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二
第七章
妖里妖气
无奈阿宅

觉得有些尴尬,再怎么说,我也不希望自己是因为这样而被生出来的,幸好万兽尊者否定了我的疑虑。

“当然不是,这这么可能……”

听到这么说,让我觉得比较好过一点,再怎么样,我都不太想把自己弄得像是一件工具似的,那种感觉实在不怎么样。

“……如果你母亲有这么容易就说得动,我就不用那么伤脑筋了。”

“呃?”

情形似乎比我想像中还要复杂,凤凰天女不但具有乃父的霸气,同时也有着狡狯的智慧,天生就是万兽尊者的克星,仿佛生下来就是给他制造头痛的。面对父亲的这个要求,凤凰天女一口就答应,不过她提出了一个小小的技术难题。

“能与我生育后代的男人,一定要是强中之强,男人中的男人,除非是这样的真猛男,否则我不答应,这点父亲大人您同意吧?”

“这个自然,但要找到这种男人并不容易,天底下哪里有……”

“何必远求?我眼前不就有一个吗?父亲大人雄壮威武,是霸皇之材,难道不是勇绝天下的真男人吗?”

“我……为父当然是真男人,但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既然是父亲大人您要的后代,我就专门为您生一个,怎么了?事到临头,您该不会说自己不想要了吧?”

“淫荡!太淫荡了!你这个女人一点操节也没有,太淫荡下流了!”

父女两人的一番比斗,最后是以万兽尊者惨败作收,当凤凰天女脱下长袍,裸呈着完美无瑕的动人玉体,向父亲走去,那位可怜的父亲双手掩面,大叫着“无耻,无耻”狂奔而去,就这么一路夹着尾巴冲回兽神峰,躲在深山里生着闷气,不敢再跑出来见人。

(天啊!娘,那些够叛逆的辣妹我是见过不少,但您这也太辣了吧?

母亲大人的丰功伟业,让作她儿子的我听得是瞠目结舌,只有跪地表示崇敬的份,这样看来,我自小失去母亲的教养,非但不是一件坏事,反而是一件大大的好事了,没有母亲的教养我就已经坏成这样,如果再被母亲教养个几十年,我岂不是成了天下第一浪荡坏胚子?

遥想前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而这番回忆结束之后,也到了把话题拉回现在的时候,我跪在地上,向外祖父连磕了三个响头,换得他老人家呵呵大笑,老怀大慰,多年来的最大梦想,在这一刻获得了满足。

“外孙,你不用怕,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有你外公在这里给你当靠山,且看看谁敢碰我万兽的外孙一条毛!”

当世五大最强者之一的亲自作保,听在耳里,无疑是吃了一颗定心丸,让我心里踏实许多,他老人家的一句话,堪称是我最佳的护身符。不过,刚刚说完这句话的万兽尊者,眼中却立即浮现出一抹忧色。

“……但你这次惹上的麻烦可不小,这个无头的东西确实非同一般,那晚战到最后,它与其说是败阵而走,倒不如说是夜色已尽,天色将明,所以才放弃撤走的。”

那晚的战斗,最后我早已昏迷,后头发生的事情我都没有看到,也不清楚战斗是怎么结束的,这样听来,万兽尊者并没有能打赢无头骑士,语气中甚至还隐约有自承不及的意思。

这个情况不算太意外,早在估计之中,但实际得到了答案,还是很令人苦恼的。万兽尊者也不是无头骑士的对手,那要战胜无头骑士,除非是两名最强者级数的高手合力,才有这样的指望了。

“太麻烦的事情,现在我们先不用想,难得我们祖孙重聚,先好好喝上几坛再说。”

“……外公,我是病患,好像不太适合喝酒……”

在万兽尊者的强势之下,我这小小的质疑,当然是没有效果的,一番痛饮的结果,就是祖孙两人又喝得半醉,在彼此都有几分酒意的情形下,话题自然而然绕到女人身上。

万兽尊者非常大方,表示要多送几个他最得意的妾奴给我玩弄,这点我自然敬谢不敏,再怎么说,我也没兴趣执二摊,穿我外祖父穿烂的旧鞋,不过我的婉言拒绝,却似乎被他误解。

“哦,也对嘛,你是想要自己猎艳,不想坐享其成对吧?有志气!男人应该是要这样的!”

万兽尊者一摸下巴的鬃毛,沉吟道:“听人说你那晚上的情况,嘿嘿,你是想搞那个白牡丹吧?有眼光,那个婆娘腿长屁股大,是个美人,你会想要上她,眼光很好,外公支持你!要不要外公帮你成事,按住她双手双脚,让她翘起屁股让你干?”

