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五
第三章
龙之腾也
必潜乃翔

上次与无头骑士大战,李华梅、万兽尊者双双重伤,李华梅甚至搞到必须化茧疗伤的程度。

化茧,这是龙神一族的特殊体质,再加上修练上天下地至尊功,所造成的特殊生理现象,每当肉体受到致命重创,就会自动结茧疗伤,激发生命潜能,当破茧而出时,力量就会更强,再上一层楼。

当初李华梅能够以少年之身,与当世最强者齐名并列,就是靠这死里还生的几次茧化,完全激发了潜能,让自己不住强大下去。这一次受了致命重创,再度茧化,出来以后会强化到什么程度,是谁也不知道的事。

我曾一度期待李华梅能够及时破茧出关,成为我方的最大战力,对抗无头骑士,无奈天不从人愿,直至我们在此血战,李华梅的金茧仍未有破裂迹象,我只得在李华梅缺席的战场上孤军奋斗。

这边的战场情势危急,我只得把所有战力都投注在这边,至于李华梅所结的金茧,本身拥有很强的抗击力,刀剑难伤,不是那么容易可以破坏,在权衡轻重之下,我仅是请娜西莎丝调派部队去防守,主要的高手与魔法师还是调来这边,没想到棋差一着,居然被敌人反过来利用。

黑巫天女邪术通天,要是说她在金茧附近做了什么手脚,一经引爆,就能对金茧造成伤害,这绝不是不可能的,虽然这也有可能是虚言恫吓的空城计,不过此刻事态危急,我已经没有时间去进行调查了。

“臭人妖,你想怎么样?”

迫于无奈,我只有设法进行交涉,但在交涉的同时,一个决定却已在我心里做了出来。

“我不想与你拼个两败俱伤,叫这边的几个人全部退开,不要挡着我行事,否则不只李华梅要死,他们几个也全要没命。”

黑巫天女向我发出恫吓,逼我喝令万兽尊者等人撒手后退。这时候,虽然万兽尊者、白澜熊仍被无头骑士逼得节节败退,但其余的兽人战士却围住了黑巫天女,帮着羽虹攻击,令黑巫天女压力大增。

“哇,有事慢慢讲,只要不伤害她,什么交易都好谈啊……”

尽可能用轻松的语调来说话,但所要面临的抉择却异常沉重。对我、对这块大地而言,李华梅的存在绝对重要,然而,我们现在所要做的事,就是打赢这场仗,要是打不赢,剩下的什么“明日”、“未来”都不用谈了。

更何况,为了这一场胜利,有人已经付出了太多,虽然羽虹现在看不到我,但当我遥遥对着她那双被布遮起的血眼,我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利用时间往左边瞥看,“月蚀”现象已吞噬了大半个月亮,一丝丝绿光正从月亮的黑影处渗出,显示通往异空间的通道已渐开启,就连无头骑士都感受到那股不寻常的压迫力,没有头颅的身躯,动作开始显得焦躁不安。

这股异常的压力,黑巫天女当然也察觉到了,她朝我发下最后通牒,“约翰·法雷尔,你还不让他们住手!真是想让你爱的人死吗?”

“哈哈哈,天大的笑话。”

我朗声笑道:“我对女人一向是玩过就丢,这样的人有什么真爱?你真是太抬举我了,你想要引爆什么、炸什么,请随便,我是不会额外付你清除垃圾费用的。”

“可恶!你这个贱男人!”

黑巫天女被我的话所触动,高举起手中魔杖,唱动魔咒,就听见一声惊天巨爆在远方响起,我不用回过头去也知道,金茧所在之处已被炸成一团火球,火光与热气往上冒冲,形成了一朵照亮夜空的菇状云。

爆炸的规模很惊人,是需要特殊的能量物质与魔法阵配合,才能造成如此强大的威力,相信在金茧被爆炸吞噬的同时,驻守在那里的所有士兵也都一同陪葬了,这也算死得活该,因为被人做下了这么大的埋伏,居然没有任何人发现。

“李元帅被这死人妖给害了!所有有血性的战士,绝不能放过这人妖,大家一起为李元帅报仇啊!”

