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九
第五章
巧计设局
抽魂入梦

不晓得在夏绿蒂身上第几次发泄后,我决定暂告歇息,但我的休息不等于调教结束,眼前的状况是分秒必争,哪怕是我的人不在,也是有事要持续做下去。

“羽霓,把手套给我。”

让羽霓取来了手套,我戴好之后,便抓住夏绿蒂双腿,用力扯开。

即使已经被奸淫多次,女记者的青春肉体仍然充满吸引力,在我手中,那两条长找美腿犹如一柄玉扇朝两边打开,拉成一条雪白的直线,然后再向上推去。

将夏绿蒂雪白的纤足抬过腰部,双腿张到极限,彷佛一张反转的玉弓紧紧绷住,关节几乎折断才停手。女记者的下体完全暴露出来,丰满的大腿间光洁如玉,小巧的性器宛如奇花初绽,在黏稠白露的衬托下,美艳不可方物。

夏绿蒂在连续的奸淫与高潮下,几乎理智尽失,明净的双眸蒙上一层水雾,弯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良久,又滚下一滴泪珠。

羽霓笑道:“怎么又掉眼泪了?刚刚还可以说是因为失去处女,现在又失去什么?”

说着,她伸出娇小的纤手,随意探入夏绿蒂下体,笑吟吟道:“好柔腻的触感,让我们再看得仔细点吧。”

说完,羽霓双手一分,夏绿蒂雪玉般的下体,猛然绽开一片红腻,羽霓毫不怜借地将两瓣肉唇完全剥开,使她整个花谷暴露出来,滴滴白浆立即滚泄出来。

夏绿蒂白嫩的胴体不停颤抖,她双腿大张,手臂软软摊在床上,尽管心内羞恸欲绝,却只能裸露着自己最隐秘的羞处,任人观赏。

羽霓撑开女记者的花谷,让丰盈的艳屄被撑得张成桃形,绽露出花谷内迷人的景观。蜜唇内是两片滑腻无比的嫩肉,鲜红的色泽艳如玛瑙。在两片肉唇结合处的桃形尖部,嵌着一粒被软肉包裹的鲜红肉珠;下面是一片柔滑之极,嫩得彷佛滴水的蜜肉,在桃形底部,有一只细小的腻孔,微微凹陷,黏稠的白浆正从那里溢出。

伸出一指,羽霓挑住细小的花蒂,将它从层层软肉包裹中拨出,笑道:“来看看,这边包得好紧呢。”

最为敏感的花蒂被一根指头挑出,强烈的刺激使得花谷慢慢地抽动起来。柔嫩的美屄微颤着一合一张,彷佛一朵鲜花轻绽微收,膣道内滑腻的蜜肉微微闪动光泽,娇艳无比。

我不由分说,从怀内取出一个小罐子,开启罐子盖,露出了里头的碧绿色药膏,一股浓烈的花香气味顿时满溢室内。

花香的气味很好闻,但羽霓看到这绿色药膏,却紧张地闪到一旁,用手按住夏绿芾的双腿,防止她双腿乱踢,而我也小心地用戴上手套的指头挑起一块药膏,将那碧绿如玉的药膏涂抹在女记者胯间。

不管是嫩嫩的肉芽、温暖的蜜唇,还是火热的膣道,我都仔细地把药膏涂抹上,不敢有一丝遗漏,也不敢让药膏沾到我身上,直到整个涂抹完一遍,这才将手套摘除下来,用手帕包裹着,准备稍后毁去。

夏绿蒂知道这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但此刻的她无力反抗,只能任由我把药膏涂抹去,但我相信她心中困惑多过恐惧,因为被抹上这些药膏后,感觉并不难受,也没多大特别,不过就是一阵清凉,消瘀止痛,对她正是良药。

当然,我没有那么好心肠,药膏的效果也没有那么快出来,而这段时间正好是我休息的机会,我对羽霓吩咐一声,让她把夏绿蒂好好处理,千万别让这个蠢女人等一下伤到自己。

“……其余的部分,任你处置。”

邪邪一笑,我离开了这个房间,身后所传来的,则是像女性掉落地狱所发出的哭号声……如果对这充耳不闻,那就太过不解风情,所以我是听得非常偷快,一走出房闻。

离开房间的用意,是想好好休息一下,但才刚刚走出去,就撞到了不速之客,华更纱像是来了很久一样,站在房门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那样子显然不是来伸张正义,但也不是来鼓掌叫好的。

“我来这里通知你一个消息……”

华更纱道:“我们的处境并不是太安全,刚刚我们离开那个茶楼后不久,阿里布达官方就派兵封锁了凶案现场,根据情报你的死对头妹妹也到了。”

“哦?有这样的事?”

