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四
第二章
魔古忌流
逆流绝剑

和魔法师交手的时候,有什么事情是该特别注意的?最不可以犯的错误,就是在别人的结界里头战斗,敌人的力量获得增幅,而我方的力量被削弱,不用打就输了一半。

那么,比起陷身敌方魔法师的结界,还有什么事是比这更糟糕的呢?

有,那就是陷身到敌方魔法师的领域里头。整个领域,根本都是对方的思维空间,在里头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只要在自己的领域中。魔法师就是无上天理,就是至高神明,敌人根本是没可能与她斗的。

“喂,喂,这样子太没道理了吧,你是黑龙会首席魔法师,我不过是一个小术士,这样子以大欺小,说得过去吗?”

我脑中盘算着许多念头,想要尝试杀出生天,但黑巫天女站在对面,身上不住散发黑气,连她本身的形影都变得朦胧,好像是一尊巨大的魔神像。如此气势,在她面前耍什么诡计,似乎都是徒劳。

“你们两个,作最后的告别吧,今天你们注定要死在这里。”

对于死这件事,我是没有什么话好说,不过听黑巫天女粗着嗓子,用雄浑的男音说这句话,我忽然对生存有了无比的依恋,再怎么样都不想死在人妖手里。

为了求生,我侧过头,问起旁边仅余的同伴。

“喂,你还有办法再战一次吗?”

“……干你娘。”

娜西莎丝的回答简单而干脆,事实上也是如此,她早就在刚才张设领域的竭力支撑中,耗尽了魔力,现在哪有办法再去作战?

那么除了坐以待毙之外,我们还有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可以做呢?

“呃……黑巫天女阁下,可以不可以大家泡壶茶,一起坐下来谈谈,商量一下我们投诚贵阵营,以后跟着您混饭吃的事呢?”

求神拜佛,无论如何也要让黑巫天女同意,如果她不能点头,我们两个很快就要没有头,改当夏洛堤的同志了。

“你们全都给我死!”

唉……她不同意,而且,还一点幽默感都没有,这种人真是差劲透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一切照正常轨道发生,黑巫天女举起了那根羊角骷髅魔杖,整个天地阴风怒号,万鬼呼啸。不晓得有多少鬼魅一起朝我们攻来。其实这些动作根本是多余,这里是她的世界,只要她一动念,我们脚下就能出现个无底大坑,把我们给埋了,用不着做这些攻击动作。

照这声势,本来我们应该立刻完蛋,但周围的空间忽然出现一丝裂缝,一种无形的力量,阻挡住千魂万鬼的攻击,更将之化于无形。

这里是黑巫天女的世界。是她所张设的领域,如果会出现裂缝,那就代表领域被人破坏,这可是不得了的事。能破坏黑巫天女的世界,代表魔力比她高,或用了强力的魔法道具,不论是哪一种,都证明来人的力量不简单,我们可以说是有救了。

紧跟着,一切变化从那道裂缝开始发生,璀璨的白光由裂缝绽放,白光所过之处,整个空间剧烈改变。

天上出现太阳、白云,地上绿草如茵,百花盛开,阵阵鸟语啾声,空气中满是阳光的清朗气味,恍若使人置身仙境,哪里还有半分阴间鬼域的样子?

我和娜西莎丝并肩站着。都对眼前的景象感到不可思议,这一切都是针对黑巫天女而来,但能够侵入黑巫天女的领域,把这一切瞬间改造,来人的手段好高,不晓得是什么大魔法师才有这等修为。

“……水月梦蛊!果然是你在护着这小子。”

黑巫天女恨恨地骂了一声,从这反应看来,她似乎知道对方是谁,并且对方还是为了守护我而来,否则若是为了娜西莎丝,怎么也算不上"这小子"。

只不过,水月梦蛊……这个名字好熟,好像之前我曾经在哪里听过,偏生一时间想不起来,难道来人是我的熟朋友吗?

“水月梦蛊是梦境幻术的王者,在这种虚构世界里,确实你占着优势,可是比斗魔法,最后仍是取决于谁的魔力强大,你能驾驭梦境,但你能在梦境中战胜一切吗?”

