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六
第八章
翻江倒海
一水隔天

“阿雪,妳自己应该很清楚,这么做是有危险的,妳真的已经做好准备了吗?”

“嗯,我不怕危险,只希望能够做点事。师父你们要解放兽人奴隶,我一直都想帮你们,却帮不上什么,因为我的黑魔法只能杀戮与战斗,就算想当医护,也只能端东西送茶水,不能医治人,这是我很大的一个遗憾,可是……现在终于有我能做的事了。”

阿雪戴起了手套,穿起了全套的魔法师装束,平静的眼中有一丝欣喜,缓缓道:“这是我的舞台,这是只有我才能做的事,除了我之外,别人都不能代替,所以…无论结果是什么,我都要勇敢地去做。”

“……这种事情理论上是有可能,但事实上……从没人做过,妳真认为自己能做到?”

“嗯,大叔说过,只要相信,就有奇迹……我相信的……”

听到这些话,我保持沉默了,因为阿雪的姿态很明显,我说什么都不能改变她的想法,而如果不让她放手去做,等伊斯塔人杀过来,我就算不会死,大概也不会太好过。

事实上,我对阿雪要做的事之所以会有疑虑,背后的理由没有那么高尚,也不全,是为了担忧她的安危,有很大的一部分,我是在担忧她体内的魔法封印。

昔日的慈航静殿圣女,变成了天真可爱的小狐女,这是一个我所不能解释的变化,但把这个变化给稳定下来,却是凭靠当初菲妮克丝所留下的魔法封印。

这个魔法封印相当稳固,据我的观察,是用阿雪自身的力量为能源,只要阿雪一天还有魔力,封印就会持续,哪怕她魔力越来越高,封印也只会越来越强,把天河雪琼彻底埋葬。

就一般正常情况来看,这个封印可以说是完美无缺,不会像普通封印一样,在被封印者的魔力高到一定程度后,就可自行破解,即使是外来力量要破封印,那也必须要强过阿雪本身的力量,才能做到。

现在的阿雪已拥有第七级魔力,单纯比较力量,即使较诸昔日天河雪琼也不遑多让,世上要找个魔力比她更强的人来破解封印,那可非常不容易,如今黑龙王、黑巫天女已死,其余的高强术者我又多数有交情,这种可能性已经非常低了,然而,现在却出现了一个问题。

法米特所遗留的魔力!

两股第九级力量合一,相较之下,阿雪本身的第七级魔力,有如儿戏,当阿雪使用法米特所留下的魔力,那个封印就像张薄纸一般不可靠,若是封印被破,阿雪的身体会发生什么变化,我不肯定,但天河雪琼的记忆却九成九会逆流回来,届时,我一直在提防的事就会发生。

可是,我能阻止阿雪吗?此情此境,阻止阿雪就等于是切断我自己的活路。虽然羽族人可以带着我飞行逃跑,但……这次万兽尊者是因我而被刺遇害,他老人家没有什么遗愿,唯一放心不下的事,就是这些兽人奴隶,我怎么说都该拚一次,让他老人家走得安心瞑目。

“所有的护卫人员提高戒备,我们只有一次机会,无论如何都要成功。”

我高声斥喝,指挥施法祭坛周围的警戒。即使我放手让阿雪去做,事情也没有那么容易,阿雪使用魔法时,周围很大一个区域的能量都会被牵动,伊斯塔军那边一定会察觉。

辟海开路这件事,太过匪夷所思,饶是李华梅足智多谋,我猜她一时之间也想不到,只会判断是我们这边要施放大型魔法,甚至可能是究极魔法,所以,也必定会派人阻拦,我们必须要把这些人都给截下,不然阿雪就无法全神施法。

伊斯塔经过无头骑士的一场肆虐,人才伤亡殆尽,能威胁到我们的人太少,即便是阿鲁斯驱策三头地狱犬来攻,相信也不是白澜熊的对手,但若李华梅亲自出马,以她新近完成蜕变的八歧黄金龙之力,我方已是无人能敌,再搭配斩龙刃无坚不摧,这边不晓得还有谁能挡她三招两式?

“……要是尊者在,至少我们还有一拚之力,但现在……”

白澜熊恨恨地说道,我拍拍他肩膀,也不知道该安慰些什么。若是万兽尊者在,我方定然不像现在这样一筹莫展,这点李华悔也很清楚,所以才会一出手就先铲除掉这个最大隐忧。

要是霓虹还能派上用场,我们这边又多两位高手,羽虹的武功在我方除了白澜熊之外无人能敌,但此刻羽虹的神智浑噩不清,羽霓的身体又受伤势所累,她们两姊妹帮不上忙,我们还要派人去保护。

“怎么样?约翰,可以开始了吗?”

