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八
第八章
矮人公主
离奇和亲

假使有一天,我得到了足够的力量,又决心为这个世界铲奸除恶,那我发誓一定要把白拉登那家伙给铲除,因为只要有他存在一天,这个世界就不可能和平安康。

我相信,铲除白拉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也更深信我不是唯一一个想要干掉他的人,毕竟……以他的为人处事,若说没有仇家满天下,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尸、尸妓?」

没想到离开心剑神尼之后,我居然还有幸听到这个专有名词,究竟是这个世界疯了?还是我疯了?为什么这么不正常的一个词,会整天在我耳边出现呢?

「你们疯啦!人还没死呢!莫名其妙炼什么尸妓啊?」

理所当然的抗议,得到了一个绝对冰冷的回答,黑衣女郎比了一个手起刀落的手势,寒声道:「这不成问题,只要补刀就可以了,或者有时候直接拿活人来炼,炼成以后的皮肤光润如脂,富有弹性,反而是一绝。」

「就、就算是要炼尸妓,那也不过是一具尸体嘛,有必要搞这么多东西,连七大限这么珍贵的药材都弄出来吗?七大限是起死回生用的,做个标本为什么要搞到这样?」

「真是奇怪了,到底你是医生我是医生?七大限要怎么用,难道你会比我更清楚吗?再说了,你的态度不对。你要知道,任何小事中都藏有大道理,穷其道理,而后叫入道矣,别以为做标本很简单,真要做得好可没几个人。」

黑衣女郎道:「普通的尸妓顶多就是不腐烂,耐操耐用,但我的作品可不只是这样,身体有微温,肌肤滑嫩有弹性,搞的时候下体会润滑,干得急了还会发出轻微的声音,你抓她的胸部,甚至连奶汁都有得喷……考虑到各种人士的需要,面面俱到。这样的艺术品……难道不值得下工本吗?」

果真是盗亦有道,说得头头是道,让我张大了嘴巴,完全听到傻掉。黑衣女郎所说的作品,何止是有魅力,连我听了都想要去干一次,难怪心剑神尼会对此事如此执着不忘。

不过,虽然她所说的那些东西对我有吸引力,但再怎么说,我也不可能把阿雪拿去做这种改造。

或许是因为我太过震惊的样子,打动了面前这位专业人士,她皱了皱眉头,问我说既然不是找她做尸妓,那到底是找她何事?

我把阿雪的征状,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完完整整地说了一次,表示了自己的束手无策。我的口才实在是不怎么样,一番话说完,黑衣女郎不但没有被我打动,还露出一副很嫌恶的表情。

「……原来是要我来处理这个,早点说嘛,要是这样的话,根本什么药材和道具都不用带了,浪费我那么多的时间。」

「啊?治阿雪的身体不用药材与道具吗?太好了,可是……这有可能吗?」

「有什么不可能的?年轻人不要少见多怪,照你的说法,她体内的光、暗元素暂时维持平衡,如果要根治她的毛病,那就一定要取得特殊神器大地之心,这样才有可能真正治疗,但如果说只是要做一下处理,让她别在运送途中没命,或是发生大爆炸,那只要做个小手术就够了。」

黑衣女郎随口道:「手术不用花多少时间,严格说起来,这只是比伤风感冒要难治一点点。」

「啊?只比伤风感冒难治一点点?那我们就别站在这里,赶快先去做处理吧。」

听完黑衣女郎的话,我除了再一次诅咒白拉登,气愤自己被他又耍了一次,但另一方面,也有种松口气的感觉,庆幸阿雪可以得救,要不然都已经到了这田地,如果还要我去砍条毒龙才能救人,那我真是不如死在这里算了。

我们两个人站在甲板上说了半天话,现在要去救人,而那些在街头巷尾到处找人的白家子弟,恰好也在这时候回来,看起来一个个都鼻青脸肿的,在执行勤务中因公受创。

对于他们,我着实感到同情,而他们看到我在船上,旁边还站着一个很不普通的女人,马上就明白发生什么事,或许是因为黑衣女郎的装扮太过惹火性感,他们居然在底下吹起口哨。

「正妹耶!」

「身材好辣喔。」

「超正的,身材又辣,从哪里冒出来的正妹啊!」

岸上不住传来呼哨声,大概是昨晚欲求不满的状况延续到现在,刚才又看了一堆半裸的女人,所以这些旷男现在都很兴奋,见到穿得稍微辣一点的女人就吹口哨,一点都没察觉到这个惹火性感的黑衣女郎,非但不是什么人见人爱的温和女性,反而还有可能随时变成危险凶兽,把他们的脑袋也一口咬掉。

