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七
第三章
神秘光华
超级猛女

能够与李华梅正面对战的,一定是最强者级数的高手,但如果只是去接她一剑,不正面对战,那么第七级修为的高手也就足够了。

巨头龙出现时,我曾有一个猜测与期待。巨头龙之中所藏的两名高手,原本就已经是第七级高手,分手之前都各有异遇,若说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练,突破到第八级,那一点都不出奇,要是他们两人现身出来,大有可能就此把李华梅压制下来。

邪莲代替阿雪来分割大海后,是不可能再参与战局了,但巨头龙之中还有一个大当家加藤鹰,我仍一直期望他能现身相助,所以当李华梅的一剑被挡住、卸开,我在猜测可能人选的时候,确实是有闪过他的名字。

然而,事实证明,我猜的并没有那么准。天下之大,卧虎藏龙,高手辈出,绝不只是我所知道的那些,尽管高手不会平白无故冒出来,但……这世上也没什么绝对不会发生的事。

当我逃过一劫,睁开眼睛,便看到在我正前方有一道光影,飘浮于海上,无论海浪怎么翻掀,都稳稳飘在水面上三尺处,不受周围狂涛影响,正是绝顶高手的风范。

我们所在的位置是大海中央,有人想要对我和未来施予援手,这个不是太难,但我们事先一无所觉,根本不知道这人从哪冒出来的,这份本领就很不得了,很明显,有一名绝顶高手干预战局,而且不是我们过去所熟知的人,这不但让我大吃一惊,就连未来、李华梅都愣住。

光影由朦胧而清晰,可以看出是一个女性的轮廓,这让我们更加惊奇。当今世上的高手里头,出类拔萃的女性高手屈指可数,就我们的记忆,实在想不起来有什么女性高手符合可能人选。

(难道是邪莲……或是武藤兰亲自从海洋宫殿里出来了?唔,不可能啊……)单纯的理性上判断不可能,而且那道光影看起来也不像。以轮廓上来看,那是一个身形颇高大,头发极长的女性,不太好判断年龄,不过依稀感觉得出,那并不是一个年轻的少女,而是一个充满成熟韵味的少妇。

光影之中,一切看起来不是那么清楚,只能看见那具女体的曲线凹凸有致,火辣辣的丰胸高耸,看了都快让人喷出鼻血,身材好到吓人。除此之外,侗体曲线显露得那么清楚,要嘛就是穿着极贴身的轻薄衣物,要嘛光影之内根本就是完全裸体……一丝不挂…

有一个身材超性感火辣的成熟变态猛女,一丝不挂,赤裸裸地现身在大海中央…

天啊!这种事想起来真像是黄色小说!(有没有搞错啊?这个女人……是个心理变态?)很不可思议,我此刻脑里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古怪念头,而被击退的李华梅率先发难,提起斩龙刃,就往我们这边斩来。

“什么人在这里挡路?受死!”之前李华梅开口,都是先试图避战,不得已才动手,但可能是因为被心剑神尼刺激得过了头,这一次不由分说就先斩人,就看到斩龙刃荡出一道透明闪光,直直地朝我们剌来。

李华梅刚才的那一剑,威力无涛,究竟是被怎么化开的,我当时闭眼,没有看清楚,只感觉到周围的浪涛一下子变大,高潮迭起,睁眼时李华梅的一剑便已被卸去,那之间的过程,恐怕连李华梅自己都有点不太清楚,所以这次刻意放慢了动作,想要把敌人的本领搞清楚。

斩龙刀的剑气迅速逼近,光影没有什么反应,眼看着剑气越来越靠近,一道大浪打来,掀起无数水珠,满天洒落下来,弄得我们视线不清,这时……光影中的女体有了动作。

左臂扬起,彷佛跳舞似的转了小半圈,姿态优雅大方,在转圈的过程中,左手掌上好像多出了什么东西,但没等我们看清楚,那只左手忽然一下子速度加快,重重拍在右肩,跟着,双臂一起推出,主动迎向斩龙刃。

一瞬间,我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斩龙刃是天下兵器锋锐之最,没有砍不断的东西,想要以血肉之躯硬接,不管是再怎么强的武功,恐怕手臂立刻就会给斩下来。

不过,我又再一次学到,普天之下果然没有不可能的事。

当那双手掌碰到剑气,令人惊叹的事情发生,李华梅全力劈斩出的剑气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被一个看不见的大洞给瞬间吞噬。

