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五
第一章
百年遗嘱
故人承诺

伊斯塔历四七六年十月二十日,首都巴格达面临了建国以来的最大危机,为了歼灭杀生无数的无头骑士,皇室与巫神学会放下歧见,携手合作,在“史上最无耻的魔法师”约翰·法雷尔的主持下,施布超·魔法阵,汇集黄土大地顶级精英,全力一战。

是役,伊斯塔一方伤亡惨重,但于绝境中亦存希望,黑龙潜翔,金剑舞空,魔师骑士,百年遗恨,法阵无解,唯愿重生。

作为破坏、毁灭的起始,这一战的灿烂将永留史册,为了把这些璀璨的光与影忠实地记录下来,我,将与星光同在,整理所有发着光辉的故事。

雷因斯·蒂伦 王立史学图书馆 宫廷诗人~~ 天地有雪

--------------“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那一面石墙上写的是什么鬼东西?魔法阵该刻的是魔法符文,不是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雷因斯·蒂伦又是什么啊?”

对着一众负责魔法阵安全的伊斯塔士兵,我几乎是暴跳如雷地指着鼻子骂人 ,今天晚上就是启动魔法阵,打开境界通道的决战之期,这座巨大的立体魔法阵 建筑早该完工,但昨天夜里,娜西莎丝紧急通知我,负责建造这处魔法阵的工头 刚刚向她自杀谢罪,说是有技术难关解不掉,一死以谢国人。

根据娜西莎丝的说法,这个超复杂的立体魔法阵,因为耗损资源太多,所以研发出来后,从未实际建造过,这次照着设计图建造,到了最后头的关键部份,技师们才发现有几个小地方出现错误,理论与实际冲突,根本是不可能解决的。

兹事体大,伊斯塔的工程技师们尝试解决,连络罗赛塔,私下请求矮人工匠的魔法技术支援,但远水救不了近火,根本就是不可能。结果到了昨天夜里,纸包不住火,三名担任领导的工头扛起责任,自杀身亡,把这个烫手山芋扔给娜西莎丝,跟着又传到我手里。

“啊?这么重要的事,你们怎么现在才说?”

骤闻恶耗,我甚至连休息的时间也没有,急急忙忙撇下白牡丹母女三人,赶往魔法阵地,不见忙碌的工人群,只看到石墙上歪七扭八地写了一串字,字迹潦草,文意不明,我看得火冒三丈高,连忙把所有技工召集起来,劈头先骂一顿。

“说!未完成的工事怎么办?还有,这些鬼画符丑字是谁写的?”

“呃……那几个技术难题已经解决了,魔法阵建造完工,所以大家才在休息的。”

“完工了?开什么玩笑?一直说没办法解决的问题,怎么会突然完工?昨晚自杀的那三个家伙,是死好笑的吗?”

“就是刚刚完工的,事情太仓促,还来不及通知你们。”

技师们比手画脚地说明,昨晚三名工头自杀身亡,将工程实情上报后不久,来自矮人之国的援助终于到来,几名怪模怪样的矮人工匠进入魔法阵地,以惊人的手法开工,几下子就把困扰多时的技术难关解决,完成了整个工事。

我狐疑道:“什么矮人工匠?身分有没有问题?别胡乱来几个人,乱搞一通,你们也当作是帮助,搞不好是黑龙会的奸细,黑巫天女的手下咧!”

这么重要的战役,敌人派奸细过来破坏,是很有可能的事,而我们要是被敌人潜入破坏,败在这种事情上,那就真是死也不能瞑目了。这是最基本的常识, 而这些技工却连这都不懂,怎不让我气炸了肺。

往旁边一看,确实看到一个矮人工匠在那里收拾器具,准备要离开,旁边还有个助手,是一个很艳丽的大美人,胸前波涛汹涌,让我一见就怦然心动。矮人工匠的手艺我信得过,不过罗赛塔距此遥远,莫名其妙一个矮人工匠赶来这里, 旁边还跟着个巨乳美女,又帮忙解决了所有问题,此事太过凑巧,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咦?那个矮胖子……怎么是戴墨镜的?矮人有这么时髦的吗?”

“喔,那是因为他红眼睛,所以才戴墨镜!”

“浑蛋!这世上有红眼睛的矮人吗?一定有问题,你们连问都没问吗?”

