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九
第六章
如来神掌
六阳霹雳

听到我的声音,冷翎兰瞬问表情一变,原本冰冷的眼神,在回头望见我的瞬间变得炽热如火……可以把人活活烧死的那种。

我为了不让冷翎兰察觉,把放在背后的右手高举,让她看到我右手抓着的一个狮鹫脑袋,这当然只是幻影所化,但我尽力幻化得逼真,硕大的狮鹫脑袋还在往下滴血,怒目、利牙,看起来栩栩如生。

“约·翰·法·雷·尔!”

冷翎兰恨声喊出我的名字,这种一字一字,咬牙切齿的叫法,近期内恐怕变成了专利,而我也该觉得荣幸,因为我这个素以冷静闻名的妹妹,在看到我之后,立刑放弃思索,第一时间拔刀、飞身而起一刀就往我头上斩下。

“狗贼!我就知道是你搞的鬼,这种卑鄙手段就只有你会用!”

虽然懒得辩白,但我实在是很想抗议。据我所知,冷翎兰由于作风霸道强横,得罪了很多人,仇家一点也不比我少,外出时候遭遇伏击、偷袭,那根本是一天几次的家常便饭,丝毫不足为奇。

这样的情形下,她居然说什么只有我会用这种卑鄙手段,一遇袭就说是我搞的鬼,这根本是刻意中伤,平常时候我自己也忙得要死,哪有时间专门跑去暗算她?被她当成头号仇敌简直是无妄之灾,看来这趟还真是来对了,我有绝对必要把事情弄个清楚。

力劈山岳的霸海一刀,当头斩下,气势委实惊人,刀刃未至,锋锐刀气已封锁我周围半尺,无论我往哪方面闪躲,只要一动,这些刀气就会被牵引而来,将我碎尸万段。

这一刀确实是很厉害,但是在虚幻的环境中,再厉害的刀也没有意义,我一眼看破此刀虚实,不避不闪,就以自己的身体硬接这最强一刀。

刀风扑面,我长笑一声,昂首面对冷翎兰,看似无坚不摧的一刀,却在砍到我面前一尺的时候,像是碰到了什么隐形防壁,硬生生被截停下来,还发出一声清脆高亢的金铁相鸣。

异变突生,冷翎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催劲发力,二度再攻,却仍是难以突入分毫,半空中还隐约出现淡金色光芒,将我周围一尺笼罩在内,这种奇异特征属于慈航静殿武学,身为慈航弟子的冷翎兰绝不会陌生。

“金钟罩第九关功力?你怎么可能会有……”

“嘿,妹子,别太看不起哥哥啊,我和你师父心禅大师交情不错,他私下送了我不少东西,区区金钟罩何足道哉?我随便练练就上第九关了,你想学吗?我可以教你啊。”

“……不可能……第九关功力,像你这种人。”

“由不得你不信了,这种事情很讲天份的,如果不是金钟罩,那你的刀为什么砍不下来?难道是有鬼吗?嘿嘿,说过金钟罩不算什么了,让你见识点好东西吧。”

我冷笑一声,举起双臂,双掌虚捧环抱,一道柔和的白光自掌缝中绽放,看似平和,却自有一股王道威势,将冷翎兰刀上的劲道全数化消,反过来逼得刀尖猛烈摇晃,紧跟着,一个“卍”字符号自我掌缝中浮现,所有白光凝聚于卍字之中,光华灿烂,耀眼夺目,正是猛招催发先兆。

如来神掌·佛光初现!

芯航静殿掌门神功,也是当今佛门的最顶级绝学,在我手中使出,剎那间的威势,惊绝百里,风云变色,一掌推出,地陷三尺,沙爆九霄,排山倒海般的掌力在耀眼白光中轰发出去,冷翎兰首当其冲,手持巨刀的她变成了断线风筝,被这股巨力轰得滚跌出去。

这一下掌力设定得太强,是我参照心剑神尼、万兽尊者动手时的威力而发,如果换算成实际力量,就是用第八级顶峰力量推动,冷翎兰要是真的挨着这一掌,后果是必死无疑,可能当场就成了一团碎肉,所以掌劲一吐,立刻往旁卸散,轰然巨响声中,整片树林同受波及,瞬间被毁去大半。

“哈~哈哈哈哈~~”我放声大笑,声音远远地传出去,整个空间同受震荡,连地面都扬起尘沙。这当然不是我的应有力量,但我这个人虽然修为有限,却有幸经常见识到绝顶高手的对战,那些绝世高手运用力量时会造成什么影响,我早就看熟了,现在依样画葫芦,制造应有的声光效果,这当然不是什么问题,轻易就把冷翎兰给唬住。

