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六
第七章
要嘛不做
要嘛做绝

和娜西莎丝的谈话,点醒了我不少事。我不是一个笨蛋,但再聪明的男人都不可能真正了解一个女人,要不是娜西莎丝的提醒,我险些就犯了致命的大错。

“嘿,不过……妳这个死人妖,怎么会那么清楚女人的心理? 说起来也是奇事一件了。”

我对娜西莎丝开了个玩笑,她也不生气,笑嘻嘻地向我挥手。我立即赶去找李华梅,希望能做点解释,否则要是李华梅真的被阿鲁斯那伙人争取过去,伊斯塔的情势一夕变天,我们这伙人可能无法活着离开伊斯塔。

“李元帅不在,刚才有回来,但很快又去赴约了。”

我在羽族那边得到这样的回答,羽族女战士们看我的目光,就像看到什么蟑螂老鼠似的讨厌生物,与之前的态度相差很大。或许我该建议李华梅注意一下,若她与这些翻脸如翻书的鸟女人走得太近,早晚有一天会蒙受其害,得不偿失。

“赴约,赴谁的约?那些伊斯塔人?”

我再问了一次,不过答案却满让我吃惊的,约李华梅去谈话的人,竟然是万兽尊者,剎时间,我想起他老人家不久前说的话。

“……要是你扯不下这个脸,外公出面替你说说好话,如何?”

万兽尊者真是很替我着想,兽人预备明天一早就要离开,现在他应该要坐镇指挥,是最忙碌的人了,但他却仍抽出时间,替我和李华梅做和事佬,这份关怀真是很让人感动。

既然是万兽尊者约李华梅去,我想问题应该不大,便松了一口气,缓步赶往兽人们的住处。

刚到大门口,就撞见了白澜熊,他告知我李华梅已经到了好一会儿,并且说得到情报,伊斯塔人正在调动部队,情势有些不对劲,他已命令兽人们做好应变准备,随时都有可能提前动身。

“做得好!老白你这一手做得很对,不管伊斯塔人会不会守信,我们做好我们该做的。”

“伊斯塔的军力遭到重创,短时间内绝对回复不来,我们准备好长一段时间了,如果双方破脸,我们绝对有实力硬碰硬干他妈的一场,兵对兵、卒对卒,短时间内不会输给他们,可是……”

白澜熊的目光望向屋里,我晓得他在担忧什么,纯以兵卒的质量来说,兽人的数目虽少,但个个勇悍,身手不凡,伊斯塔军短时间内要将他们击破、压倒,并不容易,而以白澜熊的智慧,自然也不会蠢到在敌境与伊斯塔人长期抗战,肯定是速战速决,尽快撤离。

可是,这个构想有一个大前提,就是在“将对将”的层面必须要维持优势,至少也要维持均势,否则伊斯塔若直接出动高手,把兽人这边的领导人物刺杀或咒杀,那么这些力大无脑的兽人就会变成一盘散沙,在缺乏系统指挥的情形下,很快就要完蛋了。

所以,李华梅的敌我抉择就分外重要,这也正是白澜熊最在意的东西。

“没事的,老白,连我外公都出马了,以他的大面子,我想是没问题的。”

我拍拍白澜熊的肩膀,自己则是朝万兽尊者的屋子走去,恰好这时房门打开,万兽尊者从里头走出来,发现我到来,看起来非常高兴,对着我挥手。

“宝贝外孙,事情解决了,你进来向媳妇儿陪个礼,一切就搞定了。”

我听到万兽尊者这样叫喊,心头顿时一喜,身为跨越两个世代的最强者,万兽尊者的老面子确实有用,李华梅愿意顺着这个台阶走下来,事情告一段落,我以后可要更加小心,别犯同样的错。

可是,当我看到跟在万兽尊者后头出来的李华梅,与她眼神交错的剎那,我就晓得事情不对,因为一个打算要和解的人,不会有那种眼神。

那……不像是人的眼神。

绝对零度的冰冷、无情,还有犀利,像是一尾毒蛇的眼神,或者该说……龙的眼睛!

