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二十一
第四章
龙女英姿
香暖春宵

我与李华梅上次在东海的告别,实在不是一个很理想的形式。黑龙会甫遭大败,反抗军正扬眉吐气的当口,李华梅希望我留下来帮她成就大业,虽然没有说得很明白,但她其实是开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位,这是对我的莫大尊重。

照理说我该答应,因为这么优渥的条件吸引力十足,我可不是那种不求名利的无欲之人。然而,被轰出阿里布达之后,我对任军职一事早已淡了欲望,只想做个逍遥自在的追迹者,再加上我对李华梅的许多作法存有疑虑,实在是不敢答应与她共创霸业,最后又为了加藤鹰大当家的事,我带着阿雪与霓虹离开东海,尽管不是以决裂形式离去,但那种气氛怎么也说不上友好。

李华梅是叱吒东海的一方女杰,心高气傲,又是当惯了领袖,令出如山,几曾被人这样拒绝过?我的作法在她眼中,应该是被视为一种背叛,这种例子我见得太多了,很难想像她看到我还会有好脸色。

“法雷尔提督,请进。”

推开门进去,我所看见的,是一个伟大的领袖,更是一个让人由衷赞叹的绝色佳人。

已卸下戎装,李华梅换上了一袭白底带红的绢袍,展现出东海”龙女帝梅”的娇艳风情。释放下来的碧绿长发及肩,长年练武的体型曲线火辣性感,上围突出,臀部浑圆,绢袍外露出的皮肤柔嫩,散发着成熟的女人味,把三十出头的女性风采展现无遗,而她这一身别具巧思的打扮,更是让人舍不得把目光移开长袍的本身倒没有什么特别,但绢袍底下搭配的那一件低腰长裤,却几乎令我看呆了。之前我们两人私下相好时,我从没见过李华梅的裤子穿低腰款式,而这件低腰裤好像是为她设计的一般,剪裁十分合身,将丰润的臀线完美地衬托出来,略带弹性紧身的布料,包裹住她修直的双腿,整体下半身的线条就像是美人鱼尾。

白色底和亮丽的赤红边,显眼亮丽,看上去抢眼之至;由于是低腰设计,裤头上缘约在肚脐下两三公分,每当白色绢袍微微飘起,就露出底下的雪白小腹,还有那性感的香脐。

李华梅的小腹曲线很美,只不过平时她指挥千军万马作战,寻常人没这眼福而已。结实而充满弹性的小蛮腰,平滑的小腹,白皙圆润,成熟女人的韵味十足,肚脐稍微撑开呈圆形,原先不见光的部分,形成深陷的凹洞,肤色和小腹一样干净白皙,加上肚脐特有的折纹,非常性感。

见着这样的艳丽肉体,我在刹那间甚至生出一种错觉,仿佛见到的不是一个大军统帅,而是一名婀娜多姿的艳魅舞娘,如果当初李华梅是穿着这一身请我帮忙,那么别说她辣手逼杀饭堂内的异议份子,就算她把大当家的祖宗十八代一起干掉,我也甘心留下来当她的狗。

(呜……好危险啊,这个精神攻击太厉害了,差点连我自己姓什么也忘记,真是危险啊。

我深吸一口气,想让自己镇定下来,不要失态表现得太难看,但李华梅已经走过来,主动拉着我的手,微笑道:“我要说声谢谢你,这段时间以来辛苦你了。”

“呃,谢我什么东西?”

“你在金雀花联邦活跃时,间接替我们做了很多事,要不是你打倒了黑龙王,我们的除邪大业也不可能这么顺利,这些都是你的功劳。”

黑龙王的倒台我脱不了干系,但要说是我打倒的,这个功劳我可不敢自夸,想来定然是月樱替我着想,在与东海联络时,刻意夸大了我的功劳与努力,这才有了现在的局面。

不过,看李华梅笑语盈盈的样子,好像非常地开心,似乎真的是很高兴看到我,瞧不出半点气恼的样子,这让我十分意外,分外摸不着头脑。

“我前些时日听说,斩龙刃被慈航静殿所得,正要向他们索讨,想不到你已经替我把它带回来了,约翰,谢谢你,你真是我的福星。”

凝视眼前美人笑靥如花,我此刻的心情,就像是被自己的女人拖到珠宝店,兴奋展示她新看上的黄金首饰,旁边的高额标价让男人血泪纵横,而我除了忍着硬吞下去之外,还能做些什么?

