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四
第三章
矛盾互击
两败俱伤

五百年前,夏洛堤凭籍着灵魂分割之术,一战干掉当时光明、黑暗世界的两大最强者,阿尔方斯·修·卡穆、东条英夫,名震天下。

灵魂分割之术的战法,说起来其实很简单,就是引诱两大最强者同时发出绝招,然后利用虚化的魂体相互牵引,造成类似两记绝招隔着镜子互击的结果,只要时间抓得准,必然造成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这还只是最初步的运用,如果使用者的魔力够强大,甚至还可以做到更变态的东西。比如说,能把击来的力量,在体内延迟十数秒才透体穿过;又或者,在透体穿过的力量上,再附加上自己的力量,那样的话,相互毁灭的一击就能够更强、更狠。

要是我早知道当年那一战的详情,我死都不会让万兽尊者、李华梅联手,因为无头骑士的灵魂分割术,是最擅长同时对付多名高手合击的,拥有这种本事,难怪无头骑士能够纵横战国时代,任凭敌人怎样聚众围剿,都奈何不了他。

黑巫天女设计困住我们,除了要把我和娜西莎丝趁机干掉以外,另一个打的主意,应该想趁这个时候,绊住我们,不让我赶来阻止惨剧发生吧?

结果还真是被黑巫天女给拦了个正着,在我们持续做梦的时候,等不到我和娜西莎丝出现的众人,便照先前的预定,展开了战斗计划,也完全堕入敌人的算计中,结果,众人惊奇地面对着两个无头骑士,在混战之中,李华梅、万兽尊者全力出手,而他们的剑与拳,则是在最后一记绝招轰出时,毫无保留地打在对方身上。

不幸中的大幸是,这一战没有人因此而挂掉,经过抢救,李华梅、万兽尊者都保住了性命,但重伤是免不了的,我想短期间内,这两名最强者是不用指望能成为战力了。

万兽尊者的坚强实力,是保住性命的主因。长年累月的苦练,他坚强的体魄硬逾钢铁,要不是碰上无坚不摧的斩龙刃,决不会伤到这种程度,身上各处伤患里头,以左臂最为严重,只剩下一小块皮肉与肩膀相连,差一点就整个被卸下来了。

“不碍事,小伤而已,当年我初出江湖时,比这更严重的伤都曾受过,用不着大惊小怪。”

不愧是跨越两世代的最强者,万兽尊者的豪迈气概,差一点吓到我尿出来。身受重伤的他,一面接受缝合,一面大口喝着烈酒,好像完全感受不到痛楚似的,与我闲聊说话。

这样子的伤还不算重?那我真不晓得所谓比这更严重的伤,是怎样的情况?总不成是身体被切两半,又或是连头都快要给砍下来?

值得一提的是,万兽尊着的伤口缝合工作,几乎都是由他自己和兽人助手完成的,其中九成是由他亲自完成,还婉拒了白牡丹的医疗协助。

“孩子,你要好好记住,医生这种东西,是绝对信不过的,外公这么多年来,凡是有伤势,一向都是自己搞定,决不让外人碰一下身体,那些外人啊……没有一个靠得住的。”

万兽尊者的话失之武断,但听他这么说,我却想到了莱恩·巴菲特,当初如果不是接受心灯居士的治疗,被偷偷按下一掌,那么说不定后来就不会死了。从这点来说,万兽尊者的提防确实是真知灼见,堪称是前辈的智慧。

“外公啊,你……”

“不过,说来真可叹啊,现在的小辈都不懂得提防这一点了,当年我们几个老兄弟一起出道,在这上头特别小心,有伤势都自己医,绝对不让外人动手,那时真好啊……不知不觉就只剩下我一个了,唉,医疗错误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外公,你现在讲的话,一点说服力也没有啊!”

不假手于人的医疗,确实是很保险,但不是什么人都能久病成良医的,错误的医疗手法,比起别人的暗算更是要命,万兽尊者能够存活至今,那何止是运气好,简直就是强运之人了。

相较于万兽尊者,另一个人则是更让我担心得多。

李华梅并没有万兽尊者那样的钢铁肉体,不过,龙神族的脑筋大概比兽人好,李华梅在衣服底下穿了护身软甲,减轻了伤势。尽管如此,那个伤势还是很严重,李华梅的修为没有万兽尊者深,之所以能保住一条命,最主要的理由,还是倚靠她所修炼的功法与体质。

九死邪功!

八岐黄金龙!

