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四
第四章
暗水翻涌
凤凰岛沉

世事演变之奇,很多时候真是出人意料,许多追寻一辈子却辗转未得的东西,蓦然回首,那东西赫然就在旅程的起点。

苏瓦鞑刺,如果不是今天机缘巧合,我甚至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听到这个名字。依稀还记得,那家伙是个兽人土豪,十足一个暴发户,在人家以及上头盖什么华丽宫殿,自吹自擂,最后被紫罗兰一口咬断喉咙,惨死挂点。

这是一个没什么用的愚蠢失败者,本来我也对他毫不在意,早就忘了个干净,却万万想不到,让我后来朝思暮想的凤凰岛,居然就是那座华丽宫殿的遗迹。

当年凤凰岛神秘陆沉,不知为何,坠落到那一区的山间,苏瓦鞑剌意外发现,甚至可能搞不清那是什么,就在上头盖起了宫殿,预备掩人耳目,偷偷将这些遗迹占为己有。

这还真是令我扼腕不已的一个发现,要是早知道那遗迹是凤凰岛,我会直接放弃后头很多冒险行程,好好再里头进行研究,最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会议起那处宫殿,只能得到许多模糊的印象,说不出什么清晰回忆。

「唔,照你的说法,听起来确实是进行过魔法战争没错。」

娜西莎丝听了我的描述之后,点了点头,进行思索,与她一样动作的,还有阿雪。

卡翠娜所描述的凤凰岛,从那种种征兆听起来,确实是进行过魔法战争,把当时凤凰岛上的羽族女战士,与岛上的建筑同化,变成石头,随着凤凰岛陆沉而永久被封锁。

简单石化术就可以做到的东西,但要在短时间内,一次把整个岛笼罩,几千人一次给石化起来,那就不是普通的魔法可以做到,属于究极的大魔法,应该有资料可以查。

这件事关乎机密,我不能大张旗鼓地找人帮忙,所以就带同阿雪,一起去找娜西莎丝,大家研究一下。

「不过……能不能晚一点再查?现在忙无头骑士的事忙到要死,还要花时间调查别的,似乎有点……」

「唉,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们伊斯塔的不良习惯太出名了,无头骑士的事情一忙完,恐怕就轮到我要完了,到时候跑路还来不及,哪有时间查书?还是趁现在先办吧。」

「你这家伙,说得那么难听,难道你就一点都信不过我吗?」

「不时信你不过,是信不过所有伊斯塔人,嘿,你别忘记,不久以前,还有人打算用五指插穿我脑袋,直接读取我的知识与记忆咧。」

我说的东西,是发生在金雀花联邦前往伊斯塔路上的往事,语气虽然是嘲讽,但说到后来,我和娜西莎丝的脸上都浮现笑容,想象却是可笑,不久前还是打生打死的冤家对头,现在却变成了相互救命的朋友,世事之奇,莫过于此。

平心而论,我还满享受与娜西莎丝联手的感觉,这种一面合作,一面提防的刺激关系,很诱人,很有意思,而且在这样的过程中,我们发展出了一种只有彼此明白的信任,虽然我总是嘲笑娜西莎丝会过河拆桥,但事到临头,会否真的发生这种情形,却连我也说不准了。

阿雪站在我和娜西莎丝中间,看看我,又看看娜西莎丝,满脸迷茫,似乎搞不懂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也对娜西莎丝坐在轮椅上翻书的样子觉得奇怪。

翻书是一件辛苦的工作,在我们三个人的努力下,终于有了结果,在书里找到了线索。

暗系魔法,阴风怒号。

水系魔法,黏胶海啸。

阴风怒号,遮天蔽日,所过之处,除了「侥幸」被石化的牺牲者之外,其余生机灭绝,所有生物都会被啃杀殆尽,连骨头尸骸都不剩下,是属于正攻型的魔法,威力极强,不过要施行这种魔法所需的「耗材」,也非常可观。

