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七
第一章
光暗冲突
天使陨落

伊斯塔的一场大战,确实是不辱天翻地覆之名,哪怕是无头骑士的主力战结束后,余波仍能掀起滔天巨浪,令东海一分为二,出现了一幕史无前例的惊世画面。

时空转移,东海的一角被衔接到巴格达近郊,这种事情在历史上不知道有没有出现过,已经够骇人听闻了,而现在所发生的事,更是令移山倒海这个形容词完全具体化了。

狂风怒号,辽阔无边的海面上,尽是一波又一波的狂涛,激起雪白的浪花,不住翻掀起的海潮,彷佛要吞噬一切,把一望无际的大海化成狂暴世界。

然而,在这片黑暗世界的中央,出现了一条平坦大道,大道延伸所经之处,海水被大日天镜的引力吸得干干净净,不受海面上狂涛所影响,动与静,成为最明显的对比,而几十万兽人奴隶走在这条宽达百尺的大道上,密密麻麻,快速行走,却都用着敬畏、不安的眼神,瞥向两侧的水之壁。

十几尺高的水壁,透明澄澈,可以清楚看到在里头游动的鱼、龟、鲨,在水中恣意摆动着身躯,一下子靠近,彷佛要破水面而出,一下子又远离。这些兽人大半辈子都被困在奴隶营里,哪有机会看过海,现在能以这种方式亲眼目睹大海的美丽,不管是虎族、豹族或熊族,都屏起气息,沉默而快速地行走,既欣赏着这幕美景,又生怕发出声息,打破了周围的平衡。

任谁也知道,现在的这个情形,是被一股强大力量所影响,大日天镜的引力把万顷海水吸入,全凭着这股吸力,才在大海中央强行开辟出这样一条道路,倘若大日天镜的吸摄力量没法维持,又或者被什么东西给打破平衡,两旁的水之壁随时都会崩溃,千万吨海水一股脑地冲下来,几十万兽人的性命一下子就会成了杯汤。

所幸,这个恐怖的书面一时间还不会发生,大日天镜是创世圣器之一,神通无边,只要有足够的能量支持,可以半永久地运作下去,而大日天镜运作能量的源头……是“史上最好色的魔法师”法米特.修.卡穆所留下的力量。

留存在阿雪体内的惊世力量,只是一个开端,或者该说是一把钥匙,当那股力量正式发动,法米特留在东海的遗产就会受召唤而出。巨头龙苏醒,破海而出,牠雄伟的身躯在惊涛中游动,看似毫无作为,但全部能量却用以支撑大日天镜的运作,若非如此,单单靠阿雪一个人来发动大日天镜,就算能量方面没问题,血肉之躯也早就撑不住了。

明白这其中奥秘的人并不多,兽人们只是敬畏地看着巨头龙,安静而快速地行走,几十万兽人奴隶已经全数进入海道,顺着大路所延伸的方向,奔往海的另一头。

兽人们体格壮硕,又几乎都是青壮人口,快走起来几乎等于人类的全速奔跑,移动速度算是很不错了,但几十万奴隶要走完这条长路,完成迁徙,毕竟还需要相当的时间,谁也不敢保证他们能平安走完全程,抑或是半途发生意外,全军覆没。

伊斯塔为了拦阻兽人奴隶的离开,发动了大军。巴格达附近可以调集的军队,大概全部被调了过来,如果不能阻止几十万奴隶离开,那也要把他们全部杀灭,以绝后患。

军队里有不少骑兵,还装配了重型魔法兵器,堪称是伊斯塔的精锐军力,如果让他们冲杀过来,兽人们一定会被杀得片甲不留,但东海上万千怨魂所组织的鬼火之墙,绵延数十里,把伊斯塔军挡在墙的另一侧,没法冲过来大开杀戒。

