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三十
第三章
兄妹登山
各自努力

如果有人问我说,十几二十年的宿怨,有没有可能一朝化解?我的答案是:不无可能,却也不太可能。

毕竟,十几年的恩怨,真要说是能够一朝化解,那这十几年的憎恨、嗔怒,真是有够心酸来着,但话说回头,我与冷翎兰并没有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还大有可能联手杀掉我们的父亲,为世界除害;月樱的不幸命运早已事过境迁,现在的她沐浴在幸福之中,冷翎兰也浚理由拿这来责怪我,之前只是她的尊严放不下来而已。

更何况,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这种节骨眼上需要同仇敌忾。所谓的敌人不只是源堂·法雷尔,还有那群神秘的精灵杀手,他们既袭击我方,又要杀冷翎兰,是我们双方共有的敌人,我力量有限,冷翎兰伤势不轻,都无力单独应敌,想要杀出生天,就只能携手合力。

我对索蓝西亚的情形所知有限,更不晓得那票精灵杀手是从哪里冒出来,但之前、在军中与精灵交战,从没碰过这样的暗行队伍,屏弃了精灵们一向重视的高雅与骄傲,所有动作变得追求实效,务求一击而杀,这种风格在人类世界是普通,可是……如果让人晓得索蓝西亚训练出了这样的;我保证会震动大地诸国。

犹这么一支队伍莫名其妙地跑出来,如果没有冷翎兰牵涉在内,我会以为这是伦斐尔训练出的秘密武器,这个精灵王子素以黑道风格自豪,一个黑社会头子调教出一帮杀手,那是合情合理,不用大惊小怪,但现在……我真的是一头雾水,搞不清楚眼前是什么情况。

或许……冷翎兰能够回答我这个问题?

我试着开口问了,但得不到回音,冷翎兰似乎没有与我尽释前嫌的打算,把情绪平复下来的她,虽然没有攻击我,却对我的和解提议充耳不闻,更不愿意再多说什么。

「唉,好吧,我知道机密情报不能对外人透露,那我们不说机密,单纯先联手合作,回到山坡上,这样总不违反你的大原则吧?」

这个提案合情合理,冷翎兰不答话就表示了不反对,再运气调息几周天后,她缓缓站起,脚步还有些摇摇欲倒,我下意识地伸手要扶,哪知这个小动作竟引起了冷翎兰的大反应,她几个大跨步往后急退,甚至还不小心一跤摔倒在地。

「别、别碰我……你给我保持距离,不准你靠近我!」

「好好好,我保持距离,你自己慢慢爬吧!不识好人心,你还真以为我很想扶你啊,换做是别的女人,我早就骑着她们爬了……不识抬举……」

委屈求全不合我个性,被冷翎兰这样一激,我的火气确实也上来了。但在短暂的愤怒过后,我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件事。

冷翎兰若厌恶被我触碰,大可以用真气把我给震开,以她新突破的力量要做这种小动作,易如反掌,用不着这样惊惶失措,她眼中一闪而逝的惊恐,分明是在惧怕什么。

从力量上来说,冷翎兰没有怕我的理由,除非……她是怕被我知道什么,所以才慌忙闪避我的碰触。如果实情真是如此,那我唯一能想到的解释,就是冷翎兰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妙,取得第七级力量多半给她带来某种隐患或暗伤。

(……照理说不该这样,但这一切都有变态老爸在背后设局,那就难说得很了,唉,这个变态的死东西,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在与冷翎兰合力爬上山坡的过程中,我脑里一直分心想着这个问题。

变态老爸的所作所为,是把冷翎兰与我绑在一起,变成一个命运共同体,但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难道会是为了让我们兄妹化解宿怨,兄友妹恭,和好如初吗?如果是别人家的父亲,倒是有这可能,但我们家的这个……他再转生十次我都不会这么想。

而且,这绝不是变态老爸偶然心血来潮的随性之举,我有种感觉,这一切是一桩部署许久的阴谋,恐怕从冷翎兰幼时,甚至是出生的时候,变态老爸就已经在进行计画了。

变态老爸告诉冷翎兰,她的存在只为了我,是为了我而出生的。这种话从别人口中说出,那就只是一种形容、比喻,可是若出自源堂·法雷尔,那就可能百分百符合字面意义,一点都不是比喻。

(为了我而出生?这是什么意恩?勉强要说的话,好像是为了我的诞生,刻意制造某种东西来配合,可以这样子解释吗?那冷翎兰算什么?帮我庆生的蛋糕吗?