难道可以告诉她,“其实斩龙刃本来未必是给你的”吗?

再次重逢居然是这样的光景,实在是让我有如身在五里雾中,李华梅的心思我测算不出,也想不透她现在究竟对我是怎样的想法,左右彷徨无计,一个想法突然掠过我脑海。

(既然是搞不清楚状况,干脆有便宜就先占,只要便宜占到了,不管怎么样都不用怕吃亏。

一有决定,我立刻付诸实施,右手伸出,轻揽住龙女的细腰,只觉得肌肤光滑如缎,比最上等的丝绸还要细嫩,但在柔嫩雪肤之下,可以很明显感受到结实的腰肢,充满弹性,令人想起在草原上高速奔驰的雌豹。

李华梅停住了说话,像是有着短暂的吃惊,不过很快就回复笑容,握上了我的手,凑迎过来轻轻一吻;刹那间的双目对视,那原本端庄的眉宇间春意浓浓,水汪汪的眼眸全是渴望。

一切情境如似梦中,李华梅热情地张开双手,两条玉臂勾缠住我的颈项,琼鼻娇哼,眉眼流动,温声软语,在我耳边轻轻念着模糊的呓语,我觉得眼前景象蒙眬,仿佛回到之前在东海时,夜夜与她缠绵春宵的绮丽风光。

“画眉,你这段时间过得好吗?”

“唔……”

当我意识稍微清醒,本能地问话出声,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坐在床沿,李华梅趴伏在我双腿间,探手入裤,纖纖素手握着我早已挺直的肉茎,秀眸半合,流露出与她平日英武神色完全不符的艳丽秋波。

紧接着,这位闻名四海的女元帅,竟然垂下螓首,樱唇张开,把我的肉茎含进樱桃小口中,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肉茎,进入她湿热滑软的柔美口腔,任小巧的香舌如灵蛇般滑行,在肉茎上来回套弄,一股电流从触及处扩散开来,我全身顿时酥麻,骨筋欲酥,一阵快慰不已。

(哇,好久没有这样爽过了,这真是特等席位的服务啊……连这样的服务都有,应该是没有在生气吧?

胯间阵阵酥麻,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更是刺激,摇映的烛光照在李华梅秀眉轻蹙的玉容,显得分外美丽,我的目光着魔般不由自主地下移,只见单薄的白袍下,李华梅的成熟曲线暴露无遗。

酥胸高耸,柳腰纤细,玉臀浑圆;雪白的玉颈下,松敞的领口缝隙中,隐约可以看到肚兜上刺着大红色的飞龙,绣工精巧,仿佛随时破衣飞出,而这红龙紧守住岗位,包裹住坚挺饱满的双乳,不让外人触碰,却守不住两粒细致娇嫩的红樱桃,伴着呼吸起伏,骄傲地怒挺,煞是动人。

或许是因为久未接触,我的耐性极差,明知道这等香艳服务难得,却忍耐不住,反过来把李华梅抱起,平放在床上,尝试解她的衣扣,遇到轻微抵抗,便转移目标,贴偎着凸凹有致的腰部逐渐下滑,游到最宝贵,最诱人的禁地。

“李大元帅的身体,真是好香啊……”

无论多有权势、武功多高,一个女人始终还是女人,与生俱来的本性没有多大差别,当我单膝跪在李华梅双腿之间,陶醉地凝望着她最隐秘的地方,李华梅的脸颊很快泛上红晕,只是她没有转开头,眼中闪烁着兴奋又骄傲的神采。

“……别那样叫,今晚……我是你的画眉。”

其实这时早已天亮,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射进来,根本说不上夜晚,但李华梅的这一句话,却是昔日在东海我们两人的定情话,一听到这久违的温柔语句,我心里什么顾忌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么久不见,你有没有想过我?”

以李华梅的身份,我这么问并不算太自跌身价,而她的回答更是直接得吓人,抓着我的手揭开白袍,一下子便来到她的两腿间,隔着那条低腰绸裤,我发现胯间早已出现湿渍,一阵兴奋,索性推开那双雕像般的美腿,让她抬起一只粉腿,跨上我的肩膀,同时把手伸进龙女的裤裆里,拨寻探路。

“有这么想我?”

轻声笑着,我把中指慢慢滑入滑嫩的花房,用略带严肃的口吻问道:“这里除了我,还有别的男人进来过吗?”

