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三
第五章
特拉维夫
兽人解放

做好梦这种事情有益身心,不过如果是搞这种类似托梦的精神活动,那就是非常累人,在梦境结束之后,我还昏睡了好长的一段时间,这才清醒过来。

(奇怪,怎么有点不太对劲的感觉?我要找寻的讯息,不是这样子的东西啊,无头骑士的过去……叙述得不够多,资料不全……

清醒之后,我的思绪很快就飘到这个问题上。原本花时间去阅读无头骑士的记忆,是为了得到无头骑士的资料,但连续两次,虽然得知了无头骑士的出身,可是重要的讯息却是一件也没有,这是怎么回事呢?

像这种思念波回溯,确实做不到指定回溯的位置,不是想知道哪段,就能知道哪一段的,然而,亡灵的思念波,肯定是记载着这个亡灵最深的执念、最放不下的情感,或爱或恨,所以阅读亡灵的思念波,应该就能知道它最重要的东西。

连续两次对无头骑士的思念波回溯,所阅读到的讯息,与其说是记载着夏洛堤的讯息,倒不如说是透过夏洛堤的眼睛,来认识法米特·修·卡穆这个人,以考古来说很有价值,但在对无头骑士的战术上,就没有丝毫意义。

从梦中发生的事看来,夏洛堤和法米特应该是挚交好友,尽管这两个人一个冷漠孤高、一个迟钝笨拙,不过我仍然感觉得出,在他们两人之间,有种真挚纯洁的情感不住萌生,他们两个人应该很好的朋友才对。

所以,被挚友设计、出卖,导致落败身亡的夏洛堤,心中充满呢无比怨毒,导致思念波中全都是与法米特相关的记忆,这倒是可以理解,只有两个令我困惑的疑点,难以解释。

第一,法米特这个人,看来不像是聪明到会用阴谋害人,后来却用这种手段对付好朋友,这是因为日后两人之间有了什么深仇大恨?或是有什么其他缘故?

第二……第二……呃,奇怪,好像有一件事情非常不对劲,偏生又说不出来,似乎是法米特看夏洛堤的眼神,有些地方很古怪,不过我又说不出古怪在哪里,这疑点真是似疑非疑……

(妈的,这样子下去,事情要怎么办才好?用了娜西莎丝一堆稀有的魔法材料,却查不到重要线索,事后被追究起来,这笔帐可不好清啊。

真要说我一无所获,其实也不至于,至少透过夏洛堤的回忆,我获得了很多有关法米特的宝贵资料。无论是淫术魔法书、黄晶石,都只是记载着知识,对法米特的生平际遇几乎只字不提,我根本无从得知这位‘史上最好色的魔法师’到底是何等样人。

(对了!无心插柳柳成荫,查不到无头骑士的事,那反过来查法米特的事情也是一样啊!

这个念头一闪过,我的思路豁然顿开,想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一直以来,我苦心钻研法米特最厉害的魔法,横行天下的六只暗黑召唤兽,却苦无线索,进展甚微,只能盲目探索,现在夏洛堤的回忆,却给了我非常宝贵的线索。首先淫术魔法是来自异大陆的技术,所以不属传统六大魔法系内,如果要彻底明白淫术魔法的源流与奥秘,搞不好还得要出海,往异大陆跑一趟,看看始创者有否在国内留下什么笔记,把淫术魔法进一步补完。

其次,流传过来的淫术魔法,本身是一部未曾真正完成的理论文献,至少最重要的地狱淫神并未完成,是用赌几率的方法硬干,最后还是在法米特手上才得到真正的成功,而与夏洛堤在大监狱分道扬镳时的法米特,只是个游兴高过梦想的平凡小术士,所以地狱淫神的成功,是在更以后的事。

离开大监狱之后的法米特,真正开始了创造传说,无论他被多少人追杀,有过多少死里还生的艰险际遇,他的人生是从这里开始转变,遇到了同伴、提升了力量、体验了人生的酸甜苦辣,亦是这段时间的经历,让他从一个小术士变成了大魔法师,逐步奠定了能在战国时代打横着走的无敌地位。

法米特的力量如何增进?这点我不得而知,但夏洛堤却替我点出了一个大方向:羽族!

