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九
第八章
狮鹫骑队
赤裸伏击

我与夏绿蒂之间所发生的事,是绝对的儿童不宜,这很正常;而我与另一个女人之间发生的事,是非常的童话纯洁,这就是一种绝对的异常。

一切也非出于我的自愿,但是去亲近矮人族小公主的任务,除了我之外也没有别人能做,如果派羽霓去做,一不小心产生意外效果,那麻烦就很大了。我没有这么饥不择食,不打算连琳赛也压在床上干,放诱饵出去毫无意义,不想弄巧成拙,所以还是亲自出马保险一点。

琳赛与我有过约定,让我去对她讲述一些过往的见闻,这是一个名正言顺的亲近理由,那几个讨厌的矮人护卫也不能阻拦。虽然他们对我的武勋很不以为然,但罗赛珨近百年战事不兴,他们连战争的战字都没资格写,哪能挑剔我的经历见闻?

“所以啊,进攻马丁列斯要塞的时候,我军面临着非常险恶的环境,前头的敌人很强大,我自己手边的部队是老弱杂碎,大后方又有自己人陷害……哎,不说你不会明白,那种情形真是恶劣到会让人绝望。”

“不过,纵使面临这样的困局,我也没有绝望,因为不败的信心正是名将关键,我叱喝着麾下的军官,恩威并施,大家一起振作,共同面对难关……”

当着琳赛的面,我说起征战马丁列斯要塞的事,一字一句,慷慨激昂,说到困苦悲情处,慨然长叹;说到杀伐激烈处,甚至忍不住比手画脚,犹如身在千军万马之中。

征伐之中种种惊心动魄,听得矮人少女如痴如醉,当我讲到如何经历千辛万苦,偷入要塞,使计占住城头,骗得要塞内大军出城,最后站在要塞城头独对数十万大军,英勇威武地指挥部属放箭,完败敌军的英雄事迹,琳赛差点感动得掉下泪来。

说实话,听起来确实是很感人,就连我都差点被自己的谎言迷倒,感动涕零,像是小时候听人说英雄故事一样。

是的,这些全是谎言。

我生平所经历的大型战役,其实详情多数不为外人所知。在东海、伊斯塔的几场大战,虽然参与者多,但也太杂,战役本身又发生得太突然,变数极多,身在局中者往往搞不清楚事态,便已陷入混战,莫名其妙地打到结束,事后问起他们整个经过,都很难说个所以然来。

至于马丁列斯要塞一战,似乎是由于其中的内情太过可耻,连索蓝西亚的精灵都羞于提及,所以真实状况不传于世,外界只知是我设计夺取,并不晓得里头所牵涉一大堆男盗女娼的内幕。

既然是没几个人知道,那就是由我信口胡诌了,有关我先上了约伯·希恩的老婆,再由邪莲利用他老婆来吸干、控制他的事,全数省略不谈,改扯什么我们潜入地下,利用秘密通道与魔法来开城门……种种匪夷所思的事,我一面瞎扯,面也好奇这些话将来是否能真正实行。

“约翰先生,你上阵作战的时候,都不会害怕的吗?”

“哈哈,勇者无惧,只要有我的宝剑,还有我的弟兄,不管敌人有几十万还是几百万,我都不怕。”……但我其实没有宝剑,也没有弟兄,所以每次战斗都怕得要死。

“作战时候打得那么激烈,精神一定很紧张,晚上会不会睡不着觉啊?”

“唔,你真是问对了,战阵无情,所以夜晚我们都需要放松,美酒与美人是我们晚上必然不可缺少的韵事……像我们这样的浪子,都是不缺女人的。”

战场上,胜利者当然不缺物资,美酒是抢来的,美女也是夺来的,奸淫战俘总是让我们身心兴奋。

“约翰先生,你真是个了不起的战场英雄。”

“哈哈,是啊,我都差点以为自己是了。”

“那……有个问题想问你,你别生气喔……”

“呵呵,尽管问吧,我一生行事光明磊落,从无不可对人言,有什么问题但问无妨。”

“那个……你攻下马丁列斯要塞之后,把那边的战俘全部都转卖为奴隶,是不是真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因为缺钱啊,你以为战争不用花钱吗”我差一点就这么说出口,话到嘴边,想起自己正塑造的英雄形象,连忙住嘴,心念一转,想到了应变办法,便装出一副痛苦的样子,说,“这些全都是来自军部的命令,是我国冷弃基陛下的敕令,我死命不从,他们便直接命令我底下的副手执行,我得知此事想去阻止,却已太迟。