单单这一式究极魔法,就有硬撼凤凰岛的能耐,但真正令凤凰岛在短时间沦陷的关键,则是水系魔法的完美搭配。

对魔法世界的门外汉而言,说道水系魔法,大概都以为是波浪滔天,几十吨的水砸下来,毁灭一切的惊人画面,但事实上,水系魔法虽然能做到这种效果没错,可是真正令术者甚为忌惮的部分,却是水系魔法的刁钻,防不胜防,甚至可以说是极度阴损。

死于水系魔法的术者,有一半其实是被活活气死,这句话真是说得一点也不错,所以我最恨就是与水系术者交手。

黏胶海啸,这一式最厉害的地方,不在于「海啸」,而是「黏胶」,一经发动,射程内所有事物全数会软化,变得像果冻一样具有弹性,甚至还兼具黏胶的特性,任什么东西碰到了,都会被黏住,动弹不得。

这不晓得是哪个变态魔法师,没钱买黏鸟胶时创出的下流魔法,单单只有这一式的话,恶作剧性质比杀伤力要高,但若运用得当,这就是超完美的辅助魔法,只要先用这一下把敌人给封住,跟着再用大范围破坏性魔法清场,两个搭配施放,十几分钟就可以消灭一支军队、一个据点。

不难想象,当初的情形应该是这样,两道究极魔法同时攻至,先是岛上所有建筑物、地面产生异变,将羽族女战士给困住,仿佛蛛网上的昆虫般动弹不得,跟着,阴风怒号的攻击威力也到,那些动不了的羽族女战士遭受魔届生物攻击,死的死、石化的石化,终于全军覆没,失去操作与维持凤凰岛也随之陨落。

凤凰岛会被消灭,现在可是一点都不奇怪了。两式究极魔法并发的结果,确实做得到这种效果,问题只在于施放魔法的人。

施展究极魔法,如果不是最强级数的魔法师,那就是要动员千名魔法师规模组阵,换句话说,也就是一等一的国家级势力。环顾诸国,除了少数魔法强国,恐怕就连阿里布达都还未必能施放究极魔法,伊斯塔本来该市重大怀疑目标,可是这里头牵涉的一个重要线索,却直指目标而去。

水系魔法!

大地上有能力施展暗系究极魔法的组织与高手不少,伊斯塔、黑龙会都有实力做到,毕竟暗系魔法是魔法的大宗,又以破坏力与强项,做着魔法师梦的人要选择修习科目时,往往都会选择暗系。

但水系魔法就不一样了,水系讲究灵巧、刁钻,一个术者若是灭有足够智慧运用,是无法妥善发挥水系魔法威力的。最重要的一点,水系魔法有很强的地域性限制,离大海越远,力量越弱,通常是忍者、幻术师一类的术者在修炼,这些专属职业在大地上并不常见,所以水系魔法通常是流传于东海一带。

「……果然,是黑龙会……」

我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如此,伊斯塔的魔法文明虽然强盛,但如果说要施放水系究极魔法,恐怕杀光伊斯塔人也找不到半个。普天下唯一有能力做到这种事的,就只有全盛时期的黑龙会。

算算时间,若当时黑龙王在位,黑巫天女又已经从伊斯塔叛逃至黑龙会,这对狗男女联手起来,是由能力发动两者究极魔法,攻下凤凰岛的。然而,凤凰岛僻处南蛮,黑龙会雄踞东海,两边根本风马牛不相及,是有什么天大恩怨,要搞到黑龙会花费偌大人力物力,万里迢迢去灭凤凰岛?

