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一
第六章
摧魂指令
忍军崩溃

当我回到驿馆时,远远就看到一个人站在大门口等我。昏黄的灯光,朴素的衣着,看不太出等在那里的人是谁,如果说是刺客,未免太过明显,简直是摆明来单挑的,但若说是守门等候,这人的样子看来又不像阿雪……突然,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我眼前看到的东西,那人看到我回来,抬起了头,掀开了斗篷的头套,赫然正是李华梅。

“与娜西莎丝谈完了吗?她有没有刁难你什么?”

与娜西莎丝的私下密谈,我本就没想过能瞒住李华梅,不过看她笑吟吟地迎了上来,好似与我一个阵线的样子,我还是觉得很错愕。

“你想太多了,我为什么会反对呢?我反倒认为这样很好啊,伊斯塔皇室与我的合作,是单纯的利益关系,我对他们并没有太多的道义责任,只不过现在不方便与娜西莎丝接触,这方面由你替我完成,我们两个互补不足,是最好的合作方式。”

李华梅笑着说话,似乎心情甚佳,而她说的话虽然言之成理,但我却知道,是因为与娜西莎丝接触的人是我,她才会这样子想,换做是其他部属或合伙人,事先没知会就背着她去密谈,就算不遭到严厉报复,也会翻脸破局。

“画眉,这样你都不生气?这……好像说不太过去啊,不久前我才拒绝你的邀请,难道你一点怒气都没有?”

“一件正确的事情,未必一开始就能让所有人信服,这道理我早已明白,也尝过太多类似的滋味……我相信我是正确的,只是你一时间没法接受,不过到了最后,你一定会回头,这点我很有信心。”

李华梅笑着挽住我的手,眼中的信心坚定到让人不敢正视,在这一瞬间,连我自己都有些动摇,或许李华梅说得没错,是我的想法出了问题,最后必定是我向她妥协认错。

不过,很快我还是清醒过来,因为我与李华梅最大的一点不同,就是我不是挑对的事去做,只是选择适合我的事,现在我的权力欲望很低,反而很享受这种自由自在的追迹者生活,李华梅的作法又令我存有疑虑,没法让我放下顾虑,与她携手合作。

(算了,这些事情多说无益,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吧……

我和李华梅一同挽着手进驿馆,看她脸上的笑容,觉得她似乎有了变化,与之前相比,她少了身为统帅的架势,变得更爱笑,偶尔还会露出少女似的开朗表情,这都是从前我所无法想象的。

“……黑龙王猝死,黑龙会溃灭以后,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好像解放了,本来我以为这一生都要花在抗战斗争上,但现在……前头的路好像一下子变得宽广了,我觉得未来有无数的可能,要做什么都可以……”

李华梅笑着说话,声音听起来却很轻,仿佛是一个少女在憧憬着美好未来。

想想也是应该,无奈成为反抗军总帅后,她原本的人生被意外终止,开始逼自己成为一个铁血英明的反抗军统帅,虽说她有这样的天份与才能,但为了要在短时间内称职起来,还是牺牲了许多东西。

现在黑龙会大崩溃,一直以来压在心头的大石突然消失,那些被压抑下去的女性本性一下子复苏回来,李华梅的个性就开始慢慢地改变,或者说,是回复原本的个性。

“嘿,画眉,你这样挽我的手,不怕被别人看见吗?如果被人知道你有男人,你身为统帅的威望与尊严不是会受到影响?”

“我是统帅,但也是一个女人啊,一个女人的身边有个男人,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以前忙着对抗黑龙会,没有办法,但现在……如果没有个男人在身边,被人当成心理变态的老处女,那才真是负面形象呢。”

李华梅笑道:“一个好女人,还是应该有个男人的,不然再好的东西放得太久,最后坏掉可就不好了。哈哈,其实反倒是你要小心,现在开始,全大地都会知道你是李华梅的男人,往后你肩上的压力不轻,换作你要多小心了,哈哈。”

这话真是一点也不错,无论是月樱、阿雪,都是被我偷偷搞上手,就算是七朵名花里头的入手美女,除了羽霓,其余与我的关系也未公开,毕竟她们是全大地男人的目光焦点,我搞上一个,会受到很多人的忌妒,搞上几个,可能每天出门都会被人追杀。

