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五
第五章
大威天龙
故人远来

在五大最强者中,只有李华梅一名女性,而在当世所有的女武者里,李华梅名列首位,备受推崇,连素来不服人的霓虹、冷翎兰,都将她奉为偶像,就某个方面而言,她和月樱堪称是大地上最耀眼的两名女性了。

然而,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一两次成功,或许存有侥幸,但要长时间屹立不摇,那就需要坚强的实力与……付出。

李华梅接掌龙神族时,不过是一个徒有毅力的黄毛丫头,能在短短时间内挤身当世最强者之一,闯下震天响的名号,背后所付出的代价,每个人都知道是非同小可,我也为此感叹不已,但直到今天亲眼见她在血战中的姿态,我才对她这一路走来的辛酸有了更深体会。

不怕陷身危局、不怕遭受误解,冷静地做着最正确的判断,在身负重伤的同时,立刻以辣手止血,镇静得彷佛流血的不是自己身体,并且第一时间向敌人讨回代价。

这种冷静到怕人的坚毅,是要走过多少生死修罗场,当眼泪已流干、情感已麻木后才能培养出来的? 拥有这样的意志力,一个人又怎么可能不强了?若这样的意志力出现在一个女人身上,那个女人一定会很恐怖,这就是李华梅为什么有了今天的成就,而霓虹、冷翎兰永远只能以她为偶像,却永远不可能追上她的理由。

可是,这么了不起的一个女人,却还是有着破绽。

无头骑士攻我的那一剑,李华梅绝对可以袖手旁观,若她只专心于本身战局,虽然处于劣势,但以她的力量与战技,可以继续支撑很长一段时间,稳守待变,追求胜算。

但李华梅却做了最坏的选择,无视她自身的状况,出手救援。无头骑士的一击非同小可,半调子的救援绝对无用,李华梅只得掷剑出手,全力出击硬撼无头骑士一剑,结果是成功的,但却也令她露出一个要命的破绽,被敌人把握住,致命灾厄临身。

这是李华梅所做出的决定与影响。

把问题说回我自身,这场仗打到现在,我方可以说是处于压倒性的败局,我也感到无力回天,但……不知是否因为遇过太多这类场面,当我看着己方阵营兵败如山倒,差一步就要全面败亡,我自己却只感到强烈的……不真实。

封灵岛之战、慈航静殿之战,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的大小战役,我都从生死关头平安度过,久了之后,危机感就淡化许多,总觉得……可能突然发生什么奇迹,让我们把战局大逆转,看似危险的处境其实只是一时,我的朋友们并不会受到实质伤害。

正是因为这种感觉,我无法集中精神,甚至紧张不起来,自境界通道开启以来的种种反应始终慢半拍。直到李华梅为了掩护我而重伤,一直因为麻痹感而呆滞的神经,突然一下子清醒过来,让我清楚意识到:这里是战场! 我方正在大败! 我所珍惜而重视的人,随时有可能永远离开我!

一股打从脊椎直窜脑门的寒意,让我整个人清醒,更懊悔着之前的迟钝。摆在我眼前的事实是,李华梅已经重伤,再没可能敌得住心灯居士与黑巫天女,而这更将导致整体战局连锁败退,我真的是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幸好,李华梅虽危不乱,在这紧要关头,仍尝试用眼神、用言语给我暗号,告诉我该怎么去做。

“我有我能做的事,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他,我又不是万能的……”

我能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每个人有每个人该扮演的角色,我只能做到这里,接下来的事情,该由你担负起来了。

你应该知道我的个性,就算是要败亡,也不会让敌人好过。无论我能做到什么地步,你都要把握住那可能是一瞬间的机会,尽力去给敌人创伤,抓住胜利的尾巴。

单单只有智慧,不足以成事,还要绝对的冷静来配合,所以……别灰心丧志,冷静地发挥你的智慧,去找寻每一个机会,胜利绝不是不可能的。

“……还有,在某些时候,胜负对我而言,并不是最重要的……我喜欢我做的事,绝不后悔……”

一直到最后,李华梅也在给予我鼓励,甚至在做出同归于尽的一击前,她都在告诉我,若是为了追求胜利,她可以不择手段,牺牲一切,但某些情况下,她只想守护她重视的东西,并不是执着于胜利。

这堪称是龙女的告白,而我确实接收到了这份心意。愣愣地站在那里,我看着李华梅被黑巫天女的一击打中,心里激动不已,但却必须把激荡的心情强压下去,回复绝对冷静,去找寻胜利的机会,因为这是我答应李华梅的承诺!

