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三十
第四章
凶戾战棋
步步争先

海商王白拉登,对于大地上的人们来说,是一个几乎陌生的人名,就算听过他的名字,也没什么人晓得他的真正实力与通天手段,就连我都是在吃过大亏后,才真正了解到这号恐怖分子的厉害。

我把白拉登的委托告诉冷翎兰,但有关与白拉登愿望约定的事,自然是全部省略,没有必要连这也说出来。

听到有这么一号厉害人物,也牵扯到末日战龙的秘密来,冷翎兰的眉头紧蹙,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远在天边的白拉登,而是近在眼前的精灵杀手团。

「我的真气运行状况不稳,与人动手的时候,力量很可能时有时无,等一下若是无法速战速决……情形将会很棘手。」

冷翎兰明白说出了这个顾忌,意思是向我询问,我有什么办法能帮得到她,相互合作。如果冷翎兰忽然间失去力量,面对敌人的围攻,以我的实力,当炮灰是唯一结果,但所谓的「实力」包含很多东西,其中也有很多是旁人不晓得的。

白拉登所赠的那组龙牙战棋,号称可敌万军,我想并不是非要一组完整使用,应该也可以分拆开来,单独使用。那票精灵杀手的实力强横,我要是拿个两三只棋子来用,应该可以撑过这场面吧?至不济,我就索性召唤阎罗尸螳,凭着召唤兽的力量去硬闯,就算不能全歼敌人,要护着冷翎兰全身而退,不难办到。

存着这样的打算,我们开始了追踪。要是有可能,我很想先与华更纱等人会合,再去追踪敌人,但我发出信号,久久没有回应,看来华更纱是有意避开这一仗,又或者他们存有什么顾忌,不愿意与精灵们正面交战,这才跑得那么快。

我和冷翎兰各有追踪的技巧,很快就找到了那票精灵杀手,似乎并没有走得太远,在附近山区扎营了。我们冷不防地潜近过去,发现几十名精灵战士,围在几个火堆旁取暖说话,中央有一座圆顶帐篷,没有看到琳赛、灵柩,也没有看到那名独角的精灵少女,想来多半是在帐篷里头。

「拖延不利,速战速决吧!」

因为失去了霸海,冷翎兰没有武器,我将身上的百鬼丸交给她,这虽是袖中短剑,但怎样都是大地上五大名剑之一,非同小可,冷翎兰使用起来,定然如虎添翼。

接过百鬼丸的冷翎兰,对着剑刃上的红光,微微一怔,「百鬼丸是当初我送给星玫的礼物……」

「是吗?她送给我的时候,没有提到这个,反正大家兄弟姐妹交换来用用,亲戚不计较,这种时候不用想太多,拿着顺手就去吧。」

结束了谈话,冷翎兰持剑飞纵而出,百鬼丸剑光一闪,血雾瞬间弥漫散开,数个精灵的人头飞射上天。

百鬼丸的尾端,被我系上了火蝶剑穗,一道剑气挥射出来的同时,会在刃锋周围形成三道红蝶火镖,剑挥一次,伤敌四处,是非常犀利的法宝,过去我也凭着它屡建奇功,但在冷翎兰的手上,这件法宝的用处却是不大,因为在第七级力量之前,敌人还没被红蝶火镖给伤到,就已经粉身碎骨了。

第七级力量,能够破天屠龙,排山倒海,威力之强,已经远超寻常血肉之躯所能企及,虽然说最近突破到这境界的高手有点多,令第七级力量看来不太值钱,但若是用来清除杂鱼,那可真是势如破竹,所向披靡。

这群精灵杀手虽然不弱,但与此刻的冷翎兰一比,级数实在差得太远。假若是之前的冷翎兰,就算手持霸海,人刀合一,面对这群杀手围攻,仍会落于下风,但提升到第七级力量之后,每一剑挥出,力量犹如山洪暴发,毁地摧天,那些杀手只是稍微沾到剑气,就被绞得粉身碎骨。