这种奸淫一点美感也没有,我当然是不会答应,但还没等到我出言拒绝,万兽尊者就若有所思,道:“不过,白牡丹那女人妖里妖气,看来好人有限,绝非善类,外孙你干干她就可以,要小心别被她迷惑,免得吃上大亏。”

我心中一惊,别人对白牡丹的形容词什么话都有,就是不会有人用妖里妖气来形容这位女神医,她圣洁、高雅、仁爱,简直是女神了的化身,如果说她都还有妖气,世上就再没有正经的女人了。

不过,万兽尊者阅人多矣,他会这样子看,一定有什么道理,我不敢小看万兽尊者的判断,正要出言请教,突然他又冒出了一句。

“那双本来要送来给我干的的并蒂霓虹,是白大婊子的女儿吧?味道太像,一闻就闻出来了,这对姐妹你也要注意,妖里妖气,看来好人有限,绝非善类。”

咦?

霓虹姐妹搞不好是白牡丹与心灯通奸所生,这一点我也有想过,但是说她们姐妹妖里妖气,这个……

我冒出一个想法,试探问道:“外公,除了她们几个以外,我身边还有个大奶狐狸,就是那个本来也要送给你干的,你见过她了吗?有什么评价?”

“去!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那头骚狐狸,奶子这么大,妖里妖气,看起来好人有限,绝非善类,外孙你干干她可以,千万别被她迷惑,失了方寸啊。”

我一度对万兽尊者看法的高度重视,现在起了动摇,就算再怎么妖,也没理由连阿雪都算是妖,如果连阿雪都是妖里妖气,那么……

“外公,我想请问一下,普天下的女人,你见过几个不妖里妖气的吗?”

被我这么一问,万兽尊者沉思了一会儿,最后毅然决然地摇头,道:“没有,除了你母亲之外,天底下的女人都不是好东西。”

“那……外公,请恕孙儿无礼,您年轻的时候,是不是曾经在追求女孩子的过程中,受到很大挫折?让您非常伤心?”

“是有过,早年我在人类家里做奴工,曾经喜欢过那个家里的大小姐,不过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咦?你问这个做什么?想知道外公当年干遍天下臭婊的风流史吗?”

“不,我想说的是……”

我现在大概明白了万兽尊者为何会是今天这个样子,虽然他蔑视天下女性,高傲狂霸,但本质上……唔,如果是这样的个性,当年与我爷爷相遇时,爷爷兰特应该会说……

“外公,当年我爷爷与你把酒言欢的时候,有没有对你说什么奇怪的话?或是用什么奇怪的称呼叫你?”

我这一问,似乎命中了万兽尊者多年来的未解之谜,他连忙点头道:“是啊,当年兰特一直对我说那句怪话,更奇怪的是,后来你母亲也说了,我还奇怪她什么时候也见过兰特,他们……呃,外孙啊,阿宅是什么意思啊?”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为我这可怜的外公凄凉三叹,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叹道:“唉,醒醒吧,阿宅。”

万兽尊者一听这句话,立刻就跳了起来,伸手指向我,激动道:“对,对,就是这一句!这么多年来我始终想不明白,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外孙啊,阿宅到底是什么东西?宅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兰特那直娘贼和你母亲都这么说话呢?”

我想回答,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启齿,思量再三之后,终于还是化作一声叹气,再次拍了拍这可怜老宅男的肩膀。

“唉,醒醒吧,阿宅。”

宅男,顾名思义,就是指那种整天呆在自家住宅,不与外界来往,在人事交往上有严重问题,难以与一般人沟通的男人,与自闭症是一线之隔。

通常宅男的存在,都是与女性绝缘,万兽尊者虽然有能力干遍天下的女人,但他长年待在兽神峰上,不问世事,与一般人的沟通更是大问题,这辈子所干的女人虽多,可是都只是干到,不是追到,没有哪个女人对他真心相许,他也不曾真的爱上哪个女人,从这些角度说起来,我这可怜的外祖父无疑是个大宅男。

我爷爷兰特、母亲凤凰天女,不但纵横床上,应该也是情场高手,他们看到万兽尊者这个样子,自然就会冒出这句话来,可怜我那外公多年来不得其解,至今的不到该有的“领悟”可是,不管怎么说,认回了这个外公,我的背后等若是多了一座大靠山,连走在路上都会觉得身后有风,对我当前的处境更是大有帮助,娜西莎丝望向我的眼神都有点不一样。

“约翰,成功没有?你真的把那个女神医上了吗?”

