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一
第五章
古将无头
百年幽思

我的做爱功夫不算特别好,在不使用淫术魔法辅助时,也不会特别持久,而在我与李华梅交欢的这个时间内,白澜熊能够连搞十多个鸟女人,这除了说明他身价非凡之外,只证明他是个超级早泄狂,实在不值得夸耀。

“不、不是啦,不是你想像的那个样子,虽然是有十多个女人过来,但并没有全部都干啊。”

“是吗?那其他人来这里是做什么?刚刚打完仗,她们总不会来这里绣花和画画吧?”

“当然不会。她们一个个饥渴得像老虎,我下头两个轮流干,左右两边还各有一双奶可摸,后头有人用胸部贴着按摩,有人帮忙推屁股,前头有人专门负责接吻和舔胸,连队都排不上的就在一旁和姐妹接吻,忍不住就互相帮忙用手指插,唉……你都不晓得,应付她们这一仗,比应付尊者的三拳更辛苦,如果不是因为你要来了,我现在可能都还在和她们……咦?你的口水为什么流成这样?”

“什么口水?喔,呵呵,幻觉,这全是幻觉,我可是黄土大地第一淫魔啊,怎么可能因为听见一个男人和十几个女人搞群交,就在这边流口水呢?这些全部都是你的幻觉!”

嘴里这样说,我连忙伸手抹去嘴边的口水痕迹,心里暗暗咒骂,一个冒牌的法雷尔族人有这等香艳待遇,为何我这个正牌的没此福分?比起搞大业,我宁愿在这里搞群交,与其让白澜熊在这边爽翻天,干脆把他推给李华梅,两个人一起去搞大业吧。

白澜熊笑吟吟地向我诉说刚才的战绩,描绘这些羽族欲女是怎样如狼似虎,仿佛怎么干都不会满足,从此可以想像当年羽族全盛时期的荒淫光景。

听着他的说话,我突然想到羽族之所以看上他的本来意图,无非就是想要借种成孕,现在交合如此频繁,要搞大她们肚子应该不成问题,倘使已经有人成孕,届时瓜熟蒂落,真相就会拆穿了。

唔,羽族女性受孕与生产的生理问题,有别于人类,她们的特征是……唉,这种复杂设定鬼才会记得,有空时候再去翻书查吧。不过,倒是有一点很耐人寻味的地方可以提出来。

“我说老白啊,你这样子搞鸟女人,不怕把人家肚子搞大吗?”

“哈哈,她们本来不就是想求种吗?我帮着搞大她们的肚子,她们应该向我说声多谢才是,这点有什么好怕的?”

白澜熊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显然是身在福中,尚未想通其中关键,我淫邪地一笑,道:“生男的自然不怕,但要是生女儿呢?那可全都是羽族人啊,这你也不怕吗?”

“为什么要怕?哦,你是担心这些女孩长大之后,随羽族反攻南蛮,与我族自相残杀吗?这确实是可虑之处,我要好好想一想。”

“谁和你说这个?我是说,你女儿从小在羽族长大,学会羽族荒淫的风气,整日糜烂乱交,让人摸奶子、帮人推屁股、舔胸,爽起来连屁眼也一起舔,十足饥渴欲女。”

我笑道:“你这些天搞大多少鸟女人的肚子?十几个?二十几个?嘿,如果有发有中,搞不好一百个都有了。这些鸟女人如此滥交,专门以搞男人为乐,将来你走在南蛮的每个角落,都有年轻才俊叫你岳父;你摆大寿的时候,所有宾客都窃窃私语,说是上过你女儿,这滋味你想过没有?”

显然是没有,因为白澜熊的脸色越来越白,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刚睡醒的僵尸般血色全无。

“还有啊,南蛮一向是很乱的地方,你的叔叔伯伯,爷爷公公之类的,要是也来羽族大干特干,不小心上到你的女儿,回去向你炫耀,吹嘘羽族女人腿长奶滑穴会夹,那时候你才真是爽翻天去了。”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被我精神攻击破坏理性的白澜熊,一下子濒临崩溃,两手抱着头,发出了很恐怖的兽吼声,震得房间剧烈摇晃,吊挂在墙上的壁画纷纷坠下,我吃了一惊,就看他挥舞起裹着绷带的双手,在床头桌抓了把小刀,要朝自己两腿间刺去。

“切了它,我要把它切掉!”

“哎呀!不要啊,我只是说说而已,事情不见得会这样发生,老白你不要太激动啊!”

