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三
第七章
异国晚宴
诛邪大计

经过连番跋涉,我们终于在这天傍晚,抵达了伊斯塔王都巴格达。还记得最初接受月樱委任的时候,只是要把娜西莎丝送回伊斯塔,最多也不过送到巴格达来,现在我们终于到了巴格达,但在这之间发生的风风雨雨,却委实不是当初能够想像的。

巴格达是伊斯塔第一大城,但建筑风格却与阿里布达、金雀花联邦相差很多,到处都是矮矮的土墙,就连城门口的那截土墙看来都矮矮旧旧,一点都没有作为大国首都的高耸气派,像是一个部落多过一个大国,假如让阿里布达的游客来这里,一定会觉得这堵破城墙很贻笑大方吧。

不过那是普通平民的看法,如果是让专业人士来看,那个感觉又不同了。

“啧啧,抗击力倍增、高度魔防、瞬间软化……一个小土墙下了那么多复合性结界是想怎样啊?哇!连血咒诅杀都加了十八道,你们没人性啊!”

我站在巴格达的城门口,对着那些肉眼难见的东西如数家珍,两旁的魔法师群顿时掀起阵阵惊呼,讶然于我的实力。不过,我刚才说的那些东西,其实都是阿雪判读出来告诉我的,我自己的魔法能耐没有到如此境界,那些东西我是看不出的。

“师父,除了这些,还有一种特殊魔力……有死灵魔法的感觉,但很强大,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除了我说出的那些,阿雪还暗传来这一句话,表示她也遇到了难关。这种时候,就是显示出师父之所以为师傅的理由,阿雪虽然看不出那东西是什么,但我凭借着她的叙述,再加上我自己的知识与判断,很快就心中雪亮。

“……听说,伊斯塔有一种高等死灵叫守护灵,是研究巫妖的衍生技术,由自愿牺牲的魔法师魂魄炼制而成,没有意识,纯照本能与指令行动,能够施展比生前更强的魔法,堪称是完美的守护者,不晓得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这一句说出去,周围的魔法师停止了窃语,气氛变得一片寂静,我就算不用回头去看,也能感受到他们的震惊,给这票眼高于顶的黑魔法师一个下马威。紧跟着,我所预期的掌声也随之响起,我那充满邪恶智慧的搭档娜西莎丝,为了减少入城后办事的阻力,她很懂得在适当时机抬我的身价。

“呃……”

轻脆的拍掌声,听来是女子的柔荑,不过,却与我的猜想有些不同,掌声不是来自我身后的娜西莎丝,而是由正前方传来。

“好眼力,一语道破守护灵的存在,真不愧是我的男人,太漂亮了!”

明快清爽的嗓音,骄傲地响起,如果说在场的伊斯塔魔法师,先前的静默是因为惊讶,那他们现在多半吓得连心都快从嘴巴跳出来,因为那名举世闻名的最强者、新一代的东海霸主‘龙女帝梅’李华梅,正含着微笑,大步走了过来,无视于众目睽睽的灼热目光,给了我一记亲热的拥抱。

“等你们好久了,终于见到你,我的心可有安下去了。”

满是欢喜的语音,由那动人的红唇中说出,我凝视着那张明艳英武的美丽脸庞,心里委实是五味杂陈。

虽然在东海的时候,反抗军有些高阶干部已经知道,但这毕竟还是第一次,李华梅在大庭广众之下,承认了我们两人的情侣关系,明白表示她此身已有所属,这个消息将会在很短的时间内传出去,至于后果,自然是对她有百害而无一利。

李华梅这么做,对她是一种牺牲,却委实令我感动不已,可是,在我想对她说什么之前,她的手掌便轻轻覆盖在我嘴上,挡住了那些想要说出口的话,跟着,李华梅结束了拥抱,站直身体,昂首面对另一个靠近过来的身影。

矮小的身影,却有着无比巨大的存在感,每一步都有着不凡的气势,靠近过来的人自然就是当世最强者之一,万兽尊者。

两强相见,若是照江湖规矩,恐怕会有一段对峙时间,但李华梅没等万兽尊者来到面前,便主动低头,以晚辈身分向万兽尊者行了一礼,这显然是过去从未发生过的事,所以就连万兽尊者都呆了一呆,片刻后才回复反应,大笑出声。

“哇哈哈哈,好啊,九头女,想不到之前斗过几场,斗到最后,你居然变成我的孙媳妇啦!”

