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三
第六章
耻辱虐奸
无耻协定

因为和娜西莎丝的谈话,我回到驿馆时,居然已经有人抢先在我之前先回来了,我看到白牡丹正与未来在“说话”未来比了几个我看不懂的手语,白牡丹没有什么回应,两人就错身而过,可能是在问厕所在什么地方也不一定。

白牡丹朝着内厢房而去,看那行色匆匆的样子,好像是取药,伊斯塔现在全国都满是伤病患者,她这位大神医不但是超级抢手货,也是超级大忙人,急急忙忙取药,又要再赶回伤患那边。

照理说,对这样一位菩萨心肠、劳苦功高的女神医有妄念,我就算被病患杀死一千万次都不够,但问题是,白牡丹没有直接报复的能力,所以女神医身分所带来的危险性,反而让我更觉得刺激,非要把她搞到手才甘愿。

“白姨,你要去哪里?”

“哦,是霓儿啊,我去取点药,等会儿还要赶去营区。”

“我送您去吧。”

羽霓和白牡丹遇到,两个人说说笑笑,一起往白牡丹的房间走去,一个是俊秀帅气,一个是清雅熟艳,两个人并肩而行,那画面真是美妙,我看着看着,忽然计上心来,当白牡丹入屋之后,我突然现身,使一个眼色就把守在门前当保安的羽霓给驱开,跟着便直闯进去。

“白大夫,久违了,几天不见,您似乎变得更娇艳了,嘿嘿嘿……”

上次我与白牡丹在一起,所用的手段是要挟迫奸,这次若要故技重施,当然也是可以,不过我却想换换玩法,增强效果,所以一进门就开始淫笑,摆明车马去搞强奸。

“霓儿!快进来!”

白牡丹见情势不妙,绕着圆桌躲开我,并且张口向外头的羽霓呼救,我狞笑道:“别叫了,人早就被我赶跑了,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就算真来救你又如何?你要让你女儿看到你被男人操的样子吗?”

这句话命中白牡丹的心坎,她脸色顿白,一咬牙就硬着头皮向门口冲,我自然不会放过,拦在她前头,双臂一张就把她挡下,抱个满怀,但白牡丹重重一下踩在我脚背上,奇痛攻心,我惨叫一声便放松了手。

趁我松手的机会,白牡丹奋力推开我,举脚就跑,这下惹得我更为暴怒,向前一扑,双手抓着白牡丹,用力向着旁边的床柱撞了过去。

‘咚’的一声,白牡丹一下子被推撞在床柱上,去势不减,白牡丹的头重重地敲在木头柱子上,即时肿起了一大块,人也晕了过去,娇躯软绵绵地顺着床柱滑倒在地上。

我这才松了口气,经过一轮纠缠,我也显得十分狼狈,头发散乱,身上还有几道指甲抓出的血痕。看看自己的样子,我怒从心起,走上前用脚踢了踢白牡丹,伸手探一下鼻息,确认她只是晕死过去,这才放下心来。

“贱货!臭丫头,敬酒不吃吃罚酒,自讨苦吃。”

骂了几句,我弯身蹲下,伸出右手轻轻抚摸白牡丹的滑嫩脸庞,顺着指尖的轻划,指尖下的雪肌轻轻地颤抖着,但觉得雪肌粉嫩细滑,吹弹欲破,有若半透明,娇艳无比。

看着白牡丹嫩脸的雪肤在指尖下轻轻地颤抖,我的身体也开始变得火热起来,右手也慢慢下滑,停在白牡丹柔软的酥胸上,沿着醉人的曲线轻抚着。

我的左手轻颤着,缓缓解开白牡丹胸前襯衣的钮扣,露出里面的黑色乳罩和一截雪白的玉乳。

我凑头上前,轻吸一口,只觉得阵阵幽香沁入脑中,再加上胸前黑与白的强烈对比,重重冲击着我的视觉神经,我淫兴大炽,双手一下子握着白牡丹的双乳,隔着黑色乳罩狠狠地搓揉。

“嗯……”

