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二
第一章
如镜似幻
水月梦蛊

万兽尊者枉为前辈高人,对付我的这一招委实阴毒无比,我虽然见过不少大风大浪,可是当那十个性交当饭吃,号称连牛马都可以干死几头的壮硕兽人,淫笑着朝我走来,我还是被吓到了。

“你……你们不要过来……不要乱来啊!”

即使是我,现在也只能糗得说着这些耻辱对白,颤抖着声音后退,但敌人狞笑着步步进逼,我脑中闪过十多条方略,却没有任何一条能在这种压倒性的实力差之下派上用场。

万兽尊者是一个太过强大的存在,我的机智百出,可以把我的实力巧妙增幅,却不可能让我胜过起码差了两阶实力的五大最强者。也许羽虹能够帮到我一点,但这时的她,却像是身体不适,整个人激烈地颤抖着,两手抱着自己,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更别说往我这边多看一眼了。

情势危急,我抽出了袖中的百鬼丸,想要挥刺,却不晓得该刺些什么东西。只要想到我被这十多名壮硕兽人凌辱的惨状,甚至有些想要把剑刺向自己的冲动。

(战是送死,不战是等死,他妈的,就和他们拼了!

正当我鼓起勇气,预备使用地狱淫神作最后一拼,一种难以形容的晕眩感觉,突然袭击我的脑部。

这种晕眩感似曾相识,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每次菲尼克丝现身之前,我都会有这种头昏眼花的感觉,不过这一次有点不同,因为有这晕眩感的显然不只我一个人,那十个兽人也在摇摇晃晃,好像随时都会倒下来。

奇异的现象,像是涟漪一样迅速朝周围扩散,现场所有的兽人都摇摇欲倒,承受着强烈的晕眩,只有万兽尊者不受影响,但却也面露讶色,处于震惊状态。

跟着,兽人开始喧闹起来。同伴在他们眼中仿佛变成了可恨的仇敌,一个个横眉竖目,与身边的同伴战了起来,每个兽人都是权力出击,很快就血溅当场,开始有人倒下。

最夸张的情形,则是出现在那十多名壮硕的兽人身上。其他兽人眼中是看见可怕的仇敌,但他们看到的好像是什么超级美女或俊男,不约而同地发出充满情欲的吼声,振臂敲打胸膛,连胯间的突起都更粗硕几分,吐着舌头,流着口水,大步冲上前去。如果他们是朝我冲来,我恐怕还来不及施放地狱淫神,就会被这十头兽人扯碎分尸,每个兽人抱住一团肉块来干,那景象实在惨不忍睹,所以非常幸运的一点,他们的目标人物不是我,而是……万兽尊者。

这十名兽人被亢奋情欲给激发了潜力。浑身肌肉突起,我毫不怀疑他们一拳能够轻易杀弊奔马,但真正具有威胁性的杀招,显然不再他们身上,因为在他们朝着万兽尊者奔去后,我突然发现场内有种异样波动,而当我循着这股感觉,望向羽虹,所看到的东西却令我大吃一惊。

在羽虹所站的位置,我没看到羽族美少女的身影,反倒看见一个不应存在的人物。

紫色的半边面具,朗目剑眉,凤眼含煞,手执拂尘,腰系长剑,衣袂飘飘,站在那里发出森寒气势的绝世妖人,赫然便是慈航静殿第一高手,心剑神尼!

我这一惊非同小可,差点就吓得跌坐在地上,想不透这个淫贱入骨的绝代高手怎么会离奇出现,但情势变化容不得我多想,心剑神尼抽出腰间神兵,整个人化作一道璀璨剑光,跟在一众兽人之后,直指万兽尊者而去。

撇开那些兽人不谈,心剑神尼与万兽尊者齐名,两者绝对够资格来一场璀璨之战,有这么一个强手在场,我的小命与贞操算是保住了。然而,我心里隐隐觉得事情没有那么单纯,这个心剑神尼可能只是菲尼克丝的幻术,虽然她剑上的气势好强,紫电流窜,看来便与决战心灯居士时一摸一样。

“哼!”

一声怒哼入耳,我没有看到万兽尊者是怎么动手,但朝他扑去的兽人却全都化为断线风筝,胸口出现了一个凹陷,狼狈地滚跌坠地,情形与那日白澜熊被万兽尊者一拳击飞一样。如我所料不错,兽王拳除了注重威猛层面的武技外,一定也还有某种极其快速、超越常人目力的高速打击技,只是这老儿不曾传授外人,偷留了一手,所以寻常所使的兽王拳无此一招。

不过,这十个谷精上脑的兽人,只不过是扰敌道具,真正具有威胁性的是心剑神尼那一剑。当兽人们似垃圾般滚跌坠地,心剑神尼的冷剑也疾刺而来,长剑未到,剑尖一点紫电横流,把方圆十尺都笼罩在一片耀眼的紫光中,连万兽尊者都为之动容,只是……他动容的原因,似乎与我们不太一样。

“大圆映返……真的是水月梦蛊吗?”