伊斯塔是黑魔法之国,驱使亡灵、怨魂本属拿手好戏,但首次碰上东海千万亡魂这等大阵仗,也把伊斯塔的巫师群弄得目瞪口呆,没有人敢尝试轻易驱策或攻击,免得招来反噬,没有任何人能承受得起。

军队既然无法动弹,那就只有倚仗少数高手组成精英战力,突破鬼火之墙来突袭,这可以说是基本共识,无奈伊斯塔甫经大战,魔法、武道两方面的高手都已阵亡得七七八八,到了最后,真的能够派上用场,突破鬼火之墙的高手,也只有一个外来的佣兵,李华梅。

身为当世五大最强者之一,眼前这道鬼火之墙还算不上难度,李华梅轻易就能越过,但是当与她齐名的心剑神尼也现身出来,仗剑挡住她的进击之路,她就陷入一场难以解脱的泥沼战中,尤其是当心剑神尼蓄意拖延,并不实招狠拚,只是打一下、跑一下地游斗,胜负就绝不是短时间内能轻易分晓。

“接我一剑!”斩龙刀在李华梅手中,变化成了一柄透明的弯曲蛇剑,她一剑直刺,气势有若千军万马冲锋,剑气破空而来,配合斩龙刀的无双锋锐,彷佛要把空间都切裂,试问天下有谁能挡。

然而,心剑神尼根本无心硬拚,手腕一翻,金剑幻化出万道豪光,刺眼夺目,开始迅速旋转起来,而她真气凝于指上,一指点在剑柄末端,真气撞击剑中原本蕴含的能量,剑尖顿时飙射出一道高速急转的黄金剑气,去势奇快,斩龙刀的剑气还没刺到,这道黄金剑气已经来到李华梅的眉心。

剑枪一击!慈航静殿的神妙剑招,速度太快,李华梅只能仰头闪避,但还是没有办法完全避开,黄金剑气从她额前擦过,削落一缕绿发的同时,也重击了她的前额,但所发出的声音却不是骨肉碎响,而是如同铜锣被敲响时候的声音。

“当!”巨响声中,李华梅周身泛起一层珍珠似的白色光泽,竟然是以护体真气硬挡下了这一记重击,八歧黄金龙假死还生后的提升效果确实强横,李华梅的力量较蜕变前陡增,连护身真气的抗击力都大幅提升,换做是之前,脑袋早就给打出一个血洞了。

心剑神尼的武功虽高,但要她同样以护身真气接这剑枪一击,估计她是做不到的,所以看到李华梅硬接不伤,心剑神尼脸色立变,而李华梅挡住眉心的一击,立刻反攻,斩龙刃挥削出去,剑气纵横,居然广达十数尺,恐怖的斩击威力与范围,眼看着心剑神尼就要被斩成两段,哪知她驭剑飞行,后退速度陡增十倍,快得不可思议,以这惊人神速瞬间趋退,避开李华梅一击后,马上又回到原来位置,彷佛从未移动过。

“好本事!”李华梅喝道:“看在慈航静殿的份上,我一直容忍三分,神尼若再不识好歹,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哈。不客气?怎么不客气法?像你宰了老万兽那样的不客气吗?”

心剑神尼冷笑道:“到了你我这等级数,一切全凭手上实力而定,扯什么慈航静殿、伊斯坦,全是他妈的狗屁,你这女人好不啰唆,要打就打,说那么多废话有什么鸟用?”

