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五
第二章
境界法阵
通道初开

满月当空,开始运作的魔法阵吸收月华能量,令得整个魔法阵逐渐放光。在魔法阵边缘位置的数千名巫师,照着所属位置,一一唱诵咒文,齐心合力,将他们的魔力汇聚起来,透过魔法阵的设置,传送到最中央。

娜西莎丝一身艳丽的舞娘装扮,手上戴着十颗颜色各异的宝石戒指,脚踝、手腕也都戴着金环,随着手舞足蹈而叮当作响;她体态轻盈,如同一条灵活的美女蛇,摆弄出一个又一个媚惑动人的姿态,眼神变幻不定,手指忽而轻抚脸颊,忽而在纤腰上滑过,舞动中所流泄的万种风情,不愧紫伶水仙之名。

更有甚者,在那骤转激烈的舞姿中,娜西莎丝的胸口就成了另一个焦点。当汗珠滑过蜜色肌肤,顺着动人的弧线,在那34D摇晃美乳的中央汇聚,打湿了本就单薄的衣衫,令得一切看来若隐若现,要不是此刻事关重大,说不定就有丧失理智的色鬼要猛扑上去。

没有乐声,娜西莎丝的舞蹈却符合某种旋律,让汇聚过来的庞大魔力,随着她的舞姿起了变化,不久之后,娜西莎丝一脚屈伸,另一脚缓缓踏出,像是一个踏着水波而行的仙女,但这踏向虚空的一脚,轻轻点了一下,却牵动周遭的魔力,在大气中形成无形的巨大涟漪,直冲四面八方。

瞬间,所有在场的术者都感受到那股冲击,强大魔力释放,这不是预计步骤中的一部分。突如其来的横生枝节,把在场的许多人都吓了一跳,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但也有极少数的几个人,心中雪亮,以全副精神注意着周遭的每一下动静。

这个战术的基本构想很简单,假如黑巫天女、无头骑士要利用境界通道做什么事,我才不相信她们会在百里以外远距离遥观,出了什么事根本就来不及处理,最合理的作法,就是躲藏在左近。

无头骑士是邪恶灵体,介乎幽冥与现世界之间,还可以藏身于时空夹缝中沉睡,等待召唤,但黑巫天女却是活生生的人,无论她魔法修为有多高,只要她身在我们附近,就有办法把她给揪抓出来。

娜西莎丝的这一手,正是我们商议的结果,利用此刻的强大魔力,化成涟漪波动,散往四面八方,凡是被碰触到的东西,都会露出形体,就算是黑巫天女也不例外。

果然,涟漪一动,娜西莎丝半闭的眼睛立即睁开,望向正西方,虽然一句话都没说,我们却都已明白她的意思。

“找到了!”

正在我身边待命的白澜熊,怒吼一声,朝着正西方飞跃而去,手中所持的斩龙刃挥动,舞成一片银亮刀光,全力斩下。

“暗之星!黑暗的四十九弓箭手!”

一声娇叱,藏身暗中的黑巫天女终于现形,手里持着一根羊骷髅魔杖,凌空舞动,形成了个黑暗六芒星,阻挡在斩龙刀斩下的半途,硬生生挡了白澜熊的一记攻击,同时连消带打,悍然发动反击。

光之箭、暗之箭,这都可以说是最基本的魔法,凝结魔力,化箭射出,普通一个魔法学徒也可以施展,只不过放箭数目每多一支,耗损魔力就增加一倍,我看习惯的魔法师,最多是连发十余箭,要说能像黑巫天女一样,连发四十九箭的术者,那真是万中无一。

白澜熊手持斩龙刃,威力非同小可,稍一贯劲,便把黑暗六芒星砍破,但四十九支黑暗之箭当头射来,密密麻麻,还是闹得他灰头土脸,只能舞动斩龙刃护身,一面斩去黑暗之箭,一面翻身后撤。