「……哦,岸下的气氛不坏嘛。」

黑衣女郎看到白家子弟的反应,微微冷笑,像是想要去说些什么,但却突然重心不稳,一下跌倒。她能够卸开冷翎兰的一刀,本身武技已入高手之林,照理说像她这样的高手,不可能在走路的时候无故跌跤,但她却跌了。

还不只如此,她一跌就控制不住,挥起来的手扯住了我,居然拉着我一同摔倒,从上船的阶梯上一路滚了下去。

翻滚摔跌的时间不长,倒还不至于太痛,不过当我们两个一起碰触到地面,却变成一个非常猥亵的姿势,我被压在下头,黑衣女郎压住我,看起来好像正从后头在上我一样。

这个猥亵的姿势,令一众白家子弟先是目瞪口呆,跟着便放声大笑,一个个笑爽得差点倒在地上,说什么我艳福齐天,遇到一个超色猛女,还没进房就已经抢先被推倒,有辱我绝代大色魔的美誉。

我听得全身没力,倒也懒得再说什么,但这群白家人笑着笑着,忽然声音有点古怪,有人悄声在问着什么。

「……身影好眼熟……不会吧……」

「……哪有可能是她……她在那边为祸天下就已经够忙了,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不可能啦……一定不会是的……」

似乎……他们是认出了什么,但又深感怀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单纯的认错,黑衣女郎并不是他们所想的那个人;另一种,则是他们所想的那个人太过恐怖,所以明明事实摆在眼前,但所有人都还是拒绝承认,这种可能性非常高,因为他们的声音听起来都在发抖。

「……你们这些家伙,是不是都嫌自己的肢体太健全了?」

冷冷的声音,来自压在我身上的黑衣女郎,虽然被她压着的感觉还不坏,软玉温香,娇躯丰腴,但其他人应该是无法体会我的感受,因为……尽管黑衣女郎带着眼罩,可是脸部轮廓与眼神却瞒不了熟人,如果是平日旧相识,一下子就可以认出来,所以当她抬起头,直视一众白家子弟时,那边的说话声音没有了,只剩下颤抖的单音。

「真、真的是……华院长……」

声音抖得太过厉害,我也无法判断他们到底说了什么,好像是个名字,又好像是个职称,听不清楚,而他们也没等我发问,忽然「哇」的一声大叫,各自奔逃,一下就跑得无影无踪,那个样子……像是见到最恐怖的妖魔,只要跑迟一步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我有一种很深的兔死狐悲感,最起码……人家知道为什么要跑,我却还搞不清楚状况,傻傻地站在这里,而且人家已经跑路了,我却没有这方面的选择权,必须要站在这里,装出平静的微笑,面对这个恐怖的女魔头。

「这、这位女士……」

「不用抖着声音说话,我没有打算要支解你……至少现在还没有。」

黑衣女郎道:「我姓华,华更纱,是白拉登请来的约聘人员,请指教。」

华更纱伸出了手,与我相握,这是对合作礼仪的表示,我咀嚼着华更纱这三个字一意味,却见她微微一笑,「这是我幼时在家乡用的名字,已经很多年没有拿出来用啦……」

「哦,那你这些年是用什么名字?」

「那种事情不重要,我说过……江湖险恶,我从不留下自己的姓名。」

华更纱淡淡地说着,我则是忍不住一句话就呛回去。

「放屁啦,整个江湖就是你最险恶了。」

「那种事情不重要,我说过……哦,有一件事情要特别叮咛一下。」

华更纱看着我,正色道:「基于角色特性的大原则,我是不能上的,你明白吗?」

虽然在很多人的眼中,我可能是黄土大地上头号色情狂,只要是雌性生物我就会想上,无论是八岁女童还是八十岁老太婆都与我有一腿,但这实在是个天大误会,我再怎么好色,也有起码的要求与审美观,像那种没事会抓只变色龙咬掉头的女人,我是上不下去的。

「我想……你仔细听好了。」

我直视华更纱,一字一字地仔细说道:「就算这片大地上的女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上·你·的。」