冷翎兰追在我们后头,这个我料想得到,但她追得那么近,此事就透露出一些讯息。

我们现在的交通工具,速度虽然说不上快,但胜在不用休息,昼夜赶路,普通的骑兵队要追上我们,绝对不是一件容易事,再加上我们挑选的都是隐密路线,装甲车上的装备又善于翻山越岭,追踪不易,所以几天来都把冷翎兰甩在后头,甚至我还以为已经将她甩掉。

但冷翎兰能这么快就追到,差一点就撞到我们,这显示她不但追踪方向准确,行进速度也比我预期要快,而寻常的马匹没这等速度,阿里布达的机械技术又不发达。若把可能性低的选项一一排除,最后得到的答案,就是冷翎兰很有可能驾驭异兽,说不定还率领着一支异兽队伍。

什么样的异兽?是速度型?还是力量型?阿里布达的生物改造技术不算好,变态老爸也不太可能帮助中央,冷翎兰没理由自己能改造出来,除非有高人相助……目前是重金向外头购得的可能性比较高,如果是我要买……对了,要提防飞空型的异兽,是狮莺?天马?应该不可能搞到飞龙那么夸张吧?

脑里心念急转,我想出了几个可能性,觉得要警告白家子弟,敌人很可能有飞空能力,会从天上突然杀下来,得要做这方面的提防,别被杀得措手不及,而且冷翎兰若是带着空战部队,说不定很快就会出现在我们面前。

华更纱看了我一眼,道:“你有没有想过,敌人可能是魔法传送过来的?”

“用魔法阵跳跃传送吗?有这可能,以冷翎兰手上的资源也做得到,但如果是这样,我们没可能到现在都没发现,那种魔力波动之大,瞒不过人,而且只能在特殊定点之间作传送,不是那么方便的。”

我反驳了华更纱的推论,她看了看我,鼻子吸嗅几下,深深呼吸,忽然皱眉道。“魔女的回春丸、七色鸟的蛋、尸草……还有……地底黑蛟的胆……连星月虫草都加进去?做法很大胆啊,难得看到如此霸道的春药,你很肯下本钱,这种药被你称作什么?”

“嘿嘿,你很识货啊,这叫焚情膏,五百年前曾经纵横欲海,让很多女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过现在的版本被我自己改良过了,是新配方。”

一般情形下,自己的秘密被人发现,那种感觉绝对很糟,但今次却是个例外,我参照黄晶石中的法米特遗教,再加上自己构思、改良而戌的强力春药,效果不仅是强,更可说是极端霸道,令我相当自负,然而这份成就感却找不到人分享,周围的人不擅长此道,向他们炫耀根本是对牛惮琴,这让我寂寞许久。

华更纱只嗅了几口气,便从手套上散发的药味中辨出成分,这除了让我再次惊叹碰到行家,更有一种英雄识英雄的喜悦,当下的第一反应,就是想问问看眼前这名行家,对我的作品有什么感想。

“这些魔法素材加在一起,效果太过霸道,虽然对肉体影响几乎是永久性的,可是一味横冲直撞的结果,可能还等不到那些永久性的效果出现,受药者就先完蛋了,这样岂不是很扫兴?”

果真是同道中人,甚至可能称得上知己,华更纱点出了我目前所遭遇的瓶颈,而不是说些医德、医道的废话,她甚至还补上一句:“……这个技术关口你似乎无法突破,可你配药技术成熟,构思又大胆,照理早就该……唔,一定是活体实验做得不够多,才会无法突破,我说的对吧?”

对!真是太对了,一语就命中我困扰多时的问题,我几乎想握着这位知己的手猛摇,如果能够顺便把手套上的药膏擦到她手上,那就更理想不过,但这位难得知己却忽然变脸。

“喂,你和那个冷翎兰到底是什么关系?老实说给我听,要是说得够详细,我或许能帮你改良配方也不一定。”

“你到底是杀手还是狗仔队?没事追这些隐私问题,你不烦吗?”

“我说过要详细了解你的人生,当作我的研究素材,你的亲属关系是重要资料,怎么能不问清楚?怎么?你不愿意说吗?”