白牡丹微微娇呼一声,我闻声顿了一顿,再看一下,见白牡丹还没有醒来,只是潜意识地叫着,事不宜迟,我连忙抱起白牡丹,一边伸嘴在白牡丹酥胸上乱吻乱嗅着,一边快步出门,回到我自己的住处。

我自己的住处为了方便干坏事,特别选在最清净、最无人声的角落位置,回到住处,我把白牡丹抛在大床上,回身锁好房门,又释放魔法结界做防护,这才回到白牡丹身边,兴奋地看着此刻的猎物。

定一定神,我脱去全身衣服鞋袜,胯下肉茎已经昂首挺胸,枕戈待发。双手轻轻套弄几下肉茎,我跪在大床前,怀着激动的心情,双手轻柔地把白牡丹娇躯上余下的襯衣钮扣,一颗一颗解开,再轻托着白牡丹的胴体,慢慢剥下她的襯衣,现出底下完美无瑕的玉体。

我心里赞叹着,再伸手脱去白牡丹的乳罩扔到一边。虽这是平躺着,但这熟艳美妇的雪乳仍高高挺立着,丝毫没有松塌的迹象。

尖挺的玉乳,细平的腰腹,无不是上帝的杰作,我如获珍宝,从白牡丹俏脸开始,大嘴一下一下地轻吻着她长长的睫毛、尖挺的秀鼻、红润的樱唇,柔美的颈项,最后一口则是含着一边高耸的玉乳狂啜,一手更攀上高峰,采撷顶端的蓓蕾。

在乳尖蓓蕾一轮蹂躏后,我转移阵地,伸手拉开白牡丹中裙的拉链,托着她的脚褪下中裙。

“噢……”

我低呼一声,下身的风光更胜于上身,白牡丹修长的美腿,居然还套着薄薄的灰色连裤开裆丝袜;双腿交界之处,是迷人的花蕾,更因穿裙子的原故,白牡丹今天居然是穿一条镂空蕾丝T字内裤,透过镂空处,可清楚看到三角地带的耻毛被精心修剪过,呈现出整齐的倒三角形,而中间的艳红色溪谷更是若隐若现,引人入胜。

之前不是没看过,但这一下仔细端详,我的鼻血都快流了出来,一下子倒骑在白牡丹身上,低头就含着魅力的花蕾,激动地用舌头狂舔着,双手则不停地摸着光滑的美腿。

连番受到刺激,白牡丹终于醒过来,迷糊间,下身丝丝麻痒的感觉似乎困扰着她,白牡丹发出几声迷糊不清的呻吟,但很快清醒过来,睁眼抬头一看,便发现自己上身赤裸,一个男人光着身体,背对着骑在自己娇躯上,不停地摸着自己的美腿,一边还狂舔自己的下身。

“啊……”

白牡丹惊叫一声,双手齐出尽力推开身上的男人。

我正舔得不亦乐乎,被白牡丹一推,整个人就像滚地葫芦,被推倒在地,滚了几滚。

白牡丹这时看清男人原来是我,连忙双手掩着酥胸,跳起来狂奔至房门想开门逃跑,但房门已被锁上,白牡丹大力地扭动门把,却劳而无功,白牡丹急得哭了起来,哭叫着又跑到窗前,想打破玻璃,无奈周围早已被我布下魔法结界,白牡丹尽管也会光明系魔法,却不会武功,没什么物理破坏力,当她要设法攻破结界时,我已经从后头追过来,抓住她的手,阻止了她的结印,还施放了一道高价买来的禁制咒文,粉碎她最后一丝逃脱的希望。

折磨一来,白牡丹不禁绝望了,整个人陷入一种疯狂的状态,大声哭叫着伏在窗上,不停猛力拍打着玻璃,假如不是结界的隔音效果良好,可能真的会有人听见来救。

我站直身体,看着白牡丹哭叫着,无助的样子,原本盘起的秀发已全部散落披在肩上,有若暴雨中的梨花,另有一番惹人怜爱的美态,不由得淫笑着说:“哈哈……白大夫,无谓的挣扎只是浪费力气,今天你无论如何也逃不出我的手心的,配合一下,别给自己找痛苦,准备享受欢乐吧。”