这已经超出了一般正常人的思维,我不是个变态……呃,我是说,至少我没源堂那么变态,没可能猜透他的想法,这一切只能等冷翎兰对我说出更多,或是变态老爸发了疯,跑来对我和盘托出,我才有可能明白了。

往上走的斜坡很陡,但终究没有陡成悬崖峭壁的程度,我和冷翎兰缓步行走,穿越银白如雪的月牙林,慢慢朝上方走去。冷翎兰伤势虽然不轻,但平时却早已习惯了刻苦锻炼,又有一身神功作后盾,走到后来,把我给抛在后头,两人距离越拉越开。

「要死了,走得那么快干什么?赶投胎吗?」

走得气喘吁吁,我口中抱怨连连,要不是顾忌可能碰到敌人,我早就与冷翎兰分道扬镳,犯不着去迁就她。只是,当我正感恼怒,不断发着牢骚的时候,却发现了一幕动人景象。

冷翎兰一向穿着军装,上半身是蓝色军外套与白色衬衣,下半身就是军靴和白色长裤,蓝与白的搭配,看上去既亮眼又爽朗,由冷翎兰这样的绝色美人来穿,更是英姿焕发,教人舍不得把目光移开。

因为负伤,这套军服上染了污渍与血迹,看来甚是狼狈,十足一副美人落难的模样,我本也不以为意,但现在走在冷翎兰后方,偶然抬头,却发现一个又挺又翘的美臀,被包裹在白色的长裤内,正朝着我摇晃,彷佛在发出招唤,邀请我去用力拍上一记,确认美臀的弹性与结实。

这种制式的白色军裤,不是紧身裤,照理说也谈不上什么性感诱人,但穿在冷翎兰的身上,也不知为什么,那个圆翘的屁股,勾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让裤子好像第二层肌肤一样紧贴在臀上,有那么极短的一瞬间,我还以为这个妹妹外表冰冷,内心火热,居然骚得连内裤也不穿,险些就让我吞了口馋沫。

(唉呀,不好,我怎么会对亲妹妹的屁股吞口水呢?这可是危险的倾向啊,要收敛、要收敛了……

心里这样告诉自己,我发现裤子底下有浅浅的线条印痕,这才确认冷翎兰是有穿内裤的,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却又觉得怅然若失,真是难以形容的混乱感觉,说来说去……都是我妹妹的屁股不好。

或许是察觉到了我的异样视线,冷翎兰一声不吭,却加快了脚步,很快就把我远远甩开,自己一马当先,冲了上去,我急急忙忙紧追在后,大概慢了她十分钟,终于回到了坠坡之前的位置。

「啧,敌人果然不见了,运气不错,否则又要打一场没把握的硬仗,现在这种状况,战斗是越少越好……」

我环顾周围,觉得自己运气挺好,因为比起我,有些人的运气实在不太好,尤其是那几个在身高上有严重缺憾的可怜生物。

装甲列车的两饰车厢都已经被炸开、毁坏,在激战中毁得一塌糊涂,就连最重要的装甲车头,现在都成了一堆冒火燃烧的废铁,可以说是坏得干干净净,让人可以想像刚才战斗的惨烈。

地上留下了几具尸首,其中有一具是人类,是海商王手下的自家子弟,另外有四具是矮人……嗯,琳赛身边的矮人护卫全军覆没了,如果说有什么事我要感谢敌人,那一定就是这件事了。

五具尸体横七竖八躺在地上,受到烈火焚烧,已经是半熟的东西,其中还有两具四分五裂,算是死得够惨了,但好像有一具尸体还剩口气,冷翎兰正在灌输真气吊住性命,想在那人断气前问出点话。

我在旁听了两句,一颗心笔直往下沉落,情况非常糟糕,矮人公主琳赛、阿雪所沉睡的灵柩、冷翎兰的佩刀霸海,都被敌人抢走,去向不明,这个损失沉重到让我承受不起,非得要把前两样夺回不可。

想要把东西夺回,我一个人力有未逮,趁那名矮人还未断气,我抢着问了一句,「告诉我,那个鬼婆还有其他人呢?该不会全都被敌人俘虏了吧?」

这句话焦急地喝问而出,声音不小,那个矮人一下子睁大了眼睛,茫然地看着者我,喃喃道:「……战、战斗……才一开始……他们……他们就落跑了……」

一句讲完,这个半身焦黑的矮人便一命呜呼,什么话也说不出了,我却气得七窍生烟。那批精灵队伍的实力强横,又有硬手作主将,这些都不假,但华更纱也不是善男信女,双方硬拼一场,胜负难料,现在的情形摆明是华更纱无意战斗,一见硬仗在前,马上就率领众人开跑。

有这种同伴,打什么仗都别想羸了,这样说起来,幸亏我刚才和冷翎兰一起跌下山去,否则连我都要被俘虏了。

别的东西倒也罢了,连阿雪的灵柩都被抢去,这好比被人抄了老巢,我哪能不跳脚?

