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四
第一章
虚幻空间
得偿所望

透过娜西莎丝的帮助,这次的思念波交流非常成功,不但时间远比之前要长,甚至还能直指关键位置,让我找到法米特与无头骑士的秘密。

之前我们全部都想偏了,认为无头骑士有个爱人,它为了这个爱人而掀起疯狂杀戮,更因此而失败丧命。

这个想法没有错,只是偏了,因为无头骑士根本就是个女人,而这个女人的爱人,自然就是法米特,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恩恩怨怨。

得知这个事实,让我们可以去做很多战术上的布置,当真正重要的一点,则是我透过法米特,终于知晓了羽族的惊天秘密。

这个大秘密,法米特对夏洛堤说了一半,另一半却是我从黄晶石的资料中获知。那堪称法米特知识补遗的黄晶石,迄今我仍无法尽窥全貌,还是有部分区块我无法读取,不能知晓内中的秘密。

刚才在思念波接触中,当法米特对夏洛堤说出真相,黄晶石所封印的部分也有一小块应声解开,释放羽族的绝顶机密。

所谓的兽魔,就是猎捕灵兽,将灵兽的魂魄取出、尸骸进行处理,经由秘法炼制,最终变成的特殊魂体,可以呼应宿主的召唤,具现化于我们存在的空间,以供驱使。

这是南蛮所有兽人都晓得的共有知识。然而,伴随着凤凰天女而生的十二头兽魔,却与普通的兽魔有所不同,并非是取自灵兽魂魄,是使用了黑暗魔法的活人祭,硬生生取出祭司体的魂魄,练化而成。

我先前也猜到了这一点,因为活人魂魄所练化出的兽魔,层次与威力都比灵兽所化为高,只是因为太过残忍,才成为兽魔术的禁忌,凡是用活人魂魄炼制兽魔的魔法师,将会受到诅咒,永远地被放逐出去。

这点我有料到,但出乎我意料的一点,就是凤凰天女的十二头兽魔,并非普通人类的魂魄练化,而是就用凤凰天女自己的魂魄。

凤凰天女……是一种很特殊的生物,不晓得是那一代凤凰天女,偶然发现了魂魄分割的技术,利用自身的奇异体质,每当殒命自焚时,便将魂魄一分为二,一部分涅槃转世,成为新的凤凰天女;一部分则是发生形体变化,用来产生兽魔。

这有些像是生物之中的无性生殖,每一代的凤凰天女,其实都继承了上一代的灵魂,只是没有了前世的记忆与经验,要说是不断重生,那也无不可,而兽魔是用上代灵魂所练化,与本体息息相关,等若是用这样的方法,不断地繁衍着兽魔。

用自己的灵魂练化兽魔,再自己拿来使用,这种事情照理说是不可能的,因为取出灵魂炼制兽魔后,本体立即死亡,哪可能自己使用自己变成的兽魔?但是这种事情却因为凤凰天女的特殊体质而成真,假若理论没错,自己使用自己灵魂变成的兽魔,因为彼此的灵波一致,驱使起来几乎可以不耗费魔法力,把负担减到最低。

不论善恶,单纯从技术面看来,这还真是跨世代的超卓魔法,能够发挥强大的威力,却不用耗损多少魔法力,这简直就是不劳而获的典范,想起来就是超兴奋的。

可是,也只能想想而已,“不劳而获”这种事,在魔法世界里是不存在的,表面上看起来不用付出什么的东西,往往事实上要付出最昂贵的代价。

切割灵魂这种事情,乍看之下无害,但是长时间反复累计的结果,灵魂会发生变质,进而影响人格。

历代的凤凰天女,都算不上什么正常性格,那种令人咋舌的超级淫乱,就是人格扭曲的象征,只是凤凰天女不待中年便已涅槃自焚,所以没有被人发现,否则若是凤凰天女都活到六十岁,恐怕早已人格崩毁,不是自残,就是杀尽身边的一切人。

(真要命……老妈怎么在搞这种东西?就不能走点正常的人生吗?

我心中慨叹,虽然知道了凤凰天女的秘密,心理却没有一点高兴的感觉,不过,另一个要命的重点是……法米特的暗黑召唤兽,与凤凰天女的兽魔炼制法有深厚的关系,现在我知道了凤凰天女的奥秘,却还是摸不透暗黑召唤兽的具体方法,线索到底在那里呢?

(算了,多想无益,该是回去正常世界的时候了。

每次做完思念波交流后,都会有一小段的纯空档时间,不再出现任何画面,我的意识简单做些思考,把线索归纳整理,然后得到未来的方向。

照时间来算,应该已经差不多了,我该脱离这种混沌状态,清醒过来,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眼前忽然一亮,世界开始有了景物,我“清醒”过来。

“呃!这是什么地方?我在哪里啊?”