「黑巫天女!她是一切的关键,黑龙王已死,如果不逮着她,我们根本不可能知道事实真相。」

不知不觉间,问题绕回了原点,我们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黑巫天女。黑龙会覆灭之后,又太多的秘密隐藏在黑暗里,我们根本接触不到,唯一能解除到这些秘密的人,就只有黑巫天女一个,怎样都要把她个揪出来。

繁琐的执行工作,我全部交给娜西莎丝去执行,虽然我现在官拜伊斯塔临时指挥官,不过偶尔耍耍威风则可,真要把自己当成伊斯塔王来横行,早晚会碰到大钉子。

我带着阿雪回到住处,经过庭园时,看到紫罗兰趴睡在地上,而未来蹲站在豹子身旁,眼睛盯着地上长草,呆呆出神。

阿雪与未来交好,连忙出声向他打招呼,未来闻声,朝这边走了过来。

与无头骑士的一场激战,搞得我方人员个个重伤,但这小子却以「这场战斗与我无关」为由,拒绝参战,所以一点伤也没有,但我却无法责备半句,因为这小子虽然未参战,却是暗中潜伏在场,每当阿雪、霓虹遇险时,就从影子里出手救援,要不时有这小子暗中守护,我很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们三个。

(啧,仔细看看,这小子还真是很俊秀,连屁股都园园的,好动人……呃,不可以妄想,我要抗拒这种致命的吸引力啊!

挣扎中忽然想起一件事,我道:「喂,小子,你不是有个姐姐吗?在哪里?是不是也在黑龙会?现在呢?」

上次窃听,依稀记得未来说过有个姐姐,既然是姐弟,相貌应该是很相近,弟弟长得这么俊秀,我用不到,要是能搞上他姐姐,那就可以痛快享受这种致命吸引力了。

不过,未来一向是不给我好脸色看,听我这么一说,狐疑地朝我看一眼,而阿雪则是问道:「师傅,你问未来姐姐做什么啊?」

「这个……师傅行侠仗义,乐于助人,想到有无辜少女过的凄惨,当然会想要关心一下啊。」

「才怪!你平时对女人根本不关心,除非是要搞她们,才会开始留心,你一定是想要搞未来的姐姐。」

「……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了解我?现在我正设法泡妞,你这么戳穿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几乎是咆哮似的叫出来,不过阿雪似乎打定主意,决不让我再「为祸苍生」,所以死命地拉着我,要把握拖走,而因为我这句话怒火中烧的未来,则是怒瞪过来,好像还想拔刀冲过来砍我。

这段冲突最后不了了之,但却也给我察觉到一点,未来很重视那个姐姐,将来若我要对付这小子,这一招大为可用。

「师傅,我们回房间去啦……」

阿雪死命拖着我的手,饱满肥硕的豪乳夹着我手臂,想把我往后头拖去。

「才不要咧,你害我泡妞失败,这笔帐还没向你算,回房间去作什么?」

「陪给你啊!欠师傅的债,阿雪现在来赔偿嘛!今天晚上,有点新奇东西给师傅看,说不定会给师傅完全不同的体验哦!」

一句话引起我的注意,侧眼一看,满脸通红的美丽小狐女,雪嫩的脸蛋、呼之欲出的豪乳,是这么地动人,叫我怎么舍得把她的手甩开?

「口桀口桀口桀,我敢相信,今天晚上肯定会发生一些很不一样的事啦!」

好奇怪,说到后来,连我自己都相信,等一下应该会有些什么惊喜……

在房间里头,我把小狐女的头发掠到一边,露出她娇羞通红的小脸,吻着她,吻着她的脸、耳朵、脖子、肩膀。

阿雪紧闭着双眼,她H罩杯的豪乳被我捏的生疼,可在痛觉中有参杂着一阵阵的酥麻,巧妙地运用使得她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

我继续揉捏着少女嫣红娇嫩的蓓蕾,感觉阿雪大大的蓓蕾在指间慢慢勃起、变硬,然后毫不犹豫地将少女的左蓓蕾含在嘴里,吮吸轻咬着……

口中亲吻,我双手贪婪地在阿雪光滑白嫩,凹凸有致的玉体上,一寸一寸仔细地摩擦,嘴唇也移到了阿雪的樱桃小嘴上,把她的舌头吸出来,不停地吮吸着,并开口吮吸着少女伸出来的舌头,嘴唇就像粘住似的粘在一起、纠缠在一起!

