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四
第五章
偷窥幽影
师父显灵

“说真格的,我真想不通你怎么会这样做事?现在是决战前夕耶,你没看好主力战将,让她拿命去玩危险性游戏,差一点就误大事了!”

“小姐,请你说话清楚一点吧,我是不够小心、不够谨慎,这些我不否认,但是我并没有在玩危险性游戏啊!至少……是先玩完性游戏,一切才变得危险的。”

面对娜西莎丝的斥责,我虽然感到无奈,不过也只有叹气的份。一切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现在打倒无头骑士的希望,整个都在开启境界隧道的术法上,而这整个术法的成功关键在于阿雪,偏偏阿雪昨晚为了实现对我的承诺,硬去使用光明魔法,造成严重的魔力烫伤。

经过紧急治疗,阿雪没有生命危险,也回复了行动力,至少配合施法是没有问题的,然而,开启境界隧道的究级魔法,可不是开音乐会,又有强敌可能出现捣乱,要是术者无法以最佳状态施法,分分秒秒都会有生命危险。

祸不单行偏偏行,筹备中的事务碰上这么多打击,连娜西莎丝都感到迷惘,轻叹出声。

“……难道……天不兴我伊斯塔?”

这个问题有好笑到,我是不晓得老天是用什么标准来决定一个国家兴不兴旺,但如果“伤天害理”这个词用得没错,那伊斯塔就是大地上最没资格兴旺的国家,娜西莎丝这问题问得好蠢。

事已至此,互相埋怨已经是没什么意义,我们来到搭建中的大祭坛,检视祭坛的状况,确认再确认,不能出一丝一毫的纰漏。

“对了,到时候阿雪当钥匙,你做什么?别告诉我你是总指挥,这种答案我可不接受。”

“放心啦,不是早就和你保证过,我也会亲自下场的吗?这可不是贪生怕死的时候,要是我不亲自下来,你们又把事情搞砸,我死都死不瞑目。”

娜西莎丝振振有词地反击,我无话可说,不过想起她实际担任的工作,我还是忍不住要再确认一下。

“……你之前说的跳舞?哪一种?艳舞吗?”

我诧异地问,娜西莎丝笑了笑,道:“不至于太裸露啦,可是……应该也蛮性感的吧,毕竟是跳给黑暗神明的舞蹈,带点性感度也很正常吧。”

娜西莎丝是当代着名的舞蹈大家,由她亲自下场跳舞,那画面肯定是美得令人心动不已,更何况又明说是偏性感风格的舞蹈,光是让我想像,就已经让我垂涎,倘若在她跳舞的时候,我能够过去占点便宜,又或是看得爽了,直接就当场上去干了她,这可是超浪漫的性幻想。

唉,不过也只能想想而已啦,这不是贵族的淫乱招待所,看到美丽的舞姬跳舞,性欲亢奋,可以像是野狗一样扑上去就把人干了。娜西莎丝的舞,是咒文的一部分,我就算不怕魔法失败,也怕夏洛堤忽然出现,一剑一个,拉着我加入无头人士的行列。

娜西莎丝似是看穿了我的邪念,笑道:“喂,你不要乱想,在虚构世界里我是大美女,但是在这边……小心又把你吓得落荒而逃,不男不女的身体,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啊。”

我想,在虚构世界发生的事,对娜西莎丝绝对有影响,因为,如果是以前的娜西莎丝,绝不会这样对我说话,因为这一句非常笨拙,甚至暴露除了一些不该暴露的讯息,令我心头一震,只是表面上故作无事,淡淡地回了一句。

“是啊,不男不女的身份……少了人觊觎,会比较好办事吧。”

我不说“身体”而说“身份”内中意义别人或许不知,但当事人是最清楚的,娜西莎丝一下子就没了声音,我们两人在山道上缓慢并行,只剩下轮椅的滚动声不时响起。

这座祭坛建立在巴格达城外,外围是用粗大的石柱环绕建造,地上则是刻制立体魔法阵,占地面积辽阔,远远望来,造型虽然简单,不过却非常气派,而且上千名魔法师与数千技师好像蚂蚁般忙碌赶工,可以想象,实际催动阵法的时候,那场面一定是惊天动地。

“对了,你现在都坐轮椅了,到时候还跳得了舞吗?”