奇异的事情接连发生,剑气失踪,但那道光影身后、两侧的大海,却忽然受到千万道剑气的切割,虽然这一切发生得无声无息,但剑气影响范围内的海面却被纵横切割,变成无数细小的水方格,跟着更整个碎裂破灭,让一定范围内出现真空。

这样的卸劲手法,只是正式反击之前的小动作,在把承受不了的多余剑气排出后,那道光影双手一推,竟然朝斩龙刀反压过去。

一般情形下,这样与斩龙刃对撞,一定会被斩龙刃切断,但在两边正面对撞的瞬间,我好像听见了一种奇怪声响,像是两件金属互碰,换句话说,光影中的情形并不单纯,绝不是正常的血肉,这就解释得过去为何能硬碰斩龙刃而无损。

既然斩龙刀的力量无法发挥,那么对撞就是比力气,也就是比试谁的力量高强了。

看那光影的手法,我估计是想借力打力,吸了李华梅的剑气,卸去部分负荷不了的余劲,趁着李华梅尚未回气之前主攻。战术很好,碰上尚未完成本次蜕变之前的李华梅,成功机率很高,但经过这次蜕变,力量大增的李华梅,回气时间比从前还要快得多,只是被压得稍微后退一尺,就立刻稳住阵脚,预备要反攻。

这些是我猜测得到的部分,但当李华梅的表情出现错愕变化,我就晓得自己的猜测出现问题,接着,海面发生了大爆炸,数以万吨计的海水被炸翻上天,我和未来受到震波冲击,远远地滚跌了出去,沉入海里。

要把海水用这样的规模炸开,那已是最强者级数的力量,又或者是巨头龙那样的异兽,才有可能做得到,光影之中那名神秘女性的力量之强,已经是无需怀疑,但真正把我们给吓到的,却是海水被爆炸翻掀起来后所形成的东西。

虽然有些模糊,但九个大龙头张牙舞爪的形象,无疑就是八歧黄金龙的力量显现,这一下不只是我们,连李华梅都目瞪口呆。

“……怎么会有这种事?”炸开来的水墙,形成九头巨龙的形象;推压过来的力量,是货真价实的八歧黄金龙之力,而且还是经过多次蜕变进化的颠峰力量。强如李华梅,猝不及防下也被彻底压倒,被逼得节节后退。

“这个……对了,一定是某种借力法门。”

在短暂的震惊过后,我大概把握住了状况。八歧黄金龙之力不是修练可得,那名神秘女性能以八歧黄金龙之力反压李华梅,绝不是凭借自身力量,我想应该是某种借力法门,吸纳了李华梅刚才的全力一击,现在将力量释放出来,这才把李华梅打了个措手不及。

但这种事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有难度。如果只是普通的借力打力,只要有点武术基础的人便能做到,可是,要把李华梅的全力一击“借”走,那自身修为就不能与李华梅相差太多,否则借力未成,自己便已负荷不住,经脉炸碎。

况且,李华梅发出全力一击,到现在已经有一段时间,这就显示那名神秘女性不但能够吸纳敌人力量,还可以将之存在体内一段时间,骤然发出。这是此类技巧中极高段的技术,无论是靠魔法或是武技,都不是简单能做到,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幻影神技”的级数。

环顾当今天下,我还真是想不到,有什么女性高手做得到这种事,为什么突然间会冒出一个神秘高手来?脑里正一片混乱,我忽然看到,那道光影的左手扬起,一个椭圆形的淡紫色光团自空中出现,迅速落下,与她的左掌结合,跟着便释放出一道紫光,穿越大浪,准确地命中我和未来。

从我们被击中的那一瞬间,我们的身影就渐渐隐没,整个隐形起来,在大海中再无痕迹可见。我心中一震,认出了对方所使用的技巧,这肯定是魔法,而且,那个椭圆形的淡紫色光团……明显是某种生物,那个神秘女性是将这生物与己身结合,用来启动隐形魔法,刚才也应该是以这种手法,吸纳李华梅力量反击。

召唤生物、使用生物的异能,这种魔法在很多魔法系统都有,但是像这样的结合手法,六大魔法系之中,只有绿色的大地系才有。

兽魔术!这名神秘女性与南蛮兽人必然有渊源,而且这么高明的兽魔术,恐怕还超越现今南蛮的制作水平,换句话说…

一瞬间,我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要问,但未来带着我破水而出,在海面上飞奔,我们一下子就已经飙出好远,李华梅急着想要追过来,却又被剑上压力逼住,脱身不得,这时,一声轰然声响,让我们意识到战场上又生异变。