“你不要拦阻我,我要切了它,不能一错再错了。”

“妈的,你力气好大……喂,外头的女人,快点进来救人啊,我兄弟发疯说自己东西太大要切掉半截,你们不要让他做傻事啊。”

这句话一喊,效果连我自己都想不到,门立刻被推开,一大票羽族女战士从外头抢了进来,甚至还有些怕抢不到的从窗口飞进来,见到我们两个大男人忙着抢刀子,大惊失色,连忙一拥而上。

“哎呀!千万不要浪费,能有这么大的东西,那是巨阳神庇佑,不要妄自菲薄啊。”

“随便拿刀子切,会亵渎巨阳神的,不如让我们姐妹来帮忙吧,就算真的要切,也等我们玩过以后再切吧。”

“骚货,滚开,刚才你已经用过这支巨阳,现在该轮到我用了。”

“先来后到,是我先握住这支巨阳的,你们两个让到一边去。”

“姐妹们不要着急,巨阳在这里不会跑的,不如大家猜拳来决定胜负吧。

“一众莺莺燕燕蜂拥而来,这场面真是天下大乱,而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当第三个羽族女战士脱下衣服,抖晃着嫩竹笋似的雪乳,白澜熊握刀的手已经松开,嘴巴也张得大大,就像一个门户洞开的阵地,很快被羽族女战士前仆后继地攻陷。

当我一面摇头,一面离开白澜熊的房间,他已经被七八具粉嫩的女性胴体压在身下,狂呼大叫,开始了新一轮的炮战。

温柔乡自来都是英雄冢,如果我的朋友能够这样被困住,不去搞什么解放大业,我想我这趟伊斯塔之行会少很多麻烦。

--五大最强者之一的李华梅亲临伊斯塔,这是足以轰动伊斯塔的大事,特别是现在这个节骨眼,伊斯塔内忧外患接踵而至,李华梅这个超级佣兵的身价就水涨船高,不但无头骑士要靠她解决,连新出现的万兽尊者都要靠她摆平。

“消灭无头骑士之后,要是我和万兽尊者同归于尽,这样就最符合伊斯塔人的利益了。”

当着所有羽族女战士的面,李华梅这样淡淡说着。尽管在某些方面有欠理性,但李华梅绝不是一个愚蠢的女人,在绝大多数的事情上,她精明能干,是一个伟大的统帅。

这样的认知百分百正确,伊斯塔人又不是开善堂的,对他们来说,能花钱消灾固然好,能消灾不花钱就更是好上加好,如果大帮手和大敌人同归于尽,香烛钱只要谢礼金的万分之一就好,再没有什么比这更划算的。

“如果让他们得偿所望,那可就不妙了。伊斯塔有伊斯塔的期望,我也有我的打算,不会让他们那么称心如意。”

李华梅笑道:“事实上,我还在考虑,要是能够驱虎吞狼,让万兽尊者去斗无头骑士,那就再好不过了。”

这个战术似乎给了在场的羽族女战士不少震撼,她们或许以为英雄上战场,就必须真刀真枪和敌人拼死活,但只有我和卡翠娜等少数人心里清楚,李华梅早在来伊斯塔之前,就把”和无头骑士战斗”列为最后选项,除非没有其他计策可选,否则她一定是利用其他力量消灭无头骑士。

用智慧去破敌,会让自己越来越茁壮,但如果什么事情都只想着真刀真枪实干,那英雄也不过是血肉之躯,就算一百次决斗都百战百胜,伤痕累累的身体也挺不住第一百零一次。

不过……这还真是一个大胆的计划啊,策划万兽尊者去拼无头骑士,若是成功,不但可以减低自身伤亡,还可以一举消灭两大强敌,也保足了自身实力,不怕伊斯塔翻脸不认帐,堪称是面面俱到的好计,可惜……应该没有那么容易吧。

李华梅道:“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容易的,但此事不是没有希望,因为在当世五大最强者中,万兽尊者的个性最明白直接,缺陷也最为明显,要设计他,总比设计其他人来得容易。”

黑龙王老谋深算,心剑神尼、我家的变态老爸,则是根本都快脱离人类的范围,脑子不晓得是什么东西做的,普通人无从臆测,更是难以算计,所以五个人里头来选,换作是我也选万兽尊者。然而,谁也无法否认,万兽尊者却是横跨两个世代的绝顶强人,若是他有这么好算计,早就变成枯骨一堆,不会到现在仍叱吒风云,这点李华梅不会不知,现在说这些东西,安定军心的意义占了一半。

“元帅……”

嗫嚅着发问,终于有羽族女战士把这问题提出,“那个无头骑士到底是什么东西?真的很强吗?”