“我只是元气大伤,坐魔法轮椅疗养而已,并没有什么实际伤害,跳舞是没问题的,更何况,如果无头骑士拿剑在后追赶,就算是真的瘸子都会跳起来,何况是我……”

“嗯,很难笑。”

我忽然想到一事,奇道:“对了,你跳舞,那阿雪要做什么?总不会也要跳舞吧?那个笨妞除了摇屁股,其他什么都不懂的。”

“跳舞是不必,不过……也不是单单念咒文就好了,她……她要负责唱歌。”

“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也不早说,那个笨蛋是不会唱歌的啊!”

我吃了一惊,咒文歌是魔法中很需要技巧的一门特殊本领,尤其是在大型组合魔法阵中的咒文歌,歌曲形式往往能够调和不同魔法间的冲突,让整体的“旋律”协调,魔法阵才能发挥威力。

像究级魔法规模的法阵,其发动的咒文歌,一定是要大魔法师才能唱诵,然而,并不是每一个大魔法师都能唱诵这种咒文歌的,修为不足,或者天生就是音痴,那是怎么修炼都练不出东西来。

“放心啦,你那头小狐狸的修为深湛,本身的音色又不差,我评估过,她可以担当这任务的,只要现在开始练习个几天,到时候一定没问题。”

娜西莎丝说得简单,我却感到疑虑,正想多问几句,她却眉头一皱,道:“你看,那个是谁?”

顺着娜西莎丝所指方向看去,我看到羽虹独自一个人,穿着她赤红色的武斗袍服,像是在注视着整体工程的进行。

发动境界通道魔法的那一晚,必定不会是个和平之夜,羽虹心里有数,以她这样的武者,在战前先来探查场地,预备战斗,这是很正常的事,我相信万兽尊者与白澜熊也会这样做,不过……羽虹看来两眼无神,失魂落魄,好像正被什么事情给困扰着。

“嗯,你家的鸟人怎么好像很没精神啊?”

“说错了吧,不是鸟人,是鸟女人。”

我简单驳回了娜西莎丝的话,目光打量着羽虹,确实发现她有些不对劲,特别是那种神不守舍的样子,好像是……干!这个女人在发春,不是发正义春,是真的在发春。

(效果出来了啊……拥有凤凰血的身体,欲火亢奋,必须要定时疏解,她强行压抑,就像以前一样,等于是在火药库边玩火,身心状态很危险啊……

我注意着羽虹的动作,她似乎没有察觉到我与娜西莎丝的存在,本来就算不上专注的眼神,此刻看来更是恍神,好像正处于什么严重的煎熬状态。

“呃,失陪了……”

看到羽虹这征状,我心中有数,连忙向娜西莎丝告辞,朝羽虹的方向赶去。当我跑到她所在的位置时,她却已经离开,幸好我大概猜得到她的去向,连忙赶回驿馆,恰好看到羽虹急急忙忙冲回自己的房间,大汗淋漓,好像非常燥热难耐。

(赶上了,应该是去洗澡吧?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放过……

心念一动,我立刻找好适当位置,预备开始偷窥大计。照理说,雨虹房间与羽族女战士们的居所相邻很近,不时会有羽族女战士巡逻经过,很容易就会发现我,当成偷窥贼来处理,然而,由于我的身份特殊,尽管有羽族女战士看到我,却是视若无睹,让我明目张胆地偷窥。

“咦?那个人不是约翰吗?他在干什么啊?”