“不过,有件事情你该注意一下,你那个什么远房亲戚……什么强尼?;法雷尔的,他好像在做一些很麻烦的事,如果放任他这么搞风搞雨,最后连你自己都会惹火烧身,尤其是……隐藏形貌的神器虽然好用,但并不是天衣无缝的,伊斯塔是虎狼之地,娜西莎丝、阿鲁斯何等精明,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搞风搞雨,可以瞒得过一两天,却瞒不了长时间,特别是到了巴格达以后……”

哪怕是我脸皮再厚,听见李华梅这样子暗示,都只有尴尬点头的份,这是李华梅向白澜熊所发出的警告,一切必须在我们抵达伊斯塔王都之前有个了断,否则她将会采取行动。

距离巴格达的路程约莫还有三天,要在三天之内摆平这件事,其实并不容易,特别是想到白澜熊的个性,要劝说他放弃绝不可能,至于要为了这个与他翻脸决裂,我又委实不愿,真是进退两难。

困扰的问题先丢在一边,趁着现在情势正好,我预备与李华梅入房欢好,又或者试探这个女强人的底限,不入房还好,哪知道我才一走进门,马上就有与我交好的羽族女战士冲过来报信。

“约翰,不好了,你的女人被人把走了!”

这一句话真是有如万箭攻心,哪怕是听到天塌下来,我都未必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急急忙忙抓住人问个清楚。

霓虹正与白牡丹在一起,出问题的机率不大,就算要出问题也是三个人一起有问题,所以唯一有可能发生问题的,就是阿雪了。问题是,驿馆中现在都是羽族在驻扎,几乎没有男人,甚至连雄性生物都没剩下几个,唯一想得到的情敌人选……“白澜熊?这头淫熊,我还没动他,他居然已经开始勾二嫂,动我的女人,真是天理不容,罄竹难书!”

我拍桌狂怒,正要进到屋子里头去,就看到白澜熊已经慌慌张张,衣衫不整地从驿馆大门跑了出来,一见到我便大叫,“约翰,不好了,你的女人被人动了!”

“住口!你这无耻的奸夫,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

“奸夫?我?你弄错了吧,我现在每天时间都满档,哪有时间勾引你的女人?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可以提出不在场证明。”

“不必了,好兄弟,我相信你。”

与其说我相信,倒不如说想不相信都不成,因为在白澜熊衣着凌乱地跑出来后,他身后跟着十几个同样衣不蔽体,甚至是以被单遮身的半裸少女,不单单是羽族女战士,最后头那个肤色棕黑、大概十四五岁的清秀女孩,好像还是驿馆厨娘的女儿,居然也跟着追出,像头无尾熊一样紧紧抱着白澜熊,看得我险些连眼珠都凸出来。

唉……曾有贤者说过,世间种种其实就像是一本书。这话我很同意,而若我所在的世界也是一本书,那它一定是本A书!

“不要废话,勾引我女人的奸夫到底在哪里?”

而当我顺着众人指引,偷偷到那人尽皆知的偷情地点,驿馆的后花园,就只看到阿雪带着紫罗兰,在那里与男……男孩子聊天。

坐在阿雪身旁的男孩,就是我几次暗中加害却未能得手的仇敌,未来。由于身分特殊的关系,这个一直以”不速之客”身分与我们同行的半成员,处于很尴尬的位置,心高气傲的羽虹虽然同情这小子,却固执于正邪之分,拉不下脸来与之接触;羽霓完全是个傀儡,也不可能与未来有交情,所以最后剩下来会去照顾这小子的,也就只有阿雪一个人了。

这两个人现在便双双坐在石凳上,背后是浓密的花树丛,两个人被繁花绿草所包围,在那边交谈,阿雪的右手放在未来胸口,久久不曾移动,看来还真像是在调情,这画面气得人直想跳脚,不过,我却发现一件不合理的奇事。

我们小队的成员中,阿雪的聊天本事非常高明,因为我们都怀疑她一定懂兽语,常常一个人闲着没事,对紫罗兰可以说上老半天的话。与未来交谈,自然比与紫罗兰交谈容易许多,但仍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因为未来是个舌头被切半截的哑巴,阿雪又不懂手语,两个人怎么有办法无声交谈那么久?

(没可能的,这小子怎么能做到这种事?难道这也是忍术的一种?他利用忍术泡妞?