近战对精灵不利,冷翎兰以高速身法闪电掠近,一靠近就出手,最强力量与速度的完美结合,将这些精灵杀了个措手不及,而这些经过艰苦训练的精灵们,很快就反反应过来,开始吟唱咒文,并且发射弓箭。

精灵的射击神速,配合魔法助威,射出的弓箭可穿钢铁,而精灵们特殊的控箭技术,不但落点神准,甚至还能扭曲射击箭道,真是厉害,但碰到无可匹敌的第七级力量,满天箭雨全被震得溃散,根本近不了冷翎兰周身两尺。

稳占上风,如果这么打下去,那就是单方面清扫杂鱼的战斗,但敌方也有一名强手压阵,在冷翎兰大开杀戒后,敌人终于被惊动,一道暗影自帐篷中高速飙出,直指冷翎兰而来,正是那名使枪的精灵少女。

「来得好!」

早已在等待这一击,冷翎兰悍然反击,百鬼丸一剑横扫,内劲灌注,百鬼丸刃上的红光骤转冰蓝,荡漾出一道蓝虹,排山倒海般狂击出去。

第七级力量所向无敌,照理说,敌人没可能抵御得住,这一下就要重创,但那名精灵少女将墨枪一挺,只见墨枪承受巨力,枪杆弯曲,连那名少女的虎口都爆出血来,可是冷翎兰的一击并未将她击退,她反而在如此逆境下挺枪硬击过去,直逼冷翎兰。

(那支枪起码分担了冷翎兰一击的四成力,这绝对是某种神器啊。属性一时看不出来,但品级很高,能承受住第七级力量的神器屈指可数,等一下说不定有机会大丰收啊……

我脑里闪过这样的念头,但战局却发生变化,那名精灵少女持枪一击,冷翎兰凝神迎敌,一剑横斩,冰蓝剑虹让周围气温狂降,凝霜飘雪,预备这一剑就要把敌人给斩下。

为求尽快结束战斗,冷翎兰全力以赴,可是就在她斩出这一剑的时候,那少女头顶土的独角,忽然闪出一道黑光,凝化成一道法印。

(黑暗魔法?这可真是奇了,精灵很少听说有人修练黑暗魇法的啊?

我大感诧异,精灵们虽然对魔力的敏感度远超人类,但通常都是修练风系魔法,就连修练光系魔法的都很少见,至于黑暗魔法……在我记忆中根本不曾听过这类例子。

精灵们崇尚光明,厌恶黑暗中的事物,修练黑暗魔法、向邪神祭拜,都被视为禁忌,现在会培养出这样一支暗战劲旅,看来索蓝西亚内部一定起了天大变化,如果这是三王子培养出的队伍,那么……我想三王子这号人物很有问题了。

独角上的黑光闪耀,却不是射向冷翎兰,而是起了某种召唤作用,在这处营地的周围六角,同时亮赳了黑光,形成一个六芒星阵,阵央恰恰便是冷翎兰的位置,竟然是早已有备的陷阱!六芒星结界阵一发动,冷翎兰顿时受到牵制,动作有极短的停顿。

这个六芒星阵,是黑魔法无疑,我虽然一时间看不出运作原理与功效,却不替冷翎兰担心,毕竟第七级力量难逢敌手,单凭这么一个六芒星阵,还威胁不了冷翎兰,敌人针对她的布置,只能对付突破之前的她,如果因此对冷翎兰轻忽大意,甚至还会吃上大亏。