“嘘!别吵,他在偷窥。”

“那边是羽虹的房间啊,他用得着偷窥吗?”

“年轻男女偶尔玩玩变态游戏,不用理他们。”

就这样,我肆无忌惮地把眼睛贴近窗缝,瞥见内里的景观。

雨虹一丝不挂的站在浴室的镜子前,捧着冷水瓢,连接往身上冲水,那酥软有弹性的鸽乳,伴随着她冲水的动作摇来晃去,形成一幕诱人景象。

冲水的过程中,少女的双手不时在身上游走,东抹西搓、细细呵护按摩,可是每次抚摸的终点,手总是来到黏腻不堪的花谷,沾着了花蜜,又拿起来闻嗅,被那浓郁的花蜜熏得一脸陶醉。

浴室里已经准备好了一大盆水,里头漂浮着碎冰,应该是很冷的冰水,足以让正常人的欲念瞬间冻结,羽虹擦洗完身体后,就把自己浸泡在这一大盆冰水里,那些足以让人冷得牙关打颤的冰水,却好像让她非常享受,脸上也露出放松的表情。

只是,强烈的欲焰并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消解,不知不觉间,羽虹右手无意识地搓揉着自己的鸽乳,舒畅的美感明显让她欲罢不能,细嫩双手捧着稚嫩而充满弹性的鸽乳,恣意搓揉。

抚摸中,羽虹左手顺着乳沟滑动而下,最后潜进两腿之间的尽头,轻轻在肉缝中间来回蹭触,花瓣受到刺激,微微地张开,她纤长的手指慢慢的拨开小缝,一颗小花蕾暗藏在迷人的花谷下,指尖轻重有序的碰触,蜜液大量地从灼热的裂缝里流泄而出。

少女媚眼半闭,小嘴发出如细蚊般“嗯……嗯……”

的呻吟声,舒爽地享受着这糜乱的骚浪欲念,纤长的手指由慢而快,由浅而深,不停在自己的花谷内搅动,口中发出愉悦的哼声。

“啊……啊……嗯……嗯……呀……”

久旷的肉体,早已积累了太多的压力等待发泄,阵阵酥麻的快感,让羽虹理智濒临崩溃边缘,呼吸既杂乱且紧凑。

“啊……嗯……”

肉缝里不断流出的粘稠蜜液,羽虹肆无忌惮的在花蕊上抹动,要将自己推向快乐的巅峰,身躯发出阵阵红光,周围的冰水翻涌滚动,在迅速升温的同时,碎冰块也迅速融化。

“啊……啊……好美……嗯……啊……”

羽虹的美妙呻吟,听得我心头也是痒痒的,一阵一阵甚是难受,正想是否要趁虚而入,忽然房中的呻吟声止住,好像发生了什么事。

我吃了一惊,侧目过去一看,只见羽虹在浴盆之中,动作僵住,口唇微张,双目圆瞪,似乎是受了什么巨大惊吓,整个人反应不过来,那种表情……看来像是发现了有人偷窥,但若羽虹发现我在偷窥,绝不会被吓成这样,只会做出更火辣的动作来挑逗我,所以……偷窥者应该另有其人,而且就在房内。

(好大胆,除了我,还有人胆敢这么光明正大的偷看,难道是老白?或是外公?但这两个人做事光明正大,只会直接强奸,不会偷窥啊!