娜西莎丝曾经对我说,伊斯塔的魔法师历经长久研究,认定法米特的暗黑召唤兽和羽族大有关联,而夏洛堤的指点也证明了这一点。目前的资料尚有不足,我做不了什么,可是假如这些梦继续做下去,让我得知暗黑召唤兽的完全资料,那么横行大地的无敌凶兽,极有可能在我手中再度重现出来。

这个想法让我兴奋得快要跳起来,如果能够得到六大暗黑召唤兽,那我就有实力与无头骑士一战,搞不好因此变成天下无敌,什么高手、强者,我都不放在眼里了。

(等等,冷静、冷静……好危险啊,果实太诱人,差一点就失去理智了,我现在还没变成天下无敌,太早上演庆祝行情,等于是自取灭亡啊。

我收拾了一下思绪,穿好衣服,预备走出房间,向那些苦候我做梦报告的人给个交代。

如果可以,我恨不得立刻插翅飞到巴格达,赶去巫神学会的图书馆,仔细阅读文献内的记载,搞清楚法米特生前发生的一切。不过,这个想法不能实现,因为理应十万火急赶往巴格达的我们,被首批兽人奴隶的回归问题,给绊在目前所处的特拉维夫。

由于诸事缠身,我直接把众人约在特拉维夫的港口,交代梦中事物,顺便处理手边问题。

“……所以,这次的梦境没有获得什么重要讯息?”

娜西莎丝微微皱起了眉头,万兽尊者则是直接怪叫起来,“搞什么东西?你总是梦到无头骑士和法米特,这两个男人是搞基的吗?不然怎么每次都一起出现?”

“这个嘛……外公,我和老白也常常一起出现,这不代表我与他就有什么奸情。”

这个回答让万兽尊者吹胡瞪眼,换做是别人,用这种口气与他说话,搞不好就被一掌毙了,可是从‘宝贝外孙’的口中说出,他老人家虽然不悦,却也说不了什么东西。

梦的事情没有什么进展,交代完之后,众人就各自散开热,娜西莎丝建议我回去再睡一觉,看看能否再梦到什么新讯息,万兽尊者希望我睡觉之前多干几个女人,早点为他添几个曾孙。

真是可笑,我这样的人居然也会碰到成家压力,想想也是很不可思议。本来在这边交代完,我就想回去找事情做,不过一幕动人的光景,吸引了我的注意。

从特拉维夫搭船出海的兽人奴隶,都是老弱伤患一类,急急忙忙运来,身上不是有病就是有伤,要是就这么扔上船去,一路海浪颠簸,还没到目的地就要挂掉,而且还可能传染船上族人。

所以,送这些兽人上船之前,必须要进行简单的治疗,起码包扎一下伤口,或是一人给一包药粉。为了这个理由,港口边搭起了一大片帐篷,里头都是临时召来的医护人员,替兽人奴隶进行诊疗,这些医护人员个个表情古怪,想要他们没有种族歧视,大概是不可能了。

在这一堆医疗人员中,有一个很特别的存在,看来真是雪白的天使,穿着一身素净的白色制服,头顶一对狐耳轻轻翘动,脸上挂着甜美的纯真笑容,让人一看到便觉得生机洋溢。

沿着乌亮的秀发向下,不合身的白色护士服,领口扣子被崩开,硕大丰满的雪白肉丘完整地表现出来,挤出一道足可吸走男人魂魄的深沟,双丘峰顶依稀可见微微突起的蓓蕾,再往腹部看去,窈窕曲线也被明显勾勒在众人面前,散发着性感与肉感兼具的娇艳。

无可否认,穿着护士服在海港边帮忙的阿雪,是帐篷区里最美丽的一道风景,只是我不晓得这种事情是好或不好,因为她所跑过的地方,确实带来旺盛生机,有些重症病患一下子坐了起来,甚至还跳了起来,比连打三针兴奋剂还要厉害,可是当阿雪的背影消失,这些重症病人却喷着鼻血,像被人连斩十七八刀似的颓然倒下,然后周围就开始惊叫惨呼。

嗯,基本上,这些也很难怪他们,当初连方青书与我都搞到鼻血狂喷,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兽人奴隶会搞成这样,那也是情理中事。

如果专注这幕光景太久,可能连我也要出事,所以我转移目光,被另一幕动人景致给吸引住。

那是一个美丽的背影,秾纤合度的臂膀,纤细如柳的腰肢,在不经意的轻轻摆动间,散发着女体的成熟魅力;尤其单薄长裙包覆的丰臀隆起,充满了野性的原始诱惑力,刺激着人们的想象力,在端庄中反而生出淫靡的味道。

特殊的熟艳风情,仿佛不是在进行医疗行为,而是在对现场所有的男人做着挑逗。

(他妈的,扭扭屁股都骚成这样,这是个贱货!