说完,我挺着胯间的凶器,走近去抱白牡丹。

白牡丹双手护胸,一边闪避,一边惊恐地哭叫着:“呜呜……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放过我吧,呜呜……”

我丝毫不理会,犹如猫戏老鼠,一步一步逼近白牡丹,渐渐把她逼回大床边。退无可退之下,白牡丹被逼得双腿一软,倒在大床上。

我看着白牡丹倒在大床上,大叫一声:“美人儿,我来啦。”

飞身扑向白牡丹。

白牡丹吓得尖声叫着:“走开,不要过来,你这个畜生,不要过来,放过我吧,呜呜……”

手脚乱抓乱蹬不让我靠近。

女神医为了挑药粉方便,十只纤纤玉指皆留有尖尖的指甲,玉腿上仍穿着高跟鞋,被抓蹬在身上也颇为疼痛。一不留神,我被打中几下,身上又多添了几道血痕,只觉得火辣辣的十分痛。

我也不气恼,只是一个劲地淫笑着说:“噢……倒是瞧不出白大夫这么够味道,野性十足,不过你干都被我干了,现在才这么挣扎,不嫌晚了点吗……”

一边淫笑,我一边站在大床旁作势欲扑,不时瞅准空隙伸手捏捏玉乳,摸摸玉腿,戏弄着这美艳熟妇。

白牡丹终归力弱,不可能持久乱舞手脚,时间一长,白牡丹开始娇喘嘘嘘,手脚开始放慢,哭叫声也减弱下来。

我见有机可乘,上前一下紧抱着白牡丹,白牡丹此时已全身乏力,只好不断扭动娇躯挣扎着。

我把白牡丹的娇躯紧紧贴着自己,随着白牡丹娇躯不停扭动,尖挺的玉乳按摩着我胸膛,温软舒服的快感难以形容,更助我的淫兴。

低头看着白牡丹无力地挣扎着,泪水不停地从大眼中涌出,我淫笑着说:“不用怕,有什么好哭的,这又不是你我的第一次,不要哭,先亲一个。”

说着伸嘴吸舔白牡丹俏脸上的泪珠,舔干泪珠再顺势吻着白牡丹娇艳的樱唇。

白牡丹并不愿意,见我强吻自己的樱唇,马上张开嘴唇,咬着我下唇,我下唇被咬破,即时鲜血直冒。

这反应在我预期之内,但伤害仍是惹起我的怒气,不由分说,左手一下用力叉着白牡丹纤颈,右手捏着白牡丹香腮,用力捏开牙关抽出嘴唇,右手再摸摸下唇,全是鲜血,心中无明火起,右手一扇,一巴掌刮在白牡丹俏脸上,刹时出现五道指痕,半边面即时浮肿起来,一丝鲜血从红唇边流了出来。

我想再继续打,但看到白牡丹肿了半边面,俏脸有些变形,心想如打坏了有点可惜,后头对其他人更是不好交代,也就缩手了,只是左手仍用力叉着白牡丹的纤颈,右手抓起白牡丹一边玉乳狠力搓揉着。口中不住怒骂:“死贱货,真是犯贱,想斯文些对你都不行。”

白牡丹纤颈被叉,顿时觉得呼吸困难,俏脸憋得通红,双手捉住我的左手奋力想掰开,玉腿乱蹬,不经意一下蹬在我腹部。

“哇……”

这一蹬得更痛,我惨叫一声,想也不想,右手握拳对准白牡丹平坦的小腹挥拳就打。

小腹挨了几拳,痛彻入心,白牡丹眼冒金星,痛得双手掩着小腹,蜷曲着娇躯“呃呃”地干呕着,并哀叫道:“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再也无力抵抗。

我这才住手,喘了几口气,才觉得腹部没那么痛,又再淫笑道:“有野性是好,但不要那么倔强嘛,这不,自讨苦吃。好啦,前戏结束,好戏上场咯。”