战场上,有需要很冷酷的地方,也有需要很热血的地方,至于如何将这两样妥善切换,那就是身为领导者的难题。远方所发生的大爆炸,震惊到我方的所有人,而我也把握时机,迫出一脸热泪,用呼喊的方式来提高士气。

对李华梅而言,这或许是件值得悲伤的事。因为听到她遇害的消息,居然有那么多人立即信以为真,对她没有信心;然而,她也应该要高兴,因为有那么多人为此激动若狂,悲愤难当,发誓要替她复仇,血债血偿。

伊斯塔巫师、南蛮兽人,都和李华梅没有交情,所以会为此激动的人,自然就是曾与李华梅并肩抗敌的羽族女战士。

听闻李华梅遇害,羽族女战士们激动异常,纷纷飞上天空,撩动手中的魔法弓箭,箭矢如雨,尽朝黑巫天女的方向射落。这一下攻击,令黑巫天女压力大增,但仍是未足以造成威胁,她身形闪动,又用瞬间移动的术法闪躲,而且这次还进行还击。

“九幽地狱的炼魂之火,听我之命,化作兽形,供我驱使!”

黑巫天女念动咒文,周围气流忽地高速转动,紧跟着,脚下地面出现剧烈的时空震,一道炽烈的黑色火焰缭烧喷出,绕着黑巫天女打转,瞬间就化成一条张牙舞爪的黑色火龙。

在各种颜色的火焰里头,以黄金火焰最为高级,可以反过来吞噬掉所有其他的火焰,诸焰辟易,堪称是火焰王者。但最难修练、杀伤力最大的,却是黑炎,因为这是仅有魔界深处、地狱之底才存在的火焰,要操控这种火焰,必须从这两处地方把火焰召唤上来,难度极高,黑巫天女能使出这一手,不愧她当世第一术者之名。

黑焰火龙被召唤出来,咆哮出声,旋转着朝四面噬去,凡是被炼狱黑火带到的地方,立刻焚烧起来,尤其是血肉之躯,不仅承受着高温焚热,并且被迅速切割,碎裂片片,几名兽人战士首当其冲,被黑火烧个正着,顿时成了一地焦黑的碎肉。

“妈的,死人妖认真了!”

我骂了一声,指挥羽族女战士把目标对准黑龙,无数魔法羽箭错落射下,但黑龙并无实体,纯由火焰组成,羽箭才一近身,就尽数被黑火焚毁、吞噬,而当这头黑龙猛地一下冲上天空,羽族女战士惊惶地四窜躲避,很快就溃不成军。

这一下,我稍微可以了解,为何凤凰岛陆沉后,羽族遗民会这么快就被打得溃不成军,流亡四处了,这票鸟女人的战力惊人,但是斗志也是低得吓人,前一秒还义愤填膺,争先作战,后一秒死厄临头,就忙着振翅逃命。

羽霓、羽虹以前那种为了正义舍身,无视生死的精神,现在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我想,这种勇气多半是得自母系的优良血统,与父系的羽族血无关。

黑色炎龙在半空中,被卡翠娜所施放的火鸟兽魔给挡住,但撑不了多久,就被黑龙咬碎、吞噬,而黑龙在半空盘旋一圈后,更逆转往下,俯冲下地面,直袭向万兽尊者与白澜熊。

白澜熊与万兽尊者识得黑火厉害,见到黑龙狠恶袭来,不敢被黑火沾染上身,连忙退后躲开。这样一避,就落入黑巫天女的算计中,本来被万兽尊者、白澜熊夹攻在中间的无头骑士,双腿一夹,大黑马纵声嘶鸣,啸音尖锐,竟然形成冲击波扫向四面八方。

正在后退中的万兽尊者、白澜熊不虞有此一着,给冲击波轰着,退得更远,无头骑士则是充分把握这空档,策骑着大黑马飙冲出去,如旋风一般直奔祭坛正中央。

大黑马堪称千里良驹,四蹄如飞,我们只看到一道黑影如烟如雾,转眼间就逼近祭坛,途中不是没有人阻挡,但哪可能有人是无头骑士的对手,一斧一剑水平横斩,所过之处,过百头颅激飞上天,无首尸身倒下,所有应该飞溅出来的鲜血都被污化,形成缕缕黑烟直冒上天。

风驰电掣,无头骑士根本无人可挡,就这么让它长驱直入,闯到了祭坛之上,速度奇快,剎那间就到了阿雪身边,那个傻丫头甚至还没察觉到敌人已在身边,犹自闭眼唱着咒文歌,而无头骑士剑风挥过,她后颈中招,就这么软软地昏厥过去。

之前阿雪中我一掌,被金属封印时,无头骑士曾经挥剑破封,救了她的性命,但这一次无头骑士将她击昏后,似乎是判定这人再无利用价值,起手一剑,就要把阿雪给干掉,如果不是娜西莎丝及时出手,连发魔法弓箭阻挡无头骑士,阿雪就要在此身首异处了。

