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八
第七章
为祸乡里
专业人士

有人说过,这世上的事若非巧合,便是巨大的阴谋论。现在我碰到的状况,也不晓得该算是哪一种,不过不管是哪种,看到冷翎兰在前面拔刀砍人,都不会太开心就是了。

「呜哇~~」又一声惨叫,又是一个倒楣的家伙命丧冷翎兰刀下,但这次我却看出了一些端倪。惨叫声是在兵刃交击声之后辔起,代表死者起码在毙命前与冷翎兰对拆了一招,这虽然没什么了不起,但一个小城市的地痞流氓、守法市民,却都是做不到的。

换句话说,冷翎兰在砍杀的对手,是有能力与她正面拆上一两招,也就是有一定战斗力的人。这些人绝不可能是什么妓院保镳、黑帮打手,如果是在萨拉城里,黑帮中还有若干高手,但以安娜堡这种小地方,冷翎兰砍起黑帮打手就像挥刀砍稻草杆,一砍就是一大片,哪有可能演变成战斗?

(是有什么人混在游行队伍里,突袭冷翎兰?或者,是冷翎兰追踪什么人到这里,爆发了遭遇战?

我估计出这两种可能,忽然觉得很糟糕,身边站着的这个矮人族少女,来得莫名其妙,偏偏又好像是冲着我来的,要是我在这边继续傻愣愣的,等一下可能被扯入什么大麻烦。

这样一想,我哪还管得了找什么专业人士,当务之急就是先离开现场,省得等一下大刀砍到我的头上。

群众陷入混乱,本来是很好脱身的环境,但我身边却多了一个累赘,我才一跑,琳赛就扯住我的衣服,死命地拖住我,差点让我摔倒在地。

「你、你干什么啊!我又不认识你……」

「有人说,只有你能帮我……」

琳赛的话才一说,那边的冷翎兰已砍杀完所有挡路之人,眉头一皱,将手中的大刀「霸海」高举过顶。

那柄巨型大刀「霸海」,是当世有名的神兵,本身重量起码数百斤,配合着特殊的法咒操作,特殊时候甚至可能重逾千斤,被随便挥砍一下,哪怕是巨岩都会应声而破,但由于法咒契约的关系,冷翎兰不但可以将之收藏入体,使用时更是全然没有重量,所以把刀高举过顶,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

真正让我感到大祸临头的,是冷翎兰此刻的举刀动作,彷佛在拿着一束线香,高举祝祷,这是慈航静殿的武技,用以收神定心,去感应某些事物,修为厉害的高手运用此技,可以感应到百里之内的搜寻目标。

冷翎兰刚刚砍杀了一堆敌人,那些人的血、碎骨、肉渣都还沾在刀刃上,她举刀进行感应,可以搜寻出一定范围内与那些人相近的对象,我虽然不晓得那些人的特征是什么,不过希望不是矮人,只要不是矮人,什么都好。

「哼!」

一声怒哼,冷翎兰转头朝这个方向望来,隔着茫茫人海,直瞪向我所在的位置,或者说……是瞪向琳赛所在的位置。

我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想要拔腿狂奔,消失于人群,一把将琳赛推开,哪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死缠烂打,抱住我大腿,让我又一次扑倒在街。冷翎兰锁定目标后,立即跃起,但事有凑巧,一名被她砍成重伤的敌人,拼着最后一口气,抱住冷翎兰的腿,试图拖延住她的追击。

「放手!」

冷翎兰怒斥一声,反手就是一刀,这一刀声势凌厉之至,当头斩下,将那名皮粗肉厚的矮人战士砍成两半,刀风余劲未消,在地上劈出好深的一道凹痕。

要是可以,这一手我还真是想仿效,回手一刀把这碍事的矮人少女砍两段,就能全速逃跑,无奈我不是不想,只是没这个本事,就只能看着冷翎兰手提大刀,飞跃过几百人的头顶,一下子就来到我们的正上方。