那个棺材是用特殊材质制造,上头又加了几十重法咒,不管落到谁的手里,都别想那么轻易地开启,一时三刻之内是安全的,但情况终究是对我不利,敌人会想方设法把灵柩打开,如果让阿雪碰到光线,那什么都完了。

(伤脑筋啊,这就好像被人抢走了一颗大炸弹,现在一面要抢回来,一面又要提防这炸弹随时会爆开,真不晓得怎么办才好……

我侧眼瞥向冷翎兰,如今若是无法取得她的协助,要救人根本是空谈,而我相信她会与我联手,因为霸海失落,她必定会设法取回,更何况还有一个琳赛公主,本就是她的目标,这两个因素相加,她没可能置身事外。

「趁早收起你的如意算盘,我是要找上那伙精灵没错,但没必要与你联手,以你的力量,联手只会拖累我。」

看破了我的企图,冷翎兰抢先拒人于千里之外,这在我的意料之内,所以我也有我的筹码。

「是吗?但不与我合作,你怎么知道那伙精灵到哪里去了?」

为求小心起见,灵柩之内、琳赛的身上,我早就偷偷暗藏了发信魔法石,只要追踪隐藏信号,便可找到敌人。

冷翎兰不置可否,但我知道她心中在冷笑,身为一流刀客,她与霸海这等级数的神兵自然有心灵感应,只要循着感应追踪即可,根本就不需要我的配合。

「别死撑了,提供你那伙精灵的下落,这只是台面上的下台阶,给你留点面子,如果要听实话……嘿,你现在的力量是很强,但你就不怕战斗中有什么意外,到时候孤军奋战,后继无援,连你都要变成俘虏?」

我道:「要是被人拆了几根骨头、断掉几条经脉,或是插上几十颗锁脉钉,你就算有第八级力量也是废人一个,届时不知你的下巴还能不能抬那么高?」

「你、你怎么……」

冷翎兰一句话半途止住,但我们都很清楚她要说的是什么,「是要问我怎么知道你状况不稳,身体有问题是不是?还是那一句话,我的力量是不强,但我眼睛没瞎!」

诚如我之前所料,刚取得突破的冷翎兰,身体状况大有问题,如果与人正面交手,战斗中很可能发生意外,这种时候若有人能从旁协助,为她掠阵,她就可以撑过那段不适,再发挥强横力量,但要是孤立无援,那便只能被人当落水狗打,败得冤枉,死不瞑目。

形势比人强,冷翎兰无奈同意了联手提案,但在出发之前,她很慨叹地说了一句。

「从以前我就觉得,你的眼光很厉害,光靠观察就察觉很多事,你既然有这样的资质,为什么以前不好好练武?以你的聪明才智修练玄武真功,今天早就是当世高手之一,何必自甘堕落,活得那么窝囊?」

冷翎兰的这个问题,戳到痛处,让我不得不回应。

「你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月樱没对你提过吗?」

「提过什么?」

冷翎兰似是一无所知,这让我不得不稍作解释,把当年发生在第三新东京都市,导致我习武一无所成的往事,完整说了一遍。我不喜欢重提旧事,尤其是说这些丢脸的事情,那种感觉很不好受,但要「和解」,说实话是最好的办法。

听完我的解释,冷翎兰的反应是呆若木鸡,整个人傻在那里,连我都被她的表情给吓到,想不通她有什么好震惊的。

「哪……哪会有这种事……那我过去这些年到底……」

咦?她在说什么?这些话听起来很有趣啊!