「……很好,我想我们有一个基本共识了。」

再度握手,这一次……我忽然意识到,目前只能用支离破碎来形容的小队,新加入了一个成员。

专业人士确实有着专业本事,阿雪在经过华更纱处理后,整个状况迅速稳定下来,解除了我的担忧。

整个处理过程极快,在几分钟内就完成了,就如同华更纱形容的「比伤风感冒难一点点」,但如果换作是其他人来,会否还是得到这个结果,那就非常难说了。

阿雪的状况处理完之后,我们就要立刻启程前往索蓝西亚,这时华更纱提出了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进入索蓝西亚之后,要如何活动?

这问题我之前想过几次,都没有答案,要偷渡进入索蓝西亚不难,但若说要公开活动……我是索蓝西亚的大敌,有深仇大恨,而且目前还是通缉犯,稍微一露面就会被追斩,即使白拉登的本事再大,也不可能让我在索蓝西亚光明正大活动,得靠易容改扮,私底下行动。

「暗中活动……这样你不觉得麻烦吗?」

「不会比每次上街都被人追斩更麻烦。」

「那算你走运了,我在来此的半路上遇到一群人,可以帮我们解决问题。」

华更纱告诉我,在她赶来安娜堡的路上,恰好遇到一支矮人队伍受到狙击,伤亡惨重,这本来与她没有关系,但因为狙击矮人们的刺客误将她也当成目标,触怒于她,结果踢到大铁板,被她反过来宰掉一半。

刺客团退走,华更纱一问之下,才知道这支矮人队伍是要前往索蓝西亚。这事很不寻常,罗赛塔僻处南方,矮人们与精灵也素无往来,即使是为了做生意,也很少有矮人愿意长途跋涉,穿越人类的领土,前往索蓝西亚,这支队伍的目的很是怪异。

「我问他们为何要去索蓝西亚,这群矮人说谎的本事超烂,讲得支支吾吾,不清不楚,我便与他们分开,藏匿暗中,随行观视。」

藏身暗中的华更纱,看到矮人队伍又受到几次袭击,刺客的实力强大,所用的魔法兵器更非普通盗贼所能拥有,几次看下来,事情已经很明显,这些刺客绝对是某国的正规部队。

华更纱用了几个手法,让刺客团虽然能连续重创矮人使团,却总是功败垂成,无法彻底歼灭,两边阵营且战且走,敌方派出的高手层级也不住提升,为了迟迟无法全灭矮人队伍而焦急不已,最后当冷翎兰亲自现身,这些刺客的来历便清清楚楚了。

我道:「奇怪,阿里布达与罗赛塔素无瓜葛,就国家利益而言,也没有必要特别去和矮人结怨,冷翎兰这是在搞什么?」

华更纱道:「听说是卷入了索蓝西亚的政治问题,近年来索蓝西亚宫廷为了两位王子的继承权,各自选边站,内斗激烈,二王子伦斐尔文武全才,出类拔萃,手里又掌军事大权,三王子为了与之抗衡,广结外援,主意动到了其他国族的身上,非但结下许多密约,甚至还打算与罗赛塔联姻。」

「联姻?精灵和矮人?这种事情哪有可能?精灵是高傲的种族,一向看不起其他国族,就连人类他们都鄙视,更别说是矮人了,我不相信有这种事。」

「信不信由你,事实摆在眼前,琳赛她们一行人就是罗赛塔的和亲队伍,携同订亲礼物,前往索蓝西亚。」

「等等,他们是和亲队伍?要与王子联姻,起码也要是公主,你该不会是要告诉我,那个少根筋的小三八是矮人公主吧?」

「好色贪淫、卑鄙无耻的变态狂,都可以是名动大地的军事将官,官拜万夫长,建功立业,那么为什么少了根筋的小三八就不可以是公主呢?」

「……你这些话,我判断不出是夸我还是损我的。」

与华更纱说话并不是什么舒服事,但基本上来说,她所提供的这个讯息非常有用。

琳赛是罗赛塔的公主,要嫁到索蓝西亚去和亲,这件事情乍看之下很合理,其实却非常诡异。

精灵是高傲的种族,三王子为了增强势力,想借由迎娶矮人公主之举来获得罗赛塔支援,此事若是传开,索蓝西亚上下势必一片哗然,反对声浪大到可以翻天,全体族人将唾弃这桩婚姻,三王子哪怕是取得罗赛塔的全力支援,都再没可能登上王位,所以……这是形同自杀的举动。