“人生总是充满意外,现在尊者对这句话想必有更深体悟。”

“哈哈哈哈,不错,说得不错,人生充满意外,好外孙,之前很多人瞧不起你,但现在外公要说句公道话,你泡妞的本事可比你爷爷更强,就算是兰特当年也没你这么威风啊。”

万兽尊者放声大笑,能够让恶斗过几次,没分明显胜负的李华梅向他执晚辈礼,这似是令他得意非凡的喜事,而李华梅也没说什么,只是微笑着站在我身旁,仿佛这些事一点都没什么好奇怪的。

娜西莎丝则在这时才迟迟出现,为这个奇异的场面缓和气氛,引导我们进入巴格达,正式踏入这个伊斯塔的王都。

原本我们这些外国人是不可能涉足王都,还没接近,就会被禁卫森严的层层戒护给驱逐,不过现在情况特殊,巴格达非但没有一座王城的应有气势,还显得破落萧条,满目疮痍,遍地都是残破楼房,人们忙着收拾地上的尸体,有些是病死,有些则是在战斗中死无全尸,放眼望去,真是一幕惨烈景象。

“这些……都是无头骑士干的?”

我才一问,李华梅就点头道:“不错,就是这样,最近与无头骑士几场恶斗,我虽能敌得住它,不让它造成太多的破坏,但却也因此分身乏术,没法去制止伴随无头骑士一起出现的妖物大军,唯有将这些都交给城防军处理。”

可以想像,实力不足的城防军,哪堪如此恶战的连续消耗,每次结果自然都是死伤惨重,而且几仗下来,无头骑士所摧来的邪物大军有得补充,几乎是无穷无尽,城防军的士兵却是战死一批少一批,胜负之数自是明显,也就难怪巴格达这么一座堂堂王都,居然落得如此残破。

“你与它几次动手,感觉它的实力怎么样?”

这是我最想弄清楚的问题,心里也完全没有底,倘使李华梅的答案是“胜我三倍”、“远胜于我”那么这次战役不用打就先输掉一半了。

“嗯,实力很强,确实是在我之上,不过真要说是胜我多少,却也未必,只不过对付杀不死的对手,普通伤害都没有效果,难以应付。”

李华梅道:“但如果有尊者协助,合我们两人之力,应该可以诛杀无头骑士,这我相信是做得到的。”

就是这么一句话,奠定了两大最强者联手围剿无头骑士的计划,单从卡司来看,这无疑是强之又强的至高组合,但这组合却不是必胜保证,因为一个最基础的问题仍没得到解决。

两大最强者要怎么去杀掉一个已经死的人?

------------------进入巴格达之后的第一顿晚餐,是巫神学会所安排的接风宴,娜西莎丝是主人,而我这个为他们各种资料、记录奉献良多的不幸牺牲者,则是理所当然地被奉为上宾。

以万兽尊者为首的兽人们,并没有参与宴会,素来习惯直来直往的兽人们,并不喜欢与敌人‘交际应酬’,所以就直接免了。

之前忙得天昏地暗,好不容易有机会品尝盛宴,我得以喘一口气,在宴席上大啖伊斯塔风味的美食。

大体上来说,伊斯塔的食材结合了米、面文化,加上独特的大饼,在主食选择上更为多元,而我们眼前这条长桌上的食物,都脱离不了米类、麦类、豆类和羊肉。

伊斯塔农业的主要种植,就是各类麦子,这些麦子大多数都被拿来制作面包,光是这桌上的面包、大饼就有七八种,有的像是扁平袋子,内里都被塞上美味的馅料,也有的是单纯直接吃,味道不甜不咸。

除了各种麦制食品,伊斯塔人将整颗麦子用在料理中的巧思,令我们大开眼界。把麦子蒸过,进行干燥后碾碎成不同的大小颗粒,再加上香菜、洋葱、薄荷等做特殊沙拉。

“师父,这个东西好好吃喔。”

阿雪捧起沙拉的大碗猛吃,一点美女的仪态都没有,周围的魔法师全都盯着她,违者她的特殊身分而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但总算是没有过来说话,给了我们一点清净。

身为主人的娜西莎丝走了过来,一身的丝缎礼服,华丽中带着性感,亲自带我们品尝伊斯塔美食。

我不算是太挑嘴的人,但对于那种用一堆豆子浸泡,加上芝麻糊、盐、柠檬汁等打成糊状,滴上橄榄油拌成泥状,配合大饼一起吃的怪异东西,感觉颇难接受;相形之下,豆泥裹成团,油炸之后放入口袋面包的这种吃法,就让人爽口得多。

和阿里布达的筵席相比,这里最特殊的一点,就是筵席厅的中央竖起一支大铁叉,上头挂着腌过的肉块、新鲜切块的番茄、洋葱和甜椒,就这么串起来旋转,旁边用火烧烤,过不了多久,整个筵席厅香味四溢,俱是甜美的肉香。

(唔,都说魔法师的生活清苦,可是伊斯塔的魔法师好像还过得不错啊,居然吃得那么好,嘿!