一轮妙着迫退白澜熊,黑巫天女的危机却并未解除,甚至可以说是更危险,因为在白澜熊被轰退的同时,一声猛兽怒嚎轰天震地,半空中一道雄狮厉影高速冲来,正是兽族领袖,万兽尊者。

姜是老的辣,万兽尊者曾在无头骑士手上吃过大亏,现在恶战重启,他不但准备好再次与无头骑士战斗,更打定主意,尽量不让无头骑士有机会出现。说得更浅白一点,就是争取时间,在黑巫天女进行召唤之前,直接就先把她给宰了,一了百了。

纯以反应速度而论,黑巫天女无论如何也不会是万兽尊者之敌,这是魔法师与武者的自然差距。然而,黑巫天女也不是第一天出来混的,敌人会有这种策略,相信早就在她的预料之内,还没等万兽尊者靠近,她右手一扬,一颗黑色结晶体被扔上半空。

“啊!黑核晶!”

不知道是谁这样叫了一声,传说中的超强力爆裂物之名,来自异界的毁灭晶体,令在场所有人心头剧震。如果传说属实,这一块拳头大的黑色晶体,足够把我们脚下土地,连带半个巴格达一起炸上天空,至于被牵扯入其中的我们,自然是只有粉身碎骨这个收场。

黑核晶若炸开,不只我们要没命,整个魔法阵也会被夷为平地,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拔腿逃跑,相信其他的伊斯塔巫师也是相同想法,之所以没有人付诸实施,只是因为事情发生太快,没有人来得及动作而已。

(不对啊,黑巫天女处心积虑,无非就是想开启境界过道,怎么会在最后关头想要把这里炸了?难道……她之前做的那些都是假动作?这……不可能!

所有想法化成斩钉截铁的三个字,在脑中做出结论,我立刻意识到,这枚看似黑核晶的物体有问题,至少,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爆裂物。

“小心,她使诈……”

在所有人都打算将逃跑念头付诸实施时,我喊出了这句话,也惊讶地发现,在恐慌气氛中,有两道身影与群众不同,在别人露出动摇之色时,这两个人却把速度加快,朝着黑巫天女急扑而去。

几十年的江湖阅历,万兽尊者一开始就没被黑巫天女骗过,一式“金刚猿臂”重拳轰出,劲风凌厉,要先将黑巫天女毙于拳下。

另一个朝黑巫天女飞射而来的,则是白澜熊。他挥动斩龙刃,凌空扑向黑巫天女,全然不把正上方的黑色晶体放在眼里,也不晓得是有足够的智慧看穿诡计,或者是单纯追随万兽尊者的步伐,视死如归,彻底变态了。

两名强人近乎同时杀到,但半空中的黑色晶体却也爆开,没有预期中的爆炸力,却形成了一个黑气护罩,将黑巫天女笼罩在内,完美地护住。这护罩的能量好强,万兽尊者的一记重拳竟然轰之不破,被拒之于外,仅能在护罩表面形成裂痕。

“这种魔力波动……是卷轴?”

黑色晶体爆开的瞬间,我感受到一股魔力波动,很像是某种存放咒术的魔力滚动条,黑巫天女想必是在张设护罩的同时,配合某种道具,把繁复的召唤程序在瞬间完成,不给敌人可趁之机。

说时迟,那时快,万兽尊者一拳失利,正要补上第二拳,白澜熊的斩龙刃已到。斩龙刃是天下兵器锋锐之最,无视一切坚固物理防护,在白澜熊的全力催劲下,连这道魔法结界都不放在眼内,一刀斩下,已有裂痕的黑气护罩应声而破。

护罩被破,再无阻碍,照理说这一刀可以成功把黑巫天女的人头斩下,但在护罩破开的剎那,我的心却笔直沉了下去。该是无坚不摧的斩龙刃,被一支手给托握住,硬生生给挡了下来,跟着,一股极其强悍的反震力发生,把白澜熊给反震抛出,直接撞向另一边的万兽尊者。