我心中错愕,又观察了一会儿,这才发现问题是出在阿雪身上。高明的魔法师都有心电感应之能,可以不用开口,纯以”心声”与人交谈,而阿雪利用这项技巧,施布了一个小型结界,只要是在结界内,“心声”就会直接化为声音,能够实际听见。

这种魔法的原理其实不难,难是难在能量消耗,等若是耗费大量魔力来做一件小事,寻常的魔法师纵使能力再强,也不会把魔力用在这等事上,果然是只有她才干得出。

不过,既然明白魔力原理,那就很好处理,我只要把一个简单的窃听道具送入结界内,就可以听到他们的说话,但要怎么把这个魔法徽章送进去,这点却很难,我本身的武功不行,根本不可能掷物无声,未来又是个忍者,要瞒过这小子扔东西到附近,这更是困难……“简单,我来帮忙,由我来扔吧。”

仗义相助的白澜熊要出手,我却仍有一点疑虑,这时另一只白嫩柔美的手伸了过来。

“放心,由我动手,相信不会有人发现。”

李华梅的援手让我吃了一惊,瞪大眼睛望着她,她却报以一笑,“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吧?我与黑龙会长年为敌,杀过不少黑龙忍军,不过还没机会对这些人深入了解。他们到底在想些什么,我很有兴趣知道呢,知己知彼,这可以作为以后对付他们的重要情报。”

说起来确实是这样没错,所以,李华梅出手,把那个具有传声功能的魔法徽章扔了过去。当世最强者亲自动手,速度既快,落点又准,整个过程更是悄然无声,交谈中的两人完全没有发现,而声音也就这样传过来。

“……所以,未来,你刚刚是说,你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加入黑龙忍军了吗?”

“我不记得了,打从我有记忆开始,就是黑龙忍军的预备学员。”

这是我首次听到未来的声音,那是一个还没开始变声的脆嫩嗓音,像个很纯洁的小娃娃。通常使用心电感应的时候,听到的声音就是本人声音,哪怕是哑巴也一样,所以这确实是未来的嗓音。

真是令人惊奇,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我很难相信一个男孩子会有这么细嫩的娃娃音,或许是年纪没到,还没变声的关系吧,不过如果没看到脸,纯听声音,我一定会以为这是个女孩子的声音。

再看到旁边白澜熊也是一副错愕的表情,我不得不认真思考。过去看到未来的俊秀面容,偶尔会产生像是看到美女一样的冲动,但那一半以上是误会,不过,现在我非常存疑,如果像未来这样的忍者并非偶然,那么黑龙会在训练这些秀美的少年时,肯定也把他们调教成完美的娈童,用来诱惑一些有特殊爱好的对象,进行特别任务。

(算算也该是发身变声的成长年纪,怎么还会是这种声音?妈的,该不会一出生就被阉掉了吧?

这想法让我感到一阵恶寒,就听到未来继续向阿雪说话。

“和我一起接受训练的同伴有很多,训练我们的教练让我们每天相互竞争,胜者生、败者死,大部分的同伴现在都已经死了,死掉的人里头有不少是被我收拾掉的。教练说,他们的牺牲不是白费,因为有他们的死,才让更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这是很可贵的事……”

“胡说!生命是宝贵的,没有人有那种权力用一条生命去成就另一条,你们那个教练说的,你真的相信吗?”

“……我不知道,也没有想那么多,教练好像想让我们相信某些东西,但我太累了,没有时间去思考,每天唯一想的事情就是活到明天,其余的事根本没力气去想,就这样一天过一天,直到有一天,他们说我已经合格,是黑龙忍军的一份子,给我下忍的资格,而我回看同组的人,只剩下我一个人活着了……”

那不晓得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但未来娇嫩的娃娃音里,仍流露着极度的疲惫与麻木,显然那种终日紧绷神经的生死考验,直至今日,还是在影响着未来的精神状态。

其实,这种让一群小童相互残杀,挑选出最后优胜者的残忍作法,并不算罕见,很多的邪派势力都用这方法培育少年死士,我相信伊斯塔肯定有做同样的事,甚至阿里布达、索蓝西亚的特务组织也有,假如黑龙会没用这种手法,那反而不像是一个邪恶组织了。

这种事,李华梅应该早就晓得,不过我看白澜熊惊讶的神情,似乎他在这方面还有欠考验。

之后未来所说的东西,包含训练、人体改造、行刺任务,每一件都是与”人道”相背而驰,已经进入”鬼道”的世界。阿雪确实是个很好的听众,这段话听下来,她眼泪几乎没有止过,从头哭到尾,我想最被未来所感动的人就是她了。

白澜熊也不遑多让,这头侠肝义胆的瑞兽极具仁心,虽然没有流泪,但却紧紧握住一双拳头,双目愤慨得像是要喷出火来,只要扔把刀给他,相信他会立刻冲去痛宰那些没人性的黑龙会干部,然而,他却好像没有注意到一个重点,说着这些话的未来并不是个被害人,而是个手染无数鲜血的加害者,如果说未来的遭遇值得同情,那么,那些无辜被害者的命运又不知道有谁来可怜?