「师傅……嗯,师傅……」

阿雪嘴中嚷着我的名字,雪白的双臂紧紧地抱着我,献上她的热情。

我也紧紧地回拥着阿雪,灵巧舌头在少女的脖颈和高耸的胸部上,不停地热吻和深舔,继而又轻轻咬住那颗大樱桃似的蓓蕾,贪婪地吮吸和轻咬,用力得好像要吸出内里的乳汁一样。

遗憾的是,阿雪早上才刚刚挤榨过奶水,现在我虽然吸得用力,却没有因此而泌乳,但这也不是毫无成效,阿雪的蓓蕾很快便大量充血,高高地挺立,就连四周粉嫩的乳晕都渐渐地扩大,散发出阵阵性感的女儿乳香,强烈的快感一波一波地袭向小狐女,下身也流出粘稠的淫蜜。

我感觉阿雪丰满的身子微微的颤动,眼神已经充满情欲,口中不时地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就好像是在引诱我一样,我先由阿雪柔软的耳垂开始,用舌头舔过粉颈、丰乳,直到挺立的蓓蕾上,直舔得小狐女娇躯一阵颤抖。

一双手握着阿雪的右乳,我揉捏抚弄着,中指还不停地蹭着蓓蕾,看着少女白玉似的裸体上,两座坚挺、柔嫩的高耸乳房被我舔揉得如面团儿一样。

「阿雪,准备好了吗?嘿,这问题问了也是白问……我们开始来做不一样的事吧,咦?这样和平时好像也没什么不同。」

我笑了一下,感到自己的下身涨得不行,就快要爆炸了,便从容拉下阿雪裙摆前面的拉链,把手伸了进去,立刻感到阿雪的身子震动了一下。

阿雪今天所穿内裤是纯棉材质,非常清纯的款式,动人的花谷被这层棉布勒成了一个小丘,我的手覆盖在这个小丘上,摩擦着这个高高隆起的小丘包。美丽小狐女的花谷柔软而且温暖,薄薄的布片下,甚至可以感觉到那道裂痕。燃烧的欲望促使我把手伸入她内裤里。

「唔!」

阿雪不自觉地扭动了一下身子,她全身发烫,身子不住的颤抖,星眼微迷,吐气若兰。

摸得顺手,我却是心中感慨,因为这么棒的一块美肉,却是看得到吃不到。被慈航静殿的守宫圣咒给护住,阿雪的处女我到现在还无法破开,真是相当扼腕的一件事,上次离开慈航静殿的时候,我又不好开口问,要不然现在或许就有破法了。

我的手触到了阿雪最羞耻的部位,柔嫩而温暖的雪臀,此刻被一双粗糙手掌所覆盖,手指顺着她美丽的臀部曲线上下滑动,拂开了尾巴,掌心的轻拍,令雪臀上留下红色的痕迹,很快地,花谷中的淫蜜流出,迅速打湿了我的手掌。

「嘿,还是这么敏感啊?阿雪的屁股越来越……」

随着我的一根手指的插入,阿雪发出了一声娇喘,粗糙的手指在娇嫩的肛菊内不停地扣弄,一股股淫水从花谷中溢出,弄湿了我的手,再顺着流下,打湿了少女的肛菊。

阿雪脸颊通红,一张小嘴不停喘气,两眼迷离,秀眉紧锁,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可是下体潺潺流出的液体,使我明白小狐女已经欲火高升了。

「起来,脱衣服的时间到了。」

我示意让阿雪站起来,她虽然一言不发,却温顺地让我剥光了她身上所有的衣服。

冬雪天女丰满又不失纤细的香躯,一丝不挂的展现在我的眼前,尽管只有背部,但那个浑圆雪白的屁股,已经让我魂不守舍了。

「把屁股朝这边,像平时那样,自己摇着屁股下来。」

我飞快地褪下自己的裤子,再次示意阿雪,让她对着我坐下来。

阿雪分开大腿,将自己湿润好的肛菊,对准我的肉茎,慢慢的坐了下来。雪白屁股慢慢吞下肉茎的淫靡画面,是非常美丽的一幕,通红的肉菇挤入了肛菊中,没过多久,整根肉茎都进了小狐女的肛菊。