胜利的机会,确实是存在的,至少……别的不讲,在我眼前,就有一个比我更激动的存在,黑巫天女。

“太古的性欲精灵们啊,我以约翰.法雷尔之名,与你们签订契约,请借予我你们的力量,服从于我,具体而现形,出来吧,地狱淫神.金银蚕蛊!”

若在平时,我召唤地狱淫神时释放的魔力波动,以黑巫天女这等高位魔法师,恐怕远在一里外都能察觉,但当她正因为激动而失去理智,却连近在咫尺的变化都没能发现到。

李华梅所创造出的这丝机会,确实是很了不起,而我不得不承认,一个背对我的女人,那景象实在是太引诱人了,特别是……那个女人是敌人,还是一个很强的敌人。

金银蚕蛊与手套结合,五百年前的异能再现,趁着黑巫天女失神的剎那,我双掌一推,就直接轰了过去,当她回转过头,所看到的就是一道金芒、一道银光交错而来。

轰然一声响,地上烟尘激起,黑巫天女甚至连惨叫的时间也没有,就中掌金封,整个人化作一座银底的金像。

一击得手,我没有什么兴奋的心情,因为这点小胜利实在微不足道,而且付出的代价太高,我若要领导整个局面出现逆转,那还需要更多的东西,所以,我就朝有用能出现希望的地方赶去。

(画眉她……那是什么魔法?黑巫天女用的是什么?)我思索着这个问题,回想到李华梅被淡紫色光球击中后,整个身影开始消失的现象。

如果以黑魔法来推想,这很可能是一种腐骨蚀肉,瞬间吞噬掉整具肉体的霸道魔法,但这类魔法发动时的效果极明显,不会这么无形无影,而且势必会造成强烈痛楚,这点也和李华梅的表情不符,更别说这类术法不可能伤及灵体。

那么,很大的一个可能,就是要从水系魔法去找着落,黑巫天女刚才连用了多次空间转移,这正是水系魔法的范围,不管她是配合水系神器施放也好,或是真的能使用水系魔法也好,这一击很可能就是水系魔法,目标被命中后,直接被扔到某个永难回头的空间。

这个可能性最大,所以李华梅与心灯居士的灵魂已一起被转移,如无意外,他们可能在时空缝隙中永久地飘流,或者……在被转移的瞬间,就已灰飞烟灭。

我没有什么伤感的时间,必须要强迫自己理智地思考,尽管我不能改变已造成的伤害,但从这一刻起,我要保护自己的亲友,不能让这些我所重视的人再被伤害,而目前最庆幸的一点,就是李华梅成功达成任务,因为她的关系,心灯居士的灵体被转移,黑巫天女也被我金封,以一换二,这买卖已经是划算了。

我在混乱的战场上奔跑,偶尔避过骷髅兵的刀剑,还要留心骷髅炮弹、投石器的攻击,经过好一番迂回之后,来到了祭坛边缘。

六大黑暗神明的巨硕虚影,直立在祭坛边缘,形成了结界光幕,阻挡住其他人入内,我虽然到了祭坛外围,却被挡住,没法进去,只能透过光幕,模糊地看到内里的景象。

外头的人无法进入光幕之内,但光幕里头并不是没人了,无头骑士跃马飞出后,本来在祭坛上的两个人,仍在里头,而且已经苏醒过来了。

娜西莎丝努力挣扎起身,想要做些什么,看那样子好像是在试图发动魔法,改变现有的魔法阵结构。阿雪则是在另一侧辅助,表情很认真,但身上却伤得不轻,动作有些摇摇晃晃。

“阿雪、娜西莎丝,你们两个没事吧?”

我站在光幕外头大喊,声音不知道能否传透过去,似乎是不行,但娜西莎丝仍是发现了我,喊了几句话,我听不见,这光幕显然能够阻隔声波。

这时,阿雪站了起来,朝我打了几个手势。我和阿雪都不懂得手语,但凭着彼此长期以来的默契,她的比手画脚,我可以明白七八成意思,总算是看懂了她们两个要传递的意思。

情况很糟,黑巫天女所启动的魔法,一经启动,就是一个完全不可逆的程序,连黑巫天女自己都不可能阻止,说得浅显明白一点,境界重迭仍在不断发生,最终将造成人间与冥府完全重迭,阴阳两不分……或者,更大的一个可能,在两个空间完全重迭之前,就因为不兼容的排斥反应,导致空间连锁毁灭了。

什么叫做灭世危机? 现在这就是再紧急不过的灭世危机!