黑巫天女对着那看不见的敌人沉声说话,跟着,她将魔杖挥动,一度消失的黑气再度笼罩住她周围三尺,发出森寒气势,更还逐渐于她背后组成形体,化为一个没有首级的剽悍骑士。

特有的怨气,我百分百确认这个无头骑士不是黑巫天女创造出来,而是百分之百的正牌货,哪怕身在梦中,黑巫天女还是有办法进行召唤,驱使无头骑士,这下子情形可就逆转,黑巫天女重新夺回了主控权。

“给我杀尽他们。”

黑巫天女一声驱策,无头骑士挥动手间长剑,魔古忌流绝学再现,我不晓得夏洛堤用了什么招数,可是一度被撕裂的空间却被填补起来,什么鸟语花香、明媚春光,都在瞬间被污化,点点血雨自天上纷坠而下,把刚才的美丽世界给破坏殆尽。

跟着,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这漫无边际的辽阔空间中被强行汇聚,然后逼成一点,从上方坠落下来。

“哎哟!”

出乎意料。摔落在我和娜西莎丝身前的,是一个我很熟悉的美丽女性,长长的红发。34F的高耸雪乳,还有一双滑腻如丝的粉腿,身穿白衬衫、黑色短裙的女恶魔,看起来是如此地美丽,就连领口系着的那截粉红领带,都散发着少女的青春气息。

“菲、菲妮克丝!”

“哎呀,这次生意可不好做,遇到太大尾的家伙,我们这种跑业务的小恶魔哪撑得住?还是准备替委托人办后事好了。”

突然出现的菲妮克丝,把我与娜西莎丝都吓了一跳,我固然是震惊万分,娜西莎丝则是根本不晓得来者是什么人。

看到菲妮克丝,我心中有种温暖的感觉,倒不是说她的出现能够解什么围,而是我每次遇到危险,总都是她会设法相救,这种值得信赖的感觉……很舒服。

“啊哈,帅哥哥,想人家吗?”

就算不合时宜,菲妮克丝的表现仍是那么的火辣与大胆,那个美臀像是装了弹簧似的,一下子便从黑色草地弹起来,双手勾住我脖子,就往我颈上献上一吻。

“喂!我死到临头,你还在发花痴啊!”

“有什么关系,死就死呗,人家好想和帅哥哥一起快乐地搞到死呢……嘻,亲一个。”

菲妮克丝像是一个喝醉的女酒鬼,用力地抱着我拥吻,口中吹气如兰,胸前那两粒饱满的肉球,更是在我胸口火辣辣地搓动,搞得我心猿意马,镇定不下,明明才和娜西莎丝搞过,现在却又被重挑起欲火,真是不得不承认,菲妮克丝的肉体对我太有吸引力。

“哼!狗男女。要下地狱了还这么欢乐,就全都一起下去吧!”

黑巫天女那难听的人妖嗓音叫了一声,无头骑士立即有动作,胯下骑乘的黑色骏马消失不见,没有首级的躯体迈着大步,手持乌黑的长剑,朝我们这边逼命而来。

“糟糕,再不想办法,就真要没命了!”

虽然想了办法也还是要没命,不过我本能地叫喊出声,而救急的方法也在这时出现。

“等一下你用淫术魔法,先放结界,再召唤地狱淫神,我会尽全力帮你,要是失败,我们三个都要没命,一切成败在此一举,赌吧。”

菲妮克丝终究不是简单角色,在紧要关头,她冷静清晰的声音传入我耳中,指点出了具体策略,我一点时间都不敢浪费,立即动手。

“飞舞在天空中的淫欲的精灵呀,请将我的心愿传达在空气中,张开邪恶的结界,加速欲望的奔流。巴达斯,维达菲。”

照理说,这里是黑巫天女的领域,如果她存心封锁,我应该是什么魔法都用不出的,但大概是因为菲妮克丝的帮忙,粉红色的淫欲结界竟然比平时更快出现,迅速把周围化成一片粉红世界。

无头骑士对淫欲结界的反应很强烈,不过不像是被影响,反倒像是被激怒,来势汹汹地杀了过来。

真奇怪,明明是没有头的身体,为什么我会觉得它在盛怒中呢? 更奇怪的一点是,我现在最留意的,不是无头骑士怎么攻击,而是在那雕饰精美的黑盔甲下,到底有没有胸部?

魔古忌流·逆流绝剑!

无头骑士横剑一斩,五百年前至强者的力量展现,平实无华的一剑,竟然有切裂整个天地,分割空间之势,要是我们没法抵挡,肯定会被这剑给砍成两段,但说要挡,以娜西莎丝、菲妮克丝的力量,是挡不住这一下的。

“太古的性欲精灵们啊,我以约翰·法雷尔之名,与你们签订契约,请借予我你们的力量,服从于我,具体而现行,出来吧,地狱淫神·阎罗尸螳!”

