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三
第四章
平行线条
纠扯不清

梦,又再度开始了。

人生如梦,每个人的一生都像是一场幻梦,有些人的梦一闪即逝,有些人的梦漫长到令人只想醒来,也有些人的梦枯燥无趣,不知不觉间虚度一生……

我的一生,应该是与‘枯燥无味’绝缘了,但也说不上多采多姿,因为我身边世界的颜色,一直都是很单调。最早,我的世界只有黑白两色,但是到了我亲上战场之后,我的世界就只剩下红色……血淋淋的红色。

听说,对一个普通人而言,一辈子要杀一千人,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但我却不知不觉超出了这个数目的十倍之多,这个数目……应该是很不平凡的吧。

风月历六七九年八月,我,夏洛堤·酷西塔,刚刚过完十六岁的生日,也正是这一年的春天,我从拜月教的幕后走到台前,由凶名远播的第一杀手,变成了所向披靡的头号战将,刚杀掉这一生所杀的第一万零七人。

还记得担任杀手,执行命令之初,我所负责刺杀的对象,都是一两个高手,或是某个要人,但是乱世中的杀戮机会实在太多,渐渐地,上头交代下来的命令,变成了消灭某个地方的小队,全灭一支运输队伍,或是将目标连同满门老小一同诛杀。

刀光血影,总是在我人生的各处角落中出现,这个血色之梦做得太长,我甚至已经记不得在我生命中是否曾有哪个片段,是没有血腥味伴随的。

亲手杀掉一万人是什么感受?

曾有人这么问我,那是一个即将咽气的垂死者,而他并不相信我的回答,尽管那是真话。一个自小就在学习杀戮的人,对于早已做惯的事,哪会有什么感觉?不过就算例行公事,难道还需要为了杀个人而呼天抢地吗?

我的人生中,从来就没有太多的情绪起伏。不知道这是麻木,抑或是天性冷淡,我对身边的一切都淡然处之,东条老师称赞我说这是最好的杀手素质,只不过因为我的名声太响亮,所以他决定将我调离杀手的职位,改任拜月教的战将,率军参战,攻城掠地。

要说统军,这非我所长,我不懂得什么谋略或是计算,所会做的唯一一件事,就算挥舞着我的剑与斧,去摧毁我面前的每一个敌人,因此,我总是将所有的属下都抛在身后,自己身先士卒,冲在阵前,杀入敌阵,直至我把身前的每一个敌人都消灭,将每一寸土地都染成血海为止。

彪炳战功,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建立,只不过,每当我回转过头,总是看到身后那些应该归我管辖的部属,不知何时,早已死光丧光,一个也没剩下,而我成了敌我双方唯一一个能站直的活人。

“他率领的不该是活人,而是不死妖物的大军,如此就不会有这些问题。”

拜月教中出现过这样的声音,似是讥嘲,但没有人敢当着我的面说,反倒是东条老师对我赞赏有加。为了增添神秘感,给予敌人心理压力,东条老师为我打造了一袭骑士甲胄,内里有多重结界与符咒,能够将黑暗系魔法的效果加成,配合特殊天时、地利,甚至有加强至一倍的可能,石破天惊,令敌人闻风丧胆。

还有一件难得令我欢喜的礼物,就是一匹比我还高大的骏马,骠悍的黑色,通体没有一丝杂毛,名叫‘不怕死’。这个名字着实令我感到有趣,除了我自己之外,还真是没有见过当真不怕死的生物。

‘不怕死’与我合作良好,当我穿着甲胄,策骑着这匹大黑马,奔驰在残酷战场上,剑斩成百头颅时,所有敌人都吓得屁滚尿流,争先恐后地想从这场血腥之梦中醒来,从此,我和‘不怕死’就成了慈航静殿所有人的恶梦。

慈航静殿的高手如云,那边的敌人都很强,但没有强到令我恐惧的程度,真正令我烦恼的斗争,反倒是来于我们自己的那一方。

拜月教中七大祭司之间的明争暗斗,越来越激烈,父亲酷西塔虽然没有明确行动,但向我询问东条老师想法与计划的次数,却是明显增多了,也许再不用多久,我这一颗埋藏了十多年的秘密棋子就会派上用场,由卝文卝人卝书卝屋卝整卝理成为这场斗争的关键。