“强!绝对的强!”

李华梅斩钉截铁道:“无头骑士是诞生于五百年前战国时代的至极邪物,与我们现今的魔法、武技全然不同水平,它的强大,我们现在完全没法估计、不能想像,或许……连我李华梅都未必是对手。”

听到领导人物自认不敌,羽族女战士和一些与李华梅同来的反抗军高手都起了骚动。五大最强者成名多年,他们被黄土大地认为是一种无可匹敌的存在,只要最强者一到,那便是所向无敌,因为唯有在无数的战役中百战百胜,才会被拱上最强者的名号,现在听到身为最强者之一的李华梅,自认可能不敌某个邪物,这几乎是他们没法想像的事。

不过,我听了这句话却安心许多,因为这证明李华梅的思维仍正确清醒,没有犯上一丝轻敌的错误。事实上,只要考虑到无头骑士的形成背景,就不会对它的惊人实力感到奇怪,更别说无头骑士身上还有其他秘密存在。

“李元帅,我想问个问题。”

一片喧哗声中,站在人群最后方的我举起了手,“您从东海赶来,关于无头骑士的资料,您了解多少?”

这其实是屁话了,因为我自从知道会在伊斯塔碰上无头骑士后,就让卡翠娜十二万分火急地发信给李华梅,务必在她抵达之前,把无头骑士的传说作个调查,再弄个清楚。

“有关无头骑士的传说,在座各位都早已熟知……”

时间太过久远,当时的历史资料又太乱,李华梅所说出的东西并没有多少新资讯,无非就是东海上每个孩童都知道的老故事,一名所向无敌的魔枪骑士,为了真爱,在大地上掀起腥风血雨,最后被各门各派的高手所围杀,历经数百场激战后,单骑突破几十万大军的封锁网,来到东海之滨,自刎身亡。

“在东海所进行的调查,帮助很有限,没有人说得出无头骑士究竟姓谁名谁,又是为什么在大地上掀风作浪,但只有两件事情是绝对肯定:第一,无头骑士之所以战斗,是为了它的挚爱;第二,它临死前的那一战,确实是强行突破数十万大军封锁,杀到东海之滨……”

李华梅说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惊惧,这点我完全可以体会。出动到数十万大军的封锁网,阵中肯定不会只有虾兵蟹将,换算成今时今日,要出动到几十万大军,那肯定是大地诸国放下派别隔阂,超越正邪势力的大联手,阵营中非但高手如云,还会有数名最强者级别的高手压阵。

所以,无头骑士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血战,冲破当代绝顶强者的围攻,无视数十万大军追杀,硬生生闯出一条生路来,这样的盖世修为,李华梅若扪心自问,九成九是做不到,而万兽尊者、心剑神尼等几位,我想应该也是不行,更别说五百年前战国时代的魔法、武技水准远超现今,那时候的最强者阵营联手,威力远不是今日能够想像。

如果无头骑士重生,搞不好就是现在黄土大地的第一高手,会想要与它正面力敌的人,脑子一定不正常,李华梅当然不是这种蠢蛋,因此主要战术都放在其他项目上。

“要歼灭无头骑士,我们的资料太少,不过能干出这么轰轰烈烈的大事,无头骑士肯定不是小人物。伊斯塔、金雀花联邦都有很丰富的历史资料库,只要进去里头调阅文件,要发现无头骑士的身分相信不难,真正困难的……”

李华梅的雪白龙角摇了摇,苦笑道:“是找出那名女性。”

确实英雄所见略同,要降伏怨灵,一则是伏之以力,一则是伏之以德。伏之以力,就是伊斯塔现在的作法,集合高手作战,试图消灭无头骑士,只要一战功成,怨灵烟消云散,最是简单省事。

伏之以德,那就是完成怨灵生前未了的遗憾,消解其怨恨,让其自愿升天,这方法最是治本,但却也最为不易。以普通的例子来说,这一类无头的怨灵,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回头颅,只要我们把头找回去给它,它或许能够拍拍屁股升天走人,放我们一马。

不过,无头骑士身亡已五百年,身躯早该腐烂干净,就算还有留存,鬼才知道流落何方,要靠归还头颅来消解怨恨,这方法成功希望太过渺茫,所以李华梅动了和我一样的念头。

找出那名女性!