(修练黑暗魔法的精灵……要留意一下,可能的话最好生擒,嗯,我也不能太掉以轻心,要做点预备。

仍隐藏在暗处的我,本来应该趁机会去搜索阿雪、琳赛,但考虑到冷翎兰的状况,我放弃了那个想法,将心灯居士相赠的破魔枪暗扣在手,预备支援。

「喝!」

精灵少女紧握墨枪,奋勇一刺,我猜想她会使用黑魔法来增加杀伤力,冷翎兰应该也做如是想,但精灵少女握枪一击,周身赫然红光闪动,凝结成五颗大火球,袭向冷翎兰。

「火系魔法的五星坠击?」

冷翎兰惊愕的一声,也令我心头一震,这个精灵少女在使用暗系魔法的同时,居然还使用纯正的火系魔法,这种事情违反魔法原理,她又是怎么……

令人惊愕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那名精灵少女不仅使用纯正的火系魔法,当五颗大火球迫近冷翎兰,却被爆发的第七级力量瞬间粉碎时,她紧握墨枪,周身火光在背后凝聚成一个人形,紧接着,火焰人形迅速融入体内,而她握着的墨枪产生变化,在火光中变成一支由烈焰组成的两尺巨枪,隐隐呈现龙形,朝着冷翎兰轰击而去。

火枪化龙,吐火喷焰,光是看这声势,我就晓得这一击蕴含着巨大的爆炸威力,猝不及防之下,甚至一击便可将第六级高手轰杀。惊人的威力,是因为它的不凡,这是一种不是想练就练得起来的特种神技,火系魔法的巅峰成就……当日在慈航静殿上演的恐怖景象,一下子在我眼前闪过。

「超、超灵体?」

心头剧震,我甚至觉得有些手足冰冷,什么也来不及做,就看到火龙与冷翎兰挥斩出的蓝虹正面相撞,高热、寒冷的气流往周围横扫出去,将方圆三尺之内的一切尽数摧毁,拳头大的火球、碎冰狂袭四周,我见状连忙一个翻身打滚,闪过了爆头之厄,那些火球、碎冰轰到我身后的岩石与树木上,树断石穿。

巨爆声响中,我没看到那个精灵少女,只瞧见冷翎兰的身体像断线风筝一样飞坠,我最担心的一件事终于发生,火龙虽然厉害,但受限于使用者的修为,没资格与第七级修为的武者两败俱伤,冷翎兰会这样子被打飞出去,说明她的真气出了问题,隐患爆发了。

情形混乱,我要先保住冷翎兰的安全,拔腿朝她跑去,因为刚才的巨爆,附近的敌人非死即伤,我可以顺利地跑到冷翎兰身边,恰好看到三个精灵要向她攻击,我举起破魔枪开火,一枪一个,将这三个精灵打得脑袋开花。

「你没事吧?」

我紧急问了一句,冷翎兰已经说不出话来,却用眼神示意平安,我心下稍定,思棠着应该立即撤退,或者作什么其他应变。冷翎兰先前受的伤很重,腑脏经脉的创伤还容易用内力压下,但多处骨折却是最难处理的问题,她是用第七级力量强行贯通连接,忍住痛楚,让断骨不影响行动,看似回复战力,可是真气一旦失控,整个伤势就会加剧。

然而,我们现在要是退走,等于是打草惊蛇,敌人有了防备,就算不再设下针对我们的陷阱,也会加速撤离,要再想把琳赛、阿雪夺回,那就难上加难了。

我有些迟疑不定,但情势的变化却替我做出决定,一道人影从火光中走出,手执墨枪,正是那名精灵少女。

上一次碰面,精灵少女从雪山孤峰之上,飞袭而下,时间很短,我没有看清楚她的样子,现在近距离相对,分外能感受到她眼中的那抹无情与无神,相貌很美,可是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被操控的傀儡……单看那个眼神,我甚至怀疑她有没有痛觉。

「这下子可好,不用选了……反正也没路了。」

唠叨似的说了几句话,我冷不防地举枪射击,破魔枪连开三枪,准确地命中了敌人,只不过都打在盔甲之上。

破魔枪的杀伤力不弱,盔甲都被打出破口、凹痕,但我还来不及兴奋,就看到漆黑盔甲凹陷的地方,缓缓冒出黑烟,将破魔枪的子弹退出,盔甲像是由液体构成,迅速流动修补,转眼间就完好如初。