剎那间,我注意到冷翎兰的目光,死死地盯着琳赛,认准目标,绝对不会认错人,换句话说,冷翎兰在此搞出这么大骚动,其目的就是为了杀掉这个矮人少女。

「对不起,但你不得不死!」

冷翎兰道歉的同时,巨刀如同山崩一般怒挥而下,瞧那凶猛威势,别说是把人砍成两段,就算是粉身碎骨都不稀奇。在这一瞬间,我明白了两件事:第一,冷翎兰砍杀这个矮人少女,绝对内心有愧,是昧着良心下杀手,所以才需要特别说一声对不起,刀势虽然狠辣,却没有多少杀气。

第二,如果我不赶快躲开……真的会死得很难看。

我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往前挣扎爬行,但琳赛却像是死咬住靴子的臭鼬,怎样都不肯松开手,这种极度异常的坚持,自然引起了挥刀下劈中的冷翎兰注意,于是,一个我尽力在避免的状况发生了。

一下无奈的转头,我与冷翎兰打了个照面,我是早有心理准备,但受到震惊的冷翎兰却连握刀之手都抖震了一下,尽管她没有叫出声来,但眼神却很明显地呼喊出我的名字。

跟着,情形有了改变,霸海下劈中的刀势发生变化,高移数寸,改为往我身上劈来,刀速加快,甚至连原本所没有的杀气都出现,和之前相比,死气沉沉的一刀忽然活转过来,杀意凌霄,狠狠往我身上砍来。

(妈的,见到是我,刀子砍得比刚才更快,连一声对不起也不讲,这是什么差别待遇啊!

我心中狂骂,但既然已料到这一刀难免,我也不是只花时间在逃跑,一手早就偷偷藏在怀中,见到这一刀果然斩下,二话不说,在怀中扣下扳机,一枪就往冷翎兰头部打去。

破魔枪是心灯居士的作品,可以填充子弹发射,也可以吸取使用者的元气,化为气弹,基本上气弹威力没有铁弹强,但如果有一天我修为高深,气弹的威力反而会比铁弹强许多。当日在巴格达城外,破魔枪对着李华梅连开几枪,她毫发无伤,那是她武功盖世的证明,今天拿来打冷翎兰,我才不信她也有这种本事。

「碰!碰!碰!」

三枪连发,冷翎兰的身上就连擦伤都没有一道,破魔枪的攻击完全失败,这倒不是因为冷翎兰的武功高,而是她倚仗兵器之利,霸海是一柄巨刀,她只要随手把刀面一横,气弹就全部都打在刀面上,没有命中。

破魔枪失手,但冷翎兰也被气弹的冲击力所影响,这一刀没能砍下去,只能先撤招后退,半空翻身,落往数尺外的一处屋檐。这一着能够把她打退,真是上上大吉,因为如果她不退,在这么近的距离,其他应变手段根本来不及,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把希望赌在贤者手环上,求神拜佛这个赌运气的创世圣器能够发挥作用,抵挡冷翎兰的斩击。

「真他妈的,大家好歹也算是亲戚啊,你一句话不说,见面就拔刀砍,什么意思嘛!」

我破口大骂,同时趴在地上,想要学蟑螂一样飞快逃走,虽然我有自信能与冷翎兰一拼,而且不只是拼一两招,如果再把白拉登的赠礼算上,胜算更大,但不是非打不可的仗,还是干脆别打,先逃为妙。

「你、你果然是我的救星,那位姊姊说得果然没错……」

我生平对矮人没有特殊感觉,没有好感,却也说不上厌恶,不过我现在真的是非常痛恨矮人,尤其是现在死命抱住我大腿的那一个,因为她的拖累,我察觉到后方出现了一股好强的气势,冷翎兰的第二波攻击杀来了。

这一次,冷翎兰是全力出手,再没有半分轻忽大意,刀势飞舞,化为龙形,好像是一头巨龙张牙舞爪,吼啸飞来,气势无双。看着这一刀,我明白冷翎兰在这段时间里武功大进,刀法已有了宗师雏形,日后成就不可限量。