仔细盯着白牡丹腰肢摆动的性感动作,我不由得联想起她在我身下,被干到主动摇起屁股的骚样,身体立刻便是一阵火热。

美艳的熟妇,就让我想起了她的宝贝女儿,羽虹这两天不时出现在我身边所做的各种挑逗,让我恨不得自己恢复成先前的石化状态,这样就用不着受这种欲求不满的苦楚。

“师父!”

一声甜美的呼叫,在我耳边响起,我一转过头,美丽狐女的双唇就印了上来。

双唇紧密的贴合,果冻般的樱唇香甜而柔软,清新的少女气息从耳后、香颈等处飘散出来,芬芳的气味使人迷醉;怀里的娇躯如小鸟一般颤抖,我把热吻的层次深入,来回搅拌的舌头进行着大胆情挑,让少女芬芳的香津在彼此口中热烈交流。

动人的热吻,是最好的安慰,我连日来的疲劳都仿佛得到纾解,当这一吻结束,阿雪睁着大大的眼睛,很高兴似的瞧着我。

“师父……阿雪果然没有看错人,师父真的是个大英雄,是全天下最大最大的英雄,阿雪的族人都是因为师父才得到解放,师父……谢谢你。”

阿雪的细腻嗓音动人,不过我听在耳里,自然是只有苦笑的份了。解放兽人奴隶,我不能说没有功劳,但在整个事情当中,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推手,在天时、地利、人和都水到渠成时,小小推了一下,这件事就成了,若说因此被阿雪看成大英雄,这可真是令我脸红。

不过,脸红归脸红,如果我会因此胆怯心虚,不敢去占便宜,那我就是比夏洛堤还要没有脑袋。

摆足我的一贯作风,大刺刺地将手按放在阿雪的胸口,无视身旁众人惊愕的目光,直接探掌入衣,搓揉那一双豪硕的美乳,让H罩杯的柔软肉球,在我手掌弹弹跳跳,生出沉甸甸的重量。

“嘿,别以为只是口头道谢就算了,师父我可没那么好应付过去,应该有的报酬,今晚……哦,不改天我一定会去取的。”

突然想起,最近行程太忙,还没决定是要再偷袭白牡丹,或是搞什么有的没的,先别与阿雪说死,会比较好办。

阿雪听了我的话,头低了下去,不晓得她是在遗憾或是怎样,但很快她就收拾好心情,挽拉起我的手,让我到帐篷区里去探视兽人。

大概因为阿雪事先替我做过宣传,兽人们知道我是拯救他们的大英雄,又晓得我是万兽尊者的外孙,所以我的到来,掀起了一阵英雄式的欢呼,阿雪与有荣焉,紧紧贴靠在我身旁,一脸幸福的表情。

我挥挥手,接受这些欢呼声,并且试图在这些人的脸上找寻一些东西,一些我所预见,却是阿雪所看不到的东西。

“师父,你看,这些族人的身上都带伤,这位老伯的身上都是鞭痕,还有那位婶婶,肩膀都被钉子穿过,还绕了铁链……这些……哪有把他们当人对待?我们兽人同胞的生命,就这么被贱视吗?”

阿雪说得认真,神色间也出现了少有的怒气,现场数百兽人的悲苦惨状,在我眼中,还不及她眉间一丝愠意令我关注。

“别再难过啦,你已经解救了他们,他们再不用过那种惨痛的日子,这不就够了吗?”

“师父,你最好了。”

阿雪勾过我的脖子,在我脸上亲吻一记,“我希望这些同胞从此能快快乐乐,过着幸福的生活。”

“这个嘛……但愿吧。”

现实总是没有理想那么美好,在刚才简短的审视中,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这些‘得救’的兽人奴隶,脸上的表情是有喜悦,却又有更多的茫然、不知所措,显然过惯了奴隶生涯后,突然要过一种新的人生,而且还得离家背井,回去那个全然陌生的‘故乡’,这些事……不是每个人都能坦然接受。

就是因为这些复杂的问题,所以就连刚才的欢呼声,听起来都那么虚,欠缺打从心里发出的欢喜雀跃。

而当我站在港口边,看着兽人们一一上船,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很不妥的感觉暗叫不妙。

为了要确认这种感觉,我立刻找来白澜熊,向他确认详细状况,想知道除了这批老弱妇孺以外,绝大多数的兽人奴隶是如何处理。

“伊斯塔方面承诺,会先把奴隶集中到巴格达,待整件事情告一段落,他们会安排大量船只,运送兽人奴隶前往东海。”

“唔,总不会人家说说你就信了吧?有没有什么反制措施?”