“唔……谁敢…”

李华梅侧着头,发出甜美的哼声,“除了你之外,还有谁敢这么大胆?其余的人……有这妄想的,都要以命来偿。”

说这话的时候,李华梅认真的表情,确实有着凛然军威,但当我加快手指的速度,在她的花房里来回抽动,愉悦的快感一下子就化作晶莹蜜液,浸湿了我的手指。

“好乖!”

我伸出大拇指压在李华梅敏感的花蕊上,不停旋转、弹拨着,将她体内欢愉的浪潮推送得更高,而断断续续的娇吟,从她嫣红的唇间毫不掩饰地流泄而出。

“唔……啊……啊……”

“流得好多啊!画眉儿这些时日真的是没有男人……”

单手抽送不便,我索性把她的绸裤扯脱一半,褪到膝盖去,一手继续抽送,另一只手抓住她挺翘的屁股,用力地抓揉着,灵巧的舌头则趁机舔上她湿濘的花房。

“啊……啊……”

目睹我尽情爱抚她的花房,李华梅好似抑制不住激动,急促地呻吟着,脚尖用力地蜷曲,湿滑的花房向前拱送,毫不保留地向我奉献她所有的一切。

“真的,李元帅居然连屁股都开始摇起来了!”

抽空说话,我极尽其能地吮咬敏感的花蕊,抽送湿软的花房,不久,紧闭的洞口开始羞答答地张开,露出一条婉转幽深的粉嫩小径。

“我……我好烫……快要点着了……啊……”

高涨的欲火不停的燃烧着,李华梅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丰满的乳房起伏得也越来越急剧,飘柔的绿发随着她剧烈抖动,有几缕杂乱地散落在肩头。

耀眼的雪白,凄美的嫣红,清新的翠绿,看着这幅香艳至极的画面,我呆呆得瞪大眼睛,手指不由慢慢停了下来。

“嗯!”

李华梅用幽怨的眼神瞧了我一眼,那眼神包含着嗔怪、催促,也包含着撒娇、幸福。

我连忙收摄心神,重新把手指送进湿滑的花房,继续抽送起来。

“啊……啊……唔!”

就在我抽送的一刹那,李华梅娇躯一阵扭动,口中发出一阵串未知的音符,花房也奇异蠕动,晶莹爱液沿着我的手指汩汩而下,经历了一次小高潮。

这时,也终于到了我满足个人私欲的时候,李华梅平躺在床上,用眼神鼓励我为她解去衣裳,当我猛地一把撕开她雪白的长袍,露出底下的健美胴体,李华梅一点愠意都没有,反而好像很开心似的笑了出来,火辣辣的眼神既似赞赏,又像是在向我挑逗。

“没有人敢对你妄想吗?好啊,今天我就当第一个奸淫李元帅的狂徒。”

如果换作是其他人,现在大概早就粉身碎骨,头也被砍飞到千里之外,但李华梅听了我的话,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反应,只是用她明亮的大眼睛,蕴含笑意地看过来,轻轻的哼了一声。

“约翰·法雷尔……”

虽然有点梦幻,但这声娇哼入耳瞬间,我确实像是飘浮在云端,觉得自己好像拥有了整个世界。

“继续叫我。”

我开始挺身进入,却留意着李华梅的每一个表情,渴望在我进入时,这美丽的龙女能清楚地知道是谁在与她交合。

“约翰……约……约翰……”

李华梅酥软地腻呼着,听在耳中,比天上任何仙乐更要动听。

在这阵阵悦耳呼唤声中,肉菇挤开了护卫着花房的两片蜜唇,缓缓滑入那条湿热的幽深小径,尽管充满着蜜液的滋润,花房还是毫无空隙的缠绕这龟头,每深入一寸都是那么困难。

进入时是这样的光景,但不久后就是另一副全然不同的情形。李华梅与月樱都是天生丽质,并列为四大天女之一,但交媾时迥然相异,月樱弱质纖纖,往往难承风雨滋润,而李华梅长年练武,体力充沛,优势便在此时显出。

我拖着李华梅修长雪白的粉腿,肉茎一而再,再而三地没入李华梅的体内。

“唔……嗯嗯……”

“爽吗?爽快的话就叫出声音来,越大声你会越快活。”

李华梅不是那种扭捏作态的小女生,听了我这番鼓励后,马上就放开身段,享受着性爱的欢好滋味,放声呻吟,荡气回绕,迫不及待地将下身向上迎合,将我的肉茎一寸一寸的,迎向她的花心深处。

