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七
第五章
海上霸王
神采飞扬

“羽虹自己主动来找你们?这是怎么一回事?她那样的精神状态,哪有可能跑来说要做什么,你说得仔细一点。”

我皱眉问起了卡翠娜,她点了点头,向我做了解释。

刚才上船后不久,我还在与白澜熊讨论的时候,本来浑浑噩噩,失去思考能力的羽虹,忽然清醒过来,和姊姊羽霓一起来到族人面前,说是请族人做个见证,所有族人被弄得莫名其妙,跟着过去一看,就是这么一幕莫名其妙的景象。

这样听起来,卡翠娜也在状况外,根本不了解这边的状况,问她茅延安的性爱技巧如何,还比问这边的事情要清楚,但有一件事我很怀疑,或许她能给我答案。

“等等,族长,有一点要先问,霓虹两个精神不正常,搞什么都不奇怪,但发疯归发疯,装备不会平白无故冒出来,她们那身变态皮衣是哪里来的?”“哦……这个,你也知道,族里的姊妹有时候会玩点助兴游戏,换穿衣服什么的是家常便饭,这点小道具随身携带,反正羽族上下也没几个胸部大的,尺码大同小异,大家相互借来穿,你搞我、我搞你的,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事。”

“你们也够变态的了。”

“……没有你变态啦。”

卡翠娜笑道:“怎么样,你打算怎么做,在这里继续旁观?这倒是个够变态的主意。”

“哈,这样子就是变态?族长你还真是没见过世面,要玩变态东西助兴,站在旁边看不会有什么快感的,真的想要爽,还是得亲自下去体验,才会有味道的。”

我冷笑着说完,大步往前走去,伸手推开挡在前头的羽族女战士,在她们的诧异目光中长驱直入。

羽霓高高举起竹鞭,正要挥下,我伸手一栏,立刻就把竹鞭给抓住,夹手夺过,羽霓看到是我,本来凶狠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温驯,朝我行了个礼,恭恭敬敬地退至一旁。

周围的羽族女战士,被这股奇特气氛所感染,一下子整个安静下来,屏息注视,注视着我的动作。

异样的静默,让陷入痛楚哭叫中的羽虹察觉有异,微微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中的并不是我,而是周围以奇异目光注视过来的族人。在族人围绕之下,自己裸着屁股接受姊姊的责打,这种事情对羽虹绝不是没有影响,除了心理上的忏侮与羞耻,肉体上则是产生了相反的反应,尤其下半身敏感的花谷,已不由自主产生强烈地变态般的快感。

这一点,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来到羽虹身后的我,却是看得再清楚也不过,在连续的鞭苔之下,美丽的雪臀固然红肿,但在两腿夹紧的花谷中,早就已经湿透滑泞,散发着少女的芬芳。

“你这个无耻的变态狂!”我一掌打在羽虹的屁股上,碰到了臀上的伤处,羽虹立刻痛叫出声,但因为这一掌的力道与角度巧妙,痛叫声中竟隐约带着一丝娇媚。

对比于竹鞭,手掌带来的疼痛无疑是减轻不少,可是猥亵的耻辱感却是大大提升了,男性的体温比起竹枝,有着截然不同的触感,更加让羽虹感到羞耻,尤其是这一掌不只是拍打,邪恶手指还顺势滑过女体神秘娇嫩的部位。

无视于主人的哀羞,身体诚实地分泌着,我的指尖闪烁着淫邪光泽,浓郁的淫香飘荡在空气中,只要还有起码的嗅觉,就可以闻到。

在羽族,清纯少女根本是稀有动物,所有在场的羽族女战士都闻到这股气味,但却没有人质问这是什么味道,每个人都是用一种了然的眼神,有点愕然、有点讶异,又有点鄙夷地望向羽虹。

“玩什么拷问游戏?拷问到下边都湿透了,你玩得很爽嘛!”一下又一下的拍打,混和着捏、陷等动作的拍击连续不断,我甚至粗鲁地揪起羽虹金黄柔亮的秀发,将她整个身体拉得弯了起来,雪臀份外突出,蜜浆沿着两腿而滑下,让羽族女战士又掀起一阵低低的惊呼声。

“告诉你,这种打屁股的花样,我最在行!别说是你,就算是你妈妈的屁股,我都照样打过了!”打白牡丹的屁股,那半是意外,也没想到有一天来打她女儿的屁股。和母亲肥厚多肉的雪臀相比,羽虹的屁股青涩得多,却也更为结实弹翘,拍打起来有不同的享受,就可惜没有机会再并排着比较了。