心剑神尼的耻笑,对李华梅也产生了作用,她神色骤冷,再不多言,挥剑攻击,较先前更添了三分狠辣。

能得到最强者的称号,绝不可能是泛泛之辈,饶是李华梅力量大有突破,挥动斩龙刃时剑气横扫,摧枯拉朽,所向披靡,恍若天地之间无物可挡,但再怎么凌厉的攻势,如果打不中,那也是没多大意义的,心剑神尼不与李华侮硬碰硬,只是仗着胜敌人一筹的高速飘忽缠斗,绊住李华梅,转眼间两人便已连斗十多回合,一道白光、一道金芒,缠斗不休,暂时看不出有分胜负的可能。

让这两名当世绝强者战得天昏地暗的理由,是她们头顶上的一缕光源,漂浮在天上的一抹美丽倩影。

在四十九名羽族童魂的包围下,清丽的小狐女摇摆着尾巴,傲挺着高耸圆硕的巨乳,挥动手中的魔法杖,将自身的魔力提升至极限,接收以巨头龙为首的各方能量,竭尽全力,维持身后大日天镜的运作。

被邪恶仪式污化的大日天镜,现在逆转性质,镜面变成了一个无底的黑洞,源源不绝吞噬着海水,为兽人们开辟出生存道路。

尽管阿雪现在也是极高段的大魔法师,但要承受这么庞大的能量,肉体的负担也是很惊人,所形成的剧烈痛楚更是折磨,她手握裸女魔杖,半句话都没有说,但紧蹙的眉毛、痛苦的表情,已经足够让人明白她此刻的感受。

阿雪的存在,是眼前这一切奇迹景象的根源,正是因为她发动大日天镜的异能,才会令大海一分为二,数十万兽人得以逃生;法米特所留下来的惊世力量,也是透过她的身体,与巨头龙链接,进而驱动东海千万亡灵,作为发动奇迹的支撑能量。

反过来说,只要把阿雪给干掉,就等于是破坏了这一切奇迹的枢纽,虽然没法把兽人奴隶给抓回,但海水崩溃冲击下来,绝对可以令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尽数成为大海中的冤魂。

李华梅要杀,心剑神尼要拦,两大强人就为了这个理由而动手,但从现实面看来,即使她们两个人不开战,阿雪的身体能承受得了多久,本身就是一个严苛问题。

这么庞大的能量运作,哪怕是机械都未必能负荷,更别说是血肉之躯。奇迹不是不可以创造,但天底下却没有哪个奇迹是可以不用付出代价的,从启动大日天镜那一刻起,阿雪就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剧烈的能量冲击,不但伤害了她的身体,更让她的身体产生一些变化。

在魔法学理中,凡是庞大能量汇集的那一点,就有可能发生极大的变化。以前在图书馆中看过的文案中,化石为金、起死回生、时空变动,甚至把无生命的死物赋予灵魂,这些案例都是曾经发生过的,相形之下,一两个封印的变动,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阿雪现在的肉体,是经过许多异变、改造之后的结晶,那些变化与改造的原理,我不晓得,应该也具有不可逆性,但在这种特殊情形下,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就连那些应该“不可逆”的法则,都不再牢不可破。

所以,在我们眼前,这些变化就开始一点一点地发生。一丝丝金色的闪光,自阿雪的眉心绽放,驱散了周围的血芒,而同样的金色光芒也出现在阿雪背后,这种现象我曾经看过。

光翼!天河雪琼的明光之翼!在体内庞大能量的支持下,光翼伸展开来的长度,是史无前例地惊人,柔软的大翼,像是一把巨伞,平缓地舒展张开,每一边都有数百尺的长度,划破了黑暗,在漆黑的天幕上散发着光亮。

羽族女童魂的高声吟唱,在她们围绕下的阿雪,周身萦绕着灿烂金光,舒展着光翼,彷佛是一名圣洁的女神,让兽人奴隶、伊斯塔车两方都抬头仰望,发出一阵阵的惊叹,如果不是信仰不同,他们搞不好会一起跪拜下来,赞颂这一幕神迹。

如此惊人的一幕,不只是对他们有冲击感,对我也是一样。不知道有多久,我没有再看过这一幕画面了,上一次看到,是在阿里布达外海的小岛上,天河雪琼展开光翼,斩杀毒龙,所向披靡,那种美丽又英武的姿态,没有人能够忘掉。

