就把索蓝西亚的资料送来,就连冷翎兰都还说不出这么多事,当华更纱把档案摊开在我们眼前,冷翎兰简直不敢相信看到的东西。

之前冷翎兰说过的事,包括制造末日战龙、伦斐尔反叛等情报,白拉登都已调查清楚,里头提到伦斐尔试图破坏战龙失败后,被皇家派出的高手杀成重伤,靠着部属们舍命杀出重围,逃出王都,不知去向,正被严密通缉中。

目前的索蓝西亚,最有权势的领导者共有三人,索蓝西亚王、大祭司、三王子。

伦斐尔叛乱失败后,很快被剥夺皇族身分,丧失王位继承权,其所掌管的军政事务,全数交由三王子打理。

索蓝西亚王,也就是碧安卡的便宜老爸,身为一国之君,掌握大权无可厚非,但那位大祭司……我对这人没什么印象,过去虽然知道索蓝西亚有祭司团,有大祭司,可是……似乎没什么太大的名气,也记不起来有过什么功绩。

我望向冷翎兰,她好歹去过索蓝西亚王都几次,对这些事情怎么都该比我了解。

「这个……我也没有什么太深刻的印象,索蓝西亚王荒淫好色,平时都躲在宫廷内享乐,事务也都扔给手下人处理,我也只远远看过几次,至于大祭司……我听伦斐尔约略说过,虽然是祭司、神官们的首领,但此人却是国王的玩伴,其行径……就和阿里布达的那些人没什么差别。」

看起来,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讲起玩女人,人类与精灵也没什么分别。阿里布达也有一堆僧侣、神官、祭司,其中不乏清苦修行之人,但是职位越高、越与王公贵族走得近的,通常都堕落得很,美食华服,吃得脑满肠肥之余,饱暖思淫欲,那是不在话下。

我早年在阿里布达御林军任职时,位阶太低,只是与一些中下阶层的贵族玩乐,还没资格参与那些大神官、大祭司的淫玩场面,但冷翎兰恐怕是见识得多了。她处理军政要务,许多机密情报她都亲自打理,这种贵族、神官之间的丑态,早就看到厌烦,没什么冲击性可言,即使听到别国皇室的丑闻,也是习以为常。

从冷翎兰的反应中,可以看出另外一事,那就是索蓝西亚王、大祭司,这两人在她眼中仅是平庸之辈,才干普通,也没有什么值得重视的实力,要不然不管人品怎么坏,只要有过人实力,都会引起冷翎兰的注意。

我想了想,道:「末日战龙的制造已经到了最后关键,又碰到伦斐尔反叛的事件,索蓝西亚应该进入高度戒备,要进王都应该没有那么容易吧?」

冷翎兰欲言又止,华更纱看了她一眼,道:「情报中的描述并非如此,详细状况就请这位二公主来说明吧。」

我望向冷翎兰,听她的解释。原来索蓝西亚王喜好享乐,把国事扔给诸王子打理,自己则热衷于种种宴会、庆典,之前有二王子伦斐尔劝谏阻拦,这些享乐行为仅限于宫廷之内,还不至于贻笑大方,但随着伦斐尔倒台,索蓝西亚王再无节制,最近连接着举行了几个选美会、嘉年华庆典。

基本上,精灵喜好自然,崇尚纯朴,尽管有着很高的审美观,但却厌恶奢华浪费,像什么选美、豪华庆典之类的东西,并不合精灵的天性,由一国之君来搞这些东西,更是精灵的耻辱。这种应该发生在人类身上的丑事,为何会发生在精灵国王身上,这实在令人不解,但只要想到伦斐尔这个黑道王子的怪异行径,似乎又不那么奇怪……或许,这两代的索蓝西亚王室都很变态吧。