黑甲与墨枪相同,都是神器,而且是能够相互呼应的神器套装,但适才所冒出的黑烟,妖邪诡异,很明显是黑暗魔力,这个现象与大日天镜相同,是神器被污化后所发生的现象。

蓦地,我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我一直觉得这个精灵少女很美,也很眼熟,但我明明就不认识头上长角的精灵女性,又怎会觉得眼熟?从这支墨枪、这套黑甲,我一下子想了起来。

虽然颜色改变,铠甲的造型不同,兵器也由戟变枪,但结构材质却没有变化,仍是同一套武装神器,而装配着这套神器的主人自然只有一个……

碧安卡·希恩!

索蓝西亚国王的私生女儿,伦斐尔最疼惜的妹妹,过去曾好几次想要找我报仇,一都吃了大亏,还被我颜射戏弄,虽然说不上有不共戴天之仇,但也绝对是见了面要拔刀对砍的那种。

然而,过去我所认识的碧安卡,头上可没有长角,也没有这种本事。自金雀花联邦一别后,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枪尖斜举,遥遥对着我和冷翎兰,碧安卡的眼中倒映出我们身影,但她却像根本没看到我们。破魔枪已经威胁不到她,在这距离之内,我还来不及发动地狱淫神,就会被她一枪干掉,这样子算起来,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只剩一样。

(白拉登,你到底是我的神,或者是一个只会打嘴炮的无良奸商,就全看现在了!

我从白拉登所给的那一盒龙牙战棋中,取出了一个骑士,这个骑士没有骑乘在马上,而是半人马的模样,一手持利斧,一手执圆盾,肩膀上扛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钢筒,马躯体上披着铁甲,模样非常威武。

平常看着不觉得怎样,现在要实际使用了,手指紧捏棋子,碰触瞬间,觉得好像碰着什么强烈腐蚀性物体,痛彻心肺,差一点就忍不住狂叫出声。

碧安卡挥枪刺击,我把手里的东西一下子扔出去,战棋与枪尖相碰,一股强大的力量爆开,我搂着冷翎兰就地一滚,避过冲击波,而碧安卡则是被这股力量震得倒退,当她再想攻击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挡在她之前。

「呜~~」一声无比凄厉的嚎叫,像是千百濒死之人齐声痛嚎,诅咒这个世界,我们看到一头高大威猛的战兽,执斧持盾,仰天咆啸,尽管我看到的只是背影,却仍能感受到那股悲、狂、怨、霸的凶戾之气,彷佛是一头被释放的地狱凶兽,要用无尽血海来清洗它的痛与怒。

人间并无血海,所以平复怨气的唯一方法,就是把人间变成地狱,白拉登制作这些战棋,是用最邪恶的活人献祭,连杀人的手法都极尽残虐,被封藏于战棋内的凶灵自然是怨气冲天,只要一被释放出来,见着活物,绝对是看到什么就毁灭什么。

擎天重斧高举,彷佛要分割大地,以开山之势重重劈下,碧安卡横举墨枪一挡,爆发出巨大声响,火星四冒,两股黑气往外传散,显示这是两股黑暗力量的对撼,而给果是碧安卡略逊一筹,被这一斧劈得踉跄后退。

碧安卡先前与冷翎兰恶斗一场,耗去不少元气,硬拼会落在下风,不足为奇,反倒是半人马战兽竟拥有第六级力量,这委实令我又惊又喜,倘若整盒战棋都有这样的力量,那一盒战棋整个释放出来,足可匹敌千军万马,碓实是有一个军园的战力,白拉登说得实在,未有虚言。

半人马战兽一击得势,更不饶人,吼啸着抡起大斧,劈砍碧安卡,而周围的精灵战士们则是护卫主帅,发动助攻,这次由于距离太近,他们不是拉弓射箭,是直接高唱咒文,引动大气,化为风之箭,自四面八方射向敌人。