父亲没有明言,但却已经暗示,要我留意东条老师的弱点。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身为拜月教七大祭司之首,东条老师的黑魔法不仅有通天彻地之能,本身更负上乘武技,一手妖刀神出鬼没,只是因为见过的人几乎无一生还,所以此事不为人知。

身为武者的直觉,我相信东条老师经历两百余年的千锤百炼,如今已不存在破绽,要战胜他,只能采取正攻法,以更为强势的力量正面压倒,又或是凭靠优势人力群攻,这样才有致胜可能。

问题是,这一仗的时间不能太长,如果战斗时间拉长,东条老师便能召唤暗之神宫的守护灵卫,这是他身为祭司之首的特权,守护灵卫战力极强,多了这群介于生死之间的异物参战,胜负之数就很难说。

除此之外,战斗超过一刻钟,东条老师蓄力完成,就能释放他最得意的‘七煞星爆炼狱’,那种超绝的破坏威力,大有可能瞬间消灭我们所有人。

拜月教的第一强人,岂同泛泛?跟随在东条老师身边的日子越久,我越是认识到这名绝顶强人的深不可测。相形之下,我对父亲所策划的行动并不看好。

杀伐、阴谋、斗争、鲜血……生命就在这些事物的反覆出现中流逝,岁月年复一年,我对早已习惯的事物没有什么感觉,身边的人来来去去,生生死死,这么多的面孔,并没有在我记忆中留下多少印象。

能够停留在我记忆中的容颜,为数实在少之又少,东条老师、父亲……除了这两张面孔,就只有……

那个名叫法米特的少年!

很奇怪,他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重要人物,也没什么本事,与我就像是生存在平行世界的人,偶然交错留下轨迹,应该船过无痕,却想不到时间过去那么久,对他的印象始终难以抹灭。

法米特……他到哪里去了呢?

就在他神秘失踪后不久,东条老师的策划发动,利用些许计谋,孤立与断绝了佛尼厄魔堡的魔力源,不久之后,慈航静殿的诛魔大军开到,圣骑士阿尔方斯·修·卡穆亲自领军,在这位慈航静殿第一高手的猛攻下,雄伟的地下城被破,整个佛尼厄魔堡给夷为平地,到现在,那个曾经存在的险峻魔窟,已变成人们偶尔才提到的传说。

东条老师对此甚是扼腕与遗憾……自然不是为了佛尼厄魔堡,而是为了法米特所掌握的特殊技术,独立于六大魔法系之外的理论,蕴藏无限的可能性,现在却这么没了,实在是很让人遗憾的事。

生长地被灭,离奇失踪的法米特也没有再出现,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仿佛这个人从不存在,有时候,我站在窗边,仰望天空,觉得这世上好像只有我一个人还记得他。

命运的转向,像是一个无法预测的疯狂滑轮,总是在人们所不曾预期的时候,突然在生命中划过轨迹。

这一年的十一月,大雪纷飞的冬天,我奉命率军突袭以马内列王国的一所大监狱,要救出几名意外失陷敌方的技术人员,本来行动进行得很顺利,我轻易消灭了阻碍在前的敌人,但在一切成功的刹那,忽然出现了一群蒙面杀手。

这些杀手的目标不是针对我,实力更是出乎意料地强横,大开大阖的刀剑路数,看来并不像是普通杀手,而近于战场上的勇士。这群杀手与我遭遇,发生了意外的激战,最后全数被我斩尽杀绝。

杀手来得蹊跷,完成任务的我进行调查,结果在杀手出现的地牢,发现了一个衣衫褴褛、满面胡须,气息奄奄的青年,我最初不以为意,也不能让看到我出现的人继续活着,灭口就成了共识,但那个昏迷的青年却在这时醒来,尽管脸上满是污垢与胡须,不过那双眼神却异常地熟悉。

“夏……夏洛堤……”

“法米特?”

能够让我吃惊的事不多,但突如其来的重逢故人,委实令我大吃一惊。照理说,我应该立刻把他干掉,不可以给人看到我出现在这里,但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着这个人,我竟生不出杀人的念头,将他救了上来,并且设法安顿。

有生以来,这是我第一次不照命令行事,却也是第一次没有任何人给我命令,我照着自己的意志来做事,这种感觉非常特别,隐隐约约,竟然有重说不出的轻松。

死里逃生的法米特苏醒之后,告诉了我很多东西。之前佛尼厄魔堡歼灭来犯的冒险队时,意外抓获了三名年轻貌美、各具艳姿的佳丽,全数交给法米特,作为‘实验’的素材。

法米特渴望得到美貌的素材已经很久了,这个梦想一旦达成,他立刻将所有构想付诸实施,与那三名美貌少女盘床大战,连续几天几夜,搞得天昏地暗,就连下床的时间都没有。本来这样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那三名少女之中的一名身分特殊,居然是以马内列王国的第一公主,这么一来,事情登时就不同了。