「趁着他们正在举办庆典,我们正好潜入进去,有得掩护。对了,情报末另外提到一件事……」

华更纱道:一索蓝西亚那边正在找你。」

我奇道:「找我?」

「没错,详细情形不明,但索蓝西亚方面已经动了起来,透过许多管道找寻你约翰·法雷尔的下落,我们在这里一战,估计很快消息就会传到他们那边,听说,这还是索蓝西亚王亲自下的命令。」

「这个……你确定他们只是找我,不是通缉我?」

算起国仇家恨,我与索蓝西亚根本是不共戴天,他们会急着找我,怎么想都没有好事,但这点现在想来无用,只能等情报更多,才能揭晓了。

在我们谈话的时候,冷翎兰一直显得坐立不安,华更纱看了她一眼,从怀中取出个药瓶,冷翎兰二话不说便取过药瓶,将里头一颗金黄色的药丸吞下。

看情形,这应该是治疗冷翎兰身体的药物。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华更纱忽然又从袖中取出一个药瓶,往我们面前一摆,道:「这是治疗冷二公主的药物,吃下这个,可以保证你的真气七天之内运转无碍,不触发隐患。」

这句话让我和冷翎兰的眼睛突出,如果这是伤药,那刚刚吃下去的东西又是什么?这个鬼婆一身毒物,乱吃她的东西,后果非常严重。

「是我新完成的得意作品啊,不是说了要让你们见识见识吗?二公主一看到药瓶就立刻吞了,难道是很饿吗?」

「鬼婆,你不够意思,看见她拿你的东西乱吞,你也不拦阻一下,这样还算是一条船上的吗?」

「我哪晓得你们会这么莽撞性急?近二十年来,和我同坐一条船上的人之中,她是唯一一个敢问都不问就拿我东西吃的,这种真勇者我好多年都没看过了,了得!」

华更纱对冷翎兰竖起了大拇指,表示佩服,但我总觉得她是挖了个坑给冷翎兰跳。冷翎兰这时的表情,比平时冷得多,问话的声音平静,却听得出压抑着激动。

「……我吃下去的,是什么东西?」

「给你一个衷心的劝告,从现在开始,在听完解说以前,你的眼睛只盯着我一个,别眨眼,也别看旁人,否则……后果自负。」

华更纱正色道:「我最近对于人的情感变化很感兴趣,而在各种情感中,最难得的就是真爱。真爱到底是什么?真爱中的人是什么样?为什么真爱可以产生那么大的力量?我很好奇,却又无从揣测,后来经过我苦心研究,终于设计出一道药方,后来又在一处温泉找到了重要药引……」

「抱歉,打个岔。」

我道:「你找到药引的那个温泉,是不是你碰到高人,让你有所启发的温泉?」

「不,这是另一个温泉,在黑暗界更有名得多。」

华更纱道:「配合从矮人公主身上取来的血液,这个秘药终于被提炼完成,我将之命名为真爱,只要服下这颗药,就会得到真爱。」

听过许多很扯的魔法秘药,倒是第一次听说这么荒唐的药物,原来真爱也可以来得如此廉价与荒唐,真是令我眼界大开。如果这话是别人说,我一定不相信,但出自华更纱口中,又说得如此煞有其事,我不得不信,却又暗自同情冷翎兰,刚刚得到「真爱」的她,现在的脸色真是一片苍白。

「吞下了真爱,就会找到真爱,找不到也会强制找到,因为无论男女,吞下这颗药之后,睁眼看到的第一个异性,就会变成真爱,药性强制百分百,绝对没有例外。」

「鬼婆,你把这个东西说得那么神,是不是真有那么厉害啊?不小心吃下去,有没有解药可救?」

「倾注我半生心血而成的作品,真的就是那么厉害,不管是多强的高手,吃下去都会启动真爱,神阻杀神,佛阻诛佛,而且保证绝无解药,除非等到药性退去,否则神仙难解。」

华更纱依序从怀中取出三个瓶子,放在面前,「为了怕首次使用,药性一发难收,我特别调了四颗药丸出来,刚刚被二公主吃下的,是药力最浅的一刻玉,只有一刻钟的效果,而在这里的这三颗,分别是一日玉、一月玉,还有最惊天动地的一生玉。」