在那之后,我还是有看过天河雪琼伸展光翼的美姿……不过是在梦里。

不只一次,天河雪琼在我的梦里出现,展开光翼,愤怒地追杀我,让我慌忙逃命,险死还生,有时候差一点就没命,也有时候在梦里被她千刀万刷,唯一不变的一点,就是总让我在恐惧中惊醒,一身冷汗,要花好一段时间才能确定自己身在现实,梦中的一切只属虚妄。

然而,梦境真的只是虚幻吗?很多人都说,梦境也反映着现实,两者只是一体的两面,梦境里发生的事情,有可能是替人们预先指向未来。我不想让这个未来发生,所以我拚命去逃避、去阻止,希望把那残酷的结局留在梦里,不要出现在现实。

但有一个基本的道理不会改变,有往有来,欠了人的始终都是要还。不管怎么逃,怎么阻止,该来的东西始终是要来,停不掉也躲不了…

或许,我还是可以躲的,毕竟再恶劣的绝境我也面对过,现在的情势虽恶劣,却还没有到要绝望的地步,可是……这一次我真的是累了,多少日子以来担心受怕,那种让我喘不过气来的压力,我实在是扛得够了。

如果再怎么奔跑,也无法摆脱背后那有如附骨之蛆的重压,那么就算能跑到天涯海角,跑上一世,也只是一场注定没有意义的追逐。我不是勇敢无畏,只不过是明白了这一点,因此我没有跑开,而是选择留在这里,面对那些我逃不掉的东西。

我站在沙滩上,抬头凝望着天上的明光之翼,纳闷着这道光翼对多数人们而言,意味着救赎,却不晓得在我身上又代表着什么?

(阿雪,我和你之间……是该有个了结了。)我这么想着,但事情的演变却非我所能掌握,很快我就发现到,事情恐怕不是我想的那样。

横过天际的明光之翼,忽然剧烈颤动,好像能量供给出现了问题,原本数百尺的长度一下子萎缩,化作点点金粉洒下,让大半个天空洒满金色光点,而光翼迅速缩小,最后在阿雪的背上凝化成一双雪白羽翼。

现场的羽族尚未完全撤离,见到阿雪突然长出一双雪白的翅膀,全都惊讶得叫出声来。由光翼化羽翼,这一幕情景实在很动人,飘翔在半空中的美丽女神,拍动着雪白的翅膀,圣洁高贵,彷佛在救赎这个人间。

但包括我在内的几个眼尖、又关心阿雪本身多过在意神迹的人,目光却全凝视在阿雪的脸上,注意到她比刚才更为疼痛的表情。剧烈冲击的能量,一定让阿雪的身体出现某些变化,而她未必能够承受得住。……是什么样的变化呢?我发现阿雪的翅膀有点不对劲,一抹漆黑如墨的污色,在她的羽翼上出现,与本来洁净的纯白色争夺位置。黑色迅速增大了占领的面积,但白色也开始反击,两种颜色僵持不下,占领面积时大时小,这就让那双翅膀一下黑、一下白,在两种背道而驰的颜色间变幻不定。

这种异状,在其他人眼中或许只是个有趣的变化,但在我这个极为了解阿雪身体的人看来,却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现在的阿雪,是暗属性的死灵魔法师;过去的天河雪琼,是光属性的圣女。这两种魔法元素截然相反,绝不可能共存,之前阿雪身体被改造,受到剧烈打击,让她强大的魔法力失去属性,成为混沌状态的纯能量,是我将这股能量重新塑造与引导,变成了黑暗法力,照理说,已经变为黑暗的魔力是不可能再变回原样,但……此刻的情况特殊,在这种情形下,发生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眼前的异状很明显,是光、暗两大魔法元素共同出现在阿雪体内,正在相互冲突、排斥。这种魔法元素之间的排斥效应,最是厉害不过,如果整个爆发开来,不管是多坚固的神器,眨眼间就会被摧毁,别说是人身血肉。