「噢……」

我和阿雪不约而同地呻吟了一声。阿雪感觉到了一阵火热和充实,我则感到了一阵暖和紧窄,不同的感觉刺激着我们两个人。

我双手托着阿雪的双腿,上下耸动,肛菊像是要夹紧粗大的肉茎,却又被强行给带得上下套动,使得肛菊里面的嫩肉差点被肉茎带得翻了出来,红红的,很是诱人,晶莹的淫水从肉与肉间隙中流了出来,流过我的肉囊,一路流到了地面上。

「哦……师傅……哦……」

肛菊中传来的快感渐渐地笼罩了阿雪的全身,她慢慢地由被动变成了主动。她扭动着身子,浑身火烫,额头冒汗,整个人已经沉溺在情欲之中。

我双手窜到阿雪的胸前,再次扭住了那两只瓜果似的肥硕雪乳,得到了阿雪的配合,我抽送得更加顺利、更加卖力了,肉茎每每都深入肛菊深处。

「大奶妹……呵……阿雪的奶子……好像又更大了……」

「呜……呜……」

小狐女极力想控制自己,不让自己在我面前表现得如此淫荡,可是如潮的快感一次次涌上她的心头,那压抑不住的令人销魂的声音,从她喉咙中传了出来。

H罩杯的巨乳,因为特殊改造的关系,仍维持着相当坚挺的美丽姿态,但以手感来说,仍是偏柔软,让人总想把整个脸埋在里头,恣意吸收里面的乳香。我搓揉这阿雪那对已发红的大乳房,蓓蕾已经勃起,敏感的蓓蕾给她带来了又一份快感。

我亲吻着阿雪的裸背,光洁背部沾满了我的口水。阿雪的叫声越来越响了,汗液从全身的毛孔中溢出,身子耸动的越来越快,尾巴在雪臀后端摇摆,弄得我小腹痒痒的,甚是难受,淫水灾男与女的快速冲击下,四处乱溅,两人跨部都是粘糊糊的一片。

「啊……啊……」

没有多久,阿雪的高潮就到了,狐耳轻轻颤动,我感到她的肛菊在阵阵紧缩,如一张小嘴在不停的吮吸,一阵阵快感从胯间周围传遍了全身,我突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紧跟着,身子如抽筋一般颤动,一注火烫的白浆已注入小狐女的体内。

「噢!」

阿雪在强力的快感中迷失了自己,一时间,我们两个人都瘫在床上,谁也不说一句话。

「师傅啊,我给你看样东西好不好?」

休息片刻,我仍感到疲惫,但阿雪主动搂着我,一副神秘的模样,让我颇感讶异,想到她之前的预告。

「什么东西?神秘兮兮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蹙起眉头,等着看她搞什么鬼。

阿雪摇摇摆摆地下床,狐狸尾巴在两瓣雪臀上扫来扫去的样子,是我不管看多少次都不会厌倦的美丽景色。

下了床的阿雪。走到小茶几边,把茶几下的一样东西拉了出来,我看得不是很清楚,只是依稀判定,那应该是个枯萎花朵、枯萎树枝一类的东西,不晓得阿雪要拿这东西做什么,但应该不是要捅自己或是捅我吧?