难得当一次高手,确实是很有成就感;甚至说得上是快感,最可惜的一点就是自已不但要设想如何发招,就连发招后的一切声光效果都要负责搞定,这种味道实在很怪异,搞到不太像是高手战斗,反而像是导演在拍戏。

(算了,别想那么多,先把把眼前的事情搞定才是道理,刚才那两下先声夺人,冷翎兰已经信了八成,还要再追加一下,让她深信不疑……

我一转头,在烟尘中搜寻到冷翎兰的位置,定睛一看,发现她拄刀跪地,嘴角溢血,满面尘沙,十足一副狼狈模样;向来坚定的眼神,这时充满惊疑与不信,无法接受刚才发生的事。

太过逼真的梦,会影响现实,我费尽一切努力,营造出这个与现实一般无异的梦境,冷翎兰无从分辨,以为自己身在现实,所受到的冲击与伤害便直接影响肉体。金钟罩的反震、如来神掌的一击,已经将她震伤,令她单膝跪地,必须要拄刀撑住,才能维持住不倒,而嘴角的溢血,更显示她腑脏已伤。

“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有这种力量?”

“你这句话刚才说过了,而我也已经告诉过你,有些事情是很讲究天份的,我是你宿命中的克星,败给我是你的宿命,不用觉得奇怪啊。”

用悠闲的语调说这些话,这其实是我一着很毒辣的心理战,灌输给失败者“宿命”、“命运”之类的思想,当这些思想深入脑中,见了面不用开打就先输掉一半,甚至连反抗、敌对的念头都生不出来。

我本身并不擅长心灵控制一类的魔法,要不然只要找到一个心灵破绽,顺势强攻猛打,瞬间就能把对方控制。现在只好以勤补拙,把一件事反覆做上多次,看看能不能在冷翎兰的心灵防壁上打出洞来。这个方法看似不切实际,却有着不可忽视的实效,别的不说,至少羽虹就是被这样摆平的。

听了我的话,冷翎兰脸色一变,怒斥道:“胡说!将你亲手斩下,这才是我的宿命。”

反应激烈,让我有些意外,假如冷翎兰只是冰冷地一笑,简单俐落地放出狠话,那刚才对她的言语打压基本上就无效,可是她反应如此激烈,超过我预期,看来是有机可趁。

“哈哈哈,斩下我?放马过来,就给你斩斩看,我站在这里不动,看看你怎么把我斩下,”

我放声大笑,对泠翎兰招了招手,要她过来斩我。这个挑衅果然生效,冷翎兰激起战意,拔起霸海,怒吼着往我冲来,巨刀扬起,毫无花巧地一当头劈下,刀势到了半途,隐约出现风雷之声,威力惊人。

慈航绝学·六阳霹雳!

光之神宫的灭魔杀着,吸纳空间之中至阳至刚元气,瞬间爆发,威力无俦,从五百年前便驰名至今,诛邪无数。这霹雳绝学虽强,修练却不易,没有极大毅力与苦修便绝难成功,冷翎兰在这年纪便将此上乘绝学完成,说出去是非常惊人的事。

心禅大师真是不够意思,明知道冷翎兰见我面就拔刀,居然还让她修练这么麻烦的武技,练成了也不警告我一声,幸好我今天是在这种情形下碰着,否则早给劈成碎尸了。

冷翎兰应该是把这当成压箱底的秘密吧?不是碰到真正的强敌,她不会用出来的,刚才她被金钟罩给挡住,现在是想用六阳霹雳破坏金钟罩?有意恩,给你点新花样玩玩。

我刚才说过会不避不闪,现在索性连护身气劲也不运,任由冷翎兰这霹雳一刀当头斩下。

阳霹雳确实是惊世绝学,运用得当,有正面砍破金钟罩的实力,但冷翎兰闭门练功,没机会见识到世上绝顶高手的战斗,纵然看了事后的影像纪录,也感受不到那些只有在现场才能体会的东西,所以,她在战斗上欠缺了一点见识……

轰隆!

