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三十
第五章
人质夺还
利益交换

「……如果我没有弄错,我记得你们的身分应该是保镖护卫,护送我到索蓝西亚完成任务,摧毁末日战龙,没错吧?」

「就某个方面来说……没错。」

「所以你们就应该好好保护我啊,怎么可以出了事情就先落跑?害我一个人打生打死,累得半死,还有……呃,等等,鬼婆你所谓的某个方面,是哪个方面?」

自顾自地说了半天话,我忽然察觉到华更纱话中有话,皱眉提问,后者耸了耸肩,淡然道:「那票白家人有什么使命,这个我是不知道,但我本来是被找来作尸妓的,后来闲闲没事,就顺道送你来索蓝西亚,你既然已经到了索蓝西亚,我责任终了,现在最大的工作就是观光旅游……」

「所以你就在一旁看好戏,让我在那边出生入死?」

「别这么说,我最近在学人家讲义气,你正在战斗的时候,我怎么能够丢下你逃跑呢?」

华更纱道:「可是,当你已经滚出战场,行踪不明,我就没有必要继续打下去了吧?我又不是来这里和人决斗的,超时工作是要不得的行为……」

「行了行了,别再诡辩了,你说的这种东西,就像是在扯什么钱是干的不能洗,只能干洗之类的鬼话,再扯下去,我就要抖出你海外资金的流向了。」

「喔……那我认输,毕竟这里没有轮椅,我要装晕倒或是撞墙也没人信……」

「你在鬼扯什么啊?」

「没什么,随便说说,听不懂就算了,我可以换点别的说。」

华更纱两手一摊,我也摇摇头,不再做这种没意义的讨论,而且……华更纱不是什么忙都没帮上,她在紧要关头现身,助我脱离爆炸圈,还顺势一招手,把一枚拇指大的东西从狂猛烈火中招回。

「啧,破损了,这棋子在修复之前是没法再次使用了……」

「你怎么好像很遗憾的样子?这个战棋是白拉登给的宝贝,你会修吗?」

「战棋表面焦黑,裂痕七处,有两处比较严重……虽然不是易如反掌,但也确实不是什么难事,只要有足够的素材,几个小时内就可以搞定……」

「这是黑暗系的神器,你所谓的素材该不会是……」

「当然是血肉与人魂,不然还会是什么?这件神器的黑暗等级很高,普通的黑暗祭祀搞不定,祭品中的幼儿、孕妇比例要高,宰杀手法也要特别限定,还有天时地利人和的辅助条件……想想实在麻烦,你要修就快点准备,不然就别修了。」

「算了……修个东西要搞成人间地狱似的,这种东西不修也罢。」

想起半人马战兽追在后头狂挥利斧的恐怖画面,我不由得摇摇头,暗忖反正还有整盒战棋可用,少掉一枚不会怎么样。

「哦?决定不修是吗?也好,这种瑕疵品坏了就搁着吧,与其花时间修,还不如想想怎么解决缺点。」

华更纱摇头道:「姓白的搞这东西时,压根就没考虑收拾善后的问题,东西放了出去就很难收回。对了,提醒你一下,你别以为每次都可以单独使用棋子啊,这组战棋相互间有魔力牵引,沾染的血腥到一定程度,就会全体大暴走,那时候的画面可比嘉年华会要热闹得多……记得远远当观众就好,别蠢得跳下去当演员啊!」

这真是突然扔来的一颗大炸弹,白拉登说什么送我一个军团的战力,结果竟然是把瑕疵品扔给我,这下要命了,一件武器不管有多强的杀伤力,如果无法驾驭自如,那也是没有意义的。

(还好我谨慎小心,没有笨到一次把战棋拿出来用,否则整盒战棋一次暴走,哪可能收拾得了?

我暗叫侥幸,也察觉到自己再次被黑心商人给设计了,难怪白拉登与我交易时笑得那么畅快,原来他是借机把不良货物出清,可怜我这个外行人惨遭诈骗,上了贼船。

这样子看来,战棋不能随便使用了,这盒秘密武器不到最后关头,不能轻易启动,否则一放难收,会不会惹出大灾难我管不了,也不在乎,但是后头连接而来的责任与黑锅,这就不能不虑。

而眼前的情势不妙,如果战棋不能使用,我就需要其他的东西来提振实力。华更纱与一众白家子弟,在脱离战场后,也不是躲到山里赏月烤肉,而是回过头来跟住敌人,观察动向。

敌人似乎也察觉了他们,所以反过来布下陷阱,想引人入彀。华更纱卑鄙狡诈,当然不会傻得冲进去,只是透过观察,发现敌人在布下陷阱的同时,也巧妙地试图把重要物件转移,于是当机立断,抢先发动袭击,与敌人的运输队伍交战,把东西抢回。