伊斯塔的皇家武学,九死邪功,每受一次濒死重伤,伤愈后就会变得更强,而黄金龙体质则蕴涵无穷无尽的潜力,一受到致命重伤,就会陷入假死状态,所以,重伤状态的李华梅,身体自动凝气成丝,在周身形成一个大茧,当我再看到她的时候,只看到一个大龙茧了。

“李提督的情况相当严重,不过,只要能结茧,就没有生命危险。”

娜西莎丝略通九死邪功,与稍知黄金龙体质的白牡丹一起研究后,得到了结论,李华梅这一次的结茧,约莫在六天后会完成蜕变,届时力量将会比现在更强大。

“所以,我们不用替李提督担心,事实上,我觉得我们现在的状况还比较值得担心,六天的时间,搞不好李提督破茧而出时,我们已经被无头骑士给杀光了。”

娜西莎丝说着,长长叹了一口气,这份心情我可以理解,透过思念波接触,我们越来越了解无头骑士的一切,但随着了解深入,也就更晓得它的强大,尤其是刚才虚幻世界里头所发生的事,险些搞到我们没命回来,我想娜西莎丝对无头骑士应该很畏惧。

战斗的伤害,在整个巴格达留下深刻痕迹,倒塌的房屋比比皆是,因为被战斗牵连而影响的无辜死伤者,起码数千,至于城中央那一大堆断垣残壁,不管它过去有多富丽堂皇、布施下多少重强力结界,现在都与“皇宫”没什么关系,只是一大堆土石瓦砾而已。

李华梅、万兽尊者两大最强者败阵的消息传出,对我方士气是一大打击,实际参与那一战的所有人,不是已经断了气,就是身上全部带伤,尽管我没有亲眼目睹,但从霓虹、阿雪的状况来看,想象得到那一战的激烈程度。

也就是因为这种太过沉重的打击,竟然意外促成了一件人事案。

“靠你了,如果你不出来主持大局,这一战不用打就要先完蛋了。”

当娜西莎丝握着我的手,做出请托时,我吓得连下巴都快掉下来,之前我是带过兵,当过指挥官,但那种规模却与现在不能比,一下子就要我做总指挥,还把伊斯塔的指挥权也交给我这敌国人,我几乎以为娜西莎丝被夏洛堤给打傻了。

“情势危急,如果不能让三方人马齐心抗敌,我们必败无疑。李元帅的部属与你有旧,会乐意服从你指挥;兽人那边和你根本是一国的,只有你站出来,才能让三分势力得到均衡。”

“但这里是伊斯塔啊!我怎么说也是敌国军官,以前战场上杀过不少伊斯塔人,现在要我指挥伊斯塔人,谁肯服气啊!”

“你早就被阿里布达给开革了,还什么敌国军官?这里是伊斯塔,我说了算,一切你都不用担心。”

娜西莎丝脸色苍白,向我比了一下大拇指,道:“其实,真正让你当统合领导人的理由,是因为你确实是个强运之人,我想借助你的强运来扭转干坤,放心,你一定行的。”

这种没理由的信心,真是令人困扰,本来伊斯塔权分两派,不是娜西莎丝一个人可以说了算的,但是昨晚一战,皇室派再遭重创,领导人阿鲁斯几乎是被打成半残,侥幸保住性命,差一点就直接骑着他的地狱犬下地狱了,现在是重伤状况,管不到娜西莎丝,自然是由她胡作非为。

于是,在伊斯塔立国史上最荒唐的一幕就出现了。

“两大最强者的战术已经失败,现在只能把一切希望赌在阿雪的身上,如果开启境界通道的计划失败,那我们就彻底仆街!此事与诸君共勉之!”

我身穿军服,站在指挥台上,把自己的想法对着底下人说了一遍,大有凛然的司令官之威。

在指挥台下盯着我看的人,有兽人、有羽族,还有伊斯塔的魔法师,所有人面面相觑,人人都是尴尬不已,表情古怪,但也没有办法,昨晚那一战伤亡太重,连指挥阶层都倒了下去,万兽尊者在缝针、李华梅变成大茧,娜西莎丝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坐在轮椅上喘气,三方领导人全部躺下,除了身份特殊的我,再没有人能耐统合三方人马。

“我知道大家不见得服我,坦白说,干这种事情我也没什么经验,但扪心自问,我确实是最有可能带领你们打倒无头骑士的一个,你们不用效忠我,只要为自己的性命而奋战就可以了,喔,附带一提,若违逆我的调度命令,是当场处决的死罪。”