一句话说完,我转身从床底里拿出半瓶昨晚喝剩的麦酒,打开喝了一口,再向白牡丹娇躯上浇了大半支,余下的全灌进白牡丹肚里。

白牡丹被强行灌进小半瓶麦酒,一下呛着,不停地咳了起来,只咳得口水鼻涕齐出,十分狼狈。

我毫不怜惜,双手按着白牡丹,伸出长舌,从上而下,滋滋有声地舔食白牡丹娇躯上的麦酒。白牡丹仍想顽抗,但刚才小腹被打几拳,只要娇躯一扭动,就觉得全身欲裂,再被强行灌酒,酒精上涌,整个人开始有点儿昏昏沉沉,被我长舌扫过之处,又传来阵阵软麻的感觉,只好一边轻微扭身闪躲,一边无声地抽泣着。

长舌扫过白牡丹上身每一寸肌肤后,我分开白牡丹的玉腿,埋首在两腿之间,长舌轻柔地舔着玉腿两侧的嫩肉、双腿中间的神秘三角地带,更为软麻的快感冲激着白牡丹,却又无可奈何,使得她更加悲羞不已。

细看之下,白牡丹修长的美腿却令我大为倾倒,好美的玉腿,纤肥适度,修长笔直,套着细滑的丝袜,每一样都令人为之着迷。我痴痴地爱抚着,舔着,简直爱不释手。

一路舔着,我又托起白牡丹的小腿,轻轻脱下脚掌上的高跟鞋,柔柔地用手指在精巧的脚掌心画着圈儿。脚掌心更为敏感,瘙痒万分的白牡丹马上蹬腿,不让我再划。

我并不肯放过,双手握着脚踝固定,长舌轮流在两只脚掌心上轻舔。难忍的瘙痒使得白牡丹娇躯猛扭,但扭动时又触到腹部痛处,很快就不能再动,瘫在大床上无助地哭着,不再乱动。

我见白牡丹不再挣扎,于是松开手,手指在一只脚掌心的丝袜上挑开一个口子,再慢慢撕开,露出里面嫩白的玉掌,五只脚趾小巧晶莹,趾甲上涂着粉色的透明甲油,这个脚掌粉雕玉琢,晶莹悦目。我拿在手上仔细把玩,看着五个精美的脚趾,忍不住张口含着,并用牙齿轻咬。

白牡丹无力反抗,默默强忍蚀心的瘙痒,银牙咬着下唇,耻辱的泪水不停汩汩泉涌而出。

我如法炮制,又撕开另一只脚掌上的丝袜,兴奋地把玩白牡丹两只脚掌。

终于玩厌了,我伸手脱下白牡丹的镂空蕾丝T字内裤,分开白牡丹的玉腿曲在她胸前,神秘的三角地带即时呈现在我面前;精心修剪过的倒三角阴毛下,两片肥润的花瓣紧合着,高高墳起,中间一条细细的小溪,色泽粉嫩,有如成熟的水蜜桃。水蜜桃下,是令人神魂颠倒的桃花源,之后则是粉红色的梨涡洞。我只看得热血上涌,双目充血,胯下阳具又涨了几分。

欣赏一番后,我双手分开两片花瓣,低头轻吻,并伸出舌头浅舔着。不时又用牙齿轻咬小溪中的红豆。

白牡丹最担心的事终于要来了,却只能哭叫:“不要景致啊,求求你,不要啊……”

哭叫声并无丝毫作用,我一边吻着花瓣,一边伸出右手中指缓缓插入桃花源,发现干涩难行,我也不猴急,舌头轻撩小溪上的红豆,左手轻揉玉乳,左手拇指和食指不时轻捏乳尖上的蓓蕾,右手中指则继续在花谷口缓缓钻探。

三管齐下,白牡丹娇躯终于有了反应,花谷内开始有爱液分泌出来。白牡丹感觉到自身的反应,悲羞得简直无地自容。

有爱液润滑,我的中指终于钻进花谷之中。我轻力一插,随即听到白牡丹“啊”的娇呼一声,蜜泉直涌,经验十足的我马上明白什么回事。

饱满的肉丘隆起,意外浓密的阴毛有种猥亵的意味,肥厚的花唇紧紧闭起,白牡丹放射性夹住大腿,遮掩的姿态极为诱人。我握住秀气的脚踝,用力把修长的玉腿扳成M字型,更利用抱枕把柳腰垫高,如同美丽的贡品,完全被突显的秘部直接暴露在眼前。

“白大夫的下面,已经湿答答了喔。”

指尖沾着水气与奇妙的黏稠感。

奋力掰开火热的肉唇,湿透的粉色嫩穴逐渐张开,更艳丽的景致从窄小的秘洞中绽放开来,两根指头固执地挖弄,仔细地感受着肉膜与皱褶的触感,充血的敏感珍珠在搓揉下隐约膨胀,闪耀着更绮丽的色泽。

“喔喔喔!”

