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七
第七章
完美作品
邪人低头

在黑暗中,我来到床边,俯视着阿雪。没有光线,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光是站在床畔,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与草药味,那些应该是来自她身上的渗血与敷药。

从这些状况来看,阿雪的伤势很严重,心剑神尼说她一时之间醒不过来,这类的话我很熟悉,意思就是也有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醒来,当然,如果两个月之内都没有解救方法,那就不用烦恼醒不醒来的问题了。

伊斯塔一战,法米特.修.卡穆几乎成了主导战局的人,他所遗留下的几步后着,哪怕是在他已经离开战场了,仍旧影响着战局演变。不过,我不晓得阿雪现在的状况,是否也在他的预算之内,因为我并没有再接收到什么后着,对于阿雪现在的情形,我们一点解救之法也没有。

造成阿雪受伤的,是她体内光、暗魔法元素的相互冲突,换作是别人,在能量冲突爆发的那一瞬间就被炸碎了,根本不用想什么救治的问题。现在她多了六十天的生机;我能够把握住这个救命机会,让她化险为夷吗?(可恶,我才刚失去了画眉,绝不能让阿雪再有事了。)我在床边站了一会儿,聆听着阿雪的呼吸声,思潮如涌。睡梦中的呼吸声音,听起来还算平顺匀畅,不是那种痛苦的呻吟,这点让我安心不少,但一直嗅着血腥味,心里的感觉是怎样都好不起来。

很想看看阿雪的表情,可是不管用什么方法照明,都会对阿雪的皮肤造成严重灼伤,只得把这个诱人的想法强自按下。摸摸阿雪的脸蛋,触手的感觉是一片冰凉,这点让我很是担心,不过据心剑神尼的说法,这应该是正常现象。

房间里头太安静了,静到让我听见不该听见的东西,耳畔彷佛回响着阿雪娇憨的叫声,一声声叫得令我心软。这实在是很不好,因为我现在将要做的事,需要很强的斗志,要是没办法集中精神去做,还没开始就会一败涂地。

硬起心肠,我抽回了手,把目光自阿雪身上移开,转头去面对屋里的另一个人。

“神尼,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

“你们这些俗家人怎么这么麻烦?事情该做什么就去做,哪这么多问题要问的?”“可以的话,我也不想问,不过……我实在很好奇,为什么你可以不追究?辛辛苦苦培养了十几年的果实,还没入口就被抢走,为什么这样你都可以不追究?”“可口的果实被抢走,这件事情的确很大,不过要是有一样美食,你还没吃就已经很饱了,那时你还会追究吗?”心剑神尼的话太过晦涩,我一时之间领悟不到,她看我这样子,摇头道:“真是蠢啊,非要我把话说得那么明白吗?我的意思是,你比我技高不止-筹,我对你甘拜下风,你夺我辛苦作品的事情,我不追究了。”

怎么都没想到会有这种回答,我整个呆住,就听到心剑神尼道:“在这些年里头,我反复思考,果实成熟之后应该怎样采收,想了千百种方法,总觉得难以取舍,没想到落在你手上,居然做出这么完美的东西,巨乳兽耳娘,乳汁溢出,连腰都缩了,最难得的,就是一面维持着这么天真纯洁的心,一面却行着污秽堕落之道,这简直是太完美了。”

“这个……没想到你会这么欣赏我的作品,不过也不全是我的功劳,有些也是误打误撞……”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调教之道,千变万化,我一生淫虐过无数男女,始终遗憾素材的开发有时而穷,当身心堕落到一定程度,玩下去就索然无味。你能保持素材的纯净之心,行堕落之道,在开发上就有无穷的可能性。”

心剑神尼叹道:“机缘巧合,再加上你出色的构思与执行力,完成了这么高水平的作品,我几次想要动手,都不知道怎么改才能比现在更有淫邪魅力,想来想去,实是自叹不如。既然我无法把作品改得比现在更好,那不如保留在你手上,由你持续调教改造,我在旁欣赏,这样岂不是更好?”“神尼,你……你这么说,是认真的?我没有听错吧?”“……你小子不满意是不是?都已经说过是甘拜下风了,这种话你还要我反复说几次才够?再说下去,难道要我拜你为师?真是荒唐,你知不知道想当我师父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的?”“不敢,不敢……”