本来被白起所封印的召唤兽,因为是在意识空间的关系,居然可以被召唤出来,这点真是让人感动。在我手中的四只召唤兽中,阎罗尸螳的诞生,与幽灵船息息相关,也和无头骑士有直接关系,堪称是最适用的战斗召唤兽。

紫光大蛹内裹着人形干尸,断去手掌的双臂被铁链捆缠,突出的肩骨被一双铁爪刺入扣死,躯体上满是血痂伤痕,仿佛经历过长年的酷刑拷打。

枯黑的躯干,干瘪而残缺的头颅,空洞血眶的左眼、被针线缝起的右眼,还有被撕裂的嘴巴,这一切都让人感觉到阎罗尸螳的怨与恨,邪气冲天,正好与无头骑士身上的怨厉之气相呼应,随着两边越来越接近,威力也不住提升。

“阎罗尸螳,给我去杀!”

我发下命令,预备催动阎罗尸螳破开锁缚,展现螳螂肢体去战斗,但菲妮克丝没有回答,但属于她的魔力,却已经再次张设领域,帮我把阎罗尸螳做着形态改造。

诚如菲妮克丝所言,就算阎罗尸螳是我所操控的召唤兽中最强一只,但要拿去与无头骑士战斗,顶多只能不被瞬杀,却还是难逃秒杀的命运,那么,该怎样才能对付无头骑士呢?

唯一的办法,就是重现五百年前的无敌传说,让最强对最强!

地狱淫神·暗黑召唤兽!

一瞬间,巨大的黑影出现,将我们全都给笼罩在下头,恐怖的阴影仿佛与死神同行,令生者感到深深的畏惧。

阎罗尸螳发生了极大的变化,锁链碎裂,断去手掌的双腕上,生出了螳螂似的镰爪;腹部下方的肢体,亦是青色的螳螂身躯,背后还长出半透明的昆虫网翼,看上去就像人体与螳螂的扭曲结合,被强行困锁在同一个身躯内。

这恐怖的人体虫躯,是阎罗尸螳的真实面目,我曾见过一次,但此刻的阎罗尸螳,却是我从未见过的,因为中心部位的干尸,迅速回复了生命,皮肤开始有了水分,光滑发亮,干瘪僵硬的躯体很快有了曲线,这一切不可思议的奇迹,都说明着同一个事实:干尸复生,变成了美女的胴体。

(这……这就是暗黑召唤兽?这真是暗黑召唤兽?

我发现自己全身都在颤抖,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召唤兽异变,这个画面我并不陌生,之前在东海幽灵船一役,我倚靠武藤兰帮助进行召唤时,也曾出现过这样的人形召唤兽,当时我已有怀疑,但现在……

在我仍出于震惊状态时,激烈的战斗已经爆发,阎罗尸螳舞动着长长的肢体,向无头骑士发动攻击,那一式强横的逆流绝剑,被阎罗尸螳双镰所鼓发的风刃所挡,两边互碰,相互抵消,跟着双方便近距离地战了起来。

说来真是恐怖,之前只有最强者级数的高手能与无头骑士近身单挑,现在阎罗尸螳也能做到,这岂不是代表阎罗尸螳……不,一头暗黑召唤兽的能耐与最强者相当?那么可以操控六只暗黑召唤兽的法米特,就难怪可以横行天下了。

阎罗尸螳的攻势凌厉,不仅能催发真空光轮,锋锐如剑,本身的双镰亦是力重千钧,无头骑士的力量终究与身前有差距,一旦以快打快,招数上就有些运使不灵,显得呆板僵化,一时间双方势均力敌,打得整个空间处处是裂痕。

如此惊人的破坏力,亦让一直眼红于暗黑召唤兽的娜西莎丝兴奋如狂,两眼都快突出来了,我心中好笑,却被她踢了一记,怒瞪道:“有什么好笑的?你是淫术魔法正统传人,还不趁机仔细观察,学学暗黑召唤兽的奥秘。”

“这种东西又不是看就能看懂的,你当是偷学武功吗?就算要我偷看,我也只偷看召唤兽上的那个美女,嘿,一对奶子摇来摇去,好大好性感……呃!”

向阎罗尸螳望去,一些模糊的意念在我脑海中闪过,瞬间让我整个呆住了。

普通的地狱淫神与暗黑召唤兽到底哪里不同?为什么我的召唤兽就是兽形,而暗黑召唤兽却是人形?

暗黑召唤兽的诞生,与凤凰天女的十二头兽魔大有关联,那十二头兽魔都是以活人祭的方法炼成,而地狱淫神的修炼方法,也是要拿女性的魂魄向黑暗神明献祭,基本道理是一样的,既然如此,为什么威力会差那么多?暗黑召唤兽到底比地狱淫神升华在哪里?