快感让白牡丹仰面呻吟,水蛇般摆动的腰呈现完美的S曲线,宛如性感舞娘般的华丽舞姿,将自己最敏感的部分迎合男人的挑拨。

乳白色的黏稠甘蜜大量喷出,抽搐的蜜肉从里层翻开来,露出不为人知的淫靡色泽,原本干净美丽的秘洞变成泥泞糜烂的猥亵状态,白牡丹努力想把颤抖的双腿闭起来,却在快感电流的连续刺激下不断痉挛。

陷入半高潮之中,女体泛着媚惑的粉红色,我托起白牡丹尖细秀气的下颚,将伸直的肉茎进占她不可侵犯的嘴角,白牡丹强烈地抗拒,但却无济于事。

我把她散乱的长发向后拨,尽量不去遮盖双颊红润的极品美颜,白牡丹摇着头、吐着舌,抗拒在眼前晃动的污秽肉茎。紫红色的丑恶肉块,正玷污着白玉般的面颊,高贵清纯的口唇,她悲愤的神情更让我产生变态的兴奋感。

“舔够了,把整根肉棒都吃下去吧。”

白牡丹虽然努力闭嘴,开启的程度小得可怜,只能勉强塞入肉菇,无法让肉茎继续深入肆虐,尤其看到哀羞又含怨的表情,胯下凶器忍不住又继续膨胀,精巧如花瓣樱唇被撑到几乎要裂开。

湿软的口腔与舌头来回摩擦,销魂的美妙滋味从磨蹭之处扩散开来,淫猥的舔弄声从接合处传出,掺杂着痛苦咳嗽的鼻音异常性感,剧烈的快感,剧烈的快感在勉强之中逐渐升温,酥麻的畅快让腰都无法挺直,终于,棒端硬塞到喉咙深处,喉头软肉猛然的一顶,我几乎要忍不住泄出来了。

“很辛苦吗?让下面的小嘴吃吧。”

沾满了口水,由表面散发情欲的光泽,火热坚硬的肉棍在洞口搔弄,我望着刚刚忍不住飙泪的白牡丹,慢慢地挺入。

“白大夫的骚穴真是好舒服啊。”

奔腾的情欲决堤,只插进一半的肉棒却得到满分的充实,奇妙的热度仿佛要把一切融化,狭窄的肉壁环住入侵的巨物,剧烈地收缩着好色的肉洞有着魔幻般的吸力,不停榨取着官能的快慰。

激烈地抽与插,我不知疲倦地在白牡丹花谷内发泄着欲火,双目通红,野兽般“呵呵”淫喘,爽得一塌糊涂。白牡丹却仿佛如身处地狱,我肉棒的每下抽插都带来无尽的痛楚,全身像散架一样,不知时才能解脱。

厌倦了面对面的姿势,我抽出肉棒,扯着白牡丹的秀发,把她拉到圆桌前,叉着她的后颈,把她背对着按到圆桌上,拨开白牡丹的玉腿,肉棒对准湿泞的花谷一顶,又一轮狂插,一边插,还一边用双手把玩着白牡丹温软弹手的玉乳。

“哦,我好像忘记说了,白大夫,你两个女儿都被我用这姿势搞过,你大概还没有看过吧?现在你与她们同样姿势,感觉是否与她们一样啊?哈哈!”