如果要把生存希望赌在贤者手环上,阵亡率是五五波,我不可能这么孤注一掷;冷翎兰这次是有备而来,破魔枪已经没用,我唯有拿出真本事来硬干。

(要放龙牙兵出来吗?一下子召唤大批军队,有点像是拿大炮打蚊子,不是妥善方法,那么……只有拼地狱淫神了。

最顺理成章的作法,我预备召唤久违的阎罗尸螳,但脑海中却浮现白拉登的警告,一时间有点犹豫,直到冷翎兰的刀罡逼近,这才惊醒,左右横竖都是没得选择,干脆放手一搏。

「太古的性欲精灵们啊,我以约翰·法雷尔之名,与你们签订契约,请借予我你们的力量,服从于我,具体而现形,出来吧……」

冷翎兰刀势极快,我咒文快要念完时,刀风也劈得我面门生疼,正当我要把阎罗尸螳之名喊出,周遭空间的魔力元素忽然生出异常波动,连带影响了我的召唤。

这种异常状况过去从未遇过,我大感诧异,脑中一瞬间闪过无数念头,想到最有可能的一种解释就是……

「康!」

不晓得是谁在旁边喊了这一句,惊得我魂飞魄散。如果要票选普天之下的术者在施法时,最怕听到的那个字眼,我想这个「康」字必是首位。

水系魔法中的反击咒语,是一种神乎其技的魔法,用一种精准到不可思议的技术,巧妙地把干扰插入所有魔法发动前的那一刻,造成排斥效应,无论是多强大的魔法,只要是被卡在这环节,就没有办法再往下运作,这便是反击咒语的原理,我至今仍然深深叹服,发明反击咒语的那位前辈真是天才。

由古至今,与水系魔法敌对是所有魔法师的痛,花上偌大精神、魔力,甚至可能血祭了大批祭品,想要施法,却在魔法发动前被莫名其妙「康」一下,所有施术准备全部浪费,那种痛真是会痛澈心肺。

要破解反击咒语,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敌人发动反击同时,自己也反击回去,形成反·反击咒语,剃人头者人恒剃之,这是最快乐的一件事。水系魔法并不好学,普通人不能用这方法,我虽然身上有神器可以发动,但仓促间根本不及取出,更别说抢着发动。

(这次死定了……冷家臭婊身边居然还有水系术者,她是不是仇家太多,每次出门都要带各色人马啊?

我心中暗骂,因为地狱淫神召唤失败,已不及使用龙牙战兵,只能把希望再次赌在贤者手环上,到底行与不行,连我自己都没什么把握。

然而,情形却非我预想的那样,「康」一声之后并没有相应的魔力波动,没有反击咒语发动,好像是有人随便喊了一声「康」,我就放弃召唤,完全中了人家的计。

如果喊「康」的人,是冷翎兰手下,那么这一刀就该轻易取我性命。然而,就在冷翎兰霸海一刀即将砍落头顶的时候,眼前忽然黑影一晃,有某种东西闪入我与冷翎兰之间,跟着便是一下强烈的天旋地转,周遭空间的所有一切都在高速转动着。

很明显,这是有高手介入,而挑在这种时候跑来,除非是脑子不正常想挨刀,要不然就是有足够自信接下冷翎兰的刀。

剎时间,狂风怒号,风中有一股邪异的阴冷气息,像是来自地狱的惨惨阴风,显示这名高手的武学家数绝非名门正派,应该是某个邪派高手,修为还无法判定。

天旋地转的时间并不长,但对于身处强烈晕眩感中的我而言,却是度秒如年,几乎就要吐了出来,百忙中看到前方有个人影,迎着霸海的刀尖伸出双指一挥,配合着狂风疾旋,竟然将冷翎兰的一刀卸往左侧。