能够和伦斐尔争王位,我想三王子应该不会是个白痴,没理由做这种形同自杀的事,既然如此,合理的解释就只有一个。杀头的生意有人作,赔本的买卖没人干,三王子肯冒着如此巨大的风险,硬着头皮与矮人联姻,背后一定有着巨大利益,而且是足以使他无视索蓝西亚全国反对,一定要掌握在手的利益。

到底是什么好处这么诱人,连我都开始感到兴趣,不过单纯以目前形势看来,我们等于意外掌握到一张王牌,只要与这些矮人同行,那么我们就极有可能透过这个来影响索蓝西亚局势,至少要公开活动,不是太大问题。

「……不过,阿里布达在这方面又是什么角色?冷翎兰素来自重身分,现在会突然跳下来当杀手,代表她很重视此事,是单纯想要黑吃黑?或者……是受人所托?」

听说冷翎兰已经前往索蓝西亚,现在会突然在此现身,不排除是接到盟友的请托,半途折返,专门来拦截矮人使团。与三王子争位的是二王子伦斐尔,所以如此说来,冷翎兰的盟友就是伦斐尔了?

资料不够,目前这样子是判断不出来的,如果想要利用情势来做点什么,就必须要更多的资料,这点要委托白拉登提供吗?

(要是一定要,总不能让那票家伙太清闲了,但也不能只靠他们,我自己也要做点什么,省得莫名其妙被人坑害,得到的情报全是假象。可是……我该怎么搜集情报呢?

灵光一闪,我脑海中出现一个主意,连忙向华更纱做出委托,并且请她帮忙把那些逃散的白家子弟给找回来,预备进行大计,并且马上准备出发。

紧接着,我去见琳赛,她的气色看来已经好了很多,我这时当然是换了一副面孔,一口一个公主,极尽谦卑之能事,尽量把这矮人少女捧得高高,高到看不清楚我的真正嘴脸,这样才方便问话。

矮人族通常没有什么很深的心机,要套话并不困难,没几下功夫我就把琳赛所知的事情问个清楚,非常遗憾的是,她自己似乎也所知不多,能够问到的东西也极为有限。

基本上,本代的矮人王多子多孙,由于生得够多,所以矮人公主的头衔并没有多宝贵,琳赛也不是特别受宠爱的那一种,生下来到现在都是平淡度日,直到不久之前,突然被外祖父矮人王召见,说要将她嫁给索蓝西亚的三王子,为国争光,然后糊里糊涂地上路,又莫名其妙地遇到狙击刺杀,直到落在我们手里。

平心而论,琳赛的个性还满好掌握,那就是传统矮人族的个性,粗枝大叶,不拘小节,凡事开朗乐天,甚至到近乎天真的地步。和这样的人做朋友会很开心,当战友就会让我很想哭,幸好我的角色不是这样。

听到要嫁去索蓝西亚当王妃,矮人少女看起来并不像是特别开心,但眼前的要命情形,是她最为深深担忧的。遇到华更纱是走运,要不是这个黑衣女郎的出手相救,他们一群人早就死无葬身之地,所以琳赛把华更纱当成了救命稻草,希望她能协助护送矮人使团到索蓝西亚,但之前华更纱却向她表明,她只是替人办事的中阶干部,除非大头目点头答应,否则她无法擅自作主。

「……所谓的大头目,该不会是……」

「就是你啊,法雷尔将军,你自己都不知道的吗?」

「嘿嘿,是啊,我也觉得很奇怪,我莫名其妙当上人家老大,当到连我自己都会忘记了。」

华更纱这一手,把谈判权完全交给了我,要怎么和矮人族开条件就全成了我的事,如果是平时,这倒是一个趁火打劫,大开条件的好机会,但因为我注意到整件事的异常点,所以这些步骤就全省了。

(真不妙,这女人傻呼呼的,又不是什么真正的重要人物,罗赛塔把她送出去和亲,该不会是用来当弃子吧?如果一开始就注定要牺牲掉,和她谈什么条件都是多余。)我问琳赛此行有否携带什么重要物品,她表示只有一些证明身分的文件与金饰,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宝石与财物,并没有什么真正贵重的东西。