我们三人是席地而坐,无桌无椅,这时听见华更纱的解释,我心痒难耐,想到这种东西入手,等于是超完美的春药,忍不住就伸手去拿,华更纱出手欲拦,我早料到有此着,侧身一揽,便将三瓶药都抢在手中,喜极欲呼,却听到华更纱喃喃道:「啊,被看见了。」

不解其意,我开口想问,却看到一双惊惶的大眼睛,正直直地看过来。原本听到华更纱的警告后,冷翎兰就只敢盯着眼前唯一的同性看,可是我为了抢夺药瓶,侧身滚动,进入了冷翎兰的视线,她本可转头望向他方,但这时附近仍有白家子弟在走动,她顾忌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后果更糟糕,就这么一迟疑,该发生的事情就发生了。

剎时间,我们三人之间一片寂静,什么声音也没有,静得连彼此的心跳声都听得见。

我清楚地看见冷翎兰雪白的脸,越来越红,像是一颗蕃茄似的红艳,红得连我都觉得不好意思。跟着,冷翎兰双手捂面,不顾一切地发劲狂奔,冲进前方的树林中,只听见树木碎断之声大作,也不晓得被她踢断、撞断了多少树木。听着断树之声渐渐远去,我们看着那消失的蓝色背影,心里都很清楚,至少一刻钟之内,我们是不会看到冷翎兰了。

该了解的东西已了解,该见识的东西也已经见识,本来我们应该离开,但这时,我们注意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鬼婆,索蓝西亚的王都叫什么?」

「不知道。」

「……索蓝西亚王、大祭司、三王子……这三个人叫什么?」

「不知道。」

「你的情报文件上,总不可能没写他们名字,只是写大祭司、三王子吧?这样很不合理耶,你觉得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想……应该是因为某个人的不负责任与懒惰吧。」

这还真是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答案,不过,再怎么偷懒,现在还是该有个答案,我望向华更纱,等待翻阅文件的她给我回答。

「喔,找到了……索蓝西亚王的名字是葛林斯,大祭司是柏南克,索蓝西亚王都的名字是华尔。」

「……现在我知道索蓝西亚为什么会一团乱了……奇怪,为何我会有一种淡淡的哀伤呢?」

「对了,三王子的名字也查到了,叫做雷曼,你耳熟吗?」

「不熟,但……鬼婆啊,说起来,索蓝西亚变成这样,不就是伦斐尔和雷曼两兄弟惹的祸吗?」

「是啊,都是雷曼兄弟惹的祸……」

「……可恶的雷曼兄弟!奇怪……我为何又开始感到那种淡淡的哀伤了?」

白拉登赠送的交通工具运到,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所有人重新集合,预备出发,至于这一个小时之中大家各自发生了什么事,并没有什么人关心。

冷翎兰出现在我面前时,行若无事,看不出有什么异常,我也不会蠢到主动去提,彼此装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但从偶尔的眼神交会,那一瞬间的尴尬与羞怒……我们都晓得,有些东西变得怪怪的了。

白拉登十万火急送来的交通工具,是一个半尺长的木架,涂满红漆,看不出有什么功用。如果是在别处看到,这种涂满红漆的木器,会让人想起新年时喜气洋洋的器具,但出自白字世家,我想那些红漆搞不好都是鲜血,这玩意儿是某种邪恶的血祭魔具。

「闲杂人等别碍事,让开,让专业的来!」

华更纱大步向前,把魔法力灌输入那个木架中,半尺长的东西迎风一晃,变成了一架庞然巨物。

乍看之下,这似乎是个平凡无奇的红色木橇,看不出是用什么作为动力,又要怎样行驶,然而,当白家子弟有条不乱地将捕获的三头野鹿,套土木橇,又全部换穿红色服装,表情严肃地坐上木橇,我忽然觉得……气氛有些怪怪的。