让人间与冥府发生重迭,这是黑巫天女疯狂的作为,如今心灯居士闪电现身后,就被李华梅拖去玉石俱焚,黑巫天女一场辛苦等于是白干,但已经发动的魔法却没可能停下,而若让这魔法持续运作,那么不只是在场的我们、伊斯塔,甚至整个黄土大地上的生灵都要完蛋。

问题是,危机迫在眉睫,我们应该怎么做才好?

阿雪在光幕内大打手势,表示黑巫天女的法阵结构复杂,又有许多倒施逆行之处,娜西莎丝在里头几次演算,都掌握不到确切的运作模式,没可能循正规管道把这魔法给停止,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蛮干,直接摧毁整个魔法阵,看看这样有没有可能让魔法停止。

“这……这还真是蛮干啊,但你们要怎么做?”

我一句话问出口,自己也发现那个答案不妙之至。阿雪、娜西莎丝身边都没有带强力爆裂物,而这魔法阵又汇聚了六大黑暗神明、数千名魔法师的力量,魔力障壁无比浑厚,绝对不是轻易可以摧破的,在这种情形下,攻破此阵的方法就只有一个,那便是让魔法师自爆!

这种自爆歼敌的技巧,原本是光明系的专属密技,威力强大,但伊斯塔经过数百年研究,也能做到次一级的类似效果,尤其是娜西莎丝这样的一流术者,施放起来更是恐怖,但与光明系有别的一点,就是自爆之后绝对没有复生可能,连一丁点的机会都没有。

“你们……你们不要乱来啊……”

阿雪在我心头的重要,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取代,我绝无可能放她去自爆,至于娜西莎丝,这段时间以来大家生死与共,我也很难说她死她的,不关我的事。

然而,她们两个都不是那种随便拿自己性命开玩笑的人,一旦下定决心,也不会轻易动摇,但我只是想不太懂,阿雪这个热血笨蛋倒也算了,为什么连娜西莎丝都会去玩自爆?

“生命当然是最可贵的东西……不过,我是伊斯塔人,这里有很多我重视并且珍惜的东西,我……我要保护这里。”

这段话透过阿雪的“翻译”传达过来,让我明白了娜西莎丝的心情。哪怕是伊斯塔这样的鸟地方,仍是有人愿意为了它而付出,甚至牺牲,这个……或许就是国家的魅力吧。

不可否认,在这一刻……脸上挂着苦笑的娜西莎丝,那种镇定与带着觉悟的表情,彷佛与李华梅重迭,令我在震撼之余,对这名伊斯塔的女魔法师生出敬意,毕竟……能在生死关头有所坚持的人,是值得我尊敬的。

除此之外,我也留意到,阿雪正以一种依依不舍的眼神,满怀依恋地凝视着我,如果说娜西莎丝是为了伊斯塔而牺牲,那么……阿雪的牺牲理由里,我一定占了很大一部分。

我不可能放任她们去做这种事,然而,现在的我又什么也做不到。懊恼之余,我忽然见到阿雪一脸焦急的表情,对着我大喊,只不过声音传不过来。

(有危险!)这个念头闪过,我回头一看,只见白澜熊、万兽尊者浑身浴血,被震得飞跌出去,两人的连手终于被攻破,而无头骑士策马掠空,朝我这边急冲赶来,手中黑剑凌空一挥,上百道锐利剑气如雨射来。

“谁也不能伤我外孙!”

万兽尊者虎吼一声,不顾自身伤势,挥拳试图阻拦,但终究是鞭长莫及,拳劲轰溃部分剑气,大部分仍是像疾雷骤雨般狂乱射来。

实力相差悬殊,我根本没有能耐抵挡,眼看着就要被万剑穿身,忽然一道金光破空而来,速度奇快,就只见金色剑光急掠,眨眼间便把无头骑士的剑气全给截下。

突如其来的剑光,令我为之愕然,但最想不通的一点,则是这道剑光似曾相识,好像曾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答案其实很容易找,放眼当今世上,有谁能够这样阻挡无头骑士一击?又有谁是最顶尖的剑道高人? 把这两个线索一凑,这个神秘的救命恩人已呼之欲出,但……怎么可能了?

“大威天龙,大罗法咒,般若诸佛,遍照三千。”

一声清越高亢的佛唱,声闻九天,伴随着一个脚踏七叶莲花光霞的神圣身影,光华灿然地自半空飘降而下。

慈航静殿第一高手,心剑神尼!