长公主凯萨琳·修·卡穆,年轻骄纵,胆大妄为,私自进行冒险的事,在几天后被宫廷发现,并且研判出公主失陷于魔堡之中,于是派出特遣队,突袭魔堡,救出公主。以马内列王国的骑士团名震当代,圣骑士阿尔方斯是国王之尊,亲手调教出这支实力强横的沙场健旅,当他们汇集精锐,杀入魔堡,地下城中别说无人能敌,甚至还不曾发觉。

法米特连续几天与凯萨琳等人交媾,骑士团精锐杀入时,他也被逮了个正着,一起被拎回以马内列王国。照理说,法米特的必然命运是立即被处死,但似乎由于他技巧高超,能力不凡的缘故,凯萨琳公主将他留了下来,并且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把他视为男宠,与他每日欢好,还招来大批侍女,大玩荒唐性游戏。

每天吃得饱饱,睡醒就有美女搞,这大概是天下男人的共同美梦,但是再美好的梦,做得多了也是会反胃的,法米特察觉到自己的处境不妙,在一个夜里偷偷开溜,跑回佛尼厄魔堡,但那时地下城已被消灭,无家可归的法米特便开始了流浪生活。

天涯飘零,这种生活自然是很不好过,但更糟糕的一点,是凯萨琳公主不肯放过他,而且不再是想抓他回去当男宠,是为了避免丑闻外泄,不顾一切要他的命,屡次派出刺客,死命穷追,让法米特整日在生死之间徘徊,最后迫于无奈,想到了一个办法,置诸死地而后生,索性就躲到以马内列的大监狱去。

以马内列的大监狱,关了太多的囚犯,一个人藏在这里头,很难在短时间内被找到,法米特这一着赌对,凯萨琳公主失去了目标,花了好长一段时间调查,才找到法米特的所在,再次派出刺客,却恰好碰到我执行任务,救了他一命。

“太感谢了,你救我一命,我以后一定会还你这个人情的。”

法米特抓着我的手猛摇,问道:“对了,夏洛堤,你这些年过得好吗?”

这问题让人很难回答,以一般人的标准,我不晓得自己的生活算好或是算不好,脑中所忧虑的,则是今日自己为何会如此反常,做出多余的事,私自救人。

最后,我给自己的答案,则是要完成当初东条老师交付的任务,探查出法米特所掌握的神秘魔法。被交付在我手中的任务,从来没有完成不了的,那次的失败非战之罪,现在我就要将它完成。

或许是出于对救命恩人的感激,我只稍稍提了个开头,法米特就主动顺着说了下去。

“我所研究的魔法,叫做淫术魔法,是利用人体本身性欲能量来发动的,与现有利用六大自然元素的魔法都不同,创始于异大陆雷因斯·蒂伦王国的魔导研究院院长……”

照法米特所言,许久许久以前,在遥远的异大陆上,有一位名叫格理帕多恩·埃克多·哈特·比莱德曼的魔法研究院院长,对各种魔法都有这极其深入的认识和了解,被称为‘魔法百科全书’,是一位伟大的魔法师。

淫术魔法的理论基础,便是由这位老魔法师所创,因为这是来自异大陆的魔法,所以施放的原理与大地上六大魔法系有所不同。记载着淫术魔法的秘录,不晓得何时被人漂洋过海地带来,开始在大地上流传,直到落入法米特的手里。

法米特最初未晓得人事,这套凭靠人体性欲为能源的魔法,无法得到有效发挥,可是经过了许多时间,法米特有了自己的‘历练’,对魔法书中记载的东西大有所悟,这才真正开始了淫术魔法的修练。

“这套魔法……强吗?”