霸海本就放置在帐篷之内,那种程度的大爆炸还无法摧毁神兵,我们成功地把兵器回收,让冷翎兰得回霸海;琳赛身上佩带的魔法石,被敌人察觉摘下,用来误导我的判断,琳赛在被押走的途中,给华更纱率队攻击夺回,平安无恙。

霸海与琳赛已经取回,但我最在意的东西却失落,阿雪的灵柩被送走,华更纱等人当时忙着救回矮人公主,疏忽了灵柩,不及救回。

「……当时,灵柩上被缠了火药,内部又因为颠动,能量有不稳的征兆,一个搞不好就会把我们炸上天去,想想抢回来也危险,还是随他们抢去吧,反正那头豹子和那个鸟女也追过去了,应该不用什么事都我们来做吧?」

这个就是当前的状况,华更纱这个无良鬼婆,做什么事都留个尾巴,让我要花上很大力气去收拾,阿雪的灵柩被精灵带走,羽霓和紫罗兰追踪而去,很难说这样子是好或不好,但要取回肯定得多费手脚……

(奇怪?羽霓也追过去?有这么自动吗?我塑造的人格是很听话,但居然有这么自动?实在有点意外,下次得要重新检查了。

我心里纳闷,华更纱做了点解释。严格说来,羽霓不能说是追踪阿雪的灵柩而去,是在战斗中莫名其妙地大笑,飞冲上天,一下子飞得不见,众人事后遍寻不着,只能推测是追踪敌人去了,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推测,我除了一句「猪脑」外,就只有「不负责任」能形容。

华更纱道:「反正情况走到这一步,接下来的情形就不难猜想,敌人一定会要求交换,我们可以拿矮人公主去换回棺材,不怕敌人不就范。」

「我忽然有点好奇,那个小矮子……不是你朋友吗?你这么容易就决定拿她出去交换,会不会太对不起朋友啊?」

「喔,你千万别想太多,我当初只是要借助她做几个实验,顺道提炼一点东西,现在实验已经做完,要提炼的东西也快完成,她已经没利用价值,可以随便处置了……」

华更纱皱眉道:「倒是你有点奇怪,我记得你的资料上写说,你这个人出卖朋友没当回事,怎么现在软手软脚,不像个男人?」

「你的话才奇怪吧?出卖朋友就是真男人?再说了,有些朋友交往得再久,那也是酒肉朋友,平时共享乐,患难的时候当然第一个牺牲他,这叫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不叫出卖……也不像你,专门过河拆桥的。」

「哦,有点道理,但你这样岂不是好累?交朋友还要专门分酒肉朋友和真朋友?还有……我很想先问一下,对你而言,我算是酒肉朋友还是真朋友?」

华更纱摸着下巴,一副很好奇的样子来提问,我正要回答,旁边已经有人冷冷地说了一句。

「不用问了,像他这种人……没朋友的。」

冷翎兰无声无息出现在我们身后,表情肃然。霸海已经被她取回,融入体内,像霸海这种级数的神兵,本就可以融入使用者的血肉,平时冷翎兰为了扬刀显威,极少做这样的处理,现在这么做……是吸纳兵器入体充作支架,稳定断掉的骨头吧?

这种方法可以稳定断骨,但痛楚不会因此消失,冷翎兰表情平淡,看不出有什么特别,我想大概还是老办法,强行忍痛吧。

刚才我们两个人携手合作,一同奋战的时候,冷翎兰对我的态度还算不错,可是当华更纱等人现身,冷翎兰又变回先前那种冷傲模样,我想……可能是下意识地觉得与我为伍非常丢脸吧,这是过去几十年养成的习惯,非一朝一夕能够改变,我也就不强求了,倒是她会在这时候靠近过来……应该不会只是为了来讽刺两句。

「你想砍了小矮人?」

「嗯。」

我轻描淡写的一问,换来了冷翎兰的果断点头。干掉琳赛,本就是冷翎兰的任务,现在没理由半途放手,问题是琳赛的存在意义特殊,听到冷翎兰明白表示要砍人,附近的白家子弟都站了起来,摩拳擦掌,一副预备动手的样子……或是一副要抢先逃跑的样子,毕竟,碰上第七级的高手,这些白家子弟是挡不住的,现场唯一有可能挡下冷翎兰的,就只有一人。

