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三
第三章
蕾丝花边
肉感丝袜

要把大批兽人奴隶给运离伊斯塔,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别是走水路回南蛮,需要大批船只与补给,这些事情都需要妥善的规划,不是仓促间办得成的。

“你们只想到组织敢死队,进入伊斯塔大破坏,逼他们释放兽人奴隶,就没有想到怎么把兽人奴隶带回去?”

“嘿,这个……那时候哪能想这么多,只想说要是能逼伊斯塔人答应了,剩下的事以后再说。”

白澜熊耸耸肩,他所说的难处我也可以接受,严格说来,兽人们的这个敢死队,最后可以说是完全无用。本来的计划,兽人敢死队进入伊斯塔进行恐怖活动,又或是擒获伊斯塔的重要人物,用以要挟伊斯塔释放兽人奴隶。

这计划听起来就知道成功性很低,唯一的实现可能,就只有依仗万兽尊者的超强武力,争取奇迹的出现。哪知道,天不佑伊斯塔,突然蹦出个无头骑士,在国内又闹又杀,搞到伊斯塔面临建国以来最严重的危机,结果敢死队什么也不必做,伊斯塔已经残破不堪,什么破坏活动都给无头骑士做完了,而伊斯塔也被迫解放奴隶,用以争取万兽尊者的协助。

我曾担心过,释放兽人奴隶是巫神学会一派的大力促成,皇室派未必会答应,但适逢伊斯塔国王侯赛因驾崩,皇室派现在也乱成一团,短时间内应该无法再来干涉,正是白澜熊他们行事的最佳时机。

“……所以,人生的变化总是比计划多啊。”

我这么对白澜熊感叹着,他自然听得出我的弦外之音,摇头道:“话虽如此,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尽管变化多,但人不能失去方向啊,你搞白牡丹,这种事情无异搬石头砸脚……”

“有能力的人总会化危机为转机,搬石头砸脚也不见得是一定痛的……”

这话是有点强辩了,不过我确实是相信,这世上没有办不成的事,只有办不成功的方法,只要用对了方法,怎么样困难的事情都办得成。

我偷奸白牡丹的事情,因为白牡丹没有泄露,所以目前霓虹还不知道,省掉我很多麻烦,而白牡丹则是被我吓到,后来一直在躲我。

(嘿,到了嘴边的肉,你还以为自己跑得掉吗?躲什么躲,等我有机会,再也慢慢炮制你……

被我盯上的女人,怎么可能让她跑掉?白牡丹如果要逃脱,那只有立即离开,躲我躲得远远,这样子才有可能。然而,霓虹都在这里,白牡丹放不下这一对宝贝女儿,当然也不可能在这时候跑开,那就注定要成为我的嘴边肉了。

本来我该把注意力放在白牡丹身上,专心处理这个美艳的熟女,可是一个意外事件,却让我有了新的想法。

回到驿馆时,阿雪告诉我,羽虹好像有事情在找我,请我回来后立即去一趟,我觉得很讶异,不晓得羽虹找我是为什么,急急忙忙赶去,到了门口,发现羽虹的房门半开,我本想敲个门,但听到里头传来衣衫摩擦的声响,心头一动,连忙悄声靠近过去。

俏丽的羽虹美少女背对着房门,正要换衣服。羽虹轻轻脱下火红的武道袍服,裸露光滑的背部上,雪白胸罩跟底下内裤是成套的,仿佛在享受脱衣的过程一样,慢慢地解开雪白胸罩后的绊釦。

这种视觉上的刺激,很快就让我的肉体有了反应,羽虹可能不知道这种姿势对男人有多刺激,要不然,也不会这样无防备地更衣。

偷看年轻少女更衣,最刺激的一个部分,就是看内衣渐渐离开身体的画面。在我满心的期待中,那件雪白可爱三角裤终于出现在我眼前,又窄又小的可爱三角裤穿在羽虹身上,完全把美臀的浑圆挺翘给突显出来。

羽虹双手绕到背后,解开胸罩挂钩,我从后面看到一双小巧的鸽乳顶开胸罩,轻轻摇晃着;熟练地脱掉胸罩后,往旁边扔掷在床上,接着,手伸摸向臀部,轻轻拍着自己三角裤内的肉丘。

羽虹很自然地在镜子面前转一圈,一双眼睛盯着镜子,似乎很自然欣赏自己在镜中的艳姿。

这也难怪,少女更衣的美妙姿态,对我有强大的诱惑力,明明羽虹的肉体我都不晓得玩了多少遍,但是现在这么一看,还是觉得羽虹全裸的身体好美好美,差一点就直冲过去抱她,好不容易才忍住。

(奇怪?羽虹的耳力不差,都已经这么久了,难道她还没发现我在偷看?这不太对啊,如果我已经发现了,难道……是故意脱给我看的?