在羽族女战士的低呼声中,我察觉到自己有点失控。其实我也搞不清楚,自己这样到底是在做什么,但是看着这样的羽虹,我确实有一股越来越强的怒气,连自己也克制不住。

遇到这么多的打击,羽虹受的伤害很深,别说精神崩溃,光是没有立刻自杀,就已经算她够坚强了,换句话说,她的确是有资格用这些疯狂行为来发泄。可是,我也不是什么都没有为她做,这次为了想要维护她,我付出了很多,搞得身心俱疲,甚至与李华梅就此反目。

发生了那么多事,我真的已经好累好累,只觉得自己越做越错,所做的一切都变成徒劳,再看到羽虹仍是这么一副模样,我一方面知道不应该怪她,一方面却又克制不住,胸口的怒意犹如岩浆沸腾,化作掌底重击,一下接着一下打去。

“啊~啊~啊~啊!”在生理痛苦与心理屈辱之下,羽虹美丽的身躯剧烈地痉挛,充满耻辱的刑责中,少女几乎攀上了高潮,两腿不住摆动,花谷深处溢出一股又一股的香津,宛如女子潮吹,全部从股缝满溢至两腿,刹时间,室内尽是浓郁的异香。

“操你妈的,被打屁股也可以骚成这样,是不是真有那么爽啊?这和正义有没有关系?一点都没有!你发什么鬼正义春!”连打带骂,羽虹被我玩弄得娇喘吁吁,被皮革所包裹的少女侗体香汗淋漓,滑不溜手,疲倦地趴靠在床铺上,似是无力站起,但侧身回睁之际,眼中所绽放的一抹艳媚挑逗,却把人心头一股邪火直挑起来。

“贱货!我让你爽!”我没什么搞当众性交的兴趣,现在周围几十双眼睛盯着,感觉也是怪怪,但此刻箭在弦上,已是不得不发,索性彻底无视周围众人,先把羽虹趴放在床铺上,屁股高高翘起,而我把腰带一松,简单调一下位置,就从后头大剌剌地直接进入。

“啊~~”小腹直接压住羽虹的后臀,撞击碰到伤处,绝对是很痛的,但羽虹的这一下叫声里,舒爽的感觉却大过痛苦,连屁股都主动往后挺顶,追求着慰藉,不但让我吃了一惊,就连周遭观众都惊奇不已。

羽虹的一双鸽乳,虽然不大,但与同族相比已算圆润可爱,跟着我的挺进而前后摇摆,金黄秀发全被汗水浸得湿亮亮的,散披在肩上。

“……嗯……啊……呀……唉呦……好深!慢点……!”羽虹无力地发着艺语,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让我可以顺利插入她的体内。

我整个人趴在羽虹的身上,亲吻着她的香肩、修长的颈子,双手则是扯开皮革马甲,抓着她圆润的小鸽乳揉捏,肉茎大力抽送。

雪白粉嫩的小奶,跟随着我的突刺而晃荡,虽然没法形成乳波,但上面的粉红蓓蕾却晃得极是诱人:少女清纯的脸蛋上,尽是欢愉的满足,迷人的小嘴不断开阖,像是在哭叫,却又彷佛甜美得哭出声来。

在我这样的抽送之下,不仅羽虹的情欲被完全点燃,就连周围的羽族女战士都受影响。这些鸟女人本就放荡成性,近距离观赏我和羽虹这样一番激烈性交,满腔欲火被引发,哪里还忍得住,只是身处特殊环境,不便冲出去抓男人,唯有强自忍耐,和站在旁边的姊妹摸臀、抓奶,聊以慰藉。

不晓得从什么时候起,这间房里的呻吟声从一个变成了一群,几十名羽族女战士,这时眼中早已没有了英武之气,满溢着饥渴春情,不是把手伸到绢衣底下,抓着对方的乳房,就是把修长玉腿伸到对方胯间,彼此夹紧摩擦,在短暂的销魂中,稍稍泄除亢奋的欲望。

造成她们这么兴奋的源头是我,但看她们摆出这些冶艳的姿态,却又反过来对我造成刺激,让我像是一头发情的野兽般,发狂蹂躏着身下这具少女裸躯。

忽然,我背后一热,一具火热的女体贴靠上来,双手楼住我的腰,紧紧贴在我的背后。

感觉得很清楚,这具女体的上半身一丝不挂,娇嫩的肌肤、小巧的雪乳,奉献似的贴上来,比最好的锦缎更能令我温暖。半回过头一看,所见到的面孔,与在我身下辗转呻吟的羽虹一模一样,都是那么春情荡漾,甜美舒爽,恍忽中,我险些以为自己看到了某种瑰丽的幻觉。