巨响声中,六阳霹雳的劲道集中爆发,把地上劈出一个大凹坑,但却没有能够伤我分毫,在刀劲爆发的瞬间,我双脚不动,仅凭身体的闪电摆动,间不容发地避开刀一气,让那爆炸性的刀罡贴耳擦过,还顺势反手一挡,碰在刀身旁侧,把刀劲卸开。

肉眼所不能捕捉的闪电极速,是做到这一点的主要理由。以速度为强项的第八级高手,绝对可以这样接下冷翎兰的刀招,再强的攻击,如果无法命中敌人,那也是没意义的。

一击之后,地上被劈出大凹坑,但我站在原地,动也没动一下,还能好整以暇地一向冷翎兰,对她微笑。

“没、没可能……”

“都已经说到第三次了,还有什么没可能吗?有句话叫做存在即合理,如果真是那么没可能,那你的刀为什么斩空了?”

换作是羽虹,这一下大概就战意崩溃,人也会跪下去,但冷翎兰听了这番话,却像是火上添油,蓦地激发出更强的斗志与战意,霸海刀光激闪,发动新一轮攻击。

我与冷翎兰之间的距离不足一尺,在这超近距离挥刀,要闪躲实在不容易,更何况霸海虽然沉重,但冷翎兰运用时别出心裁,鼓劲迫发刀气,一秒内近百道刀气破空横斩,去势涵盖四面八方,几乎是无隙可寻,想要单纯靠速度来闪躲,是绝世高手,那就是做梦……冷翎兰真是倒楣,两样都碰上,我是她噩梦中的绝顶高手!

“赫赫赫赫赫赫赫赫~”我长笑出声,在电光石火间从容闪过冷翎兰的每一刀……还顺势出指点去,按在刀脊上,命中那一刀的破绽,将她每一刀都破去,短短十秒一过,我破了冷翎兰千余记刀招,真正说得上将她大败亏输。

所有刀招都被敌人破去,败得如此凄惨,恐怕就连被破处都没有这么大的打击。在那十秒之间,冷翎兰的表情迅速起了变化,而这份心情直接反映在刀招上,便令她山后头出刀越来越快,却也越来越乱。

我心中估计,冷翎兰劈出最后一刀时,是强弩之末,我可以趁这机会将霸海打飞,让她兵器脱手,但这估算却出现差误,还是很要命的那一种,冷翎兰千刀不中,最后一下居然改变刀向,由直劈变成横斩,一下对准我腰间斩来,还迫发刀气,这么来,我就算速度再快都不可能躲得开。

“这么狠?去你妈的!”

怒骂一声,我鼓动内劲,全力反击,两臂同时推出,一刚一柔、一冷一热,以两种极端属性发动,迎向冷翎兰的一刀。

上天下地至尊功·地霸气诀。

火热的阳刚气劲正面迎向霸海,以硬碰硬的结果,不但横斩一刀被破,握刀的手承受不住巨力,虎口爆血,霸海脱手飞出,在半空中震碎成三截,落地成了废铁;冰冷的阴柔气劲,则是在破招之后长驱直入,瞬间封住冷翎兰的七处要穴,还将她原姿势不动地推送出十尺之外。

这一下的效果,是模拟李华梅第八级力量的施为,冷翎兰的惨败是必然,而在力量、速度、技巧三方面的压倒性溃败后,纵使斗志再坚强,冷翎兰的理性也不得不承托失败。

“……你……你这卑鄙小人……”

“哦,不错,除了不可能与没可能之外,终于听到了新词,挺让我高兴的啊!”

“你不是说自己站在那里不动的吗?出尔反尔,卑鄙无耻!”

冷翎兰嘴角溢血,英武刚毅的美丽面容,因为愤怒而扭曲,乍看之下,这表情说得上是正气凛然,令人心折,可是听听她嚷出来的话,我实在是觉得啼笑皆非。

“真要骂也是没错啦,我两脚移动了,但我既不是黑龙王,也不是心剑神尼,只是一个不久前还被你劈得满街逃跑的丧家犬,现在你把我让招当成是天经地义,那是已经承认不如我,知道我注定是你的克星了吗?”

我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倒是可以直截了当承认,没错,我是说话不算了!那又怎样?我从小时候就常常说了不算的,谁教你蠢到连这都信!”

听到我这么说,冷翎兰脸现怒容,虽然不吭一声,可是紧咬的牙齿却误把嘴角撕裂,一滴鲜红赤血流下,更显出心中的愤恨。

“怎么了?输给我一次就气成这样?虽然我是动了脚,但我还是以实力败你,这点你总不会赖吧?”

我得意地大笑,冷翎兰打又打不过我,说也无话可说,被逼到最后,冒出了夷所思的话语。

“你……你这个无赖,从小你就是这样,说的话没有一句算数,寡信轻诺,最无耻的就是你了!”