“再等下去,对面的人就要杀过来了,我看了一下,他们那边有骑兵与重战车,冲锋过来,我们这边挡不住的,现在必须立刻开始!”

我看了看伊斯塔的阵营,发现敌军冲锋在即,连忙下令,让阿雪开始施法,但是,就在我下令的同时,伊斯塔阵营忽然升起一道红光,有人要用传声魔法与这边会谈。

“哼,来得正好……该来的,果然是要来。”

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件事,敌人在正式攻击之前,定会有这一次会面要求,现在算是来得刚好,我一挥手,让他们通知阿雪,趁着我与敌方会谈之际,开始施法,得到最妥当的掩护。

两军之间的通信魔法,分为两种。比较常用的,是把双方将领的身影给巨大化,像是两尊大神一样地说话,又或者隐去影像,只是像个超大传声话筒,把对谈的声音传遍周围几十里地。

不过,还有一种,专门用于秘密会谈,就是凭靠魔法道具,把对谈之人的影像传送到对方面前,原尺寸比例,不会搞成几十尺的巨大影像,省得应该是秘密性对谈,搞到两边部队都知道,那就大事不好了。

传送过来的影像迅速清晰,一如我之前所料,正是李华梅。穿着一身赤红战袍的她,右肩披着一个龙头饰甲,碧绿的龙鳞斜绕过胸口,与绿色的腰带连在一起,看来确实是有着凛然之威,不愧是能够指挥几十万军队的大元帅。

李华梅的双眼直望着我,我晓得她已经看到我传过去的影像,便开口道:“有什么话还需要说的吗?”

“伊斯塔人事先承诺过我,无论如何都不会伤你性命。至于这些兽人,只要他们投降,伊斯塔人也不会杀他们,毕竟伊斯塔还需要这些奴隶。”

“哦?那可真是好消息啊,我应该为了这个感谢妳吗?要不要再顺便谢谢妳的斩龙刃?”

以讽刺语调说出的话,李华梅当然不会听不出,她的冰冷表情未变,傲然道:“我知道你不同意我的作法,但我也要告诉你,我没做错,我一点也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我知道,妳没错,一点都没错……是我错了。”

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出的话正是此刻心情。

“我不恨妳,妳为我做的事情已经太多,我没有资格恨妳,妳变成现在这样,我确实有责任,所以,妳没错……是我做错了,是我太过自以为是,才酿成今天这个结果。”

不恨,但却没法不怪她,因为她这次做得实在太绝,没有给我留后路,也没给她自己留半点后路。

只是,李华梅这一生,从少女时代至如今,都直接、间接地被我给影响,她变成今天这样的个性,我确实是有责任,回想起前尘往事,真是让我一阵心痛。

这份情感,或许也透过影像,传达给李华梅了,她冰冷的表情有了一丝动摇,颤声道:“我……我其实……”

李华梅不是一个可以用言语随便打动的人,但我此刻确实在她脸上看到了动摇,或许……只要能再多给我一个机会,我就能…

想象终归只是想象,李华梅的表情陡然一变,在极短暂的震惊过后,她又回复了那个冰冷的表情,而我心中悄然一叹,阿雪的魔法终于发动,李华梅察觉到了这一 点,判断为我在使缓兵之计。

我是在使缓兵之计吗?说真的,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因为在李华梅含怒切断联机之时,我确实有一种遗憾,希望这谈话能继续下去,让我把一些还没说的话讲出来,然而,这想法其实也没什么意义,因为到了现在这一步,那些话说与不说都没法改变什么了,所以,我也只能收起黯然心神,在转头的瞬间,转换表情,给站在后方老远处的兽人同志打气。

“成功了,李华梅中我计策,失了先机,这一仗我们可说是赢了一半了。”

兽人阵营响起了一片欢声雷动,士气大振,看在眼里,实在让人有些惶恐,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的事,他们居然深信不疑,我现在要统领这一群人,不晓得是该哭还是该笑。

幸好,真正能够鼓舞他们士气的东西出现了,在兽人们的欢呼声中,一道美丽的身影缓缓升空,正堤手持魔杖的阿雪。

辟水诀是水系魔法,阿雪自然是不会的,到底她要用什么方法来分海开路,连我也非常好奇。在强大的魔力汇聚下,阿雪的身体反重力飘浮,升上半空,她双目微闭,挥动着手中的魔杖,轻盈曼妙的体态,彷佛在跳着一支舞,每一次挥动魔杖,海面就掀起一阵波涛。