金雀花联邦一别后,我们就没有再见过这个变态尼姑的面,也根本就不想再见到她,哪想到会在这个最关键的节骨眼上,与旧人重逢。无可置疑,有这么一位身为当世最强者的高手出现,在这种时候,绝对是对我们的最大鼓励,但……她是来帮我们的吗?

“孽障! 你为着一己之私,涂炭生灵,为祸苍生,我心剑岂能坐视?今天只要有我在,就绝不让你为所欲为。”

心剑神尼的金剑出销,遥遥直指向无头骑士,这番话说得正气凛然,如果不是我们太熟她底细,还真会以为她是有道之士,不过现在……我很清楚她是在享受伪装有道高人的变态快感……

对于这样的奇异敌手,无头骑士似乎也显得愕然,虽然是光之神宫的宿敌,但无头骑士却没有被引动怒气,也没有立刻杀上来,似乎是难以判别这人到底是正是邪,这一点确实是很有难处,因为就连我们都有着同样的困惑。

“没脑袋的!再来大战三百回合!”

万兽尊者完全没有思考上的判断问题,彷佛一头愤怒的猛狮,狂吼着冲向无头骑士,兽王拳威猛地挥击出去。

“孽障!看本座来收你!”

单纯论武者之德,万兽尊者未必乐意与人连手作战,不过心剑神尼这一边,我相信她很喜欢以众凌寡、大石砸死蟹这一套,一见万兽尊者发动攻势,就立刻从侧面配合。

虽然失去了李华梅,但两大最强者合斗无头骑士的局面再次上演。心剑神尼的力量与武技,无疑是强过蜕变前的李华梅,但此番与万兽尊者连手,却占不了多少优势,因为无头骑士的武学记亿渐复,魔古忌流的神妙剑技连施,将两人压在下风。

不过,有一件事让我觉得古怪,无头骑士虽然能力压两大最强者,但在战斗时,对心剑神尼手中的金剑显得忌惮,不欲硬拼。那柄金剑绝对是把神器,但之前在金雀花联邦时,并没有这么强烈的神圣感觉,是什么人改造过了吗?

“……慈航静殿几千名高僧合力念经加持,灌输圣气,必要时还能直接透过这把剑,把几千名正在举行梵唱大典的高僧之力接引而来,虽然只是一把剑,但却代表整个慈航静殿的背后资源,当然是厉害的。”

“谁? 是谁在说话? 何方高人在此?”

“哈哈哈,痴人愚昧,明明在你眼前,你却看不见我,到底是你权欲遮眼? 还是你心不能静,以致连这么明显的东西都看不到了?”

长笑声近在咫尺,听来距离我没有多远,但我却看不到人,心下惊疑不定,不晓得是慈航静殿的哪位高僧来了。

“咦?”

细想一想,慈航静殿的高僧,说话会这么鬼鬼祟祟?怎么想都不对劲。回顾我生平所认识的所有人,喜欢这么装神弄鬼的变态人物,似乎就只有……

“大叔!”

“哇哈哈哈!”

长笑声中,一道人影破土而出,在我身前昂然站立。一身红袍,腰悬酒壶,肩扛黑剑,看似一派豪迈的剑侠打扮,刚毅沉稳,但我们全都很清楚,这个人其实手无缚鸡之力,为人奸狡卑鄙,刚才还用地行道具趴在土中故弄玄虚,大扮乌龟,就连上次临别分手,都还欠了我大笔债务不还。

魔法阵之内的阿雪,看到茅延安离奇出现,眼睛都快要凸出来了,一脸喜色,差一点就要冲过来; 茅延安对她挥了挥手,再拍拍我肩膀。

“贤侄,能看到你真是太好了,嗯,一段时间不见,你好像长高了,哈哈哈哈……哇,有话好商量,别一见面就拉我去撞结界啊!”

“谁鸟你啊!一消失就给我跑那么久,完全也不替我们着想,连欠了我的债都没还,现在终于肯死出来了是吗? 好啊,欠债我先搁下,先收利息,用你的血去祭这个结界,看能不能打出个洞来!”