一个女人,照理说不该有这样的目光,如果有,那她一定已经封闭所有的情感,达到绝对的冷血与铁血。这样的一个人做事,要嘛就不做,要做就会做绝,而这样的一个人,此刻就站在我外公的身后。

剎那间,我只觉得整个身心极度紧绷,就连头发都要竖起来,用尽身上每一分力气大声叫喊。

“外公,小心……”

我这句话还没能够全喊出口,就看到了一件东西,一截刀尖,带着一蓬血花,从万兽尊者的左胸突刺出来。

身为当世五大最强者之一,万兽尊者长年修练兽王拳的钢铁肉体,非同小可,连无头骑士都要经过一番恶斗,才能破其护体真气,伤其肉体,但现在这一刀冷冷刺来,无声无息的一击,却轻易刺穿了万兽尊者的胸膛,道理只有一个。

决心下手的李华梅,果真不愧是要嘛不做,要嘛做绝,竟然出动了斩龙刃这个无比锋锐的圣器。凭借着斩龙刃切金断玉的锐利,再加上万兽尊者大战、帮霓虹疗伤后元气末复,一击便已得手。

可是,能够跨越两个世代的最强者,又怎么会是泛泛之辈?就算能够偷袭击伤他,也绝不可能一点代价都不付,万兽尊者几乎是一瞬间就采取动作,前倾、挣脱斩龙刀、回身出手。

以李华梅的精明,我想她是有所预备的,所以斩龙刃出手后,她身上闪烁着黄金气芒,凭靠着蜕变进化过后的护身气劲,预备硬挡这一击……但……她大概也想不到,这一记濒死回击会是如此厉害。

“无驭无驭无驭无驭无驭无驭无驭无驭无驭无驭无驭无驭无驭无驭无驭!”

目睹夏洛堤、法米特一战,赫然也让万兽尊者得到了好处,此刻白金左拳、世界右拳并发,两拳完美配合,如同一阵陨石星雨狂轰李华梅,短短的十数秒间,脸、胸、腹也不知道中了多少拳,黄金气芒被破,李华梅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如断线风筝般被打飞出去。

只听得连串巨响,那是李华梅被击飞途中连续穿屋破墙的声音,一时间也不晓得穿破了多少屋舍,就算她黄金龙气再怎么厉害,这一下也不可能全身而退,而回身挥出这一击的万兽尊者,一脚仍踩在门坎上,面对着倒塌中的房舍,抬头挺胸,神威凛凛,还恨恨地吐了口唾沫。

“呸!大胆婊子,竟敢暗算于我!妳他妈的还没睡醒吧!”

那一瞬间,万兽尊者的形象,简直就是男子汉的完美典范,光芒万丈,我想我这一世都不会忘记。然而,最灿烂的光辉燃亮后,就是最壮烈的殒落,我和白澜熊亲眼看着万兽尊者呛出大口鲜血,伟岸的身躯慢慢倒了下去,而远处开始传来连串杀伐声,并且迅速朝这边靠近。

这一切肯定是事先安排好的,李华梅一出手击杀万兽尊者,伊斯塔大军便立刻发 动清剿,务必把在这里的兽人给一网打尽。

我和白澜熊连忙抢上前,扶住万兽尊者,他老人家这时已是入气少、出气多,李华梅那一刀贯穿左胸,就算没有把心脏给一刀两段,也绝对重创心脉,而他伤重之余还悍勇还击,这一击更加重了他的伤势,能够到现在还没断气,已经是奇迹了。

“尊者!”

“外公!”

我们扶着万兽尊者,白澜熊为他点穴止血,但看着他眼中的神光渐渐消失,我们都知道这样做没什么用了。

这是我最重要的一个亲人,我不能看他这么死在我面前,在这一剎那,我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向菲妮克丝许下最后一个愿望,哪怕是拿我的命去换,我都心甘情愿。

然而,万兽尊者却抓住我的手,用他最后的力气说话。

“……孩儿,从今以后,你要提防女人骗你,越是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你看,这个李华梅……她是骗你的……”

说完这句话,万兽尊者紧抓住我的手松开落下,曾经威武的眼睛黯淡无光,空洞地瞪视着天空。

要嘛不做,要嘛做绝……李华梅,这次妳真是做得太绝了。

在那种极度混乱的状况中,我自己也记不太得到底是怎么杀出去的。白澜熊事先做了准备,他起身发号施令,指挥所有兽人奋起抗敌。

因为万兽尊者遇袭倒下,兽人们的情绪无比激愤,持着事先准备好的武器,与伊斯塔军激烈战斗。伊斯塔军的魔法攻击很厉害,双方短暂交锋,伤亡均重,这时茅延安带着阿雪、紫罗兰赶到,阿雪施放大型魔法,这才占到了短暂优势。