海浪掀得越高,阿雪也飘浮得越高,整个海面好像都在她的指挥下,高低起伏,掀起一个又一个的浪头,直打上岸来,势态汹涌,逼得岸上的兽人不住后退,免得被这狠恶大浪给卷下去。

翻涛掀浪,这是很了不起的本事,但要分开大海,这样还远远不够,我想这应该只是前奏,真正的重头戏现在才要开始。

果然,在大海波涛翻掀中,我开始感觉到一些古怪的东西,来自眼前这片茫茫大海,像是被阿雪的魔力所唤醒,起了共鸣,并且迅速朝这边靠近。

过不多时,这份感觉化为实际,直接呈现在几十万兽人的眼前。无数的紫绿光点,像是成千上万只萤火虫,自汹涌波涛间飞跃而出,声势浩大,彷佛要把天空都遮蔽。

这幕景象无疑是非常骇人,但更恐怖的一点,却是这些紫绿色光点的正体。凡是术者都心中有数,这些紫绿色的光点,全都是死不瞑目的怨魂,飘荡于大海之上。

像这么大数量的亡魂,别说是驱策,光是汇聚于一地,就足以闹个夭翻地覆了。

我看到这里,忽然间明白过来,阿雪真的是比我聪明多了,她看出法米特除了留下他的惊世力量外,还留下了另一个赠礼。

东海是当前黄土大地蕴含最多阴魂、怨灵的所在,也是最能发挥死灵魔法的地方,只要能负荷得住,阿雪在这里绝对是不败的,而阿雪想到了这一层,一出手就是唤醒东海之上的亡灵,借助它们来提高自己的力量,把法米特的遗产充分发挥。

然而,这里是伊斯塔的地头,敌人可不会这么好心,放着阿雪施法而不管,李华梅令旗一挥,伊斯塔大军就冲杀出来,以骑兵为首,预备要以雷霆之势,一举冲破兽人们的防线。

如果我们这边全是人类部队,这一下会吃上大亏,但兽人们一个个身躯魁梧,体壮如熊,便算是碰上重装骑兵,也有一拚之力,所以伊斯塔人真正的厉害攻击,是利用兽人难以使用魔法的弱点,在两军交锋之前,就先以各种火、雷与阻咒攻击,重创兽人的防线,再以骑兵冲锋。

李华梅肯定看出兽人们的抵抗不是重点,决定胜负的关键在阿雪身上,所以负责攻击的魔法师里头,起码调了一半人出来,专门用来对阿雪进行干扰与阻咒,我发现到这一点,紧张得掌心冒汗,不晓得阿雪在全神施法之余,是否还有能力抵抗这些干扰。

“妈的,要是我能做一点事情就好了……”

实力上的差别就是一切,若我是法米特,只要放出六大暗黑召唤兽,哪会把伊斯塔人放在眼里,甚至就连这几十万兽人也一口吞了,哪用得着这么狼狈。

“法米特……对啊!我怎么把那里给忘了!”

一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更很快地变成事实。阿雪对东海上亡魂的召唤,随着发动时间渐长,效果也越来越大,不但把东海上的无主孤魂唤醒,就连巴格达方圆数百里内,枉死于伊斯塔境内的阴魂都一并召来,到了最后,甚至唤醒了一件沉睡于东海之底的异物。

“哗~~~~~~啦!”

惊天巨响声中,万顷海水翻掀上天,造成的大浪疾涌拍向岸边,如果不是阿雪挥动魔杖阻拦,这一下就要死掉上千兽人。在这骇人声势之下,一件庞然大物现身出来,无比巨硕的身躯,雄霸着海洋,傲视苍生,似鱼非鱼,似龙非龙,正是在东海被海民们奉若神明的巨头龙。

巨头龙,只是一个外表的形象,其正体是法米特当年分割幽灵船而形成的海神宫殿,不但是千百万幽魂的聚合体,也是一座极其强大的魔法要塞,当初封灵岛一战,海神宫殿所发射的大和波动炮,惊绝鬼神,堪称是灭世之威,有了这样东西相助,我们的劣势可以被挽救过来。

阿雪虽能驱策幽魂,但巨头龙却非没有意识的无智之物,只不过……巨头龙是由里头的守护精灵所操控,若考虑到李华梅与武藤兰之间的恩怨,我怎么想都不觉得巨头龙会站在李华梅那边。

果然,巨头龙一出现,飘浮在海浪之间的无数紫绿光点,像是受到了激励,一下子炽盛放光,变成火球,而阿雷在此时转动魔杖,千万鬼火奉召唤而起,飞跃天空,全数落在伊斯塔骑兵的冲锋路线上,在两军之间隔出一条火线。