“问是有问,但他说自己不是普通的矮人,是矮人族中的超人,又叫做雪特人,所以才会红眼睛,这没什么啊。”

“雪特人?他妈的你才雪特咧,我走南闯北,见过那么多的东西,就没听说有种矮人叫雪特人的,这肯定有问题,赶快来个人去把那家伙抓回来问问,不, 严刑拷打!还有把那个大波妹带到我这边来,让我负责盘问。”

大概是看我在这边跺脚气得厉害了,周围的士兵冲出去拦住那个矮人工匠,开始向他盘问。也不知道那个矮人工匠说了什么,士兵频频点头,跑回来向我说话。

“……呃,他说他不是可疑份子,是以前答应了一个人,所以现在过来帮忙搞定问题,解决技术障碍的。”

“答应了一个人?什么人?”

“他说……好像是什么……法米特·修·卡穆。”

“什么?法米特?我去你妈的!”

我气得把面前这个愣头愣脑的士兵踢了个跟斗,这才发现那个矮人工匠和巨乳美女不知何时已溜得踪影全无,速度之快,真是让我难以置信。

这个意外的发生,令我大起警惕之心,连忙下令让人把魔法阵地彻底检查,但回报的结果却是一切正常,没有被人作下什么手脚。

虽然得到这个回报,可是我还是放不下心来,只不过检查既然没有问题,有什么不安心也只能先按下,继续为今晚的战斗作准备。

只不过,就连我也想不到,这个看似不重要的小意外,却成为今晚这一战最重要的胜负关键,甚至也因为这件事,此战非独在伊斯塔历史上名垂千载,甚至在黄土大地……不,整个鲲仑世界里,成了永垂不朽的传奇。

所有的准备终于完成,应该要上战场参战的人也到齐,单纯以所见阵容来看,确实说得上人强马壮,汇集了伊斯塔、南蛮的菁英战力,除了伊斯塔的魔法兵团外,南蛮的兽族强人更是了得。

万兽尊者、手持斩龙刀的白澜熊,他们可以说是现今南蛮最强的两人,本来他们是不可能参与这一战,但在种种机缘巧合之下,现在他们两个人也在这里,还成为此战中的最大武力。

“哈哈哈,外孙,你准备好了吗?今晚过了之后,在这里的人可能一个也不剩下,如此过瘾的事,你预备好要面对了吗?”

“……外公,这么令人悲怆的事,可不可以麻烦你别说得那么爽?”

能够成为最强者的高手,或许精神真的是异于常人,我就很难想象,自己面对一片尸山血海放声大笑,还越笑越爽,这点可以说是万兽尊者豁达,也可以说他根本就是心理变态。

在万兽尊者身后,站着一大群高头大马的兽人战士,正在那边卖弄着肌肉,生怕别人看不到似的,以实战效果来说,这些家伙可以上阵作战,更是辅助魔法师攻击的完美肉垫,多了他们在场,可以有很多的战术变化,对我很有利。

至于那些在兽人队伍旁边站开的,是羽族一脉。所有羽族女战士,手持魔法连弩,在卡翠娜的领导下整装,她们的空中战力,将会在等一下的战局中大派用场。

本来统领羽族女战士的,应该是李华梅,但她因为伤势太重,目前还在化茧疗伤,我们一直希望她能及时出关,协助我们作战,可是照眼前的情形来看,这个美好愿望是不可能了,我们唯有靠自己。

正当我要对羽族下命令,卡翠娜突然朝我走来,把一封书信交递给我,道:“先看一看吧,昨天晚上才以特急件送到的,我都还没有看内容,你先看看再说吧。”

莫名其妙的一封信,上头也没有署名,不晓得是谁寄来的东西,我拆开信封,看见里头熟悉的字迹,心中一凛,定睛细看。这封信所传达的讯息,与我早先猜测的一件事相符,现在再加上这封信,虽然还只是一面之词,不能说完全得到证实,不过……相信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妈的,真会挑时候,怎么到了这种时候才发信来?该死的不良中年……”

一面恨恨地骂着,我一面把整封信撕碎,还立刻放进嘴里,把碎屑给全吞了,绝不能有半片纸屑给人看到,泄漏这封信里的机密。

“怎么了?约翰,信里写什么?”