痛快享用美食之余,我也注意着性感的伊斯塔舞娘,身穿薄纱、臂带金铃的她们,扭腰摆臀,舞出种种动人姿态,委实令我眼界大开,连呼妙哉。

除了娜西莎丝,李华梅、阿雪、白牡丹、霓虹也都是宴会上抢眼的焦点,身穿各色不同礼服的她们,让伊斯塔人得以见识到异国美人的风情,其中,身穿一袭白龙红袍的李华梅,最是吸引人们的目光。

东海的新主人,堪称是当今世上除了冷月樱之外,最有权势的女人,这些名衔让李华梅倍受人们的瞩目,对她抱有其他目的的人,应该也不少,可是由于在城门口所发生的事件,人们现在都用奇怪的眼神望向她,至少我就觉得那个阿鲁斯王子的眼神很怪。

宴会应该是放松精神、大吃大喝的地方,但李华梅此刻多半没这心情,我想娜西莎丝大概也没有,因为我们这边举办宴会,不代表无头骑士就要给我们面子,不杀过来突袭。

要是无头骑士突然出现,那个场面应该会非常精采,这些穿着华丽晚礼服的美女们,必须要立刻回复战斗状态,而穿着礼服恐怕很不适合战斗,那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光景,我是想想都觉得想笑啊。

所幸,无头骑士看来还算给我们几分薄面,宴会进行的过程中,并没有带死灵大军出来闹场,这点别说是我们,就连全体巴格达市民相信都会很感激,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入睡了。

我不想刚到伊斯塔就被人暗杀,所以这次的宴会我反常地低调,不去跳舞,也不去惹人注目,只是待在角落,独自喝酒。

这种时候,让人非常怀念茅延安的存在,要是大叔也在这里,至少可以陪我喝杯酒,聊聊天吧。

“怎么了?为什么一个人站在这里?”

我想要低调,不过却事与愿违,李华梅将我独自一人站在角落,端着酒杯靠了过来,而娜西莎丝见到李华梅往这边来,也主动朝这边靠近了。

如果来的是万兽尊者与白澜熊,那我们就有一场风花雪月可聊,但李华梅与娜西莎丝在一起,肯定不会是闲聊,娜西莎丝使了个眼色,我们便一起到外头的阳台,进行讨论。

我不知道娜西莎丝为什么拉我们出来,但她伸手指向数里之外,一座祭坛似的巨石建筑,夜色太黑,看不清楚具体的样子,不过因为我之前见过蓝图,所以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正是预备施行开启境界通道术法的祭坛。

娜西莎丝指着祭坛,向我们解释,“祭坛开始运作时,由阿雪当主持,唱诵咒文歌谣,底下的魔导师群会协助歌唱,汇集魔力,把整个法阵开启。”

“等等,你这真的是魔法仪式吗?”

我皱眉道:“我怎么越听越像是在开演唱会啊?”

我提出了合理的质疑,娜西莎丝进行补充说明,表示黑魔法中有很多技术,都是以歌舞的形式展现,经过编曲、排舞,借此增强咒力,发挥出更强的效果。这技术应该是伊斯塔的独创,慈航静殿那边我就没听说过这种事,不过,这倒也让我想起了一点,娜西莎丝的‘紫伶水仙’称号,原本就是惊叹其能歌善舞的本事,之前不那么忙着争权夺利的时候,她还率领着舞蹈团到各国表演。

“所以……到时候施行起境界魔法,就是由你担任主要的施法者了?”

“这个自然,若非如此,怎能向各位交代。”

娜西莎丝的意思很简单,施行这种究极魔法,危险性其实很高,中途难保没有个什么意外,而在这种操作着巨大能量的情形下遇到意外,肯定会引起毁灭性的大灾难。其他人倒也罢了,阿雪的身分却不同,娜西莎丝如果不亲自上阵,锐身赴难,又要怎么向我交代?