相较于白澜熊与阿雪,我和李华梅则是用一个全然不同的角度,在聆听未来的话。

“约翰,你觉得……”

“漂亮,黑龙会的训练非常成功,未来说了那么大半天,我完全听不出他的悔意。黑龙会无疑是成功洗去了他们的罪恶感,让忍军对组织有百分百的向心力,嘿嘿,这点可不容易啊,至少阿里布达的军部就做不到……”

为了怕被未来的敏锐耳目给听见,我刻意压低了声音,而李华梅赞许地点了点头,同意我的看法,更表示我们两个人想的是同一件事,至于一旁吃惊的白澜熊,则是用诧异的眼神,质疑我们两个为何能听到这种事却无动于衷。

答案其实也很简单,因为听太多了嘛……我和李华梅感兴趣的事只有一件,如果黑龙会的教育如此彻底,未来对黑龙会应该是无比忠心,为什么这小子现在看来,好像是信仰整个崩溃了一样,言语中的感觉是如此茫然呢?

“未来,为什么你会被那些强盗给抓住啊?黑龙忍军不是应该很厉害吗?以你们的本事,怎么会……”

“……龙王陛下身亡以后……来自上层的指示突然被切断,所有忍军好像陷入一场莫名幻梦,发生了激烈的内哄,一夕之间,死的死、伤的伤,大家好像都疯了一样……”

未来所说的这些话非常重要,如我所料不错,黑龙会在培植属下与忍军时,绝对有使用某种程度的潜意识植入,只要启动某个信号,就能够驱使那些被植入潜意识命令的人行事。像未来所说的那种情形,很明显就是一种”自我毁灭”指令,把这些忍军弃如敝屣,一次给废弃掉。

金雀花联邦境内的黑龙会奸细,恐怕被这样一道指令给毁了不少,难怪慈航静殿在事变后虽然第一时间进行清查,但所有线索都被切断干净,无迹可寻,原来黑龙会还有这样一招釜底抽薪的后着,要不是我们运气好,恰好捡到这一个死剩种,这一切秘密都要石沉大海,我们不晓得还要过多久才会晓得。

“现在组织已经崩溃,我也不晓得可以到哪里去……我真的是很不明白,为什么龙王陛下会抛弃我们呢?”

或许是出于忍者的习性,未来的警觉性是我们之中的第一,总是维持着高度警戒心,我从来没有看到这小子露出失神的表情。不过,现在说着这些话的未来,眼神茫然,浑浑噩噩,好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壳。

黑龙会的教育实在让我佩服,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未来都把黑龙会当成自己的人生目标、人生偶像,甚至是……自己的家。所以黑龙王一死,未来就像死了老爸一样,情感崩溃,连整个人生都失去意义,变成此刻空壳木偶的状态,外表看似坚强,其实稍稍一碰就会粉碎。

唔,其实未来这小子身手敏捷,忍术神出鬼没,是很好用的助手,或许我该计算一下,趁虚而入,用怀柔手段拢络,让这小子正式加入我们小队,为我卖命,这笔生意很做得过啊……等等,我会有这样的念头,那我旁边的这个女奸商会不会……“喂,画眉,别打歪主意,这小子是我先看上的。”

“啊!不好意思,被你发现了。不过,这个未来是男孩子耶,你队伍里全是美人,留个男孩在身边,不怕养虎为患吗?”

“没错啊,如果他是女孩子的话,我哪还用得着考虑,早就把他给迷奸了,不过也不怕,只要找个机会偷偷阉了他,往后就安全了。”

我与李华梅冷静对话,就像在聊一件家常闲话,连转头看对方一下都不必,旁边白澜熊则是用一种看到鬼的眼神在看我们。另一边,阿雪则是尽她的努力,想要替未来加油打气。

“未来,你不要这样想嘛,那个黑泽一夫是个大坏蛋,他死了,你的人生从此就解放啦,你还那么年轻,一切才刚刚要开始,别那么垂头丧气啦。”

阿雪说着,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重拍了未来的肩膀一下,道:“对了,你没有父母,但有没有其他家人呢?黑龙会解体了,你可以去东海找你的家人,与你的家人团聚啊。”

“家……家人?”