“我差一点就被无头骑士给砍了,你不关心一下对无头骑士的战况,居然问起我有没有上到女神医,这太本末倒置了吧?”

“大家都是内行人,又何必明知故问呢?我不问你白牡丹的情形,难道要明白告诉你,那晚你们与无头骑士战得天昏地暗时,我正率人偷偷躲在外头拼命做笔记吗?”

“你们怎么每次都来这一招?不嫌烦啊?”

“你会占便宜占到烦过吗?坦白告诉你,只要你命够长,我们每次都是来这一招的啦。”

“……谢谢你的坦白。”

碰上这种盟友,我也只能长叹,甚至是狂叹,不过吃亏其实也是占便宜,如果不是有持无恐,娜西莎丝也不可能蠢到在我面前放这些狗屁,所以在一轮互讽后,娜西莎丝也取出了资料,告知我前次我委托的结果。

“这些是你上次要求的资料,能不能告诉我,你从这些资料里头得到什么讯息?”

“看完才能告诉你。”

我这一看就是两个小时,娜西莎丝甚有信心,整个过程一声也不吭,静静地等着我看完,对我不敢有丝毫打扰。

资料的内容,是巫神学会对法米特的部分研究记录,尤其是对他南蛮游历那段时间的追踪。之前娜西莎丝曾对我透露,法米特的六大暗黑召唤兽,得益于羽族不少,我就想到淫术魔法中与暗黑召唤兽最是相关的地狱淫神,或许也是从这里得到启发。

因此,除了索取法米特的资料外,我还另外提出一个要求,就是要知道巫神学会对羽族的研究。羽族本身藏着许多秘密,在历代凤凰天女的执掌下,羽族在南蛮各处发掘古老遗迹,得到许多异文明的遗产,其中不但包括五百年前战国时期的技术,甚至还有一些不存在于史册中的太古文明,羽族将这些技术研究与使用,甚至开发出一座飞空岛,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今时今日,羽族过去的辉煌早已不再,随着凤凰岛的失落,羽族女战士也是无从掌握那些技术,但五百年前法米特造访羽族时,应该是大有所获,从羽族这边得到很多重要资讯的。

“其实你与我都知道,羽族里头引人注目的东西不少,但真正让人垂涎的不解之谜,还是在凤凰天女本身。”

兽魔术是一种从黑暗魔法转变而成的奇术,因为对宿主的精气需索太大,所以才从黑暗系里头脱离,凭靠着地系魔法的旺盛生命力,将这个理论真正成形。每一只兽魔都与宿主的肉体结合,寄宿于其内,吸取精气,通常来说,即使是大祭师级数的术者,顶多也只不过饲养个四、五头魔兽,如果饲养的魔兽威力奇大,属于那种超强型的特殊物,那甚至只养一头,就足够把宿主吸个营养不良,奄奄一息了。

所以,每位兽魔师都会面临一个艰难问题,就是如何在兽魔的饲养数量与自身元气上取得均衡,这是兽魔术的最大难题。但是,在这个难解的问题里,却出现了一个奇迹,或者该说……不应存在的现象。

凤凰天女与生俱来,便能驱使十二头功能不同的强大兽魔,这种事情与兽魔术的基础知识背道而驰,无论是再怎么天资聪颖,一个刚刚出生的小婴儿,怎么可能有足够精气供应十二头魔兽?这十二头魔兽到底由何而来?其运作原理何在?全都是极度引人探索的秘密。

刚出生的婴儿就能运使十二头魔兽,这种事就像运使魔法不用消耗魔力一样惊人,但不合理的事总会有个解释,在这一点上头,我相信伊斯塔的魔法师数百年研究,会比我一个人妄加臆测要来得有根据,而这份期待现在就完全寄托在我面前的资料里。

“……这么说来,巫神学会的结论,十二头魔兽的秘密所在,就是黑暗祭礼了?”