我心中好奇,就见到羽虹弯下腰,屁股翘起,在衣柜里拿出一双有花纹的丝袜和无肩式胸罩,就坐到床上,穿好胸罩后,脚尖伸进丝袜里,拉到腰际,手伸进去左右调整,不久之后,少女赤裸的青春胴体,就因为这样一双丝袜更显得妖艳。

白色的小内裤就贴在丝袜后面,我睁大了眼仔细看,仿佛透过一层丝袜,可以看到少女那迷人的肉缝。

整个画面看来非常性感,羽虹就坐在床上,调整着丝袜,整双动人的腿部都露了出来,她左摸模、右调调,摆出种种火辣的动人姿态。

我看得兴奋,正摆弄双腿的羽族美少女突然开口,“好看吗?这样子你觉得好不好看?”

“很、很好看……”

除了这么说,我还真不知道能说什么。

现在这种情形,我也不用再多说什么,直接推门进去,还顺手把门锁上。

用这样的手法挑逗我,不合羽虹的个性,我想她该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不过,明知如此,这一幕还是对我有很大的吸引力,羽族美少女的双腿,天生就是穿丝袜、高跟鞋最好的模特儿,更别说是羽虹这样的绝色了。当我走进房中,羽虹从床上站了起来,婀娜多姿地走向房内一角,丝袜很能突显腿部的线条美,她走动的时候姿势又十分夸张,美腿修长毕挺,臀部摆动的幅度很大,小蛮腰除了性感还是性感,那种双腿比例是最美的人体标准。

羽虹走到我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叉开大腿,无视于我那快要凸出的眼珠,毫不在意地展露那性感到爆的一双丝袜美腿。

“怎么样?好看吗?”

羽虹对自己的美腿充满自信,说话时还摆出煽情的动作,有时还索性把腰一挺,让我一览她火辣辣的美腿。她大腿不停摩擦的样子,好像在暗示她正欲火中烧,饥渴待解,而丝袜紧贴在那双充满弹性的腿上,发出嘶嘶声;一双会说话的动人大眼,则是穿透紊乱发丝,幽怨地看着我,白皙的藕臂交叉环在那对鸽乳下极尽妩媚。

“确实好看,只有你们羽族的女人,才能把丝袜穿得这么美丽,我不晓得自己还可以说什么。”

我一面说,一面不自禁地盯着羽虹的下身来看,那神秘的三角地带,只用一块小得不能再小的白色小布盖着,这种代表可爱风的白色内裤,穿在羽虹的身上,让人感受到少女的青春活力,和丝袜所带来的性感风,揉合成一番奇异魅力。

羽虹穿丝袜的模样无比诱人,看她摆出了那么撩人的姿势,我差一点就克制不住,扑过去捧着她的脚猛亲。

虽然我压下了这股欲望,但脸上还是显露出异状,羽虹仿佛看穿我的心思,侧躺在长椅上,摆出一个极为妩媚的动人姿势,在丝袜覆盖下每一寸肌肤都滑腻白皙,每一条曲线都散发无限诱惑。

“怎么了?你今天好奇怪喔,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扑过来呢?当主人不像当主人的,是不是已经不行了呢?”

“这……这个嘛……”

我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目不转睛地死瞪着她一双腿,心里则是在破口大骂,真要说是奇怪,羽虹现在的表现才真是奇怪,但她的目的为何,我心里也大致有数。

“要上的话,还不上来?我都已经在这里等你了,你还在等什么?”

“你该不是想说,把我绊在这里,每天和你搞上几次,就没有多余精力去搞别的女人,你的白阿姨就不会被色狼侵犯了吧?”

我道:“不用担心,我说过不会动你的白姨,你可以放心……”

这些话自然是百分百的谎话,我自认说得不差,但羽虹实在太过熟悉我,这几句话一说,她不晓得是什么地方听出了不对,脸色陡然一变,左手一翻,掀起了一条大毛巾,把半裸的身体遮住,破窗飞了出去。

“喂!你跑哪去啊?”

我追到窗口,看着她消失的身影,高声叫道:“别跑啊!回来,快点回来啊!你跑了,那我在这里一个人要怎么办啊!”