「那个家伙……源堂·法雷尔究竟在想些什么啊?为什么他阻止你去金雀花联邦?」

见鬼了,这种话问我,我哪可能会知道?变态老爸如果会照人情道理来做事,他就不是变态了。

「如果这么说的话,源堂他……他根本就是一切不幸的源头,是罪魁祸首啊!」

说到这里,冷翎兰义愤填膺,转过头来向我怒道:「为什么?有这种父亲,你难道一点都不会反抗吗?」

「说得比唱得还好听,怎么反抗?像你一样吗?你可别告诉我,你觉得自己的反抗很成功,这种话源堂听见会笑破肚皮的。」

冷翎兰闻言,陷入沉默,久久没有言语,期间她好几次欲言又止,但一与我目光相接,马上就把话缩回去。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可能是要向我说「对不起」,但……这应该是一种错觉吧。

没有说对不起,这没什么大不了,因为就算说了,也对我们现在的情形没有帮助,我对冷翎兰没有什么奢求,只要她别整天在我后头追砍就行了,至于和她兄友妹恭,其乐融融的景象,我还真是不敢想像咧。

「……索蓝西亚的状况,你知道吗?」

听不到「对不起」三个字,我却等到了冷翎兰提供情报,她与伦斐尔合作多时,对索蓝西亚的情况当然比我了解,之前我问她不愿回答,现在主动开口,这倒是一个很有诚意的和解表现。

索蓝西亚与阿里布达两国,因为领上相交,时有战争,算不上和睦,但冷翎兰、伦斐尔却因为进入慈航静殿修业,有那么一点微薄交情,对彼此的为人、能耐都敬而重之。

这分不算深厚的同门之谊,在国际联盟成立后开始增温。表面上,大地诸国同心共盟,携手合力,但台面下的连横合纵却只会比之前更厉害,冷翎兰就是为了增强阿里布达的实力,与伦斐尔进行合作。

伦斐尔掌握索蓝西亚大部分的兵权,冷翎兰也统驭阿里布达的军部,这两个几乎是准继承人的合作,看似理所当然,其实也有其他理由的促成。

多年以来,索蓝西亚便在秘密研究一项强大武器,这与其说是机密情报,倒不如说是各国共识,伊斯塔、阿里布达同样在暗地里研究秘密武器,只不过研究不研究得出来是另一码子事而已。

索蓝西亚研究的究极武器,似乎是一头无敌的战龙,原理是使用机械、生化的复合技术,制造出一具无物可破的龙躯,再从异度空间召唤龙神,将两者合而为一,诞生出一头无双、无敌的超级生物。

(白拉登说,叛徒泄漏技术给索蓝西亚,制造出的东西叫什么末日战龙欧西里斯,看来就是这东西了,伦斐尔负责制造,不晓得已经完成多少?要是已经完工九成九,那就棘手了。

我心叫不妙,望向冷翎兰,看她修是陷入沉思,说话的速度慢了下来。

「伦斐尔负责索蓝西亚军务,制造战龙的机密工作,他从头到尾都有参与,但整个制造工作越到后来越是艰辛,约莫在制造到七成的时候,碰到了难以解决的技术难关……」

索蓝西亚对末日战龙的制造,期望甚深,伦斐尔迟迟无法有进展,惹得国王陛下极度不悦,最后在大祭司的提议下,让三王子也率亲信加入制作工程,与伦斐尔分组抗衡,要是谁能够先将末日战龙制作出来,就会被立为王位继承人。

事情弄到这个分上,不拼老命是不行的,但技术难关无法突破,伦斐尔也不是此道能手,唯有求诸于外,秘密邀请大地上的能工巧匠,到索蓝西亚来共襄盛举,而在当前大地上诸多成名匠师之中,伦斐尔最看重的便是天才匠师织芝·洛妮亚。

可是,要邀请织芝到索蓝西亚,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因为织芝在冷翎兰的手下任军职,接触到许多军事机密,除非冷翎兰点头,否则别说是造访索蓝西亚,织芝甚至不可能离开阿里布达。

伦斐尔私下找上了冷翎兰,双方倒也没有鬼扯什么观光、旅游之类的鬼话,伦斐尔邀请织芝去素蓝西亚,只有两种可能,不是帮忙制造东西,就是授课教导,这两种都涉及技术输出,冷翎兰会答应才有鬼。

这种时候,就是谈实际利益的时候,如果不是有王位之争的压力,伦斐尔或许不会做那么多的让步,但考虑到末日战龙若是不能完成,或者被别人抢先完成,自己的处境将会非常恶劣,伦斐尔终于同意,与阿里布达合作制造战龙,并在完成之后,将部分为精灵所独占的技术,输入阿里布达。

从某些方面来看,这样的合作算得上是通敌卖国了,但伦斐尔却不是一个太差的合作对象,他言出必行,重视道义,与他合作至少不用担心事成后被过河拆桥。

不过……

(月樱搞什么国际联盟,真是狗屁,连她自己妹妹都在暗地里研发末日兵器,这是哪门子的搞和平?