应该已经“清醒”过来,但我却瞪着眼前这一片不可思议的魔幻景象在发呆。

天与地……全都不存在,放眼所见,前方尽是一片浩瀚的星河,辽阔深邃的宇宙,点点繁星,像是好远,又像是好近,仿佛伸手就可以抓到;灿烂的彗星,从我身旁呼啸擦过,拖曳出长长的尾巴,美的令人屏息。

这么美丽的景象……干!这那里是现实世界啊!

很明显地,我并未真正的“清醒”这里应该是某人的意识世界,我还在思念波交流的状况,就不晓得确切的情形到底是怎么样。

“啧,不妙啊……我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该不会是被什么人给暗算了把?”

魔法世界的通则,当我们尝试进入别人的意识,进行思念波交流时,我们自己的思念波与意识其实也是整个敞开,处于不设防状态,要是有心人趁着时机发出攻击,将会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也正是我恐惧的情况。

“你说得没有错啊,这次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我们两个算是倒大楣拉。”

一个声音从旁传来,我侧眼一看,出现在我身旁的人正是娜西莎丝,她端坐在距离我很远的一颗星星上,一腿平伸,一腿微屈,下巴靠在膝盖上,美的像是一个脱俗的仙女。

半透明的纱裤,娜西莎丝两腿的性感曲线一览无遗,优美姣好的小腿,在纱裤下若隐若现,较诸羽族女性的美腿,另有一种动人风味,让人很想沿着腿部曲线往上探索,抚摸那圆翘的肉臀。

不过,抹抹好色的唾沫,我更在意眼中所见的另一个事实,娜西莎丝脸色苍白,神情憔悴,好像刚刚大病了一场,虽然这里是虚幻世界,可是娜西莎丝这副模样,就代表她的状况极为不妙。

生急病是没有可能,被人重伤才是合理解释,娜西莎丝这次是与我合力,联手进行思念波交流,将自己置于险地,被人攻击时连跑也跑不掉,所以才会弄成这样。

照一般道理说,被攻击的时候,我应该也会受到伤害,但我之所以平安无事,还能继续读无头骑士的回忆,自然全是娜西莎丝的功劳,肯定是她全力守护着我,独力撑下敌人的所有攻击,我才能没事人一样幸存至今,说来真是欠了她大人情。

“喂,攻击我们的人到底是……”

话到嘴边我就不想问了,尽管我与娜西莎丝都是卑鄙无耻。仇家无数,但会挑在这个节骨眼来偷袭我们的,不管怎么想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死对头黑巫天女,唯有她才兼备这样的能力与动机。

想想我们还真是够蠢了,明明知道敌人是一个魔法大家,在旁虎视眈眈,只要我们一有破绽,就会进攻,而我们居然甘冒奇险,进行思念波交流,真是活该被人攻击。

“这样子讲话不方便啊,靠过来一点吧。”

娜西莎丝朝我招了招手,我们两人之间一个星河的距离便迅速缩短,几乎是一眨眼我就到了她身前。

这种纯意念组成的虚构空间,是黑巫天女所施布出的领域,将我们置于她的领域之内,任其为所欲为,但像娜西莎丝这样高段的术者,却能凭藉自己的精神力与修为,在敌人的世界内另行张开领域,保有自己的一小块空间,不至于全为敌人所控,要不然,也绝对撑不到这时候。

就在娜西莎丝把我拉近的同时,这个“宇宙”也发生变化,许多星球开始爆炸崩毁,空中流星雨坠落的频率变高,陨石撞击着星球,令星球碎裂毁灭,所有正发生的一切,都指向同一个事实,某种力量正在摧毁这个宇宙。

“是黑巫天女正在搜索我们,逼我们现身。刚才几次交手,我完全落在下风,最后只好藏匿进自己的领域里头,先躲上一阵子……;不过黑巫天女也不是省油的灯,这样子下去,她很快就会找到我们了。”

“唔,我们没办法向外界呼救吗?只要有人援手,我们未必就一定死。”

“讯息传布出去,整个都被黑巫天女锁死了,她可不是泛泛之辈啊,虽然我们还有挣扎的空间,但目前只不过是拖时间而已。”

娜西莎丝的魔法修为比我高,她的判断是束手无策,我一时间也想不出具体方法。

“我们……真的死定了吗?”

“要不然你有其他想法?”