「这……这个感觉怎么好像是……」

同样坐上木橇的冷翎兰,也是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被安排坐在她对面的琳赛,则是若有所思,对身外的一切不闻不觉,我刚想要讲几句话,披上一件大红色斗篷的华更彩站在木橇最前方,朗声说话。

「根据侯爷的说法,这个圣撬是上世代文明传下的超绝神器,简直神圣到不行的东西,只有最了不起的英雄才能乘坐,不但可以穿梭空间,行万里于瞬间,而且还无视一切结界防御,最屌的一点就是……凡是有孩童高声呼叫的地方,就会有它的出现。」

华更纱的简单介绍,听得我浑身毛骨悚然,前头的种种超绝之处,确实是超凡绝世,我生平从未听过这么了得的神器,尤其是无视一切结界、防御的特殊属性,恐怕连创世圣器都比不过。

然而,绝世的神器,通常就有绝世的缺陷,这个木橇有这么强的功能,绝对也存在着很要命的缺陷,光是听华更纱的最后一句话,我就联想到一些很不妙的东西,只是还来不及阻止,华更纱就启动木橇。

木橇启动后所发生的事,完全是一场灾难……

华更纱的解说并没有错,这个木橇是一个不得了的超级圣物,有孩童的高呼声,就会有它的出现……只不过,要从另一个方向来理解。

「高呼声」的定义范围实在太广,喜、怒、哀、乐的呼叫声,只要声音够大,全郡都被计算在内,那些呼叫声似在对拉木橇的三头麋鹿发出召唤,每次麋鹿四蹄扬起,发出「圣诞、圣诞」的怪异呼声,木橇就发动空间转移,把我们送到一个新地方。

在一长串的时空跳跃中,我们不晓得到了多少地方,虽然每个地方都待得不长,可是都造成不大不小的灾难。

不过,在过百次的时空跳跃中,起码有超过一半的次数,我们是听着孩童的哭声而出现。眼前的情况是千奇百怪,我们闯进过童奴工场、雏妓娼馆、贩婴市场,还有一些正以孩童来举行血祭、修练邪法的秘密所在。

每个地方都有严密警戒,甚至是强大武装,发现我们这票陌生人突然出现,石破天惊地顶穿建筑物,造成大骚动,那些保镖、杀手、妖人在短暂震惊后,发了疯似的攻击我们,想要干掉我们灭口。

与他们作战不是我们的本意,但没天良的恶德商人下过死命令,让白家子弟誓死保护这架木橇,绝不能有丝毫损害,所以,当敌人怒吼着冲来,白家子弟也从扛在肩上的红布袋中取出武器,奋勇杀敌。

白拉登下的命令是严苛,可是出手也非常慷慨,给的装备都是一流,杀伤力异常强大,我看那些自家子弟都是拿着电锯、电光斧、手提炮之类的重武器,像砍草割麦样,把敌人斩得血肉横飞。

单只有一场战斗的话,我们是获得压倒性胜利,但几十场战斗连着发生,就算我们这批「血衣电锯大队」再怎么善战,也给弄得筋疲力尽,如果不是因为有高手压阵,全军覆没就是我们的唯一收场。

无处可逃,一向善于置身事外的我,不得不参战,频频召唤淫精灵、淫兽,连地狱淫神都被释放出来;冷翎兰本可袖手旁观,毕竟她没必要参与这种混战,但看到无辜孩童受害,素来以正道人士自命的冷翎兰,哪有看着不管的道理?她拔出霸海,身先士卒,几十场战斗下来,也不知道干掉了多少敌人,刃上染了多少敌血。

战况紧急的时候,就连华更纱都被逼得动手,尽管没看到她使用魔法,但她站在木橇上,扬指轻点,意图靠近的敌人都无声倒毙,死得不明不白,到底是她施放极毒暗器,又或是使用阴毒内劲杀敌,这个就不得而知了,只是,我想她心里可能很恨一个人,那就是此刻肯定在南蛮狂笑的白拉登。