我看过地图,巴格达本身并非海港,但附近却有出海口,要乘船出海不是做不到,但若伊斯塔人食言,不提供船只,反而进行大追杀,那便会无路可去,除了少数高手外,其余兽人恐怕都会被一次诛戮殆尽。

白澜熊不是笨蛋,这种事情他应该也已经看到,不过这里终究是伊斯塔,不是南蛮,他想到归想到,真要说能做些什么,我也很怀疑。果然,我的猜想命中,白澜熊摇了摇头,表示只能凭靠万兽尊者的存在,来镇压伊斯塔的不良居心。

“要是大战之后,尊者与无头骑士两败俱伤,对我方将会非常不妙,所以尊者应该也会保留实力与元气,当消灭无头骑士之后,还可以有足够实力,对付伊斯塔人。”

“嗯,老白你刚才说的东西,我想李华梅一定也很有同感吧,这下可是非常精彩,两名主将在还没开打之前,就先有了保留实力的共识,那开战打起来的时候,我就真的要觉得非常不妙了。”

我这么叹气说着,而叹气归叹气,我也不能责怪白澜熊什么,因为本来各方人马就是有不同的利益与冲突,要他们真心联手,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而我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努力想个办法,不靠他们来诛灭无头骑士。

繁忙的工作,需要适当的休闲来减压,我的休闲就是女人,可是身边所徘徊的女人,不但没有能够减轻我的压力,反而搞到我一个头两个大。

对,问题的症结就是羽虹。

也不知道羽虹哪来这么多新衣服,自从诱惑战术开始之后,装扮性感的她便整日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弄到我压力狂增,心脏整日狂跳。

当我在白澜熊那边,与他共商大计时,羽虹一言不发地从门口出现,一条两边开岔,性感到爆的裙子,让我和白澜熊目瞪口呆。

我不停地盯着羽虹看,低胸紧身上衣显现出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引起我的想入非非,想着她的俏丽的脸,想着她撩人心魄的美腿。

裙子底下的丝袜美腿威力惊人,跨出每一步都令我惊艳不已。我的视线舍不得地扫过少女修长迷人的大腿,正好看见她在大床上坐下,短裙上升一截。

那种穿丝袜的双腿交叉坐姿,又高贵又带点放荡,看得我头晕目眩。她胯下的美腿滑腻而又有弹性,丝袜和大腿接口使人心跳加速,架高的美腿晃啊晃,好像催魂的钟摆,隐约间,还好像看到她大腿底下闪了一下。

“呃!”

我和白澜熊差一点像恶狗吐舌头,两个人都进入发情状态,满脑子想羽虹现在穿什么颜色的内裤,要是能把她丝袜拉下,底下不晓得又是什么情形。

“你们两个在谈什么?我也能听一听吗?”

羽虹口中说着,往我们这边坐过来,突然好像重心不稳似的,一下跌坐在我身上,用她穿着丝袜的大腿触碰我,我很清楚她又在钓我胃口,这一下确实高明,隔着一件裤子,我清楚感受到那令我鼻血溢出的冲动。

这下可好,本来已经欲火中烧,现在少女穿着丝袜的屁股又压我肉茎上,想做些什么,偏偏白澜熊在旁边,心情固然是兴奋极了,却也尴尬透了。

羽虹坐在我膝盖上磨来磨去,乍看下,好像羽虹在跟我开玩笑;但这双美腿压在我身上,令我动弹不得,又要压抑伸出手摸羽虹丝袜的冲动,这可一点都不好玩。

明白我的窘促,羽虹还是不放过任何挑逗我的机会,一下侧身,窄窄的裙子左边开口撩起,让我看到侧边红色透明细绳的小内裤。不晓得是否错觉,我好像还看到那件内裤湿湿的,有着水痕。

被这样子挑逗戏弄,如果我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那就真是不用做人了,我看准位置,一下伸手去抱,想把羽虹给抱个满怀,但却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羽虹的武功比我高得太多,连带身手敏捷也胜我诸多,我的手才一动,她立刻便有感应,弹跳跃起,一下子就从我眼前消失,留下我在远处扼腕不已。

“兄弟,你这个妞真是够辣够呛的了。”

白澜熊见到羽虹离去,就差没有大声笑出来了。

“是啊,都是你干的好事,当初如果没有你帮的那一把,现在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想来我脸上的表情好看不到哪里去。

当初在南蛮,要不是白澜熊的‘仗义相助’,或明或暗地激我,我和羽虹也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说来也真是拜他所赐了。

“嘿,我叫你去抓鬼,没叫你被鬼抓去。难道当媒人还要包生儿子吗?你被一个女人弄得这么狼狈,真是连我都替你感到羞耻啊。”

白澜熊的宝贵话语,真是一句话惊醒梦中人,我想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我何必这么默默挨打?本来羽虹就是我在调教,任凭我的操弄,搓圆捏扁都是我的自由,哪轮得到她在我面前拿翘?