施行魔法的时间,被订在三天之后,那是最适合施法的天时,至于这个魔法能否对付得了无头骑士,目前也只有五成胜算,为了不把希望赌在一件东西上,另一个作战计划也同时展开。

战斗时间订在明晚,伊斯塔的魔法师会将无头骑士引出,然后由李华梅、万兽尊者联手,合两大最强者之力,将这横扫战国时代的绝代凶物诛灭。这个战术的成功率也是五成,不算高,若要提高胜算,就只有获得更多无头骑士的资料,知己知彼。

“可惜了,若是能够再多一两位最强者助阵,胜算就更高,比如说小情人的父亲大人。”

李华梅嫣然一笑,道:“再不然,要是能请动心剑神尼出手,那就更好,她降妖伏魔的本事,对无头骑士能产生属性上的克制。”

这大概是我生平听过最鸟的主意,听得我寒毛直竖,只能连连摇头说“不不不”心剑神尼那个妖尼姑,比无头骑士还妖上十倍 ,把她从慈航静殿找来,降妖伏魔是没有可能,以毒攻毒还说得过去。

怪异的一点是,我发现娜西莎丝的表情变得颇怪,心剑神尼之名,对她似乎是个禁忌,向来善于隐藏自己情绪的她,明显露出了不悦的表情,这很稀奇,而心里的直觉告诉我,这并不是因为我们提到伊斯塔的叛徒之敌,是有别的理由。

(啧,该不会抓到什么娜西莎丝的小辫子了吧?这可要好好利用。

我想到这一点,顺口也就把自己日前所想,有关于黑巫天女的图谋,告知了李华梅与娜西莎丝。

黑巫天女可能利用开启境界隧道秘法,别有所图的打算,令两女为之动容,因为这确实不是一件小事,一个不好,可能导致我们这边满盘皆输。

“情形不妙,我去多查一点书,看看典藉里头有否什么特殊记录吧。”

娜西莎丝听说有黑巫天女虎视眈眈,一颗心放不下来,立刻离开,去重新检视开启境界隧道的究极魔法,是否有什么地方能够让黑巫天女有机可乘。

少了一个人,我和李华梅单独相处,一时间无言,有很多话想要说,但又不晓得该从哪件事说起。

“……真想不到,你居然是万兽尊者的外孙,世上的事情果真充满意外。”

李华梅摇了摇头,本来似笑非笑的表情,忽然变得凝重,光是看那个样子,我就晓得她要开口说的话一定不是好事。

“伊斯塔内部的政治斗争激烈,巫神学会和皇室派一向是站在对立面,现在虽然因为无头骑士的关系而短暂联手,放下矛盾,但只要事情稍有缓和,两边的斗争便会再起。”

李华梅正色道:“解放兽人奴隶的事,虽然现在侥幸成功,但那只是假象,伊斯塔不可能冒着动摇国本的危险,让你把所有奴隶带走,最后肯定会爆发战斗,你们人单势孤,怎么讨得了好?”

伊斯塔人会说话不算话的这种事,不仅万兽尊者知道、我知道,就连三岁小孩子都知道,不用特别提醒,李华梅的这些话,反而让我听出了一些弦外之音。

“画眉,你的意思我大概懂了,不过你真正想说的……应该是我和兽人们站同一边,让你很难做吧?”

李华梅浅浅一笑,没有回答,但笑容中的苦涩意味,却已说明了一切。她是东海的领袖,做任何事情都不必向人解释,但如今卡在我这一关,却让她遇到了难题。

“以你的个性,应该对解放兽人奴隶这种事没有兴趣,万兽尊者与你相认不久,何必为了这个招惹麻烦事?”

“哇哇哇,你说得轻松,万兽尊者是我的大靠山耶,要是没有了他,我以后怎么当螃蟹横行啊!”

我打个哈哈,想用这种方式把尴尬话题回避掉,可是却引来一个意想不到的后果。

“你还有我!让我来代替吧!”

李华梅失去了一贯的冷静,激动地说:“我公开我们的关系,就是为了告诉天下,你是我最重要的男人,倘使有谁伤害你,我就灭尽他满门。”

听了这句话,我百感交集,这与其说是一句话,其实更接近一句承诺了。我在外头名声狼藉,又有不少女人,李华梅公开我们的关系,对她是有害无益的耻辱,更何况还加上这句保证,足以让天下人晓得她对我的认真,已经超出了利益、计算的考量,这真是很大的付出。

一个这么好的女人,为我付出若此,简直是天大的福分,但为何……我竟然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了?

“嘿……”

到最后,我只能干着嗓子发声,“画眉儿,我和外公才刚相认,就算我再人渣,你也不能要我立刻就出卖我外公吧?”