(对了,是羽冕,她们两个是双胞胎,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一个人的感觉另一个绝对感觉得到。)想到这一点,我故意用大力狠狠搞了羽虹几下。果然,在妹妹狂呼大叫,像是要飞上天去的同时,姊姊也倒抽一口凉气,死命紧抱住我,一双眼几乎要翻白过去。

猜测得到印证,我很有一种满足的成就感,正想要接着再做点什么,这对心有灵犀的双胞胎姊妹已经发动反攻,双手被绑住的羽虹尽管不能动弹,却扭动着她的小屁股,而羽霓的动作更是辛辣大胆,一手抚向我前胸,在胸口轻轻绕划,一手则是直接摸到胯下,抓向我的肉囊,催促着我出力前挺。

~文`普通的3P交媾,当男性与其中一女合欢时,剩下的另一名女性必定空虚难耐,但霓虹却是一个例外。这么接近的距离,姊妹两个的心电感应可以感知到对方一切,所以羽霓催促着我去搞羽虹,在羽虹得到满足的同时,羽霓也可以感同身受,甚至还有可能是加倍的快感,这确实是很合算的买卖。

~人`在羽霓的协助之下,我开始加快速度,用着自己所知道的各种调情手法,把羽虹加快送上高潮。

~书`我的肉茎在少女的花谷内,被腔肉按摩了一阵子之后,坚挺程度比一开始更甚,随着动作的加快,羽虹再次呻吟喘息。

~屋`羽霓的双手一上一下地给我刺激,这战术实在是很厉害,过不了多久,我在羽虹的一声长长哭喘中射了,滚烫的精液通过肉茎,直指羽虹的子宫。

“好热……!被灌满了……我又……要丢……了……丢了!”声嘶力竭的叫喊,羽虹也被送上了高潮,几乎是泪流满面,翻着白眼地晕死在床铺上。

射出一次,我只觉得精疲力尽,全身无力地趴在羽虹的身上,右手用着最后的一点力气,有一下没一下地玩弄着羽霓的双乳。

双胞胎之间的感应,羽虹有了高潮,羽霓也是舒爽得发出一声满足至极的娇喘,只不过,未曾真个交合,她仍保有充沛的体力,当妹妹失去意识,她就主动抓住我把玩鸽乳的手,缓缓越过小腹,来到她的胯间。

“真是的,你就不能忍一忍吗?才刚搞完你妹妹,我哪有办法这么快就搞你?放淫欲结界很伤身体的。”

羽霓没有答话,只是一个劲地抓着我的手,往她胯间摩擦。我知道对一个没有意识的肉娃娃说这些,没有多大意义,在本能之前,她根本不可能听得进或是听懂我的话。

“真受不了你,好好好,现在来干你。”

羽霓上身的皮革早已被解开,小巧的鸽乳亭亭玉立,粉红色的蓓蕾迎风摇晃,像是在对我发出邀请,看了确实令人暗吞一口唾沫。

被皮革长靴所包裹着的美腿一只伸直,一只屈起,我顺着那半弯的腿部曲线看了过去,心里浮现的书面,却是羽虹体内正在流着我的精液,不晓得在这方面,双胞胎的心电感应是否会有什么特殊感应。

我怀着兴奋紧张的心情,掀开了羽霓的皮革短裙。里头果然没有内裤,很清楚地可以看见,黏稠的蜜浆正从羽霓大腿根部流出。

在我还没欣赏多久,羽霓主动掀起裙子,将两腿展开;她那粉红的花谷虽然还没有被我闯入,却已通红肿胀,还散发着一股热气,半透明液体正从一张一合的小缝中溢出,缓慢流往皮革短裙。

“还不上吗?”羽霓双手后撑,仰起颈子,将美丽的身体曲线展露在我眼前,从长靴中脱出的修长美腿,伸向我胯间,搔弄着我半硬的肉茎。

看着眼前的美景,我吞咽了一口口水,正要扑上去享受,忽然后头传来一下轻咳声。咳嗽不是什么大问题,但一个男人在咳嗽,那就不太对劲,这里现在只有我一个男人,会莫名其妙冒出男人的咳嗽声,要是我不稍微留意一下,等一下死得不明不白,就很冤枉了。

回转过头,不良中年一派悠然地站在门口,对满室春色视若无睹,看起来真是英雄气概,不动如山。

光是看到这样的茅延安,我就晓得今天没有得搞了。如果茅延安有意下场来淫乱,大搞一场,他就不会是这样的表情,而是会变成一个搓着手、对女人屁股流口水的老淫虫,现在这种眼神……明显就是有正事要说。