这大概是伊斯塔史上最荒谬的人事方案了,由一个阿里布达人来统率伊斯塔的魔法师,这种事情传出去,不晓得会笑掉多少人的大牙。事后,我也问过娜西莎丝,要是我应付得不好,后果该怎么办,她的回答简单明了之至。

“要是应付得不好,所有人都会被无头骑士干掉,那样的话,谁也不必为了这个而烦心了。”

总之,乍看之下,我们似乎是没有别的路好选,只能把所有希望赌在境界通道的最后战术上,以此为唯一的方针,全力推行战术。

不过,这种策略只是表面,事实上我还有一个想法,从未放弃过。

“我不相信黑巫天女会藏身千里之外,一定也在巴格达。动员我们手上所有的人力物力,给我搜遍每一条大街小巷与臭水沟,怎样都要把人给翻出来。”

我始终相信,擒贼先擒王,只要能摆平黑巫天女,其他的根本就不是问题,只有蠢蛋才会真刀真枪去拼无头骑士。

“黑巫天女潜入巴格达,一定有自信不被找到,所以藏身之处肯定很隐秘,要地毯式搜索,哪怕是一条毛都不可以漏掉。”

我对一般手下是这么交待,但是与决策阶层商量时,却另有想法。

“黑巫天女有自信不被找到,要嘛是藏身极秘密的所在,要嘛就是大摇大摆待在伊斯塔,只是没有人会发现她是黑巫天女。”

“你怀疑黑巫天女另有身份?”

与我交谈的,是坐在轮椅上的娜西莎丝,我满享受与她的知性对谈,以合作对象而言,娜西莎丝与我的联手默契,甚至可能还高过李华梅,不过若有得选择,我心中最佳的合作对象,绝对是菲妮克丝。

在我们脱险、脱困后,娜西莎丝也曾向我问过菲妮克丝的事,但连我自己都一头雾水的事,又要怎么向她解释?其实,我也很担心,不晓得菲妮克丝会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摇摇头,我撇开这个问题,把思绪集中在眼前的事情上,点头道:“对,可能是易容成某高官,又或是什么很平凡,不引注目的人物,总之以这方向去搜查,成不成很难说,尽力就是了。”

“好,这方面就交给我。”

娜西莎丝很干脆地离去,我相信她会把事情执行得很好,但对手狡诈如狐,能否在这几天里头找到人,我自己是抱着悲观的看法。

与娜西莎丝讨论完毕,下一个作战会议是和羽族众人,很自然地,霓虹两人也列席参加讨论。

本来,我以为羽虹在族人面前会有所收敛,不会那么肆无忌惮,哪想到她这次真是豁了出去,就连参加作战会议都是性感出席。

坐在我的身旁,羽虹上半身是白色的紧身小背心,下半身修长的腿穿着银色贴身套裙,透明丝袜令人产生无限遐想,对我更是具有强大吸引力,搞得我不时要假装搞掉铅笔,趁机在桌下钻来钻去,偷摸她性感的美腿。

羽虹修长又不失肉感的玉腿,从紧身短裙中伸插出来,从跪在地上的角度,那双露出的美腿就在我正前方。

因为羽虹是坐着,本来的短裙又往上缩了一大截,雪白大腿下是修长而笔直的小腿,皮肤的光滑丝毫没被丝袜掩盖,再闻到她身上的女儿家香,我胯下的肉茎自动悄悄抬头。

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这双让人目眩神迷的美腿,连一丝空间都不肯让出给我,我的手不时碰到她触感细腻的丝袜,肉茎硬邦邦地卡在裤子里,外头还连声呼唤我的名字,以为我在底下出了什么事,这真是对我残酷的折磨。

(王八蛋,卡翠娜你在叫魂吗?看不见你老子我正在忙?叫叫叫,再多叫两下,老子把你也给上了。

我暗自咒骂,但羽虹却在这时,将滑轮椅后退了一下,顺势将一双美腿大开,座椅再往前滑动,把两条腿全滑到桌下。

对淑女而言,这是最糟糕的羞耻坐姿,因为她居然大方地将裙口正对着我张开。

桌子下虽然光线不良,但一双完美的丝袜美腿却一览无遗地呈现在我眼前。我顺着看上去,要命的小腿在我眼前轻轻晃,还看到了一条半透明的内裤,中间的一片金黄色更让我胸口狂跳不已。

忍不住如此诱惑,我伸手去摸。羽虹细致的小腿,在我的爱抚下轻轻颤抖,我顺着小腿曲线,进入大腿内侧爱抚,清楚感到她大腿肌肉因为我的触摸而抽动着。

“羽虹,你怎么了?你脸色好像不太好,你对我们刚才的配属有什么意见吗?”