“我无能阻止此事,又与宫廷结下嫌隙,后来更为此被国家诬陷,散布许多坏我名声的谣言,把我打成通缉犯,逼得我在外逃亡……唉,这些都已经是往事了,如果不是今夜对你提及,我想这辈子我都不会再想起。”

说得感慨,只为了维持基本的英雄形象,让矮人少女惊呼连连,最后才在她的赞叹声中,用一句语意深长的话作结尾。

“有时候,在这个世界,好人与环人是很难分的……”

当我长叹着说出这句话,琳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望向我的眼神,就像看到英雄。

这句话效果不差,但这句话背后的另一层意义,是琳赛现在不可能领悟得到的在这个世界,好人与坏人是很容易分的,想多没有意义,照自己最真实的感觉去做就可以了,好比说,如果变态老爸出现在我面前,说什么好人坏人的道理,我定想也不想,直接一枪就往他的脸射击,多么爽快?

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还是山,很多的道理在不同时间会有不同变化,这点是琳赛目前所不能体会的境界,但也无妨,只要她听了这些道理,把我当英雄崇拜就可以了。

花费时间对矮人少女编故事,重点不在于这些故事,而是在于得到她信任之后,由她口中问出的东西。

“公主……不,琳赛,你们抵达索蓝西亚之后,要如何与三王子殿下联络呢?总不会就是这么直接跑到三王子府上表明身分吧?”

“这个……”

琳赛侧过头,咬着小指想了想,道:“人家也不知道耶,怎么联络的事情只有护卫们晓得,他们没告诉我,不过这一路上他们都有和那边联络喔。”

“咦?这样听起来,你们一直和三王子那边有联系,对吧?”

“是啊,不久之前他们好像才通讯过,用什么魔法我也不晓得,啊!他们有交代过,说不能把这事告诉别人,我对你说了……约翰先生,你不能再告诉别人喔。”

“呵呵,你看看我真诚的眼神,我怎么会把这么秘密的事告诉人呢?我是你的朋友,不是别人。”

脸上笑得灿烂,心里却频频叹气,世人总说女子是胸大无脑,琳赛身材普通,胸部更是乏善可陈,怎么也这般无脑?传言果然不可尽信。

(也对,虽然阿雪的脑子不怎么灵光,但鬼魅夕也是巨乳女,如果胸大无脑是正确的,鬼魅夕早该完蛋,被人轮奸一百遍,下面都被搞烂了,哪可能当第一流杀手?

琳赛告诉我的事情,与我心中猜测相符合,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要紧的疑闻。

“你这一趟前往索蓝西亚,身上有没有带什么贵重东西?之前我们交情不够,你也不太信任我,但现在大家是自己人,有话直说,我比较好进行调配,要不然有什么息外突然而来,很可能就……”

“没有啊!我很信任约翰先生的,告诉你的事情都不是谎话喔。”

琳赛想了想,道:“真的没有,回想过几次了,但出发时候宫里什么东西也没有给我,所有陪嫁的嫁妆,都是由护卫们保管,后来遇到敌人袭击,陪嫁的东西几乎都敢落光了,要是还有剩下什么,那也都是在护卫们的身上。”

“这样啊?”

这个答案不是我预期听到的,难免有点沮丧,但我还是感到怀疑。

照之前的推算,这桩秘密联姻必有所图,三王子一定是想要从罗赛塔那边得到什么,这才进行联姻,而那件重要东西若是随和亲团一起送来,那最有可能的存在地方,就是在琳赛的身上。

如此贵重事物,不可能在护卫团的身上,要是护卫团中有首领人物,那还有话,但现在存活的四名矮人护卫,看起来都是一副杂鱼脸,换做我是罗赛塔的决策者,也不会把重要东西交给他们。

那么,存放在琳赛身上,是最有可能的答案,但她怎么回想都说没有,而我又不一觉得她是说谎,那么……是这样东西根本不存在?或者,琳赛把这东西带在身上,只一是她自己不晓得?

(这样东西不存在?此事绝不可能,太过明显的事我不可能误判,那么,答案应该还是在琳赛身上,得要在进入索蓝西亚之前,把那样东西拿到手才行,这种情势下,筹码越多越好。

想着这一点,我筹谋着该如何进行下一步,这时琳赛突然开口:“约翰先生,有件事我很好奇,但……不晓得该怎么问……”

“呵呵,想问就问啊,我又不是别人,大家都那么熟了,还有什么说不出口的?”