“……当然没有。”

苦无良方,我在娜西莎丝的身边坐下,本来只是想问问她的想法,商量一些改善状况的策略,哪知道从娜西莎丝口中说出的,却是她的满腔遗憾。

“好恨啊,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要是再多给我几年,我就能把伊斯塔导往新方向,走出不一样的道路了。”

之前听娜西莎丝说过,她对伊斯塔这种以兽人奴隶为立国基本的方略不满,想要有所改变,当时我只以为她是随口说说,用来讨好我的话,但现在听起来,她对伊斯塔似乎真有许多不满,想要改变现状。

这是不可思议的事,而娜西莎丝也看出了我的疑惑。

“没什么好奇怪的,只是你搞不清楚而已。我从小就是孤儿,那时候的事,年纪再大也忘不了……每次一想起,我都恨不得灭了这个国家……”

经历这样的过去,会对伊斯塔这个国家怀恨在心,那是一点也不意外,不过我听到娜西莎丝这么说的时候,第一个生出的念头,就是娜西莎丝在对我扮纯情。使手段,想要骗我上当。

为了这份顾虑,我特别留神望向娜西莎丝,觉得她的语气很认真,甚至……听起来有种快要落泪的哽咽,这应该是她从心里发出的真实情感,跟平时习惯带上假面具的她不同,是她的真面目。

能够看到娜西莎丝的真情感,我本来应该高兴,但我现在却觉得无比悲伤,因为娜西莎丝会搞得这么反常,唯一的解释就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代表我们两个真的是死定了。

“喂,你有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想得到的就几百个,想了又有什么用,难道想想就能做到吗?”

“不见得啊,至少有一个愿望,你还来的及做。”

娜西莎丝笑了笑,抹去眼角的水渍,道:“你之前不是很想上我吗?横竖我欠你一次,答应你的一直没有给你,就趁我们两个都还没断气之前,把前帐清了吧。”

“我才不要咧……你……你是人妖……”

娜西莎丝的美色,我不是不动心,想到上次朝天一棍的惨痛记忆,我实在恶心到不行,不敢造次犯险。

“在外面,也许是。但是在这里……这个虚幻空间,在这一刻……我可是百分百的女人。”

娜西莎丝笑着伸出双臂,勾住我的脖子,轻声道:“要完成你的心愿,要和我做爱,你就只有现在这个机会,怎么样?敢不敢上?”

诚如娜西莎丝所言,这个虚幻空间的一切都由意志决定,只要她想,别说单单变化出一个女性形体,就算是人头马身,或是女人头男屁股都没有问题。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我想不想把握这机会,把娜西莎丝给上了呢?

白痴才不想!

一瞬之间,我就有了决定,无视整个宇宙正在快速崩毁,饿虎扑羊般冲上前去,把娜西莎丝给扑倒。

虚幻空间就有着实际世界所不及的好处,娜西莎丝很清楚时间无多,所以自动把身体状态调整,好像已经做过几十分钟前戏一样,方便我行事。

我一把撕开碍事的纱裤,顾不上那两截蜂蜜色的粉腿,嘴唇直攻重点,在娜西莎丝大腿根部狂添,又隔着内裤吻她小丘似的花谷,那里早就湿淋淋一片,薄播内裤被少女渗出的淫液浸透了一大片。

用手指勾住内裤的边缘,我把它脱了下来,一直脱到娜西莎丝的脚踝处,她顺势把腿一甩,小内裤便掉了下去,不晓得落往哪个星球了。

娜西莎丝弓起两腿,向外分开,把漂亮迷人的花谷对着我,那是一副令人难以忘怀的美丽图画,两条滑不溜丢的修长美腿向外伸张,轻轻抖动,夹在中间尽头的,则是一个小麦色的饱满花谷。

花谷上长着火红而又柔软的嫩草,被我呼出的热气吹拂风行偃,歪向一旁;拱着高高的蜜唇随着大腿撑开,被带的向两边半张,露出鲜艳夺目的两片小花瓣,花谷口有些小嫩皮,在我眼前绽放……

银河星光中,我看得很明白,在这美丽得俩腿间,确实没有那个令我难忘的东西。

心神激荡,我不禁低下头,轻吻起娜西莎丝的花谷,用舌头分开那卷曲的红毛,顶开那厚厚的蜜唇,一股彷佛烈酒般的甜香,冲进我的鼻腔,令我心醉。

我首先把蜜唇仔细舔了一遍,再把其中一片儿含到嘴里,用牙齿轻咬,再叼着往外拉长,随即一松口,密唇“卜”的一声弹回原处,用这样的方法轮流来对付两片蜜唇,一对嫩皮被我弄的此起彼落,“辟叭。辟叭了”连声响,娜西莎丝发出哼声,淫蜜便越流越多。