本来听从李华梅指挥的羽族,在混乱中分裂成了两派,一派追随李华梅,一派不能接受李华梅这次的作为,赶来援助我们。后者居然是以卡翠娜为首,这与其说是顾念公理正义,倒不如说是茅延安的个人魅力。

就是这样的多股势力联合,我们从伊斯塔军的包围网中杀出,但在突围之前,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来了一个奇怪的访客。

“来不及解释了,我得讯太晚,现在能帮你们的地方不多,这是阿鲁斯他们的兵力配置图,你们从防守弱的地方走,可以安然突围。”

娜西莎丝道:“把尊者阁下的遗体交给我。你们要守护遗体,未必走得掉,若是遗体有个什么损伤,更是此生遗憾,现在把遗体交给我,若你们成功突围,我会负责把遗体送回南蛮,若你们失败……我也会把尊者大葬。”

这个要求很奇怪,兽人们没有一个赞成,但我与白澜熊独排众议,将万兽尊者的遗体交给娜西莎丝,为的……是我们都在娜西莎丝欲言又止的动作里,看到了另一种可能,尽管那可能性太渺茫,但我们仍愿意去赌一次。

不过,娜西莎丝的表现确实古怪,她好像很心虚似的,一面说话,一面不停地望向四周,好像有什么人藏在那里。事态紧急,我也顾不了这许多,就和兽人们联合在一起,杀出重围。

巴格达城外,还有几十万兽人奴隶被安置在那里,白澜熊早就与他们取得连络,并做好安排。我们一杀出巴格达,立刻就与这些兽人奴隶会合,老弱妇孺之前早就走光,在这里的全是青壮,一经号召,就是一支几十万人的兽族雄师,足以横扫伊斯塔境内。

“……我们战力很强,更绝对有威胁性,但如果真的要在伊斯塔境内战斗,除了惨死异乡,没有别的结局。”

一大票兽人的集合体,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是一票热血笨蛋的组合,白澜熊就是他们的头脑,做出最冷静的分析。

几十万的兽人奴隶,数目虽多,战力强横,但却没有足够的武器与粮食补给,伊斯塔军不用与我们正面对抗,只要远距离包围,将我们封锁,几天之后,这票热血过多、智商不足的野蛮军团就只能自己吃自己了。

不能与伊斯塔军正面对抗,那这么几十万人要怎么办?

白澜熊之前的安排,是在距离巴格达向东百余里的一个废弃港口,暗伏大量船只,只要能到那里,就能乘船离开。

要在伊斯塔境内搞这么多东西,我实在很佩服白澜熊的能力,他确实是个了不起的军政之材,哪怕是在人类历史上都不多见,可惜,在这个时代,还是有人在他之上。

还没等我们赶到港口,半路就接到噩耗,港湾那边已经被伊斯塔军封锁,伏藏的船只不是被凿沉,就是被焚毁,这条路已经行不通了。

白澜熊叹气道:“伊斯塔也有能人啊,居然看穿了我的部署。”

我摇头道:“这是一种可能,但如果我所料不错,看穿你的不是伊斯塔人,是李华梅。”

“嗯……不是吧?你怎么知道的?”

“直觉。而如果真的是她,那么我想在我们周围一百里之内的所有城市村镇,人与粮食全部被撤走,连田地与树林都会给烧干净,完全坚壁清野,断绝我们的补给可能,连吃树皮的机会都不给我们。”

我做出这样的预言,白澜熊最初还不信,可是当这个预言获得证实,他才明白我的话并非说笑。

于是,摆在我们眼前的,是一条毫无希望的绝路。

要是我们无法突破这绝境,最后的结果,肯定就是在壮烈阵亡与活活饿死之间挑一个。

“现在……该怎么办呢?”

巧妇难为无米炊,任凭白澜熊智计了得,碰到现在这个情况,一无资源、二失先机,他也无计可施,虽然不是束手待毙,但算来算去,无论过程中怎么挣扎,最后都是死路一条。

“约翰,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呢?”

“有。我们可以在敌人杀尽我们之前,先自杀。”

“严肃一点行不行?”

“你觉得自杀这个话题不严肃吗?”