万兽尊者的低语,听来已像是普通人的吼叫,我当然听见了,只是不晓得那是什么意思,而且也没多余心力去想,因为万兽尊者终于出手了。

与之前随手击退兽人的感觉不同,尽管万兽尊者一手背负在后,单单举起左手,但在他扬起左臂的瞬间,一股莫名的颤栗感贯串我全身。

第八级力量!

疾刺向万兽尊者的这一记电剑,让他认了真,以最强的真正实力出击,刹那间,万兽尊者方圆数十尺的空间内,光阴仿佛停顿,我们就看到万兽尊者缓缓地扬起了手,画起一个圆弧,似日升,如月落,而在这弧线的尽头,万兽尊者的巨掌却穿越长剑剑围,扣抓了敌人的头颅。

紫电消散,长剑也消失不见,我们只看到万兽尊者抓着敌人的头,只要一施劲,随时可将敌人的脑袋捏爆,而敌人的样子却很奇怪,整个身影轮廓异常模糊,时而像是心剑神尼,时而像是羽虹,仿佛是一个将醒未醒的恶梦,看起来是那么地不真实。

“你用的是水月梦蛊,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不晓得水月梦蛊是什么东西,单从名字上听起来,很像是某种召唤兽魔,功能大概是制造幻觉。这种兽魔我虽没听过,但显然对万兽尊者而言,这兽魔意义非凡,让他失去了平常心,产生动摇,固执地追问这个答案。

操控羽虹进行攻击的,很可能是菲尼克丝,这点我不能确定,但无疑是个最合理的解释。在我面前的菲尼克丝,一向是神通广大,但这份神通碰上万兽尊者,似乎也踢上了张大铁板,菲尼克丝的幻术无功,模拟出的心剑神尼打不到万兽尊者,反而被一招擒下。

这种傀儡战术的最大的好处,就是实质损失不大。菲尼克丝一招失利,理所当然,她不理会万兽尊者的喝问,更不在乎羽虹的死活,只见一度模糊的身影渐渐清晰,菲尼克丝的灵体离身,肉体完全回复成羽虹,昏死在万兽尊者的掌下。

“哼!”

万兽尊者再次怒哼出声,任谁都可以感受到他的愤怒,只不过怒归怒,万兽尊者并没有辣手摧花,毕竟羽虹他还没有干过,就这么捏死了,未免可惜。

菲尼克丝受挫撤退,这番挣扎是为我争取到了一些时间,但却完全没有意义,因为纵使周围的兽人倒得七零八落,只要万兽尊者还在那里,我的处境就无法好转。

“小子,你很走运啊!都到这种地步了,还有人来帮你。”

万兽尊者的目光望向我,冷哼道:“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现在你的帮手跑了,本座倒要看看还有谁能来救你!”

这问题确实是连我自己都感到好奇,当万兽尊者朝我步步进逼,我左思右想,真正能救得了我的人,也只有李华梅一个,但除非她察觉到我出事,半途折返,不然突然现身的可能实在很低。

(呃,那十个变态兽人都已经晕倒,现在老怪物要找谁来对付我?难、难道他要亲自下场?看不出这老儿还有这等嗜好。

我背后冷汗直冒,连想拼命都不知道该如何拼起,正自坐困愁城,突然远方传来一声兽吼。

“尊、尊者,不好了!”

吼声中气充沛,是兽人当中的高手,能令这等高手气急败坏,肯定是发生了大事,刹那间我所能想到的,就是羽族发现我和羽虹失踪,采取了对策,搞不好伊斯塔的大军已经包围这里了。

(但是……以万兽尊者的实力,即使这里被伊斯塔大军包围,他也应该无惧,有什么好怕的呢?

我想不通这一点,就看到一名狼头人身的老兽人,看来像是侍奉万兽尊者的老仆,也是兽人世界中的长老级数的高手,如飙风一般赶到万兽尊者身边,悄声说了几句话。那几句话,我听不见,却显是非同小可,因为本来怒气冲冲的万兽尊者,一听完那几句话,立刻就变了脸色,好像听到什么极度不可思议的事物。

“这怎么可能?你是说真的?没有搞错?”