好奇心起,我转动目光,找寻那名神秘人士的存在,很快就有了发现。

那人……就在羽虹身前两尺处。

不是站着、不是坐着,而是……飘着。

刹那间,我有一种汗毛直竖的感觉,脑门“轰”的一声,被强烈的震撼感所冲击。

那个人……其实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是人,因为“他”其实只是一道淡淡的身影,仿佛褪色的布片,模糊得快要看不清楚,不算高的个头,灰色的斗蓬随风摆动,在半空中抖着波浪。

从这个淡淡的背影,我无法感受到半分气势或压迫感,之所以令我震撼的理由,是因为这个身影我曾见过,在幻梦中与黑巫天女、无头骑士战斗时,阻止无头骑士攻击,将我与娜西莎丝、菲尼克斯从黑暗中救出的,就是这个淡淡的灰色背影。

当时我已有疑虑,如今再看到这一袭魔法学徒的灰袍,心中的猜疑更是笃定,如无料错,这个灰色背影的主人,就是五百年前横行战国时代的绝顶强人、号称史上最好色魔法师的法米特·修·卡穆。

(哇噻,真是想不到……师父显灵了啊!

尽管没有过什么拜师行礼,但是继承了淫魔法的我,多少有点以“法米特的传人”自居,虽然在“瞻仰”过伟人真面目,得知所谓最好色的魔法师,少年时代也不过是个笨头笨脑的蠢东西后,感到极为失望,但这仍无碍于我对先贤的崇拜。

不过,现在也确实不是一个向先贤致敬的好时机,要是我现在冲进去下跪顶礼,大概只会被惊醒过来的羽虹一脚踹飞吧?而且……

(奇怪,是梦与现实的分际出现了混淆?还是有什么其他缘故?显灵这种事情不应该随便发生,这……

我疑惑心起,恰好旁边有羽族女战士经过,我将两人一把拉过,问道:“你看里头,看到了什么?”

两名羽族女战士探头一看,暧昧地笑起来,“这种东西……你自己一个人慢慢享用就好,用得着把我们叫来看吗?”

“只看到裸体的美少女?有没有看到男人?”

“有啊!就是你嘛,还傻呆呆地站在这做什么?快点进去吧,那个饥渴的美少女骚得都快喷火了,正等着你去抱她呢。”

两名羽族女战士嘻嘻哈哈的,催促我赶快进去洞房,不过这却也证实了我的猜想,除了我和羽虹,没有人看得到法米特的身影。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因为我是淫术魔法传人、羽虹是地狱淫神的宿主,我们两个都具有与淫术魔法相通的气息的缘故?

这时,漂浮在半空中的那抹身影迅速淡化,终于消失不见,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任何响声,也没有传递任何讯息,可以说是一次毫无意义的现身显灵。

可是,我却能够明白这次显灵的意义。

法米特、夏洛堤,既是不共戴天的仇敌,却又是情牵千里的爱侣,这份羁绊纵然是相隔数百年,生死永别,都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切断的。

夏洛堤以无头骑士的形态重现于世,看似单一事件,但冥冥中的无形牵连,也令法米特随之苏醒。

是不肯瞑目的亡灵?抑或是五百年前所遗下的某个后着,这个现在说不准,法米特能无敌于五百年前,他的通天手段,我们现在根本无法臆度,或许现在所发生的一切,早就在他生前预料之中。

所以,这次的显灵,只是一个预兆……就像某些久久不用的机械,首次重开时总是有些小问题,必须要另作调整,我相信发米特的身影会再次出现于我面前,而下一次……就是真正的重要讯息的传递了。

这次的显灵事件,只有我和羽虹两个人知道,并没有告诉什么其他人,羽虹只当是自己撞鬼了,根本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而我当然也没有理由跑去解释,仅是静待下一次机会的到来。

可是,等待归等待,该做的事情还是要照计划进行,哪怕几天以后我们会被夏洛堤活活砍死,现在我也要先完成自己的梦想。

“……把屁股给我抬高!”

“……”

“还有,把裙子给我脱下来,如果不会痛的话,处罚你就一点意义也没有了!”