话才出口,我就觉得自己问了一个笨蛋问题,要是这套淫术魔法很强,法米特又哪需要这么东躲西藏,甚至还躲到大监狱里头来修练?这样看来,淫术魔法只能说是奇特,却不是那种大威力的魔法。也对,并不是魔法研究院院长就比较高明,创出的魔法就会特别厉害。

“这个嘛……要说厉害,它里头大多数的召唤术,是没有强到以一敌千的地步,为了也不是惊天动地的那种……”

法米特的声音有些赧然,但说到后来,声音突然出现一丝振奋,“不过,如果能发展到最后头,把那个地狱淫神给完成,一切就不同了。照记载中所说,这个地狱淫神非常厉害,是召唤术里头前所未有的成就。”

他的这份振奋,让我特别留上了心,询问他有关地狱淫神的详情。

“呃?这是淫术魔法的最高机密,怎么可以随便讲给别人知道?”

法米特一顿,道:“不过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当然不是别人,就让你欣赏一下我这段时间的研究成果。”

法米特说得煞有介事,但是当他开始解释,我却发现,这套地狱淫神并不如他所说的那般厉害……不,其实也说不上厉不厉害,因为法米特说转述的书中内文,只是一些简单的构想与理论,换句话说,当初创造淫术魔法的那位大魔法师,并未将最后这一著完成,仅仅留下自己的思路,留待后世之人继承,客服自己所遇到的技术难关,把这最后一著真正完成。

不过,所有能够流传后世的魔法,都是经过千锤百炼,靠着无数人的心血与努力来完成,并非一蹴可成,只有极少数是由绝顶天才独立创造。法米特只是个小小术士,横看竖看也不像是天才人物,要说他能够完成地狱淫神,我实在是很难相信。

想到这些,我微微冷笑,表情有了些许变化,法米特正自说得兴高采烈,对我的表情没有察觉,只顾着说他对地狱淫神的构想。

“……这段时间的研究,我发现地狱淫神的理论,还缺少了最关键的一步。以献祭女性的魂魄为主体,形成淫神召唤兽,如果成功,那就能够突破六大魔法系别的限制,以一人之力,同时运使六种元素魔法。”

法米特皱眉道:“可是,如何将女性魂魄改造为淫神召唤兽,这点书里却说得不是很清楚。我推算过,要是完全照书里说的去做,成功的几率近趋于零,伤亡太多,这根本不是一套真正完成的魔法。”

“很多大型魔法的失败率都高,九成几率失败的大魔法不算罕见,书里没有说该怎么办吗?”

“有……”

法米特的表情一沉,叹气道:“格理帕多恩似乎是认为,只要献祭的女性数目够多,哪怕死掉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都会成功一个,所以是用牺牲者的尸体,来堆高成功率……这种事情,我哪可能做得出来啊?”

令人讶异的说话,法米特还真是不像黑暗中人,照理说,在佛尼厄魔堡中成长的人,不应该会顾忌多伤实验体的性命。

以前我所见过的魔法师,只要是能够成就自己的魔法,几时会惋惜造成什么伤害的?对魔法师来说,能够获取更强大的力量、更奥妙的魔法,就是一切,至于献祭的牺牲……那是从来没人在意的东西,尤其是出身黑暗世界的魔法师。

看见法米特一副皱眉的愁容,我很不能理解,在那种环境生长的他,为什么还能有这种天真的表情,难道他一点都没有学会弱肉强食的道理?斗争之中,只有分强者与弱者,在斗争中失败的弱者,就是任人宰割,强者屠杀诛戮这些弱者,是胜利之后的权利,有什么好顾忌?有什么好可惜的?

我不能理解法米特的想法,可是,却对他所说的理论有了意见。单从这些东西听起来,地狱淫神的理论结构,与生物的魂魄有很大关系,法米特如果要把这未完成的魔法补完,这方面的知识应该是主要关键。

以前听东条老师说过,法米特并没有接受过正规的魔法教育,一切只是照书自学自悟,尽管这样避免了陷入前人窠臼,能有许多别出心裁的想法,但不可免地,也势必要绕很多冤枉路,毕竟没有根柢的空中楼阁,稍遇风吹就有一堆大小问题出现。

过去为了要把死白眼的特长发挥,我也有接受诸多死灵魔法的训练与教育,对这方面的知识大有涉猎,只不过未够全面,还没法教导别人,仅能做些指点。

“要完成地狱淫神,我觉得你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个是好好花上三五年的时间,找一位明师,循正规途径学习死灵魔法,尤其是灵魂构成方面的知识,会对你有很多帮助的。”