(糟糕!怎么会发生这种事?阿雪她……)陡见惊变,我吓得魂飞魄散,却又帮不上什么忙,而阿雪发生的问题,也惊动了正在激战中的两大高手。

心剑神尼看到阿雪的异状,动作有着极短暂的停顿,但却能立刻回复过来,像是事不关己一样,挥剑挡住李华梅趁隙而发的一击。

单单只是这样,心剑神尼还可以不闻不问,专心战敌,可是当情形进一步恶化,心剑神尼就没法再袖手旁观。

“啊!”光之力、暗之力的冲突到顶点,阿雪背后的翅膀陡然爆炸,血肉横飞,人也失去意识,在惨叫声中晕死过去。

阿雪一晕倒,半空中的羽族众童魂、大日天镜就全部消失,连她的人也从半空中坠落下来。见到弟子出事,心剑神尼说停手就停手,第一时间甩开李华梅,御剑飞空,接住了下坠中的阿雪,一记重掌拍在她背后,宣泄体内的残余能量,要把阿雪的伤势给稳定下来。

我见到心剑神尼接住了阿雪,心下稍安,光与暗两种能量排斥冲击的伤害,非同小可,阿雪没有被炸得粉身碎骨,就已经算是很好运了,但体内伤势绝对严重,要是没有立刻急救,后果堪虑,而抢救之人的能力也得是一等一,要不然还没救人,自己就会先受其害,被阿雪体内的能量冲击给连带震死。

尽管我一直对心剑神尼这个大邪人深深忌惮,但不可否认,每次她在场,对我总是利多于弊,这次如果不是她及时出手,单单只有我在这里,那是绝没有可能救得了阿雪。

心剑神尼的惊人高速,是她能在激战中说走就走的主因,但李华梅没有追击,这才让心剑神尼能够救治阿雪。没有追击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李华梅的目标不是心剑神尼,即使缠斗下去,让阿雪伤重死亡,甚至还因此让心剑神尼分神,在战斗中饮恨,这么做也没多大益处,更会引来金雀花联邦与慈航静殿的敌视。

阿雪出事晕去,不能再操作大日天镜,李华梅基本目的已达到,可以暂时罢手,但对仍走在大海中央的几十万兽人奴隶来说,要命的问题却在眼前。

没有了大日天镜的吸引力,被强行分开的大海立刻就要崩溃合拢,在这大自然的强大威力之前,几十万兽人奴隶根本无力回天,眼看着就要被大浪没顶,惨死海中,一声了亮的鸣叫,却在此时压过巨浪,直传而来。

摆动着百余尺长的巨大身躯,一直在海面上游动的巨头龙,忽然停住不动,在发出高声鸣叫的同时,一件东西由巨头龙的头部冉冉升起,飘在巨头龙头部正上方十尺处。

距离相隔太远,我看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从那东西本身发出的微弱光芒来看,似乎是一个转动中的十字架,而在十字架上……好像绑着或钉着人。

不晓得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被固定在十字架上,也不晓得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但从那十字架浮现出来的一刻起,海神宫殿所储备的庞大能量,全数透过这个十字架发送出来,就像刚才提供能量给阿雪一样。

阿雪是以这股能量发动大日天镜,将海水源源不绝地吸走,但那座十字架却不知道是使用什么方法,从海神宫殿的能量再次发动开始,那条海中通道的两侧水壁,再次被巩固住,甚至发生了质变,从液体变成了类似水晶的固体。

纯以魔法上的难度来说,阿雪用大日天镜吸走海水,比化水为晶要艰难得多了,但纯就实质效果来看,把两侧水壁凝结晶墙,这方法比什么都有效,一下子就把海水给挡住,维持中央道路的稳定,让兽人奴隶们得以继续行进。

“呃……”

我觉得有点奇怪,那个飘浮在半空的十字架,让我生出一种感应,体内的地狱淫神彷佛被触动,有了反应,那个十字架能够令地狱淫神起反应,难道是…

“……邪莲?”