紧跟着,我肩头、衣领被人抓起,还来不及喊出一句话,整个人便被提飞,开始高速移动,风驰电掣,只能听见狂风在身边呼啸而过,根本没法睁开眼睛,更别说知道自己身在哪里。

过了一会儿,风声骤停,抓着我的那只手骤然一松,我跟跄落地,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刚刚上岸的地方,那艘船正停泊在岸边,而我的身旁站着矮人少女,对于这段高速旅程极不适应的她,脸色难看,彷佛随时都会吐出来。

这些东西我并不关心,因为真正重要的事物不在身旁,而在眼前。我前方数尺处站着一个人,从背影来看,那是一个女人,肤色黝黑,身段婀娜,是那种丰满型的体态。

「你是……精灵?」

看着她的尖细耳朵,我有那么几分的不肯定。女郎的外貌特征是精灵没错,但我所知道的精灵都是雪白皮肤,没有黑色,虽然在典籍中看过有一支极罕见的精灵分支是黑肤,但那一族人口极少,活动隐密,连我也不曾真正亲眼看过,所以口气上并不是那么肯定。

但如果这个神秘女郎真的是精灵,那她一定是大地上除了那个黑道头子伦斐尔以外,最变态的一个。

精灵给人的印象,是高贵、优雅,喜好自然,个性冷漠高傲,虽然也有没钱的穷精灵,但他们的穿着举止永远得宜,是天生的绅士、淑女,这个基本印象相信不会有什么人反对。

然而,我眼前这个女人,身上的衣服非丝非麻,而是贴身的皮革,还是那种耀眼的亮皮;穿着也远远算不上端庄,马靴、马甲、热裤、手套、臂章,搭配着一袭披风,上上下下一身的黑色,看来固然是神秘、火辣兼而有之,但就与端庄高贵没什么关系。

这种扮相,看起来简直可以上戏台演戏,尤其是演那种勇者与恶魔的三流戏剧。魔王身边的邪恶女干部,大概就是这个打扮了,虽然穿在她身上不算难看,但怎样也好,一般情形下,是不会有正常人穿这种衣服上街的,即使是在一堆娼馆的嘉年华游行当中,这个打扮都显得太过刺眼。

这么一想,我忽然知道她是谁了,白拉登黑心归黑心,话倒是没有说错,这确实是一个不寻常的女人,而且白拉登不愧是老奸巨猾,知道我要去索蓝西亚,就先派了个精灵助手给我。

「你好,我是约翰·法雷尔,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唔……我这个人,不太擅长寒暄,无聊的话就先省了吧。」

嗓音低沉,听起来极有女性魅力,让人充满好奇,不知道是生得怎样一副容颜,当她回头的瞬间,我一方面是惊喜,一方面又有些失望,因为这女郎生得一双极少见的丹凤眼,尤其是很少在精灵女性身上看到,若我猜得不错,她恐怕是精灵与人类的混血儿。

混血儿的轮廓通常都很美,但这次我是无缘见到了,因为她的脸上带着一副蝴蝶眼罩,把大半张脸都遮住,我根本就看不到她的脸。

叹息之余,该说的还是得说,但话到嘴边,却又觉得那么变态的粗俗话语,很难在这种美女之前说出口,经过短暂的挣扎,我决定把话变一个形式说。

「你……你有没有穿内裤?」

这句话本来已经算是罪行重大的调戏语,但比起一见面就说人家是臭烘烘的骚屄,我想运是问人家有没有穿内裤好一点,只不过,对方的反应也不同寻常,居然冷笑起来。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出任务的时候,一向不穿内裤。」

「啊?那你现在算不算出任务啊?」

「你专程把我找来,是为了泡我?上我?还是要借助我的专业?」

妈的,这个婆娘真是够辣,直接一句就把我给呛回来。我没有饥渴到见到每个女人都想上,也不至于在还没看清楚脸的时候,就性欲亢奋,眼前的正事才是要紧,只是,说到眼前的事,我忽然想起来,旁边还站着一个傻呼呼的矮人少女要解决。