然而,实力上就是有着压倒性差距,仅仅第六级修为的娜西莎丝,哪可能与无头骑士比斗?无头骑士只是一扬手,娜西莎丝便被击飞出去,这下子,开启到一半的境界隧道停住,两名主要的施法者不在,这个战术还没完全实施便告失败了。

要是事情到这里便告终止,那接下来所上演的,大概就只是一场大屠杀而已,但黑巫天女的真正企图,现在才刚要开始,就看到黑巫天女舞动手中魔杖,骼髅羊头发出点点碧光,口中再度唱诵魔咒。

同一时间,策马傲立在祭坛中央的无头骑士,手中的剑与斧都回插腰间,展动双臂,迅速结出十多个法印,与黑巫天女遥遥呼应,剎时间,大黑马附近的地面发生异变,如湖水般翻腾涌动,冒出了阵阵青烟。

袅袅烟雾中,六个邪异的形体缓慢凝聚出现,透明虚渺,每一个都有十尺高,看来做是巨大的神像,各自摆着不同的姿势,俯览着脚下的苍生。

在场的魔法师都不是外行人,看到这样的一幕发生,都知道这代表着什么。那六个透明的巨像,正是黄土大地上的六大黑暗神明,是所有修练暗系魔法的术者共同膜拜之对象,黑巫天女有本事一次将它们召唤出来,那就是要借助它们的黑暗之力,在现有的魔法阵基础上,再张设第二重魔法结界。

六个忽隐忽现的立体臣像,宏伟壮观,从地面上仰望,真是觉得自己很渺小,尤其是感受到无止无尽的暗元素,排山倒海般从那六个巨大虚像身上释放,我想不只是我一个人心惊肉跳,那些伊斯塔的巫师恐怕都很想跪下来,向自己平时膜拜的神明磕头顶礼。

传闻五百年前的战国时代,顶级魔法师能够召唤神明,借助其神力作战,在东海封灵岛一战,我也曾亲身体会过,不过黑巫天女此刻所用的术法,应该不是那一种,否则她直接使役黑暗神明作战,轻易就可消灭我们,或者倒过来说,一个有本事同时驱使六大黑暗神明的魔法师,动动小指头,就能召唤大片陨石雨,把我们杀光,哪用得着这样麻烦?

从状况推断,应该是她召唤黑暗神明,以部分力量寄于人间,显现形体,助她完成某个法阵,也只负责完成这个法阵。

汇聚了六大黑暗神明的魔力,再加上本来蕴藏于魔法阵中的能量,祭坛周围顿时形成咒力保护圈,万兽尊者、白澜熊虽然赶到,却没法突破进去,被阻挡在咒力圈外。情势演变到这个地步,已经完全超出我的控制,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静观其变,然后期待我伏下的后着能够产生作用了。

(可恶,要等待时机等到什么时候?那个臭家伙,叫他伺机出手,他该不会己经偷偷溜走?或是根本就躲着躲着躲到睡着了吧?

我心中焦急,就看到无头骑士手结法印,呼应祭坛上的魔力能量,而一度陷入停滞状态的境界通道,这时赫然转变颜色,从本来的绿光,迅速转变为赤芒,把月蚀中的黑圆变成了红月。

“这是……轨道变更,她们想开启别的次元境界?”

开启境界通道的难处,除了要汇集巨大能量,破开空间隔层外,另一个很要命的难处,则是对于通道的指向性。大部分的开启境界隧道之法,只是设法在空间隔层上开个洞,至于这个洞的另一头是什么,那就管不到了:能够做到具有明确指向性,确定通道是通往哪个次元的魔法,少之又少,而且多数只是理论,并没有机会实际求证。

我们现在所施行的术法,只知道是通往某个异界,召唤异界魔神,但那个异界究竟是什么模样,那就完全一无所知。黑巫天女目前所进行的,就是把我们已经半开启的通道转向,连通往另一个不同的新世界。

“原来如此,她打的是这主意……居然有办法指定别的次元境界,真有一套,可是……她要开启哪个异界?这……该不会是……”

隐隐约约,我猜到了黑巫天女的目的,心头剧震,一时间还有些接受不过来,但这时,一件我期待已久的事情终于发生。

黑巫天女被羽虹所困,正在打缠解不清的泥沼战,甚至可以说是边打边退,但是就在她急退的过程中,地面上随之移动的影子突然扭曲起来,跟着,一柄冷刃就从影子里刺出,无声无息地刺向黑巫天女的后心。

(干得好!终于动了!忍者不愧是忍者啊!