“这个嘛……如果是我的隐私,那是没得商量,但你这问题问得好,我对暴露别的隐私很有兴趣,很有得商量的。”

华更纱这个女人心理变态,如果把冷翎兰的资料告诉她,说不定会有些什么没人性的变态主意出来,这就叫“用妖怪对付魔鬼”驱虎吞狼计的进化版,所以我倒是很愿意对这个问题详细回答。

放弃本来要休息的打算,我想找个地方,把有关冷翎兰的情报告诉华更纱,看看她能不能有什么针对性的办法。华更纱点头同意,但眼下装甲车与两节车厢都有人在里头,并不适合谈话,结果最后我们选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方,上了车厢顶。

“……这地方摇晃很颠啊,你该不会趁机把我踢下去吧?”

“怎么可能?我杀人的方法有效率得多,不会用这种三流手法,还让你有生还机会的。”

“喔……那真是谢谢你的体贴了,鬼婆。”

我本来想替华更纱取一个“妖婆”的绰号,但话到嘴边,却觉得她不够妖,所以心念一转,改叫鬼婆。

华更纱扬了扬眉,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催促我开始交代。我把与冷翎兰自幼至今的往事说出,本来我还想有所保留,但华更纱的心思细密出我意料,竟然能从我说部分,推测出我尚有所隐瞒,要我把话完整说出,否则就立刻翻脸动手。

这么一来,我就只能把时空异变,让我曾经回到过去,接触到水都十虎,牵涉冷翎兰幼时的绑架事件,还有我和月樱之间的情事,全都说出来,尽管我很努力修饰让整件事听起来像黄色小说,但讲到最后,华更纱表情怪异,好像在听什么变态的色情故事。

“嘿,你这表情也太难看了吧?好像在说我是变态一样。”

“……像我这样的人,如果说你是变态,你不觉得那是一种赞美吗?”

“你……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啊?”

抱怨归抱怨,我不得不佩服华更纱的头脑,她听完我的解释后,提出了一个问题,正是我这几年来百思不解的谜题。

“冷翎兰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这是因为皇后与令尊青梅竹马,后来两个人暗中偷情,所以生下了冷翎兰、冷星玫两个人,对吗?”

“是啊,当初月樱是这么告诉我的。”

“……你真的相信吗?”

“问得好,我确实是很怀疑。”

从月樱告诉我这件事的那一刻起,我就感到难以置信,问题不在于冷翎兰与我的血缘,而是因为这件事发生的理由。

爷爷兰特·法雷尔还在的时候,就经常出入宫廷,很多时候也带着变态老爸一起,所以变态老爸与冷弃基从儿时便已熟识,还有一些什么公主、千金小姐的,要算是变态老爸的青梅竹马,那也说得上是。

然而,从小认识归认识,有没有那个情分却是大问题。冷翎兰与我也是青梅竹马,现在还不是一见面就拔刀砍?变态老爸生性古怪,又冷又不近人情,要说有女人曾迷惹上他,这种事情想想实在不可思议,更别说他会反过来迷上什么女人了。

冷翎兰诞生的时候,变态老爸早已是成年人,以他那时的心性,对男女之事恐怕没什么兴趣,更何况幼时就已无情,哪可能成年之后搞什么旧情复燃,这太不合理了。

不合理的事,背后都该有个解释,或者说……真相!

“其实我也怀疑过,冷翎兰到底是不是我妹妹?可是月樱没理由对我说谎,这件毕情应该是真的。”

我皱眉说道,华更纱看了我一眼,道:“你不用想太多,冷翎兰确实是你亲妹妹没错。”

“真的?何以证明?我们又没做过检查。”

“你们没有,我有,检查工作我已经替你们做过了。”

华更纱的话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开口追问,这才听她表明,她在与敌人动手的时候,若是情况许可,往往会找机会取得敌人的血液或毛发,以后用途多多。冷翎兰追杀矮人使团的一路上,华更纱易容改扮,与冷翎兰暗中交手数次,虽然战斗未分胜负,但却已经给了她足够的机会,取得冷翎兰的头发与血液。

相形之下,要取得我的血液样本,那就更容易不过,华更纱与我在一时间太多,要取得我的血液样本,不过是举手之劳,而这个手贱到无聊的女人,那天听我当众公布与冷翎兰的关系后,就做了鉴定测试,确认我与冷翎兰的关系。

“你这个女人简直是……算了,我就感谢你一下好了,毕竟这个怀疑我也想很久了,谢谢你帮我解答了困惑。”

我摇头叹气,困扰多时的疑虑有了答案,那另一个问题就更让我不解。

(冷翎兰应该比我早知道这个秘密,也是她把这件事告诉月樱和星玫的,但她自已又是怎么知道的呢?还有,月樱和星玫对我都很好,星玫就算知道我们的血缘关系,也没有恨我对她所做的事,那冷翎兰为什么恨我恨成这样?这一点连月樱都没有解释过……

这件事我想了很久,甚至可以说是想了十几年。我不是个受女人喜欢的男人,回顾生平所做的事,被女人讨厌是很正常的,但冷翎兰对我的憎恨超越了“讨厌”甚至恨得有些没道理,或许有什么理由是我所不知道的,让我非常疑惑,想不出来。

“唔,你和你妹妹闹成这样子,就没有想要解释一下,改善彼此的关系?”