预期再一次落空,现在也无暇细思,我装出一副忠心的骑士模样,请矮人公主先上船暂避,并且发出信号,把她那些失散的矮人随从都给召集回来。

琳赛依言行动,所使用的方法并不是什么火箭旗花,而是取出一根短笛,迅速地吹奏几下短音,听起来不出奇,但我却知道这根短笛会发出特殊音波,只有矮人才听得见,并且在听见后会循声找来。

「公主殿下,请您躲到船舱里,我没有叫你就千万别出来。」

「呃,可是……我应该要站在外头,等我的族人们过来啊。」

听起来倒是一点公主的架子都没有,看来公主这个身分琳赛并不适应,真是可惜了,如果换个情形认识,可能我对她会比较有好感吧。

我正想进行解释,但附近树林一阵晃动,几名模样甚是狼狈的矮人战士窜出,看到琳赛安好,如释重负,而在他们现身后不久,树林中的摇晃骤转剧烈,几棵大树甚至断裂坠倒,彷佛有什么巨型野兽要从林中闯出,气势惊人之至。

「哈哈,有没有必要搞到这么惊天动地啊?这么喜欢砍树,不如别当军官,当樵夫算了。」

我其实很明白,冷翎兰是借着放手破坏,调整自己的心境与力量,让自己能在最巅峰的状态下出现,挥出最强、最绝的一刀,然后一击便震慑全场,控制局势。这是最合乎兵法的战术,假如让她挥出那完美一刀,我就要倒大楣了,所以必须一开始就干扰她。

「约·翰·法·雷·尔!」

怒吼声如龙吟,蕴含的力量则似炸雷,把林子最前排的十余棵大树一起砍碎,剎时间无数断枝残叶纷飞,一道水蓝色身影冲天飙出,巨刀舞动,化作一条蓝色的龙影,杀气腾腾,笔直朝我飙来。

「叫我名字叫那么爽干什么?真的那么喜欢叫我名字,找个机会一起做爱,慢慢来叫啊!」

冷翎兰确实配称为我的宿敌,她听着我的话,就像早识破我的意图一样,情绪毫无波动,刀势更是直指我项上人头而来。干得漂亮,不过我本就不认为说这些话能够影响到她,所以真正的攻击是在这时才发出。

「何必把法雷尔三个字念得咬牙切齿,难道你自己不是?」

冷翎兰的出身秘密,世上知道的没有几个,她怎么也想不到,我会胆子大到把此事公然抖出,心神剧震之下,原本霸烈无匹的一刀出现了破绽。

单单只靠如此,还不够改变什么,但我并不是一个人在这里,得到我命令的羽霓早已有备,一见冷翎兰的刀势出现破绽,她蓄满劲道的一记冷箭便破空发出,飞射向冷翎兰眉心。

羽霓功力不俗,又善于使用弓箭,这一箭的速度、准度、力度,绝不可小观,冷翎兰一惊,回刀招架,一刀绝空横斩,破箭同时自己也被箭劲震偏位置,顺势一下后翻,稳稳地落在地上。

「法雷尔,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快点把人交出来!」

冷翎兰一落地,未及回气,抢先喝了这一句,要我把琳赛交出,我哂道:「交出来给你杀吗?我为人义薄云天,公主我是保护定了,你别想伤害公主一根阴毛,人你伤不到,公主身上的东西你更休想得到,回去告诉伦斐尔,他若想碍着老子的路,就准备回家吃大便吧。」

「你别乱来!要是让那件东西重现于世,大地上枉死的生命将难以计数,这责任你扛不起的……」

冷翎兰的表情紧张,话中更透漏了重要讯息。琳赛的身上果然藏有重要机密,而这机密关系到一件东西……很可能是某种杀伤力强大的兵器,搞不好就是末日战龙的关键技术。

这个讯息确实宝贵,但冷翎兰没给我再继续套话的机会,长喝声中再次跃起,又是一刀当头砍下,这一次她眼睛虽是盯着我,护体气劲却全身戒备,哪怕是羽霓再次奇袭,她也能不受干扰地下手。

我站在甲板上,冷眼看着这一刀逼近,身体则慢慢往下沉去,进入机关的保护当中,脑里则是想到不久前羽虹对我捅出的那一刀。……真是造孽,为什么最近每个女人看到我都要动刀子?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