(差在哪里?活人祭……暗黑祭礼的极限……该不会是……

脑中所生出的念头,让我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拟制不住的冲动,我忽然很想去看一看,瞧瞧召唤兽上的那具女体,长得是什么模样?

上次幽灵船之役,我没有能够看见那两头暗黑召唤兽的模样,但怎么也好,那个异变的形态,应该是法米特的暗黑召唤兽,与我没有关系,而现在阎罗尸螳的异变,则是菲妮克丝操控领域,把我的暗黑召唤兽强化蜕变所致,所以,这一头是我的暗黑召唤兽。

这两者之见会有什么差别呢?

我不太敢知道那个答案,但却不得不去探索,侧着头、瞪大眼睛,把那张脸给看清楚。

惊鸿一瞥之间,我被自己看到的东西吓出一身冷汗,尽管那只是很短暂的一两秒,但阎罗尸螳上头的那具残破女体,脸部的轮廓看来好熟悉,像是一个我熟识的女人。

邪莲!

阎罗尸螳的本体是邪莲,召唤兽异变之后,面容会与邪莲相似,道理上也是整个说得通的,但看见这一幕的我,不知为何,还是有一种遍体生寒的颤粟,尤其是看到那张缺眼、残破的面容,真是一股寒意直窜上脑门。

我还在整理脑中紊乱的思绪,战局却发生变化。无头骑士的动作一顿,被阎罗尸螳的左镰挥中,无比沉重的一击,令盔甲生出裂痕,造成了创伤,但受创的无头骑士却像是因此而被触发了什么,身上狂涌出一股吞食天地的恐怖气势。

“糟糕!反而帮助它回想起什么了!”

这是我最害怕的东西,无头骑士的实力,因为把生前记忆忘去大半,所以也随之大减,攻击模式呆板,让人有可趁之机,但若它在战斗中得到回忆,那就会非常棘手。

就看到阎罗尸螳发出千百真空锋刃,雪亮光灿,而无头骑士手腕一翻,长剑贴臂,两手虚抱合捧,十指交叠,好像结了一个什么法印。

魔古忌流·炼破返衡壁!

千百真空风刃全数被反弹,以比之前更强数倍的力道回弹,杀伤力大得让人难以置信,刹那间就把暗黑召唤兽斩成千块,分尸碎裂。

(完蛋了!

连阎罗尸螳都被分尸,这一仗已是必死之局,我心念急转,想到无头骑士是被人操控,阎罗尸螳被斩杀之后,到整个形体消失,还有极短暂的时间,要是能把握机会干掉操控者,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能用的策略只有一个,但是……我现在手边却没有“工具”第四淫神召唤兽的效果出不来。

“菲妮克丝,我……”

“放心交给我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完美的默契,有了菲妮克丝帮忙,我立即发动地狱淫神。

“太古的性欲精灵们啊,我以约翰·法雷尔之名,与你们签订契约。请借予我你们的力量,服从于我,具体而现形,出来吧,地狱淫神·金银蚕蛊!”

唱诵咒文,我把第四有淫神召唤兽给呼唤出来,一道小小的金芒出现在我面前,非龙非蛇,骄傲地摆了摆身体,跟着一下子便朝我掌心坠落。

这里是虚幻梦境,那双手套我并没有带在身上,赤手空拳,就算与召唤兽结合了也没有用,然而,菲妮克丝的存在,却把不可能化为可能。

也不晓得菲妮克丝做了什么,我的双手蓦地生出一股力量,当召唤兽与我手掌结合,两只手掌陡然生出金光,跟着,就是力量的爆发。

“去!”

我把双手一推,力量形成两个巨大的掌型气劲,一金一银,朝着黑巫天女的方向推去,若是成功击中,哪怕是在虚幻世界,黑巫天女的本体也会受伤,搞不好会就地变成一尊金像也不一定。

满怀期望的一击,以奇快无比的速度,朝着黑巫天女袭去。这一击的速度太快,射程又出奇地远,连黑巫天女都没想到会有此一着,未及防范,眼看就要命中,忽然黑气一闪,解决掉阎罗尸螳的无头骑士出手,长达十丈的恐怖剑气破空而来,后发先至,硬生生将两道掌劲砍破,消失无形。

“可恶!”

最后一道反扑失败,无头骑士的身形闪动,一下子竟然出现在黑巫天女之前,护卫住召唤者,跟着,它起手一剑,隔着几十尺的距离,朝我们斩来。

魔古忌流·逆流绝剑!