“我没有什么特殊意见,这些方针很好,我相信能够取得成功。”

流着暴露狂之血的变态少女,口中平稳地说话,但在桌子底下却是异常大胆,干脆分张开两腿,让我直视她裙底。透明的丝袜,加上漂亮的大腿曲线,让我看得坐立难安。

羽虹在会议桌上说话,我则在桌下头倒在她腿上,摸她的丝袜,她不时地移动双腿,迎合我的动作,好像非常享受这样的偷情。

短裙中的春光清晰可见,穿着丝袜的性感美腿,对任何男人都绝对刺激!羽虹的金色耻毛,就在透明的丝袜下不甘寂寞地由缝口穿出。

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在她腿上轻抚,再无法满足我的淫欲,羽虹可能觉得这样挑逗我很好玩,放任我鼻端呼出的气息,抚上她的腿间方寸,可能又感到羞耻,因为会议桌上的声音慢慢少了,羽族女战士到底不全都是笨蛋,有人察觉到她的异状,所以,羽虹双腿不由自主地合并起来,但又过不久又控制不住地张开。

为了捡支铅笔,钻下桌去那么久,我相信羽族女战士们都清楚我在做什么,然而,既然是羽虹挑起这场斗争,我就奉陪到底,她愈不想让我看,我就愈让她合不拢美腿,继续沉迷在美少女的裙底。

这时,羽虹突然一动,把两条美腿架在我身上,因为她上半身姿势不懂,下半身被桌子掩护,根本没人注意到她两条腿的位置。

只是,这一幕实在太诱人了,只要一抬头,我的肉茎就马上充血,光用想斗想得兴奋不已,可爱的脚趾擦了指甲油,包在丝袜里,真是说不出的性感。

反正不可能有人来制裁我,我就索性搞得更大胆一些,用指甲连掐带撕,无视羽虹的阻止,将她腿间的丝袜连带内裤弄破,撕出一条长长的口子,把整个花谷都暴露出来。

虽然我看不到羽虹的脸色,但是可以想象得到,这时的她一定满脸通红,因为她的花谷开始潺潺流蜜,下半身也不时地扭动。我握住这双穿着丝袜的腿,右手开始拉下我的项链,将硬硬的肉茎从内裤掏出来,顶着她的双腿。

羽虹发现事情玩得太大,想把腿缩回去,但事情已经骑虎难下,我紧抓她的腿不放,决不让她把腿缩回。

轻轻掐了一下羽虹的小腿,我向她作着暗示,让她用美腿夹住我。以我们的肉体默契,这个暗示她自然是懂的,脚轻轻分开,我半躺下来,把肉茎放进她小腿间,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在我心头涌现,随着双腿摇摆,我越来越受不了。

肉茎直挺挺地被她腿夹住,开始有想射的感觉。我相信羽虹很享受着这种变态游戏,她两手握在椅子的扶手上,将木椅握出嘎嘎声响。

我手指轻轻地撩拨着性感的羽虹,很好奇她现在的心理状况。一方面要享受身体的快感,一方面要控制自己表情,不露出破绽,这实在不是一件容易事。

整个会议室里头,这时早已没有了讨论声,只剩下羽虹一个人的急促呼,成了室内唯一的声响,我跌下去捡铅笔捡了这么久,任谁都晓得我在和羽虹搞什么勾当。

被这么多人环视着我,聚集而来的视线里,有敌视、有鄙夷、有调侃、有欣羡,这么许许多多的情感,一瞬间集中在羽虹的脸上,对这位暴露狂美少女而言,堪称是最美妙的催情剂,刹那间,羽虹闷哼一声,两腿合并夹紧,阵阵淫蜜就像是撒尿一样,狂喷急涌,浇洒在我的头脸上。

能把羽虹玩到潮吹泄身,对我来说,这也是具备莫大的成就感,不过,羽虹自己大概不是这么想,所以在高潮之后,回复清醒的她,立刻便飞跃起来,几下子就跑出屋外,消失不见了。

(哼哼,小丫头,在火药库边玩火是没有好下场的,你的身体可比拟预期中还要不禁挑拨啊。以为自己真能和我玩把戏吗?现在尝到猎人、猎物角色倒转的滋味了吧,嘿嘿……

想着这些事,确实让我满得意的,脸上浮现满意的笑容,差一点就像丑角似的笑起来。

“嘿,这么玩弄女孩子,真的很好玩吗?”