这种没有其他附加属性的大气之箭,强劲直接,连钢板都可以射穿,如此一阵箭雨射落,就只见半人马战兽狂嚎一声,手中的圆盾灿发豪光,凝结成一个四尺直径的黑色气罩,数百道大气之箭命中黑罩,居然像泥牛入海,被吞噬得干干净净,什么也没剩下。

跟着,半人马战兽转动身躯,钢铁般强横的躯体,这时看来就像是巨大的岩盘,动作变得缓慢迟钝,但一缕青色的强光,却凝聚在它肩膀上所扛的钢筒,迅速递增亮度。

我一见这情形,狂叫不好,马上发动召唤,将水火魔蛛召出来。时间真是刚刚好,水火魔蛛的形体才一出现,几十道青色强光便从钢筒内飙射出来,数目虽然没有先前的风之箭多,威力却犹有过之,恍若天雷破地,狂袭方圆三十尺内的一切,穿石毁物,凡是被青光命中的精灵武士,瞬间就像被射穿的气球,整个身体迅速地干瘪下去。

水火魔蛛体型够大,被打个正着,一下子便连中三箭,阵亡退场,但幸好躲藏在后头的我们安然无恙,只不过每次都要召唤淫神兽出来当盾牌,我虽然不会觉得愧疚,但也认为实在该专门开发一种淫神兽作肉盾之用,这样子会有效率得多。

(白拉登设计的这套怨灵兵器真厉害,不但本身战力高强,甚至还有如此奇妙的护身道具,确实是高明啊……

我心中着实赞叹,以一法师的身分,看到这么优秀的魔法神器,在爱不释手之余,真的是衷心佩服。

半人马战兽清除了障碍,朝着碧安卡直追过去,一手重斧高举,却没有挥出,而定将另一手的圆盾甩出,那面圆盾系着钢链,连结在半人马战兽的手臂上,圆盾边缘锋锐如刀,以如此大力飞砸出去,实是一件犀利兵器。

处于傀儡状态的碧安卡,好像全无神智,不能思考,却也因此纯凭直接反应行动,战斗时应变神速,看到利盾飞砸,她闪电横枪一挡,挡住了盾砸,两脚在地上擦出土坑。

「呼!」

一声气爆,碧安卡身后火光燃亮,超灵体巨枪再现,瞬间变化成一条火龙,碧安卡手执龙尾,抖动火龙,烈焰飞腾,将锁链重盾拒诸周遭两尺外,半人马战兽收回重盾,咆啸一声,挥动巨斧,恃强硬攻向火焰防护圈,双方展开激斗。

碧安卡有神器护身,本身实力不弱,但与人进行纯力量硬拼,这就非她所长,不得不使用超灵体来弥补弱处,我在旁看了几回合,发现碧安卡似乎未能驾驭超灵体的威力,进退趋避之间,显得颇为吃力,恐怕是勉强为之,照这样子下去,她撑不了多少时间了。

(好机会啊,我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趁现在去找人……

我站了起来,预备跑向那个看起来像是帐篷的东西,如果说这伙精灵队伍会把重要东西放在什么地方,那边就是最可疑的地方。

然而,才跑出几步,战况就出现了变化,碧安卡对于超灵体的支撑时间,比我预期中更短,半人马战兽几下重斧狂砸,火龙发出哀嚎,光焰黯淡下去,龙形消失,碧安卡仰头喷出一口鲜血,跌倒在地。

「太好了!生擒她!」[WWW。WSHU。COM]

我大喜过望,高喊出声,喊完才想起半人马战兽不晓得会不会听从我的指挥,愣了一下。

碧安卡坐倒在地,伤势不轻,照理说是无力行动,但她受伤这件事却触动了某种保护机制,在她摔倒地上的剎那,身上的黑甲忽然闪起黑光,她整个人被一团黑光所包围,「刷」的一声飞射向天,眨眼间就踪影全无了。