我所伏设下的另一记后着,终于在此时发动,潜伏已久的未来,此时以一身忍者装束,从影子中出刀,刺向黑巫天女。这种影遁术我曾见鬼魅夕使过,未来虽不能与她相提并论,不过无声无息刺出一刀,应该会有些收获。

“哼!早知道你们会有此一着,太小看人了!”

出乎意料的是,黑巫天女好像早就发现有此一着,当未来一刀刺来,她转动魔杖隔挡,将劲道卸散,避开了这毫无征兆的一刀。这真是棋差一着,未来的活动虽然低调,但黑巫天女既然知道我们小队中有一名忍者存在,没理由不作提防,这一下相信她准备很久了。

夺命一刀,没有能够伤到黑巫天女,这一着看似失败,但我却仍未放弃,紧盯着黑巫天女与未来的一举一动,因为……我委托未来的工作,并不是暗杀黑巫天女,而是……

“当!”

一声清亮声响,未来的一刀斩在魔杖上,飞溅出火花,去势未停,竟然顺着魔杖斜斜削上去,黑巫天女被这一着给震惊,眼中甚至露出惶恐之色,这是开战以来未有之事。

我察觉到了这一点,望向魔杖最前端,这才恍然大悟。当初我委托给未来的工作,不是刺杀黑巫天女,而是找到无头骑士的头骨所在,所以这小子将潜伏隐藏,不理局势变化,直到发现目标所在,才会现身出手。

黑巫天女的魔杖最前端,是一个羊头骷髅,形象恐怖,倒还算是很传统的魔杖造型,我们与之交战时也没想到别的。然而,以黑巫天女的魔力,若是说她对骷髅进行幻术遮掩,再轻微变动改造,那绝对是做得到,可以迷惑我们视线的。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无头骑士的头骨,其实就一直在我们眼前晃来晃去,只是我们都没有察觉,而未来……忍术之中有一些特别的鉴识眼术,能看见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这小子的专业才能,替我们在绝望中找到了胜利机会。

“刷”的一声,未来完成了任务,忍刀削断了精钢所铸的魔杖,杖首的羊头骷髅飞出,遮蔽幻术立刻被破,还原成一颗显而易见的人类头骨。我大喜若狂,但欢喜高呼还没来得及出口,黑巫天女已经行动,重重一掌轰在未来左肩,骨碎声响起,把人给打得倒跌出去,更把头骨抢回在手中。

这一手,展现了非凡的武技,黑巫天女果然不是个普通的魔法师,武艺上也有不凡修为,但我却冷哼一声,毫不气馁。一来,中掌受伤的是未来,这小子倒霉只会让我心花怒放:二来,黑巫天女的武功虽然不弱,肯定比我更高,但能高得过五大最强者吗?

被挡在咒力圈外的万兽尊者、白澜熊,见状甚至不等我招呼,就主动冲向黑巫天女,而距离黑巫天女最近的羽虹,听明白整个状况后,更是不顾一切地狠攻,誓要把头骨夺取到手。

如此一来,黑巫天女就处于很不妙的情况,她挥动手臂结印,再次召唤黑火组成幻兽,但黑火甫才燃起,尚未组成猛兽形象,一道灿烂金光却从远方升起,并以高速急飙而来。

“这……这个是……”

虽然诧异,但我心中早有答案,又惊又喜,只见灿烂金芒划破天空,在黑云里头切割出一道璀璨长虹,牵动风起云涌,以惊人的高速朝这边靠近,气势磅礴,恍若天地之间无物可挡。

紧跟着,金光没入云端,化作一道灿烂龙影自云中咆哮冲下,直指黑巫天女而来,盘旋长啸,高速俯冲,途中遇上黑色焰龙阻拦,金芒与黑焰正面冲突,激烈鼓荡,最后轰然一声响,相互消灭,而一道剑光则破龙影射出,气冲九霄,地陷一尺,剑未至,就已封死了黑巫天女所有退路。

情势很明显,若是黑巫天女不空出手来,进行防御抵抗,这一剑便会将她当场击杀,若她一死,头骨自然会落入我方手中。在这一瞬间,我也已经看得清楚,自半空中持剑刺向黑巫天女的人,就是破茧而出的李华梅。

刚才那一下爆炸威力虽强,但我却对龙之茧抱持信心,若是那么轻易就能毁去龙茧,那么千百年来龙神一族早就被灭种了。事实证明,龙茧的抗击力非凡,经过了那样的爆炸,李华梅没有因此受到伤。

自生死关头越过,力量激增的李华梅,似乎还不太能控制体内狂暴化的力量,也正因为如此,这一剑更显得威凌天下、横扫千军,黑巫天女若不撒手回防,肯定会被毙于这一剑之下,尽管如此,我却有些担忧,因为黑巫天女还有另一个选择……

“李华梅!我们一拍两散!”