我心下盘算,不晓得小丫头问出来的会是什么东西,大概是关于战场事迹的那一类,却不料她脸颊一红,这下顿时让我心叫不妙。

“约翰先生,你们那边……我是说,那位人类记者,每次和你在一起的时候,都叫得好大声,好像很……嗯,和你做那种事情,是不是真的很舒服啊?”

这一问,差点让我从椅子上滚下来、若换作是别人,这一问不难回答,还可以顺便讨几句口头便宜,但碰上眼前这块烫手山芋,回答就不可不慎。

“呃……这、这个问题,我要好好想一想才能回答你……”

“为什么?你不是说我们是自己人,有话你一定会直说的吗?人家都问了,你就直接告诉人家嘛。”

开玩笑,要是答得不对,让这死丫头有了莫名期待,那可就是我倒霉了,倘若琳赛美如天仙,一看就让我心动屌也跳,这自然是值得冒险,但……

“其实我又不是那个女记者,你问我她的感受,我怎么答得出来呢?不如你改天去问她……呃,不行,还是别问她了,问你身边那些护卫吧。”

“我问啦,但他们每个人的表情都好可怕,说我不可以问这些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这个……下次,我下次再回答你。”

该得到的情报已经入手,多说无益,我迅速地从矮人小公主这边辞别,去进行其他的准备工作。

“怎么样?查到了什么你想知道的事吗?”

“哈,一点点啦,滋味很不好受啊,英雄故事说到快嘴软了,再继续待下去,就只能讲白雪公主与七矮人的淫乱故事了。”

我耸耸肩,随口回答,但华更纱的眼神这时却严肃起来,问道:“你花这许多心思做准备,目的是什么?你向我要求的提供协助,已经超过了单方面防御的范围。”

“确实,单单只要防御的话,不用做到这些,就算是逃跑也很简单,不过,有鉴于进入索蓝西亚后,仍是会碰到她,为求一劳永逸,我打算……”

“你打算亲手干掉妹妹?了不起,好辣手,大枭雄,我要给你鼓鼓掌。”

“你扯到哪里去了?我没有这么屌,只是打算把她生擒活捉……喂,给点面子好不好?别用那种蔑视的眼光看人……”

我当然晓得华更纱在蔑视什么,要刺杀一个高手容易,但若要把人生擒,那个难度就高得多,特别是像冷翎兰这样的高手,武功高强,应变奇速,坚毅能忍,要生擒她绝对是高难度任务,我也没有多少把握。

但……考虑到目前的状况,就算是高难度,也有必要去执行,不然有些谜团永远在我心头难解。况且……虽然任务难度高,但总比去生擒变态老爸来得容易,在这些大前提下,事情是一定要做的。

为了贯彻作战计画,我把华更纱、白家子弟都召集来,拿出了这一路的地形图,开始解说。

“战斗发生的地点,有可能会突破阿里布达,进入索蓝西亚境内,届时不排除精灵会来干涉,所以必须连他们也列入假想敌。精灵在运使魔法的速度、威能上强过人类,我们要避开这方面的战斗,尽可能制造出近身战的局面。”

我看了看周围的白家子弟,道:“最好是能够设计中等规模的干扰结界,随装甲车移动,一经开展,绝对能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这点交给我吧,移动型的干扰结界,听起来满有趣的,我以前也没做过,趁机试试看,了解一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华更纱居然这么配合,让我相当讶异,因为架设广达数十尺的移动型结界并非易事,我只是随口说说,并没有预期她能做到,更别说她不拿这个来勒索我什么。

然而,恶德医生毕竟是三句不离本行,在表示愿意接下这任务后,立刻要白家子弟帮忙调查附近的山村、小镇。

大概屠宰个三、四百人,怨血的分量就够发动结界,但未满三岁的孩童、八岁以上的女子,要各占两成,宰杀方式也要限定,要在最痛苦的情形下睁眼死去,怨气才能发挥到极致……时间不多,要快点进行。

“等下!这个要求被驳回,我同意为了达成目的可以做些许牺牲,但搞到大屠杀,这个就太超过了,我反对。”

我表达了自我意志,与我相同意见的还有一众白家子弟,华更纱面对我们的抵抗,眼神似在冷笑,高傲有如女王,有那么一瞬间,我几乎以为她要强行践踏过来,不过,她最后却是抓抓头,露出为难的表情。

“绑手绑脚……这样很难做事啊……”

姑且不论华更纱面临的技术问题,整体计画在众人商量后得到确认,也预备要实行,但在我开始调派任务之前,华更纱忽然问了一句很怪的话。

“喂,先问你一件事,你生擒你妹妹以后,不会强暴她吧?”