「嘿,砍人要靠实力,那个矮人姑娘虽然个头不高,但也不是任你想砍就砍的!」

正如所料,华更纱挺身而出,制止了冷翎兰的行为。她的「挺身」而出,确实展露了自信,高高挺起的胸部,相较之下,完全把冷翎兰给比了下去……当然,如果会因为这种事而自惭形秽,那冷翎兰也就不是冷翎兰了。

「告诉你吧,那个小丫头目前是我们的重要筹码,得要靠她去换人回来,如果让你把她当萝卜一样砍了,我们拿什么去换?」

「喂,鬼婆,你这么说好像不太妥当吧?再怎么说,琳赛她也是你的……」

「……你,闪边。」

华更纱随手将我推开,无言中已清楚表示她的意思。其实,我也不是要和琳赛讲什么道义或是人道,拿她去换阿雪,是理所当然的抉择,然而……我不太喜欢这种气氛,当所有人都众口一词判琳赛死刑时,我就喜欢当那个唱反调的,这点……或许就是要不得的叛逆个性吧。

冷翎兰道:「你这是在替她出头吗?」

华更纱道:「最起码不可能让你就这么砍了她的头……」

两名强势的女性对峙,眼中除了彼此,完全没有其他人的存在,情势看似紧绷,却有转圜余地,说到底,冷翎兰是想干掉琳赛,让索蓝西亚得不到战龙核心,为世界除去祸根,而华更纱则是要拿琳赛当筹码,与敌人交易,双方有冲突,不过时间上可以协调。

我开口提案,冷翎兰要砍人,我们不拦,但起码是在事情弄清楚,有个了断以后。

「你急着砍了她,是怕夜长梦多,节外生枝吧?但你知道那个核心在哪里吗?万一不在她身上,你砍了她就断线索,末日战龙到时候成功启动,你砍人岂不是白砍?」

听我一说,冷翎兰顿时露出犹豫表情,我趁胜追击,道:「你的个性我也知道,其实你也不喜欢当刽子手的,如果可以不用砍,何必勉强自己挥刀?」

「胡说八道!」

冷翎兰骂了一声,却没有太大的反应,我知道我说的话对她有一定效果,这种时候也不指望她点头,只要不摇头,那就是答应了。

「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会查出事情真相,然后给你一个交代的。在这之前,你可以先回国,毕竟这里是边境,距离阿里布达没有很远,或者……你也可以与我们同行,大家携手合作。」

我再次提出了合作邀请,冷翎兰却不是傻瓜,一开口便问问题核心,「你所谓的一点时间是多久?三天?五天?还是半个月?缓兵之计对我没用的,我也不接受拖延,虽然我是欠你人情,但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

冷翎兰说话同时,身上隐隐发出杀气,随时都会拔刀出手,我心叫不妙,正要再开口,华更纱忽然站前一步,正色道:「这位冰山美人,劝你三思而行比较好,你自己身体的状况自己清楚,其实你根本没资格和我们谈条件……」

「你……你怎么……」

冷翎兰脸色骤变,华更纱抢上前去,在她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这一下她的表情就不只是略变,整个脸瞬间变得苍白,很明显是被华更纱抓到了痛处。

「医学不是我的专业,但天底下在这方面能比我行的,不超过三个人,这些话你可以不相信,后果是最迟在十个时辰内,该发生的事情定会发生,而我可以保证,你绝对死不掉,更别想用这个鸟方法来逃避。」

华更纱冷笑道:「和我们合作,对你的好处绝对比坏处多,你可以花点时间慢慢考虑,反正……身体有状况的又不是我?」

专业人士果然非同凡响,我虽然知道冷翎兰身体状况有异,却不清楚详细状况,但华更纱却看出了那些问题,一句话就镇住了冷翎兰。

谈判结束,现在就是实行阶段,我们已经进入索蓝西亚,琳赛也还在我们手上,眼前该注意的事情只有两样,一是尽快从琳赛那边探知真相,那件随她一同送往索蓝西亚的启动核心,到底在什么地方?只要取得了核心,我们手上的筹码就更稳固,也不必再烦恼砍人问题;一是解决运输问题,装甲列车已毁,我们这伙人总不能走路长征索蓝西亚吧?