“?……这个嘛,还没有到可以说出来的时候,暂时保密,保密。”

卡翠娜递信给我的动作,也被别人注意到,白澜熊立刻过来发问,我只能含混地应付过去,烦恼到不得了。

白澜熊道:“没有李提督参战,只靠我们现有的力量,胜算还不到一半,约翰你有什么妙计,早点说出来,可以让大家安心一点。”

“妙计是有一点,不过连我自己也不确定……算了,一个人扛责任实在太重了,难得找个信得过的人一起扛,老友啊,别逃,能者多劳,就是你了。”

一把抓住正要逃跑的白澜熊,我把一个刚刚在脑里形成的战术,贴在他耳边,快速地说了一遍,将这个具有高危险性的任务托付给他。

“老友,能认识你,我真是觉得毕生荣幸。”

“呢,你怎么会这么想?我专门给白熊你找麻烦,我还以为你会觉得认识我遗憾终生咧!”

“刚到困难就觉得自己倒霉,这是很正常的想法,也是很一般的想法.如果我想的都和正常人一样,那我又怎么能够出类拔萃,变成英雄呢?”

白澜熊笑着拍了拍我肩膀,悄声道:“这种逆向思考,我是从尊者他老人家的身上学来的。”

“老友,你变态了。”

我叹了口气,无奈道:“人变态无所谓,兽人变态更是没关系,但变态归变态,你还是要当一个长命的变态啊。习惯逆向思考的人,很容易死得连尸体都倒装进棺材的。”

听我这么一说,白澜熊的脸顿时扭曲起来,而我也没再与他多说,因为更重要的人已经来了。

“你们都已经调派好了吗?我和姊姊的任务呢?告诉我们吧。”

一身火红色的武斗袍服,羽虹展动背后双翼,周身红光闪动,如同一只火凤凰般翩然自天而降,目光中的粲然神采,明艳英武,一扫近来的颓丧不振,散发出一种动人的生机,分外令人惊艳。

同样振翅降落的还有羽霓,虽然是双胞胎姊妹,面孔与体态一样,但羽霓却是一身的青与白,穿着织芝以特急件由索蓝西亚送来的弓箭手服,衣袂飘飘,恍如一朵青叶白莲,旋转着飘降下来。

并蒂霓虹,这一双美貌若仙的姊妹花,展翅从天空翩然降临,剎那间的动态美,把在场所有的羽族女战士都压下,让我们全都看得傻眼,尤其是当她们一左一右地落在我身旁,分别牵过我一只手时,我清楚感受到无数满载妒忌的眼神,集中射在我身上。

“嘿,大家冷静一点,无头骑士还没出现,别急着自己人打自己人。”

我干笑两声,望向分站我左右两边的美人儿,那自是脸皮再厚,也觉早有一丝赧然。

就在昨天夜里,我完成了许久以来的梦想,把白牡丹、霓虹这对母女搞到床上,同时淫了母女、双胞胎,让三具各有特色,却又相似的美丽胴体,在我身下辗转呻吟,作出种种艳媚姿态,回忆起来,那种火辣辣的刺激,让我真想把眼前的战局扔下,带她们回房去大搞一番。

照理说,干了这种不只是招人忌妒,简直是招天妒的事,我应该会付出些代价,至少霓虹对我会表露气愤,这才是常理,但不知足否因为决战将至,今夜之后众人全死未卜,霓虹非但对我没有半句怨言,反而像是要把握最后的每一分一秒般,对我曲意温柔,更不顾一切地拉着我与白牡丹一起,四个人共享天伦极乐,用欢好时毫无间隙的极度愉悦,填补她们姊妹一直渴望的亲情。

“谢谢你,没有你的话,我们也不可能一家团聚……”

这句话假如是从不具思考能力的羽霓口中说出,那我还可以理解,但被羽虹说出来,这就让我惊愕不已。

再怎么说,我也不至于蠢到会认为奸了人家母女,还会反过来被人说谢谢的程度,羽虹这不合常理的道谢,反而令我感到不安,难以释怀。

然而,从侧面看看羽虹,她正神采奕奕,战意昂然地望着我,彷佛又回复到从前那个单纯信仰正义、为了义理而献身的女捕快,这些日子以来被心病所束缚的颓态全被一扫而空,昨夜所发生的乱伦交欢,竟似产生了歪打正着的震撼疗效,治好了羽虹的心病。

(可是……真的是治好了吗?或者只是表面上看来像好,其实却是越陷越深了?

我不是心理医生,这问题是答不上了,但心里却为之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用简短的句子交代完霓虹工作后,实在是忍不住,开口问了一个或许不该问的问题。

“阿虹,当初在金雀花联邦……打倒黑龙王,你后悔吗?”

这句话一出口,我自己就后悔了,我很清楚自己是因为担忧什么,所以才有此一问,但在这节骨眼上,又何必去刺激看似康复的羽虹?又何必打草惊蛇呢?