我舌头轻轻舔着那嫩红的花蕊,轻轻抖动,那颗小红豆早已勃的发硬,整个浅红色的嫩蕊全裸露在外面,闪着亮光,刺激令得娜西莎丝全身滚烫,浑身不停地颤抖,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啊啊啊……受不了了……往深点……啊……啊……啊……啊”呻吟声中,娜西莎丝用陶醉的眼神望向我跨间,伸出纤细的玉手到我胯下,轻轻一挥,裤子就不见,她用玉手轻轻抚摸我勃起的肉茎,五指攥着肉茎套个不停。我顿时感觉到肉茎被娜西莎丝捋上捋下,摩擦肉菇,爽到不可开交,肉茎越勃越硬,坚实的像条铁棍,肉菇又涨又圆,发着红光。

娜西莎丝微笑道:“这些事情,之前好像都做过了啊……”

“说的没错,那么,就来复习下之前的滋味把。”

说着,娜西莎丝低下了头,轻轻用双唇含住我的肉茎,伸出舌头慢慢地刮着马眼,立刻一阵快感涌上来,我的肉茎包在一个温暖湿热的地方,涨的更大。更粗了。

伊斯塔的魔女,用她那性感无比的小嘴套弄起来,每一次都是那么地用力,那么地深入,也越来越接近高潮,我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

“呃……”

我的呻吟刺激着娜西莎丝,套弄更加起劲,甚至让肉茎一次次地深入到她的喉咙里,而她也兴奋地用一双嫩手抱住我的后腰,到处乱摸,最后干脆紧紧搂住我的双胯,使劲往她脸部压着,鼻腔中发出阵阵令我魂荡的呻吟。

“……嗯……嗯……嗯”我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把娜西莎丝推翻过去,就在满天星河辉映下,覆盖上了娜西莎丝的身体。

“啧,真是难得耶,居然可以在这种地方做爱,我以前想都没有想过,超浪漫的耶……”

“是啊,如果能在多点时间就好了……”

娜西莎丝的微笑,提醒我时间所剩无多的事实,我沾了些淫蜜,用手胡乱抹了肉茎几下,扶着娜西莎丝的玉腿,反压在她酥胸前,肉茎在花谷口摩擦几下,对准了肉洞,沉腰慢慢把肉茎插了进去。

“呃……呃!”

出奇地,娜西莎丝银牙咬碎,紧闭着双眼,好像是非常痛苦似的,而挺进的动作很难进行,让我觉得很诧异。

肉洞里虽有淫蜜,但却非常的的窄涩难行,我几经艰苦才把肉茎插入一截,感觉前头好像碰到了什么,不由得大惊失色。

“你……你……你该不会还是……这怎么可能?”

“嘿,忘了这是虚幻世界了吗?”

伊斯塔的魔女,双眉紧锁,正用一种强忍痛楚的目光望着我,笑道:“就当是你的特别献礼,好好享受吧。”

看着娜西莎丝冒汗的额头,无论是真是假,我现在都没有拒绝的理由,腰间一挺,当感觉碰到处女膜,却又不急于冲破,反而抽出肉茎,又在插入,刚到处女膜时,又在抽出,周而复始享受着这破处前一刻的征服快感。

而花径内的嫩肉,被肉菇两侧一轮轻刮,受到刺激,开始不断分泌出淫蜜,随着我反复在桃源洞口抽插着肉茎, 异样的快感越来越强烈,伴随着我一下插入,娜西莎丝不自觉“嗯……”

地娇吟了一声,张开妙目,想看看我的反应。

我一直都在留意着娜西莎丝的反应,就等着这一刻,一看到娜西莎丝张开妙目,马上淫笑一声,用力一沉腰身,肉茎伸前狂顶,“卜”的一声,肉茎一下子冲破珍贵的处女膜,直冲花谷深处。

即使是在虚拟空间,处女膜被顶穿,还是会带来剧烈的痛楚,娜西莎丝刹时间俏脸扭曲变形,檀口大张,却没发出一丝声音,只是瞪着妙目,呆呆地看着她身上的我。

我激动的抽插着肉茎,享受处女无比紧窄的花谷,低头看着肉茎在娜西莎丝的花谷中进进出出,上面沾满了伊斯塔魔女的处子贞血,这个女人不是平凡的女人,是伊斯塔权利结构的二号人物,能够占有她的处女,这确实让我有一种自豪与征服的快感。

环顾周遭,宇宙无限,银河旋转,星球环绕,这确实是我从未有过的性爱体验,而在下身,奔腾的情感决提,肉茎感受无比的充实,奇妙的热度好像要把一切融化,狭窄的肉壁环住入侵的巨物, 剧烈的收缩着,不停榨取着官能的快慰。

“痛。痛死了,喔喔喔,你的东西快插的的我痛死了,喔喔!”