「索蓝西亚境内都是森林,捕捉野兽倒是不难,但要搞一支野兽骑兵上路,这种事……算了,还是扔给恶德商人想办法吧。」

我找来白家子弟,要他们立即与白拉登取得连络,送交通工具过来。海商王大名鼎鼎,虽然我们已经深入内陆,到了索蓝西亚,距海遥远,但这正是考验白拉登能耐的时候。

「啧,另一个问题就得要再去问问矮人小妞了。」

我预备采取行动,但华更纱却插来一句,「你打算怎么问?就这么直接问吗?问得出来才有鬼。」

「一般问法当然没用,我打算用催眠术来问,得到的一定是实话。」

「省省吧,这招我早就用过了,催眠之下根本没得到什么有用的口供。」

「啊?你早就用过?鬼婆,你这变态真是丧心病狂啊!平日和人家称姊道妹,想不到你……」

「这种夸奖我听多了,换句别的夸吧,催眠没有搞头,你打算怎么办?」

「嗯,其实我也想过,她可能根本不知情,东西是直接藏在她的体内,这样一来,就只能由我们两人联手,靠我淫术魔法的内视,再加上你的……」

「喏,这个拿去。」

华更纱点了点头,拿出一把锋锐无比的手术刀,放在我掌心,我看着那令人心寒的锋芒,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妈的,不是这个啦!你别一天到晚就想活剖人行不行啊?我是想用魔法来做内部透视,不是要把人切开啦!」

「那你要早说啊,如果是说想看体内的事物,正常人都会这么想的。」

「……只有你才会这么想吧。」

和华更纱商量确定了透视方略,白家子弟也来通知,已经联络上白拉登,将画面接到投影魔法萤幕上了。

「阿啰哈!我亲爱的FRIENDS,你们大家都好吗?看你们的气色,旅程好像很愉快啊!」

一面上的白拉登,头戴草帽,身穿一件花衬衫,坐在一张竹躺椅上,手里拿着水果冰茶,两旁有穿着比基尼的四胞胎美人,摇着羽毛扇在伺候,潇洒得意,羡煞旁人。

白拉登的背景,是一片青翠苍郁的原始森林,古木参天,绿草如荫,不时传来野兽的咆哮声,很明显,他已经不在海上,而是率领兽人们回到了南蛮。照时间来算,他们航海的行程快得惊人,并不合理,但这种事情发生在白拉登身上,我也不觉得奇怪。

「喂!专卖瑕疵品的恶德商人,我们的车坏了,你想办法帮忙搞定吧。」

「哦,朋友,我已经提供过一次运输车辆,车子现在坏掉,这不在当初的售后服务之内,似乎不该由我负责吧。」

「没办法,谁叫你的专业人士和手下出了事就跑第一,不找你找谁?如果让我们走路到王都,迟到的后果你自己扛。」

「我扛?被劫走的女人好像不干我什么事,如果出了意外,救不到人,你会无动于衷?」

「他妈的,有什么了不起,一个臭婊子,死掉就死掉,我损失不起吗?」

我发怒挥剑,一下劈了前方的树木,「不然大家一拍两散,女人我不要了,破坏战龙的工作也取消。」

这些话是赌气之语,但白拉登也没与我硬碰硬,见我表示不悦,他两手一摊,表示会立刻提供交通工具,火速送来,让我们在最短时间内上路。

「不只是交通工具,现在情势有变,你负责把索蓝西亚的最新势力情报送来,我不想大家死得不明不白。」

「好好好,我这个人一向好说话,就照你的意思吧,我们生意是作口碑的,童叟无欺,情报马上会送来,现在就附送一个最新的。」

白拉登笑道:「根据调查,李华梅元帅已经确定离开伊斯塔,回归东海,但她离开巴格达之后,就行踪不明,没人知道她是走哪条路线……嘿,搞不好是来了精灵国也未可知,要不要替你查一查?」

李华梅行事一向独来独往,以她的武功与智慧,旁人很难追踪,离开巴格达后会「行踪不明」,那是很正常的事。我不敢想像李华梅前来索蓝西亚,大家见面时的情况,甚至有些害怕听到她的消息,便对白拉登的情报沉默以待。

「你没兴趣啊?真遗憾呢,那我就不多花时间做调查了。新的交通工具马上送到,这是一件难得的圣物,辗转流落到我手上,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你们乘着它赶路,精灵多半追不上你们,就算追上,也不敢对你们动手的。」

白拉登说完,帅气地挥了挥手,画面瞬间黑了下来,那种风采确实有着王侯气度,既高贵又充满华丽感,南蛮迎来了这位不速之客,恐怕要有一番风雨,但这就轮不到我来担心了。

难得的圣物?白拉登语带玄机,听起来让我有些不放心,那件圣物应该会在几个小时内送达,不至于太过耽搁行程,他说精灵们不敢对这圣物动手,此事耐人寻味,精灵的信仰与人类有别,人类的圣物精灵多半不放在眼褂,勤道是精灵的圣物?那又会是什么?