十分扫兴,我连忙把衣服穿好,来到茅延安的面前,问他到底是什么事要来吵我。

“别着急,贤侄,你先把衣服穿好吧。”

“哦?你也别光是说我,你自己站在这里扮清高,有没有注意到底下拉链没拉好,有什么丑陋的东西露出来了?”“什么?哎呀,不好意思,一定是刚刚卡翠娜帮我……呢,我这条裤子没有拉链啊……你小子不地道,这样子坑我。”

“嘿,我只是挖个坑,没有要你往下跳,你自己见坑就跳,我哪有什么办法?”我往茅延安肩上一拍,道:“说吧,到底找我有什么事?你这个表情肯定是有事的。”

“说得没错,是有事,海商王要见你。”

“呃……海商王来了?他什么时候到的?”“到什么到,人家根本一开始就在船上。海商王逍遥海上,这艘五色帆船就是他的旗舰,东海很少有人不知道的。刚刚他派人来指名说要见你,你该不会说不见吧?”茅延安笑得很神秘,甚至说得上是奸巧,而他带来的这个消息,确实令我讶异。海商王要见我。这句话代表的意义,应该不是某个大人物要见见我、握握手那么简单,恐怕是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做。

海商王手上的实力之强,今天大大出了我的意料,像这么了得的一个强人,如果说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必须要找外人帮忙,我想那绝不会是什么易办之事,一搞不好,可能又要赌上性命了。

如果可以,我当然想逃掉,但现在已经上了贼船,就算我想跳海逃跑,恐怕也会被人家给抓回来。既然横竖是跑不掉,索性勇敢面对,说不定还可以讲讲价,不至于一面倒。

打定主意,我也没有另外梳洗整理,就这么和茅延安一起离开,去面见那位神秘低调的走私头子。

海商王选择会面的地点,是在这艘巨舰最顶端的厢房。巨舰高达七层,海商王的厢房在最顶端,乍听起来是充满气势,由最高处俯视众生,霸气十足,不过江湖上另外也有个不成文的共识:白痴与暴发户都喜欢住高的地方,我不认为海商王是个白痴,但他究竟是什么人,还是得要见过才知道。

无可否认,我已经被这个走私头子给勾起兴趣,他拥有强大实力,却甘愿在东海蛰伏多年,似乎对东海霸权全无兴趣。一般正常人绝不可能这样,我不信海商王是个无欲之人,既然如此,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我就非常好奇。

我很肯定,过去不管是黑龙会,或是反抗军,都对海商王这支势力太过掉以轻心,没有很在意。假如今天李华梅也在这里,亲眼目睹这支舰队,她的脸色恐怕会非常难看。

反抗军在讨伐黑龙会的过程中,实力迅速壮大,但即使是如此,仍然没法组织一支这等规模的舰队。如果海商王不是只有造船的本事厉害,每一艘巨舰上都配置有足以匹配的战斗人员、武装、魔法师,那么我百分之百确定,反抗军没资格与海商王打海战,唯一所剩下的优势,只有一个万夫莫敌的李华梅。

东海藏着如此厉害的大敌,李华梅却懵然未知,要是突然之间开战,绝对会吃上大亏,这点我很替李华梅担心,总觉得……她很有可能突遭暗算,一下子被沉默的黄雀袭击,瞬间就败得不明不白。

(不晓得海商王的阵营里头有没有什么无名高手?要是也藏有最强者级数的高手,那就实在太可怕了,唔,丹罗自己的武功不晓得怎么样?搞不好他自己就是一名高手……呃!

我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这次我们之所以能够逃出生天,很大的一个理由,是因为最后出现的那名神秘女性,由她敌住了李华梅,我们才能平安无事。这名神秘女性的出现突如其来,就像海商王的舰队一样,事前毫无征兆,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事发地点是东海,说起来是有地缘关系,难道那个女人真是海商王手下?这……有点匪夷所思,她用的是兽魔术,照理说不该与东海有关,唔……

线索太少,我无法判断,虽然兽魔术是南蛮特有魔法,但像海商王这样的大人物,手下本就是奇人异士辈出,有人会用兽魔术也不奇怪,现在就要排除或否定,实在是还说不上。

在两名护卫的带领下,我们上到了这艘巨舰的第七层,这据说是丹罗的专属楼层,上去之后所见到的装潢整个都不一样,不再是朴素的自然木色,而是以蓝、白两色交错筑构出一个海天世界。

上方与两侧的壁板漆成白色,地上铺着一条长长的蓝色地毯,两旁所挂着的壁画与摆设,也都和航海、海景有关,许多稀奇的贝壳、珊瑚,看起来彷佛是置身海边,眺望远方的长空一线,乘风破浪,无限旷远,整个身心都为此而舒畅不已。