我用心感觉着龙女帝梅体内的蠕动,紧贴着我肉茎寸寸滑进的滋味,温暖的玉蚌紧紧裹着肉茎,里面的膣肉如水浪般一波一波涌来,层层深入,甘美多汁,我双手爱不释手揉捏着龙女的雪乳,那真是无比动人的滋味。

与我身边其余的女性不同,李华梅的身上,有着淡淡的甘甜碱味,让人想起东海的万顷碧涛,仿佛正徜徉于蓝天大海之上,生出一种安心舒适的平和感,非常地舒适,虽然不如月樱、阿雪的女性体香芬芳馥郁,却是另一种醉人滋味。

不过,嗅起来的味道是一回事,李华梅的热情奔放,则是显示出大海儿女的另一面。

换过姿势,跨骑在我身上,美丽的龙女摇摆腰肢,屁股忍不住轻轻扭动,身体上下起伏,一对丰满坚挺的丰乳,在她摇晃着身体的时候,随之一晃一晃。

白色的绢袍被撕裂,圆滚滚的雪乳早暴露出来,李华梅亢奋地扭着腰,放任我的肉茎更深入花房,她则舒服得向后倒去,而我在这时抢着一挺腰,她便急忙用两手撑着我的脚,以使她身体不至于失去支撑,就这么稳住姿势后,开始把屁股疯狂抖动,胸前的圆挺雪乳,上抛下甩,画出无数性感的圆弧。

与李华梅的交媾欢好,很像是在进行一场武斗,如果体力稍差,驾驭不了这头美丽的雌豹,恐怕早就给榨干每一滴体液,败下阵来,又或者直接就给抛甩了出去,没发与之匹配。

但只要能够驾驭住她的狂野,那么这些剽悍的颠动,反而是一种享受,交媾将变成一种剧烈运动、一种游戏,每一份挥洒出去的体力与汗水,都得到更深刻的喜悦。

不晓得过了多久,在一阵阵口干舌燥的疲惫中,我凝视着眼前犹自不住颠动的健美胴体,《肉茎忍无可忍一酸,一个哆嗦,狠命一顶,直顶进龙女的玉蚌深处,顶着那片嫩肉,阳精如火山一样激烈强力喷射而出,一而再、再而三,断断续续地间歇射出,全身都是酥麻畅美。

“射……进来啊~~喔啊……啊~~多射一点……”

高潮时声嘶力竭的叫喊,听起来和羽族女性毫无二异,李华梅一边忘情欢叫,一边狂扭细腰,玉臀急套,如升云端,飘飘欲仙,我们二人同时升上情欲的高峰,她雪白的屁股结实有力,紧紧榨出我每滴精液。

我忘情中出,搂着李华梅香汗淋漓的白玉胴体,看着她一脸春意的俏模样,想到之前的种种,心里又是满足快乐,又有一丝担忧,充盈着复杂的感觉。

“为什么还……”

男女欢好之后,并肩躺在床上,就是理所当然的说话时候。我最初想问的是“为什么还愿意和我做”但考虑到修饰,这句话就变成了“为什么还肯这样对我”“这个……答案不是很清楚了吗?”

李华梅嫣然一笑,睡在我枕畔的她,全身赤裸,只裹着一条白色被单,笑吟吟地躺在我身边;长角素白、碧绿的长发纷乱,没有一丝多余妆饰的素颜,看来清新亮丽,好像是一个寻常东海上的女儿家,哪里像是一个统帅万军的大元帅?

“因为你是约翰·法雷尔。因为是你,所以值得我这样对待……在黄土大地上的千千万万人之中,只有你是特别的一个,除了你,别的人都不行……”

李华梅说得很认真,我完全可以明白她的心意,换做是别人那样对她,恐怕早就身首异处,再怎么样也不会见到她和颜悦色,但我与她发生的种种摩擦,她却好像全然不以为忤,这又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是我?我有什么特别的吗?