不过,这话一间出口,就已经容不得我打哈哈混过去,把话再收回来了,而羽虹的反应更比我预期中要好许多,她沉静着表情,侧头想了想,道:“不,我不后悔,我相信我是做了正确的事,虽然……师父是我的……嗯,但守正辟邪是我的使命,如果我不能贯彻正义,那些需要被救助的人又该怎么办呢?”

羽虹轻轻地说着,声音不大,但却很认真,我注意到她的拳头紧握,这些话都是带着决心说出,不是随便讲讲的。

她说得坚决,我却有点不敢面对她的目光,转过头去,低声道:“你不后悔就好,不过,人的一生不是只有正义而已,有时候……想想其他的东西,别为了正义就不顾一切,这样不值得的。”

“哪怕事情再发生一次,我也绝对不后悔,只会把同样的决定再做一次。”

羽虹望着我,彷佛宣誓似的,斩钉截铁地说出这段话,我愣了一愣,很想再说什么。但考虑到我本身的利益、话说出去之后的结果,还是硬生生把话收回。

“嗯,我了解了,那么……一切就拜托了。”

说完这句话,恰好娜西莎丝也来到,我得以脱身,过去向娜西莎丝作个交代,顺便也探问一声。

“知不知道白大夫到哪去了?”

“刚刚我得到通知,白大夫说自己在前线帮不上忙,所以自愿担任辅助工作,去准备各种应急药物,以备不时之需。怎么了?约翰,不是有什么问题吧?”

“不,再正常也没有了,能有什么问题?”

“喂,你话里有话喔,有什么事情趁着现在说出来,别等到开战时,才让我们死得不明不白啊。”

“这个嘛……我只能向你保证,如果要死,一定让你死得明明白白,这样说如何?”

无视娜西莎丝怒火中烧的眼神,我笑着离开,来到参与此战的最后一份子,也是最重要的一份子身边。

“怎么样?阿雪,准备好了吗?”

“嗯,已经准备好了。”

美丽的小狐女点点头,紧张地握了握手上的魔杖。之前因为魔力灼伤所造成的肉体损害,这两天已经治疗得差不多,让她可以回到战场上。

自从在南蛮正式成为一名黑魔导师,阿雪算得上身经百战,并不会怯战,不过这次她却表现得很焦虑,因为这次的任务她从没遇过,不是站在结界里挥舞魔杖,使用魔法,而是借由歌声,将自身的魔力释放,引动整个魔法阵的共鸣。这种事……别说阿雪不曾做过,恐怕黄土大地的魔法史上都没有几个人干过,也难怪她会表现得这么紧张。

“别担心,阿雪,你行的。”

“嗯,师父你以前说过,信就一定做得到,不信就一定做不到。”

阿雪的狐耳动了动,点头道:“我相信自己会做到,一定能把境界通道打开的。”

“是吗?我是不记得自己曾这么说过啦……不过,有信念是好事,这次的战役,我们需要这样的信念。”

“师父觉得我们能赢吗?”

“不是我觉得怎么样的问题,是我们非赢不可,一定要赢。”

我说完,在阿雪高耸的胸部敲上一记,顿时造成一阵乳波晃动,引来附近众人侧目,兼之一片嘘声。

不知不觉,我发现所有参与此战的重要人员,无论是我的亲人、朋友、尊敬与信服我的人、不服我的人,都已聚集在我身边,所有目光聚集在我身上。

“呵,怎样也好,现在我们已经别无退路,这一战……无论如何都要赢,哪怕是不仁不义,哪怕我们自己比敌人更黑暗邪恶,总之,我们要看见明天的太阳,而敌人要下地狱,这样说,大家都没异议吧!”

连我自己都没想到的效果,这一声喊话所换来的,是周围人群激昂的震天呼喝,彷佛这些人齐心协力,愿意为此战效死命,不惜牺牲一切,也要获得最后胜利,假如他们是我所统帅的军队,那么凭着此刻的士气,我有绝对信心带领他们横扫千军万马,征服到世界尽头……虽然这很可能只是错觉。