“不错,但无法肯定是哪种形态的黑暗祭礼,当然更不可能会知道祭礼细节。”

娜西莎丝口中的黑暗祭礼,是黑暗魔法中经常出现的东西。藉由血腥的献祭,来想黑暗神明或是伟大亡灵祈求,交换某些东西,至于献祭的牲祭礼则视情况而异,可能是几头猪、几只羊,也有可能是活人祭,甚至是拿最纯洁的婴儿来祭。

透过暗黑祭礼,可以产生非常强大的能量,做到一些平时不可能做到的事,所以在黑暗魔法的知识里,很多的奇迹都与黑暗祭礼有关。巫神学会的魔法师们,根据种种迹象,判断出凤凰天女的十二头兽魔,之所以能够与生俱来,恐怕是某一代的凤凰天女实行祭礼,缔结了某种盟约,这才令得那十二头兽魔世世代代跟随着凤凰天女。

·文·娜西莎丝道:“我听说,每一代凤凰天女死亡时,会全身起火,将身体烧为灰烬,然后从灰烬中诞生新的凤凰天女,可能是婴儿,也可能是小女孩,是这样子的没错吧?”

·人·我道:“是有这样的形式,不过也不见得每一代都是如此,至少我生出来的时候,可没听说我母亲被烧成灰了,我想凤凰天女的生育形式有很多种,只是看当时的选择而已。”

·书·娜西莎丝点了点头,知道无法从这上头研究出黑暗祭礼的内容,便转而从其他方面着手,而我们两人都一致同意,能够制造出十二头魔兽的庞大能量,肯定是黑暗祭礼中的极致,活人祭。

·屋·以活人实行祭礼,祭品可能是男女老幼,施行的模式可能是挖心掏肝,也有可能是整个人放上去,又或是直接以秘法取出灵魂,这些都是常常听说的祭礼方法,目前我无从得知究竟,不过我们真正在意的,其实也不是那十二头兽魔的真实面目,而是法米特的暗黑召唤兽。

我点头道:“如果暗黑召唤兽是从羽族得到的技术或灵感,那么,这些召唤兽的真实面目,也就是活人祭祀了。”

这么说并不是毫无根据,暗黑召唤兽应该是地狱淫神的巅峰成就,在地狱淫神的实行中,那种摄取魂魄的手法,其实就很像黑暗祭礼,只不过没弄出人命而已,假如在那个基础上再跨出一步,就有可能制造出暗黑召唤兽来。

“约翰,你有没有想到,有一个人或许很接近我们要的答案了。”

“嗯,你是指雅兰迦?她的那头蛇蝎美人?”

几次交手,我们都有偷偷观察,雅兰迦的那头蛇蝎美人,无论是威力或是压迫感,都与传说中的暗黑召唤兽类似,虽然在威力上有所不足,但本质却没有差异,应该是很接近完成的作品,换句话说,雅兰迦已经实行暗黑祭礼,并且摸索到正确的方法。

雅兰迦的背后是黑龙会,在黑龙王已死的现在,掌握一切技术与大权的人,就是黑巫天女,所以黑巫天女很可能已掌握关键技术。

“这么说……如果我们能捕杀黑巫天女,那就能得到暗黑召唤兽了?”

娜西莎丝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亮得都快放光了,我百分百可以感受到她对暗黑召唤兽的志在必得,令我不得不提醒她,黑巫天女并不是个可以随我们宰割的弱者。

“比较起暗黑召唤兽,我还更想要无头骑士咧!那些个什么召唤兽的,还要搞一堆麻烦手续,无头骑士省事得多,只要专心控制它一个,什么杀人放火都一次搞定了。”

“说到这个……约翰,你要我调查无头骑士的情人,是打算用情感来对付它吧?但幽灵的记忆混沌,可能根本记不得生前多少事,这次你们与无头骑士的交手,也证明了这一点,你觉得这个策略有用吗?”

“鬼才知道啊,我只是从档案中觉得无头骑士应该很重视感情,如果说它有什么生前的强烈情感残留,应该就是这一个,不过说归说,这种事不可能有把握的,还是你觉得我这想法没意义,你想换个别的策略?”

娜西莎丝笑着摇了摇头,其实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我们现在根本别无选择,无头骑士太强,我们找不到可以对付它的具体策略,唯有硬着头皮干,用尽一切可以用的手段,只要能打倒无头骑士,别说是魔法知识,哪怕是民间偏方,我们都想拿来试一试。

“对了,要恭喜你一声,你与万兽尊者相识,从此背后有了一个大靠山,天底下敢明目张胆动你的人,大概没剩下几个了。”

“可惜无头骑士并不能算是人,如果它下手杀我的时候,会因为我外公的名头而有所顾忌,那我会很感激它的。”

我作着这样的感叹,同时也向娜西莎丝致谢,因为她承诺万兽尊者的东西,其实是要承受很大压力的,巫神学会一脉虽是表态支持她,但内部应该也有不小的反对声浪,更别说皇室派的压力将如排山倒海而来,绝对没有那么轻易就解放伊斯塔的兽人奴隶。