“怎么解释?每次她看到我都拔刀砍,我武功又没她高,哪有机会解释?光躲刀都来不及了。”

我哂道:“况且也没这个必要,反正她是我妹妹,我也不能干她,既然不能上,我管她是喜欢我还是讨厌我。”

“等等……为什么……是妹妹就不能上?”

“啊……这需要问吗?那是妹妹耶,我上了她就是搞乱伦,天地不容,会被千夫所指的,这种事情我哪能做啊!”

“哦,是这样啊……”

嘴巴上好像明白了,但华更纱仍是一脸狐疑地看着我,“但我以为,像你这样的人应该是什么规则都不放在眼里,什么没人性、没天良的事情都照干不误,就算你不上自己的姐妹,难道以你现在的所作所为,还想百世流芳,死后上天堂吗?”

“确实没想过死后还能上天堂,但……百无禁忌,这个只能说你太看得起我了。”

我凝视华更纱,奇道:“你问我的话也怪,我上亲妹妹会让你很期待吗?你该不会被自己老爸或兄弟强奸过吧?”

不管是从哪方面来看,问这句话都已经算是侮辱,但华更纱丝毫不以为意,淡淡道:“我没兄弟,至于我父亲……相信他没这个本事与机会,在我还很小的时候,他就和我母亲一起被仇家宰掉,整个华氏一族一夜间覆亡。”

灭门血恨被华更纱这样冷淡说出,我就算想同情她都做不到,她语气中根本听不出什么悲伤的感觉,就好像在说什么别人家的事。

“仇家……你有报仇吗?”

以华更纱下手之辣,就算是无辜的路人都被她整得那么惨,要是对上仇家,那还得了?照常理推测,恐怕仇家的满门良贱都要给杀得精光,多半还会把人弄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地狱般的痛苦中折磨几年,这才把人弄死。

但我想不到的是,华更纱听了我的问题,就只淡淡答了一句,“没有。”

“没有?仇家这么厉害?”

其实一直到现在,我还摸不准华更纱的修为深浅,从感觉上来推测,她并不像心剑神尼、白拉登那样有着最强者的气派,但她既能与冷翎兰连斗几次,这样已经算得高手,再加上她精擅黑魔法,又长于毒物、暗器,多才多艺,若说这样都还没法报功,那仇家的厉害程度简直无法想像。

不过,我的这个推测很快就被华更纱自己给推翻了。

“没有,我从师父那边毕业之后,报仇就只是一件小事,但这个世界本就弱肉强食,既然力不如人,被人干掉就没什么好怨的,有什么需要报仇的?我不做这种浪费时间的事。”

华更纱冷笑道:“这些都是闲话,还是回归正题吧。你的打算如何?就这么每次见她的面,都要躲她的刀吗?总是当过街老鼠的滋味,不好受吧?”

“这个嘛,是不好受,但也没办法啊。虽然我不想承认,但冷翎兰的武功、刀法都已入一流高手的境界,正面对战,我不是她对手,如果要靠什么计谋、药物、神器去战斗,就算能嬴也要重伤,很不划算啊。”

“……你还漏了一点没说。就算能赢,也不可能不伤到她,你不想让她受重伤,所以才总是避战,看到她就逃,没错吧?对妹妹这么温柔退让,你还真是个好哥哥啊。”

在华更纱面前,我就算否认也没用,索性就闷不吭声,由她来说话了。

“但如果我告诉你,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与她一战,胜算百分百,不但能轻易取胜,而且不会伤害到她,还能让你有余裕把话问清楚,这样如何?”

“干!哪可能有这么好的事,你以为是在做梦啊?”

“说对了,就是让你们做梦。”

“呃?”

我一下子没有听清楚,直到华更纱解释,这才明白她有一种奇术,能在几个条件齐备的情形下,暂时抽出人们的灵魂,让灵魂处于梦境。

这种奇术维持的时间甚短,但却有几个奇特的重点。第一,梦境之中的时间流速,与正常世界不同,浑沌模糊,如果把握得好,时间一下子长、一下子短,几分钟的幻梦可以像个把钟头;第二,梦境发生的背景、情形,可以被影响与操控,只要操作得好,一个九流角色都可能强过五大最强者。

我道:“这方法确实不错,不过老实说,我知道什么东西都有风险,这奇术这么好用,总不会无风无险,你先告诉我,这东西的危险在哪里?”