转过头去,只看到大海的边缘出现白沫,那是水流激烈对冲的结果,伴随着越来越响亮的闷雷声,还有无数人马的惨嚎,我大吃一惊,明白到……大海,崩溃了。

伊斯塔人本来的打算,应该是想利用骑兵的高速,一下子追上兽人奴隶的最后段,让两边人马混在一起,进行大厮杀,而兽人奴隶的队伍尚未撤退完,大海就会继续维持分开的状态,不会聚合。

从某个角度来看,这个策略说得上可圈可点,如果运作得好,确实是大有可能把兽人们赶回,又或是全体歼灭,至于其他的善后问题,那就是更以后的事了。倘若要我说这个策略有什么缺点……那大概就是太过一厢情愿。

投鼠忌器,这是一般人都会有的缺点,假如还是阿雪在施法,维持着大海的分开,那确实会绑手绑脚,哪怕是还有一个兽人奴隶没有脱险,她都会拚命维持住大日天镜,不让大海重合。

但换成了武藤兰与邪莲……我甚至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来干什么的,她们与南蛮毫无渊源,一个城府深沉,一个阴狠毒辣,不但过去难得做好事,甚至从来都不能算是好人,这两个人在此现身救世……其实我觉得她们站到对面阵营,帮着伊斯塔人进行大屠杀,感觉还比较说得过去。

那么,既然知道这两个女人根本没有慈悲为怀的心肠,也没有救人的理由,却还相信她们会投鼠忌器,这种事情何止是一厢情愿,根本就是蠢了。我甚至有理由相信,她们会在救援行动的最后阶段捞一点本……牺牲掉落在最后头的一部分兽人,用他们的性命,来当成钓伊斯塔人上钩的诱饵。

这个战术非常阴损,但也很有效,当伊斯塔大军进入海中通道,最前端的骑兵队已经追上兽人队伍尾段,开始进行屠杀工作后,没有多久的时间,他们就从杀伐叫喊声中,另外听见一种很奇怪的声音。

那种声音……乍听之下很像千军万马奔驰而来,气势豪壮,但听得仔细一点,就会觉得极像是哗啦哗啦的水声,犹如堤防崩溃,大水迅速接近时候的声音。

当有些意识到不妙的人们,抬头往上看,这才发现在两侧水晶墙的最顶端,些许海水就像满溢了出来一样,从最上方顺着水晶墙迅速流下来。这不过是个简单的开始,过不了多久,两边的水晶墙承受不住压力,在一声轰响中炸开碎裂,被封挡多时的千万吨海水化作狂涛巨浪,自两旁往中央聚合过去。……这是无数伊斯塔士兵最后一眼所看到的东西。

大水倾泻而下,等于是在一个最接近的距离去承受海啸,哪怕伊斯塔的骑兵队再强悍,那些经过改造的强化战士再厉害,终究也还是皮包骨肉血,没有办法脱离生物法则,在这种毁灭性的大自然威力下,追击的伊斯塔军队连逃跑机会也没有,瞬间就被大浪淹没,有些直接被千万吨的海水压砸成肉饼,大部分的都不堪冲击而毙命,必须是通过这两项严苛考验的幸存者,才有被活活淹死的荣幸。

说起来确实是挺可笑的,想要被淹死都得要靠好运配合,这种下场对一个军人来讲,是一个很大的悲哀,但以现在来说,这个形容就一点也不错,虽然大海崩泄的声势惊天动地,可是真正淹死的人少之又少,大部分人都已经在那之前就挂掉了。

兽人们付出了很惨痛的代价,落在最后头的好几万人,就这么变成了水中的亡魂,尸体永沉于海底。好不容易都快要逃出地狱,拥有新人生了,却只差这么几步,葬送了性命,这对所有兽人而言,都是一件非常伤痛的事,不过……这世上本来就不可能每个人都获得幸福,追求理想必须付出代价,这几万兽人的牺牲,能让剩余的同胞逃出生天,得到新生命,一切倒也值得。

相对起来,葬身于此的伊斯塔人就倒霉得多。聚集起来的大军,有三分之二都已经冲入大海,这些人全军覆没,就连在岸上排队等着冲下海的部队,都遭受波及,被几个大浪头打个正着,惊涛裂岸之余,也造成了不少人命伤亡。

停留在岸上的部队,是因为携带重装备、动作不快,所以才排在最后,大部分都得以保全,反倒是行动最为迅捷的骑兵、轻装步兵,冲在最前头,全被大海吞噬,粉身碎骨,估计死亡数字不会少于十五万,受此影响,想来伊斯塔在往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别说没有力气对外侵略,就连本身的政局都会一塌糊涂。