这句话听似有理,其实非常没头没脑,我和冷翎兰小时候的交往,算起来也只有月樱未出嫁之前的那一段,后来我把前事尽数忘记,与这位二公主身分有别,连见面的次数都算得出来,更别说与她许过什么承诸了。

如果是月樱出嫁之前的那一段时间,那就很好笑了,一个是小男孩、一个是小女孩,两个孩子之间的童言童语,说的时候是很认真,但根本就搞不清楚现实状况,就算说了什么难以实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总不成我说要摘月亮给她,她就真的怪我没摘下来吧?

“呃……我说话很多时候确实也是有问题,这个我不否认,但你可不可以提示一下,到底是哪一句让你不满意,记恨到现在?”

我尽量很和气地问话,不要让自己看起来太凶神恶煞,但这份苦心却没有收到回报,冷翎兰怒瞪了我一眼,一口唾沫就吐在我脸上。

这真是许久不曾有过的奇耻大辱,愤怒之余更吓了一大跳,这口唾沫可不是开玩笑,以冷翎兰的武功,若是含劲射出,别说是把人眼睛打瞎,甚至可以把脸轰得稀烂,幸亏她没有这念头,否则我可能吃上大亏。

想到这里,我怒从心起,真想一个耳光挥下去,让这不识好歹的女人吃点苦头。但手掌扬起,冷翎兰丝毫无惧,一双眼睛直视过来,目光澄澈,我这一巴掌竟是落不下去。

沉默半晌,我把手放下,抹去脸上的唾沫,摇头道:“你打也打了,口水也吐了,说起来什么便宜都是你占了,你说要杀我,我也没话可说,但什么事情有硬干的,没有硬冤枉人的,就算要再砍再杀,起码给我一个能信服的理由吧?”

出乎意料,这番话居然起了作用,冷翎兰愤怒的目光慢慢软化,转过头去,不愿看我,低低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你欺骗了姐姐!”

“呃?”

“当时你明明在我面前发誓,无论如何,你都会去金雀花联邦救姐姐回来的,你跟我约好,跟姐姐也约好,不管有多难,你一定会把姐姐接回来的……这件事……你没有做到……那时候,我们明明是那么相信你……”

冷翎兰一字一字地说着,听得出她的认真、遗憾,还有满腔的怨愤,我将这些话义听在耳里,最初有点茫然不解,但很快就化为晴天霹雳的震惊。

之前我想过很多次,猜测冷翎兰对我的恶感从何而来,基本上我的所作所为,本就得不到女性尊重与好感,在阿里布达任军职时,与一些下级贵族胡作非为,强暴民女、嫖妓不给钱、推倒过街的老太婆,还把老太婆牵着的小女孩拖到暗巷去,大家轮流上……

这些事情虽然不能说常常发生,但也绝对不是偶尔才有一次,算起来没遭天谴已经不错,冷翎兰把我这些行径看在眼里,对我这个糟蹋女性的男人自是深恶痛绝,会恨我恨到咬牙切齿,丝毫不奇怪……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但我怎么样也没想到,当我实际问起冷翎兰憎恨我的理由,她给出的答案竟然会是这样。

“……你说我是个说话从不算话的无耻之徒,就是因为我没有把月樱姐姐接回来?”

“不错,难道你有实现自己的承诺吗?你这个小人。”

冷翎兰的语气非常认真,我听在耳里,一方面觉得啼笑皆非,一方面却想大叫救命啊。

首先,当年对月樱许下的承诺,我绝对认真,也付诸实现了,至于后来在第三新东京都市出了问题,被变态老爸封印记忆,这个不是我事先能料到的,而我记忆被封印后,把一切都忘记,没有能够遵守对月樱的承诺,更把对冷翎兰说过的话也忘光。

冷翎兰不知真相,见我久久没动作,又完全变成一个轻浮、败德的浪荡子,以为我背弃承诺,从此深恨于我,把我当成人渣一样看。这里头的情由直到现在才明日,想起来是觉得活该,这笔帐不认也不行,但如果真要认,我觉得很无辜啊,又不是我自己愿意失去记忆的,若说我有错,难道变态老爸不用负责任的吗?

“这……这个……当年我是做得不好,但月樱姐姐也没怪我啊,现在我们两个还是在一起了,虽然她没有回阿里布达,但那理由你也知道是为什么,总不能都算在我头上吧?”