“别闹、别闹,你也知道,大叔老骨头一具,撞结界连个蚊子洞都打不出,哪帮得到你什么忙呢?其实大叔也不是全无贡献,这次一听说你们在伊斯塔遇险,立刻就和大和尚商量,不但发动慈航静殿全体作支援,甚至还请动了神尼,亲来伊斯塔当援兵,嘿嘿,这也算得上及时赶到吧。”

“哪算啊!你们就不能早一点来吗? 你还不晓得,画眉……画眉她……”

我抓住茅延安的衣领,想要说李华梅遇难的事,但却心情激动,怎么也说不出口。

茅延安静静地看着我,一语不发,墨镜后的眼神,温和却稳重,在无声、无言之中,让我镇定下来。

“贤侄,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现在应该有别的任务要做吧?”

“嗯,我明白……但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你有什么主意吗?”

“其实……并没有。之前我们只听说无头骑士作祟,慈航静殿匆匆调集人手,进行准备,但没想到你们会搞到境界重迭这么大件事。这种灭世危机又不是天天有,仓促间你要我有什么主意?”

茅延安皱眉道:“对了,魔法阵外的那块石墙是什么? 我一来就看到了,那东西好像有些门道,上头的字……”

“哦,那面石墙啊!”

我还记得,石墙上的字是那个怪异矮人所留下,当时我不以为意,现在看茅延安一副慎重表情,再回忆到石墙上的字,顿时一惊。

“黑龙潜翔,金剑舞空,魔师骑士,百年遗恨,法阵无解,唯愿重生。”

那个红眼矮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我并不清楚,但石墙上所刻的文字,如今却已一一应验,黑龙王一度重生,金剑或是指李华梅、或是指心剑神尼,无头骑士正在疯狂杀戮,而持续运作的魔法阵,变成一个无解难题,正在将这个世界推向破灭。

彷佛是最准确的预言,石墙上的文字都已应验发生,但在这绝望的情境中,最后的一句话似乎也点出光明方向。

法阵无解,唯愿重生。

唯“愿”重生!

一瞬间,我整个明白过来,察觉到石墙上文字所代表的涵义,也知道它所做的暗示。

这个暗示之前我不是没有想过,但总是觉得太过荒唐,因为我们现在所面对的危机实在太大,就算是把当世五大最强者集合起来,都未必能够让失控的魔法阵停下,区区一个小恶魔的力量,又怎能……

不不不,我绝对不相信,这一定是我想偏了,事情真相该在别的地方,我要从头再想起……

“嘿,贤侄,你知道吗? 奇迹这个东西,很多时候真是他妈的有意思。”

茅延安笑了笑,出奇地,这时的他看起来一点也不文弱,反而有着一股顶天立地的男人味,让人觉得分外值得信赖。

“你认为……只有强者才能创造奇迹吗?”

“……无头骑士好像快要杀到这边来了,你我死到临头,还在那边掉什么书袋?”

“聊聊嘛,有些东西不找机会说一说,哪怕是死,我也死不瞑目啊。”

茅延安笑着说话,在他这么说的同时,心剑神尼、万兽尊者连手组成的防线,终于被突破,万兽尊者身上多了十余道血痕,心剑神尼也呕血重创,只是两人仍未放弃,试着打出最后一击,阻截无头骑士。

“大叔我是这么认为,奇迹的出现,往往是冥冥中一股天意,未必要很强的人才能创造奇迹,只要你自己有一股信念,一股坚持到最后,无论如何都不放弃的信念,就有可能顺应天意,召唤奇迹出现……”

“你……你要说什么就快点,我们这边就快撑不住了啊!”

这实在不是开玩笑的,阿雪、娜西莎丝的伤势都不轻,时间长了,两个人都有些摇摇欲倒的样子,随时会昏死过去,委实不妙之至,再这么下去,她们两个不用搞什么自爆,就要先倒下去了。

“……说到底,所谓的奇迹,只是把适当的人,放在适当的地方,该发生的就会自然发生,与力量强不强一点关系也没有,重要的是,你肯为这个奇迹付出多少东西?”

多少东西已经不重要,因为这时发生了一件非常要命的事。无头骑士黑剑纵横,却始终无法逐退两大最强者,久战之下,无头的身躯因为极度愤怒而颤抖,失落的生前记忆又回复了部分,于是,惊天动地的巨爆再现。

剧烈的爆炸中,万兽尊者、心剑神尼两大绝世高手,就如断线风筝般远飞坠落,彻底的惨败,暂时失去作战能力了。

一招之内击败两名最强者级数的高手,这是何等惊人的绝世神技? 但最令我们惊愕万分的一点是,无头骑士重挫两大最强者的一招,并非是什么魔古忌流神技再现,而是强之又强的绝对力量。

颠峰的第九级力量!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