我连声称不,心里觉得荒谬,却又如释重负。做梦都想不到,我能用此种方式折服这个大邪人,要比淫虐调教,我不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员,资历更无法与心剑神尼比肩,阿雪现在的情况,内中有着太多的误打误撞,要是没有黑龙会改造在先,南蛮蛇族的强化改造在后,单单只我一个人,实在玩不出那么多的花样。

可是,整个“圣女污化”计划,核心部分是由我定下,照着那方向执行至今,看心剑神尼这么欣赏我的“作品”深为叹服的样子,确实很让我有成就感,但想到我与阿雪现在的状况,什么成就感都烟消云散,只剩下一抹苦笑。

“嘿,小子,一件完美的作品,很可能这辈子就只有这么一件,要是失去了,不晓得去哪才能再弄出这么一个十足坚挺、会喷奶的超细腰巨乳,所以你无论如何,都要救回她的命,知道吗?”这些话就算心剑神尼不说,我也一定会做,但看她义愤填膺,站了起来,双手拍在我肩膀上打气的模样,还真是有几分可笑。要是天河雪琼听了这些话,不晓得会是什么表情?什么感想?“……对了,要是实在救不了的话,也别浪费,在爆炸之前把人交给我,由我将她炮制为艳尸标本,冰封保存留念,别让这么好的作品就此湮灭,一定要流传后世,成就不朽佳话。”

心剑神尼说完,还在我肩膀拍了一记,靠近过来,小声道:“不用担心制作问题,我早已找好了专业人才……手艺很高的,打从我收养她的那时候就找好了。”

“……神尼,当你的徒弟还真是不容易啊。”

从黑暗的房间离开,我有一种从毒气室里走出去的感觉,天底下的淫虐邪人很多,但邪到像是心剑神尼这样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在某方面而言,心剑神尼确实是杰出人士,她对淫虐调教方面的考虑,面面俱到,哪怕是素材死亡以后,都要榨干最后一分剩余价值,能够执着到这种程度,其实也是很不容易,只不过……身而为人,我还是想离她有多远就多远。

推开门出去,我特别小心开门的角度,生怕太多光照进来,对阿雪造成烫伤,而我出门所见到的第一样东西,就是不良中年的脸。

“怎么样?贤侄,里头该不会真的有裸男吧?你……哇啊啊啊!”遭到突袭的茅延安,摀着被插的双眼蹲下哀号,这是对他幸灾乐祸的回报。插完茅延安的眼,我立刻转过头,对那对四胞胎提出面见海商王的要求。

“可是……您的考虑时间还没有满,不需要再多考虑一下吗?”真不愧是四胞胎,四姊妹异口同声地说话,听起来声音就像重迭在一起似的,这手本事我家的双胞胎就没有,以后得要特别训练一下,要是练成了,改天可以再向变态尼姑炫耀。

“考虑是还没有考虑好,不过商量也是考虑的一部分,我现在要见海商王,你们帮我带路吧。”

为了阿雪,必须要向姓白的低头了,但即使是要低头,也未必就是一面倒,该有的权益还是得据理力争,要不然单单凭我一个人,就这么冲去索蓝西亚,那根本就是送死。

法雷尔家族,自我爷爷的时代开始,就与索蓝西亚累积无数国仇家恨,那些自负优雅的精灵听到法雷尔一族之名,便气得青筋横冒,咬牙切齿,一直想把我们给斩尽杀绝。别说我是去搞破坏的,哪怕我是去送黄金的,才一进入索蓝西亚地界,就会被人抽筋剥皮,死得无比凄惨。

以一人之力去敌人家全国,我既不是夏洛堤,也不是法米特,哪里有这种本事?假如我们小队的战力还保存完好,那倒也可以勉力一试,但现在阿雪倒下,霓虹两人精神失常,我们小队的主战力根本完全崩溃,拿什么去和敌人拚?(他妈的,不晓得兽人那边能不能提供点战力?老白本人是高手,要是再挖几个狠角色过来,勉强也算得上不错的佣兵,羽族人就算了,根本信不过,临阵逃生肯定是跑第一的,翅膀一张开,飞得比什么都快……)我一面走,脑里一面想着可能动用的资源,真是觉得举步维艰,相较于索蓝西亚一国之力,我能调集到的力量却是少得可怜,完成任务的希望不是没有,但要活着回来却是希望渺茫,更别说全身而退了。