百多次令人头晕眼花的时空乱跳,倒也不全是在战斗中进行,我们也意外出现在某间医院,听着婴儿啼哭,看着几名裸胸哺乳的波霸美女,一行人目瞪口呆,觉得这真是上天赐福。

也曾意外出现在某个海岛上,看到一名恶人正在奸淫小女孩,还命一名小男孩去搞另一名小女孩,搞得呼天喊地,冷翎兰本来要铲奸除恶,但因为木橇忽然发动时空转移,没有斩到,而我觉得那名恶人有点眼熟,极有可能是我的不良朋友阿巫,因为他在找裤子逃命时,居然还没有忘记向我使眼色、打招呼。

总之,在百多次荒腔走板的时空转移后,我们这一行人攻破了十二座童奴工场、二十间雏妓娼馆、十六处贩婴市场,还有阻止了六处六规模血祭,拯救了近千名孩童。只是想平平安安、无声无息潜入索蓝西亚的我们,在这个下午意外奔驰万里,变成了世界婴童救星。

最后,累到快要睁不开眼睛的我们,在一次空间转移结束后,来到一处阴暗的山谷。从周围月牙树的银光,判断我们回到了索蓝西亚,但还不及确认位置,周围山壁,传来龙啸,紧城着,一具硕大的骨骸龙破山而出,朝我们的方向飞袭而来。

龙精。

莫名其妙遇上这等强大邪物,真是倒楣到了家,而最荒唐的一点是,这里又没有婴儿,我们为何会被召唤到这里来?

龙精的强大战斗力与不死邪力,没有人敢小觑,这几乎可说是最强的不死系魔物,更糟糕的一点是,龙精虽然只出现在特殊环境,极少也极难离开去骚扰外地,但只要一出现,通常都不会单独现身,而是成群结队。

战斗就在这样的情形下开打,根本不由我们选择,冷翎兰、华更纱率领「血衣电锯大队」打硬仗,我带着琳赛驾着木橇快跑,不是发动空间转移,只是单纯鞭打麋鹿拉车狂奔,想要尽快冲出山谷。

这个愿望幸运地达成了,但达成之后的结果,却让我整个愣住,觉得自己从刀山跳进了火坑。

在山谷外……过万名的精灵军队整齐排开,全副武装,军旗飘飘,同样对着我瞪眼,似是错愕怎会有一名人类、一个矮人乘雪橇飙出。

「你、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在这种情形下,提这个问题是最平常也是最正常的,而我则是非常遗憾自己的高知名度,对面精灵军队才刚刚有人错愕问出,马上就又响起一声叫喊。

「他……这个人是约翰·法雷尔!」

随着这一声叫喊,过万名精灵军队顿时鼓噪起来,却被我发现他们阵中有一支小队伍,全部身穿红衣,看来非常显眼。

(……很好,这下子我晓得是怎么回事了……该进去的人没进去,我们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这除了一个衰字,还可以说别的吗?

精灵军队在愤怒的鼓噪声中步步进逼,我正感头痛,忽然身后狂风刮起,地动山摇,无数山石崩落砸下,末日一般的恐怖景象中,十二头龙精从崩毁的山谷中飞出,狂啸惊天,精灵军队中所有的马匹听见这啸声,惊得屁滚尿流,阵形大乱。

在这阵混乱中,另一个更奇特的景象,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紧随着十二头龙精之后,一支奇异的队伍由山谷中杀出,领头的两名女性,一蓝一黑,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就连龙精也为之惊惧,而在她们身后,则是一支身着血衣,挥舞着电锯、电光斧、手提炮等重装武器的狂暴部队,样子虽然有些搞笑,但杀红眼睛的疯狂气势,却是万夫莫敌。……就在这一天,传说诞生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