邪莲与那个十字架有什么关系?总不会就是她被钉在十字架上吧?想到这个,我心中一震,但眼前的情势让我不能分神,唯有屏除杂念,专心注意着正发生的一切。

海中大路末断,这是不幸中的大幸了,然而,阿雪刚才强行分割大海的力量,除了海神宫殿的支持,还有法米特遗留她体内的魔力,现在失去了法米特的魔力,纯凭海神宫殿的能量,马上就顾此失彼,虽说大海的崩溃被稳住,但另一边陆地上的鬼火之墙,却出了大问题。

组成鬼火之墙的千万亡灵,好像忽然间失去了控制,壮阔惊人的巨大火壁瞬间解体,还原成无数飘浮的鬼火,迅速离开陆地,回到海面上飘移不定,碧碧幽幽,像是千万只萤火虫一起放光,偶尔有几处地方的鬼火生变,化为成群阴魂,在海上飘动哀哭,泣诉着痛苦。

这一幕对于兽人奴隶来说,是非常可怕的景象,但伊斯塔军就不当回事,千万亡魂的聚合确实可怕,但分散开来……那不过是伊斯塔人司空见惯的东西,就像看见早餐桌上的面包一样,没人在意,甚至还让某一部分人战意高昂,在一声长喝中,伊斯塔军发动了总攻击,以骑兵团为首,大军追着兽人奴隶的步伐,冲杀过去。

伊斯塔正规军的战斗能力,普天下没有哪国敢小看,骑兵团还没冲出去,重装炮兵团已经先做出攻击,一阵猛烈的炮火飞上天空,落入兽人奴隶的尾阵,立刻造成惨烈死伤。

刚才被鬼火之墙挡住,炮弹射不过去,勉强发射,只会被鬼火之墙给吞噬,但现在没有了火墙阻挡,这些魔法炮弹射出,落地后除了发生剧烈爆炸,更还散发毒素,刹那间黑雾横流,凡是沾着的兽人奴隶全都皮腐肉烂,成了一滩脓血与白骨,死得惨不堪言。

擅长驱动死灵、使用黑魔法的国家,玩毒也很有一手,我想那阵黑雾中除了毒素,应该还蕴含着某种诅咒,要不然效果不会如此厉害,阿里布达王国如果撇除第三新东京都市那边不算,是没有这种绝毒可用的。

魔法炮击之后,本来应该是魔法师团进行攻击,施放中型或大型魔法,重创敌人,但伊斯塔的魔法师主力,已经在无头骑士一战中死得七零八落,派不上用场,所以在炮击结束后,就是骑兵团一马当先冲出去,多个步兵团尾随着奔跑冲锋,高声叱喝,誓要杀掉每一个逃亡的兽人奴隶。

其实,兽人奴隶的出走已成定局,就算杀光了这几十万兽人,对伊斯塔也没有什么实质帮助,哪怕是想制造几十万死灵来利用,这数目也太过庞大,一不小心,好处没捞到,把巴格达弄成东海那样的死灵之地,随时都会带来亡国灭族之祸。

即使把这些兽人放走,南蛮距离伊斯塔何止万里,中间并不相连,南蛮壮大了也未必能威胁到伊斯塔,更何况这些兽人奴隶素质极差,真若给他们全回到南蛮,我想他们吃垮故乡是做得到,要说壮大南蛮……起码是一百几十年黑暗改革期过后的事了。

娜西莎丝是懂这个道理的,伊斯塔许多有识之士也明白,但明白却又如何?大多数的人明白归明白,却仍是咽不下这口气,怎样都不能丢这个脸,所以明明是损人又不利己的事,还是干得义无反顾,这实在……是非常没有意义的蠢事。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