这真是最惨的状况,被美少女挑逗得下身硬挺,只想要搂个青春胴体大干一场,但性感的美腿美少女却飞上天,这下子要我一个人怎么办呢?总不能就在这里自己搞自己吧?

刹那间,我明白了羽虹的打算,这还真是很恶毒的报复方法。跟了我一段时间,羽虹摸透了我的个性,晓得和我怎么说都没用,所以活了出去,转变方法,用她自己的魅力来吸引我,让我不再把眼神飘向别的目标。

(真行啊,这方法确实是摸准了我的个性,羽虹不是太笨嘛?

贪图美色,则是法雷尔一族根深蒂固的遗传,一旦遇到中意的女人,就会冲冠一怒为红颜,什么东西都不顾了。相较起我的祖上,其实我已经算是很有理智、很冷静的人了,最起码,我还懂得利害关系,会为了别的顾忌而压制欲望。

当然,这样的法雷尔家族,也会出现例外,那就是我的变态老爸,不过,我一直怀疑,变态老爸并不是不好美色,只不过青菜萝卜各人所好,也许变态老爸眼中的‘美色’异于常人,这也说不一定,若是他看到活的美人毫无反应,见到裸体艳尸就勃起扯旗,这种好色法别人又怎么会知道?

(这么说来,我其实是法雷尔家族中最没用的,祖先们好色起来不顾一切,是因为它们修练玄武真功,天下无敌,没有什么他们不敢做的。要是我也有这种实力,今天哪来的顾忌,什么伊斯塔妖女、神医,我要上就上,爽起来就是一起都上了,又有何人能把我怎样?

就是因为没有祖先的盖世神功,我只能用迂回的手段,使尽奸狡卑鄙的方法,来获得女性的身心,羽虹曾经身遭其害,所以清楚除非是杀了我,否则哪怕是打断我双手双脚,都不能阻止我得到中意目标的决心。

硬的不成,可以来软的,羽虹也明白,她对我仍有很大的吸引力,要不然,我与她的性交频率,不会高过与她相同面目的羽霓,察觉到这点的羽虹,决意善用本身优势,对我使出性感攻击,一次不成,两次不成,但多次的刺激累积之后,我可能一看到她就鼻血狂喷,哪还顾得上什么白牡丹?

“真是好歹毒的计策,这个女人……太毒了,太毒了……呃,我下面为什么还是硬的?不可以硬!给我缩回去,怎么可以被一个女人这样摆布?”

身体反应不能自制,这还真是一件很糗的事,不过,姑且别把事情想得太糟糕,只要把这当成是羽虹对我的一种挑战,那我就很乐意接战了。

特别是,羽虹并不知道,我已经上过了白牡丹,这场战争无论怎样进行,她一开始就已经大败虧输了。

(嘿嘿嘿,比起无头骑士,我还是比较愿意战羽虹啊!要不要干脆让羽霓也帮她一把,这样子的诱惑力就真是……唉呀!怎么又硬起来了,罪过,罪过。

------------------“其实有一件事情我忘记告诉你……”

白澜熊道:“尊者以前听说外界的美貌女子,以四大天女为首,那时凤凰天女失踪,冬雪天女出海游学,李元帅又不是说动就动的,所以……”

我皱起眉头,听出了白澜熊的弦外之音,“我外公要你去绑架月樱女士?”

白澜熊耸耸肩,笑道:“嘿,别说得那么难听,尊者只是下令,无论我们用任何手段,都要将月樱女士请到兽神峰上,其余的倒是没说。”

万兽尊者的性情我岂会不知,兽人们的办事手段我更是熟悉,若此事成真,那肯定是用强行绑架的方法,而月樱到了兽神峰上,万兽尊者见了她,两个人总不会坐在那里喝茶、吃饼干,或是缝鞋绣花吧?依照往例来推测,月樱身上只要还有一块好肉,能活着下兽神峰,就已经是千幸万幸了。

“老白,我欠你一个人情,很大的人情。”

我拍了拍白澜熊,知道这也是当初他招惹万兽尊者震怒的罪名之一。万兽尊者命他不顾一切将月樱弄来,他知道月樱与我的关系特殊,所以接到命令时,定是故意拖延,不肯执行命令,后来雅兰迦上兽神峰告发他,这自然也成为他与我勾结的证明。

之前白澜熊请我出面帮忙解放兽人奴隶,如果说出这椿大人情,我一定会觉得很为难,但他只字不提,却是在事情过了以后,才以闲聊的口气把此事说出,足见光明磊落,我脸皮再厚,也不得不承认受了他一件大人情。