我看着碧安卡消失天际,心头隐约有种不妙的感觉,在这里的精灵战士被诛灭殆尽,碧安卡也逃之天天,那他们的几件战利品岂非拱手让人?如果说他们会扔下这些战利品,那此次袭击行动不就是白忙一场?这显然不合理,所以比较可能的答案是……

心里有不祥的预感,我快步跑向那个帐篷,可是来自身后的一声异响,却吸引住我的注意。

那声异响,是半人马战兽的咆哮声,依然是仰天悲啸,诉不尽的怨与痛,令人听得浑身发麻,任谁听了都知道,发出这种悲啸的物体绝对需要大肆发泄,而周围已经没有敌人可以任它发泄了……

(糟、糟糕……刚刚还在想,不晓得这只战棋会不会听我的命令,现在看来真正要命的,是怎么结束召唤,把这个东西变回去啊!

先前我想得太过理所当然,觉得以白拉登的老奸巨猾,才不会留便宜给我占,这种威力强大的神器,多半是只能用一次,要嘛就是使用后能量尽失,爱成普通的棋子,要嘛就是棋子粉碎,归于虚无。

这是很合理的联想,但我却忽略掉一个重要关键,那就是如何定义「使用完毕」?

白拉登,你到底是我的神,或者是一个只会打嘴炮的无良奸商?这问题的答案如今已经很明显了,他确实是我的神……超级瘟神!

我慢慢转过头,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在我眼前矗立,威猛的样子像是一座雕像,那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威赞,宣告着死亡的到来。

半人马战兽发出咆哮,我瞬间意识到,如果呆站在这里,或是采取攻击行动,马上就会被干掉,唯一的办法就只有逃跑。

我拔腿就向帐篷冲去,一跑出去,适才立足之地马上就被重盾砸出一个大坑,激飞喷出的土石,在我背后打出伤口。

这种时候一停下脚步就没命了,我可没有第六级力量,没法与半人马战兽拼斗,也来不及使用魔法,冷翎兰还没回复行动能力,帮不到我,求生机会就是拼命狂奔。

逃命逃得多,累积出的丰富经验果然有帮助,我连跑带滚,在千钧一发之际,冲进了帐篷,如果我猜测得没错,帐篷里头虽然没有我要找的东西,却可能有我最急需的东西。

帐篷之内,一迭堆得高高的蓝色矿石,正在闪耀生光,而且还因为我的进入,帐逢内的温度、气流发生变化,触动了下在蓝色矿石上的咒文,蓝色矿石在瞬间激增了亮度。

「妈的,又猜中!果然是老套的陷阱!」

老套归老套,有用就好,半人马战兽在这时候冲入帐篷,并且不管三七二十一,挥出重盾狂砸,而我趁这无比混乱的一刻,由另一侧冲出帐篷去,就只听见身后风声急响,大气中的魔力元素迅速收缩,紧跟着,一股沛然热流与轰然巨响同时由后方爆发。

巨爆声响中,我听见半人马战兽的痛嚎之声,但自己脑里却仍盘算着另一个问题。帐篷里头的埋伏,可以用来解决半人马战兽,可是有什么方法不让自己跟着陪葬呢?

答案想不出来,因为这本就不是充分思考下做的决定,而是被情势所逼,见步行步的应变之举,如今前方没路可走,一时间我也想不出下一步该怎么办。……唯一有可能的获救理由,大概就是冷翎兰的真气状况稳定,回复战斗能力那是可以把我及时拉开得救。

一个念头只是偶然闪过,我自己也并未当真,可是当这念头掠过脑海,我手臂却忽然一紧,一股大力扯着我往外拉,我以超高速离开原地,躲开了大爆炸。能够履险如夷,这确实让人感到惊喜,看来运气不错,冷翎兰在最重要的一刻回复行动力,算是我命不该绝。

「嘿,大家相互救了一次,真是人情还得快,老天……」

话声止住,因为拉着我手臂、站在我眼前的人,不是穿着蓝色军装,而是一袭超性感的黑色紧身衣。

「呃……鬼婆,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