这应该算是钻牛角尖,不过,我是真的想不明白……“从遇到你的那天起,我的生命开始改变,李华梅才真正诞生于世上,我时常想,如果当年在萨拉城没有遇到你,我早就死在九鬼鹰魔的手里,即使能保住性命,也一定不可能完成任务。所以,是因为有你,才有了今天的李华梅……”

李华梅目光闪动,语气一下变得热切,“你明白吗?我们两人的相遇并非偶然,而是一种天命,是天意注定我们在那时遭遇,如果我拨乱反正,消灭黑龙会,还东海子民一个光明未来,扬眉吐气,这是天命的一部份,那么……约翰你就是天命所定,要与我共成大业的伴侣。”

一字一句震撼入心,说着这些话的李华梅,面上焕发着一层耀眼的神光,那是信心与把握十足的具体表现,这种神情我曾看过,在东海的时候,就是这种表情的李华梅,被部属奉为长胜统帅,只要她一个指令,属下赴汤蹈火绝无异议。

就是这样的神情,让我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却不晓得该怎样说。

自古英雄将相,都是信念非凡之辈,在极度艰难的险恶之境熬过,终于出人头地。但这份”人定胜天”的信念,有时候会非理性化,变成了”天意命定”的信仰支持,把自身存在优越化。

冥冥中的天意,有时真的没法用道理去计算,回顾过往历史,确实有不少的帝王君侯,他们的成功看来真是天命所定,半是时势所成、半是个人运道,非关乎人力,幸运得令他们的竞争对手咬牙切齿,死不瞑目。然而,我觉得判断谁是”天命之子”这种事,交给预言家和后世历史学家就好,我们现世人不必妄加猜测,更不必妄添定论。

李华梅的想法,若是出现在寻常百姓身上,我会把它当作是妄想症,但在她身上,这就是绝世英豪的无比信念。问题是,天命难测,也许老天只是选择了我们打倒黑龙会,却没有把我们列在后半截的剧本上,如果把自己当作全场主角,搞不好最后就以丑角的形象收场。

这些话我该说,但以李华梅的过人智慧与判断,当一个想法已经变成了信念,我又有什么能耐去改变它?

再深思一层,当年她父亲亡故,一个举目无亲、孤立无援的少女,无奈成为反抗军的领袖,在多少惊涛骇浪中硬挺了过来,直至如今,那样的心路历程,如果不是有这股信念在支撑,怎么可能到得了今天?

“画眉,这句话我只能对画眉说……”

所以,到了最后,我能说的话只有这么一句……“我是个不成熟的魔法师,在我们这个业界有句俗谚,天命难测,断言天命的事情交给历史学家,我们还是别去解读自己的天命吧。”——————————从李华梅的房间出来,我的感慨很多,不过我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未尽义务,去看看负伤的自家兄弟。

目前所有负伤者中,状况最严重的就是白澜熊,因为这家伙等若是与万兽尊者单挑,还能够保住一命,已经是非常狗运了。

我看到白澜熊虽然负伤在床,但眼中神采奕奕,精神极佳,还显得很兴奋,这多半是因为罪名撤销,有希望回南蛮重展抱负的缘故。

“约翰,这次多亏你帮忙,我早说过,我们的大业只有你才能够帮忙……““这句话就省了吧,刚刚才有人找我帮忙干大业,我才正头痛呢……喂!等等,我哪有答应要帮你搞大业?”

“人生匆匆五十年,小事不要太计较嘛,不过是些解放奴隶的小事,都已经有眉目了,你就随随便便看着办吧。”

“你、你说什么?”

我这一惊非同小可,再听白澜熊一解释,原来他潜入伊斯塔之前早就做了功课,透过兽人族中仍暗地里支持他的同志,搜集了伊斯塔境内几处大的兽人奴隶场资料,包括位置、族群里头的首脑人物,最近他藉着歼灭无头骑士的名义,和羽族四出活动,暗中偷偷溜出,就是与这些首脑人物见面会晤。

“有不少实行上的问题,但大体上我与他们相谈甚欢,也约定好要共举大业,等到我联络好更多的兽人,接下来就是等待时机了。”

“等待时机?你利用我帮你做掩护,搞什么大业,连累朋友,这种话你也说得出来?”

“嘿,兄弟,我为你上阵作战,弄得连双手都差点残废了,结果你一仗打完,看也不来看一下,只顾着去和李元帅打炮,重色轻友,这样你说得过去吗?

“被这么一说,我哑口无言,正要向白澜熊道歉,不过他却抢先道:“算了,这种小事不用特别计较,因为实际算起来,你并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

“呃……这是什么意思?”

“刚刚你不在的时候,我一面作伤势处理,一面也顺便搞了几个送上门来的羽族女人,干,她们好饥渴,真是搞得够爽。”

“……几个?”

“唔,其实是十几个……”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