这个建议说出来,我和法米特都觉得没什么可行性,以他现在的状况,根本不知道能去哪拜师学艺,而那些已成名的死灵学者,则是没可能会看上他,所以应当是行不通的。

“那么,还有另外一条路,对灵魂学有深刻了解的,并不一定只有死灵学者,在南蛮的兽人世界,有一个很奇特的种族,素来不与外界往来,不过她们对于灵魂学方面的认识,甚至有外界死灵学者所不及之处。”

地系魔法中的兽魔术,是黑魔法召唤术中的一系旁支,吸取了灵魂学方面的巅峰成就,脱出原有类别,藉着地系的沛然能量而重新成形,仅流传于南蛮一带,变成兽人们的专属技术。

谣传中,在兽人世界的深处,有一个奇妙的种族叫做羽族,是兽魔术巅峰成就的所在,保留了从黑暗系过度到地系阶段的兽魔术,所施放的兽魔不仅威力强大,而且往往性情凶残,与黑魔法召唤出的魔物极其类似。

统领羽族的凤凰天女,甫出生便身带十二头兽魔,哪怕只是个小婴儿,却具有翻天覆地的神通之力。这种事情听来太过荒诞,因为路途太远,无法查证,但哪怕这些事的真实性只有一半,也足以证明羽族对灵魂学有不凡的了解,是一个极佳的取经所在。

“那你去南蛮吧,在那里应该能得到你所欠缺的东西,只要深入南蛮,找到传说中的羽族,发现了凤凰天女的秘密,那或许有希望补完地狱淫神的关键。”

“南蛮……兽人们的世界啊……伤脑筋,兽人们对我们可不太友善,随随便便去,连死也会死得随随便便啊……”

法米特低声沉吟,目光望向远方,从最初的迷惘、混乱、顾虑,慢慢绽放开了一道曙光,露出了一副柳暗花明后的狂喜之情。

“对!有什么了不起,不过就是远了点而已,兽人吓得倒我吗?还没有以马内列的刺客可怕咧,反正刺客要杀我,我也要找地方躲,干脆就去南蛮躲一躲,刺客也找不到我。”

这句话实在说得很没男子气概,但对于一个被追杀成过街老鼠的小术士,倒也就不必过度奢求了。

我凝视着法米特,只见他握着拳头,满脸都是兴奋的表情,仿佛眼前出现了一个无比辽阔的新天地。他生长于佛尼厄魔堡,在十几年的成长过程中,几乎不曾离开魔堡,后来被绑架离开,开始过着颠沛流离的逃亡生活,其实都没有机会好好看看这世界,现在有机会远赴南蛮,尽管他自己还没察觉,只把这认为是躲避追杀的方法,但其实……他的心已经像个抢到喜爱玩具的顽童,开始飞跃、飞扬了。

话就说到了这里,我们分道扬镳,让那短暂纠结缭绕在一起的命运线团,再次延伸为两条平行线。为了怕法米特离开不久,便给刺客轻易宰掉,我把自己平素惯用的一把短刀相赠。这柄短刃原本并非神兵,但却被下过毒咒,成为毒刃,接触到鲜血,立刻化为封喉剧毒,在我手上已不晓得诛灭过几千条人命,现在被几千条阴魂的怨血所沾,最是厉害不过。

凭靠着这件法器,法米特应该有更多本钱逃出生天。这件法器,还有我所做的指点,是我送给法米特的临行礼物,假使他能够幸运地挣扎求生,那么在几年之后,我们应该会有机会再见一面吧。

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与上次的分别相比,这次的状况有些不太相同,成功逃生的法米特,一路朝着南蛮而行,却是展开了一段与低调背道而驰的旅程,这个人仿佛是天生的扫把星,又或是瘟神投胎,每到一个地方,就会意外卷入阴谋事件,然后把本来的混乱给增幅,形成一场腥风血雨的大灾难。

这段旅程里头,法米特勇斗恶龙、智破连环血案,搞砸了拜月教的几个计划,就连七大祭司中的两名都意外死在他手中,造成举世震惊。

连串事件中,法米特结识了一批支持他的友人,还有如同每个冒险故事的勇者主角一样,有了一群美女围绕在身旁,由一个不起眼的小术士,渐渐变成了震动大地的大魔法师。

在这段时间里,我与法米特保持着秘密联络,还机缘巧合帮他解过两次杀身之祸,联手干掉超出他实力的强敌,这些事非我所愿意,却总是在我无法拒绝的情形下发生。

命运确实是一件奇怪的东西,把两条看起来平行线的东西,渐渐地揉合为一,纠扯不清,无法分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