“我制造出来的幻梦,可以让你伴与她一战,胜算百分百,不但能轻易取胜,而且不会伤害到她,还能让你有余裕把话问清楚……这些是绝对做得到的,最大的问题所在,就是你会有危险。”

“……该不会……你是要告诉我,如果被她发现这个梦境的真相,强势反击,就会伤到我吧?”

“你很聪明,但事已至此,没有回头路可走了,你如果不做,反而会遇到更大的危险。”

“哦?是什么?”

我问了一声,却忽然发现一把小刀横架在我脖子上,持刀的华更纱笑得极残忍,假明显我若是拒绝,这一刀就会割下去,果然是危险之至。

“知道了,能这样解决也是不错,你帮忙施法吧。还有……把刀先拿开,车顶很颠,你不小心手抖一下,等会儿就不用特别动手来抽魂魄了。”

无视我的苦笑,华更纱应了一声,我大概把握得到她的心态,像这种专业的技术人员,一旦打算使用些什么技术,手痒起来,根本不会管当事人意愿的,之所以特别跑到车顶来说话,大概也是不想受到别人干扰。

紧跟着,华更纱开始施法,先是取出一个香炉,点起香烟袅袅,跟着洒水为镜。水面上映出影像,赫然正是冷翎兰。

冷翎兰坐在一头狮鹫之上,巨刀霸海斜挂背上,神情冷漠肃然,隐含杀气,一看就知道是正在进行军事任务;她身后还跟着几名女骑兵,同样是策骑狮鹫,高速飞行,一如我先前的预料。

单看这样的画面,我肯定她们在追踪我们,速度还比我们快,只怕不久之后便会出现在我们面前,大是问题,但华更纱口中念念有词,伸指一点,香炉中忽然血腥味大作,燃放出的轻烟颜色由灰转红。

“这是……”

“是你与她的血,要是没有这最关键的东西,绝没可能随便抽人魂魄的,这种事情太夸张了。”

“是吗?我倒觉得你随便把刀架在人脖子上,还有随手把人劈两半,这类的事情才真算是夸张。”

“你如果想试试变成两半的滋味,现在就是好时间,不用等到做梦。”

华更纱这样说着,但她也无意在这种时候当真动手,毕竟眼前大事为重,所以她话说完,手指连弹三下,香炉中的温度陡升,一下子释放出大量红烟来,到最后更燃烧成红色血焰。

与此同时,水镜中的冷翎兰身躯一震,双目闭上,竟然在狮鹫背上睡着了。我见状大喜,冷翎兰只要这样一睡,追击队伍定受影响,一时间不可能再追上我们了,不过开心的话还来不及说,华更纱反手一指,点在我眉心,我立即丧失意识,昏睡过去。

所谓的“昏睡”是一个比较奇特的感觉,闭眼,马上就回复清醒,好像被传送到一个奇特的黑暗世界,我可以清楚地听与看,只不过什么也看不清楚、听不仴楚,因为这个世界里什么也不存在。

我还记得华更纱之前说的话,只要我意志力够强,便能够主动操控梦境,现在这梦境中只有我一人,正是造梦的最好时机,问题只在于……我要把这个梦调整成什么使子。

有了,华更纱刚才特别使用水镜,让我看到冷翎兰那边的状况,就是为了这个吧!

心念一动,我开始全神贯注,梦境里也一下子变得光亮,黑暗中出现了景物,正个看来就与冷翎兰驾狮鹫所经过的地方一样,是一片阳光下的树林。

我才把这座树林制造出来,阳光也在顶上盛放,就看见一道黑影从半空中摔落下来,看情形好像会直接摔在地上的,却在半空一下翻身,连续几个觔斗,把下坠力量卸去大半,稳稳地降落在一处树梢上。

冷翎兰的身手如我预期中一样好,安然降落之后,她立即抬头,想找寻半空中狮鹫骑队,召唤狮鹫下来,同时也不解自己为何会突然失神摔落。

如果让她研究出答案,那我就要糟糕了,所以在她面露疑惑表情,只看见晴空中的蓝天白云,没看到半头狮鹫时,我便抢先出声叫人。

“嘿,看到哥哥也不晓得打招呼吗?真是没有礼貌。”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