“……你说得对。”

李华梅低声说了一句,激动的神情慢慢平静下来,回复到平时的稳重睿智。我本来想问她,寻获凤凰岛遗迹这件大事,为何对我只字不提,但现在的气氛又令我难以发问,结果,反倒是先回复过来的李华梅开口。

“希望你明白,怎样也好,我只是不想你有事……”

“嗯,我晓得。”

李华梅握着我的手,很认真地说话,眼中所流露出的慎重,让我相信她对我确实是有情,可惜,世上的事就是那么复杂,人与人之间也不是只要有情,就能够不起冲突的。

这……就是无奈了。

---------------------------“你和李元帅相处得怎么样?一切都还协调吗?”

“你问的这句废话,是指床上还是哪里?”

我淡淡地顶回了娜西莎丝的话,热闹的宴会过后,搂漂亮姑娘上床睡觉,这是最理想的安排,不过我似乎没有这么好命,为了对付无头骑士,我与娜西莎丝一同来到巫神学会的图书馆,与过百工作人员一起翻书。

娜西莎丝为了此战,也算豁了出去,我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一座书山的旁边,头上绑着白布,活像是一名即将应考的考生,聚精会神地读着书。

我与她简短几句对答,她似乎猜到了我的想法,把手上的书一放,微笑道:“放心吧,至少在整件事完结以前,我是不会出卖你们的,以我来说,倒也还满希望你们把那群兽人全带走呢。”

看眼神,这似乎不是谎言,所以更令我讶异,世上怎么会有赞同解放奴隶的伊斯塔人,倘若真的解放兽人,伊斯塔的立国根本就要崩溃了啊。

“不一定啊,伊斯塔靠着奴隶的性命与劳力来立国,已经几百年了,人们太过习惯这件事,有时候也是种腐败与落后,真的把奴隶们都放了,说不定能开出新的未来。”

说完这句话,娜西莎丝似乎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低下头去继续查书,我也加入帮忙。

要找五百年前无头骑士的线索,并没有那么容易,我们早在伊斯塔边境的时候,就传信回来要求调查,但这么长时间过去,得到的线索却少得可怜,幸好我与无头骑士的思念波交错,得到了宝贵的情报。

在以“夏洛堤”、“东条英夫”、“拜月邪教”等几个名词为目标,对战国时代的典籍进行搜索后,很快就有了发现。

“娜西莎丝大人,请您看看这里,有夏洛堤的记录了。”

“哦,是吗?”

我们接过书本,发现了夏洛堤·酷西塔的名字,这家伙确实了不起,以暗之神宫的第一杀手出身,近似今日的鬼魅夕的存在,但却能由暗处出现到台面上,成为拜月邪教的 头号猛将,百万军中斩敌首级,如探囊取物,由卝文卝人卝书卝屋卝整卝理这点就算放在今天,也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而夏洛堤真正迈入绝顶强人的一战,则是以挑战者之身,一招击杀当时慈航静殿最强者阿尔方斯·修·卡穆,震惊当代。

本来夏洛堤只是年轻一代的新人高手,就是这一仗,让他成为当世绝顶强人,那种震撼性,大概就像白澜熊越级挑战成功,杀了心剑神尼一样,而且……还只用一招,想想实在很没可能,难道夏洛堤一直在隐藏实力?

这种事情的可能性……好像实在是不高啊!

另一本书中所找到的记载,是有关东条英夫的记录,他的事迹我已经在梦中得知很清楚了,这位拜月教的领袖,确实是一代邪派强人,但我们阅读书中内容,却意外发现了一件不解之谜。

“约翰,你看,东条英夫的身亡是离奇暴毙,但他的死亡时间……与阿尔方斯是同一天啊!”

这对斗争良久的宿敌,居然在同一天死亡,这与其说是巧合,倒不如理解成某种设计,或许……是某些人的叛逆计划成功了。

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同时干掉慈航静殿、拜月邪教的领袖?这可让我十分好奇,但另一个惊奇发现,却让我大为震惊,那其实是一件小事,只是我一直没留意到。

娜西莎丝惊道:“约翰,这个阿尔方斯,是以马内列王国的国王,修·卡穆,则是王族的姓氏。”

“是啊,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有!法米特的全名叫什么?”

“呃!这个……法米特·修·卡穆。”

惊讶之余,我和娜西莎丝对望一眼,都确定了一个必须要执行的东西,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进行思念波探索。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