这样看起来,这位海商王应该是位文武全才,通常喜欢这种风格的领导人,不会是一个粗鄙无文的武夫,到时候与他交涉,可以省掉很多事,但也会多出许多麻烦。

“两位贵客,请往这边来。”

四名使婢似的妙龄少女,身穿轻薄白袍,一手挽着竹篮,笑靥如花,站在一扇厚重的红木大门之前,手腕扬起,替我们引路,海风吹拂过来,白袍飘动,我们看到白袍底下的窈窕胴体,腰肢纤细,雪乳圆润,不由得心中暗赞。

瞧得仔细一点,这四名少女长相一致,虽然不比霓虹美貌,但却是极难得的四胞胎,身材苗条,容貌姣好,看得我心头一阵火热,不晓得等一下有没有机会向海商王提个要求,要这四胞胎陪我搞一次5P,那也是我不曾有过的新纪录。

“喂,贤侄,有好东西不要私吞啦,把大叔也算上,6P啦。”

“干,你来凑什么热闹?我是不和男人搞群交的,这四胞胎都我搞,那你是要搞我还是被我搞?我不会给你这种机会的。”

被我这一顿抢白,茅延安固然说不出来,连门口那队四胞胎都掩口失笑,还是我咳嗽了两声,她们才帮忙把门推开。

红木大门之后的厢房,确实是布置得很有气派,但无论那些摆设多豪华,在我们看到屋里的那个人以后,全都失去了颜色。

之前我曾想象过几次,猜测海商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会以何等形式出现在我们面前?

不过,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

屋里飘扬着两幅白色的大型挂轴,挂轴上分别书写着八个大字,“世界征服”、“舍我其谁”八个黑色大字写得神采飞扬,犹如两条墨龙,在挂轴上摆动,随时都会破纸飞出。

挂轴上的墨迹未干,显是刚刚写下不久,而写下这八个大字的男人,正拿着大毛笔,站在这对挂轴的中央,傲然望向我们,一股慑人气势逼面而来。

“众所知名的文艺大家、法雷尔家族的本代继承人,欢迎两位的到来,你们可以叫我丹罗?维斯德,那是本地人对我的称呼,或者叫侯爷、NPC都可以,我个人喜欢你们叫我白?拉登,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名字。”

穿着一袭白色长袍,头上用白布层层包缠起来,大半张脸覆盖着浓密的白色胡须、瞧不清楚本来面目,这个站得有如苍松般傲挺,手里拿着大毛笔,自称是“白拉登”的男人,身上气势一如眼前的水潭般沉静,可是在那种平静无波的感觉之下,我们毫不怀疑这男人有随时掀起惊天巨浪的能力。

大半张面孔被胡须给遮盖,看不太清楚长相,直觉上应该是很俊朗的长相,但那双眼神却着实令人印象深刻,很像是某种宗教领袖的眼睛,只要一看,就会打从心底信服,想要追随,奉其为主。而从这双眼睛里,我看到了某种炽热的火焰,更百分百肯定一件事:拥有这种眼神的人,不但绝对不低调,更不可能会是一个和平人士。

“两位都是当前大地上的知名人士,干过许多大事,我虽然是与两位首次谋面,却已经听闻两位的事迹很久了,有幸见面,何妨坐下来,一起喝杯茶?”

这是很普通的邀请,但从白拉登的口中说出,却像是一道再自然也不过的命令,教人难以反抗。

我在身后的白色沙发上坐下,却没有忘记提出我的问题,“你是海商王?”

“我是白拉登,海商王、海贼\\王都只是个称号,不是名字,当初我为了追寻一个大秘宝而来到东海,顺道做起生意,一开始没有打算要待很久,但不知不觉生意做得大了,也得到一堆莫名其妙的称号。”

白拉登笑道:“称号什么的,我不在意,你可以用你喜欢的方式来称呼。不过我船队的航线遍及四大陆,要说我是海商王,我想也是当之无愧的。”

“你有这么大的势力,为什么没有称霸东海?凭着你的舰队,黑龙会与反抗军恐怕都不及你吧?”

“为什么?因为这个世界太广大了,我作生意都还来不及,哪有时间搞什么战争?再说,东海的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客户与潜在客户,要是打打杀杀的,把人弄死了,我又要与谁作生意呢?”

白拉登道:“说实话,黑龙会是我的大买家,我卖了很多军事技术给他们,还有过合作,反抗军那边也喜欢和我作生意,向我买了很多军火。单纯以我个人来说,他们都是好买家,我很爱与他们合作。”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