(可是,也不能这么束手无策下去,耍不然阿雪就要被变态尼姑弄去当标本了,嗯,该怎么办才好呢?)想来想去,真是想不到什么好办法,而坏消息却接踵而来,那四个双胞胎告知我,海商王正忙于要事,无暇见我,要我过几个时辰再去找他,不用心急,反正大海之上也没事可干,若实在闷得发慌,大可以借我几根钓鱼杆,作点其他的休闲娱乐。

我一听就差点骂了出来,白拉登明显知道我的打算,不想要现在和我谈,给我方便。这是很常见的交涉手法,我虽然知道,却也莫可奈何。

“知道了,那就请四位替我回禀海商王,就说我晚一点再来拜访,顺便请他借我几根钓鱼杆,我自己想办法找点娱乐去。”

这个要求获得答应,结果我就很顺理成章地和几个朋友一起在甲板上垂线钓鱼。

白澜熊、卡翠娜身为领导人物,正为了手边的事物忙得要死,听到我邀请钓鱼,第一回答都是拒绝,被我强邀过来后,表情一脸不悦,可是听完了整件事的始末,知道阿雪的状况后,两人大为吃惊,问我做什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我如果有主意,就不用和你们在这里钓鱼了。”

我这么说着,心里另有主意,但白澜熊、卡翠娜都不是笨蛋,听我这么一说,若有所悟,一起出声拒绝了我的借人要求。

白澜熊道:“我这边没有什么人能借给你了,就连我自己也要先回南蛮一趟。尊者不在,我方人员群龙无首,乏人指挥,我必须先把他们送回南蛮,才能赶去索蓝西亚助你,希望到时候能来得及。”

来得及才怪,此去南蛮山长水远,从这里乘船绕路过去,到了以后还要陆路跋涉,再加上把几十万人安顿的作业时间,能够把事情告一段落,两个月早就过了,是否能帮得到我还很难说,却肯定能帮阿雪收尸……收一条与心剑神尼共同欣赏的标本艳尸。

卡翠娜道:“我这边其实没那么多问题,你是凤凰天女之子,对羽族不是外人,阿雪又对羽族有恩,帮你也是应该的,不过……你恐怕也不会接受吧。”

说得没错,很有自知之明,别说羽族的忠诚度靠不过,即使羽族女战士全都愿意奋力死战,但当今的羽族高手有限,大部分都是平庸之辈,带着他们上索蓝西亚,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意义何在。

虽然受到了拒绝,但白澜熊、卡翠娜的回答,其实都在我的预计之内,既然求助得不到响应,我就顺道问问他们对以后有何打算。

白澜熊的回答很一般,收容这几十万兽人奴隶的南蛮是百废待举,又没有了万兽尊者这根擎天柱,往后有很长一段艰难路要走,但怎样艰困也好,他都会把这些工作完成,引导族人走向光明。

“约翰,你放心,新崛起的南蛮会包括羽族,经过这许多风风雨雨,各兽族也学会了很多,我们会和羽族齐心合力,建立起一个新的兽人世界。”

这些话出自白澜熊口中,可信度自然是没有问题,我望向卡翠娜,她说的东西与白澜熊相差无几,只是多了一个重点。

“带领族人回到南蛮之后,我们会把全副精神放在探索凤凰岛遗迹上。这件事情现在已经有线索了,只要能把凤凰岛遗迹里的技术整个回收,羽族将在短时间内壮大起来。”

卡翠娜说到这里,大概是察觉我的眼神有异,连忙补上一句,“你放心,我敢保证,如果有发现天女遗下的相关讯息,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绝对不会把你漏掉的。”

“什么啊?我是要你发现什么好处的时候,记得要告诉我一声,分我几成,谁要你通知那些有的没的。”

我道:“还有,李华梅那边你们打算怎么办?”卡翠娜苦笑道:“经过这次的事,我们等若是和李提督结下了深仇,以后恐怕是…”

“错了。李华梅在九成九的事情上,是一个绝对冷静理智,只讲究利害关系的人,你们这次脱离东海,站在我这边与她作对,但事情告一段落后,我想她一定会试图再招揽你们,弥补裂痕,毕竟你们对她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凤凰岛的秘密她也肯定想分一杯羹。”

“你会反对我们与她合作吗?说到底,李提督是一个不好开罪的对象,我们也不想和她弄到太无可转圜。”

“你们要和她维持一个怎样的关系,这点可以不用考虑我,哪怕是再当佣兵替她上场打仗都可以,但我提醒你一句,东海始终不是南蛮,别为了替人打仗把自己全副身家都赔进去,这世上再没有什么比为了他人而战死更无聊的了。”