黑色护罩破碎,我们看得很清楚,黑剑、黑盔甲、黑马的无头骑士,已经在黑巫天女的身旁出现,一手持剑、一手握斧,完全是进攻型的战斗装束,周遭是无数碧绿光点旋绕,每一个碧绿光点,都是一道阴灵怨魂所化,绕着无头骑士转动,怨气冲天。

如意算盘果然打不响,想要在无头骑士被召唤出来前,就先打倒敌人的计划,至此已经完全破灭,但我们也得了一个宝贵的收获。站在无头骑士身边的黑巫天女,手中高举着一个布包,口中念念有词,从那个布包的大小看来,很有可能就是我们的目标,无头骑士的头颅遗骨。

事先我与白澜熊就有商议,此刻他一见目标出现,立刻闪电行动,全速飞飙向黑巫天女,誓要抢下那个布包。

黑巫天女艺出伊斯塔,本身的武技如何,我并不清楚,但有无头骑士守护,白澜熊要抢布包,这件任务非但不易,甚至根本就可以说是找死,幸亏他有一个绝强的辅助。

“暗之神宫的绝代杀神,来接老夫的白金之拳!”

将兽王拳由“兽形”提升至“兽神”万兽尊者周身的气势暴炽,重拳末发,一股雄浑霸烈的罡气,已犹如万马千军,怒驰而来。我们所能见到的,就是铺天盖地的流星拳雨。

“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雄霸南蛮各兽族的绝学,在这一刻震动伊斯塔的大地;堪称强绝的一拳,当今世上能接下它的绝不超过五人,可惜它此刻要面对的,是战国时代最强的绝世杀神。

对着这一式,无头骑士双臂一振,漆黑如墨的长剑、斧头,激旋如舞,正向迎向满天的流星拳雨。

两边敌人正而对抗,却出奇地没有发出任何撞击声响,无头骑士的长剑过处,剑上发出的奇异气劲,拉画出一个又一个的小气旋,跟着就迅速变为深遂的黑洞,迎上满空的流星拳雨,将千百拳劲尽数吞噬,半个不留。

简单一招,破去了万兽尊者的白金之拳,至于那划破长空的一斧,则是与万兽尊者的最后一拳硬碰硬,两边碰个正着,而白澜熊就趁着双边高下未分的瞬间,飞闯而过,斩龙刃急斩黑巫天女的手臂。

以斩龙刃的锋利,哪怕是带到一点,都能把这条手臂给切下,黑巫天女立即撒手,而白澜熊也随之变招,斩龙刃打横一拖,已把本来黑巫天女握在手上的布包黏过,轻轻一挑,就朝我这边射来。

布包射势急劲,黑巫天女被白澜熊给缠住,已经是不能阻拦,只要我伸手去接,就可以把无头骑士的头颅抢到手,赢得胜利。然而,在这胜利即将到手的一刻,我却有一种很强烈的不妥感觉。

(也许……黑巫天女比我想得更狡猾……

这个念头从脑中闪过,让我改变了决定,心念一动,喊道:“阿虹,接下那个布包。”

万兽尊者与自澜熊战斗,羽虹、羽霓正张开羽翼,飞往那边赶去帮手,速度远比旁人要快,听到我的呼喊,羽虹翅膀一振,半空中回翔过来,一把将那个布包抢到手。

这是很正常的应变法,但是布包一落入羽虹手里,黑巫天女却像是见到世界末日一样,惊得魂飞魄散,口中发出一声高频率的奇异尖啸。

声音尖锐刺耳,让所有人都心头一震。本来以黑巫天女与布包的距离,无论做什么都来不及了,但她这声尖啸一发,距离羽虹不远的羽霓忽地娇躯剧颤,跟着就全速朝羽虹冲撞过去,重重撞在羽虹右侧,将她牢抓在手中的布包撞飞。

意外的变化,连我都大吃一惊。当初在封灵岛上,黑巫天女利用邪莲的吸血鬼异能,将羽霓改造强化,变成听命行事的傀儡,后来我带羽霓离开东海,一路上进行反洗脑,自信已经把羽霓潜意识中的残余指令洗净,没想到时至今日,黑巫天女仍能够控制羽霓。