那确实是货真价实的火线,千万鬼火沾着泥土,由紫绿色的微光,骤然转成青白色的烈火飞焰,喷起来有十尺高,形成一道绵延数十里的火墙,而且随着鬼火光焰闪动,不时浮现出一张张流着血泪的鬼脸,泣诉悲恨,怨气冲天,吓得骑兵队的马匹狂奔乱跳,骑兵队陷入大乱。

被吓到的不只是马匹,就连那些见惯血腥巫法的伊斯塔人,也被这超大规模的“显灵”事件弄得目瞪口呆,他们所发出的魔法攻击,都被鬼火怨墙给挡下,一时间是肯定攻不过来了。

可是,挡得住大军,却挡不住绝顶高手。当军队无法冲锋,李华梅终于亲自出马,一声长啸,化身赤红龙影翻腾,破空飞去,直袭向半空中的阿雪。

李华梅出手不是儿戏,虽然我看不清楚,却知道她一定是持着斩龙刃出击,直指阿雪,务求一击致命。

“约翰,我们……”

白澜熊焦急地扯我肩膀,要拉我一起去帮手,但我却远比他镇定得多,因为在李华梅出手的那一瞬间,我忽然想到了几件事。

如果说法米特深谋远虑,那么,茅延安又何尝不是一头布局机深的老狐狸? 他一早便劝过我要提防李华梅,倘使这一切他都已算到,那他肯定会伏下后着。茅延安本人武艺低微,但他这次万里来援,却携同慈航静殿的资源,尤其是……那个不应这么早就离去的人。

“当!”

一声清亮的金属撞击,恍若龙吟虎啸,声传九霄,李华梅化身的赤色龙影,被一道金色闪电给硬生生截停下来,金色电芒飞旋回绕,伴随着一个飘然出尘的身影出现在半空。

“大威天龙,大罗法咒,般若诸佛,遍照三千。”

截停李华梅的人,就是慈航静殿第一高手,心剑神尼。夏洛堤与法米特的一战结束,心剑神尼立刻离去,这恐怕是她事先就与茅延安做好的协议,若她在此,李华梅的真面目没那么快暴露,成为潜在危机,伊斯塔更有大把时间偷袭弄鬼,所以茅延安请她假意离去,藏身附近,直至关键时刻才出手。

“李施主, 妳要辛苦一点了,这一关可不好过啊。”

心剑神尼手中的金剑光芒四射,以斩龙刀的无坚不摧,刚才居然削它不断,肯定是附着了特殊的魔法咒力,形成结界。茅延安说,慈航静殿的僧侣能透过这把圣剑,从万里以外送来法力,看来就是用在此刻了。

“兽人奴隶之事,本是伊斯塔内政,神尼代表金雀花联邦,莫要轻举妄动才好。”

李华梅的警告,说得非常得体,换作是心禅大师,甚至是心灯居士,都会有所顾忌,但碰上心剑神尼这个大邪人,这番话就换来一番讪笑。

“嘿,说什么屁话,讲明白点,今天就是要砍妳! 说那些有用吗? 婊子!”

心剑神尼本来就嗜血好杀,残忍变态,为了配合茅延安计划,憋忍了几天,现在就像是一头饥饿的豹子,哪有什么道理可讲,一句狠话撂下,金剑立受驱动,破空飞射向李华梅。

八歧黄金龙的力量恐怖,又有斩龙刃助威,现在的李华梅可能连黑龙王都可斩下,但心剑神尼却完全没有死战的意思,凭借着御剑攻击的速度优势,与李华梅游斗,拖着她不能去攻击阿雪。

李华梅心中急切,但心剑神尼忽而大开大阖,忽而诡秘莫测的剑势,却将她完全封锁,让她冲不过去。再怎么说,同属最强者级数的敌人,除非是暗算偷袭,否则在其中一方存心拖延的情形下,是不可能那么快分胜负的。

顶级强者有人封锁,伊斯塔大军又冲不破鬼火哭墙,阿雪可以专心施放魔法,当时机成熟,阿雪将手中魔杖一挥,杖头的结晶石骤然发光,邪异的红色血芒笼罩阿雪全身,整个空间的怨魂发生骚动,紧跟着,四十九道小小的身影在空中出现。

赤裸的女童,背后洁白的羽翼拍动,围绕着阿雪组成三个圆圈,这些羽族的亡灵,让卡翠娜等人发出一阵惊叹,有人甚至掉下眼泪来,不过,童魂们却对族人的悲伤没有反应,嘻嘻笑着,高声唱起了咒文歌谣。