“属下也不愿意相信,但此事千真万确,外头已经贴满了告示,就是不知告示所言是真是假,请尊者明鉴。”

万兽尊者的表情阴晴不定,似乎心情正在剧烈起伏,而他们说话的时候,两双眼睛不时朝我这边打量,让我知道他们所说的事物是与我有关。我心中忐忑不安,猜不透他们到底正在说些什么,不过现在无论发生什么变化,对我而言都是一件好事,至少我不必面对屁股开花的恐惧。

好半晌过后,万兽尊者那边的讨论好像是有了结果,他们两人朝我这边看了几眼,最后是由万兽尊者开口。

“喂,小子!”

这句话听在耳里,我就知道事情有变,万兽尊者没喊我“贱种”、“狗贼”、“畜生”之类的侮辱名词,对我的态度似乎有转变,而他的语气更变得温和许多,尽管有些别扭,但听来好像是在对白澜熊说话,那种不满中犹带三分欣赏的语气。

(怪了,老怪物怎么转性了?外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不管这些,现在最佳策略就是打蛇随棍上,和老怪物攀点交情,缓和一下气氛。

打定这个主意,我立刻付诸行动,趴伏跪地,谀词如涌,大拍万兽尊者的马屁,极力夸赞他武功盖世,英雄仁义,非但远胜过我们法雷尔一家,更简直是天下第一。果然,这些话一说完,万兽尊者脸色登变。

“小子,你对老夫阿谀奉承,是将老夫看成什么人了?你可知道老夫生平最痛恨的,就是那些见高拜、逢低踩的无耻之徒?遇到这些没骨气的败类,老夫是碰一个杀一个。”

这些话说得我汗流浃背,暗忖不妙,马屁拍在马脚上,这下触怒万兽尊者,小命如风中残烛,正想补过,那名报讯的老兽人轻咳一声,就听见万兽尊者改口道:“不过……老夫欣赏你!我们兽人刚正质朴,虽然有许多英雄,但却缺少了足智多谋的少年俊才,若那些饭桶有你十分之一的机灵应变,我兽族何用困守南蛮?早就他奶奶的雄霸天下了。”

想用言语讨好万兽尊者,在几分钟前,这是完全没有可能的事,但现在情形却有了改变,只是这变化来得突然,与其说是我成功奉承了万兽尊者,倒不如说是这老儿有心与我结纳,所以不管我说什么,他都顺着我的话说下去,给我个大大的台阶下。

而后来的情况也证实我所想没错,当倒在地上的兽人们慢慢站起,围拢过来,要继续未了的战斗,万兽尊者却喝退了他们,要他们这些没出息的家伙滚一边去,别来丢人现眼,还要他们把羽虹带到一旁去,好好招待,若有谁敢轻薄嘉宾一根指头,他就把犯人全家都给阉了。

这种变化可真是难以想像,似羽虹这样的小美人儿,落到万兽尊者的手里,那就像肉到嘴边,绝对是跑不掉了,但好色如命的万兽尊者这次居然破例,肯放羽虹一马,还奉为嘉宾,这可是几十年来未有之奇闻。人所共知,兽神峰上女子只能为奴为婢,天晓得万兽尊者有多久没把雌性生物当成客人对待了。

而后,万兽尊者在房内摆酒,我是理所当然的宾客,这位当代最强者亲自为我斟酒,谈笑风生,展现了兽人们接待亲友时的热情。尽管言语粗俗,但万兽尊者言谈间的见识、霸气,确实有着一派宗主的气概,令人不得不为之心折。在诸多往事回忆中,万兽尊者最为感慨的,就是与我爷爷兰特*法雷尔的恩恩怨怨。

“其实,我本来很欣赏兰特这老小子的,他一个人类,不吃药、不练魔法,单单就是一副血肉之躯,能够把武功练到那么出神入化的境界,真是人中的豪杰,我非常钦佩,一直有心结交,还请他上兽神峰作客,哪知道这个王八蛋,他居然、居然……”

我依稀能够想像到那个情形,把法雷尔一族的人,请到一个都是美姬、女奴的地方作客,这就像是把狼放入羊群一样危险,想必爷爷展现男性魅力,大量俘虏女性芳心,与她们爱得死去活来之时,还顺便与万兽尊者发生强烈冲突,因为在爷爷的心目中,娇弱如花朵般的女性,应该是用来疼、用来爱,不是像万兽尊者这样视女性如牲畜,动不动就一口一个“活活肏死”的。