其实……我一直很想不通,伊斯塔人追着兽人下海去,如果大海崩泄,那种绝境逃都逃不掉,这是白痴都看得出的事,换作是我,死都不会冲下去,但那些伊斯塔人……与其说是长官逼他们冲锋,倒不如说整个军队上上下下都有种非战不可的气氛,不管是大将还是小兵,在这股气氛前,都说不出“穷寇勿追”或是“我们放他们一马吧”的话。

遇到这种情形,不追才是理智的作法,逞一时之勇的结果,通常就是死得很凄惨……或许,伊斯塔人不是在逞血气之勇,他们只是……放不下,放不下损失这些兽人的利益,放不下让这些兽人离开的面子,许许多多放不下的东西,最后说穿了就是要争那一口气。

放一群奴隶逃亡,这口气真有那么咽不下去吗?或许真的是这样吧,出这一口气就是那么重要,伊斯塔里头有很多死脑筋相信“犯我国威,大小尽诛”而维护尊严与面子需要代价,这十几万人的性命,就是他们所要付出的代价,希望到了来生,他们可以明白……不是什么利益都非要挣到手,才叫利益;也不是什么面子都非要贴在脸上,才叫光采。

几十万条人命的小事,可以先放一边,因为在这种混乱的时候,天大地大,再没有什么事情比我的生命安全更大。

一度分开的大海,猛然合拢,对于正行走于海底的人们来说,固然是毁灭性的大灾难,但我和未来虽是飘行于海面上,却也同受影响,惊涛骇浪打来,我们就像是汪洋中的一片孤叶,随着海浪摆布,不知何处是终点。

李华梅与那道光影在比拚中都被巨浪吞噬,踪影不见。在惊涛之中,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大概早就被活活溺毙,但未来却显示出非比寻常的轻身功夫,在激烈摆荡的大浪中,如一支离弦之箭般飞奔,既快且稳,高速踏水而行。

眼前的浪涛虽大,狂风呼啸,但照未来这样的跑法,我想真能够平安抵达对岸,只不过……免不了多吃几口海水就是了。

“不许走!”一声尖啸冲破风浪传来,冷锐刺耳,纵然在强风暴雨中,仍震得我们耳膜生疼,我抬头一看,只见一道鲜红色身影在风雨中踏浪急奔,高速奔来,正是李华梅。

或许是因为时效影响,我和未来身上的隐形魔法已渐渐失效,露出了形影,李华梅未必看得那么清楚,但以她的修为,只要稍见行迹,就能凭靠感应锁定追来。

刚才拦阻住李华梅的光影,已经消失不见,黄金提督的身上鲜血淋漓,似是与强敌拚了个两败俱伤,而且还伤势不轻,她用尽全身力气高速奔驰,想要朝我们这边靠近,速度超过未来多倍,看来只要再十几秒就可以追上我们,假如她半途发剑气狙击,那甚至再几秒就可以砍到我们。

“快!跑快一点!我们快被追上了!”我催促着未来,心里紧张莫名,刚才那股和李华梅对峙的勇气与激愤,一下子不晓得到哪里去了,总觉得……无论如何都不能被李华梅追上来。

环顾这一生,我的祈愿极难得到老天响应,但这一次,情形出现例外,虽然已经没有什么高手能再拦在李华梅面前,可是天意难违,就在李华梅快要追上我们的那一瞬,因为分裂的海壁完全合拢,所形成的巨大水压,掀起了大浪,连环几个掀打过来,正好对着李华梅当头打下。

连场恶斗,确实削弱了李华梅的力量,再加上天灾之威无与伦比,这几波巨浪当头打下,李华梅禁受不起,一下子就被大浪远远打了出去,卷入巨大水压形成的漩涡里,随着掀天巨浪急转,距离我们越来越远。

巨浪之威虽是惊人,但要说会危及李华梅性命,那是不可能的,我们仍清楚听见,一声声悲怒交集的尖啸破浪传来,声音历久不绝,中气充沛,只是尖啸声的主人再没可能追赶上来了。