虽然娜西莎丝也是被迫为之,但我还是很感谢她,因为这年头聪明的合伙人不好找,要不是娜西莎丝有足够智慧看清时势,让事情能够朝正确的方向进行,那我势必要增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更有甚者,要是她还蠢得倒过来扯我后腿,与无头骑士的战斗不用打也是输定。

“不用客气,我也只是被逼到了绝路,不得不这样硬干罢了,后头还有很多地方要你鼎力相助,可别到时候就翻脸不认人了啊。”

娜西莎丝对我的称谢,只是苦笑,因为这实在是一个饮鸩止渴的决定,即使能够成功打倒无头骑士,事后追究起责任来,娜西莎丝也不可能没事的,除非是……在打倒无头骑士之余,顺道也干掉每一个能够威胁她权位的人了。

我见娜西莎丝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便预备与娜西莎丝告辞。眼前的事情千头万绪,这一大叠资料还需要仔细研读,同时还要赶路去巴格达,我也实在没什么时间在这里多说废话。

“等等,你是凤凰天女之子,这件事你有告诉李提督吗?”

“有啊,这又不是什么秘密,难道我不能告诉她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李华梅收羽族残党为属下后,动作频频,一直在试图寻找失落的凤凰岛,特别是黑龙会瓦解、反抗军声势大壮后,这一点更是明显,照理说,你是凤凰天女之子,等若是凤凰天女的第一继承人,即使她们有个什么发现,也该第一个告诉你,这件事你知道吗?”

“知道啊,这次我与卡翠娜族长碰面后不久,她就告诉我已组成搜索队进入南蛮,尝试找寻凤凰岛遗迹了,这种事情不用大惊小怪啦。”

反抗军里头不晓得有多少事,李华梅也不可能事事对我详说,所以我听归听,却不是很在意,微笑着回应娜西莎丝的话语,直到她冷不防冒出的一句话,让我的笑容僵死在脸上。

“是吗?最新情报,羽族的探索队伍已在羑里外围,发现了疑似凤凰岛的遗迹,这点她们也都告诉你了吗?”……干!这件事……她们倒是没有说!

“你们在搞什么东西?想搞独吞啊?找到了凤凰岛的遗迹,也不告诉我一声,你们真的想要自己全吞啦?我已经够贪了,你们居然还贪到我头上来?信不信我现在立刻翻脸,改去与我外公联手,你们吞下去的东西全都要吐出来,每个人都还要变成各兽族的性奴隶!”

我离开了娜西莎丝后,立刻去找卡翠娜,大兴问罪之师,正在与白澜熊偷情欢好的卡翠娜,被我一轮痛骂,糊里糊涂地跑出来,向我问明白整件事。

娜西莎丝所谓的最新情报,或许真的是有够新鲜热辣,新鲜到连羽族之主都还没有得到消息。卡翠娜闻讯,又惊又喜,分别搂着我和白澜熊,分别送上两记火辣辣的热吻,飞奔着去确认情报,同时把这消息告知整个羽族。

“妈的,也不说清楚就跑,到底是搞什么鬼?”

趁着卡翠娜不在,我向白澜熊问了一个问题,虽然我利用羽族女战士的盲点,详说她们弄不清凤凰天女与法雷尔家的血缘,毕竟当年我老爸与母亲大人盘床大战,而我爷爷似乎也与前代凤凰天女搞过,血缘算起来,就算是我家的“远房亲戚”也可能有微量的凤凰血,有可能生出凤凰天女来,所以羽族女战士相信我的谎言,连日来与白澜熊搞得天翻地覆。

“不过……这谎话其实很假,这些鸟女人虽然不聪明,但也没蠢到这种地步吧?为什么她们会深信不疑呢?”

“不,其实我也怀疑,她们可能隐约有所察觉,发现我身上没有所谓的凤凰血……”

白澜熊沉吟道:“归结到后来,理由大概只剩下一个吧,羽族是个非常淫乱的种族,把她们搞得爽了,她们就什么都不顾了。”

“就、就这么简单?”

“是啊,道理就这么简单,不过实际做起来可没那么容易,至少……不是闷在家里的当阿宅的人所能做到。”

原本我是想问问白澜熊,对于兽人奴隶即将获得解放一事有何想法,但听他冒出的这一句,我突然觉得,万兽尊者可以不用担心同胞们的前途,至少在这里,我看到了兽人们的新希望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