这两种不同的价值观,到底哪个才是正确的,其实见仁见智,很难有个定论,可是每一个女人都要去疼、去爱,这无疑是一件非常耗费心力的事,万兽尊者至今健在,还能活活肏死很多女人,但我爷爷却已经逝世多年,这无形之中就说明了很多东西。

“兰特那家伙勾引我的女奴,这倒没有什么,女人嘛,不过就是玩物,玩玩就扔掉,哪有什么大不了?朋友喜欢,我送他几十个、几百个,都是举手之劳,但我最看不得的,就是兰特那娘砲的扭捏之态,什么女人就该被疼被爱,我呸!他明明是个堂堂男子汉,这么会有这种愚蠢思想?只要老子高兴,初一可以干死一个,十五可以搞死十个,十六我还能搞死十几个!”

万兽尊者捧着酒瓮,大口痛饮,豪迈之至,一下子便已喝去大半坛,听得出来,这就是他与我爷爷结怨的起源,两名最强者所选择的“道”不同,在那之后便相互看不顺眼,万兽尊者仍在南蛮称霸,爷爷却在南蛮到处拯救被选上兽神峰的可怜少女,抢万兽尊者的嘴边肉,两个人终于反目成仇。

说到这里,我有点同情万兽尊者,换做是我,如果有个家伙自命大侠,一再从我手上解救女人,好人全部他当,坏人都是我干,那我也一定要他的命。基于这想法,我是帮理不帮亲,便站在万兽尊者这一边,大说我爷爷的坏话,哪知道这么说却惹怒了万兽尊者,他举手一掌拍在木桌上,厚实红木所做的桌板登时粉碎,满桌酒菜洒了一地。

“畜生!你这小子因为贪生怕死,在敌人面前连自己长辈也可以出卖,一点骨气都没有!兰特那娘砲虽然拐走老夫的女奴,为人又他妈的够娘,但他武艺卓绝,豪侠仁义,不失为英雄好汉的行径,怎么会有你这样卖主求荣的子孙?你可知老夫最痛恨的,就是你这样杀千刀的无耻之徒!”

字字句句,声若轰雷,震得我脑中昏昏沉沉,想不到马屁又拍在马腿上,万兽尊者表面上非常痛恨我的爷爷兰特,其实心中却佩服他英雄仁义,不允许别人侮辱他的名声,这种狗屁的惺惺相惜,我哪可能料得到?这次真是失策了。

只不过,当旁边那声提升性的轻咳声再起,盛怒中的万兽尊者非但住了口,甚至立刻改了口。

“可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兰特那家伙武功是很好的,就是想法太娘,你能够认清状况,弃暗投明,足见你资质远远胜过那个娘砲,这一定是你母系血统的功劳。老夫近年来最欣赏的,就是你这样身段柔软、随机应变的聪明少年,日后你必成大器,来来来,再与老夫痛饮三百杯,千万不要客气啊,哈哈哈~~”笑声震耳欲聋,虽然转得好硬,不过听在耳里还颇为受用,只是我搞不太懂,万兽尊者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好像很怕得罪我似的?这种事……即使是我那变态老爸、李华梅一起联手杀至,用剑抵着他的头,都不可能做到,那又为什么会……

接下来的情况,也没有什么特别,我与万兽尊者“相谈甚欢”而这样的气氛中,我不仅仅是构思脱身计策,也还想办法捞到更多的好处。比如说,之前和李华梅开玩笑,说是设计万兽尊者与无头骑士一战的局,现在似乎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了。

“尊者,小子有眼无珠,拐带了尊者的两名奴妾,万分过意不去,现在自罚三杯,向您赔罪了。”

拐带走旁人的奴妾,这是南蛮兽人的大忌,换做是一般状况,别说是自罚三杯,哪怕就是自剁三肢来赔罪,恐怕都没法了事,但万兽尊者听了我的话后,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呵呵大笑。

“区区一个大奶贱奴,有什么了不起?你喜欢就拿回去搞,这种小事不用问了,老夫兽神峰上还有几个火辣尤物,你若中意,改天上兽神峰来一并取去,呵呵呵,就是记得干用力些,早点把她们肚子都搞大,生几个胖娃娃下来,这样才不用老人家担心啊,呵呵呵。”

咦?这话真是奇怪,我生不生儿子、什么时候生儿子,这些都是我法雷尔家的事,连我自己都不担心,为什么要老人家担心?还有,所谓的老人家,是指谁啊?