洁白的碎齿,咬着丰厚的樱唇,女神医缓缓褪下白色的长裙。

以“教女无方”为名,我进了白牡丹的房间,对她进行新一轮的调教凌虐。我这个人一向不吃亏,羽虹欠我的帐,自然是要从别的地方讨回,找大姨子没什么意思,还是找丈母娘来搞搞比较过瘾。

一回生、二回熟,白牡丹在连续被我淫虐过几次后,现在不知道是自暴自弃,抑或是想用自己肉体满足我,让我不去对羽虹、羽霓施暴,所以几乎都不反抗了。当然,或许是我开的条件有了吸引效果,对于能让亲生女儿喊自己一声娘,白牡丹应该是非常渴望的。

正因如此,美丽端庄的女神医,在我面前弯下腰去,展露她的雪白屁股。

俏丽的美臀在灯光下几乎一览无遗,冰凉的空气使敏感的臀瓣产生奇特感觉,白牡丹肯定已感受到我的好色眼神。

光滑美丽的粉臀无论形状,还是质感,都相当完美,虽然缺乏了少女的结实,但成熟丰腴带点妖艳的肉感,看起来也十分可口。

搭配美臀的是令人意想不到的火红内裤,桃红的蕾丝装饰着四边,精致又华丽,可是最需要掩饰的私密部位居然是呈现镂空状态,两团肉丘毕露,腿间神秘的黑影隐约可见,丝袜顶端居然还有性感又下流的吊带。

这个内衣,是我从白牡丹的衣物中翻找出来,刚找到的时候吓了一跳,想不到她会有这些昂贵、绚丽、甚至堪称淫荡的内衣裤。我想,这位女神医在端庄的外表之下,一定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热情与放荡,待人开发。

如今,私人的秘密暴露在男人的眼前,任我恣意欣赏,面无表情的我注视着白牡丹,阴沉的目光仿佛发出指责,揶揄那好像娼妇一样的打扮……

白牡丹牛奶般白皙的脸颊仿佛在燃烧,无尽的羞愧让血液全流到脸上,双颊火红的程度不输给淫荡的红色内裤。

“把屁股再抬高一点!”

我声音轻轻的,没有很大声,但却充满着很明显的色欲。白牡丹闻声,如展示一般,远逆人体工学地挺起羞怯的臀部,纤腰一阵酸痛,眼眶已经微湿。

“用不着勉强。”

我冷冷说道:“你随时可以离开,我去找霓虹就是了,她们年轻漂亮,比你有吸引力得多。”

“不……是我错了,请尽管责罚……”

听到女儿的名字,白牡丹的反应整个不一样了,竭诚惶恐的低下头,我满意地点头,抽出腰间的皮带,缠在手上,只留下二十公分左右的尾端,实验似的甩动皮带。

划破空气恐怖的响声,让我眼前的这具女体有了反应,颤抖的肉丘看起来楚楚可怜。

“啪!”

白牡丹的身体整个仰起了,撕裂般的剧痛划过肌肤,慌乱地用双手掩护,可是在我高超的鞭术下,皮带像是长了眼睛,闪过玉臀,专门找寻着白嫩的位置狠狠落下。

“不是乖乖挨打就行了,还要诚恳的道歉才行!”

“对不起,呜~呜,我……我做错了……”

恼人的哭声更添增了女人柔弱的魅力,白牡丹泪花四溅,熟艳美妇有如跌倒哭闹的小女孩。

“做错了什么事情,你自己知道吗?不要只会说对不起。”

“别打了,我、我没有好好养育我的女儿,我是个失责的母亲……”

“只对了一半!你错在没有把女儿教好,该给我上的时候,居然还想玩无聊的把戏,这就是你的失职!”

“……哪,哪有这种解释……”

“还敢狡辩!忏悔吧,母猪!”

“啪、啪”的连续鞭响,白牡丹甚至有疼到失禁的错觉,凄惨的景致充满妖魅的气氛,格外激起雄性血液中的兽性。

“嗯,很有弹性的屁股,好像很不服气的样子啊。”

“求求你,饶了我吧!”