从这个观点去想,那真是想想也好笑,但冷翎兰与伦斐尔的合作可不是说笑,要是真的成功,日后两国将在大地上掀起一番风云,因为在这段时间里,金雀花联邦一场内乱,颇受影响;伊斯塔连场恶战、南蛮接纳了大批伤病族人,俱是元气大伤,索蓝西亚和阿里布达若趁势雄起,说不定可以维持一段很长的霸权。

极为诱人的梦想,但显然在实行上出了问题,若非如此,冷翎兰看来也不会是这么焦头烂额的模样。

「为了确保合作成功,这段时间我频繁往返于两国,参与末日战龙的制作。织芝·洛妮亚不愧是天才匠师,在她的主持之下,多个技术难关被成功突破,战龙的进度到达九成,预估再两个月便可完成。」

冷翎兰道:「但在半个月前的一个夜里,我忽然接到伦斐尔的魔法密信,信中说到他对末日战龙的制造察觉不妥,索蓝西亚的长老们可能误判,太过低估了末日战龙的危险性,这头超级兵器根本是不可控制,无法驾驭的,坚持将它制造完成的结果,将会是一场弥天大祸。」

「哦,黑社会王子果然有眼光……这么明显的事情,居然还要这么久才看出来?嘿,根据过往经验,凡是能被当作末日兵器的东迸,九成九都是不可能稳当控制的,只不过一群傻蛋总相信人定胜天,才不顾一切去搬石头用力砸脚。」

这是我的嘲讽,但也是事实,古往今来,类似的事情不断重演,真好奇怎么就是有人完全不懂得从历史中汲取经验。

伦斐尔发现了这个大缺陷,问题是事到如今,一切已经是骑虎难下,就算他把这问题上报,国王也不可能停止制造末日战龙,反而会勃然大怒,将他撤职问罪,届时他不但会完全失势,甚至还有性命之忧,这种牵涉到王室争权夺利的事,没有丝毫人情可讲,人类如是,精灵也不例外。

换做是其他人,只有先饮鸩止渴,硬着头皮把末日战龙完工,避过眼前的劫厄,但伦斐尔……如果他当真是一个满腔热血、义理的极道蠢蛋,那么他一定会设法破坏末日战龙,别说此举会危及性命,就算前头是刀山火海,他也会无惧硬闯。

「……伦斐尔该不会告诉你,他要去设法破坏末日战龙吧?」

「你怎么知道?」

冷翎兰吓了一跳,却也证实了我的猜测。就在收到伦斐尔魔法密信后的两天内,冷翎兰又陆续收到几封魔法密信,伦斐尔怀疑制作末日战龙一事,本身可能就是某个阴谋,他无论如何都要设法阻止,为了安全起见,他会先派遣高手护卫,秘密送织芝离开索蓝西亚。

最后一封信,发自十天之前,信的内容残缺不齐,似是在最危急的状态下写成,甚至没能够写完,大意是说破坏战龙之举失败,他现在遭到追杀,为了大地上所有生命的安危,请冷翎兰帮忙一件事。

「哦?伦斐尔委托你的事情,就是要干光那票矮人吗?」

「嗯,之前我听伦斐尔说过,三王子为了制作末日战龙,私下与罗赛塔联合,借由矮人的锻造术来突破技术难关,颇有所成,甚至连最难的发动核心都找到了完成方法,由矮人们在罗赛塔制作,然后送到索蓝西亚。如果缺了核心,末日战龙便无法发动,所以伦斐尔委托我,无论如何都别让核心送到索蓝西亚。」

听冷翎兰这么一说,我大概明白整个状况了,正如我先前所猜测的,琳赛一行人前往索蓝西亚,果然是负有秘密任务,运送重要东西,这件事恐怕连琳赛自己都一无所知,照她之前所言,她根本是被胡乱选出来的牺牲品,傻呼呼的,给卖了都不知道。

晓得这些机密的,应该就是担任护送工作的那些矮人,不过他们现在恶贯满盈,全都被杀光,想问也没有得问,至于那票精灵杀手……我想应该就是三王子那边的人,只是这票精灵出手毒辣,居然连矮人护卫也全干掉,很明显,凡是没利用价值的都被当成垃圾了。

「唔,那我想我也有些事情要告诉你,事实上……索蓝西亚的那头末日战龙欧西里斯,是从我一但客户那边偷来的,我受客户的委托,要来搞定它。」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