「这个女人……是你叫她来找我的?」

「嗯,我在来此途中与她偶遇,顺手帮了她,一起到安娜堡来。姓白的只说你很好色,没说其他特征,我不知怎么找你,就把这个烂任务扔给了她……真是天意,这样大海捞针居然也把你捞到。」

神秘女郎所说的话,我大致上可以想像。所以,刚刚在安娜堡,一群男色狼口里嚷着臭骚屄,要找一个没穿内裤的不普通女人,而一个矮人少女横冲乱撞,要找一个会胡乱摸她奶子的大色狼……真是够了,我终于知道什么事情真正称得上是荼毒生灵、为祸乡里了。

「华……华姊姊……」

琳赛模糊地说了两声,听起来神秘女郎似乎是姓华,不过我更在意的一点,是琳赛一副要吐的样子,偏偏站得离我很近,手还扯住我衣角,要是她真的吐了,那我就倒大楣了。

神秘女郎注意到了这点,伸手探入腰间,取了件巴掌大的东西出来。我看了眼珠差一点凸出来,她穿的是贴身热裤,有没有放东西是一目了然,根本不可能放那么大的东西在里头,但……她之前是把那个东西藏在哪里?

再一看那件东西,我又吓一跳,那东西左摇右摆,是一种类似变色龙的生物,但又有些特征不对,就不晓得是改造生物,或是我没见过的异种。

这两个惊吓虽然不小,却还没有连接而来的第三个要大,神秘女郎抓着变色龙,忽然低头一口把变色龙的头咬掉,鲜血喷出,她把琳赛拉过来,将兽血倒入她的口中。

矮人少女惊呼了几声,却完全没得抗拒,把兽血全喝了下去。说也奇怪,琳赛原本身体不适,脸色惨白,但喝了兽血之后,双颊马上回复血色,精神也一下子好起一来,比兴奋剂还要有效。

只不过,当神秘女郎松开了手,琳赛却立刻趴倒在地,哇哇大吐,情形真是惨不忍睹。

神秘女郎喃喃道:「奇怪,这支变种血蜥是我亲自炮制,在镇伤、定神方面有奇效,照理说喝了血就不该会想吐,怎么还吐得那么厉害?难道是饲养的药方有误?算了,反正我当医生也只是兼差,没差别。」

「呃……我想,不是药方有误,她就是因为喝了血才会吐的。」

我吞吞吐吐地说着,神秘女郎看了我一眼,顺手把那只被咬掉头、放干血的变色龙塞到我掌心。

「这个送你,拿去熬汤,在壮阳方面有奇效,你应该很喜欢吧?」

「嘿嘿,这个当然……不对,我不是来说这个的。」

猛然省悟,我意识到自己在浪费宝贵时间,想要把手中的变色龙尸体扔掉,却发现那没了头的东西居然还能在掌心不住摆动,果然生猛无比,连忙将它收入衣袋,准备晚上熬汤。

黑衣女郎看着我,皱眉道:「要处理的人在哪里?事情很紧急,能够用的黄金时间所剩无多,我们要立刻动手,只要迟一刻,就可能造成毕生遗憾。」

专业人士把事情说得如此严重,我心叫不妙,连忙伸手指向船上,一马当先带路,边走还边问道:「抱歉啊,时间紧急,寒暄什么的都不必了,但请你留个姓名吧。」

这句话其实只是随口说说,毕竟我心里有事,对方又说过不喜欢寒暄,讲太多话也没意义,但没想到这话一出口,神秘女郎陡然出爪,一爪扣住我肩头,强把我转过身来,好像非常兴奋似的看着我。

「你……你刚刚说什么?」

「问、问名字而已啊,你要是不喜欢,可以当我没说。」

突来意外,我的声音都开始颐抖,不晓得自己说错了什么,也不晓得是否自己在无意间得罪了人,就看到神秘女郎开始冷笑,彷佛已忍了许久,终于露出狰狞的真面目……不是说笑,那一瞬间,这个黑衣女郎竟然给我与心剑神尼相同的感觉。