出声说话的人是卡翠娜,这位羽族族主俯视着我,好像对我的行为颇有微词,而我则是满不在乎地把话顶回去。

“关你屁事,多管闲事的话,信不信我连你也抓下来玩了?”

这么极为不尊重的话,用在别人身上是侮辱,但用在羽族女性身上,这就是种挑逗;最明显的一个事实,便是在场的羽族女展示几乎跑得一个也不剩,全都受到羽虹的影响,给撩拨得情欲激荡,去寻找自己的慰籍了。

如果我没有听错,附近应约传来白澜熊的嚎叫声,想必是给一群饥渴怨女包围,相争吞食他这块美味的肥肉吧,仅此为他祈祷祝福,希望他搞完这激烈一战后,还有体力去对付无头骑士!

“对了,上次向你问到凤凰岛遗迹的事,你没有回答,现在应该可以给我一个答案了吧?”

“这个……”

被我问到凤凰岛遗迹的事,卡翠娜面露尴尬表情,想要把话题岔开,不过我却不给她这样的机会。

“那个谁谁谁,我现在是本地最高司令官,认为你所隐瞒的情报,对歼灭无头骑士大有用处,如果你藏匿不说,我就当你是黑巫天女的同谋,马上叫人进来把你处决。”

“哇!真是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有没有这么黑的啊?”

“黑?你当我黑不起吗?眼下李华梅不在,娜西莎丝全力支持我,还有我外公当靠山,别说是黑你,就是立刻宰了你,另立羽族新主都可以。当然啦,以我们之间的深厚交情,说这些只是开开小玩笑,不可能当真的,嗯,族主你想笑吗?”

卡翠娜的幽默感应该没有很好,因为她看起来一副想笑又笑不出来的僵硬表情,真是让我遗憾。

不过,适当的玩笑,应该有助人放松身心,至少卡翠娜在这个玩笑之后,终于下定决心,把凤凰岛遗迹的秘密说了出来。

“其实,凤凰岛遗迹并不是我们发现的,真正找到线索的另有其人,就是茅延安。”

“又是大叔?”

我一方面觉得荒唐,一方面却又觉得很合理。茅延安这些年来足迹踏遍南蛮各角落,苦心搜索凤凰岛的踪迹,如果说有人能找到凤凰岛遗迹,那么茅延安无疑是最有可能的一个。

“茅延安在东海的时候,把他的判断告诉我们,由我们进行实地探索。发现的地点,经过考察确认,已经证实是凤凰岛的遗迹,现在族人正在分析,试图找出当年陆沉坠落的理由。”

卡翠娜的话,令我精神一振,心里说不出的紧张,凤凰岛既然已被发现,那是否也有关于我母亲的线索?

我的母亲……还在人间吗?

如果真找到了我母亲,母子相见,不晓得是什么样的光景?我的娘亲,她是一个……呃,这个想象还是在这里打住吧,忽然间有种寒毛直竖、鸡皮疙瘩乱冒的感觉。

“很遗憾,截至目前为止,我们并未发现女王陛下的相关消息……”

这句话把我的期盼给判了死刑,一度燃起的希望,又高消灭。得不到母亲的消息,找到凤凰岛的喜讯对我而言,已经失去一半意义,不过我仍是专注聆听,想知道卡翠娜他们发现了什么。

“凤凰岛的陆沉,肯定不是意外,目前最新的探勘结果,岛内的壁画、地下通道,全都还保存完好;藏宝库表层被大开,金银物器被取走不少,但最里层的密库却没有被开启,魔兽卵等重要物件保存完好……”

卡翠娜说着,眼中闪过一丝惊惧,沉声道:“但是在通道上,我们发现了很多同胞的化石,她们……大半个身体与墙壁结合,好像是被吞噬进去,露在外头的部分也已经石化……那个样子,很恐怖。”

这段讯息非常重要,重点不在于恐怖,而在于卡翠娜所描述的现象,怎么看都是经历过一场魔法大战,是有强大术者发动魔法,攻下了凤凰岛。

那么……有这些特征的话,应该可以试着研究看看,找出加害之人的身份。

“对了,有一个重点我忘记问了,凤凰岛的遗迹在哪里啊?我在南蛮也混了一年多,怎么我就不知道有这种地方?”

“嗯,发现的地点虽然是在南蛮,但却已经出了羑里范围,是豹族人的势力范围,一座废弃的空中宫殿,之前占有那里的是一个土豪,好像叫苏瓦……什么的。”

“苏瓦鞑刺!”

“对,就是这个名字,咦?你怎么会知道?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白?”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