我不是在和白澜熊开玩笑,是真的想不出办法来。身临绝境,普通的诡计或是小伎俩,根本派不上用场,说到底,这种几十万人对几十万人的大规模战争,我没有经验,也不晓得该怎样应付才好。

看到我们陷入苦思,在旁边的阿雪紧握着魔法杖,虽然什么忙也帮不上,但每当我们转望向她,她就露出微笑,替我们加油打气,感觉确实很受用。

紫罗兰趴伏在阿雪脚边,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天晓得假若我方断粮,会不会有人宰了这头豹子当最后晚餐。

我没有看到未来,却肯定这小子一定还跟在我们附近。之前在巴格达城内,我们与伊斯塔军巷战时,这小子与阿雪同时赶到,冷不防地刺杀了几个敌方的魔法师,配合阿雪的攻击,我们这才突围出去,确实是很有力的帮手。

霓虹不在这里,但她们也跟着突围出来了,羽虹仍处于浑浑噩噩的失神状态,反倒是羽霓,我一声令下,她保护妹妹,悍不畏死地冲锋,简直比一头狮子还要勇猛。

“嘿,两位领导人经过冗长的讨论,似乎也没有个结果嘛,外头与伊斯塔军发生零星冲突,西边和北边已经打上几十场小战斗了。”

一声长笑,推门进来的人正是不良中年茅延安,他满面春风,看起来好像非常愉快,让人很难理解他到底在爽些什么,我一看就火气上冒。

“有屁快放,要不然我们正在商议,由你扮成我的样子,冲出去吸引敌军,让他们在你身上砍几十万刀,杀身成仁,掩护我们转进。”

“哇,千万不要啊,我告诉你们逃生之路就是了,不要随便牺牲大叔我当炮灰啊。”

茅延安的笑语吓了我们一跳,明明就已经没路可走了,他却突然冒出一句,不由得令我们大为好奇。

“李元帅的布局,本来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了,我想她对巴格达附近的地形,甚至是整个伊斯塔的数据一定都有通盘了解,所以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顺势布防,可是……刚刚发生的突来变故,多了一个她无法掌握、不能封锁的变量。”

茅延安在地图上一指,所指的地方本来是巴格达城外山区,但现在……那个地方却有了奇异的变化。

“东海!”

由于法米特与夏洛堤的惊天之战,扭曲时空,那个地方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李华梅就算有百万大军,也不可能把那里给封锁住。然而,就算不能封锁又如何?茫茫东海无边无际,我们几十万人冲到海边,唯一能做的就是跳海自杀,用尸体污染海洋,作最后的报复。

“事起突然,李元帅不及做太详细的调查,伊斯塔人又不熟东海环境,所以无意间让我们有缝可钻。其实,要说回源头……重点在于,我一开始就相信,法米特前辈,不会做多余的事。”

茅延安向我们解释,东海是法米特召唤出来,当然也可以解除消失,假若说他已无能力做到,那没话讲,但他既有能力救回李华梅,又留下了阿雪,要说没能力解除召唤,似乎不太可能,那么,一个骇人听闻的答案就出来了,法米特是故意把东海与巴格达连结, 其目的正是为了此刻。

“战斗结束后,我立刻请卡翠娜族主带我飞行出海,在海上观察,你们知道吗?从正面看,那海洋确实是无边无际,但出海后立即改向,出海时的东方会变成东海上的南方,往南前进十数里后,你们猜是什么地方?是阿里布达的娜丽维亚港啊!”

这还真是一个出乎意料的发现,但仔细一想,这个发现又似乎没有什么用,十几里的路程,走路不算什么,搭船也是小事一桩,但若是换成游泳,那就是生存大考验,这些兽人打从出生就是奴隶,想必没什么机会学游泳,让他们一起跳下海去,当浮尸就有份,要当游泳健将……下辈子投胎再来吧。

别人不说,至少我自己这边就没本事游十几里,听说水系魔法之中,有一门“辟水术”高手能凭此隔开周围海水,踏海底如走平地,呼吸如常。但现在我们之中却没有这样的高手,即使有,一个魔法师也救不了几十万人。

“嗯,你们的想法我是知道啦,所以我本意是让羽族抱着我们飞行,飞上十几里绝对轻而易举,几十万人救不到,几十个重要人物总可以救吧? 至于解放奴隶的大事,下次再来救吧。”

茅延安摊着手说话,我和白澜熊对看一眼,发现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横竖眼前傍徨无计,索性先发制人,免得被李华梅发现这秘密,再次抢先封锁,我们就真是彻底完蛋了。

说干就干,白澜熊出去统军突袭。伊斯塔人以为我们要突围外闯,后来发现我们是要打回巴格达,吓了一跳,给打了个措手不及,被我们突围之后,连忙在巴格达内外部署重兵,想给我们一个迎头痛击。

然而,我们的目标根本不是巴格达,伊斯塔人被我们的佯攻所惑,没有察觉我们的真正意图,结果又一次失去制敌机会,到最后李华梅发现不对,引兵来截,却是已经晚了一步,我们突破层层包围,到了巴格达城外的东海之滨。

见到这情形,李华梅想必也明白,我们是把求生希望放在这片大海上,她多半也会困惑,我们一无船、二无舟,除了跳海当水鬼,还能做些什么?不过,思考到最后,李华悔应该会判定,我们必然有她所不知的妙计,所以才会跑到这里来。

这是很正常的思路,却又实在是太抬举我们,若是真有办法,我们也就不用望着大海发愁了。

“约翰……怎么办?你诡计多端,有主意吗?”