答案将在几个小时内揭晓,现在也不用多想,那些白家子弟好像另外得到白拉登的命令,忙碌地东奔西跑,准备着什么,而我则是面临三个选择:去找鬼婆治疗伤口并且休息、去找冷翎兰说话、去见见矮人公主。

(其实也可以去干干女记者,她被白家人保护得好好的,妈的,真是一群色鬼,别的东西都被抢光,就只有女人保护妥当,一定是想要趁机轮流上……

想想还是放弃这个选项,不为别的,这一身的伤口痛得要死,实在也没心情去搞什么风流艳事。

(去看看琳赛好了,问题症结点在她那里,只有先解决她的问题,才能对冷翎兰有交代。

我这么想着,做了去琳赛那边探看的决定。身为最重要的人质,琳赛受到妥当保护,甚至还特别为她搭了个营帐,门口有两名白家子弟在看守,但当我进入营帐,却发现眼前正上演着我最头大的一幕场景。

女孩子哭,这没有什么了不起,一脚踢过去就可以了,但是当这个女孩不能用脚踢,也不好一巴掌打过去,那事情就很难办了。

一路上伴随她的矮人护卫,都已经阵亡殆尽,这种事情对她绝对有影响,光是得知那些族人的死讯,就可以哭上半天,如果要面对更严苛的幕后事实,搞不好会精神崩溃……唔,这种处理善后的烂工作,实在不该由我来,但往后看看,也没别人能代替我,如果想把责任推卸给冷翎兰或华更纱,她们很有可能就直接拿刀进来了。

「别、别哭了啦……唉,我有正经事要找你谈,如果你一直在哭的话,我就不知道怎么往下说了。」

琳赛是一个天真而体贴的女孩,所以明明正在伤心,听到我这么说,也就止住了哭泣,凝视着我,等待着我的说话。就是这种个性,让我感到头痛,如果她只是个不识大体、娇生惯养的蠢女人,那我直接一脚踹倒,根本不用废话。

「……你听我说,刚才我们受到敌人袭击,也因此从敌人那边得知几件事,这些事情都与你有关,你有权利知道。」

我刻意让声音听起来比较平和,向琳赛解释,她这次所谓的出嫁,并不是表面上看来的那么简单,其实这只是一桩武器交易,而她这个新娘则担负着运送武器的任务,罗赛塔利用她来完成这次交易。

「罗赛塔和索蓝西亚都对此是秘而不宣,不愿公开,所以一旦交易完成,很有可能杀你灭口,为了你的安全起见,希望你能再想想,这次出发之前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事?有没有人把什么东西藏在你这里,让你带到索蓝西亚?」

琳赛侧过头想了想,最后仍是摇头否定。之前我已问过她几次,答案都是一样,我相信她没有说谎,再加上华更纱用催眠术探查也一无所得,情形看来很明显,她对运宝之事确实无所知。

可是,所有矮人护卫已经死光,东西也不可能藏在他们身上,更重要的一点,是那票精灵杀手宰起矮人毫不顾忌,显然是只把目标锁定在琳赛身上,这足以证明启动核心确实是与琳赛同在。

「……伤脑筋,这样看来,只剩下一个可能,就是他们在你没有察觉的情形下,把启动核心藏在你体内了……」

先前听琳赛说过,她在启程之前,曾接受过好几次身体检查,每次检查都会失去意识,虽然这很正常,但如果有人要趁机动手脚,别说是区区一颗启动核心,就算是一颗菠萝都可以塞进去了。

这个可能我也考虑过,如果要证实相关猜测,必须要进行透视,我有足够的技术,却没有足够的魔法力,所以才要找华更纱合作,两人合力,就能透视琳赛的体内状况,从魔力反应确定核心的存在与否。

「法雷尔将军……」

「嗯?」

「如果那个核心在我体内,你们……要把我切开吗?」

矮人少女的声音,听起来轻轻的,没有什么戒心,但正因为是用这么纯真的口气说出,才分外显得震撼。

剎那间,我想起了华更纱递给我手术刀时,留在掌心的那股冰冷,委实是凉彻心肺。

「呃,这个嘛……我们会尽力想办法,不危害你的安全,真的,我们会很小心的。」

说着这样的话,我忽然心虚起来。光靠小心谨慎……真的可以不危害琳赛的安全?真的可以吗?若可以,为何我会觉得那么心虚呢?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