“是啊,每个人都有自己家人的,阿雪有师父、紫罗兰,未来也有自己的家人啊。”

“我……我没有父母,他们应该早就死了,我也没有家人,勉强说有的话,我只有一个姊姊,她在东海,孤苦无依,我很担心她……”

未来失魂落魄地说着,让窃听中的我为之一惊。这些天的相处,我越看越觉得未来的相貌清秀,肢体纤细,肌肤雪腻,若为女儿身,必定是一等一的美人儿,这小子若有个姊姊,样子与他差不多,这种美人儿我干不到肯定是此生憾事。

像是嗅到了肉味的猎犬,我很想多听一些有关未来姊姊的事,只可惜,一提到姊姊,未来的眼神突然一变,刹那间变得很锐利,尽管口气仍是不改,还是那么舒软无力,但我却知道这小子已经从失魂状态中清醒,重新回复警戒心,很难再从这边问出什么了。

果然,未来很巧妙地把话题带开,不再聊与自身有关的东西,反而把话题带绕到阿雪的身上。

阿雪的出身,现在已经是个半公开的秘密,当未来问起阿雪的父母,阿雪立刻露出迷惘的表情,反而被人施了一记精神攻击。

“我……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原本以为只是与他们失散,不过现在看来,他们可能只是伊斯塔奴隶营里头的一对兽人,事情又过了那么久,大概他们都不在了,我也不可能再见到他们……这样说起来,我和未来你的情况很像呢。”

完全出于无意,阿雪根本不晓得自己的这句话,居然形成一个威力强大的反击,未来当场就作声不得,愣愣地看着阿雪。

“不过,我不像未来一样还有个姊姊,嗯,有亲人在不晓得是什么感觉,可能就和有师父一样的感觉吧?你别看师父那个样子,其实他是一个好人呢。

“大概没几个人能对这话表示认同,所以不只是未来,就连李华梅、白澜熊都一起摇了头,真是有够不给面子的。

“未来啊,我最近常常在想,如果我的出生,是用来做为某种工具,那么我有没有办法去改变这种命运呢?”

“这种事情哪有什么办法?工具就是工具,你被做成一把榔头,难道还可以拿来当锅铲吗?”

未来的回答口气很冲,毕竟身为忍者,这小子也同样是打从出生起,就注定成为杀人工具,与阿雪的情况相同,听见阿雪把话说得那么天真,换做是我也会呛回去。

不过,阿雪似乎完全听不出未来语气中的嘲讽,仍是笑得那么灿烂,很开心地说话,“是没错,榔头不可能变成锅铲,不过,榔头也有分好坏啊,任何工具之所以被做出来,都是为了带给人们幸福的,是看人们怎么用,即使是坏的工具,也可能有好的结果,就像我一样。这几天我一直在想,如果我能用我的力量来让人幸福,那么,哪怕我是那样的出身,一定也会有很多人喜欢我的……嘻嘻,我这样想会不会太天真了呢?”

会。

确实是一个太天真的想法,但这时没有人能够出声反驳阿雪,不仅未来沉默无声,就连窃听中的我们都为之动容,着实不能够理解,为什么一个从出生就注定被诅咒的秽血之女,能够不被沉重的命运所击倒,用那样开朗乐观的心情,笑着在黑暗中大步行走,没有被黑暗给吞噬身心?

一个天真无知的想法,如果配合上决心与毅力,那就会成为一件伟大的事。

阿雪没有说什么很了不起的话,但她的每一个微笑、每一句认真的低语,却在这时化作春天的阳光,慢慢、缓缓地渗入我们的心头,带来一种不能解释的温暖。

“……为、为什么……你可以这么开朗地活着?别人都说你是诅咒之女,这些话你难道都没听见吗?”

未来的娃娃音很好听,但此时听来,仿佛在重病呻吟,可是这小子无疑问出了我们所有人的心声,就看见阿雪侧头想了想,很干脆地回答。

“嗯,那是因为我有个好师父啊!”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