我说得很严肃,卡翠娜也用力地点头,白澜熊却笑道:“你说为他人而战死很无聊,但为什么你总是在为了别人而冒险呢?我还记得你以前标榜自私自利,绝不做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事,像现在也是一样,如果你真的不想去索蓝西亚,又能够无惧威胁,根本是可以不去的,怎么你现在想做好人了吗?”“做好人或坏人不是重点,没有谁一生下来就立志想做好人或坏人的,我只是顺着眼前的路去走,保护自己珍惜的东西,争取自己重视的东西,如此而已,至于我是好人或坏人……干,那都是你们在说的,我有在自己额头上刻字表示过吗?”把白澜熊的问题反驳回去,他笑了一笑,也不生气,彷佛早就知道我会这么回答。

借高手相助的事情没有着落,白澜熊提醒我,眼前就有一个绝世高手,如果能够请动心剑神尼,有她在背后相助,纵使不能横扫索蓝西亚,要护着我全身而退应该不是问题。

除此之外,假如海商王本人是个不逊于心剑神尼的高手,强将手下必无弱兵,向他借一点高手过来当护卫,甚至是敢死队,那也是不错的方法。

才打着这样的算盘,就有人跑来通知,说是海商王办完了公务,有时间接见我,要我立刻过去。

“立刻过去?一点尊重也没有,当我是什么啊?”口中抱怨归抱怨,现在终究没有太多选择,我跟着引路人而去,再次进了海商王的会客室。

“海商王阁下,我找你是……”

看清了房里的景象,我愕然住口,整个房间的布置与摆设已与之前全然不同,摆满了一大堆的储物柜与书柜,全部都是木制品,看起来好像进入了某个书库,或是…‥储物间。

在整个房间的正中央,放着一间八仙桌,海商王白拉登换了装束,一身长袍马挂,斯文贵气,一头乌黑长发整齐地往后梳,胡须刮得干干净净,脸上戴着一副墨镜,看到我进来,微笑着点了点头。

“白、白老板,你这是……”

“没什么,就如你所知道的,我是一个商人,除了单纯的买卖,有时候也兼做典当生意。基于我们这次会面的特殊性,我觉得在这样的场合进行最恰当。”

白拉登淡淡地说话,表情很温和,但不晓得为什么,总让我生出一股寒意,觉得他的微笑像是冷笑,而且……有一点很不可思议,这次见到白拉登,我发现他的说话态度、冷笑,似曾相识,我以前应该在哪里见过他,或者……在哪里见过与他相似的人。

“白老板,你刚才的提议,我想好好与你谈一谈,尤其是……”

“不不不,谈那些东西没什么意义,太老套了,什么你占便宜、我占便宜的,这种小家子气的谈判,很久以前我就扔给手下人进行了,既然是由我亲自出马招呼你,我们何妨来点特别的?”“这个嘛……我想……可不可以由你的手下人来接待我?其实我不习惯直接单挑大魔王的。”

知道这一仗难打,我想要躲避,至少不要硬碰硬,无奈敌方早已封闭了我的后路,让我只能硬着头皮准备接战,听白拉登宣读他的游戏方法。

“首先,旁的不要说,先签一张契约,打手印就行了,表示你我将绝对遵守立下的约定。”

白拉登手一晃,桌面上赫然出现一张白纸,纸上迅速浮现文字,我简单瞥了一下文字内容,觉得条约写得很白,只是单纯强调绝对守约,签名的两栏里头,左边一栏空白,右边一栏已写上白拉登的名字,并且打上手印。

照理说,这样子不该有什么危险,但是一股本能的不安,还是让我决定宁愿破坏和谐气氛,也要拒绝签下这纸合约。

“嗯,你不想签是吧?很好,看来你不晓得这张合约有什么问题,只是单纯凭直觉来拒绝,这不坏,身为一个优秀的术者,直觉很重要。”

白拉登手一挥,那纸合约自动燃烧起来,我看到一个魔法浮印在火光中闪现,迅速消失,虽然不晓得详细情形,但肯定不是好东西。

“这是流传于异大陆的拘魂降,不属于黄土大地的六大魔法体系之一,只要你的指头印在纸上,你的魂魄就会被收走。嘿嘿,淫术魔法修练者的灵魂,很有研究价值啊。”

“我倒是比较希望你不要随便替我估价。”