(嘿嘿嘿,差点把我的优势给忘记了,而且还有一件厉害工具没用呢,嘿,倒过来想,她主动挑逗我,这不是我一直想训练她做却未能成功的事吗?

越想越得意,眼前状况更让我想到一句魔法世界的名言,当你在窥视黑暗的时候,黑暗也正在窥视着你!

羽虹现在正费尽心思,用各种手段来挑逗我的欲望,同样的,她本身也正暴露在激昂的春情之下,一个操控不好,肉欲渴望随时回烧自身,事情严重起来,搞不好会变成花痴也不一定,在这样的危险边缘,应该也有些是我能利用、引导的东西吧?“你在想什么?怎么越笑越奸诈的样子?”

“不关你的事,别管。”

我扔开白澜熊这个麻烦,急急忙忙往回程赶去,去找羽霓来做一些预备工作,结果路上碰到娜西莎丝,与我并肩而行,顺道再问起了入梦感应的细节,登时皱起了眉头。

“你这样的成效太慢了,下次我来帮你,应该可以多读取到一点东西。”

“喂喂,你那是什么鸟建议,像这种思念波的沟通,是灵魂对灵魂的直接贯串,最是危险不过,多一个思念波过来,这种事情和点燃炸药引线没两样,我怎么玩都不敢拿这来玩啊。”

“你太坐井观天了,伊斯塔数百年的研究,在各方面都有不为人知的神妙术法,相信我吧,我有能力助你稳定脑波,让你的梦境更清晰,时间更为延长的,别忘记,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娜西莎丝说得自信满满,我也不得不信,毕竟伊斯塔是她的地头,这些魔法什么的,也只有她最熟。不过,连续与娜西莎丝的密切合作,也让我生出一种特殊感觉,暗叹若非彼此出身相差太多,立场有别,搞不好她也是一个可以结交的朋友。

(唔,我真是想太多了,连妖女都当成是朋友,哪天被她反咬一口,小心连头都没有了。

这个念头冒出,我的表情也显得古怪,落在娜西莎丝眼中,她忽然冒出一句,“出身伊斯塔的就一定是妖女?这个印象会不会太刻板了?”

“呃,不然呢?你要让我相信伊斯塔也会生出圣女吗?”

我说着,一手探向娜西莎丝的腰肢,轻抚薄纱下滑润如蜜的肌肤,感受小蛮腰的惊人弹性,不由得神驰物外,想像这腰肢摆动的时候,会是何等骚浪动人的情形。

娜西莎丝没有拒绝我的毛手毛脚,只是妩媚地一笑,道:“提督忒也大胆,明知道我是人妖,也还对我有兴趣吗?”

“哈哈,人谁无过嘛,天生我材必有用,人妖不能搞,摸摸腰总是可以的嘛。”

我打着哈哈,手掌并没有移开,眼睛凝视着娜西莎丝充满邪异美的脸庞,脑里想起了很多事。

记忆中,娜西莎丝似乎不是出身名门,尽管她是巫神学会主席阿兰·法斯坦的徒弟,可是她父母叫什么名字,我就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伊斯塔的兽人奴隶固然多,人类奴隶也不少,奴隶繁衍所生下来的孩子,打出生就是奴隶,据说伊斯塔的巫师,会在这些奴隶之子满周岁的时候,进行挑选,把一些资质奇佳的幼童收为助手或弟子。若是中选,那就是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得到了一个新生,整个人生都将为此而改变。

照我对娜西莎丝的观察,她很可能便是那样的环境中诞生,偶然被阿兰·法斯坦给看中,才有后来的发展与今日地位。若是这样,她在伊斯塔的成就确实不易啊。

“你……知道自己双亲叫什么吗?”

一句话脱口而出,只是单纯地忍不住想问,但娜西莎丝瞬间笼罩寒霜的表情,让我晓得这个问题碰到了禁区,却也更为好奇,不晓得是什么样的爸妈,才能生出这样的孩子来。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