“哼!花言巧语,我最不能理解的就是这点,不晓得你用了什么诡计,让姐姐这么相信你,还原谅你的背信弃义。像你这样的无耻小人,根本没资格与姐姐在一起。就算死上一百次,也难以赎你的罪孽!”

平时冷翎兰看到我,除了拔刀砍人,再不然就是极度冷漠与蔑视,话部不屑与我说,没想到现在一发泄起来,居然骂得无比顺口,一句接着一句出来,还真是把我给吓了一跳。

“我说冷二公主,你也讲点道理,我和月樱相爱,你根本是局外人,我们两个幸福就好了,关你屁事啊!还有,我让你几分颜色,你就开起染房来了,当年的承诺我没守住,是我不对,但我那时才几岁啊?”

我怒道:“那时的我不过是个小鬼,武功不成,魔法也不会,要杀去金雀花联邦接人,你说怎么接?难道杀过去帮大总统口交,吹到他满意,自动把老婆送我当礼物带回吗?这种事你认真计较上十几年,神经病啊!你的心智状况也是小孩子吗?”

“遵守承诺这种事,是一个人的根本,不是你想遵守就遵守,想抛开就抛开的。你没做到你承诺的事,我这辈子都看不起你,你们法雷尔家族的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唉呀?说得那么难听,难道你自己不是法雷尔家的人?虽然大家不是同一个妈生的,不过好歹也是兄弟姐妹,变态老爸与你娘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闲着没事就打个友谊炮叙叙旧,有了你和星玫,算起来你们都是爱情的结晶,是爱的产物,不应该心怀仇恨,有事没事都在追我砍。”

这些话一半以上是没话找话的胡扯,但很奇怪的一点是,听到我提起变态老爸的名字,一直表现得毫无畏惧的冷翎兰,突然露出惊恐之情,彷佛遇到了克星,这事让找啧啧称奇,心觉有异。

“怎么了?你对源堂的反应很特别喔,虽然你是庶出的私生女,没得到多少父爱,但我也一样没有啊,其实这是好事耶,那家伙心理变态的,如果常常得到他的父爱,你一定会发疯的。”

我道:“我听月樱姐姐说过,她出嫁时特别求变态老爸保护你和星玫,有一次那个……哼,那个老头想要对你下手,差一点要得手的时候,是变态老爸及时赶到,扁了那个老头,救了你出来,让那个老头从此不敢再碰你,要不然……你早就不是处女了,这样说起来,你还该对他说声谢谢的。”

在金雀花联邦听月樱说到此事时,我还非常讶异,觉得变态老爸行事难得如此英雄,不过他也很有可能是躲着看了半天,才在紧要关头现身救人的。

“胡说!事情才不是这个样,你根本就不知道那时候的事,一派胡言……”

冷翎兰忽然大叫起来,完全失控的神情,证明我的猜测没错,肯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内幕。

我想要把这些谜团弄个清楚,可是冷翎兰的表情却陡然一变,好像忽然之问发现一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由原本的惊惶状态迅速镇定下来,眼中神光一闪,回复了理智。

不仅如此,冷翎兰的目光望向四周,锐利有如鹰隼,彷佛在寻找着某些东西,这种眼神让我心里发毛,连忙出言想要扰乱她的心神,但已有定见的冷翎兰却不为所动。

“狮鹫的头……不见了,天上的云……地上的裂痕……”

冷翎兰喃喃自语,突然全身一震:“原来如此,这是心灵控制的幻境……”

“啊!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我故做不知,但心里却晓得不妙,而且感觉到自己正迅速失去对这梦境空间的控制力,冷翎兰艺出慈航静殿,长年进行禅定修为,精神力远胜于我,她一察觉真相,我就无法与她正面对抗。

刚刚这么想,冷翎兰一声长啸,犹如神龙破空,在长啸声中,冷翎兰神完气足,一下站立起来,已经断裂四散的霸海巨刀赫然重新出现在她手上,而她望向我的眼神……像猎人看见猎物……还是很肥的那种,眼中闪闪发光到像是快烧起来。

“用这种三流的手段,你以为能骗我多久?下三滥的手段,现在该是你自食恶果的时候了!”

“嘿……嘿嘿……我说妹妹啊,有、有话慢慢说……”

我干笑几声,声音沙哑难听,连自己都听得出自己的心虚。冷翎兰手提霸海,步步进逼,整个梦境空间像是被她完全掌控,对我形成极大的压迫感,我除了一步步往后退,就没有别的办法。

跟着,霸海高举,巨刀有如晴空中的一道惊雷霹雳,轰然砍下。

“贱贼!你去死吧!”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