我和未来的情形也不好过,浪涛过大,又有漩涡,就连未来也没法再稳稳地立于水上。随着几个大浪打来,我们终于被浪涛吞噬,沉入海底。

本以为这样子完蛋定了,没想到忍者的特殊技艺果真不可小觑,潜入水中的未来,像是化身一尾游鱼,在水里以高速潜游,拉着我飞快向前冲去。我是不知道这小子如何解决水中呼吸问题,但我确实是没这种本事,短短时间内连喝了几口水,意识昏沉,立刻就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的时间有多久,我也没有印象,但应该没有很长,当我再次回复意识时,已经脱离了水底,未来又踩着特殊工具“水蜘蛛”踏行在海面上飞快奔驰,前方已经出现了陆地。

见到陆地,我确实有一种见到生天的感觉,那边看来风平浪静,好像连顶上天空都是蓝色,而大批兽人则是站在岸边,有些已经发现了我们,朝这边指指点点,大声地叫嚷起来。

在那样的大浪之中踏水飙行,直达大海对岸,这种事情听起来很像是奇迹,未来能够做到,想起来还真是不可思议,但完成奇迹也必须付出代价,就在离岸仅剩下十余尺的时候,跑在前头的未来忽然身影一晃,跟着就晕厥过去,沉入水中,似是透支了体力,在最后关头再难支撑下去。

我受到波及,再一次被拉下海,幸亏我粗识水性,只要不是太大的风浪,一点简单的漂浮与游泳,我还做得到,很快就漂浮上水面,而岸上的兽人们也纷纷跳下水来,往这边赶来救援。

如果照我的本意,趁这机会落井下石,让未来这小子淹死在水里算了,但刚刚被这小子救了一命,现在立刻翻脸杀人,心理上是交代得过去,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就很难解释了。

况且……我现在的心情很复杂,实在是不想动杀人的念头…

主意一定,我就扯起了连着未来的那条绳索,没让这小子沉入海底去,兽人们的救援队伍很快就到,十几个分别救两个,很快就把我们给带到岸上。

“快!马上帮他们急救,把人给放好,千万不可以有事!”才一上岸,就听到白澜熊的大嗓门。经此一役,我摇身一变,成了南蛮兽人的民族英雄,又是万兽尊者的直系血脉,兽人们怎么样也不敢让我掉根头发,未来也连带倍受重视,我们两个一被救上岸,兽人们就围在旁边,急急忙忙地想要施救。

我意识尚算清醒,只是喝水过多,一见到兽人们要来帮着做人工呼吸,大吃一惊,连忙挣扎爬起,险险逃过一劫。

“唉呀,贤侄,幸好你安然无恙,真是吓死大叔我了,那样子的恶劣环境你也能逃出,好狗命啊。”

惊魂甫定,我看到茅延安站在一旁,为我大声鼓掌,白澜熊也排众而出,不由分说,就给了我一个险些令我喘不过气的热烈拥抱。

“约翰,干得好,这次多亏你了,如果没有你舍生忘死的奋斗,我们几十万同胞都不可能生离南蛮,你是这次解放兽人的头号功臣,我代表全体兽人向你致谢。”

白澜熊的声音里,有着掩不住的激动,这点我能体会,只不过,我心里却有几分茫然。

回看茫茫大海,不但那道大裂缝已经合拢,就连空间切裂的扭曲现象,都在迅速平复,估计几十秒后,法米特扭曲空间所造成的这幕奇景,就会完全消失,伊斯塔归伊斯塔、东海归东海。

少了能量干扰,狂风暴雨都已停歇,乌云散去,天上露出灿烂的阳光,暖洋洋地照下来,非常舒服,如果单单只看这一幕,那还真是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适合全家出游与旅行。

可是,在平静无波的海面下,刚刚吞噬了几十万条人命,这是眼睛所看不到的东西,只不过……没有人可以忘记,就连甫逃出生天的兽人们,都不会忘记自己有许多同胞已沉眠海底,永远不可能再踏上南蛮的土地了。

这些事情很沉重,但我们没有多少哀悼的时间,已经失去的东西再也回不来,活着的人必须要继承已逝者遗志,继续往下走。在伊斯塔发生了太多的事,足以令我永志不忘,但现在……该是思考下一步的时候了。

此岛距离陆地不算太远,往南不足十里,就是阿里布达的娜丽维亚港;岛的面积不算太大,塞了几十万兽人以后,已经人满为患,必须要尽快找条船,把他们给运送走。万兽尊者一生心系兽人福祉,他不幸身中暗算惨亡,我唯一能为他做的,就是协助这些兽人离开。

“约翰,怎么样?我们下一步应该要怎么走?”白澜熊在我身后发问,我吸了一口气,正要回答,心中忽然一动,耳里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连忙侧耳倾听。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