“当然不会,你问的东西好奇怪。”

“不强暴……也不会用其他手段搞她?前面与后面都不能动喔!”

“都不会动啦!你当我是什么啊?我战斗不见得就是要上女人啊,我又不是公狗!”

华更纱的问题太古怪,我回答得有些恼怒,但更怪的是,她聪了我的回答后,居副如释重负的模样,这实在是很异常,难道在她眼中,我是个专搞自家姐妹的变态禽兽吗?

呃……变态禽兽四个字我无从抗辩,但若要说我专搞自家姐妹,我……想都没有想过啊,真是冤枉。

而且这么一问,居然还激起旁边一众男性的渴望,一堆人凑了上来,问说生擒冷翎兰之后不可以乱伦强奸,但可不可以群众轮奸?

“混账家伙,我都没得干了,哪会有你们的份?吃屎去吧,全给我滚。”

相较于我的驱逐,华更纱的态度更为简单,她冷冷看了众人一眼,道:“你们……全都已经射了!”

这式暗杀拳真是震古铄今、惊神泣鬼,就算五大最强者齐至,都不晓得能否做到这种效果,瞬间只听见一长声诡异的惊叫,一众白家子弟纷纷颤抖倒下,室内剎时间腥风大作,一片惨不忍睹的景象。

我摇摇头,道:“嘿,鬼婆,下次再用这招暗杀拳的时候,麻烦看一下场合与人数,你把他们全都‘暗杀’倒地,请问要由谁来洗地?”

“这个……”

华更纱似乎完全没想到这一点,被我一问,当场愣住,侧头想了半晌,这才拍掌道:“有了,我们擒下你妹妹,由她来洗吧。”

“不要只是说说而已,她修练慈航静殿绝学功成,又练成了六阳霹雳,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不难,只要把你剥光了捆在长竹竿上吊出去,这个诱饵她一定会吞下,我们趁她出刀瞬间暗算擒人,这方法成功率在八成以上。”

“嘿,英雄所见略同,这方法我也盘算过,结论……比你之前要屠村的那个主意更烂!用正规一点的作法吧。”

诚然,这方法的成功率在八成以上,但我生还而归的机率却在一成以下,白痴才会这样做,我身旁的这些人真是……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同伴比敌人更想要我的命。

长的准备工作,不久之后派上了用场。在我们即将要穿越国境时,冷翎兰所率领的空骑队终于抵达,抢在我们离开国境之前,先把我们给截住。

对冷翎兰而言,她也有不得不这么做的压力,要是让我们进入索蓝西亚,事情就非她可以一手遮天,别的倒也罢了,要是在战斗过程中,有人口没遮拦,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出去,被索蓝西亚的精灵听到,冷翎兰灭口也不是,放走也不是,那就真是不用做人了。

“哈~啰!”

最亲热的迎敌态度,我穿着花衬衫,戴着墨镜,站在装甲车的车项上大力挥手,务求让人看得见。

这个努力真是一点也没有白费,冷翎兰看见我的瞬间,如见不共戴天之仇敌,怒意如同烈火飙升,但却强行忍住,没有朝我攻来。

“哈,你不来吗?那就由我来尽地主之谊了,工作吧!奴隶们!”

一句不晓得该算是暗语或是命令的话一出,所有伏藏的攻击在瞬间发动。白拉登的这辆特种装甲车,并不只是奔走山坡如履平地,本身的火力也非常惊人,当切换到一斗型态,装甲车两面的炮口全开,就连最上层都浮出炮塔,自动追踪空中的敌人,最开始是以弩箭发射,不久之后直接变成机枪扫射,只见满空火光连闪,密集火网把冷翎兰的空骑队包围起来。

这一支由狮鹫骑士组成的空骑队,显然是冷翎兰的得意亲兵,实力殊是不弱,在密集的火网扫射下,还能够第一时间发动魔法石,形成护罩,一面抵挡机枪的攻击,一面飞散开来,反守为攻。

(真是漂亮的动作,想必让她花了不少心血去训练与筹组……之前我在阿里布达没听说有这支部队,是什么时候组建的?

看着狮鹫骑队满空飞舞,我心里再次浮现这个问题,这一次我更忽然有种感觉,记得萨拉城内举行国际会议时,我所接触到的军事机密中,并没有这支狮鹫骑队的存在,换句话说,这支骑队组建的时间一定是在那之后。

国际会议之后所发生的诸般大事里,恰好有一件事的时间点很巧合,那便是冷翎兰率领高阶军官视察第三新东京要塞,会不会……狮鹫骑队就是在那之后组建的?