(妈的,一定是最近这些时候,被她近水楼台……好险,意外逼她露出了这一记后着,要不然在关键时候闹起来,这一记后着足可令我们功败垂成,死得很惨。

这个念头在脑中闪过,而我耳中被一声巨响所震撼。那个布包离开羽虹的手掌后没有多久,就爆成了一团灿烂火光,瞬间释放出的能量惊人,羽霓、羽虹首当其冲,都被卷入火光中,被爆破力震得像是两具破碎布偶般坠落地上。

“阿虹!”

霓虹两姊妹摔落的地点离我不远,我第一时间抢奔赶到,发现羽霓的伤势着实不轻,大半身体都被爆炸力波及,肌肤焦黑,口鼻溢血,内脏也被震动重创,要不是近年来力量提升,突破第五级修为,这一下爆破就要了她的命。

羽虹的修为比姊姊要高,体内凤凰血又对火焰、爆炸具有抵抗力,爆炸威力被她护身真气抵销大半,此刻周身肌肤隐约透现红芒,像是一头浴火的凤凰,看来伤势有限,只是……

“我姊姊呢?姊姊她没事吧?”

“你姊姊……不能说没事,但死不了,反倒是你……你的眼睛……”

“什么也看不到,很痛,应该是被刚才的爆炸伤到……没事,我还能战。”

拥有信念,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羽虹在说到自己眼睛伤势时,语气冷静平淡,远没有我十分之一的激动,并且立即撕下我一截衣袖,把流血的眼睛给包扎遮住,运气镇伤,做好了再投入战场的准备。

开启境界通道,消灭无头骑士一事,关系到整个黄土大地的无数生灵,可以说是许胜不许败,照羽虹一贯的坚持,她绝对会为这场“圣战”牺牲奉献,只要能守正辟邪,就算是粉身碎骨都不皱一下眉头,哪可能会轻言退出。

从某个方面来说,羽虹对这一场战斗的胜负执着,可能还超过娜西莎丝,甚至每一个伊斯塔人。大敌当前,对于能够有一个这样战意旺盛的小队成员,我应该要很高兴的,但想到那些和羽虹相关的部分,我忽然有些动摇,不晓得是不是该让羽虹退出,带着羽霓一起下去养伤,别再打这场无论胜负都将让人受伤的战斗。

“……你……是不是知道那个布包有问题?”

羽虹的一句问话,打断我的思考,更让我察觉到事态不妙,刚才我那样的作法,除了自己贪生怕死外,还有一个试探性目的,但从羽虹这边看来,大概除了我怕死胆怯,就没有其他理由了。

“这个……我……”

“你不用解释。在小队里,你是头脑,我们是手脚,手脚断了,人还可以活,头脑损坏,就彻底瘫痪,所以手脚舍身保护头脑,这是正确的判断,我认为你做得很对,你不必觉得有什么不妥;相反的,现在正是恶战中,你要振作一点啊,如果少了你的奸狡卑鄙,我们拿什么去战胜敌人呢?”

羽虹蒙着眼睛,很平静地说出这段话,话里所透露出的觉悟,把本来想要解释的我给惊呆了。

说得没错,战场上是讲胜负的地方,不是讲人情的所在,既然有这么多人愿意信任我,那我所能回报他们的事,就是抛开一切顾忌,使尽所有的谋略,为他们争取胜利。

“了解,我会让人把羽霓送下去治疗,不让她参战,也不让她干扰我们作战,至于阿虹你这边,去战无头骑士根本就是送死,对我方毫无意义,所以你就负责牵制黑巫天女,减低她对无头骑士的控制,若是可能……”

“要我从她身上夺取无头骑士的遗骨吗?”