猛招临头,黑巫天女沉喝一声,不避不闪,举起手中的骷髅头,正面迎向李华梅的剑尖。

这一下堪称是置诸死地而后生的险着,也是我最害怕的一件事,而黑巫天女的决心甚是坚定,李华梅虽然立即偏移剑锋,不想如她所愿,但黑巫天女却也转动手腕,硬是把骷髅头对准剑锋撞了上去。

不可避免的后果,在一声爆响中呈现在所有人眼前,黑巫天女被剑上劲道震得跌飞出去,重摔在地,呕血连连,虽是伤势不轻,但她却放声大笑,笑声之中尽是一种失控的狂态。

“哈哈哈哈~~”黑巫天女的右手鲜血淋漓,被刚才的爆炸伤得不轻,但本来牢握于手中的骷髅头,却已经在爆炸之中灰飞烟灭,化为满天的劫灰。这头骨是控制无头骑士的关键,现在一毁去,再没有人可以控制住无头骑士。

头骨一碎,魔法阵中的无头骑士顿生感应,像是承受莫大痛楚一样,剧烈震动,紧跟着,一种彷佛地狱深处,万鬼齐哭的痛嚎声,从魔法阵中央呼啸而出,恍若海啸翻腾,震得周围所有人心神摇荡,魂不附体。

紧跟着,无头骑士骤转过身,虽然没有首级,但我们却感觉到它正在“注视”过来,满溢着愤恨、怨毒的“视线”在我们身上迅速扫过,将我们这些有份伤害它的活人,深深烙印上要毁灭的誓杀印记。

我不晓得万兽尊者那级数的强者,是否真能无惧一切,但我们被无头骑士这样一瞪,都觉得浑身发软,差一点就跪倒下去,要不是李华梅从天而降,落在我身边,与我并肩而立,抗衡这份压力,我不晓得自己是否能抵受下去。

很明显地,头骨被毁,一直被控制的无头骑士,现在处于完全失控状态,很快就会放手大杀,宣泄怨怒。黑巫天女倚仗无头骑士是为了变动境界通道,如今目的已成,她既不能保住头骨,索性就趁势毁去,虽然她自己也有危险,但以实际情况来说,我们所受的威胁比她大多了,这只能说是最毒妇人心,而我仍有一点想不通,那就是……黑巫天女是否还有什么压箱法宝,能让她全身而退的?

答案似乎已经渐渐出现,天上的那一轮红月亮中,妖异的红光有若实质,从月蚀之中透射出来,所过之处,空间破裂,开出了真正的次元缝隙。这个裂口,被六大黑暗神明、魔法阵的魔力给维持住,然后,通往异界的道路开启了。

幽暗的碧绿光点,成千上万,从次元裂口中窜出,每一个萤火虫般的碧绿光点,都是一个阴魂怨灵所化,不时光影变化,还原回血淋淋的怨魂形象。剎时间,整个天空都被死灵所遮蔽,而无数幽冥鬼火,也在天上浮现,明明是碧绿的火光,却把云层照得一片殷红,彷佛随时都要滴下血来,由地面仰望,这简直就是冥府与人世重迭,分不清哪边是人间,何处又是地狱。

(糟糕!历史上有没有发生过这种事啊?她居然能开启冥府的通道,把阴阳两界直接贯连,生与死的分界再不存在,这下子事情要怎么收场啊?

我晓得事情的严重性,惊出一身冷汗。无头骑士的“死白眼”是冥府皇者的象微,黑巫天女取得了大量魔力作后盾,就利用无头骑士的特殊血裔,为寻找空间作定位,锁定方向,一举破开了连往冥府的道路,这下子,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情人,你没事吧?”

“没事……有你在,真好。”

惊惶之中,我看了李华梅一眼,她仍是一袭红色的绢袍,外头罩着龙气所凝结成的黄金战甲,英姿勃发,神威凛凛,美丽的容颜像是一个战场女武神,彷佛只要有她在身边,胜利就是指日可待,给予人们无穷的信心。

自从封灵岛一战后,我们再次携手合作,并肩作战,还是战与上次相同的敌人,这可以说是因缘巧合,也可以说是倒霉,不过,能和她一起连手,这是一件令冰寒之心重新温暖起来的好事。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