两样里头的哪一样我都不喜欢,幸好阿雪看来不是要这么做,着实令我松了一口气,不过她拿这盆枯萎的花来做什么,令我想不透,只看到她蹲跪下来,对着那盆花喃喃自语。

魔法师不是精神病患,喃喃自语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念咒,我起先不知道阿雪在施什么魔法,但看到那盆枯死的花朵发生变化,慢慢的变得有生气,好像重新复苏过来,我就明白过来。

(好家伙,终于学会这一手了,对大魔导士而言,这样小伎俩微不足道,可是……这一小步,却能够开启另一条康庄大道。

最基础的魔法知识,唯有光明系才能使用愈合、治疗,乃至近乎起死回生的魔法。这个观念也对也不对,事实上,魔法修炼到高段,一法通、万法通,不管是哪一系魔法,都能够做到类似的效果。

让这一朵枯萎的鲜花,重新获得欣欣向荣,暗系魔法也是做得到,原理只不过是把花给「尸化」,让破损形体恢复完好,外表看来虽然没什么不同,但本体却是以石还得形式存在。

水系魔法也做得到这种事,只不过是镜花水月一场空,看似重生的花朵,其实根本就是梦幻泡影,轻轻一摸,幻影立即破灭。

过去阿雪并没有学习「尸化」挤,并且对这种技巧存有反感,现在她突然当着我的面表演,这倒是件值得称赞的好事。

不过……为什么阿雪会想要表演尸化技给我看呢?

这点想不太通,我把注意力全放在阿雪摇来晃去的美丽屁股上,又白又大,中间一道深刻的股沟,仿佛是一颗白里透红的大蜜桃,动人至极,很想冲上去咬一口。

更有魅力的一点,则是这颗大白桃的底部,正有浓浓精浆顺着滑下,是我刚才射进阿雪体内的东西,现在缓缓倒流出来,滴落地下,恰成了一幕绝顶艳色,看得我眉飞色舞,直呼过瘾。

然而时间一长,我发现有些古怪,阿雪身上冷汗涔涔,大颗汗珠沿着背脊滑落,混着白浆一同滴落,反倒让我皱起眉头。

尸化术可大可小,但不过是让一朵枯花尸化,能耗得了阿雪多少元气?就算是初学乍练,也没理由搞到这样大汗淋漓,这是在搞笑吗?

(该不会……她不是在表演尸化术?那她在用的魔法是……天哪!她是白痴吗?

我心中狂叫不好,连忙冲上前去,手指才一碰到阿雪,就好像触电似的灼痛,而阿雪则是口鼻狂溢鲜血,一下子便往后仰倒了下去。

「阿雪!醒醒,你在搞什么啊?你……你别吓我。」

这种时候用什么魔法都没有意义,我用自己所知道的急救手法,把阿雪弄醒过来,睁开眼睛的她,很勉强的对我笑了笑。

「……对、对不起……阿雪真没用……失败了……」

「废话!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黑暗魔法师却想用光明魔法,这是绝对不被允许的紧急啊!如果不是我阻止德快,你这一下子已经没命了!」

这真不是开玩笑的,阿雪居然想用回复咒文让枯萎的花重生,这个魔法与她目前的肉体元素剧烈冲击,要是再多坚持一点时间,她就必死无疑了。

「师傅,你曾经答应过我,只要我能用光明魔法,你就帮助我就出那些兽人的,现在那些兽人被救了出来,但我却……我却不能完成对你的承诺,阿雪不喜欢这样……」

说着,阿雪的眼角流下了一滴泪珠,晶莹无暇,撒落下来,应该只是微温的东西,却剧烈灼痛了我的手臂。

然而,痛得真是手臂?抑或……是我的心?

「傻瓜!欠师傅的债还怕没机会还吗?我……我也不是什么东西都要你还啊!」

没有再多说什么,我只是用尽力气,死命搂住怀中这具颤抖的赤裸女体,仿佛她随时都会随风而逝,只要我一下放手,从此就失去她了。

这种害怕失去、患得患失的情感……是什么?

就有些似曾相识,好像当年在萨拉城中,我也是这么看着月樱出嫁,仿佛从此要失去她一样。

就算不愿意承认,我心中还是有一个声音,开始缓缓告诉自己那些不想承认的事实。

我……很在乎这个女人。

我……爱这个女人。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