“噢,不能再进来了,会痛啊,求求你啊,人家被塞的满满的,不能再插进来了啊,人家会死的,啊啊啊啊!”

无从判断娜西莎丝的反应,我一时间也搞不懂,她是真痛,抑或只是满足我的虚荣心,总之,她娇嫩的呼喘声中,腰臀完美的扭动,引导着强劲的插入,热烈地让连续不停的冲撞更加深入。

沸腾的快感不断,我却恶作剧般停住了抽插,抱紧了纤细的腰身,让两具胴体在无垠无尽的星河中翻滚。

“你为什么愿意跟我做爱?”

我一手掠过毫无赘肉的平坦下腹,停在肥沃的花谷上,巧妙地撮弄着最敏感的花蕊。

“……”

娜西莎丝娇喘着,并不作声 ,但这份沉默让我加速了指间的挑逗。

“因为我答应过要给你。”

纤腰不安分地扭动,娜西莎丝激动的呻吟:“我喜欢有本事的男人,大地上比你帅的男人很多,但比你更有本事的,却没有几……啊……求……求你,快点……插……插进来啊。”

再度把压抑的欲望送人,我慢慢躺了下来,让娜西莎丝主动骑在我身上。只见诱人的女体迫不及待的吞下肉茎。

从顶端一口气套弄到底的快感,实在难以描绘,好色的美臀主动吞吐着肉茎,无比下流的扭动,压榨着每一丝欢愉,甫结束处子之身的伊斯塔魔女,把她诱人放纵的一面完全展现。

胴体在星辰辉映下闪闪发光,迷蒙的眼神透露着无限春意,勃发的情欲燃红了雪白的女体,多情的肢体语言更牵动我思绪,娜西莎丝化身亮丽的女神,左右着我的每时感官神经。

在宇宙崩毁的这一刻,我们两个毫无保留的需索着对方,那种忘情欢好,甚至可以说是暴力式的。

蜂蜜色的滑嫩肌肤上出现醒目的淤青,丝绸般的光洁柔滑上,浮现残酷的噬伤,我狂暴的拥有着娜西莎丝,甚至不惜让怀中的娇娥哀嚎。

咬着雪乳,不停留下吻痕,尖锐的指甲刺着纤腰,我一面拍击着毫无赘肉的臀丘,聆听着清爽的声响,一面以硬直到发疼的肉茎毫无怜意的猛戳,发狂的彷佛想要插到子宫内。

“咕噜~~咕噜~~噗哧~~噗哧。”

彼此的肉体激烈的纠缠在一起,淫猥的碰撞声,湿粘的体液分泌,充血发肿的敏感肢体与粘膜不断互相刺激着,无法分割的舒爽仿佛升天一般,无数的流星在我们周遭划过,这一刻,我们与宇宙天地同在。

“啊啊!”

低声呻吟,无法忍耐的冲动宣泄而出,滚烫的精潮涌入不设防的女体之中,一波接着一波的激射似乎要把全身的精力血气都彻底灌入。

终于,我精疲力竭的瘫倒下去。

猛然闪电般的快感骤现,只见娜西莎丝跪在我脚边,正舔弄着刚射精的肉菇,以无邪的表情一口口吞下浓稠的残精。

火热的表面承受着第二次强烈的刺激,爽到我差点休克,舌尖舔过的马眼产生被烧灼的真实幻觉,彷佛再次激射的快感爆炸开来。

连续的刺激,我整个意识一片昏沉,就在这绝顶的快感中,耳边一阵剧烈的爆响,整个宇宙崩毁,我们所存在的世界碎裂成一片一片。

娜西莎丝张设的领域被破坏,我们来到了另一个意识领域,尽管衣服裤子又回到了身上,但处境却非常不妙。

什么宇宙。什么星河,全部都没有了眼前所见,只是一片漫无边际的黑色草原,阴风阵阵,吹的人头皮发麻,彷佛来到了地狱深处。

而这个领域的主人,持着羊角骷髅魔杖的黑巫天女,神情冰冷,站在我们的正对面,以无比怨毒的眼神,瞪视着我们。

“费了我好一番功夫,你们两个真是顽强,但现在都已经到这地步了,你们还以为能够不死吗?”

“这个嘛……如果可以,我还是希望自己能长命一点的。”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