“相信我,你没这本事。黑巫天女不是简单角色,之前你明眼的时候就不行,现在你看不见东西,纯凭耳力判断,就更没这本事,你只要摆出不惜同归于尽的架势,缠住黑巫天女,自然会有专业人士配合你,伺机再夺取无头骑士的遗骨。”

黑巫天女确实是很狡猾,看准了我们急着想夺取遗骨的心理弱点,设下圈套,反过来将我们一军。不过,本来我也就不认为夺取遗骨会那么容易,所以事先也准备了多重策略,万兽尊者与白澜熊那边失败,让黑巫天女以为我无计可施,其实一计不成,第二条计策已经自动运作了。

羽虹听我这样调派,毫无异议,立刻就振翅飞向天空,手臂一晃,一团灿烂火光出现于臂上,急速转了几圈后,化成一道燎天火云,翻翻滚滚,火焰吞卷四方。

烽火乾坤圈再现,羽虹的力量在实战中又有提升,对于这件创世圣器的掌握又多几分,尤其是当她鼓荡体内凤凰血,周身也燃起红色血焰时,与烽火乾坤圈的圣焰相呼应,火云赫然转得更急,规模也更扩大,将大半天空都卷入。

\5\当整体力量积蓄到最高点,羽虹一下子把手中的火云扔出,烽火乾坤圈以惊人的威势,凌空袭向黑巫天女。

\1\这一击的威力极强,我很好奇黑巫天女会如何接下,但事实结果证明,这种程度的攻击根本威胁不到她,当烽火乾坤圈砸到,她身旁的无头骑士左臂横挥,那柄黑色的斧头劈向乾坤圈,两劲互碰,乾坤圈被砸得倒退飞起,反射天空。

\7\羽虹展动羽翼,移动位置,接过了回弹的乾坤圈,不再进行远掷攻击,而是将乾坤圈当作一件武器来使,推风引火,一下子俯冲撞向黑巫天女。

\z\想当然尔,身为魔法师的黑巫天女,不可能和羽虹比正面武力,当然是让无头骑士来接招。

\小\这么一来,就变成白澜熊持斩龙刀、羽虹使烽火乾坤圈,再加上一个万兽尊者,一强人、两圣器,三方合战无头骑士的局面。

\说\如此坚强阵容,就算是拿来围杀黑龙王都够了,但无头骑士却犹自攻多守少,右手每一剑都劲道雄浑,逼得敌人近不了身,左手斧头却快如闪电,攻击之间形若鬼魅,来去无踪,要不是万兽尊者护身真气极强,白澜熊和羽虹都有圣器拦挡,三人早就残肢断体,身首异处好几回了。

\网\看在其他人眼中,大概会觉得万兽尊者等人很没用,三人围攻一个,还被无头骑士打得居于劣势。然而,天地良心啊,无头骑士是亡灵,物理攻击不可能杀它第二次,它战斗时的防守动作只是出于习惯,事实上它根本就可以只攻不守,万兽尊者三人虽说是围攻,但在每一记攻击都无法取得效果的状况下,这种战斗根本是在拖时间。

不过,从另一方面说来,万兽尊者等人会屈居劣势,那也是情理之中。靠菲妮克丝的帮助,我曾回到过去,亲眼见到夏洛堤生前的战斗,看她举手一剑,轻易秒杀第八级修为的绝顶高手,这种恐怖的力量,恐怕已臻至传说中只存于理论上的第九级修为,要是真给她回复生前的真正实力,几分钟内就扫平此地,杀光这里的所有人了。

“妈的,道理上是这样没错,可是总没有理由让你们两个玩得那么称心如意吧……”

我思索片刻,心念一动,叫道:“羽虹!你放手去战,目标只盯准黑巫天女,有攻无守,就当无头骑士不存在吧。”

这条策略乍听之下极不合理,以无头骑士的威胁性,当它不存在,这和自杀没有分别,但羽虹却对我的命令毫无怀疑,听到我这样下令后,立即付诸实施,对无头骑士横劈过来的一斧置之不理,只是死盯住黑巫天女,推出手中的烽火乾坤圈。