“比刚才多了一个,除了自杀以外,现在我们有大海,可以背水一战,用必死决心激励士气,说不定能够打败伊斯塔人杀出去。喔,忘了说,有海就可以抓鱼,补给问题解决了。”

这些话看似有道理,其实都是屁话,白澜熊当然也听得出来,只能对着我苦笑。

此时,我们对面的伊斯塔军阵营闪起魔法信号,要求领导人面对面谈话,我们本来不愿意出来,但发出邀约的人是娜西莎丝,只好出去一见。

两军遥遥相隔,娜西莎丝站在数百尺外,透过传声魔法,她面带尴尬表情,很无奈地告诉我们,事情出了岔子,她答应我们的事情无法做到,委托物现在已经被焚毁了。

这真是晴天霹雳的一个打击,我们之所以把万兽尊者的遗体交给娜西莎丝,是因为存着一丝希望,期望说新死不久的万兽尊者,虽然医药急救无效,但在黑魔法的国度,或许有什么秘术能救新死之人,哪想到娜西莎丝这样摆我们一道,居然说已被焚毁,真是情何以堪。

娜西莎丝没有明说委托物是什么,但知情人全部心里有数,几十名兽人领袖把话往下一传,迅速传十、传百,没过多久,几十万兽人奴隶就变成一支群情激愤的大军。

哀兵可用,再加上背水一战的气势,兽人们纷纷向白澜熊进言,希望能趁着士气最强的时候,冲杀决战,就算不胜,也牺牲得光彩。

白澜熊没有点头,我知道他不想让自己的族人牺牲,他万里迢迢而来,是为了解救族人,不是让族人全部去死的,可是……现在我们又能做什么?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一个人把渺茫的希望带给我们。

“我有办法。我想……我或许能做点事。”

主动出声的这个人,有着坚定的眼神与信念,并不是足智多谋的茅延安,是一直在旁保持沉默的阿雪。

“大叔刚刚说的,法米特前辈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所以我想……也许他留在我体内的能量,就是为了现在。”

阿雪看着茫茫大海,眼中的信念没有一丝动摇,轻轻点了点头,道:“现在我们无法通过,是因为有大海挡住,只要把水掀开,十几里路大家是走得过去的。”

这个说法听起来像小孩子一样天真,说起来容易,实际上要做到却是不可能,但是,从听到处句话的瞬间,我与白澜熊对看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喜悦的悸动。

不可能的任务……魔法的存在,本就是专门用来解决常人眼中的不可能任务,阿雪是个魔法师,虽说人力有时而穷,但此刻阿雪的身上,却蕴藏了法米特所刻意留下的能量。

那个能量,等若集法米特、夏洛堤两人的力量于一身,两股第九级的颠峰力量,所能够代表的可能性几乎是无限,也许……也许真的可以一试,在那场惊天之战中,我们见识到第九级力量的战斗,翻天覆地,要在大海中打出一条路轻而易举,然而,要辟出一条十余里的道路,并且长久维持,这个…

没有法是否可行,只知道我们眼前别无他路可走,既然如此,唯有冒险一行,阿雪很快开始进行准备,白澜熊也指挥兽人们,做着各种预备工作,我想趁这机会去看看羽虹,但却被茅延安给偷偷拦住。

“贤侄,有一件事你有没有考虑到?第九级力量确实厉害,但以阿雪现在的身体,承受得住吗?”

茅延安的一句话,让我如遭五雷轰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无论是武者或是魔法师,要施展强大的招数,或多或少就要承受反作用力,所施展的技巧威力越大,反作用力也越大,若是承受不住,就算因此毙命都不奇怪。

阿雪现在不过是第七级初阶的修为,要越级施展第九级力量,她的身体能够承受得住吗?

更重要的一点是,受到这么强大的力量冲击 阿雪体内的魔法封印,一定会发生变化!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