要是这个推测无误,那么,与其说冷翎兰与变态老爸之间有过什么,倒不如说那次事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本来大地上对此事就有很多质疑,最难以理解的,就是变态老爸为何轻轻放过冷翎兰,让她全身而退?人们都猜测冷翎兰与变态老爸之间,必定是有了什么秘密协定,所以才让她离开,这个想法我相信是对的,只是……事实真相到底是什么?

我脑中闪过许多念头,这时天上战况忽变,狮鹫骑队发现装甲车的主体防御严密,难以攻破,改为注意到后头的两节车厢,纷纷改向,想要攻击车厢,冷翎兰见状惊,出声喝止。

“小心有诈!”

“哈哈哈,说得好,确实有诈,好妹妹真是够了解你老哥的啊!”

我的长笑声中,战局再变,车厢之内虽然没有重型武装,但却是主力所在,我早列敌人会将车厢看成是破绽,事先就让白家子弟携械伏藏,一待狮鹫飞近,立刻反击,就连矮人族战士都现身助攻,他们与冷翎兰仇深似海,非常乐意上阵战斗战斗。

强将手下无弱兵,海商王一脉的战斗手腕果然了得,白家子弟的攻击水平极高,先是有个人对空开了一炮,这一炮没有实质杀伤力,只是让万千彩色纸屑满天乱飘,每片纸屑比指甲更小,避无可避,所有狮鹫骑兵都沾上纸屑。

“锁定。完毕!”

这一下只是前奏,真正的主攻击随即而发,但白家子弟手中的枪炮随意发射,连瞄准的功夫都省下,那些弩箭、炮弹竟然半空转弯,自行追踪最近的目标物,速度奇使,要打不中根本没有可能,才一眨眼的时间,狮鹫骑士纷纷中弹,甚至还有一头被打碎首级,骑士带兽尸从半空坠下。

能够自动追踪的武器,真是犀利,相形之下,矮人族的那些笨拙弓箭,简直就是落后了几世纪的水平,在进化线上根本不是同一个等级,而冷翎兰眼见进攻失利,精心培训的空战骑队遭逢挫败,脸色登时大变。

“难道……这是源堂的部队?第三新东京都市的援军?”

就算遭逢大敌,我也没看过冷翎兰这等脸色,显然变态老爸对她造成的心理压力极大,让她产生误判。

连着几次中我计策,冷翎兰对我深具戒心,这次看到我挥手说哈啰,居然没有立刻来攻,足见心内忌惮,但此时她部属陷入险境,唯一扭转局势的机会就在她自身。她迫于无奈,是想不动手也不行了。

“奸贼!纳命来!”

霸海巨刀一挥,冷翎兰驱动胯下狮鹫,俯冲抢攻,与此同时,装甲车的炮塔中一道蓝影如疾风飙出,由侧面攻向冷翎兰,其势如箭,正是振翅飙击的羽霓。

“哼!果然是你!”

侧面受击,冷翎兰看也不看一下,彷佛早知道有此一着,冷哼一声,左臂一扬,扣指如兰花,结成佛门法印,周身闪过一道银光,气劲扫向左右,羽霓这一下攻得太急,又不是使用碎梦刀这等神功,与冷翎兰的禅印暗劲一砸,竟然被震开出去。

羽霓败退,冷翎兰与我相隔的四尺空间内再无阻碍,一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又有一丝矛盾,最后合成一份绝顶刀客应有的专注,刀气迸发如怒潮,猛往我的方向击来。

“嘿!妹妹,想杀你哥哥单凭这样仍未足够啊!”

我微微一笑,手上轻轻一按机括,装甲车顶陡然弹起一块铁板,铁板之下,一具一赤裸的女体随之弹出,挡在我与冷翎兰之间。

这具女体四肢张开,彷佛正凌空飞翔,她身无寸缕,两只丰挺的美乳高高耸起,正面迎向疾刺而来的霸海巨刀,只要再迟个数秒,这双美乳就会被巨刀直插而过。

若这是羽霓的胴体,冷翎兰有可能会直插下去,但换作是夏绿蒂,冷翎兰就做不到,因为女记者落在我手中,又是这般赤身裸体,应是“无辜受害”况且当日在萨拉,冷翎兰本就赏识夏绿蒂的才能,双方有些交情,猝然相逢,冷翎兰就没法狠心“滥杀无辜”于是…………刀停!

站在赤裸女体之后的男人拧笑起来。

“妹妹,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你……已中毒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