无头骑士既是为了真爱而血洗大地,它的爱人一定对它有巨大影响力,甚至也是一个未了的遗憾,倘若我们能够针对这点来设法,或许歪打正着,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我倒是觉得,有第三个方法……”

提出意见的是娜西莎丝,她与我在密室中单独对坐,一面喝着香茶,一面商讨剿灭无头骑士的对策。

请李华梅到伊斯塔来的是皇室一派,与学会派是死对头,李华梅既然应邀而来,自然是在两派系之间做了取舍,娜西莎丝就算有心结交李华梅,现在也不是最好时机,甚至可能已经永远错过了这个时机,娜西莎丝一向是见风使舵之人,自然不会心存妄想,所以在阿鲁斯设国宴向李华梅示好的同时,她私下约我见面,商讨破敌大计。

“无头骑士出现在伊斯塔既是受到操纵,我们只要打倒操纵者,就可以将之解放,这比正面打倒它容易多了。”

娜西莎丝提出的主意,是我们之前就想到的,所以我很不客气地提醒她一点,“大家都是魔法师,说话别太幼稚,你也晓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有些召唤魔物是被操控者压制,你一下子打倒操控者,解放魔物,结果未必是魔物升天消失,很有可能反而让魔物从此不受压制,肆无忌惮大开杀戒,那时候伊斯塔就真的变成死人国了。”

这种情形在伊斯塔不难见到,娜西莎丝知道我所说不错,再次陷入沉吟状态,而我也趁机问她,为何伊斯塔选择黑山谷道开战,这看来似乎没什么意义。

“在黑山谷道的暴风雪之中战斗,作用好像不大,无头骑士还是很强啊。

““是啊,那你有没有想过,不在黑山谷道的暴风雪中战斗,无头骑士会更强呢?它只用武技,就已经所向披靡,如果再配合它的魔法,我们根本连合力战它的机会都没有。”

娜西莎丝道:“我看过之前的战斗纪录才晓得,无头骑士每次出现,都会发动召唤,邪气衍生出大量魔物军团,与它一同作战,远远地方望过去,一大片红雾好像蝗虫过境,最厉害的一次,一整座城就这么被摧毁掉,鸡犬不留。如果不在黑山谷道战它,那我们根本连集中战力的机会都没有……”

被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挑选黑山谷道作战,与其说是要封住无头骑士的魔法,倒不如说是要让它落单。假如不营造出这种情势,任由无头骑士呼朋引伴,召唤出大批魔物同来,那就不止是一头绝世凶物,而是要战一支鬼怪大军了,届时兵对兵、将对将,伊斯塔搞不好一战就被夷平掉。

“唔,不过,就算它再厉害,照理说也不可能召唤出……哦,我明白了,你们伊斯塔人自作孽,不可活,把整个国家搞得像个大坟场,人家随处都可以召唤大批枉死怨魂,这种事怪得了谁?”

面对我的嘲讽,娜西莎丝看来有少许尴尬,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提出补充说明,表示伊斯塔由于杀生太多,担忧有不肖术者随处召唤大批死灵作乱,所以在国内各处都设有巨大结界,除非有特殊密码解咒,否则是不可能进行这等大规模召唤的。

“哦?照你这么说,难道无头骑士是解咒专家吗?或者……这些密码咒文有谁知道?”

“不错!这正是关键所在,密码设置不易,难以经常变动,所以只有皇室与学会的极少数高层知悉,而我已经做过调查,目前知道密码的耆宿与重臣,绝对没有人会出卖国家。”

“没有人出卖国家,那无头骑士是怎么知道的?”

“目前的没有,不过以前的……”

“干,你们伊斯塔是叛徒之国吗?怎么一天到晚都被叛徒搞风搞雨?”

“九成九都处理掉了,就只剩下两个特别棘手的,追杀追不到,暗杀杀不掉,一直搁到现在,变成了心腹大患。”

“哦?一个是金雀花联邦的,一个……是黑龙会吗?”

“就是这么回事。”

娜西莎丝答得干脆,证实了我的猜测,在金雀花联邦的那个大叛徒自然是心剑神尼无疑,伊斯塔对这号头痛人物早已束手投降,不可能去制裁什么,至于在黑龙会的那个大叛徒,应该就是黑巫天女,除了她,其他人也没这等能耐。

“黑巫天女叛逃时,我年纪太小,相关事务我并不清楚,这种国耻又被刻意遮掩起来,如果不是那年国际联盟大会上,有人提说伊斯塔技术外流黑龙会,国内高层才将此事提出告知,我还不晓得有过这种事呢。”

“唔,同样都是叛徒,为什么你们会认为那叛徒就是今日的黑巫天女,而不是认为心剑出卖伊斯塔呢?”