眼见这一斧就要砍得羽虹人头飞出,“当”的一声响,一支骷髅法杖打横伸来,挡住了无头骑士这一斧,救了羽虹的性命,出手者正是黑巫天女,她被我的毒计逼得表了态,出手救了羽虹,而羽虹手中的乾坤圈却朝她胸口推去。

烽火乾坤圈在七圣器中属于攻击性武器,被羽虹以凤凰血推动后,烈焰飞腾,可以说是爆炸性的威力,不是轻易说接就接的,单从理性上来说,我不信黑巫天女能接下这一记,甚至整个身体被拦腰打断,那都是很合理的。

只是,魔法师的体能虽不如武者,却也有魔法师自己的保命绝活,在这种咫尺之间的距离,羽虹却硬生生击了个空。

说击空也不对,羽虹确实命中了黑巫天女,只不过就像打到了空气一样,从她身体穿透过去,没法造成半点伤害。

“还有这一手?这是……水系的幻术!”

水系的幻术之中,也包含了空间转移这一门技巧,据说能够做到把物体跳跃转移,影像却短暂存留,黑巫天女用的就是这一手,但这明明是水系的魔法,为何黑巫天女会用?

(妈的,她身上一定有水系神器,就是不晓得那神器是什么,光系、水系都带在身上,她不嫌重啊……咦?

我忽然想到另一种可能,当日慈航静殿巅峰之战,黑龙王与心剑神尼相搏,在打到最后关头时,黑龙王突然打破魔法定律,以双极战体的模式,同时使用火系、黑暗系的魔法,重创心剑神尼。

事后,慈航静殿似乎是效法我那变态的老爸,用什么集体幻觉之类的差劲借口来解释这件事,但实际上,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真相很可能是一个我们无法承受的事实:黑龙会已掌握突破魔法系别的技术。

虽然目前还没办法证实,但若黑龙会真的掌握住这个技术,那黑巫天女就有能力同时使用水系、黑暗系的魔法。以黑巫天女的魔法造诣来说,若是这种事成真了,那可真是一场梦魇。

幸好,这情况对我们虽是梦魇,对黑巫天女也绝不算理想。碰上羽虹这种不要命的自毁性攻击,黑巫天女不能叫无头骑士来挡,唯有自己和羽虹交战,这么一来,她等若被羽虹缠住,无论是要做些什么,都没有那么容易了。

这时候,在祭坛上漫舞的娜西莎丝,已经把自己负责的舞蹈跳完,一直默默在旁的阿雪,这时开始唱起了咒文歌,轻轻的稚嫩嗓音,在这时响彻整座祭坛,透过魔力装置,高亢入云。

一切照着计划进行,阿雪的血裔果然是此阵关键,当她表情肃穆地开口歌唱,整个天幕瞬间发生变化,洒在地上的月光有若实质,由阿雪所在的祭坛中央,笔直连通天际,与月亮贯连。

接着,银色的月亮迅速变色,被黑暗所吞噬,那情形就与月蚀现象有些相似,但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就是境界通道正开启的征兆。

千百年来从没人成功过的事,如今就在我们眼前渐渐成为事实。撇开敌我立场不谈,只要是魔法师,没有人不为着这一幕奇景而深受震撼,甚至是感动。

只不过,我没那么好福气,可以单纯用一个观众的角色,欣赏这幕奇景,随着境界隧道即将开启,我的戒心也相对提高,如果黑巫天女要做些什么,必定就是现在。

“约翰·法雷尔!你算尽天机,还是棋差一着!”

出奇地,黑巫天女那种粗嗓子的人妖话声响起,并且摇晃起手中的骷髅魔杖,杖头发着奇异闪光,那种光亮……好像是远距离的遥控魔法。

“你在这里布下重重埋伏,可有想到她吗? 今次就要你后悔一世。”

黑巫天女说的话,让我茫然不解,想不到“她”是指谁,更想不到自己有什么疏漏的地方,但突然间,我想到一事,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我确实疏漏了一个地方,一个人……茧化中的李华梅!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