“好了,玩笑部分可以结束,接下来的游戏规则也很简单,你向我提出一个愿望,我说出要求的代价,只要彼此同意,你的愿望就会实现。不过,如果你答应的事情没能做到,后果……嗯,相信不是你负担得起的。”

白拉登说得很自然,但我却怀疑自己的耳朵有没有听错,“给一个愿望”这种空头承诺,随便说说是可以,可是要认真执行,那可不是说笑,这人把自己当成是什么?“嗯,你想得没错,我确实不是全知全能,也不敢说什么事情我都可以完成,至少‥你要我切下自己小弟弟,当着你的面生吞下去,这种愿望我是做不到。可是,只要你别许那种损人不利己的愿望,其他在你想象范围内的好处,我倒是很有把握能给得出……”

白拉登微微一笑,沉声道:“我非万能,但是在你面前,我就是神!”我生平遇到过不少自以为神的白痢,但只有眼前这个人,我没法反驳他的话,把这些当成戏言。

到底一切是真是假,现在就来看看吧。

“我要求,你解决阿雪的问题,让她不会因为光线照射而受伤。”

“容易,我的要求很简单,你到索蓝西亚去大搞破坏,让他们没法再继续末日战龙欧西里斯的研究与制作。”

“成交!”我点头答应,话才一说完,白拉登就从桌子下头的抽屉,取出一个拳头大的黑色石块,看起来黑沉沉的,不晓得是什么东西。

“这是欧巴马石,放在完全黑暗的环境里,会发出黑色荧光,光芒不明显,但已足够在黑暗中照明。被这种光芒照到,不会影响体内的魔力,也不会造成魔力灼伤,如此一来,阿雪的问题就解决了,你们可以放心在黑暗中交媾,不用担心因为看不见而插错地方。”

“哇!你这样就想混过去了?我刚刚的愿望不是这个意思!”“哦,是吗?你刚刚说要我解决你徒弟阿雪的问题。什么问题?被光线照射会受伤的问题,我解决啦,欧巴马石的光线照射,不会让她受伤,这样你有何不满?”当然是绝对不满,但已经知道自己上当中计的我,现在却不晓得用什么方法才能扳回一城。

(不妙,这样一来我就只能许第二个愿望,把愿望说得更详细,但这样也就要帮他做第二件事,等于是越陷越深。妈的,要玩这种文字圈套,应该把菲妮克丝拉来,让专业人士处理专业问题才对啊。)我心叫不妙,额上滴下汗珠,对面的白拉登忽然笑了起来。

“不用担心,开个小玩笑而已,如果要玩这种文字游戏取巧,玩死你都可以,但这样一来又怎么能显示我的神呢?所以,你听好了,当你毁灭掉末日战龙欧西里斯的时候,它体内会掉出大地之心。使用大地之心,配合大日天镜一起发动,能够调节小狐女体内的能量,拨乱反正,将一切的紊乱回复正轨,肉体的问题不乐而愈。”

白拉登说完,把手一摊,笑道:“问题解决了,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很轻松?事情到这里就结束,算是很理想吧。”

倘使事情能够到这里就结束,确实是很理想,问题是没可能这样结束,凭我目前的实力,根本没法去索蓝西亚大搞破坏,其他的求助管道也都被断掉,可谓求助无门,如果要完成这个任务,我还是只能继续和恶魔做买卖。

也许,我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去完成,但考虑到可行性,我想我还是:“怎么了?你还有什么愿望想许许看的吗?尽量说没关系,不过,一个愿望我给得起,你未必受得起。老实对你说,当年黑泽一夫与李华梅,我都分别给过他们机会,但最后他们都还是选择放弃,决定靠自己力量去完成,所以啊,许愿未必是好事,你就此放弃,说不定改天有机会变成大人物喔。”

白拉登的话好像在劝退我,听在我耳里,却全是另一个意思。

李华悔恨黑龙会入骨,如果许个愿就能灭掉黑龙会,咒杀黑龙王与黑巫天女,她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做,之所以会放弃,一定是白拉登的任务太难,她不得不知难而退。

要求的愿望如果难度太高,白拉登的任务难度也会相应提高,所以要怎样提出愿望,还得仔细考虑一下,不比求助菲妮克丝这么简单。

“这个……我想许第二个愿望。”

“哦,是吗?”白拉登“哦”了一声,好像很遗憾我做错选择似的,但他脸上的笑容却完全是反面意思,甚至还很欢迎地大张开双臂。

“说出第二个愿望吧,我会满足你…贪婪,一向是我最爱的人性。”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