“如果是心剑神尼与黑龙会勾结,今天的黑龙会不会是个野心组织,而是一个极度荒淫的性虐俱乐部。”

“唔,说得有道理。”

我点点头,察觉到娜西莎丝在几次提起心剑神尼时,表情极度怪异,像是气愤,像是无可奈何,却又带着几分钦慕,这使我难以理解。

再看深一层,翘起二郎腿的娜西莎丝,腰细腿长,妖艳的胴体曲线,不住散发着动人的魅力,提醒我这套贴身白袍下,是怎样一副柔若无骨的女性身躯,特别是两截交叠的雪腻大腿之间,隐约露出的一抹紫色,更是最刺激的挑逗。

“嘿。”

发现我的目光,娜西莎丝侧转过头,用她的鞋跟轻碰我脚胫,细细摩擦,痒痒的感觉陡然转化为一股欲火,如果不是想到上次的恐怖经验,好色的我一定会有所行动。

“提督若是仍对娜西莎丝的肉体感兴趣,这地点还算隐密,我们大可在这边交欢一次,要是提督敢赌,又赌了成功,娜西莎丝的肉体就任你摆布了。”

娜西莎丝舔了舔嘴,红艳的丁香小舌,看来就像一尾毒蛇,“……不过呢,要是赌输,就轮到提督的恶梦成真,那你约翰?;法雷尔的肉体就任我摆布,嘿嘿嘿,仔细算算,不管是赌赢赌输,前面后面,你都有得爽,这买卖怎么算都是你赚呢。”

怎么算都是我赚?这算盘不晓得是怎么打的?娜西莎丝心头的那张算盘,多半是与菲妮克丝用同一个牌子,专门坑人不吐骨头的。

赌博我已经够不喜欢的,如果赌输,被一个人妖任意摆布我的肉体,这更是一种极度恐怖的想像,虽然这一切可能只是烟幕,这看似人妖的美女其实真是个美女,但我目前仍没有足够的把握去下注,所以我最后选择离开,不再继续僵持这恼人的话题。

乘着夜风,我心里盘算着许多东西,但最主要的心思,还是在七朵名花方面的得手率。

在整个黄土大地的男人心中,要算最美的美人,那无疑就是四大天女、七朵名花。春风、夏华、秋月、冬雪,四大天女之中,除了我生母凤凰天女这个当世第一女杰外,剩下的三女我都已经睡过,而想到我娘亲当年的艳名与绝世淫行,唉,哪怕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也不想睡她,更不敢被她睡……四大天女的得手率是七成五,至于七朵名花……黄泉青菊,这个大概没什么指望,我对鬼魅夕的童颜巨乳虽然很感兴趣,不过要搞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醉仙罂粟,这就更没指望,姑且不论搞与不搞,我连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这是七朵名花之中我唯一还没见过的人。

傲霜冰兰,兰兰仿佛是我的天敌,从小时候到现在,她的存在总是压制着我,再加上我们之间的血缘关系,我想这朵名花我是只能看,没法吃下去了。

龙女帝梅,本来该是最难摘采的一朵,不过却在机缘巧合之下,被我意外得手,只不过偶然要可以凭运气,但要长时间插在花瓶里,这应该不可能,现在维持代价也越来越大了……媚血邪莲,回想起来确实很难得,因为这世上的女人,没有几个能让我生出愧疚之心,邪莲却是其中的一个。想到她,我确实会有一种好像欠了她什么的感觉,现在的她在东海之下,海神宫殿里,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够洗涤身上戾气,重回人间。

并蒂霓虹,这个早已入手,而且花了好多功夫,终于把姐妹两人一起入手,也终于能搞到姐妹两人一起大被同眠,真是有够累的,不过她们两姐妹最近的精神状态都怪怪,我应该多注意一点,以防不测。

紫伶水仙,如果可以,这一朵名花还是跳过吧,之前早就知道不可能和她有什么牵扯,只要搞一场友谊赛,提高我七朵名花的入手率,这样就算达到目的,而这趟前来伊斯塔,本应是最好的入手机会,但现在……干,看来是没什么入手可能了。

唉,爷爷说得没错:女人真是好,有钱有得爽;男人真是惨,出钱又出力。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