集全四十九名稚儿众,一件庞然巨物在虚空中浮现,漆黑的大日天镜的镜面内生出了强大吸力,把怒拍向岸边的怒涛给抽吞上天,恍如长鲸吸水,无止无尽地灌入大日天夭镜之内。

远远望去,几万吨的海水彷佛一条雄伟巨龙,不住摆动巨硕的身躯,钻入天上的黑洞,每一下扭摆,就是一阵滔天大浪。渐渐地,海面上出现了一道细小裂痕,这道裂痕越来越长,也越来越宽,眼看着就要形成一条通道了。

“好家伙,居然是用这种方法,真是妙想天开……”

我低声惊叹,心里一方面佩服,一方面也知道单单这样还不足够,阿雪必须要再提升力量,而这个动作……将会严重考验阿雪的承受极限,纵使有法米特的魔力支持,她本身终究只是一个第七级的魔法师,能否做出这么多越级挑战,现在开始恐怕已超越肉体负荷,进入精神力的范围了。

“只要相信,就有奇迹……谢谢各位,请你们无论如何,再帮我一把……”

阿雪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声音颤抖,似乎在承受很大的痛楚,片刻之后,她高举魔杖,试图把魔力再一次提升,这个举动明显令痛楚加剧,她忍不住哼了一声,但大日天镜释放的魔力也更强,在那不可思议的狂猛吸力下,一幕不可思议的奇迹景象出现了。

辽阔无边的海洋,中央出现了一条长十余里,宽达百尺的大裂缝,裂缝两旁是高度达十数尺的透明水壁,里头很清晰地可以看到鲨、龟、鱼在内优游,甚至还隐约能瞧见巨头龙的百尺身躯,雄霸世上一切地横游。

裂缝中央的地面,全都是湿泞不堪的泥巴路,布满了海藻与珊瑚。那里原本是海底,因为海水全部被吸上天去,这才露了出来,看上去虽然是挺难走的,但总比一片汪洋大海要好。

被开辟出来的这片通道上,没有看到什么鱼虾之类的,大概是一起被吸上去了,不过,大日天镜有指向功能,只要付出更多的魔力,是可以选择吸与不吸的目标,要不然,每一个走这条路的兽人都被吸上天去,直接完蛋,那这个拯救行动就很搞笑了。

“老白!快点带所有人过去,阿雪不知道能够撑多久,时机稍纵即逝,别耽误了!”

我催促着白澜熊,白澜熊惊道:“我们过去?你不走吗?本来不是说好你带头过去,我负责断后的吗?”

“神经!那条路的尽头不晓得是什么,这么有危险性的任务,你叫我带头,当我傻子吗?”

“胡扯什么,你留在这里才真的是……”

“……阿雪还在这里,我不能放下她一个人走的,而且…我还有些想了断的事。”

大量的海水不住被吸上天空,造成的极端气压引起了狂风,我们一面说话,一面耳边风声狂啸,我也不晓得白澜熊有没有听清楚我的话。

“……别这样,兄弟,你一向是卑鄙小人,贪生怕死,做这种事……太不像你了。”

话听起来像是在讽刺,但我仍听得出,蕴藏在这话里的真挚情感,这些兽人们确实都不懂得掩饰情绪……说实在的,他们都是好人。

“……兄弟,你……”

白澜熊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熊眼中流露出哀伤的神色,我拍了他一下,周围的兽人们也在等他下令,他不得不发号施令,让兽人们依照先前的编队,全速冲向海中的大道。

我站在原地,看着无数兽人从我身边狂奔跑过,看着白澜熊的背影慢慢消失,应该要觉得不忿与难过,但却感到一阵轻松、快意。

这感觉很难解释,但也许……这是因为我做了选择,我面对了我应该要面对的事。

人生要面对很多的抉择,许多时候人们可以逃避,毕竟那也是一种选择,没有好与不好……然而,还是只有面对这些间题,才能找到自我。

我选择留在这里,所以,我是约翰.法雷尔,至少在这一刻,我守住了自我,这是我在目睹阿雪变化的那一瞬间,脑里闪过的念头。

半空中的那个美妙人儿,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一丝丝金色的闪光,自阿雪的眉心绽放,驱散了周围的血芒,而同样的金色光芒也出现在阿雪背后,这种现象我曾经看过。

光翼!

天河雪琼的明光之翼!……你知道吗? 老白,其实做一两件坏事、作一个坏人,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把眼一闭就做了,可是……要一辈子只做坏事、只作坏人,那真的是很难很难啊!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