越想越是奇怪与不解,但我也没忘记本来目的,开始巧妙地转移话题,先是大大奉承万兽尊者的武功盖世,将他吹捧上天去,再来就是提起肆虐东海的幽灵船之役,说到无头骑士的厉害,连李华梅都自认不敌,用这些话去激起万兽尊者的不服之心。

万兽尊者这个老江湖,并不是那么好轻易唬弄的,听我提起无头骑士,他脸色一变,顿时发难。

“好小子,不这不只是得寸进尺,根本是骑到老夫头上来了!你胆大妄为,难道真以为老夫不会杀人吗?”

万兽尊者勃然大怒,吼声如雷,脸上的鬃毛气得一根根都竖起来,活像一只要张口吃人的狮子,但这一次,我没有等到提示的咳嗽声响起,就抢先发话。

“这个自然。”

我淡然道:“我都已经看出来你不敢伤我、杀我,如果还不懂得趁机占便宜、敲竹杠,狮子大开口,那还出来混什么混?不如回家种田算了。”

这种摆明吃定人的态度,反而让万兽尊者一愣,怒气顿消,奇道:“小子,你好大胆,凭什么肯定老夫不敢伤你、杀你?”

“因为兽人的个性素来直接,尊者您的个性更是兽人典范,如果真要杀我,早已动手,不会与我喝上大半天酒。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无论是您有求与我,或者是对我的肉体感兴趣,什么荒唐的理由都有可能,总之,我这想法应该是没错的。”

我说话说得信心满满,而这反应居然得到万兽尊者的欣赏,他竖起大拇指,大笑道:“好,小子说得好,既然发现有机会,当然要好好把握,能占便宜就占他妈的,老夫欣赏你这样的个性,干得好!”

与之前两次不同,前面两次夸赞,带着一种言不由衷的感觉,但这一次……我觉得万兽尊者的欣赏出自真心,是真的很欣赏我这个人,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我真的想不出来。

而之后的发展更是出我意料,万兽尊者拍了拍我的肩膀,点头道:“你要老夫去斗无头骑士,那是替伊斯塔当说客来着,嘿嘿,伊斯塔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你干了伊斯塔第一美人?他们这国家不是只有人妖吗?”

这句话我尴尬地答不出,暗忖万兽尊者果然是老江湖,听我几句话,就完全识破了我的意图,粗中有细的头脑,如果我将他当成一个莽夫看待,那我自己肯定是个最大的蠢蛋。

可是,正当我以为这拙劣的计策失败,要另外想办法时,万兽尊者一声大笑,朗声道:“好,你回去告诉伊斯塔的狗种,老夫有一个要求,只要他们同意了,老夫就去斗一斗无头骑士,看看谁才是干他妈的强中之强!”

这是万兽尊者看穿了我的意图,主动往陷阱里跳,我一方面惊讶,一方面感到那个要求必然非同小可,连忙慎重追问。

“条件很简单,他们解放境内所有兽人奴隶。用这个为条件,让他们避免一场亡国之祸,这应该很划算吧?”

这条件何止划算,简直就是毒辣。放任无头骑士这样破坏下去,伊斯塔确实是会亡国,但如果解放了所有的奴隶,这也一样会动摇伊斯塔的国本,我不认为伊斯塔会同意,可是却不得不赞叹,若说伊斯塔有什么时候可能会同意,那一定就是现在,万兽尊者确实把握住了最好的时机。我不觉得伊斯塔那边会好说话,但起码不是什么条件都没得谈,能让万兽尊者立下这样的承诺,这已经是远超乎意料的好事了。得到了这样的承诺,待得太久并没有什么意义,我带着羽虹离开,与一众兽人告别分开,万兽尊者还与我约定联络的方法,并且欢迎我随时去找他喝酒。

“不可能!万兽尊者对人类从来没有好感,他不可能这样子对待你的。”

在回去的路上,羽虹听我说了与万兽尊者交锋的经过,诧异得连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其实我也想不通事情的关键,为何万兽尊者会突然改变态度?

这和菲尼克丝有关系吗?不过,万兽尊者似乎没法被幻象所蒙蔽,菲尼克丝虽然有尝试救我,但显然没有成功,顶多只是帮我拖延了一下时间,然后局面就发生变化,或者说……菲尼克丝要的,就是拖延时间?那么重点问题就只剩下一个了。

那个兽人老仆冲进来向万兽尊者报告时,说了些令人不解的话,其中包括一句“外面贴满了告示”换句话说,告示上所写的内容,就是让万兽尊者改变态度的理由。

我这样子想着,和羽虹并肩而行,当我们转过一个弯,来到驿馆附近的大马路上,两旁的墙上赫然帖了一大堆布告,这些布告上白纸黑字,赫然写着同样一件事,“这……这写的是什么啊?”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