这一剑的威力,足以斩裂天空,更连空间都可以分割,长长的一道横切而来,我们根本避无可避,只有站在这边等死的份,我不知所措,而本已和我相拥的菲妮克丝更是紧搂着我,像是要把整个身体都贴上来一样亲热。

“哇,好高兴喔……可以和哥哥死在一起呢……”

可以得到一个甘愿和自己同死的女人,相信是所有男人的梦想,不过,菲妮克丝不是普通女人,就算在这里被干掉,也不代表她就会受到致命伤害,毕竟恶魔与人类是不同的,因此这所谓的“同死”可能只是个美丽的谎言,更重要的一点是,我现在并不想死啊!

避无可避,当那仿佛雷电似的巨大剑气袭来,我们只能闭目受死,本以为会感受到切割身体的痛楚,但出乎意料的是,竟然什么也没发生。

(怎、怎么搞的?

我睁开眼睛,看见那一道雷电似的巨大剑气,好像被冰冻,或是被停住时间那样,就停顿在我们之前不足几厘的地方,慢慢地被化解,烟消云散。

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我绝不认为这是无头骑士手下留情,也不可能是黑巫天女所为,那么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另外来了救星。

(是谁啊?

某种莫名感应告诉我,解救我们的力量,正来自我们的身后,我一下子转过头去,什么也没有看见,但我们所存在的这个空间,整个颜色、光亮,却迅速地变得淡薄,仿佛要消失一样。

我大喜过望,知道这正是有术者施行魔法,要将我们从黑巫天女的领域内强行送出,所以才会有这种梦境消失的现象。

(可是黑巫天女非同泛泛,黑龙会的第二号人物,连娜西莎丝都不是对手,有能力这样子救人的,除了菲妮克丝这个超越人类的恶魔,还有谁?还有谁能够与黑巫天女这样子较量的?

我大感诧异,却看到无头骑士像是察觉到什么,仰起身体,发出无声悲啸。我们听不见声音,但却能感受到怒愤灵波如海潮袭来,奔腾怒吼,几乎把我们的灵魂都震散。

真是好恐怖的力量。单单是一下简单的吼啸,就足以震散灵魂,可惜现场却有不弱于它的存在。一股莫名力量的出现,形成了屏障,把我们所受到的灵波冲击完全吸收,不再对我们造成伤害。

连续两击,都被这个神秘救星所化消,我对这个人充满了好奇。就在我们真正脱险之前,我终于看到了这个救星的样子。

正确说来,不能讲说是看到了样子 ,因为我所看到的,只是一个背影,而且还是一个模糊得几乎看不见的背影。

那个人……好像是个男的,个头不算矮,但也说不上高,头发短短的,没有什么慑人的气势,穿着一件灰色的斗篷,底下则是一套魔法师的长袍。

这种魔法师长袍,是很古老的款式,怪异的是,从上头的刺绣与花纹看起来,这还不是什么大魔法师的袍子,只能算是一个魔法小学徒,为什么大魔法师要穿小学徒的款式?

忽然之间,一种明悟闪过心头,察觉到这件事的我,张大了嘴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跟着,强光一闪,我真正“清醒”过来。

“……难怪这么多人要杀你,你都死不去,你的人脉资源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我一清醒过来,就听到了娜西莎丝的声音,本来作法的时候,她就在我身边,现在我们两个人一起醒来,她早醒片刻,这也是很正常的事。

“不好!”

甫一清醒过来,我立即想到一件非常严重的事,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好,立即飞奔出门,要赶在一切都来不及之前,阻止事情的发生。

“发生什么事了?”

娜西莎丝见我狂奔,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也跟着跑了过来。

“来不及解释,总之……用围攻方法对付无头骑士,是绝对不成的啊!”

想到夏洛堤成名的那一战,我打从心里发出寒颤,可惜,虽然我是卖力急奔,到战场时仍然是晚了一步。

我们的“梦”拖了很长的时间,所以另一个战术已经进行。当我们抵达战场时,只看到极度凄惨的一幕。

李华梅跪倒在地,鲜血染红了身上的战袍,小腹多出了一个好大的血洞,一看就知道是拳伤,整个人头低低的,也不晓得还有没有气息。

万兽尊者被剑气封锁在一堵石墙上,通体都是剑气割伤,鲜血横流,左臂更险些被削斩下来,气息奄奄,像是受了致命重伤。

这便是两大最强者联手对付无头骑士的结果,五百年前的灵魂分割之术,即使相隔五百年,依然能发挥效果。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