人情不是嘴巴上说说就算了,以后势必要还,白澜熊智勇双全,连他都会觉得麻烦的事,一定是很麻烦,这个人情可不易还啊。

同样替我带来麻烦的人,还有一个,那便是心急如焚的娜西莎丝。

我和羽族都算外来分子,伊斯塔国王死就死,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总不会莫名其妙要把王位传给我们?但对娜西莎丝而言,这件事就比天塌下来差不了多少,假如伊斯塔现在不是正逢多事之秋,无头骑士闹得天翻地覆,那么国王一死,光是继位问题,就会让皇室派与巫神学会再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这么了?你脸色好难看,我记得同意解放兽人奴隶的承诺,是侯赛因国王承认的……当然啦,他当时好像已经伤重,不醒人事了,但那纸声明到底是用他的名字所发。”

我笑道:“他现在死了,你该不会是要告诉我,现在你们不认帐了吧?”

“哪的话,要是我现在说不认账了,别说无头骑士的麻烦解不了,就是兽人们的翻脸算帐,我也不是对手啊,又不是谁都像你一样,有那么多的最强者在背后作后盾。”

娜西莎丝的嘲弄,我想了一想,还真是这样没错,我那变态老爸、宅男外公、死鬼师父,都与我非亲即故,至于剩下的两位,有一位我死也不想与她有关系,而李华梅是与我一张被子合着盖,要说是我家人也没错,屈指算一算,当世五大最强者之中,有四位与我关系深厚,还真是羡煞了旁人。

(奇怪,五大最强者几乎都是我的人,这件事知道的人也不少,那为什么我还会常常被追杀呢?唉,做人真是不容易啊……

我摇摇头,撇开这问题不想,仔细聆听娜西莎丝为我带来的消息。开启境界隧道的大祭坛,已经在迅速建设中,地点就在巴格达近郊,巫神学会调度大批人马,全力赶工。

娜西莎丝拿着整个祭坛的蓝图来见我,与我共同商议,看看有没有声明不足之处。

“有没有搞错?这么高深的东西,你身边一堆大法师、大灵巫的不问,跑来问我这个小术士?我不懂这些的。”

“那些大法师什么的,修的全都是黑魔法,他们会的我也全都会,不必再问他们什么,如果真的要说有谁的建议具有参考价值,那就是你,因为法米特的毕生所学,只有你一个人继承,淫术魔法不在六大魔法系统内,你提出的建议,肯定是有些意义的。”

娜西莎丝露出了一个苦笑,虽是苦笑,但在她独具魅力的脸上,却别有一股美感,让人心动。

“你也知道,这种究极魔法级数的东西,虽然理论方面完成了,却从来没有实际用过,谁知道第一次实用的结果会是什么?那个小狐狸是你的心头肉,事前多做点准备,就多安全点,你应该不会有意见吧?”

“你拿我家的狐狸去当白老鼠?他妈的要是出了事,我要你们给她当陪葬,全都陪无头骑士下地狱去。”

我嘴里说得夸大,心中却不敢怠慢,仔细看着娜西莎丝拿来的蓝图。

伊斯塔的魔法技术实在是高明,那张蓝图一打开,立刻放开一个影像结界,出现了一个百分之一缩小比例的坛形建筑物。

十二根粗大的石柱,环绕着中央的广场,风格粗犷而简单,广场地上刻满了复杂的符文与凹槽,当祭典正式施行,就会有特殊液体流过凹槽,显现与地下符文不同的咒符,组成立体魔法阵,而且还不只一重,十二根巨石柱上都有奇形图案,看似古老的魔法文学,字向朝天,估计组成的时候,连天空也在法咒的范围内。

我仔细看着这个影像模型,认真地提出了意见。伊斯塔这个开启境界隧道的大魔法,规模确实是很大,所牵动的能量之巨,非同小可,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后果可不只是单单开不了境界隧道而已,包括祭坛在内的方圆几十里地,都可能被炸上天去,产生毁灭性的惨剧。

为了阿雪的安全,还有我自己的性命,我当然是很认真地研究每一个细节,在提出意见之余,也暗自心惊,如果没有阿雪这个身具特殊血统、命格的‘正确钥匙’存在,这种大规模的超复杂法阵根本没可能成功。

在研究的过程中,一个念头突然闪过我的脑海。

“等等,娜西莎丝,你知不知道死白眼这种东西?”