白牡丹趴在圆桌上,听我说到霓虹也是如此被奸淫,现在她自己又是这等姿势,难堪之极,失声痛哭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到达顶峰,抽插中的肉菇感到一阵阵的发麻,鼓起余勇,再操多一会儿,再也忍不住,淫叫着:“噢……好爽,哇,出来了,出来了,射死你,射死你这个骚货。”

白牡丹听到我要射精,吓得惊叫道:“不要呀,求你不要射进去,我会有孩子的,呜呜……”

哭叫声听来很爽,但已经太迟了,我将肉茎深深顶入白牡丹花谷,精关一松,阳精狂涌而出,灌入白牡丹圣洁的子宫内。

白牡丹不能阻止我将精液射入子宫内,热辣辣的冲击,精神终于崩溃,瘫伏在圆桌上呆呆地哭着。

我享受完射精的快感,抽出变软的肉茎,本想再让白牡丹替我吹吹,但估计风险,生怕她死命狠咬一口,也就作罢。

低头看看自己的杰作,只见白牡丹原本美艳的花谷被我搞得肿胀充血,灰灰白白的黏液,缓缓从洞内流出,显得十分淫靡,我满意地淫笑着,又看到娇俏可爱的紧窄屁眼正对着我,促狭地伸出中指插入花谷沾了沾,轻轻按在小肛菊上转着圈儿,淫笑道:“嘿嘿……还有这个小洞……”

白牡丹听到我还要奸她的屁眼,一下子条件反射整个人弹起,惊恐地叫道:“放过我吧,不要再搞我了……”

我淫笑道:“好、好,今次就放过丈母娘的屁眼,但下次可要好好地尝一尝,不会让你有机会休息的,嘿嘿……”

白牡丹这样的美女,当然不会一次就玩够的,我也不想一次就玩残白牡丹,于是转过白牡丹的娇躯,双手握着白牡丹一双玉乳,夹着自己的肉棒抽动几下,把上面的淫液全抹到玉乳上。

抹净肉棒后,我扔开白牡丹,心满意足地走到一旁,穿好衣服鞋袜,回身扯着白牡丹的秀发,淫笑道:“嘿嘿……搞都搞过几次了,其实白大夫你也不用那么难过,又不是处女了,搞几次你也有得爽,用得着这么呼天抢地吗?”

白牡丹倒吸一口凉气,抬头瞪着我尖声说:“你……你这禽兽……”

我笑道:“不要这么说嘛,我是禽兽,你也不过是个被禽兽搞穴的女人,都说过你早不是处女,连孩子都生了两个,办起事来又不是没有爽到,那么难过做什么?识趣一点,或许我还可以帮忙你,完成你这辈子最大的梦想。”

这句话果然起了作用,一句话说出,白牡丹瞬间一呆,显然是被我说中一块极大的心病。“你……你说什么……什么最大的梦想?”

“哦呵呵呵,白大夫何必明知故问,你的眼神早已经把秘密出卖了。”

我摇摇头,笑道:“难道你不想让霓虹亲口喊你一声妈?让你的一双女儿,承认你这个母亲,这难道不是你的梦想?”

“你……你能让她们承认我?”

白牡丹颤抖着声音,浑然没察觉在激动之下,自己胸口的玉乳也跟着颤抖不已。

“这是当然了,羽霓就不用说了,我对羽虹有多少影响力,这点你就算是用屁眼都看得见,应该不用怎么奇怪吧?”

我道:“举世之间,只有我才能够帮助你,实现这个不可能的愿望。如果不是透过我,霓虹绝对不可能承认你这个失职又失责的母亲。”

听我这么一说,白牡丹的眼泪立刻就掉下来。当年没有能够把霓虹留在身边,必须把她们两姊妹托付给羽族,导致她们两人童年受到这么多痛苦,这一点绝对是白牡丹的责任,令她痛苦不已,更成为现在不敢女儿相认的理由,被我一提,愧疚之心登时落泪。

其实就我看来,白牡丹是当局者迷,以霓虹的个性,若是好好解释,善加排解,她们对母亲的思慕,足可化解那些童年不幸,只不过白牡丹看不出这一点,不敢踏出那一步,因此才让我有机可乘。

邪恶的果实总是甜美诱人,结果,在我这充满邪恶魅力的引诱下,白牡丹怨忿的眼神有了变化,开始软化,叹道:“……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