「……江湖险恶,我从来不留下我的姓名……」

「呃?」

「……但既然你今天诚心诚意地问了,我可以大发慈悲地告诉你!」

「女侠请千万别这么说,我随口问问而已,没那个意思,你要是有什么不方便,千万别勉强告诉我,我不想被你事后灭口啊。」

我卑微地弯腰求饶,但这小小的愿望却被人无情践踏,那个可怕的黑衣魔女揪住我,冷酷地狂笑。

「哈!太迟了!都已经说过要问了,现在才改口,你以为你还可以跑得掉吗?告诉你,我就是来自仙后座十九星云八十七太阳系第五惑星的黑暗之后,达伽玛·阿达,专门到这里来拯救你们这些落后的愚民……听到我这么说,你了不了?有什么感觉?」

感觉……很复杂,但我相信我是完全了了,这很不普通的女人原来是个……大变态!

丧心病狂的人我见得多了,精神扭曲到这种程度的却是第一次看到,满口胡言乱语,恐怕比阿雪还要傻几分,说了一堆鸟话以后,还满脸得色,好像在对我炫耀。

明明知道时间紧急,但……有那么几分钟的时间,我们两个人就愣站在上船的阶梯,无言相望,不知道的人可能以为我们是情侣,深情凝视,然而,我们自己都很清楚……

在我眼中的她,是一个脑袋又痴又癫,整个精神都有问题的大变态女。

在她眼中的我,是一个……相较于仙后座十九星云八十七太阳系第五惑星而言,非常落后的愚民土著。

真是够了,白拉登从哪里找了这么一个疯婆子过来?难道在白拉登手下想找个正常一点的人来共事,真的是奢望吗?

尽管我很想叫喊,但想到阿雪的问题急需解决,我还是请这位黑暗之后加快脚步,同时我也在留意她身上有没有携带什么特殊装备,毕竟以阿雪的情形之严重,要说可以不借助道具、药草,就从容处理,这种事情太超过常识了。

(不对啊,她拿东西根本是像变魔术一样,我根本不知道她是从哪拿出来的,就算有带,我也看不出来啊。

彷佛感应到我的思想,黑衣女郎道:「这次的工作确实非常有挑战性,我接到委托以后,立刻奔波数地,采集七大限,其中几味药材,龙骨尸草、金睛火蚁、七色鬼蛛,异常难得,费了好多力气才入手五样……虽然如此,我仍然没有十成把握,只能尽我最大努力,希望不会辜负你们的期待。」

以前听过,七大限是至高无上的七种魔法药材,只要能集全七大限,就能炼制衍生出各种药材所能的极限变化,可以是世间绝毒,也可以是起死回生的良药,充满许多不可思议的传说。

我先前当追迹者的时候,也曾刻意想要搜集,但花了不少心血,最后连一样都没收到,着实扼腕,现在听到黑衣女郎取得五件七大限药材,真是打从心里高兴起来。

「太好了,有五件七大限,阿雪的伤就有救了。」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我的话才一说,黑衣女郎全身剧震,一把将我扯住,眼睛直瞪过来,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我……我又说错什么了吗?喔,不该说是伤,我是说,我们家阿雪的病有救了。」

有别于我的欣喜,皱眉的黑衣女郎斥喝出声,「你神经病啊,你家的阿雪有伤有病,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是医生,来这里也不是来治病的。」

彷佛被一记闷棍打着,我瞬间只觉得天旋地转,唯一能做的就是问对方,如果不是来这里治病、治伤,那她这个专业人士到底是专什么业?又是来这里做什么的?

「我想你大概搞错了,我的专业程度虽然非常高,但我其实是一名魔法师,副业是杀手,医生……则是我闲暇时的打工外快,至于我来这里做什么……」

黑衣女郎耸耸肩,摇头道:「我哪知道你要我做什么,姓白的发信找我时,上头只是说要我来这里炼制尸妓的!」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