尽管事前的准备工作是保密又保密,但以实际情况来说,这一战所要做的事情却很简单。

阿雪、娜西莎丝,这两个人合力发动魔法阵,开启境界通道,这是第一步。

境界通道开启后,存在于通道彼端的异界魔神将会受召唤而来,届时无头骑士出现也好,不出现也罢,都会被魔神搜出,或是消灭,或是带往异次元,这就是第二步。

无论是把敌人消灭,或是转移到通道彼端的异界,都能够解决我们的问题,所以,只要这个战术能妥善实施,无头骑士就可以被搞定,我们也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若要说有什么问题,那我所担心的麻烦有两个:第一,魔法阵没能成功发动,被敌人中途破坏,那当然就啦啦呜呜,大事去矣;第二,异界魔神受召唤而来,数目可能不只一个,但魔神也好,数目多也罢,无头骑士猛成这个样子,没有人能担保战局一定是魔神群歼灭无头骑士,而不是无头骑上大破魔神群。

这两个情形之中,无论是哪一个发生,我们大概都只有手拉手,死翘翘的收场,而若问我这两种情形会否发生,我心里的答案其实是很悲哀。

“约翰,如果你是敌人,你会怎么做?”

娜西莎丝一身盛装,在预备登坛施法之前,先来与我会面,做最后的确认。像这样的问题,过去娜西莎丝也问过,现在重提,本来她也不预期我会回答什么,但从我口中说出的话语,却大出她意料之外。

“在这个魔法阵中,阿雪的角色与重要性,是没有人可以替代的,不过,你的位置呢?如果你临时被干掉,有别人可以取代你的位置吗?”

“这……别人来取代我位置,由于不熟悉的关系,危险性很高,但如果敌人发动攻击,我不幸倒下,巫神学会里有几名资深的魔法师,可以取代我的工作,让魔法完成。”

“黑巫天女曾指挥无头骑士杀我们,却又指挥无头骑士救阿雪,因为阿雪是无可取代的人,她死了,开启境界通道的魔法就不能做,但你我死了,却还有替代人选。换句话说,我们的敌人很乐见我们开启境界通道。”

这个结论我之前就和娜西莎丝讨论过,并不是什么新见解,但我们仍想不出,开启境界通道对黑巫天女有什么好处?她又要利用这个魔法来做什么?

“可以肯定的事只有一点,黑巫天女必定会在我们发动魔法的时候,让无头骑士现身,对我们造成影响。这次不是单纯的战斗,为了要及时驾驭无头骑士做出应变,黑巫天女一定会出现在附近……这是我们前所未有的机会,若是把握得住,要打倒无头骑士就靠这一点了。”

“你的意思是……”

“黑巫天女能够控制无头骑士,我想来想去,必然是她手中握有一样重要的东西,能够凭此驱使无头骑士,只要我们把那东西夺回或破坏,黑巫天女就不能再召唤无头骑士。至于那样东西是什么……相信你也心里有数。”

娜西莎丝点点头,表示明白我的想法。其实,这个东西并不难猜,一个失去首级的怨灵,最大愿意肯定是找回失去的头颅,黑巫天女应该就是掌握住夏洛堤的头颅,才能够驱使无头骑士。

只要能把那颗骷髅头夺回,就可以反过来驱使无头骑士,若是无法夺取,直接破坏毁去,那也是可以的。这个战术构想,就成了今晚战役中另一个重要支线,哪怕主战术失败,都有败部复活的机会。

“对了,有一件事情我很好奇,也想了很久,你能不能给我个解答?”

“我想不通的是,夏洛堤使用的许多独门秘法,都是凭借着死白眼的特异体质,才有办法运使成功,尤其是那个一分为多的灵魂切割,根本就是死白眼的特种异能,但在她已经变成无头骑士的现在,既然连头都没有了,又哪来的眼睛?没有了死白眼, 那些秘法又是怎么施展成功的?”

这个问题令我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娜西莎丝耸耸肩,轻而易举解答了这个问题。

“你自己也都说,那是一种特异体质了。特异体质是本,死白眼只是冥皇血统的象征,没有了象征物,它的能力会受到限制,但体质的特异性仍是没有改变,还是可以做到很多事,不会因为没有了死白眼,特异体质就变得一般了。”

娜西莎丝的解释,让我的困惑有了答案,这时,圆亮的明月初升,银白色的月光自天上洒下,圆型祭坛的十八根巨柱,沐浴在银亮月光下,雕刻于柱上的魔法符文闪闪发亮,流过一层奇异的色彩。

“要开始了!”

娜西莎丝扔下一句,就匆匆从我眼前离开,开始进入祭坛,预备主持,而我则是站在祭坛之外,抬头仰望天上的明月渐渐变色,努力让自己回复平静,放松握得死紧的拳头。

期待多时,这一战终于要正式开始了,比起胜负……我更在意自己能否看到明天的日出。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