泪水快要流干的白牡丹,梦呓似的重复着“不敢了”、“请饶了我”等无意义的话语,虚弱地摊在桌面上,在男人督促下卖力地挺起性感的屁股。剧烈的疼痛慢慢麻木,火炙般的感觉也逐渐麻痹,取而代之地另一种邪恶又神秘的异感从股间开始蔓延。

“居然湿了……”

我吻了白牡丹的脸颊,在我的摆弄下,白牡丹如同母狗一样趴在桌案上,我轻捏着她玉盆一样圆美的肥臀,胯下硬挺的肉茎,又一次抵在她溪水潺潺的牡丹穴口上了……

“进去了,丈母娘!”

我没见过自己的母亲,丈母娘也算是一种母亲,搞丈母娘这等特殊体验,自然是要细细品味的。

白牡丹的体质,其实是非常敏感,与月樱的天生媚骨极为相似,本来应该是夜夜青春来满足自己的,也多亏她能这样强忍,不过,被我连续搞上几次后,肉体的需求以凌驾理智,在我插入后,反应一下子激烈起来。

之见,白牡丹不停的扭动臀部,上身翘起,散乱的乌黑秀发猛烈地在空中飞舞,然后落在雪白的肩上。

我只觉得一阵强烈的刺激,肉茎似乎在膨胀,紧绷到极点,不由挺起下身,只听“滋”的一声,肉茎已有一半没入丈母娘那温软湿热的花房中了。

“啊……热……好烫……”

插入后的反应极为惊人,白牡丹苦忍半晌之后,大声叫了起来,她雪嫩的香肌微微颤抖,肥美的臀肉在清脆的撞击声中一下下弹起、压平、弹起、压平……雪白的酥乳更如同钟摆一样,在身下晃来晃去……

白牡丹激烈的反应,仿佛下身塞的不是一根肉茎,而是一根红热的铁棒,又烫又痒,连周身的血液好像沸腾起来,樱桃似的小嘴微微张着,脸上显出了一种快乐舒畅的样子。

上半身的激烈颤动,也传到了我们两人连接的下身,在那至高的快感冲击下,我整个人的意识一片空白,几乎忘记了挺动,只有肉茎高高耸立,由于过度的兴奋,在丈母娘体内一阵一阵地颤动。

“啊,要来了……”

突然之间,白牡丹一阵娇吟声呼唤,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不已,把屁股紧紧压在我的肉茎根部,差点连肉茎都被纳入,然后瞬间将一切激烈动作定住,双手一把紧抓身前桌案,花房内一阵痉挛,喷泄出来。

我感到肉茎像是被一股温热的流水淋过,精神一震,而大量泻出的蜜液,沾得我的肉囊、股沟及双腿到处都湿淋淋。

因为高潮而急速收缩的花房,对着肿胀肉菇一阵挤压,一道道热流淹没了肉茎,热潮冲刷过肉菇,让肉菇被烫得酸麻又酥痒,刺激着我发出了一阵寒颤。

“呜!来……来孝敬丈母娘了!”

“呃”的一声闷哼,我反弓着身子,下身畜力向上一挺腰身,把白牡丹顶得几乎双腿离地,雪白乳房更是抛甩摇晃,肉茎前端用力深深插进温暖的宫房内,随之喷出一股强劲精液,重重喷击着花房深处。

这一次,被我给热情中出的白牡丹,倒是没有想先前那样大喊大叫,只是摇动着屁股,把我的喷射全给吸收过去,这确实让我有些讶异。

但是,当一切结束,白牡丹从我身下披头散发地站起来,背对着我,低低声音问了我一句话。

“你上次说的东西,算不算数?”

嘿,母女天性,还怕你不上钩?

“当然算数,丈母娘可别小看女婿我,你所解决不了的难题,就只有我能帮你搞定。”

“好,那我就答应你的条件。”

鱼已经上钩,我志得意满,正想说要怎样狮子大开口,白牡丹突然开口,“不过,为了保证,我要你给我一件信物做抵押。”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