“唔,死白眼……别名死者之眼,这也是亿万中无一的特殊体质,冥府皇族的血裔特性,正常情况下,这种眼睛不可能出现在生物身上,除非是遗传上的畸形异变,不过生存时间不会超过七个时辰……”

娜西莎丝见识不凡,是黑魔法的大行家,很快就道出了死白眼的典故,而我急着往下追问,想知道死白眼的用途所在。

“据说……真的只是据说啦,因为在伊斯塔史上,从来没发现过具有死白眼的生物可供研究,我也不知道这些文献是真是假。但若记载不错,死白眼的异能,可以透视生者魂灵,拘魂锁魄,魂梦杀人,更由于是冥皇的象征,能够施行数种独特术法,所以在驱策死灵的效能上,有不可思议的效果。”

娜西莎丝道:“还有,死白眼是死者之眼,所以如果这种眼睛出现在生者的身上,就能做到死者所不能做到的事,突破阴阳两界的障蔽,开启门扉,引导现世界的无主孤魂往生,或是让冥界的泣血怨魂解放到阳间。”

“等等……死白眼能开启冥界与阳间的相连,换句话说,那不就是开启境界通道了?”

被我一问,娜西莎丝很干脆地点了点头,道:“这方面的研究,本来就是伊斯塔的大方向之一,当初针对死白眼的研究失败,无法打造出死白眼这把开启冥界的钥匙,后来随着研究的技术进步,把死白眼的效果转移到法阵结界上,用结界来发动,这个部分取得了成功,突破了之前的难关,可是呢……又需要别的特异体质,来发动这个结界,哈哈哈,这就好像打开了一个盒子,却在盒子里头又发现新的小盒子一样,就是因为要搞定各种特殊体质实在太麻烦,才会想要干脆自己做的。”

从娜西莎丝口中说出的,是伊斯塔魔法师数百年来的辛苦历程,不过,我在意的却是另一件事,有一个之前很让我困惑的东西,而阿雪所能发动的那个法阵,又是模拟死白眼的异能所成,那么阿雪与无头骑士就这么被拉上关系了。

在伊斯塔倾举国之力,围杀无头骑士的那一仗,我拼命发动了第四头淫神兽‘金银蚕虫’的异能,一击失手,将阿雪给金属化,凝封成一尊金像,若不是无头骑士破空而过,一剑破去阿雪的金封,现在阿雪大概已经香销玉殒了。

无头骑士现在的所有行动,都是遵从黑巫天女的命令,所以,无头骑士救了阿雪的那一剑,或许可以看成是黑巫天女的意思。

黑巫天女救阿雪,这种事情就像鬼魅夕救我一样没道理,但看似没道理的事,背后往往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我这些天怎么想都想不出,现在却豁然贯通了。

开启境界隧道,是有可能消灭无头骑士的一种战术,黑巫天女出身伊斯塔,肯定会知道这一点,操纵着无头骑士的她,此刻等若是天下无敌,自然不会傻得帮人毁去手中王牌,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开启境界隧道的魔法对黑巫天女大有用处,她的某些企图,只能藉由这个究极魔法来达成。

要完成这个魔法,阿雪是不可或缺的关键,假若阿雪一死,伊斯塔就无法启动结界,黑巫天女的野心也就成了泡影,所以明知道这么做会露出破绽,黑巫天女却是别无选择,不得不去世无头骑士救阿雪。

“娜西莎丝,你……”

我开口欲言,却转起了另一个念头。无论怎么说,那可是究极级数的大魔法,就算黑巫天女想要利用它,但只要魔法运使中途出了上面差错,随时都会造成毁灭性的大伤害,假如设计得当,用来消灭无头骑士,也不是上面不可能的事。

如果有这打算,那就先不忙着将此事告知娜西莎丝了。当务之急,反而是先设法读取无头骑士的记忆。

“娜西莎丝,这里有一份清单,上头所写的东西,你立刻帮我弄来,越快越好。”

“嗯,这似乎都是提高灵感,帮助禅坐或睡梦参悟的魔法素材,你要这些做什么?”

“我想要做一场火辣辣的春梦,在梦里干遍天下美女,这么说你相信吗?”

娜西莎丝当然不会相信,可是被我这样一点,她立即省悟,“你……你有什么对付无头骑士的新情报?不许隐瞒!”

“真是笑话,你们不是一天到晚利用我去冒险,然后在旁边猛抄资料吗?自己去找吧!”

话是这么说,但我也知道娜西莎丝会拿我需要的东西来作要挟,所以没待她开口,就抢先道:“无头骑士的名字叫做夏洛堤,是拜月教的死白眼战士!”

“什么?”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